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雨琤一回到葛雷恩家后,碧翠丝便迫不及待地举行记者会。她是非常爱面子的人,忍受不了别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

坦白说,她会逼雨琤去开记者会根本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而不是想保全德尔的名声,不过,她当然不愿承认这一点。

记者会现场人声鼎沸,雨琤坐在休息室内,表情木然。

碧翠丝和芬妮在她旁边拼命地耳提面命,吩咐她待会儿该说些什么。

“等一下记者一定会问你很多问题,你没有把握的问题就不要乱回答,只要不断地强调——你很爱德尔,你们之间的感情很坚定,所以,就算他死了,你也不会接受其它的男人。懂吗?”碧翠丝紧盯着她道。

“说得对。”芬妮也答腔。“只要你不断地强调,你有多爱、多爱我哥,多怀念你们过去的恩爱岁月,那么,记者就会相信你跟我哥的感情是真的,我哥不是同性恋!”

雨琤像是木女圭女圭般怔怔地听着,心底却觉得好悲哀。这就是这对母女一直担心的吗?

她可以不介意碧翠丝母女不顾她一生的幸福,硬要她放弃汉诺威来说这个谎,但,她替德尔哥觉得好哀伤!

他人已经走了,她们却还舍不下世俗的眼光,反而拼命地欺骗大众,也欺骗自己。

同性恋有什么好可耻的?不管德尔哥爱的是男人还是女人,他都是她最敬爱的大哥,她对他的敬意不会因此而减少一分。

碧翠丝和芬妮才是德尔哥的至亲啊,她们不能接纳他的性向吗?这样自欺欺人,除了伤害已逝的德尔哥,还有什么好处?

鲍伯静坐在一旁,他非常不愿意举行这场记者会来逼雨琤公开说谎,他几次想出言阻止,却换来碧翠丝锐利、警告的眼神。唉,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他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妈,时间差不多了。”芬妮探出头看看外面。“走吧,我们也该出去了。”

碧翠丝严厉地瞪着雨琤。“我们刚才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吧?你可千万不要在这种场合给我乱说话,不然死去的德尔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明明是自己爱面子,但碧翠丝硬是抬出德尔来压雨琤。

两个女人硬把雨琤拉出来,表面上是在扶持她,事实上是在监控她的举动。

“出来了!”记者们一看到雨琤便拼命拍照,并迅速地提出问题。

“沈小姐,你今天终于肯面对媒体,是不是打算把所有的事实都说出来?德尔先生真的是同性恋吗?他真的暗恋斐迪南伯爵?”

“如果他爱的是斐迪南伯爵,那么沈小姐,你在这场三角恋里究竟扮演什么角色?你也接受德尔先生的性向吗?你可以跟其它的男人一起分享他?”

又有人提出更尖锐的问题。“沈小姐,你是不是根本不爱德尔先生,只不过是看上他家的钱财,所以才忍气吞声的?有人说你在德尔先生死后,就立即勾搭上斐迪南伯爵,为的就是要报复他带给你的难堪,这是真的吗?还有,杂志上所刊登的札记,是德尔先生亲笔写的吧?”

芬妮赶紧大声否认。“不对!不对!各位记者们,请先安静一下。我要郑重否认,你们说的流言部下是事实!事实就是——我哥跟沈小姐是真心相爱的,他们的爱情是坚贞的,而且绝对容不下第三个人!否则,沈小姐为何肯出来面对媒体呢?”

碧翠丝也跟着道:“没错,请你们不要再乱写我儿子是同性恋了,这种报导真是太荒谬、也太好笑了!那些札记是别人伪造的,我儿子跟雨琤是真心相爱,你们这样乱写,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困扰。”

记者们仍不相信。“真的是这样吗?请沈小姐自己说明吧!她为何一直不开口呢?l

众人的目光全聚集在雨琤身上,她下意识地咬紧嘴唇。她真的不愿说谎啊!谎言只会伤害德尔哥,这不是爱他的方式!

坐在她旁边的碧翠丝狠狠地在桌下捏了雨琤一把,无言地以眼神催促她——快说话!

“我……”望着被塞到面前的无数支麦克风,雨琤脑中无比混乱。她该说什么?她又能说些什么?

就在她天人交战之际,一道颀长的身影悄悄走入记者会现场,虽然他刻意低调,但雨琤还是看到了!

她的眼神与他的紧紧纠缠,他看起来好伤心、好憔悴;湛蓝的眼眸不再神采飞扬,他阴鸷地盯着她,高大的身躯载满被背叛的痛苦。

晶瞳慢慢漾起泪水,雨琤好恨自己!她不想这样的,她怎能伤害自己最爱的男人?

但,谁来告诉她,她到底该怎么办?

汉诺威丢下最冰冷的眼神后,便转身离开会场,不再看她一眼。

别走……望着他的背影,雨睁眼底的泪凝聚得更多更多,刹那间,她觉得无比恐慌、无比空洞。

她知道,她真的要失去他了!失去这辈子唯一的爱,永远也失去……

不!别走!她可以忍受他不再爱她,但她不要他心底有恨,不要!

“沈小姐,你怎么了?请说话啊!”她一直没开口,记者们疑惑地催促,有人好奇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没有啊!那扇被打开的大门旁边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雨琤以尖锐的指甲刺着自己的掌心,强迫自己收回神智,艰困地开口。“我现在便回答各位的问题。我爱的是汉诺威!从我开始明白何谓爱情时,我爱的便是他。只有他,一直只有他!”是他让她明白何谓爱情、何谓牵肠挂肚、何谓身为女人的幸福!

泪水潸然落下,她终于有勇气在大众面前承认自己的最爱,可惜已经太迟了,她伤他伤得那么深……太迟了……

“啊?”这番告白像是一颗超级炸弹,把在场所有媒体记者的好奇心,全都炸了起来。众人更兴奋地追问道:“那么你跟德尔先生之间呢?”

“我敬爱德尔·葛雷恩。”雨琤眼眸泛泪,坚定地道。“像是敬爱自己的亲大哥般。我跟他之间只有亲情,并没有爱情。他已经走了,我无法评断他的性向到底为何,这是一个只有他本人才可以回答的问题。我要告诉各位的是——我永远敬爱他,他是我最最亲爱的大哥。”

哗,大逆转耶!原来这才是真相啊!记者们疯狂地拍照,准备一回报社就马上发头条!

“胡说!一派胡言!”碧翠丝愣了半晌后,放声尖叫,愤怒地瞪着雨琤。“你在胡说些什么?你爱的明明是德尔啊!怎么会跟汉诺威扯上关系?你是不是贪图他的钱财,所以才乱说话?你给我说清楚啊!”

她气愤地以指甲不断刺戳雨琤的手臂,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场,她一定会狠狠地甩她几个巴掌一真是气死人了!居然弄巧成拙!

芬妮也变了脸色。“各位记者听我说,沈小姐可能是哀伤过度,承受不了我哥去世的打击,导致精神错乱,所以才会乱讲话,她说的不是事实,不是!”

“不!这全都是事实!”发言的不是雨琤,而是一直缄默的鲍伯。他坚定地面对众人道:“我是德尔的父亲,也是雨琤的领养人,我最清楚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是亲情,而不是爱情!就像雨琤所说的:德尔的性向到底为何,只有他本人可以回答,旁人无权置喙。但,我要强调一点——德尔永远是我最爱的儿子,不管他爱的是谁,我都永远支持他、爱他!”

“你、你……”突来的大逆转,让碧翠丝快气昏了。这下真的全完了!

记者们边拍照边追问道:“那么,如果沈小姐真的跟斐迪南伯爵谈恋爱,你也会赞成吗?”

“当然赞成!”鲍伯微笑地轻拍雨琤的肩膀。“她就像我的亲生女儿,我只在乎有没有人好好地爱她。我看得出来,斐迪南先生对雨琤是真心的,我祝福这对恋人!”倘若不是真心爱着雨琤,那个喜爱处处留情的男人,是不会轻易许下婚姻的承诺。

雨琤噙着泪水望着鲍伯。她好感动!在这种时刻、这种场合,鲍伯还是像父亲般保护她、支持她!

“别哭了。”鲍伯温柔地为她擦去眼泪,在她耳边低声道:“我只是做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我相信德尔一定也很赞成我现在的举动。我了解他,他是个善良的好孩子,也是我永远的骄傲。”

他把雨琤从座位上拉起来。“快走吧,你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种奇怪的场合。去吧!去追寻属于你的幸福。这是身为父亲的我,对你唯一的要求!”

“爸……”雨琤的泪水滚滚落下。她觉得自己真的好幸运,可以拥有像鲍伯和德尔哥这样的父兄。

是他们的爱让她长成一个乖巧的好女孩,也让她有了爱人的能力。但,她却残忍地伤害了自己的最爱……一想到那对幽森绝望的蓝眸,她便心如刀割。

记者们眼看鲍伯即将护着雨琤离开会场,立即上前拦下他们,竟犹未尽地想提出更多问题。

“沈小姐,等一下,我们还有很多事要问你啊!谈谈你跟斐迪南伯爵的交往状况吧!你们相恋多久了?伯爵对你是真心的吗?”

呵呵,太劲爆了!想不到今天可以挖出这么多大新闻,每个记者都很兴奋!斐迪南伯爵多彩多姿的感情世界,一直是媒体们最想探究的,这个沈雨琤搞不好真是他的“真命天女”,当然要多挖出一些内幕了!

“没什么好说的,该说的都说完了,你们别再拍了。”鲍伯护着雨琤,不让记者再靠近她,迅速地离开会场。

而还留在台上的碧翠丝和芬妮,则气得面色铁青。

***************

摆月兑难缠的记者后,雨琤独自来到德尔的墓前。

“德尔哥,我又来看你了,你会不会嫌我烦?”

把德尔最喜欢的白玫瑰轻轻放在墓前,她幽幽地道:“这阵子,真的发生好多事。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伤了碧翠丝妈妈的心,但,我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因为我知道——欺骗众人绝对不是个好方法,也不是真正的敬爱德尔哥。”

把小脸仰向天空,她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我唯一遗憾的,是伤了他的心。德尔哥,我是不是真的很笨?我不懂该如何去爱一个人,我明明知道,否定这段感情会刺伤汉诺威,但我仍出席了那场记者会。虽然,最后我并没有说谎,但已经来不及了,他不要我了,他不会再给我机会……”

她依然微笑着,只不过笑得好凄凉。“这是我该承受的下场吧?像我这么懦弱的女人,根本不配得到真爱,不配拥有他……呵,我早该知道、早该知道的……”

一直试图这么说服自己,但,滚烫的液体还是灼痛她的眼……

不!雨琤摇头。她不能哭!她不能又在德尔哥的墓前落泪,她不要他连死后都还得为她担心。

努力控制自己泪水的同时,另一束白玫瑰却冷不防地由半空中落下。

雨琤惊愕地倒抽口气,不用回头她就知道来的人是谁。

这么熟悉的气息……只有他可以给她这么悸动心弦的感觉,只有他!

慢慢地回过身子,一接触到那双深不见底的蓝眸,她的泪,还是无法控制地落了下来。

是幻影吗?她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

“别哭了,你哭得好丑!”汉诺威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你……为何会来这里?”雨琤抹抹眼泪,可怜兮兮地问着。

他瞅了她一眼,俊脸还是没什么表情。“有人当众宣布她爱我,我还能不来吗?”

他一直没有离开记者会场,只是躲到门后面,当然,他也听到了雨琤的真情告白。

“你……”雨琤红了脸,又哭又笑的。好讨厌!他就是喜欢把她逗哭,他就是喜欢看她羞得手足无措。可她……她就是爱惨了他!

“还不走?”汉诺威转身便走,酷酷地丢下一句话。“再拖个一分一秒,我就再也不要你了!”

雨琤举步追上去,从背后抱住他的腰。“你好过分……”

“我哪里过分?”他把雨琤抓到自己面前,俊脸转为狰狞。“可恶的是你!你竟敢不要我!你好大的胆子!”被抛弃的感觉好难受,虽然他没有躲在棉被里哭,不过也差不多了。

“对不起……”雨琤怯怯地以手指抚平他紧蹙的眉头。“我知道我真的很差劲……”

“对!你差劲透了!”汉诺威严厉地强调。

“我也知道我这样做很伤你的心……”

何止伤他的心,他向来壮大的自尊心,简直完全被她给击毁了!这可恶的女人,竟敢丢下他跑回去葛雷恩家!

“所以,你生气也是应该的……”雨琤水盈盈的大眼浮起泪雾。“我该如何补偿你?”

“你说呢?”汉诺威俊脸压下来,带着强悍的气势逼近她,咬牙切齿道。“沈雨琤,我最后一次严重地警告你——你以后敢再抛弃我试试看!你敢再跟我唱反调试试看!我保证,绝对会要你付出最可怕的代价!”

“唔?什么代价?”面对怒气逼人的他,她应该感到害怕的,但当他俊逸的脸庞几乎贴近她时,她只感到热热的气息包围了她,双眼开始朦胧了……

霸道的薄唇压了下来。

“啊……”低吟一声,雨琤亦热烈地回应他,双唇饥渴地纠缠着,他们像是分离一世纪的恋人般,贪婪地索取对方的气味。

舌尖放肆地互相挑逗,唇齿也恣意地来回磨蹭,风暴在两人之间刮起,既疯狂又灼热。

察觉自己的身体即将失控,汉诺威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

“记住我说的话没有?”他凶巴巴地瞪着雨琤,但欲火燃烧的眼瞳却削弱了他的气势。“你如果敢再抛弃我,我一定会把你抓回来,打得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神气地讲着大话,但事实上,他才舍不得打她呢!她早已把他克得死死的了!

雨琤的双颊漾满诱人的晕红,整个人好象还飘在云端。她顽皮地眨眨眼道:“我比较喜欢你用另一种方式,让我下不了床……”

哦!她真是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讲出这么大胆的话!他的热情完全已融化她,他已点燃了她体内的之火……

汉诺威先是一愣,继而放声大笑,嘴角扬起既邪恶又得意的笑容。“你这是在邀请我吗?坏女孩!”

霸道地抓住她往跑车走去。“走!我现在就让你知道,要怎么样才会三天三夜下不了床!”好啊!未来老婆都下战书了,他这个“血性男儿”当然要“全力以赴”喽!

不过,除了急着在床上“惩罚”她之外,他更恨不得自己可以长出一对翅膀,直接把雨琤抓回英国伦敦,在皇家大教堂内举行最隆重的婚礼。

他要她、他爱她!他不能想象,自己的人生若是缺少了她,将要如何度过!

“等一下……”雨琤羞得粉脸更加通红。这人怎么这么急啊?而且,他怎么可以在这么肃穆的墓园里,讲出这么下流的话?

但这么“下流”的话,却让她全身的血液更加兴奋,也更加沸腾。唉,她一定是被他带坏了……“还等什么?女人,闭嘴!一切听我的!”汉诺威强硬又不失温柔地把她塞入车内。一会儿后,跑车内出现了很不正常的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