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东新株式会社首次登陆欧美,第一波出击宣告成功,适度的开放展现女人的妩媚风姿,适度的保守,表现出女人的温柔娴淑,如此一个话题已吸引了无以计数欧美女士们的注意及青眯。

此回设计小组人员可说是在日本大放异彩,而童秋红这个来自T省的小泵娘更是叫这个向来自负又自大的日本人刮目相看。

因此,酒宴之中,秋红夺得了无以计数的欣羡眼光,风采光芒并不亚于一流红星。

“秋红小姐你今天真漂亮。”江口静信举酒敬了秋红。

“谢谢!”秋红淡回一个礼。

她并不特别喜欢这种场合,喧哗声里和着音乐声让人感觉不真实,而酒杯碰擦的声音,让人听得欲醉,好几回想开溜,却又怕失了礼,所以,她只得一直挂着笑脸点头致意,即使是面对不相识的人,她依然得回上恭敬的礼。

“你看起来好象很累?”江口静信关心地再度询问。

秋红很坦白的点头。

“那你何不先回去休息?”江口静信建议着。

“可以吗?”秋红喜出望外地问。

江口静信点头笑答:“当然可以,我不希望我公司的大将累坏了!我打算让你休假一星期。”

“一星期?”秋红睁大眼惊讶地说。

“太多还是太少?”他听不出秋红的意思。

“如果只有我独享特例,我拒绝。”

她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太抢风头的好,否则早晚会成为“众矢之的”的。

江口静信睨着她,心想着:“这女孩真的很特别。”现在的东京人全卯足了劲要出人头地,要成为人人欣羡的目标,但她却一再压抑自己的锋芒,这种人,真的不多见了!

但他相信,有才能的人,早晚都会压不住锋芒而大放异彩的,而秋红让他证实了自己的看法无误。

“我让你们这组的工作人员轮休。”江口静住笑着说。

“那太好了!””秋红四处溜看了一下,纳闷地问:“怎么没看到静介先生?”

“呃……”他没敢说静介是被押去相亲。

“他是主角,居然都没出现,是不是该修理一下?”秋红顽皮地问。

“是……是呀!”江口静信没头没脑的答话。

“呃……那你是同意了?”秋红讶异江口静信会答应。

“什么?”江口静信因为模不着头绪而愣住了。

秋红低声说:“我代替你修理一下你这个弟弟呀!”

“呃……不要太严厉了!”江口静信终于知道秋红在说什么。

“当然,小小修理不会缺条胳膊断条腿的。”秋红挥挥手说,一副兴奋样。

“缺条胳膊断条腿!”江口静信惊愕地叫声引来四下人群的侧目,他连忙打躬作揖地赔不是。

“那就让他轻轻地掉层皮如何?”秋红贼笑说。

“呃……”他不敢答腔,怕自己成了秋红的帮凶,他还是别插手为妙。

“告诉你一件事。”秋红又压低音量说:“你太严肃了!”

“什么?”江口静信一脸木然地问。

“试着拉下领带、穿套休闲服也挺不错的。”秋红调皮的建议着。

江口静信不禁好笑地询问:“为什么?”

秋红闭起眼,很认真地想着:“为什么……为什么?”可是好久她也没想到答案,反倒是想到江口静介穿休闲服的样子,她突然就呆掉了!

“怎么了?”江口静信看着她的表情,奇怪地问。

“静介先生从不穿西装的吗?她这才想到自己没看过江口静介穿西装打领带的模样。

“除非是参加正式宴会,那家伙讨厌被拘束的感觉。”江口静信指了指领带笑道。

“哦!那家伙,江口先生你在改变哦!”秋红笑说。

经秋红如此一提醒,江口静信这才发现自己的谈吐也被她影响了,看来真的不能小看这女子。

“无所谓啦!我不会偷偷说出去的。”秋红低声笑着又问:“不要文诌诌地说话比较过瘾吧!”

“你没喝醉吧?”江口静信怀疑地问。

“我根本滴酒未沾。”秋红举着酒杯说。

“那你……”江口静信指着她问。

“原形毕露。”秋红哈哈笑道。

“保持现状很好。”他希望秋红别失了这份天真。

“谢谢!”秋红学着日本人行了个九十度礼说:“我真的可以开溜吗?”她用着两根手指做出走路状。

“行。”江口静信学上她这一招。

秋红忍不住又哈哈笑道:“很好,保持现状很好!”她把江口静信送她的话又还给了他。

说完,她一刻也不多做耽搁地溜出酒宴,把人声和音乐声全抛在身后。

她的耳际只悠然地响起一首熟悉的歌——九月的高跟鞋。

当下,她决定飞回T市。

※※※

秋红走下飞机场,脚下踩着家乡的泥土,感觉竟是如此之踏实,让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原本秋红想给穆惠淳一个意外的惊喜,所以也没通知她自己回国的事,没想到一出关,穆惠淳竟就挤在接机人群之中,令她大感意外。

她急忙奔过去拉着穆惠淳的手追问着:“为何你知道我要回来?我谁也没说呀!怎么会这样?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吗?”她像个好奇宝宝喋喋不休的问题令穆惠淳发噱。

穆惠淳指着秋红身后看:“你何不看看身后。”

秋红虽不解,但她还是很听话地回头向后看,猛看之下她呆了一下,细看之后,她整个人吓呆了!

她指着正在生气的江口静介,结结巴巴地叫着:“你……你……你……”

“我,没错!就是我,你真的很欠揍耶!如果不是我早知道你有休假,事先申请了签证,只怕真的被你给甩开了!”江口静介低吼着。

他的音调虽低,却还是吸引来不少看好戏的眼神,秋红窘的想找个地洞钻,免得在国家的大门丢人现眼。

“你几天没回家了?还怪我,我留了信你看了没?”秋红仰着脸瞪他。

“看了!”江口静介由口袋中抽出信亮一亮,又说:“你居然连上洗手间也没发现我?我就坐在你后面。”

“奇怪了!难不成你叫我走个路还得东张西望的?你怎么不叫我?”秋红不服输地说。

“因为他想给你个惊喜,而你想给我个惊喜。”穆惠淳忍不住插嘴问:“到底两位回不回T市?”

秋红没理穆惠淳的话,她看着江口静介忍不住又问:“你怎会知道我要回T省?”

“笨女人,这种事查航空公司就知道了!”江口静介开始怀疑起她的智商了。

“喂!你又叫我笨女人!”秋红生气地瞪他。

“谁教你不告而别。”江口静介一想起她私自不告而别地回T省,他就一肚子闷气。

“什么不告而别,我只不过是回来度个假也叫不告而别?你‘爬袋’啊?”秋红没好气地说。

江口静介转向穆惠淳,不解地问:“什么是‘爬袋’?”

秋红马上代穆惠淳答:“就是脑袋不清啦!”

“小姐,不要抢词可不可以?”穆惠淳白了她一眼,马上又想到他们又离题了,于是又忙问了第二遍:“你们到底回不回T市啊?”

“当然回,不回难道还在机场打尖,有毛病。”秋红手叉着腰瞪着穆惠淳。

“我有毛病?”穆惠淳哭笑不得地指着自己,不明白她这回是招谁惹谁了?

※※※

“今天我的任务可是完成了!我要回家了,记得明天要搭八点四十分的自强号,可别睡过了头。”穆惠淳临离开时仍不忘回头交代一句。

“好啦!明天八点四十分的自强号陪你回中部,这等大事,我是不敢忘的,你就别再唠叨个不停行不行?”秋红推着她出门说。

“赶人呀!”穆惠淳好气又好笑地说。

“叫你留下来你又不要,现在又说我赶人,真会乱安罪名,你刚才的话至少已叮咛了五次。”秋红手伸出一个手指头来提醒她。

“居然敢掀我底牌,好啦!留点面子,有客人在呢!”穆惠淳指着在一旁的江口静介说着。

“没关系!反正他是不速之客。”秋红瞥了江口静介一眼,故意做出个不欢迎的表情。

“我只是完成和惠淳小姐的约定,和你一起来T省。”江口静介不在意地说道。

“那你就去住惠淳那里好了!”秋红建议着。

“那怎行,我住的是单人套房耶!又不像你有公寓,我要走了!免得你们又把战火波及我身上。”穆惠淳说着便作势要走了。

江口静介自然立刻趋上前恭敬地行礼说:“惠淳小姐,多谢你鸡婆来接机。”

“什么?”穆惠淳瞪大眼不放置信地叫问。

一旁的秋红已笑得不成人形,她压根没想到江口静介会把这话拿来应用!

“有什么不对?”江口静介愣愣地问。

穆惠淳指着他斥责道:“我好心去机场接你,你居然还骂我鸡婆,太过份了吧!江口先生。”她咬牙切齿地说。

江口静介连忙解释着说:“对不起!我不知道多谢你鸡婆是什么意思,但秋红说那是‘十分感谢’的意思,我绝没有冒犯你或惹你生气的意思……”

看江口静介急得不知所措,穆惠淳当然相信他所言不假,她立即把针锋指向秋红:“童秋红——”她拉着长音、瞪着一双杀人眼。

秋红的恶作剧被拆穿了,她一溜烟地溜回房间,嘴里边还不忘嚷嚷:“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他们也知这回事不关她的事,但她仍还是那“始作俑者”。

江口静介向穆惠淳又行了个礼说:“对不起!”接着他转身向屋内嘶吼着:“童秋红,你出来!”

秋红在房内窃笑,出去?开玩笑,现在出去就是送命耶!有哪个聪明人会自投罗网的,她又不是笨蛋,所以,当然也知道这眼前亏是吃不得的。

※※※

夜里,秋红带着江口静介逛了圈东区,在车水马龙声中,江口静介突然低声说了句:“秋红我喜欢你。”

“什么?”秋红没听清楚又问。

“我说我喜欢T市。”他没有勇气再说第二次。

秋红不疑有他地说:“我也喜欢T市,因为我的家在这里。”

“我可以问一些你的私事吗?”江口静介低头小心翼翼地说着。

秋红转身睨着他,半晌才说:“问吧!”

“你父亲呢?”江口静介问了他心中第一个疑问。

“升天了!”秋红淡答。

“那你母亲呢?”江口静介看着她又问。

“我不想谈她。”秋红沉下脸,转身步上天桥。

江口静介亦步亦趋的跟随其后,又问:“你有没有其他兄弟姐妹?”

“应该有半个弟弟、半个妹妹。”她面无表情地答。

“半个?什么意思?”江口静介不解地问。

秋红不再回答,她指着远处的高楼说:“那栋是T省最高的大楼,新光大楼。”

“我不是来看大楼的。”他抓住秋红的手,哑声说:“回答我的问题好不好?”

“我干嘛要告诉你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她冷笑着,在寒冬里更觉萧瑟。

“那我告诉你我的事,你愿不愿意听?”江口静介定定地看着她。

秋红原想拒绝,但当她遇上她那双认真的眼后,拒绝的话又吞了回去。

她淡然点头说:“你说。”

“我父母健在,我还有个能干的哥哥,我叫江口静介……”他看到秋红在笑才又接口说:“未来东新株式会社半个继续人。”他看到秋红笑容渐渐隐去,她将目光望向远方,那载满几多愁的表情让他的心莫名地一阵阵抽痛,但他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只有又接口说:“听说我们的祖先以前是将军级的人物,江口家是将门之后,所以,我们的表现自小就比别人强。”

“你们确实是比别人强。”秋红淡然说着。

“可是我们也比别人痛苦,小时候我们没有童年,长大我们又成天被训练当个出色的领导人物。”江口静介无奈地说。

“你们也做到了!”秋红淡笑道。

“所以我们开始被安排政策婚姻,为了强大东新王国,我们成了父亲手中的棋子。”江口静介苦笑着说。

秋红调回视线,停在他脸上说:“你可以选择做你自己的主人。”

“你可知我为何会好几天没回住处?”他问。

秋红摇了下头反问:“为何没回家?”

江口静介迎上她的眼,凝望了许久,才叹了口气说:“原来你一点也不担心!”

“什么嘛!怀疑人家的关心!”她轻捶了他一下,但手却反被他握在手掌中,她挣扎了一下,见挣不开就不再执意抽回自己的手。

“我是被押回去相亲了!”静介把她的手包进双掌之中,紧紧握着,秋红身体的微微一震并未能逃开他的感应,下一瞬间,秋红已在他怀中,再一瞬间,他的唇已覆上她的唇。

秋红被他突来的举动吓呆了!她既忘了拒绝,更没想到回应,但一股电流却窜过她全身,那是全新的感觉。

到底过了多久他们都忘了!直到一阵阵口哨声惊醒了他们,热吻中的两人才慌乱地放开彼此。

“唉呀!继续嘛!”一个看似混混的男孩看着他们,坏坏地笑着说:“别停!别停!停了多可惜呀!”

另一个男孩也加入了叫嚣的阵容:“快表演!快表演!”

结果一群男孩全围了上来,少说也有六、七个人,他们围着秋红和江口静介叫闹着。

“请让开!”江口静介把秋红拉至身后保护着。

“让?这桥又不是你家的,叫我们让就让,太看不起我们了吧!”这名穿黑夹克的混混说着。

“小子,如果你表演腻了!不如借我们表演、表演如何?”另一个混混邪恶地说着。

“我们走!”江口静介把秋红护在身后开出一个空隙来,在她耳边低声说:“你先跑,不要回头,你先回家。”

秋红害怕地问:“你怎么办?”

“喂!吧什么呢?”男孩不悦地叫骂。

“小兄弟,如果你们想喝茶,我们可以请……”

秋红正想掏钱,却又被江口静介塞了回去说:“不能给。”

“兄弟啊!看不出女的比男的慷慨呢!”另名穿蓝衣的男孩不怀好意地笑着。

“这种查某我‘呷意’啦!”说话的是那名穿黑夹克的混混。

“小姐,我看不如你留下来好了!”另一名男孩面露邪光地说着。

“不要……”秋红花容失色地大叫。

“敬酒不吃要吃罚酒,干!兄弟啊!把她拉过来。”

江口静介眼看六、七个混混全锋拥而上,他急忙把秋红推向天桥的另一头说:“快点跑!”

“静介,我们一起走,我不能留你一个……”眼看两个混混抓住了秋红,江口静介奋力挥拳推开围在他身旁想抓他的两名混混,奔上前去救她。

但双拳终究还是难敌四手,静分被结结实实揍了几下。见他唇角流了血,秋红也顾不得害怕,她拿起皮包拼命地打着一个混混,接着她又月兑下高跟鞋拿来当武器,她生气地叫骂着:“去死啦!去死啦!看我们好欺侮是不是!竟然打伤他,去死啦!”

当他们两方打得难分难舍时,一声长哨声让这群混混一哄而散。

秋红一见到警察到了,她全身虚月兑地跌在地,反倒是全身是伤的江口静介紧张地蹲问:“你没事吧?”

“我……”秋红结巴地伸手去握住他的手,他这才知道她手抖得好厉害,他立即趋上前将她抱了起来。

“你放我下来……”秋红急叫着:“你自己也受伤了呀!”

“我没什么大碍!”江口静介柔声地说。

警员突然介入话题询问:“这里发生什么事?”

“我们在这看夜色,突然那群小男孩围过来想要轻薄我女朋友,因为不得逞就想动手打人!”江口静介实话说着。

“那你们没事吧?”这名警员关心地问。

“轻伤而已。”江口静介轻笑地答。

“可是你女朋友好象吓得不轻!”警员想了片刻才说:“这样吧!我顺道送你们回家好了!”

“顺道?”江口静介愣问。

“哦!我和你女朋友住在同一栋大楼啊I”警员笑道。

“我怎么没见过你?”秋红喃喃低问。

“因为你每次走路都走得很匆忙又从不回头,好几回搭电梯我都站在你身后,你都没注意,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事。”警员解了秋红的疑问。

“很抱歉!她就是没有东张西望的习惯,所以我猜想她可能连对面邻居都不认识。江口静介笑道。”

“什么嘛!才没那么严重呢!”秋红气鼓鼓的嗔道。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误解了好不好?”江口静介忙求饶。

后来他们还是让那位好心的警员护送回家,而江口静介更是因此和警员先生成了朋友,他相信他会愈来愈喜欢T省。

※※※

往南的特快列车正在铁道上直驰着。

穆惠淳一问清楚江口静介挂彩的原因就忍不住惊呼道:“喂!你们也未免太不幸了吧!才回T省不到半天就发生那种事?”

“倒霉嘛!”秋红心有余悸地说。

经过天桥事件后,她和江口静介的感情急速上升,当他不顾一切的救她时,她才相信真心胜过永恒。

“还好都没事!以后记得别三更半夜往没人的地方走,很危险。”穆惠淳忍不住叮咛道。

“你看你,都快成我老妈了!”秋红忍不住揶揄道。

“没办法呀!我老妈的婆婆妈妈全遗传给我了嘛!”穆惠淳耸耸肩说。

“小心我告状啊!”秋红贼贼地笑了。

“好啊!去告啊!”穆惠淳一副无所谓的表情说:“我忘了告诉你,我常对我妈说:‘妈呀!你别婆婆妈妈的好不好呀!’这已经快成我的口头掉了!”

江口静介忍不住笑说:“那你妈妈一定和我妈妈一个样。”

“那我可不知道!等你看过后再下结论吧。”穆惠淳笑说。

秋红倏地心情下跌,看他们谈母亲谈得快乐的不得,而她却像个没娘的孩子,从来也不知道被妈妈唠叨是怎样的一个情形?好像自她懂事以来,母亲就不在身边了!而她的父亲又是个老好人型的,根本不曾骂她或打过她,一直到他去世,她对父亲记忆最深的是父亲为她等门的一幕。

接着她就寄宿到学校了!只因为她的继父不愿她介入他们的生活,而她母亲就干脆替她办了手续到寄宿学校,当时她才中学二年级,她还差点因此变成小太妹,直到高中时和惠淳编在同一班又同一寝室,她才在惠淳的影响下变回了正常的女学生。

“别胡思乱想了啦!”穆惠淳伸手在她面前挥晃着。

江口静介也侧过身担忧地问:“是不是我们说了什么伤了你的话?”

秋红收抬起颓丧的心,哈哈笑道:“我的心有这么脆弱吗?别说笑了!”她抓住穆惠淳的手又握住江口静介的手说:“惠淳的妈妈就是我的妈妈,静介的妈妈也当我的妈妈好了!”

“呵!你自己说的哦!可不许反悔。”江口静介窃笑着。

秋红发现他看自己的表情诡谲的怪异,她才意会到他误解了她的话意,她忙说:“不是啦!不是你所想得那样,惠淳你帮我解释一下啦!”她羞得红通通的脸好似着了火般。

“那可不关我的事哦!”穆惠淳一副事不关已的表情。

“惠淳,你真不够朋友……”秋红抬眼瞪着前座的穆惠淳,又转眼看向江口静介解释着说:“真的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的意思就是……唉呀!我怎么说嘛?”

看秋红急的手足无措,江口静介也就不忍心再逗弄她,他轻轻搂住她笑道:“逗你玩的啦!”

“好啊!你们联合起来捉弄我,好可恶!”秋红不依地娇嗔道。

穆惠淳马上逃离战区,在安全线外才嚷道:“不关我的事哦!”

“穆惠淳——”秋红的大叫并未引起抗议,因为大年初二的火车厢内只有小猫两、三只,而他们这一车厢内却笑闹声不断。

※※※

“哇!是火锅耶!我好久没吃火锅了!”江口静介一看到桌上的菜就忍不住惊呼。

“江口先生你们日本人也吃火锅吗?”慈蔼的穆妈妈好奇地问。

江口静介猛点头说:“吃!尤其是下雪时吃更过瘾,不过我从家里搬出来自己住后就没再吃过了!”他说得满脸的遗憾。

穆惠淳笑着对秋红说:“听到没,人家江口先生想在下雪时吃火锅,可别忘了!”

秋红回瞪她一眼笑嗅道:“那关我什么事!”

“哇!怎么不关你的事,好歹我也天天为你买点心。”江口静介抗议道。

“我可没求你吧?再说这还得怪你呢!没事让我吃点心吃成习惯,无端端胖了三公斤,这账是不是该找你算?”秋红强词在理地说道。

“好心还没好报!真没道理。”江口静介咕哝地埋怨道。

穆惠淳凑上来说:“小姐,该知足了啦!我可是求都求不到耶!”她笑搂了下她母亲说:“一定是我妈没有替我多求一下佛祖。”

“死丫头,口没遮拦的,让人家秋红和江口先生看笑话了!”穆妈妈嗔着,她作势打掉穆惠淳的手说:“你这孩子老是长不大,可不像人家秋红收敛多了!你呀!毛丫头,老叫我们操心的要命。”

“穆妈妈,我可是想学她都学不来哦!”秋红笑道。

江口静介反倒中肯地说:“你们谁都别学谁,各有千秋,各见特色,都是好姑娘。”

“江口先生说的是!说的是!”穆妈妈也学起东洋礼鞠躬哈腰。

“穆妈妈不要学这种礼俗,这里只有江口是日本人,不如当他不是日本人,把他同化就好了!您勉强做可是对腰不好的,对不对呢?静介。”秋红说完便看向江口静介,寻求他的支持。

“对!”他又行了个礼。

“那这一刻也麻烦你把那个鬼礼俗收起来。”秋红瞪着他半命令着。

“可是人说礼多不怪……”江口静介欲开口解释。

“我倒是认为礼多必有诈。”秋红打断他的话,皮笑肉不笑地瞪看着他问:“你以为呢?静介先生”

“呃……我开始怀疑……嗯……某人是中国古代女皇帝‘武则天’转世投胎的。”江口静介眼睛看着秋红,根本是“眼”有所指。

秋红马上握起拳头笑道:“好啊!那我就暂时充当一下女暴君也无妨。”

看他们戏闹着追打出了门,穆妈妈担心地问:“他们不会有事吧?”

“会有事才怪!我才不管咧!我去叫爸和哥回来吃火锅了。”穆惠淳说完也步了出去。

※※※

饼完了年,秋红的假期也告了个段落,她和江口静介在大年初四又飞回到日本。

回到工作岗位上的第一天,秋红看见车窗上飘起了白色的雪花,惊喜之余她差点当场跳下车,她的举动吓坏了开车的江口静介。

他气急败坏的责备道:“你想吓死我是不是?车子还在行进呢!你到底有没有脑袋呀!”他的责备轻过担忧,他的嘴虽不饶人,但眼底却泄露了他的惊惶。

秋红没被他吓坏,只是偷偷地笑着,她清楚他只是用嘴巴在唬人,其实心早就被她吓飞了!

“这么捉弄人好玩吗?”江口静介没好气地说着。

“人家又不是故意的,我是第一次看到雪嘛!想模模看是什么感觉,你气什么嘛!”她故意嘟起嘴,装出一副委屈的不得了的模样。

江口静介以为她快哭了,赶忙说:“好啦!好啦!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凶,应该停车让你模一模雪的感觉,可是我们已经快迟到了哦!”

“糟糕,头一天回公司就迟到,不知又会被说成怎样?”秋红有点担忧道。

“你何必在乎别人说什么?”江口静介皱眉看着她。

“你根本不知道,我是外来客,每个人都等着我的笑话,你这养尊处优的江口家未来半个继承人哪知道被人指指点点的滋味。”秋红抱怨地说着。

“那只是你自己在猜测而已。”

“猜测!我哪那么无聊,如果不是那天在茶水间听到这么一句,‘那个童秋红呀!最好是踢回T省去,在这里出什么风头呀!’我还会以为是自己多疑。我们T省有什么不好呢?就算不好,好像也不干日本人的事吧!”秋红很不服气地说。

“话又不是我说的,要不,你告诉我是哪个多话者说的,我来警诫她。”

“免了!在公司,请你还是当你的静介先生,我的事我自己打理,我也不需要特权。”秋红挥手说道。

“在公司你从来没享受过特权,谁敢多话?”他不悦地问。

“反正在公司你绝对要和我保持距离,否则,后果你自己负责。”秋红威胁道。

江口静介苦哈哈地说:“怎么别人犯错我来扛罪呢?”

他真不懂自己为何放着温柔可人的日本姑娘不要,而偏偏爱上了这么一个小辣椒?真的是很没道理!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