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圣诞夜前夕,秋红一见到伫立在她门口的穆惠淳和陈世彦,她简直是乐歪了!她和穆惠淳兴奋的抱着大绕两圈。

“放手,放手,我晕了!”穆惠淳首先发难。

秋红抱着她笑说:“你们存心想把我吓得心脏麻痹是不是呀!”

“就是故意要让你有个意外惊喜嘛!”穆惠淳笑道。

“怎么你们会一起来?”秋红狐疑地望向他们。

“这就是巧合了!因为我们事先完全没有约定,结果搭飞机竟是坐在一起,你说这巧不巧?”陈世彦笑着解释。

秋红欢天喜地地直嚷着:“真的!太巧了!太巧了!”

“喂!你没发烧吧?”穆惠淳担忧地问。

她觉得秋红的反应太过激动了,这样的反常,令她十分不安。

陈世彦也加入观察阵容说:“你又瘦了!”

秋红没把陈世彦眼中流露的关怀看透,她只顾着咕哝着说:“还不是因为吃不习惯这边的东西。”

正巧由外头回来的江口静介仁立在电梯门前呆呆地看着他们。

秋红首先看到江口静介,她便笑说:“你回来了!”

结果她这句“你回来了!”竟引发穆惠淳和陈世彦一阵惊恐,他们俩不敢置信地瞪着秋红,异口同声问:“你同居!”

秋红先是被他俩的惊叫声吓了一跳,随后她便不顾形象的捧月复大笑,而江口静介的反应则比较正常,他四平八稳地说:“两位误会了,我住秋红的对面。”他以一口标准的中文说。

“哦!”穆惠淳会意的拉长音调叫:“秋红——”她贼贼地笑了起来。

此时秋红的笑声停止了,她惊讶的睁大眼,好奇地问:“江口你会说中文?”

“我以为你知道。”江口静介笑了笑道。

秋红马上红了双颊嗔道:“你好贼哦!懂中文还不早说,那我以前偷偷骂你,你不都知道了?”她气的直跺脚。

“你有客人……”江口静介提醒道。

静介虽然很喜欢看秋红生气时显出的羞态,但他认为地点、时间全不对!再则他发现另一名男子看秋红的眼神不对!那是看爱人的眼神,他相信自己不会看错。

“怎么不帮我介绍一下?”江口静介再度提醒她。

秋红会意过来,却只说:“你们自已互相介绍吧!”

穆惠淳大方地先开腔道:“你好,我叫穆惠淳,是秋红的同学。”她伸出手仍不忘打量眼前这位日本男子,她感觉得到眼前这位男人眉宇间传达出的自信,他有双认真的眼睛,这点和秋红很像,突然,她觉得他和秋红很速配。

江口静介礼貌地握了下她的手说:“我叫江口静介,欢迎你到日本来玩。”

“另外这位我看让我来介绍吧!”秋红开口说:“他叫陈世彦,是我的前辈,也是东新T市分公司的重要设计师。”

江口静介这回可更仔细的瞧向陈世彦,但脸上却仍不动声色。

秋红一看江口静介反常的静默,她又开口说:“世彦,这位江口先生可是我们的上司哦!他就是公司的设计总监。”

“失敬!失敬!”陈世彦紧张地深深致上敬意。

“别太见外,我和秋红私底下是好朋友,我不喜欢公私混为一谈。”江口静介笑道。

“哦!”陈世彦轻应着,心底却是五味杂陈了!

原本这回他来日本是要向秋红示爱的,但现在平白冒出了个江口静介,看他和秋红又交情菲浅的样子,他突然担起心来。

“我看这回你们难得来,不如就由我来做东,请你们去吃圣诞大餐如何?”江口静介提议着。

秋红不依地嚷:“那怎行,他们是我的朋友,当然是我请,你作陪。”

“哪有让女人付钱的道理。”江口静介皱眉说。

“江口静介,你的老毛病又患了是不是?”秋红瞪着他问。

一见秋红微有愠色,江口静介马上高举白旗道:“OK!OK!我不抢着付账,只乖乖作陪,这总可以了吧?”

“我看两位也别争了!就由两位作东,这一餐我们可得好好敲你们一笔。”穆惠淳笑着搂住秋红说:“大餐哦!”

聪明如她,怎会看不出江口静介和秋红无意间迸出的爱的火花,但她担心的是秋红,她是否释怀她的心锁?

当他们一夜狂欢时,只有陈世彦一个人心事重重,一整夜他都在猜测秋红和江口静介的关系到底是爱人还是朋友?

※※※

为了让秋红招待朋友,江口静介特别放她三天假,好让她陪朋友四处去玩。

此时穆惠淳坐在一旁贼兮兮地笑看着秋红,却又不发一语。

“干嘛笑得那么恐怖?”秋红白了她一眼。

她被惠淳盯得浑身不自在,好似心事被偷窥个一清二楚,她觉得那种感觉有点恐怖。

“那个江口静介对你还是真不错耶!安排你住这么舒服的公寓,为了你的安全,他又特地住在对面,好的没话说哦!”惠淳一脸邪笑地说。

秋红甩了甩手说:“别胡猜乱想,那只不过是他刚好有空屋,我们总经理才会托他就近照顾我。”

“这是特例吧?”穆惠淳又是贼贼一笑。

“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好问了?”秋红忍不住又白了她一眼。

“谁叫你一到日本就交了这个好的不得了的朋友。”穆惠淳故意酸溜溜地说。

“才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和他纯粹是朋友及工作上的伙伴。”秋红急着解释。

“我又没说你和他有什么关系,你急什么?”穆惠淳这口可笑得夸张了。

“好啊!你存心套我话是不是?”秋红这才觉悟到自己中了圈套。

“你有话让我套吗?”穆惠淳装傻地反问。

秋红嘟起嘴嚷嚷着;“不来了!你根本是来找碴的……”

“我又没带钓竿,也没翘胡子,怎么找你碴?”穆惠淳嘻笑问。

“你可恶啦!”秋红又好气又好笑地嚷。

穆惠淳突然站起身,搂住秋红的肩笑说:“轻松一下嘛!”她的表情是既顽皮又恶作剧的。

秋红睨着她,皮笑肉不笑地问:“是吗?”说话的同时,她的手抓住了穆惠淳的一只手。

“喂!你干嘛?”穆惠淳这才发现情况不妙,可是她挣不开秋红的手,因为秋红力气比她大。

“你不是要整我吗?”秋红坏坏地笑着。

“大老爷饶命啊!小女子不敢了!”她当然知道秋红又要使出她一惯的伎俩——搔痒。

“现在才求饶太迟了吧?”秋红笑得更坏了。

“不迟、不迟,只要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一切永远都不会太迟。”穆惠淳急得直嚷嚷。

秋红好笑地抱住她,并捂住她的嘴说:“陈世彦住在隔壁房,你稍微留点形象好不好?”

“开玩笑!我又不嫁他,如果你考虑把那个江口让给我,我保证我形象改得让你掉眼珠子。”穆惠淳揶揄道。

“神经病,他又不是我的所有物怎么让你?”秋红笑嗔着,心底却甜蜜蜜的。

“快了!快了!”穆惠淳挥挥手说。

“如果你不闭上嘴,我迟早会拿针缝了你的大嘴巴。”秋红半开玩笑地瞪着她。

“大嘴巴?不会吧?我是樱桃小嘴耶!你眼睛是不是‘月兑窗’了?惨了!惨了!一定是原子弹余毒还未散……”穆惠淳叽哩呱啦地乱说一通。

秋红笑叹一声道:“别乱说了啦!明天咱们还要上‘东京狄斯奈’呢!你到底睡不睡?”

“睡呀!有没有炉?”

“干嘛?”

“我快冷死了!”穆惠淳直打着哆嗦。

“哪那么严重!”秋红笑道。

“到底有没有嘛?”穆惠淳央求地问。

“我没有。”秋红无奈地摇头。

“那去借个来嘛!太冷了我睡不着的。”穆惠淳推着她说。

秋红好笑地问:“小姐,三更半夜的你叫我上哪去借?有没有搞错?”

“对面啊!”穆惠淳指着门口说。

“喂……”秋红踌躇不决地看她。

穆惠淳边把她推向门口边说:“去啦!去啦!你也不想看我冻僵了吧!”

穆惠淳的心在窃笑,问问题她或许不拿手,可制造机会她是个高手,而她相信秋红这种在爱情方面十足被动的家伙最需要的正是机会。

“好啦!”秋红终于妥协,她乖乖地走出房间。

※※※

秋红在江口静介的门外已站了十来分钟,但她只是在原地踏步,始终举不起手去按他的门铃,结果还是江口静介开了门才看到她。

江口静介的脸上有着讶异,也有着喜悦,好像他和秋红有着心电感应似的,他突然就想开门看看,结果他真地看见秋红。

“呃……”秋红一脸腼腆地说不出话来。

江口静介退开一步说:“进来再说。”

“不是……我只是……”秋红突然想到这是她第一次想按他的门铃,虽然没按成,但仍有着不自在。

“有什么话进来再说好吗?这样站着满冷的。”江口静介指指自己单薄的衣服说。

“对不起!”秋红边步进客厅边说:“不好意思,三更半夜打扰你。”

“无所谓!我的大门永远为你而开。”他说得极为自然。

秋红被吓了一大跳,她错愕地反问:“你说什么?”

江口静介这才发觉自己的语意过分暧昧,赶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你若有困难,随时可以来找我,不用在意是白天或是晚上,因为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是……是啊!”秋红讪讪地应着。

她不明白为何在摄氏不到四度的寒冬之夜,她的身体却好似有把火在烧,而屋内的空气又显得太少太闷了,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病?或者是疯了?否则怎会如此不正常?

沉闷的气氛令他们都不好过,江口静介全身的燥热也不在言下,他不安地走向吧台倒了两杯白开水,又走了回来,他递出一杯说:“喝杯水。”

秋红被动地接过杯子,又呆呆地答了声:“谢谢!”

江口静介想了老半天,才决定打破这僵局说:“你明天要带你朋友上哪去玩?”

“惠淳想去狄斯奈玩,所以我们明天决定就到那里去。”她轻声地回答。

“那其他两天呢?”静介关心地问。

“东京有哪些地方好玩呢?”秋红忍不住询问。

这时她才想起自己来东京都个把月了,居然什么地方都没去过,一时之间要她带人去玩,还挺伤脑筋的呢!

“不如我陪你们一起去玩吧!”江口静介建议着。

“那怎么好意思,让你花时间……”秋红不想让自己欠他太多人情。

江口静介瞧着她,有些失望地问:“是不是你觉得有我在会打扰你们?那陈世彦是你的男朋友吗?”他终于问出他最想问的事了!问完,他不忘观看秋红的反应,这一看,他心底踏实多了!因为——

秋红急着解释着说:“你不要误会,我是怕太麻烦你,还有……”她微微一顿,脸不自觉地羞红了起来,她垂头接口说:“陈世彦不是我的男朋友,你别乱猜,被他听见可是会引起误会的。”

“他的条件不错呢!”静介故意地问。

“这我知道。”秋红点着说:“可是我一直把他当兄长看,没那种感觉。”

“你觉得怎样的感觉才够?”江口静介深深地凝视着她问。

秋红尴尬地瞥开头笑道:“这我哪清楚,你别问我这种事了!”

她急着想要起身,却又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脚像生了根似的。

“那我可以陪你们一起去玩吗?”他定定地看着她问。

“可以啊!只要你想去。”她终于站了起来说了句:“我该回去睡了!”就快步地走向大门。

“等一下。”江口静介突然叫住她。

秋红回过头来怯怯地问:“还有什么事吗?”

“是我要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对哦!我是要来向你借怀炉的,惠淳怕冷睡不着。”这下真可出丑大了!秋红在心里惨叫一声,她的脸恐怕可以生火了!

“你等一下,我去拿。”他笑笑地走回房内,拿了怀炉递给了她,并送她回对面公寓。

当秋红终于借到怀炉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却发现穆惠淳早已不知睡到“第几殿”去了!

“好啊!你耍我……”她咬牙切齿地说:“明天看我怎么修理你。”

她是很想揍穆惠淳一顿啦!但,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再不松驰一下神经,恐怕会“短路”,所以,她决定暂放她一马。

※※※

日本是除了美国本土之外,第一个建立狄斯奈乐园的国家。

第一座有梦幻王国之称的乐园,它的设备包罗万象,走入其中,让人仿若置身于童话世界的舞台上。

走进仙履奇缘城堡就仿佛看见灰姑娘搭着南瓜变成的马车,以及她匆匆离去舞会所遗失掉的玻璃鞋;搭上西部沿河铁路的蒸气火车来一趟原始的西部探险也刺激非常。

“哇噻!”

一路上穆惠淳只叫得出这句话来,这梦幻王国的一切,她着得是目瞪口呆,但心可就玩疯了!

秋红揶揄笑道:“拜托!你就没别的话可说了吗?”

“哇塞!”穆惠淳再渡呼叫。

她是真的玩疯了!但秋红可就吓得脸色惨白,尤其是火车由山头往下冲时,她的心几乎快跳了出来。

她还是坚持刺激不好,但每回却都得舍命陪友人,真是苦啊!苦啊!

当他们终于在日落西山走出狄斯东乐园时,几乎每个人都已筋疲力尽了!可就只有穆惠淳还精神饱满地说:“晚上咱们到秋叶原买东西。”

“小姐,你还玩不累啊!”秋红惊呼。

“拜托!才玩这么一天就喊累?太没骨气了吧!亏你力气还比我大!”穆惠淳边说还边夸张地摇头。

“如果你不强迫我去坐那刺激的要命的烂火车,我陪你玩通宵都没问题,可是我现在全身虚月兑。”秋红挥挥手,一副七老八十的模样。

陈世彦见状,立即趋上前关心地问:“你没事吧?”

“不要紧。”秋红回给他一抹淡淡地微笑。

“如果你很累那就别去了!”陈世彦仍不放心地说。

“其实还是可以去,只不过得让我休息一下,别叫我马上陪你们去,否则一定在车上睡着,让你们拉也拉不起我来。”秋红虚月兑地微笑道。

一直沉默不语的江口静介此时突然开口说:“我先送你们回去休息,八点左右我再送你们去秋叶原。”

“江口先生,晚上你和我们一起去,可是不要开车,我们搭公车过去就好了。”穆惠淳体贴地说。

“对!江口,你今天一定也很累了!让你陪我们来已经很过意不去了!居然还让你当司机,如果被知道,我可是会被万道光芒给电死的。”秋红赞同地说。

江口静介一脸莫名地问:“你说什么光芒电死?”

“就是你的爱慕者啊!”秋红笑道。

“我会有什么爱慕者?爱说笑!”江口静介摇头浅笑道。

“那你就太谦虚了!鲍司里有你的亲卫队,你不会不知道吧?”秋红斜睨着他笑说。

“那应该是拥‘信’派的吧?”江口静介朗声笑道。

秋红直摇头道:“错也!非也!”但她没再接口,因为她认为再说下去就有点像在吃味了!

陈世彦就这么冷眼旁观,他暗下了个决定,他要向秋红表白,不管得到的答案是否如愿,他都不想这么平白的承认失败。

江口静介感觉到身后的炽热视线,他迅速地回过头,入眼的是一双挑战的眼神,这令他不解,深深的不解。

※※※

秋叶原的电器街集中了日本各种的电子、电气制品,走在其中不难想象为何日本敢号称为电子、电气业的先进国家,实在是名不虚传。

“惠淳,你到底想买什么?”当他们走至街底时,见穆惠淳仍空手无一物,秋红不禁纳闷地说:“可是你说要买东西我们才陪你来的哦!”

“我当然要先货比三家才不至于吃亏上当呀!”穆惠淳理直气壮地答。

“那你到底想买什么?”秋红有些不耐烦的说。

“好多人托我买,可是我又不可能带得回去,所以我决定只为自己买一架照相机。”穆惠淳笑说。

“就这样?”秋经皱起眉,提高了音量。

“就这样。”穆惠淳肯定地点头。

秋红有点抓狂地低吼:“你欠揍是不是?拖着我们陪你走那么远的路,却只为了买架照相机,你真的很皮痒哦!”说完便作势地要搔穆惠淳的痒。

“算了啦!就当是出来散步嘛!”江口静介拉住秋红劝解道。

当他无意间又对上了陈世彦的双眼时,这一回,他百分之百地相信陈世彦爱上了秋红的这个事实,因为他看到了一双想杀人的眼睛。

穆惠淳敏锐的感觉到气氛不对,两个男人似乎是对上了!她忙把陈世彦拉开说:“陈世彦,走,我们进去买照相机,你也买一架,也许一起买还可以多打点折扣。”

秋红看着他们进照相机馆,她在后头纳闷的说:“陈世彦怎么了?他好象不太开心?”

“可能是他太累了!”江口静介淡答。

“或许吧!”秋红发现江口静介还握着她的手时她不自在的扭怩地问:“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江口静介并没松手的意思,反而坏坏的笑着说:“我担心你会像在狄斯奈乐园时一样脚软的站不住。”

“哦!那我还该感谢你了?”秋红挑眉问。

“随你意。”他笑答。

“多谢你鸡婆!”秋红笑笑地说。

“什么意思?”他听没有懂。

“就是十分感激啦!”她暗自窃笑。

“真的?”他很怀疑。

秋红瞪着他,霸气地问:“怎么?你很怀疑啊?”

她觉得自己有点像“鸭霸夫人”,又好象有点对不起他,可是她又无法否认,可以偷偷骂一骂他,心里很是得意,所以她还是决定要对不起他。

她这一招果真把江口静介吃得死死的。

他还是感到很怀疑,但却是甘之如饴。

※※※

夜里,秋红突然觉得肚子饿的慌,起来想找东西吃,却发现陈世彦的房门大开,而他坐在里头发着呆,令她颇为担心,于是她走进房间低声问:“陈世彦,怎么这么晚了你还不睡?”

陈世彦闻声抬眼看她,一脸惊喜地说:“你听到我在唤你?”他问的没头没脑。

秋红偏着头回想了一下,连忙摇头说:“你有叫我吗?我怎么没有听到呢!什么时候的事?”

陈世彦摇头不答,他想着,怎能说是自己在心里直祈祷着她半夜醒来。

“到底怎么了?今天你一直闷闷不乐的,是不是你不喜欢我们挑的地点?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就告诉我嘛!我们是多年的朋友了!可不要太见外哦!”秋红笑着说。

陈世彦摇头说:“不是那个原因……”

“那是你人不舒服吗?”她关心地问。

“也不是。”陈世彦淡答。

“那可不可以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我很担心呢!如果你不快乐,我会以为是我招待不周的。”

“我是有话想对你说。”陈世彦双眼直望着她看。

秋红不疑有他,鼓励地说:“那就说啊!怎么扭扭捏捏的,都有点不像你了!我们称得上是好哥儿们,也是好搭档!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无妨。”

“哥儿们?好搭档?在你心中我就这样?”陈世彦有点悲哀、有点想哭,又有点说不下去了!

“当你是哥儿们你不高兴吗?还是你讨厌我这个搭档?”

她想,今天陈世彦的确非常不对劲,现在盯着她看的眼神更是不对极了!

眼神?

她的念头一闪,赶忙又拼命地甩开它,她不敢接受那个可能性,也不想接受,她旋过身说:“我看我们还是明天再谈。”她现在害怕听到答案,只想快回床上睡觉。

“秋红,等一下。”眼看她就要踏出房门,陈世彦急忙地叫住她。

她的步伐不得不停下来。

陈世彦深吸了口气,走到她面前问:“你不是希望我说出原因?”

“我想……呃……明天再听可以吗?”秋红回避着他的眼神。

“你讨厌我?”他痛苦地说。

“不是那样……”秋红连忙解释道。

“你喜欢江口静介?”陈世彦逼问着。

“不是那样……”秋红惊讶着摇头说。

“那到底是怎样?我想明白你的心意。”他伸手钳制住秋红的手,强硬地问。

秋红边挣扎着欲抽回手边说:“你不要这样,我一直把你当好朋友,当成一个大哥,你到底要我说什么?”

现在她才明白被示爱的感觉很可怕,既要预防对方可能出现的暴力,又要想着如何委婉的拒绝而又不伤害到对方,实在好难。

陈世彦抓紧她的手,双眼像在喷火地说:“我要的不是朋友,也不是妹妹,你难道不懂?”

秋红没命似地直摇头,她的脸色愈来愈苍白,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收尾!

眼看陈世彦的唇就快要覆上她的,她死命的挣月兑开他的钳制,张皇失措地说:“你不要乱来,我真的只把你当好朋友、好大哥,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没想过,你可真的别乱来……”

“难道你真的没有一点点喜欢过我?’他哀伤地问。

秋红毫不加思索地摇头,现在连一点点会使他死灰复燃的话,她都不敢说,免得愈形容愈糟糕。

“看来我是不该劝你来日本的。”陈世彦看着她的表情似笑非笑,像哭又不是哭,他哑声说:“你的心里有他人了是吧?”

秋红不答,不承认也不否认。

她向来不相信永恒之爱,所以她一直认为心里装的是应该是亲人、朋友,但这一刻,她自己也不确定了!

“我懂了!”陈世彦露出一个苦笑问:“我们还是朋友吧?”

秋红茫然地点头,但她心底却十分明白,经过这一事件,他们之间再也回复不到以往的友谊了。

※※※

棒天一早她们就发现陈世彦已离开了,他留下一封信给秋红,上头写着:秋红:

我决定回T省去了!

突然来到日本,又为你带来这么多困扰,我深感抱歉!

但,我并不后悔喜欢上你,因为你是个值得人疼爱的女孩,我真的不后悔爱上你。

如果你心中有人,我祝福你和他能白头到老,不过这不表示我失败了!而是我尊重你的选择。

我还是很想当面问你,我们还是朋友吗?但是,这是需要勇气的,这一刻我如此缺乏它,所以,我只能选择不告而别。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把你看成是妹妹时,我会再来看你。

保重

陈世彦笔

看完陈世彦留下来的信,秋红眼中有泪,心中有愧。多年来她一直受到陈世彦的照顾,到头来却是让他伤了心,但又能如何?世事总不会件件顺心,两全,况且爱情这东西,唉……

“你怎么都不问?”她看向穆惠淳。

穆惠淳回以淡笑,轻拍了拍她的肩说,“昨天我全听见了!”

“我是不是真的伤了他?”秋红难过地问。

“你做你该做的就够了!这种事又不是可以打马虎眼的,陈世彦自己看开是最好.否则弄至到最后也许会两败俱伤,那又何苦!”穆惠淳客观的分析后又拍拍秋红的肩说:“放宽心!”

“他和你说过同样的话。”秋红看着她说,

“谁?”穆惠淳抓不着头绪。

“陈世彦。”秋红淡淡地说

“还好我不是男人,否则我的下场不就和他相同了!”穆惠淳自我解嘲道。

“喂!你这是在怪我吗?”秋红皱眉凶巴巴地问。

“拜托!有点幽默细胞好不好?”穆惠淳快被她打败了。

“你这算是哪门子的幽默?”秋红瞪着她问。

此时电铃突然响起,适时地为穆惠淳解围,她一蹦一跳地往外走,又边回头嚷嚷:“出门喽!”

※※※

羽田机场

“我好舍不得让你回去哦!”秋红说出她的心情。

一想到假期结束又得回到公司,她就有累的感觉,再想到一双双盯着自己的排斥眼神,她就更想飞回自己的国家!

“反正很近,想回来就回来嘛!”穆惠淳安慰地说。

“公司若没假期,想回去也难,又不能常请假。”秋红一副委屈地说。

“喂!江口先生,我们秋红请假回家你准是不准?”穆惠淳学着黑道大哥的口吻说话。

江口静介笑答:“准。”

穆惠淳高兴地说:“看吧!上司都一口答应了!我看你农历过年就回家来吧!”

“回家!”秋红不自觉地冷哼一声。

江口静介没遗漏她的不对劲,担忧地问:“怎么了?”

“没事!”秋红淡答。

“秋红……”穆惠淳轻唤。

“什么事?”秋红看向她。

“记得放宽心。”说完惠淳便轻拍秋红的肩,像是一种好友间的了解、关怀。

“那有什么问题。”秋红故作洒月兑地答。

“江口先生……”穆惠淳转身唤他。

“嗯?”他开始觉得穆惠淳做事叫人模不着边。

“要好好照顾我们秋红小姐。”穆惠淳交代着。

“没问题。”他答的十分干脆。

秋红在一旁抗议着:“我不需要别人照顾。”但却没有人理会她。

穆惠淳继续说:“不能欺侮我们秋红小姐。”

“OK!”江口静介笑答。

“那秋红小姐就交给你了!”穆惠淳只是轻轻地推了下秋红,她就整个人跌入江口静介的怀中了。

“喂……”秋红挣扎地叫。

不理会她的怪叫,穆惠淳使坏地笑道:“别喂了!我耳朵掏的很干净,你只需小声的,轻轻地说即可。”她略停了一下,又接口说:“有人照顾比孤家寡人好啦!”

秋红嗤嗤地笑,心想“是这样吗?”她可是不敢苟同。

穆惠淳把眼光转至江口静介说:“下回希望在T市见到你,再见面!”

“莎哟娜啦!”江口静介点头道。

望着穆惠淳的背影,秋红顿时被离愁紧紧包围着,她并不喜欢孤独,却还是要孤独。

“还有我在。”江口静介看出她的心事柔声说着。

这个声音直敲进她的心坎里,待她回神过来,却是错愕万分。望着他,她的心似乎在这一刻被他占的满满,这发现令她害怕也令她深陷其中而不可自拔。

第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