第三章

一路上,纤云已数不清有多少次像现在这样悄悄观察段飞星了,瞧他一张俊颜绷得老紧,一副谁惹他谁遭殃的模样。

“段──大哥,你生气了吗?”纤云怯生生地偷瞧他一限,“是不是我……”

“不是!”没等地说完,他便粗鲁不耐地否认。他太明白她要说什么了,诸如:是不是我很麻烦、是不是我很碍手碍脚、是不是我拖累了你、你是不是讨厌我跟在你身边、是不是……之类的话,这一、两天下来,他已经听到不要听了,他的反应是──概充耳不闻。

然而,更多想像力丰富的揣测却一一出匣,迟得他不得不出声阻止。

这回,她居然如他所愿的安静了。走了一段路,他才察觉到她静得不寻常,略带困惑的转身,他才注意到身后的纤云眼眶红通通的,看来是他对她太凶,把她给吓哭了。

只要有点良心,并且稍微懂得怜香惜玉的人,都知道应该要安慰一下受了委屈的佳人,然而他和女人相处的经验实在少得可怜,怎会知道该如何“安慰”女人。

“你哭了。”他笨拙僵硬地说。

“没有。”她别过脸,小声否认。

“你的眼睛明明红起来了,怎会没有?”这男人真是无可救药的蠢!

纤云闻言,忍不住低泣起来。成为人家的负担已经够难堪自卑的了,他一定要将她仅剩的尊严也剥夺了他才甘心吗?“对!我是哭了,我是难过,行了吗?”

尽避冷酷如他,纵使无情似他,面对眼前似水般梨花带泪的楚楚佳人,如钢似铁的心也不免要软化,是谁说的呢?柔能克刚。

“别哭了,我很抱歉!”他慌乱的道着歉,词不达意的他,却无法完整表达自己的意思。

她依然轻泣着。“该道歉的人是我不是你,我很抱歉拖累了你,造成你的困扰!”

段飞星一愣。“谁说你拖累了我?”

“难道不是?”含泪的眸子一望,那楚楚的风韵,只要是男人看了莫不心生怜惜。

段飞星低叹,抬手为她拭泪,动作是那么自然温柔,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他第一次为女人拭泪。为了她,他已破了许多例,做了许多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做的事。

“女人家都这么爱胡思乱想吗?还是我的口气真的很差,所以给了你这种错觉?”

“我--你刚才真的好凶。”她悄悄瞥了他一眼,怯怯地垂下头。

凶?她只感觉到他凶,但她又怎知他的烦恼、他的苦闷呢?若再将她带在身边,他所担心的事迟早会发生,到时……

段飞星再度叹气,似乎自认识纤云后,他就时常叹气,这两天下来,他叹气的次数加起来恐怕比他以往二十六年生命中的还多。

“你不是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吗?在答应和我同行时不也已视死如归?怎么这会儿会怕我凶你?”

“我不是怕你凶我,我是怕──”她顿了顿,羞赧地红了脸,小女儿的娇态显露无遗。“怕你讨厌我。”

段飞星胸口一窒,别开眼,不敢迎视她那羞怯嫣红的娇颜。”走吧!否则天色晚了,找不到客栈,恐怕就得委屈你陪我餐风宿露了。”他顾左右而言他,抛下她径自往前走。

这男人真是一点也不体贴,居然就这样掉下美人自顾自的走了,不过纤云一点也不介意,比起两天前的冷若冰霜,今天的他已经“好”得令她受宠若惊,她该满足的偷笑了,她相信往后的日子他们会相处得更融洽。

???

多日来,他们第一次在荒郊野外露宿。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纤云愧疚地小声说。她的脚程慢,段飞星为了配合她,才会以散步的速度行走,落得今夜得餐风宿露。

又说对不起!段飞星停下拨弄火堆的手,抬眼望她,平平淡淡地说:“我说过,既然打算带着你,这些小问题我早想过了,露宿野外对我这行走江湖的人而言是家常便饭的事,我只怕你受不住。”

“不,不会的,只要能跟着你,我什么都不怕──”倏地止了口,察觉话中的深意,她薄地红了双颊。

瞧瞧这情况像什么?活像是一对私奔男女的对白!

段飞星心弦撼动,神情僵硬地别开视线。

镑怀心思的两人分别沉默着,谁也没再多开口。

许久,段飞星才想起什么似的,拿出今早预备的乾粮递给她。“你饿了吧?将就着吃。”

纤云接过乾粮,柔柔一笑。“还是你有先见之明。”

和沉默寡言的段飞星同行,如果不想闷死自己的话,最好找点事来做,所以向来沉静内向的纤云,只好委屈自己当个主动找话题的长舌妇。

这些日子以来,她养成了“察言观色”的习惯,而对象,自然是段飞星啦!谁教他总是那么的吸引她,让她有股想窥探他内心世界的冲动。

为什么他总是眉宇深锁?他有很多烦恼吗?他的烦恼是不是也包括她呢?

从认识他以来,他就总是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宁可独自忍受孤寂,也不愿别人走入他的内心世界,他在抗拒什么?他在逃避什么?莫非──他曾受过什么伤害?

可能性很大!否则他怎会如此排斥女人?怎会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纤云更加肯定自己的想法,内心遽然升起一股强烈的心疼感受。

她不舍而温柔地望看他,轻声问:“段大哥,你--会吃过女人的亏吗?”

正在喝水的段飞星乍闻此语,差点将刚入口的茶水如数喷出,他如果没被水呛死,早晚也会被这女人吓死!

他又好气又好笑地望着纤云。“你的小脑袋瓜究竟在想些什么东西?”

“没有吗?”她以为她的推理很正确,而且正准备用悲天悯人的关怀抚平他的伤口,怎么会不对呢?

生平头一遭,他有着不知该哭还是该笑的情绪。“收起你那怜悯的眼神,我既没吃过女人的亏,女人也没吃过我的亏。”他苦笑着解释。

“是这样的吗?我还以为──”

“好了,别把心思浪费在我身上,我不值得你探究。你还是多担心一下你自己的事,到了江西之后,你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了。”想起自己的事,她又苦恼地蹙起秀眉。

“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打算找什么东西?”若是从前,能让她跟着他就已是最大的限度了,他怎可能再去关心她的事!可是如今,他却不忍见她黛眉含优,如果可能,他甚至想帮她寻来她想要的东西。

思及此,他又是一愣。

曾几何时,他也变得这么热心了?他不是一块拒绝融化的冰吗,怎会为她眼中的轻愁而不舍?莫非他真对她动了心?段飞星呀段飞星,莫非你注定要栽在这女人手中?

纤云轻柔悦耳的嗓音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我想上千重山去寻找钟灵石。”

“钟灵石?”又是一大惊愕。“韦独狂所拥有的钟灵石?”

“你也知道?”纤云讶异地低喊。

他当然知道。师徒多年,他从未见过他师父真正在意过什么,唯有钟灵石,他珍视如性命,绝不可能割爱的。“纤云,你恐怕得失望了,韦独狂不可能将钟灵石给你。”

“这我知道。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轻易将这样的稀世珍宝送人,可是我必须一试,为了盼云,我别无选择。”

“盼云?”真是奇迹!一个对四周任何事皆漠不关心的人,今天居然这么有求知欲。

“是我最小的妹妹。”提起盼云,她眼中就自然流露出宠爱疼溺的光芒。“我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一对相敬如宾的父母,我是大姊,底下还有三个妹妹,落云、行云和盼云。这次离家,就是因为我那个神机妙算的妹妹行云算出盼云有个劫难,若不寻得钟灵石,恐怕……为了保住盼云的小命,就是龙潭虎穴我也得闯一闯!”

纤云早在无形之中对段飞星倾注了所有的信任,对他自然也就毫无隐瞒。

段飞星不忍她如此愁苦,冲动地道:“我帮你。”

“你?”纤云愕然回视他。

“如果我说我也正巧要去千重山,你信是不信?”

纤云一愣一愣的。“你也要去千重山?”心底升起的难言喜悦冲刷看她,不是因为他承诺帮她寻找钟灵石,而是他们同路,那么,他们便可多相处一段日子,不会太快分开。“你没骗我?你去千重山做什么?”

“韦独狂是我师父。”他淡淡地回答。

“啊?”她眨了眨眼,“我没听错,你刚才是说韦独狂是你师父?”不敢置信地问。

“千真万确。”韦独狂是他师父有这么难以相信吗?瞧这小女人,两眼睁得大大的,大到他有点担心她眼珠子会掉下来。

“所以,他有可能看在你这个徒弟的份上,将钟灵石送我?”她惊喜地追问。

“或许。”他回答得模棱两可。

但纤云已很满足,有他的承诺,她便有勇气去努力。“谢谢你,不管成不成功,我会永远感激你。”

段飞星沉默着没答话。以后的事谁知道呢?或许尚未到达千重山,她便已恨他入骨,但愿永远也不要再见到他了,他讽刺地想。

“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神情是一贯的淡漠,无动于衷。

“嗯。”靠着身旁的大石,纤云安静的合眼。

凝望着那恬静的睡颜,段飞星再度逸出一声长叹。

莫非你当真是我命中的克星?他无声的询问。

她似乎睡得很不安稳,也许是不习惯,也许是郊外露气重,也许……总之看在段飞星眼中,突然觉得很不忍心,怜情顿生。

他悄悄靠近她,将她移入怀中紧紧接着,将夜风摒除在他怀抱之外,不让纤云感到丝毫寒意。

突来的暖意,让纤云本能的紧紧靠了过去,沉沉地跌进梦乡。

???

棒天一早,当纤云醒来时,只发现身上被着段飞星的袍子,却不见段飞星的人。

她一惊,心急地起身,突然间看不到他的人,竟让她心慌意乱,莫非,自己对他的依赖早已深到超乎她所能想像?

“你醒了?”熟悉的平淡嗓音,将呆立失神的纤云唤了回来。

纤云眨了眨眼,确定眼前不是幻影后,忍不住哭出如释重负的点点泪珠。

“怎么了?”段飞星一头雾水,虽然他已习惯这女孩多愁善感的泪水,但是如此毫无预警的流泪还是让他有些失措。

“我以为你掉下我,不理我了……”她便咽地道出她的恐惧。

这番话听得他心旌震撼,一颗心突然变得好沉重。纤云不加掩饰的依赖,沉甸甸的压在他的肩头上,几乎使他不知所措。

不知所措?他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有这种感觉。纵使大敌当前、纵使攸关性命,他也从未有过不知所措的感觉,今天,他却为了一个纤纤弱弱的女孩而感到失措。

“傻纤云,不要这么信任我,我会伤害你。”萧涩的语调,道出了他的愁苦。

“你会吗?”她抬起惹人心疼的楚楚容颜,幽幽怨怨地询问着。

“会,我真的会!再跟着我,我不敢保证你会失去什么东西。”他收回轻抚她脸庞的手,痛楚地闭上眼,反身用力捶向一旁的大石。

纤云惊呼,望着他泛出血丝的右手,万般心疼的用一双小手紧紧握住,那痛心的表情,彷佛受伤的是她自己。

“为什么要这样子虐待自己?我并不怪你呀!就算哪一天你真伤害了我,我相信你绝不是有意的,我永远不会恨你……”纤云心疼的说,夺眶的泪珠滚滚落下。

她取出随身携带的绣帕,极其心疼又极其温柔的裹住伤口,这举动看在段飞星眼中,怎不矛盾、怎不痛苦?

他抬起未受伤的左手,以食指划过纤云湿儒的泪痕,心一阵颤悸。这泪,是为他而流的,除了母亲之外,头一回有女人为他心疼、为他落泪──痛苦的挣扎一闪而逝,他闭上眼,仰天深吸了口气,抗拒看她的柔情。

“不要浪费太多的感情在我身上,我不值得。”

“我……”她多想告诉他,就算他不值得,她也已深陷其中,为他伤神。为他柔肠寸断。

她凄怨道:“来不及了,我已经──”她情不自禁呀!

段飞星如遭电极,震惊地望看她,挣扎的心备受煎熬。

他何尝好过?只是他要不起她呀!因为他……

今日情势演变成这样是当初他所始料未及的,唯有当机立断,将彼此分开,方能化解眼前这一团乱的情势。

于是他狠下心肠,拒绝望向她柔肠寸断的阵子,冷酷地说:“你是在逼我离开你。”他这是在救她呀!可是,她懂吗?

纤云身子晃了晃,哀凄地望着他,那凄楚的眸光直射人他心口,绞痛了他的心。“你当真这么厌恶我吗?”

他强自镇定,不予回答。“如果你信得过我,先回家去,我负责帮你取来钟灵石,送到你手中,如何?”

乍闻此语,纤云无力的跌坐地上,苍白的容颜没有半丝血色,她喃喃道:“到头来,你依然嫌我拖累了你……于你,我只是个负担──弃之而后快……”想到他们就要分离,点点悲楚的泪水就难遏的流了下来。

“纤云──”望着她的泪难止的流下来,他的心也灼痛着。“别哭了!我没嫌你!”他粗鲁而恼怒地说。

“这是一个差劲的谎言,”她凄然道:“可是我还是感谢你的安慰。”她挥掉颊边的泪,这回,他竟不再帮她拭泪了,他避之犹恐不及的态度,重重伤了她的心。

但,她还有起码的尊严,她不会乞求他施舍多余的感情。深吸了口气,她强打起精神,挤出一朵连弱而坚强的笑容对他说道:“你的好意我很感激,但取钟灵石是我自己的事,你不需为了摆月兑我而大费周章、来回奔波,我会如你所愿──不再缠着你。”

酸楚的泪意模糊了她的眼眶,但她硬生生退回,执拗地不让它滑落颊边,挺直了腰杆,带着破碎的心,一步步往前走。

“你给我站住!”段飞星狂怒地咆哮,气呼呼的挡在她面前。”你想气死我是不是?”这女人是故意的!不惹到他失控她不甘心是吗?

“我只是不想惹你心烦,难道这也错了吗?”说得真无辜,好似他的暴跳如雷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

望着她倔强的小脸,他为之气结。

他早知道的,这女人顽固的个性他又不是没领教过。

“你哪也不许去,跟我走。”

“我不回家。”她固执地说。

“你不会不知道若没有我相伴,想一个人到千重山根本是自寻死路。”

“我不怕。人固有一死,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

耙情她打算把时间耗在和他讨论史记、汉书的精义上?

面对如此顽固的女人,段飞星很难不让自己发火,他命令自己在心底慢慢由一数到十,然后一再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

“想死不怕没鬼可当。我是该为你伟大的情操喝采,可是殷纤云,你知道我现在有股想将你吊起来毒打一顿的冲动吗?”他咬牙切齿地道。为什么她就这么不懂得爱惜自己?

纤云被他深沉的怒气吓了一跳,将他的话当真了。“不,你不可以──”

段飞星被她气到浑身没力,这女人连真话假话都分不清,真当他会舍得打她?在她心中,他就这么暴戾成性?

“我们哪也不去,维持原案,一起去千重山,满意了吗?”拿她没辙,他只得投降。

一抹惊喜闪过她眼底,又迅速黯了下来。“我不想缠着别人,徒惹人僧厌。”

段飞星终于知道为什么三国时的周瑜会被孔明三气而死,他该庆幸他至今还苟活人世。他如果不想英年早逝,真该掉下眼前这个有将人活活呕死能力的女人,可偏偏他又挂心她的安危,放不下她,唉!上辈子欠她的吧!

“听清楚,殷纤云,你口中的‘别人’什么也没说过,一切都是你自导自演,你别硬把罪名扣到我头上来。”他只差没说:我已经够悲惨了,你还含血喷人,想气死我吗?“而我这个‘别人’,是心甘情愿送你到千重山,我从没有嫌你麻烦过,行了没?”

喜悦燃亮了她的双眸,“真的?你没骗我?”

“可要我指天立誓?”

“不,不用。”纤云连忙摇头,又不放心的问了一次:“你当真不讨厌我?”

深呼吸,忍耐、忍耐!”殷大小姐,如果我没记错,这些全是你自己说的,我否认的次数至今都数不清了。”

她展开笑靥。”哪么你是真的──”

“再问我就掐死你!”他恶狠狠的警告,再不阻止她,他不晓得自己会不会在一气之下,将手放在她纤细的脖子上。

“喔!”她乖乖的闭上嘴,却一点也没有被他脸上的怒气吓着,甜甜的笑望看他。

段飞星满心懊恼,这下什么气也提不上来了。

“走吧!今天天气看来不是很好,晚一点恐怕会下雨,不快点赶路的话,恐怕到时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找不到。”

只要有他在身边,就算日晒雨淋又何妨?不过她没有说出口,只是柔倾顺的点了点头。

???

接近傍晚时,果真乌云密怖,段飞星料准将有一场风雨,打算先找户人家借住一晚,无奈山间很少有人居住,幸好还找到一间荒凉的破庙暂可□身。

也许,段飞星天生是属乌鸦的吧?没多久,一场雨便滴滴答答下了起来。

“哇,段大哥,你和乌鸦有血缘关系吗?”纤云望看外头的倾盆大雨,惊奇地问道。

“什么意思?”他不感兴趣地问了声,动手整理屋内,清出一方洁净之处,作为今夜体憩之所。

“怎么和乌鸦一样有看一张乌鸦嘴呀!你说下雨就下雨,好准喔!除了行云之外,我发现我也开始崇拜你了耶!”不过,她不会称行云为“乌鸦”,否则乌鸦的姊姊……

段飞星没答腔,任由她兴奋地欣赏雨景。”我总觉得十五号的月亮特别美,好可惜哦,今天的天气不好,见不到月亮,否则我们就可以一同欣赏了。殷大哥,你知道吗?今天是我们共同度过的第一个月圆之夜……”她回过身,修地住了口,错愕的望着段飞星异常惨白的神色,“殷大哥,你怎么了?”

“今天是十五的月圆之夜?”他的神情复杂难懂。

“是啊!有什么不对吗?”纤云愣愣地,段飞星古怪的反应教她模不着头绪。

“该来的还是得面对……”他失神地喃喃道。

“你在说什么?段大哥,你的表情好奇怪喔!”纤云双手抱膝,偏着头望他,猜不透他的想法。

“纤云,你怕我吗?”他答非所问,若有所思地望着她。

他怎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虽然不解,她仍诚实的摇头。“你明知道答案的。”

“即使我真的做了伤害你的事?”他又问。

“那也是我当初所选择的命运,不是吗?早在决定和你同行时,我就将自己的命交到你手上了,如果你想结束它,我也只能认命。”她平静的说,望看他的目光澄净如水。

“你──”这样的女孩,他如何忍心伤她?瞬间,他下了个决定。“你还有一个选择,”他将随身所带的剑掉给她。“万不得已时,杀了我。”

纤云大惊失色,想也不想,立刻喊道:“不、不!我不!”盯着那把剑的神情,好似蛇□毒物般骇退了两步。

“这是你唯一可以保护自己的方法!”她难道不明白,他宁可选择死在她手中,也不愿伤害她吗?

“不!”她尖叫,她的心情和他一样,就算会命丧他手,她绝不会做出伤害他的事。“这究竟怎么回事,告诉我好吗?为什么你总说你会伤害我?”

他悲凉地轻叹,“你不会明白的。”

“和月圆有关?”她试探地问。

他抿着唇,没回答。

“你该不会和传说一样,在月圆夜会变成狼人吧?”她旋即摇头,几乎要为自己可笑的想法捧月复。”如果我说是呢?”他面无表情地反问。

“段公子、段少侠!”她没好气地说:”我小是三岁小孩,请别把我当孩子般敷衍。”

“的确不是。”但也相去不远了,他在心底补充。

“那究竟是--”

“别问了!”他烦躁不堪地低吼。

她顺从地点点头。“如果你不愿说,我就不问。”

他在心底无声的叹息着,疲惫不堪地往后靠在斑驳的墙上。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只见他脸色苍白,双拳紧握,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艰困地说:“纤……纤云!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我不知道。段大哥,你……你怎么了?”纤云见了他□般的神色,却只能在一旁于着急,束手无策。“我该怎么办?殷大哥,我能帮你什么忙?”

怕是子时已到……

“不,不要──”他厉声喝阻:“不要靠近我,千万不要!”

看他如此痛苦的模样,纤云心痛如绞,根本没将他的警告听进耳。她走近他身边,心疼地为他拭去额上的汗珠,紧握着他的手。“段大哥──”

段飞星拼命忍着体内熊熊燃烧、几欲吞没他的烈焰,以残存的理智克制着自己,痛楚地嘶声道:“快──走!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不,我不能抛下你,我不能。”她执拗地抱紧地,似乎想将她微薄的力量传递给他,支持着他。

“噢!”残余的理智再也无法抵抗体内的灼人火焰,他发狂似的反身压住她,粗暴的吻猝然压下,残忍而无情的掠夺她的红唇──“段──”纤云大惊失色,本能的反抗。“不要,不……”

此刻的段飞星好似变了个人似的,疯狂的夺取她的所有,不顾她的抗拒,扯开她的衣襟,如一头野兽般地侵袭她……

“不,求求你,别这样……我认识的你不该是这样的……”她哀哀啜泣著,微弱的力量犹护住自己衣衫凌乱的胸前。

凄怨的注诉,他恍若未闻,依然粗暴的侵掠着她。他粗狂的吻一路滑至她凝雪的颈项,纤云咬着唇,羞愤交织的泪水不断滚落,滑下她的颈子──她的泪,敲醒了段飞星,他征忡地望看她失了好一会神,而后痛楚地仰天悲呜,用力推开她,踉跄的奔出破庙,投身于潇潇暮雨中。

纤云呆然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受了惊的苍白容颜只有一道又一道的泪。

“他没伤害我,他终究还是放过我了……”她失神地低喃。

???

棒日天一亮,段飞星回到破庙中,发现纤云靠在门边打盹。犹豫了好一会,他还是没勇气走向她,只远远的叫唤:“纤云。”

叫唤声有着迟疑,他并不确定她还会想见到他,在昨晚的事之后,她对他恐怕已是惧之已极,恨之入骨了吧?

但是他仍无法一走了之,他承诺过不会丢下她不管,再怎么样,他仍要听她一句话,亲耳听她说她不愿再与他同行。

“段大哥,你回来了!”纤云惊喜地叫唤,她本就不曾熟睡,一听到他的声音立即睁开眼。大概是淋了一夜的雨,他模样有些樵悴,看得纤云一颗心好疼。

回来?

“莫非你在等我?”为什么她不进庙四去,反而在门边打问,莫非她盼了他一夜?

“对呀!我等了你一夜,好怕你掉下我,不回来了。”反倒是纤云主动跑向他。

那娇弱无助的身影、我见犹怜的风韵,段飞星怎狠得下心弃之不顾!

段飞星苦笑,难道昨天的事仍无法让她看清一些事实?“我只是回来重复昨晚的问题:你怕我吗?’“我选择重复昨天的答案。”她肯定道。

如果说这个和猜测背道而驰的答案带给了他意外,那么他也掩饰得很成功,表面依旧平静无波。”你不为昨天的事恨我?”

她摇头。昨夜她有机会杀了他保住清白的,当时他的剑就在旁边,然而她没有这么做,她知道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她都狠不下心伤他。“我曾经说过,就算你要取我性命,我也不会怪你,我明白你不是有意的。”

她是曾经说过,只是他从未认真,本以为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她就会感到悔恨不已,却没想到……

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孩呀!外表看似柔柔弱弱,却有着别人所没有的韧性,面临问题时的坚强和勇敢,恐怕连一个大男人都汗颜。

“你不问我为什么?”

“因为我知道你不愿说。如果你想让我知道,不需我开口问。”就因为他不愿说,所以她不忍逼问他。

纤云不问,是她的善解人意;段飞星不说,是他难以启齿。

他无法告诉纤云,每月的十五月圆夜,他体内不属于寻常人的特质将使他完全变了个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那时的地,无法分辨是非对错,就像一头没有人性的野兽般,只想发泄体内灼热的熊熊烈焰……

他的父亲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得到他母亲,而他,便是这种近似强暴之下的产物──虽然之后段怀宇也成功赢得蓝梦漪的心,谱写了一段缠绵如诗的情话。

然,他不是段怀宇,他没有段怀宇的幸运,而纤云更不是蓝梦漪,她不会像蓝梦漪对段怀宇般,以一颗包容深情的心来对他……

他不敢希冀有哪个女孩会心无芥蒂的接纳他不属于人类的特质,更不敢奢望传说中那个属于他的女子会心甘情愿爱上他、为他付出。看透了这点,他早已不再存有任何希望,这种备受诅咒的特性,注定了他终其一生的孤独命运。

他淡漠而疏离的望着纤云,口吻极其冷淡:“我只是回来问你,还愿不愿再与我一同前往千重山?”

纤云注意到他阴霾的神色,看来他的情绪真的很低落,可是她不怕,因为她知道他永远不会伤害她。

她娇怯怯地轻声应道:“我仍然不后悔选择跟随你。”

段飞星心弦震动,逃避什么似地粗声说:“那就走吧!”

纤云将他的剑递给他,露出羞怯的笑容。

望着那醉人的甜笑,段飞星心湖又是一阵荡漾,那几乎绞痛他的心的甜甜笑靥──莫非是他今生的致命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