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罢步出羽田机场,就觉寒意袭人,秋红拉了拉身上的外套,向来不怕冷的她,仍觉得日本确实冷了些。

她边走出入境台边四处张望,她记得邱经理告诉她,是江口先生要来接机的,但她却找不到江口静信的身影。

眼看向她一起下机的人群已散了开去,独她落了单,正当她恼得正想骂人时,突地,一只大手扳住了她的肩,毫不思索的,她破口大骂了一句中文:“去死!”她的手迅速地打向大手的主人,但她并未得逞。

她的手被反抓住了!

秋红急急地旋了个身,想看清这个吃她豆腐的男人,谁知才转了个身,她低呼了句:“怪怪!”又是中文。

这男人未免长得太好看了点吧!虽留着及肩的长发,却不令人感到厌恶;他的脸上的表情很酷,看的出来是不大笑的;他的身高少说也有一米八五以上,因为她和惠淳的弟弟比过身高,所以一眼即可猜出他的大约身高。

不过,令她纳闷的是,这么好看的男人,需要沦为吗?那未免太浪费了吧!

江口静介嘲讽地用日文说:“你该不是不会说日文吧?”

他的眼神和笑容都充满着嘲弄的意味,这更令她大大地发火,她忍不住用了标准的日文说:“不干你的事。”

她很生气,非常生气,她决定收回先前错误的思想,大才非常适用于他,而且一点也不夸张。

“日本姑娘可温柔多了!我讨厌你们这些外国女人,完全被宠坏了!”江口静介不屑地冷哼道。

秋红不悦地嚷:“那是你们日本男人的沙猪心态,和外国男人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人家是人,而你们是猪,当然人是比猪懂的尊重女性多了!

看他闻言色变,秋红好想捧月复大笑,但为了顾及需为日本人留颜面,她暂憋住了。

“那你还来日本干嘛?”静介冷笑问。

他有点佩服童秋红,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女性敢指着他破口大骂,而她却人小胆大,令他不得不刮目相看。

但,他是绝不会告诉她这个事实的。

“日本是你的吗?谁规定了我不能来?”秋红赌气的瞪着他问。

“也许你说的跟想的背道而驰。”江口静介仍是一脸咄咄逼人的高做态度。

“那可不干你的事。”秋红瞥开眼去,她这才想到自己是在等人来接机的,怎么莫名其妙和个陌生人在机场吵了起来?真是丢尽柄颜。

她决定不再理他,拖着她的两大箱行李就往出口走。

“你是在大搬家吗?”江口静介尾随其后,取笑地问。

秋红回了个头,看见这“陌生人”一直跟着自己,便很不高兴的瞪起杏眼间:“你干嘛跟着我?有什么目的?”

她直觉的护住她身上的背包,冷眼防备地做出随时反击的动作。

江口静介憋着笑问:“你干嘛?”她的动作真的令他发噱。

秋红放下双拳,冷笑一句:“难看死了!

“什么!”他不禁木然地问。

“都活到这把岁数了,连个笑也不会,回去照镜子吧!丑的要死,难看的要命。”秋红不客气的评论了起来。

“你在乎我难看吗?”他对于她的嘲讽不以为意,反倒是露了一脸诡笑。

“哈!炳!炳!我在乎个屁,你好看、难看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干嘛在乎?又不是吃饱了撑着。”秋红爆笑如雷,管它什么国颜,现在叫她不要笑,就好比一把刀架在她脖子上,太痛苦了。

“什么是吃饱了撑着?”江口静介不解地问。

“就是闲闲的没事做啦!笨木查杆!”

“什么又是笨木杆?”他又问。

“就是……就是……”秋红一时找不到解释词,干脆大叫:“你烦不烦啦!”

“哦!笨木杆就是你烦不烦啦!”江口静介了解似的点了点头。

这下子叫她不要笑,就像是要她的命!她控制不住的大笑特笑一番,笑得眼泪直流,肚子也疼,她觉得自己像是中了笑穴,想停也停不了。

“救……救……”她已经笑得直不起腰了。

这一刻,秋红相信绝对有人因为笑而死,因为笑过头实在是非常痛苦。

“你这个女人……”

江口静介知道自己被捉弄了一番,虽生气却又不能拿她怎么办,只好扶起她,又帮着推车到停车场。

好不容易她的笑停止了!但她也跟着紧张起来了,她不安地问:“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要是有目的,你还有机会笑破肚皮吗?笨女人。”他又恢复惯常的冷漠。

“那你想带我去哪?”秋红一脸恐惧地问。

“回住处。”江口静介回答得理所当然。

“不!不!我不跟你走,你休想绑架我。”

秋红开始不停地挣扎,到最后,她整个人被江口静介反抱在胸前,这一层接触,让她吓呆了!

她根本无法言语。

“你能不能聪明点!”静介快被她气死了。

秋红瞪着他,根本不明白他的话。

“我是东新株式会社派来接你的人,知不知道?笨女人!”

秋红怔愣了!好久、好久……

※※※

如果问秋红天生和谁犯冲?那八成是他,她十分确信自己和眼前的这个男子是八字相冲、天生冤家,才会狭路相逢。

一想到他把自己塞进车座,她就不免要一肚子火。

再想到他让自己拖了两只大皮箱上七楼,她不禁要恨死他了!

为什么她就那么倒霉?谁人不来接她,偏叫他来,而电梯何时不故障,偏偏在她需要搭它时坏掉,这一切的诸事不顺,让她更加坚信此男人和她八字绝对是相克的。

想她童秋红T市多威风,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来到日本却倒霉透顶,她不禁要怀疑,神明是不是也分国藉?否则怎么她的好运全消失殆尽!真是奇怪、奇怪!

走爬了两趟秋红才把她两只大皮箱运达目的地,而当她气喘不已看到他神情自若地双手环胸仁立在门口,让她更加怒火中烧。

“如果可以,我真想宰了你。”她恶狠狠地说。

“欢迎你随时下手。”江口静介顺手把钥匙丢向她。

她不接还好,这一接,整个人重心不稳地向后跌了下去,还好江口静介眼尖的奔上前,拦腰扶住了她。

“放手!”她生气地叫。

“是你说的哦!’他贼贼地笑着。

“放手!”她胸口有把无名火。

江口静介真的顺了她意思,把手轻轻抽了回去,任秋红跌得直喊疼。

秋红瞪着眼叫:“你……”

“是你叫我放手的。”江口静介一脸无辜样。

是呀!是她叫他放手的,能说什么?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你可以走了!”她下起逐客令。

“我是会走,不过得把上司的交代说清楚。”江口静介仍是一脸看戏样。

“说吧!说吧!”她心烦地嚷。

“明白正午以前到公司报到,下午公司为你接风洗尘,后天你正式上班。”

“好了!我明白了!你走吧!”她不耐挥手道,仿佛急欲挥开他这恶魔。

“你叫我走哪去?”他好笑地问。

“当然是回去,至于回哪去是你的事。”秋红没好气地说。

“我的家就在这。”江口静介一脸得意地说。

“在这?”秋红险些吓掉了下巴。

“我住在你对面,这两间公寓都是我的。”他恨不得此刻手中有相机,能把她的表情拍下来。

“你的?”她根本不敢相信。

“没错,是我的。”

江口静介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看她发怒,看她大吃一惊的模样,甚至喜欢她那双大而亮光的黑眸。

为这个发现他大吃一惊,他想自己一定是疯了!否则怎会有奇奇怪怪的想法?他一定是疯了!被她搞疯了。

他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他推开自己的公寓门后故意转身邪笑地说声;“再见!”然后即飞速地掩上门。

“最好是不见!”她咕哝一句。

她宁可相信这一切全是梦,当梦醒全是空,否则未来的日子才真叫做噩梦呢!

※※※

秋红瞪着一双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按了她半天门铃的男子,而且还是在三更半夜。

她愈来愈相信,眼前这男子八成是来克她的,否则为何老不给她好日子过?

“你到底想干什么?”隐忍着一股想杀人的怒火,秋红咬牙切齿地问。

江口静介嘻笑着把手中的东西提的老高,又不停地摇来晃去的,此刻的他,是少了那股盛气凌人和要命的沙文心态,而她这刻也没心情斗气,于是缓了缓语气才问:“什么东西?”

“给你的宵夜。”他笑着说。

“宵夜?”秋红挑高双眉,不解地看他,心想,难不成他偷看了她的肚子,否则怎知她正饿的睡不着?而且知道她向来有吃宵夜的习惯。

原来这人还不是挺坏的。

秋红伸手接过他手中的食物笑道:“谢谢!”

“不客气。”

“那……”这下子她不好意思再赶人了。

江口静介倒颇有自知之明,他看了她那尴尬的表情一眼,笑了笑,径自转身去开他住处的大门。

看他开了老半天也没开成,秋红摇头一叹,趋步上前接走他手中的钥匙说:“我帮你。”

可是当她试到最后一把钥匙时,她不只脸垮了下来,连肩膀也都垮了下来,结果连最后一把都不是开门的钥匙,她不敢相信,又试了一回,结果还是相同。

“都打不开呀!”秋红看着他皱眉问。

“哦!那大概是掉了!”他的口气极为淡然,仿佛此事毫不经心。

秋红瞪眼惊问:“掉了?什么意思?”

“就是不见了嘛!笨女人。”

“笨女人?我好心帮你还要被你骂?搞什么?”秋红气得涨鼓了双颊,想她这是算什么?真是好心没好报。

“我想睡了!”江口静介边打酒嗝边说。

他的眼皮愈来愈重了,向来他是不贪杯中物的,但难得好友结婚,他也不好意思扫人家的兴,况且,为了接她而错过了中午的婚宴,他的朋友自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所以说来说去,错仍是眼前的她。

“你进不了屋子怎么睡?在外面打地铺?”

江口静介也不回答,只是越过她,转身步进她的住处一这可吓坏了秋红,她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扯住他,错愕地间:“你干嘛?”

“这也是我家啊!”江口静介答得理所当然。

“但暂时是我家,所以男宾止步。”她将双手张开,围住门。

“你好烦咧!里面有两间房,你紧张什么?”江口静介不耐地睨着她。

“休想!我怎知你是不是心怀不轨?让你进屋子,对我造成威胁,这种笨事我才不做。”无论如何,秋红坚持着男宾不进屋的原则。

“我告诉你……”江口静介乎随手一指,偏偏就指在秋红的胸前。

秋红是一愣,随即“啪”一声,一个耳刮子甩在他脸上,她的怒火烧至最高点。

江口静介不敢置信地死瞪着她,这辈子没人敢打他,就连和他八字犯冲的老爸也不曾见过他耳光,这女人简直是老虎嘴上拨毛。

甩人耳光时挺凶的,但论气势实在是矮人一大段,秋红惊慌的退了两、三步,很没力的警告着:“你不要靠过来喔!你别想乱来?我会空手道、柔道、跆拳道,还有……”她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大堆。

“全是胡说八道。”他冷嗤道。

“不是胡说的……”她仍想驳斥,却有些心虚。

江口静介一把将她推进屋子,并用力地甩上门,秋红怕得全身发抖,她慌乱地问:“你想干嘛?”

她决定若他想乱来,她一定以死来保护自己。

“你是不是满脑子想被占有?”江口静介邪邪笑问。

“你胡说什么?不要脸!”这对她可是很大的侮辱。

“我要睡了!”他出乎意料地进出这一句。

“什么?”秋红错愕的看他。

江口静介挑了挑眉,不屑地甩着手说:“我对你这种身材扁扁的女人没兴趣,日本女人可丰腴多了!”

“什么!”秋红更加错愕,她好歹也有34、24、34,他这简直是大大的侮辱,真该死!

“你真的很烦哪!”江口静介推开一间房的门,停下步伐转向她又说:“你不只是扁扁,而且是非常扁,笨女人。”说完便笑着进房了。

看着已然关上的门,秋红猜想着今天是不是十三号黑色星期五,否则怎么一切全不对劲了!

“全都是你,笨木杆!”她不甘心的踢着木门叫嚷。

但静静的夜,屋中只留着她不平的余音。

※※※

一进东新大楼,秋红就觉得四面八方投来一些怪异的眼神,甚至其中还有些杀人的眼光,而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实在不明白。

到了东新,她自是先到首脑面前报到,但出乎意料的是,江口静信给她的欢迎居然是西洋礼的——拥抱。

“江口先生……”秋红困难地说着。

在江口静信怀中的她,简直像尊木乃伊,还好他的热情只持续了两秒,否则她可就要破口大叫“非礼”了!

“住的可还习惯?”江口静信笑着说。

“呃……”习惯吗?如果那家伙不要半夜吵醒她,又闹了她整晚,吵着要水喝,那她相信她会习惯的。

江口静信不解地问:“怎么回事?秋红小姐?”

“我可不可以搬家?”秋红突然提出这个要求。

“怎么了?你不喜欢那个地方吗。”待客周到的江口静信,立刻关心地问。

“喜欢是喜欢,但是……”她不知该如何启口。

“那就没什么问题”

“有,问题非常大!”秋红急说:“我和屋子的主人不合,一碰上他,我所有的事都变的不对劲,你相不相信犯冲这种事?”

江口静信听的目瞪口呆,不相信她说的是自己的弟弟,据他所知,只有女人迫不及待想住进他的屋子,从没听说有人把他当成了瘟神,还避之惟恐不及?

“你确信你说的是静介?”江口静信好笑地问。

“静介!”秋红想了老半天才恍然地点头说:“原来那家伙叫做静介啊!他简直是个恶魔嘛!’”

一想到他昨晚买给她的宵夜居然是“生鱼片”,这辈子她最恨吃生的东西,而他却买了一堆生的食物给她,恨都恨死了!所以她决定搬家,远离灾区才是智者。

“是有很多女人称那家伙为恶魔啦!”江口静信笑说。

秋红猛点头说:“那就没错了!”既然有人赞同她的话,更令她相信那家伙不是好东西。

“秋红小姐,你一定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那家伙对女人有致命的吸引力。”

和她说话真的一点也不会觉得无聊,她那时而爆发性的说出一些令人发噱的话的特性,在他出差到T省时即可领教过了!

只是,他没想到她竟会说她和静介八字犯冲,这就太严重了些,让他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有很多女人都非常喜欢他哦!”他又说。

“他!那家伙!得了吧!聪明的女人都不会喜欢那头沙文猪的。”秋红这才突然想起自己是在跟首脑说话,便忙致起歉意说:“真抱歉!江口先生,我一时气昏了头,不好意思!”

“我是不会介意啦!和你讲话很开心,毫无心理负担。”他实话实说。

“江口先生是在说我没内涵吧?”

秋红自知自己是没办法成天鞠着九十度躬,或者成为句句答”是”的女子,如果真是那样,她宁可变成哑巴。

“你别误解了!我是真的喜欢跟你聊天的,真的。”江口静信急忙辩解。

“真的?”秋红睨着他半信半疑的。

“真的,因为在日本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他有些遗憾的说。

“骗人,你人这么好,我这么没大没小你也没生气过呀!”秋红仍是不信地说。

如果说日本有她的偶像,那绝对是首推“江口静信”,因为他除了各种条件皆优越外,还是个标准的好好先生。

“因为我老是没法子跟你生气,包括你把酒倒了我整身,我也只是愣住了!”江口静信调侃地说。

“江口先生,你可不可以别再提那件事了?”秋红不好意思的捧着自己发热的双颊,尴尬的要命。

“好吧!那咱们就谈正事了!”

“是!”

秋红这一答,两人全笑开了!因为她的礼行地没日本女人的柔媚,反倒像个机器女圭女圭,僵硬硬的。

※※※

“秋红小姐,这是你的办公桌。”秘书千野樱子指着办公室之中的一张桌子说着。

“千野小姐,可否请教你一点问题?”秋红憋了半天,终于还是开了口。

“请说。”

“为什么这间办公室只有这两张桌子?我为何不是在外面那间办公室内?”秋红一直感到纳闷,为何别人看她的眼神老是混着既嫉妒又羡慕的目光?她更不明白为何她受着特别的待遇?这些谜都等着她去求证以解开谜团。

“你还不清楚吗?”千野樱子以一脸你该已清楚的表情看她。

“清楚什么?”她要清楚还会问?

“你是江口经理的特别助理,调你到日本来就是要协助江口经理开发欧美市场的,你是首席设计师哟!”

千野樱子说话的语气令秋红觉得自己是仿佛正受着天大的恩泽,而该表现出感激涕零,五体投地的行为,才不失礼。

“江口先生不是总经理吗?”秋红不解地问。

“是另一个江口先生。”

“我不用向他报到吗?”

“他今天拨过电话来,说他不过来了!明天你会见到他,而且,他的办公室就是这里。”

“你的意思是我必须和他共同一间办公室?”秋红瞪眼惊问。

希望这是个玩笑话,万一这个什么江口经理是个像邱经理那样喜欢毛手毛脚的男人,那岂不是羊入虎口!

不行!不行!她一定得自力救济,她非找个机会和江口静信谈谈不可,即使丢了工作,她也势在必行。

“江口经理是个迷人的男士。”

看千野樱子满眼爱慕之光,八成是喜欢上那个什么江口经理,不过她可没兴趣搞爱情游戏。

“我可以请求见见江口经理吗?”秋红学着日本女人卑微地问。

“总经理出去谈公事了!他吩咐我告诉你,他说你看过办公室后就可以先回去休息,下午的餐宴,他会请人去接你。”

“就这样?”秋红不肯相信自己第一天上班,竟只是如此虚晃一圈。

“是的。”千野樱子鞠了个躬。

“那……”秋红知道自己也追问不到什么了,只好行了个礼说:“真是谢谢你了!”

“不客气!那我先去忙了!”千野樱子又鞠了个躬。

九十度!又是九十度!所以她不喜欢日本,真是累死人了!

秋红不由得仰天长叹。

※※※

秋红立于窗前远望着有“国际都市”之称的东京。

有时她还不敢相信自己已飞出T市,但处在摄氏只有零度的东京,她就不得不逼自已相信自己已身在他国。

门铃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缓步迈向大门并拉开它,一看来者是江口静介,她立即顶着门,不客气地说:“你可不可以别再来烦我了?你昨夜把我整的还不够吗?”

“不要以为我喜欢看见你,只不过是我正巧奉命来接你到餐宴去。”江口静信冷哼道。

“你只需告诉我地点,我自己就会过去!不敢劳烦你了!”

她现在只想尽量和他保持距离,否则倒霉事恐怕又会跟上她。

江口静介冷视着她说:“还亏我事事替你考虑周到,怕你没饭吃,还帮你买了宵夜……”

“你还敢提宵夜!提宵夜我就一肚子火。”

“怎么?你在减肥吗?哦!可能你是需要啦!”江口静分讽刺她说。

秋红的怒火又被挑起,她没好气的叫着:“减你个头啦!我的身材再标准不过了,哪里肥了?”

她嘟着红唇很可爱,让人想一亲芳泽,天!他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怎么会有这么个奇怪又荒唐的想法?更糟的是,他竟想起抱着她的感觉,全身不由得一阵兴奋。

江口静介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讶异,他懊恼的低吼了声:“见鬼了!”

秋红不明白他是怎么回事,只急着追问他,餐会的所在地。

“衣服放在你门口,十分钟后我们就出发。”

不容反驳的,江口静介说完话后就转身步进他对面的住处,随即“砰”一声,关门的巨响响起。

秋红木然了!

她根本不明白自己怎么斗胜了这一回?

※※※

十分钟一到,果然电铃又响了起来。

“你很准时嘛!”

江口静介没有回答她的话,反倒是死愣愣的瞪着她的衣服,好久、好久他才沉声问:“我交给你的和服呢?”

“我又不是日本人,不会穿那玩意。”秋红没被他的怒气震慑住,她答的轻松自在。

“礼貌你懂吧?”江口静分皱眉冷声道。

“就是因为我懂礼貌,所以才会穿着我们国家的传统旗袍,这已经非常正式了!”秋红昂起下巴的说。

江口静介冷嗤一声,又把她推回房间:“换掉。”

一想到她要穿着如此曲线玲珑的衣服去餐宴,他就没来由的一肚子火。

秋红抗议地叫:“你这人讲不讲理呀!”

“我叫你换掉!”他略带命令口吻。

“我根本不会穿这和服嘛!”秋红不得已地说出自己的困窘。

“难道你想穿着旗袍跪坐?”

秋红一时哑口无言,这一点她倒是没想到,穿旗袍跪坐似乎不雅观而且也不是十分方便。

“那你总可以找个人来帮我吧?”她不得不妥协。

江口静介指着自己笑道:“我就是现成的人。”

“休想。”秋红气得双颊泛红。

“你别无选择,换上宽袍子后出来让我帮你扎带子。”

“你……你……”秋红气得结结巴巴。

这一刻若有人问她,她最想杀了谁?那绝对、绝对是那个一路贼笑出去的“江口静介”。

换上衣服后,她试着自己绑带子,但没有一次尝试成功。

最后,她不得不借助“静介”的手,虽然她很气他笑的得意又贼兮兮的,但她不能不承认,他确实有一双巧手。

※※※

江口静介把秋红送达目的地后,他人就马上开溜了,留下一脸错愕的秋红。

“秋红小姐,静介呢?”江口静信看到来人只有秋红,他不解地询问。

“他说他还有事。”秋红轻描淡写地答。

“那家伙……”江口静信淡然一笑后,又马上接口说:“八成又和哪个小姐约会去了!算了!他不在也无所谓,进来吧!”

“好。”秋红礼貌地点了个头。

“和服是你自己穿的?”江口静信随口问。

“不是。”秋红尴尬地摇头。

“那么就一定是静介的杰作了!”江口静信轻笑了起来。

“怎么江口先生一口就肯定是他?”秋红好奇地问。

“因为这是他最拿手的呀!”江口静信仍是一阵轻笑。

“我不懂!”秋红轻摇着头。

“他曾在话剧社公演扮过花魁,所以他对这种事十分拿手。”静信为她解了惑。

一想及静介反串为女人,秋红忍不住轻笑着说:“难以想象!”

“来吧!我帮你介绍几个人。”说着,江口静信领她向一大群人走去。

“为何江口先生对我如此礼遇呢?”秋红疑惑地问。

她即使有才华,但也应该不至于要首脑出面来为她洗尘吧?礼遇的太过,就不免要教人猜疑了!

“因为是我邀你过来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在此待得愉快。”

“我听说是江口先生你坚持要调我过来的?”秋红想趁此机会一探究竟。

“不是我。”江口静信微摇着头说。

“不是你!”这倒是大出她预料之外。

“是江口经理,也就是你的直接上司。”

“为什么?”

这可教她大大不解了!在日本,她惟一见过面的恐怕只有江口静信了,而那个未曾谋面的江口经理却大力推荐她!

“他很欣赏你的才华。”江口静信笑道。

“陈世彦并不比我差。”秋红实话实说。

“那也是事实,但江口经理坚持要调派你来。”想起他那个弟弟,江口静信实在没辙。

“江口经理今天也来了吗?”秋红边向里头张望边说。

“你没见过他?”江口静信不解地问。

“他今天正巧没到公司去。”

“那静介……”

秋红接走他的话,“静介也没告诉我谁是江口经理。”

江口静信大惑初解地猛点头,虽然他很想明白静介到底在玩什么游戏,但这游戏不是他设下的,而他向来是尊重别人的“游戏规则”,所以,他也不打算解开秋红心中的谜。

“明天你一定会见到他的。”江口静信一脸若有所思地说。

“他没来?”秋红有点失望。

“他没来。”

秋红叹笑道:“看来也只好等明天再一探他庐山真面目了!”

※※※

棒天一早,秋红打开门就看见倚在外头的静介。

“什么事?”她没好气地喊,她不懂他为何穿的整整齐齐,还提着公文包?

“接你上班。”江口静介答的一副理所当然。

“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是来当我的司机的吧?”秋红皱眉地说。

江口静介摇头哼笑着答:“当然不是!”仿佛在笑她问的很白痴。

秋红不悦地说:“喂!即使我猜错了,你也不必表现出这副尊容吧!”

他愈来愈怀疑那些设计图全是出自她之手?怎么自她下飞机至今,她仍没搞清楚他是谁?

“我跟你有仇是吗?”秋红边回头边瞪着他问。

“我想八成我们八字犯冲!”这句话可是摘自她向他大哥形容自己的语句,而他大哥又偏巧提起,现在还她正好。

秋红停下步伐,和他面对面地轻笑了起来,她挑着眉说:“原来你也相信我们两个八字犯冲啊!”

想到不只她有此想法,这下她更加肯定自己跟眼前的这家伙相冲相克。

“只是猜想。”江口静介冷冷地回她一句,他可没她对这件事这么大的兴致。

“那你何不离我远一点,那我们会相安无事的。”

这下总算让他知道她的目的了!原来她一心想要摆月兑掉自己,但他可不想让她称心,和她斗嘴实在是太过瘾了。

“不。”坚决地回答,他领前走出了公寓。

秋红在他身后不停地追问着:“喂!不,是什么意思?你倒是说清楚啊!”

当他们都坐进车内后,他才丢了个答案给她,“不,是告诉你我也在东新上班。”

这个告知,让秋红一路愣到东新大厦。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