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江口宅邸正爆发一场战争。

江口夫人十分生气的指着丈夫说:“你这个顽固老头,居然为了满足你个人私心而把儿子卖了!太过份了!”

“你说话太难听了!扩展江口家的生意,将来也是儿子的,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江口太郎也怒不可遏地吼道。

两人的怒火儿可说是不相上下,佣人怕被战火波及,全避难去了!

“我不懂你何必支开我?”江口夫人生气地问。

“我是让你去散心,什么支不支开,别瞎扯。”江口太郎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

“你最好马上把亲事取消。”江口夫人忿忿地看着丈夫说。

“你在说什么疯话,明天就是婚礼了!”江口太郎语气中有丝不悦。

“反正你别想逼儿子去娶他不爱的女人。”江口夫人坚持地说。

“爱又不能当饭吃,别人还巴不得少奋斗个二、三十年呢!他有什么好不满的?”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江口夫人气急地反骂道。

“你骂我不可理喻?我为了这个家拼死拼活的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你们有舒服的日子过,你居然还不知感恩!”江口太郎怒视着他的妻子。

江口夫人冷潮热讽地说;“为我们?我看为的是你自己吧!我陪嫁过来的产业都够咱们一家子过一辈子了!再加上江口家的祖产,哪需要你拼死拼活的?还不全是你野心太大,不知足,想要名又要利,连权势你也想掌握,我真是错看你了!你竟狠到连自己儿子都利用,我真的是错看你了!”她说的痛心彻骨。

她的句句肺腑之言并没有唤醒江口太郎的良知,反而得来一记热辣辣的巴掌。

她不敢置信地瞪着她丈夫,当他是个陌生的怪物,脸上传来的痛楚令她潸然落泪。

“你居然打我!嫁给你三十几年了!今天你居然打我?”她哭的更加伤心欲绝。

有一刻,江口太郎软了心,但随之他又把冷酷挂在他的脸说:“这是你自找的。”

“我自找的?你说是我自找的?”江口夫人泣不成声,不敢相信丈夫会这么说。

“没错,是你自找的,一个女人家就该安分的理家,我是一家之主,我决定的事,谁都不准更改,包括你。”江口太郎严厉地说着,语气坚定的不容反驳。

“你变了!真的变了……”江口夫人绝望的直摇着头,脸上布满新泪旧痕,她哀怨地说:“你变的连我都觉得陌生了!我怎会嫁给你这种冷酷无情的人?”

“随你怎么想,总之我作的决定是不会更改的,你最好准备一下。”江口太郎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跨步走了出去。

江口夫人在后头边追着丈夫边喊:“太郎,你听我说,你先不要走,我拜托你把婚宴取消,你不要再伤害他们……”

江口太郎毫不迟疑地坐进轿车,把她推了开来,她所有的哀求全白费力气。

※※※

秋红一早醒来在隔壁房的公寓里找不到江口静介,却反而遇上了江口老太爷。

“董事长您早。”秋红十分尴尬,虽然她穿得保守,但她一身衣服仍称得上是睡衣。

“我可不可以耽误你几分钟?”江口太郎冷声说着。

秋红怯怯地问:“在这里?”

“我很快就可以把话说完。”他仍是一脸的冷漠。

“好。”反正她也不敢说不好,面对未来公公,还是恭敬从命的好。

“听说你和静介要订婚?”他面无表情地说。

“这……”秋红不知自己该如何回答才好,只好以点头代答。

江口太郎又问:“你也知道我反对?”

“啊?”秋红愣住了。

她没料到这点,也没做好心理建设,更想不到江口老爷会亲自来找她,还这么直截了当的问她,她完全措手不及。

“你不觉得你们动作太快了些吗?”江口太郎冷笑着,话中满含着嘲讽味道。

秋红强迫着自己开口说:“我们并没有马上要结婚。”现在,她总算知道江口老爷来意不善。

“你到底想要什么?钱吗?”江口太郎冷声嘲讽问。

“我什么都不要?请你不要侮辱我。”秋红紧皱眉,不悦地说。

“自命清高,不要钱你何必来日本?别当我好骗,我还未老眼昏花,当你母亲收下我的钱的那一刻起,我就相信,有其母必有其女。”江口太郎不屑地冷哼。

“我不懂你的意思,我母亲也与我无关,如果你来此只是想羞辱我,那对不起!怒不奉陪。”秋红这一生极讨厌奉承阿谀,所以此刻,她也学不来。

江口太郎用木杖挡住秋红的去意,“不要急着走,我的话还未说完。”他一副天大地大他最大的表情。

“很抱歉!我没义务留在这。”秋红仍是去意坚定。

“我要说的是静介的事。”江口太郎挑眉道,他知道这么说秋红会有兴趣的。

丙然,他一说到静介,秋红的脚步就自动停了下来,她双眼猜疑地望着江口太郎。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静介为何一大早就不在屋里?”江口太郎冷笑道。

“也许他饿了!所以出去吃早餐。”秋红猜测着。

“看来你还真的是被蒙在葫芦里呢!”江口太郎嘲笑道。

听他的笑声实在很不舒服,秋红扳起脸沉声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静介今天要订婚。”他奸笑着。

“你胡说。”秋红不信地月兑口大叫。

她被江口太郎的话给震得全身发颤,那心底深处的不安又没来由得升上心头,她不相信他的话,但潜意识里,她却又觉得他说的是事实,一想到静介最近的不对劲,她的心就更加的惶恐不安。

“你在自欺欺人。”江口太郎冷笑道。

她直摇头道:“我不相信你的话,一定是你想阻止我们来往耍出的花招,和你收买我母亲和继父的手段一样。

“你不相信也无所谓,我是来送请柬的,中午有个订婚宴,你不妨抽空来参加。”江口太郎把请柬递给她邪笑地说:“我很欢迎你来观礼,再见!”

秋红望着红色的请柬发呆,她不敢翻开,更不敢看内容,可是她明白逃避是面对不了现实的,最后她还是鼓足勇气地翻开,当她看到请柬里头的字,她就再度呆住了!

谨居于三月二十六日为次子静介

与三木雄先生次女玲子

举行订婚酒宴恭请

合第光临

江口太郎

千贺纯子鞠躬

席设……

火红般的请柬飞落在地上,秋红的泪水快决了堤,她的心更碎裂得无从补起。

这一刻,东京下着晚来的冬雨。

※※※

江口宅邸。

江口夫人突然一鸣惊人的喊着:“我决定了!

江口家两兄弟皆被母亲吓得不轻,只因他们全失了神,一个是为自己今天即将要订婚而苦恼;一个则是为自己不能替弟弟解决问题而苦恼,这一叫,他们全回了神看向母亲,异口同声的问:“妈妈,怎么了?”

“我决定帮你们离家出走。”她说的意志坚决。

“离家出走?”两兄弟再度异口同声地惊问。

江口夫人点头,“如果不让老头吃点苦、受点罪,他是不会了解亲情不是用金钱可以买的。”

“妈,我支持你,我们是不该再纵容父亲如此下去,这样早晚会害了他的。”江口静信第一个开口附和。

“你们作这种决定太突然了吧?”江口静介毫无信心沮丧地说。

“你不赞成?”江口静信讶异的看着他,这已经是不是办法中的办法了,他老弟竟然会不赞成。

“我赞成不赞成都没用,我担心他会找人对秋红下手。”想到秋红,他的心不由自主地一阵抽痛。

“老大你去把那女孩带到舅舅家。”江口夫人开始发号施令。

“去舅舅家做什么?”江口静介不解地问。

“咱们若要同一阵线就得拉你们舅舅下水,你们爸爸只怕你们大舅舅,如果请舅舅出面,他还不觉悟,我们就和他月兑离关系。”江口夫人深谋远虑地说。

“需要把事情搞得这么严重吗?”江口静介反而担忧起来。

他不希望为了他的事而使父母亲交恶,他也不希望秋红再度受到伤害。

“平常你最有主见,怎么反到这刻却婆婆妈妈的?”江口夫人忍不住斥责起小儿子。

“妈妈已决定非做不可了是吗?”江口静介皱眉问。

“当然,我们再不救救你们的老爸,他就要走火人魔了!所以,这一回我绝不会坐视不管的。”江口夫人下定决心了。

“好吧!那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江口静介终于妥协了。

“老大把秋红送到舅舅家,我们先到会场,当面向三木道歉,然后走人。”江口夫人一副指挥官的口吻。

“三木雄一怒之下一定不肯再继续和东新合作的。”江口静介担忧地说。

“东新的海外市场已登陆成功了,少了三木财团这大客户固然是有损失,却也不至于危及公司内部,所以,安啦!”江口静信笑着为弟弟打气。

“父亲一定会气得跳脚。”江口静介终于露出了多日难得一见的微笑,他的心顿是一片光明。

江口夫人坏坏地笑说:“那可免不了!”

“妈,那我们行动吧!”江口静信高兴地说着。

“走!”江口夫人高喊着:“要拼才会赢!”

※※※

秋红已经打理好行李,她环顾了屋子几回,算算这个屋子她也已住了近半年,现在要离开还真有点不舍,但她不知自己该用何理由再待下来!

为何她的命如此悲哀?老是任人欺骗丢弃,如果她这么不被人需要,又为何要她来这世间走一回?她的心凄楚地淌着泪。

打开门时她希望自己头也不回的走,但真是很难,当爱上一个人、一个地方,想走就会像丢了心似的。

“秋红你在做什么?”江口静信突然出现在门口,盯着她的大皮箱问。

秋红呆愣了片刻,随之她拖着皮箱直往电梯方向走,边走还边说:“我求你们放过我吧!不要再来羞辱我了!”她已经快哭了!

这一刻她再也强装不了坚强了,心防一旦瓦解,她比平常人还来的脆弱,而为何她非得一而再、再而三的承受这种无情的酷刑呢?这样公平吗?她好想嘶吼,但却叫不出来。

江口静信全看进眼中了!她的脆弱、她的无助,此刻的她像个受了惊吓的小孩,让人看了又心疼又不舍,他突然忆起穆惠淳曾说过的话:“你们别伤了她,她的心早已碎的很严重了!千万别伤害秋红。”

现在他真的相信穆惠淳的话了,秋红是个十分脆弱的女孩,他也相信以前秋红的坚强全是伪装出来的。

“秋红,你听我说。”他小心翼翼地开口,深怕伤了她。

秋红猛摇头,把他当瘟神看,“别再靠近我,你们江口家的人别再靠近我,我求你别靠近我……”她哭了起来,她的心完全崩溃了!

江口静信忍不住上前抓住她,提高音量地说:“秋红,不要相信我爸爸的话,订婚是假的,不会有订婚宴了!”

秋红没有言语,只是一味地摇头,她不停地哭着,抽噎和颤抖是她惟一的言语,她不再相信任何话语,也不相信任何人了!

“天啊!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口静信恼怒地吼着。

可是,他气也是白气,说也是白说,秋红根本没将他的话听进去,他更加懊恼了!

下了楼,走出了电梯,他强把秋红拉进车子,他还是决定依计划进行,他把目标定向赤坂的舅舅家。

※※※

订婚宴现场正一片混乱,来宾原是来观礼的,却反而成了来看两大企业的笑话,有的人惊呼,有的人暗自窃笑。

“三本先生,十分抱歉!我不能和令千金订婚,因为我已经有个论及婚嫁的女朋友了!”江口静介很诚恳地道着歉。

而江口太郎则是已暴跳如雷,但他却也只能在一旁低声警告道:“你马上给我闭嘴,否则后果你自行负责。”

在亲友和政要的面前,江口太郎和三木雄这两个上流社会的大亨都不敢太失形象,所以自始至终两个都只挂着虚伪地假笑。

“你对玲子有所不满吗?”三木雄难以平息心中的怒意,这场面太叫他下不了台了!

江口静介再度诚恳地致歉着说:“真的很抱歉!这是我个人因素,和玲子小姐无关。”

“你就只这样三言两语的交代一切,我们丢了这么大的脸怎么办?玲子的名誉又怎么办?”三木雄苦苦相逼。

“这些事,不都是三木先生和江口太郎先生搞出来的?”江口夫人忍无可忍地说:“如果你真要追究责任,就找江口太郎先生吧!”

“纯子!”江口太郎瞪着妻子低声警告着。

“请称呼我千贺女士。”江口夫人不畏惧地说着。

江口静介扶着他母亲说:“妈,我们走吧!”说着便拉起母亲往外去。

“你们要上哪去?”江口太郎惊问,并追上去急唤:“你们不能走,你们把宴会搞得一团糟怎么可以一走了之呢?’

“静介,别理他。”江口夫人冷哼道。

江口太郎马上沉下脸警告着:“静介,别忘了你答应我的承诺,难道你不管那女孩的生死了吗?”

“你别想再威胁他,这辈子你都在想尽办法要控制你周围所有的人,现在居然连自己儿子也不放过,真是无可救药。”江口夫人生气地斥责道。

江口太郎也动了气,一副要将人生吞活剥的模样,他恶声恶气地说:“一个女人家不管好分内相夫教子的事,却出来瞎搅和,你这简直是丢尽我们江口家的脸。”

“脸皮一斤值几两?死要面子。”江口夫人依然冷哼着。

“父亲,我看你还是先想想要如何向三木家解释比较要紧。”江口静介坏心地笑着。

他看到父亲一张脸气得快淤青,他相信这会是一次很好的教训。

江口夫人和江口静介这样在众目睽睽的目送下,大摇大摆的走出婚宴的现场。

江口太郎虽气得全身冒火兼七巧生烟,可是他也只能厚着脸皮留下来处理这一场烂摊子。

※※※

赤坂千贺家

江口静介一抵达他舅舅家就迫不及待的冲进房子,但没如他预料的,客厅里并没有秋红的身影。

他扯着江口静信的衣袖问:“秋红呢?你不是把她接来了?她人呢?”

“她……”江口静信一时难以启口。

“她没来?”江口静介此刻像极了热锅上的蚂蚁,分秒都静不下心来。

“来了!”江口静信点头说。

“那就好。”江口静介稍微松了口气。

但江口静信却沉着脸说:“不好。”

江口静介又再度地把眼光调回来,紧睨着他问:“什么意思?”

“她很不好。”江口静信揪着心说。

现在恐怕没人敢说秋红“此刻”很好,她像个得了自闭症的人,而她眼神呆滞的又像是得了痴呆症,所以,屋内所有的人统统都不认为她很好。

“带我去看看她。”江口静介揪住他急切地说。

“我怕你会受不了!还是暂时别见的好,我们已经请来精神科的心理医生了。”

江口静介听呆了!他以为自已听错了!他半信半疑地开口问:“精神科!心理大夫?你确定你说的是这个?”

既没喝醉也不是没睡醒,江口静信当然确定自己在说什么,但此刻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想了想才又接口说:“秋红知道你要和三木玲子订婚,她受了太大的刺激了,所以……”

江口静介接走他的话问:“所以她疯了?”

他的心像已拒绝跳动,他直把秋红疯了的可能性排除掉,他不相信天神会对他如此残忍。

此时的江口静介看人的眼神又冷又利,像可以杀伤人似的。

江口静信庆幸着自己心脏够强,否则早被秋红和他弟弟吓得心脏麻痹。

“她到底怎么了?”江口静介紧张地追问。

“她突然像得了痴呆症似的,不听也不说,整个人呆呆的坐着,一动也不动。”江口静信实话地说。

江口静介受了相当大的刺激,他整个人像突然泄了气的皮球,但只片刻;他又有了一线希望,他抓住江口静信追问:“她不会有事的对不对?医生还在不在?

没等江口静信说出答案,他就已经冲向长廊,一间一间地找起人来了。

终于他在一长排的和式房中找到秋红,房间内还有两个医生和他的舅舅——千贺武雄。

他大跨步的冲到秋红面前,握起她的手,心疼万分地唤着:“秋红,你怎么了?秋红,是我呀!我是静介呀!你不记得我了吗……”

“医生,我的外甥和这位小姐是男女朋友,你想她见了他会不会受到刺激突然就醒了过来呢?”千贺武雄询问道。

“有可能,但也可能她会如此下去……”医生不是很有把握地说。

“不会的!”江口静介怒声打断医生的话说:“我不许任何人咒她。”

这画面,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心酸,任谁也不忍心怪罪他的失态,因为惟有真情至性的人才会为了所爱的人在受苦而失了分寸。

千贺武雄对医生们颔首致歉,并说:“我们到外面谈好吗?”

他们退出了房间,把空间留给了这对正在接受试炼的爱侣。

※※※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秋红的情况仍不见好转,但她的生活起居,江口静介完全没有假手他人之手,这时他捧着热粥进了和式房。

“秋红,吃饭了!’他低声唤着,就像是他们平时说话一般,他略带笑意地说:“今天是你爱吃的香芋粥哦!”

静介小心地一口口喂她吃,虽然秋红变的痴呆,但她还懂得吃东西,所以他对她复原仍抱持着很大的希望。

“惠淳说要来看你,也许过几天她就会到,到时咱们再到东京狄斯奈去玩好不好?”他对她傻笑地说着。

这两、三天他已习惯了这样的自言自语,他自己并不觉有异,但旁人却看得心疼,尤其是江口夫人,她心疼儿子,却又帮不了忙。

几回她想帮静介照顾秋红的生活起居,但都被静介一口回绝,他总是说:“我既然要娶她,不管她变成怎样,我都会娶她、照顾她,这也是我答应她的。”

“不要这么倔强嘛!你一个大男人照顾她不方便的。”江口夫人耐心地劝着。

“妈,你就让他做吧!”江口静信反而赞同静介的做法,而且很佩服静介做得到。

如此八天下来,没人觉得他一个大男人照顾个女人洗澡、上化妆室、吃饭、睡觉有什么不对,反而敬佩起他有如此的胸襟和耐心。

而静介明白,他并不是为了赢得掌声和声誉才做这些事的,他所做的这一切事全只为了一个“爱”字,他爱秋红并不会因为她病了或丑了而有所改变。

祸福!祸福!今生他是决心和秋红祸福与共了!

※※※

江口太郎到千贺家来接江口夫人,一再遭拒,江口夫人这回是吃了定心丸,表现的不为所动,她早知她老公会撑不住,因为光是公司没人管就铁教他吃不消的。

“大哥,您就帮我劝劝纯子回家吧!我都不怪她了!教她别闹别扭了!还有静信和静介,这两小子放着公司不管,我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江口太郎说的仿若自己是大人大量的君子。

他这一说可惹恼了江口夫人,她冷冷地说:“别说得好像是你施舍给我们母子天大的恩泽似的。”

千贺家的大家长千贺武雄,这回也忍不住要训起江口太郎了,“太郎,不是我爱插手管你们的家务事,实在是这回你做的太过份了!”他停了半晌才又说:“你也不想想,钱乃身外之物,你怎可拿静介的终身大事当筹码,你自认这样做对吗?”

江口太郎不想承认自己有错,但为形势所逼,他也只好点了点说:“是我错了!”

“别说的那么勉强,你既然那么喜欢钱,现在我们全放弃了你的财产!让你自己守着你那堆钱去过日子算了,这样你不是更快乐!”江口夫人冷嘲着丈夫。

她决定这一次要下重药,不只是闹闹小脾气就可以算了!她相信如果这回太轻易原谅他,将来恐怕就无法改变他了!

“你回去吧!别在这烦人了!”她心烦地挥甩着手说。

“到底我要怎样做你才肯原谅我呢?”江口太郎这下可急了!他看得出太太这一回是打横了心,他真怕事情收尾是坏消息。

“想我原谅你?我哪敢呀!”江口夫人故意提高音量地说。

“我以后再也不管儿子的事,这总成了吧?要不,这样吧!我们替静介和秋红小姐办喜事这总可以了吧?”江口太郎无计可施地说。

“人都被你逼呆了还办什么喜事?你罪孽深重呀!你知不知道?以前你狂妄自大又眼高于顶,什么事、什么人若不顺你心,你就剔除,连自己儿子喜欢的女孩,你也下得了手,你的心肠太黑了!现在我想原谅你又有什么用,儿子们也不会原谅你的。”江口夫人边摇头边语意深长地说。

“可是我们终究是一家人啊!”江口太郎皱眉道。

“静介是不可能回去的,静信更怕自己将来落得和静介一样的下场,他也不回去了!”江口夫人无奈地说。

这下子,江口太郎才知道自己做的事已犯了众怒惹人怨,他的心顿时涌上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他仿佛已看到自己孤独老死在江口宅邸,他莫名的哀伤了起来。

“你们真的一辈子不原谅我了吗?”他颓丧无力地问。

看到自己的丈夫一下子似乎老了十几岁,江口夫人的心也有些不忍,她幽幽地说:“除非秋红恢复正常。”她眼中含泪。

江口太郎望着妻子欲哭的眼,这一刻,他不得不承认自己错了!为了金钱权势,他失去的是远比那些东西还来得重要的亲情,他真的错了!

现在。他只希望他觉悟得不会太迟!

※※※

穆惠淳一抵达千贺家,见到秋红,立刻抱着她哭得死去活来,只差没能和孟姜女媲美。

“怎会搞成这样呢?好好的一个人……怎会这样?”穆惠淳抽抽噎噎地喃道。

见到此景,江口静介自责地说:“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早点告诉她实情,让她知道我没有欺骗她,她就不会这样了!”

“这不是你的错。”江口静信安慰着。

“江口先生说的没错……”穆惠淳边哭边说:“这一切全是天意,不是你的错。”

“大哥,你先找一间房间请惠淳住下来吧!”江口静介淡然地说。

“我不要紧,我想陪秋红说说话。”她依然泪满腮。

“那好吧!我们先出去一下好了,你陪陪秋红也好,你们比姐妹还来得亲,说不定她会听得到你在唤她。”江口静介站起身幽幽地说着。

江口静信已率先走了出去,江口静介趋身俯向秋红,深情的在她额上印下一个深吻后才走出和式房。

房间里一时间变得沉静无声,只偶尔传出穆惠淳断断续续的抽噎声。

她坐到秋红的身旁为她拂开长发,再替她把长发结编成发辫,接着为她拉微平微皱的裙摆。

“你瘦了!”她轻抚着秋红的面颊说。

得不到回应,她埋怨地说:“你这样不听算什么嘛!”

还是得不到回应,秋红的双眼连眨也不眨一下,她有些挫败地坐到秋红面前,没有停止自言自语,她开口又说:“你母亲要来看你了,是我通知她的。”

见秋红仍是没有反应,她突然有些生气地托起秋红的下巴责备道:“不要逃避现实呀!你这只沙漠大驼鸟。”

但回应惠淳的仍是沉寂,更加深的挫败她又哭了起来,她起身在屋子里走来踱去,屋子顿时充斥着哭泣声、脚步声,以及她忽而冒出来的埋怨声。

“你说要和我一起去北海道的,怎么可以不守信?我很相信你的呀!你不能放我的鸽子……”

她快当自己是疯子了!自言自语换来的是一室的空寂和漠然,以及秋红一脸的无动于衷。

“我受不了了!”终于,她大叫一声的夺门而出,泪水更加决堤犯滥。

※※※

“难道我们真的只能这样看着她?”江口夫人因为他们无计可施而难过不已。

江口静介苦笑道:“我们也不想只这样看着她,那太痛苦了!但又能如何呢?”他的心比任何人都来的痛。

“你们不要灰心,秋红一定会好起来的。”穆惠淳安抚道。

千贺家的佣人们中断了他们的谈话,她恭敬地行了个礼说:“秋红小姐的母亲来了!”

“快请她进来。”江口夫人忙说。

几分钟后洪淑青来到秋红住的和式房,房中顿时挤满了人。

洪淑青伫立在秋红面前,她的心底有着太多、太多的愧疚,想到秋红今日会变成这样,她知道她造成的因素居多,当年若不是她对秋红不闻不问,秋红也不至变得不信任别人。

“我可怜的孩子,是妈对不起你,是妈没尽到一点为人母亲该尽的责任,是妈愧对你。”洪淑青抱着秋红痛哭。

就在此时,一群人全围了上来,每双眼睛都不敢置信地看着秋红的脸,每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叫:“秋红有反应了!”

他们指着秋红落下来的两行清泪,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兴奋的心情几乎没两样。

“秋红,你听得到我在叫你吗?”江口静介也跟着哭了!

秋红眨眨眼,又落下两行泪,她好想说些什么,但却有身不由已的感觉,她开不了口,只能眨动双眼。

“没关系!没关系!被了!被了!”江口静介有点语无伦次地说:“我知道你听得见就好了……”

洪淑青轻推开秋红,让他们面对了面,她开口说:“秋红,妈妈知道错了!我不该那么自私的,手心手背皆是肉,妈妈真的错了!你肯不肯原谅妈妈呢?”

看着母亲的苍苍白发,秋红的泪落得更凶了!她的心好疼,这是她第一次在母亲的眼中看到爱,那一直是她渴望已久的!可是她拼命地想开口却仍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看,该让秋红休息一下,她看起来好像很累的样子。”江口静信提醒着早已兴奋的不能自己的众人。

“我留下来。”

江口夫人点点头,手一挥便和大伙儿走出了和式房,留下一脸欣慰的江口静介和满脸泪痕的秋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