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结束了为期一个月的旅程,我们又原班人马回到台湾故居,受到热烈欢迎的是藤井一夫,在抵达机场的时候,机场外头就已经挤满了接机的人,其中最多的是女人与记者,而我和罗程瑜的老爸老妈因为暂时回美国去,所以我们两人乏人问津。

??本来以为藤井一夫会放着我们和那堆女人之中的一个自行离去,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做,反而过来要我们和他一起坐公司的车回家去,当然罗程瑜又惹得众美女眼红了。

??“藤井,你太偏心了!我们大老远从台北赶来接你,你怎么能够拒绝我们的好意而和那个黄毛丫头走掉呢?”

??“我并没有叫你们来。”

??真奇怪!那个藤井一夫明明冷得像块冰,真搞不懂女人为什么那么喜欢那种男人?唉!莫怪乎俗言都嘛说,爱情会让人盲目,就像那飞蛾扑向那烈火,总是义无反顾。

??“罗程瑜……”

??“什么?”罗程瑜的眼中只见得到藤井一夫,回答我的叫唤若有心似无意。

??“你要小心不要死于非命。”

??我不是故意把话说得那么重,而是诚心的提醒她。

??但是她却不领情的反瞪着我追间:“干么没事咒我?”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

??“什么好心?”

??“你触犯了众人,难保不会得罪了恐怖分子。”

??藤井一夫冷冷的直视着以问:“你到底想诉求些什么?”

??“爱情会让人丧失理智。”我直截了当的说。

??“那又怎样?”

??“那些恶毒的眼神似乎在说着,‘我一定要把你杀了!’,这样说应该够清楚了吧?”

??罗程瑜皱眉道:“非,拜托你不要吓我好不好!”

??早说了她很胆小,但是我也说过,我并不是有意要吓她,而只是把事情的严重性告诉她罢了,到底这个世界已经病了。我本身在国外就碰过不少例子,每回逛街的时候,因为要等罗程瑜而多转了几次头,就险些被一些黑人视为挑衅的举动,这足以证明人的浅意识里头都是冲动难以克制的,一但情绪失控的那刻,谁也不晓得谁会做出什么天大地大的事情,所以处在这都市丛林,人们也只能小心,且自求多福。

??“别听他在那里危言耸听的,你又不是我的女朋友,她们不敢随便对付你的,不用想得太严重。”藤井一夫轻描淡写的说。

??罗程瑜中毒太深了,所以还没出嫁就以他为天了,对于我的话则是充当耳边束风。

??“不会有事的。”她很乐观的笑着。

??但真的可以那么乐观吗?以可不以为然。

??※※※

??说藤井一夫的追求者是恐怖分子一点也不为过,才隔天而巳,我们家的玻璃就被人砸得支离破碎的,陷入爱情中的人,不管男人女人都好可怕,我本来还以为那只是电影电视小说会发生的说,但是真被我自己给说中了。

??罗程瑜用恐惧的眼瞪着我说:“都是你那张乌鸦嘴啦!”

??“我?为什么怪我?”

??真是有够冤枉的,罪魁祸首住在我们家隔壁,她不去怪他却来怪我?有点本末倒置了。

??至于她自己,其实也不能月兑罪,因为是她硬要卷进人家的追逐游戏里,受罪虽不能说活该,可却也不该把莫须有的罪名和在我头上。

??“怪怪你自己吧!”

??“怪我?为什么要怪我?”她一脸狐疑。

??“如果你不喜欢上藤井一夫,就不会发生今天这种事情,我说得没错吧?”

??不请自来的藤井一夫既没有假意的关心,还大剌剌的反问我,“喜欢上我有什么不好的?”他脸皮之厚恐怕是刀枪不入,这一点以是甘拜下风。

??我问:“喜欢你有什么好处?”至少目前为止,我数不出来。自从罗程瑜喜欢上他之后,除了患得患失的,还把我这个分秒都缺不得的人当成隐形人,最重要的是他并没有表示他喜欢她,所以一点都不好。“我数不出来。”

??“那是因为你太笨了!”

??天底下也只有藤井一夫这种人骂天才笨,可以不晓得自己笨在哪?“我怎么笨来着?”

??他居然说:“连我的优点都看不出来的人当然不能说是聪明。”

??“对啊!藤井大哥的优点很多的,你都没发现吗?”罗程瑜激动的附和着。

??我有点受不了这一对男女,一个像个小白痴,一个则像蜂蜜,以招蜂引蝶为职志。“我希望你们两个快点从我的生命中消失,那样以才能够过平静的生活,天涯海角,去哪里都好。”

??“我偏偏哪里都不去,就要在你面前,你能奈我何呢?”他一副死硬派。

??恶魔指的恐怕是藤井一夫这种男人,男人会被看作是恶魔,其因由必然是像他这种人的缘故。

??“罗程瑜,你最好考虑清楚,喜欢上他这种人只会给自己找罪受。”

??我的好意劝解从来不会被罗程瑜采纳过,所以现在自然也不会有奇迹出现,这我早就不抱持太大的希望,只是随口提提罢了!

??可她却很激动的说:“你是我最亲近的人,你没支持我巳经很罪过了,怎么还可以泼我冷水呢?”

??“我……”我有口难言,莫非我上辈子欠了她的,否则怎会这辈子还不完债?

??我命苦啊!

??“你闭嘴!”她打断我的话。

??然后罗程瑜硬拖着藤井一夫去吃大餐,而我呢?哀悼我悲惨的人生喽!

??※※※

??我的日子始终过得不怎么惬意,每一天依然是在罗程瑜的暴力下醒过来的,她有理由一大早起床,可我就是搞不清楚为什么她非得拖我下水?单恋的是她,又不是我,干么要我陪着她一起疯狂呢?

??而如果她的单恋有点眉目,甚至可说要开花结果,那么我还会认为以的牺牲有点代价,不看僧面看佛面,谁教她是我亲爱的老姊。

??可她的恋情依旧停格在单恋的阶段之中,藤井一夫那个魔鬼还真是捺得住性子,他故意若即若离,让罗程瑜整天痴痴迷迷的。

??自此之后,他成为我们家吃免费霸王餐的食客,只要他在家又逢吃饭时间,他就一定会到,而我必须忍受他那副嘴脸。

??我忍不住要问:“你到底喜不喜欢罗程瑜?”

??“喜欢……”选有下文的,他顿了顿又接口说着,“我也喜欢你啊!你们一家子我都很喜欢,难道你不喜欢我?”

??恶心巴拉的!我给他一个呕吐的表情,清楚的告诉他,我对他的印象到了极端的厌恶状态,就只是为了罗程瑜,我不得不下地狱,这种手足之情够伟大了吧?不管大家认不认同,我决定把自已升格为伟人,至少对她,我牺牲的程度巳经到了非常人可以忍受的程度。

??“自从你出现之后,我就食不知味。”

??他假好心的说:“真可怜!你是不是胃癌末期?否则怎会出现这种症状?要不要我替你介绍个高明的医生?我人面很广的。”

??“狗嘴吐不出象牙来!只有罗程瑜那个笨蛋才会把你当宝。”自从被罗程瑜削过之后,我就不在她面前和藤井一夫正面冲突,所以趁着她进厨房端水果的空隙,我瞪了他一眼。

??“恋姊情结的人有什么资格批评别人?”

??“我不是恋姊情结,我是怕罗程瑜被你这个大骗了!”

??“那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关你啥事?难不成你对我有意思?”藤井一夫给了我一个暧昧不清的眼神,像极了那种兔子。

??刚刚吃的东西都让我吐了出来,这一回是真的,但是不知情的罗程瑜却埋怨我的不知感恩。

??“我做的菜有那么难吃吗?你竟然全部都吐掉了……太过分了吧!”

??我……我忽然觉得上天给我一张嘴也没用,在面对她的时候,我永远都是败给她的。

??此情形乐了藤井一夫,他在我受苦受难的时候,却笑得仿佛一个胜利者。

??※※※

??明天是罗程瑜的生日,所以她自然又有机会搞些派对什么的无聊游戏,并不是她真的兴于此道,而是她想尽了一切可以和藤井一夫在一起的机会,而寿星嘛!自然又有那个资格邀请他这个恶棍当她的舞伴。

??可是这一回没想到,出乎意料之外的,藤井一夫竟然拒绝了。

??“明天以要去招待一个外国来的客户,所以不能当你的舞伴。”

??罗程瑜满脸写着失望,可她还是不大死心的说:“那你总可以抽空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吧?”

??“只怕很难,我会回来得很晚,说不定不会回家,所以你不要等我,自已玩得高兴些吧!”

??“我看你不是去招待什么客户,而是去陪你的情人,否则哪有人陪客户陪一整晚的?还不回家?有问题唷!”我的嘴就是很快,明知道会伤害到罗程瑜,却又很希望她能够面对现实,到底藤井一夫不是她可以捉模得住的男人。

??“罗非凡……”

??当罗程瑜连名带姓叫以的时候,就是她很火大的时候,她要我闭嘴,这是打小就有的习惯,虽然使用机率不高,但是我还是识趣的闭了嘴,乖乖的当一个旁观者。

??“我知道你很忙,所以不勉强你了,但是你也不要太累了唷!”

??爱情真的好伟大,我同情她的痴情,但是情字总是伤人最深,一旦先投入,就会变得患得患失,而禁得起爱情试炼的人们就能得到永恒的爱。虽然我讨厌藤井一夫,想到他若是当成了我的姊夫,就让我全身冒起无数的鸡皮疙瘩,可是我依然在私心上希望罗程瑜是情场上的胜利者,可以得到永生。

??“生日快乐!”藤井一夫的吻不是吻在她额上,而是她的唇,真是有够明目张胆的!

??“你怎么可以亲她?”我感到不悦。

??“那是我的生日礼物,我想那比起任何物品来得有价值,对不对呢?小瑜?”

??罗程瑜当然是快乐得快要飞起来了,对她而言,那是她收到最好的礼物,可对藤井一夫而言呢?那个吻可能只是一个礼貌而巳,所以很让人生气。

??“大色魔!”我骂道。

??我决定要调查藤井一夫的私生活,或许我真的有点鸡婆吧!但是天下父母心……不对,应该说是手足之情,我权充起私家侦探,全都只是为了像我女儿的姊姊,这种心情选真的很像是保护女儿的爸爸呢!可是请不要误会,基本上我生不出罗程瑜这么大的女儿。

??※※※

??翌日,以随着藤井一夫之后出了大门,跟着他到公司,而后在辫公大楼下守候他出现,跟踪他整整一天,我几乎累得喘不过气。

??这个藤井一夫简直是无敌超人,柬奔西跑的仿佛有谈不完的生意,可却没见他脸上出现任何倦意。

??跟踪不是我的拿手戏,但是敬业精神我多少还有,所以即便再累,我依然坚持着完成自己的任务。

??当藤井一夫进入一家西餐厅,终于目标出现了!一个看似东西混血的女郎朝他奔了过来,一过来就是一记热情的深吻,火辣辣得让人不敢直视。

??藤井一夫并未推开对方,他的手甚至还扶上女人的腰肢,可想见他必然是不排斥女人给他的吻。

??这实在有点废话,先前我便说过,他对女人简直是来者不拒的;女人自动投怀送抱,不取对他而言恐怕是太可惜了。

??“真该让罗程瑜看看他心上人的真面目。”我是这么想的,可是对罗程瑜有用吗?一个对爱情盲目的女人,只要是不利于对方的,她一定都会说那是偏见,所以就算她看到了也没有多大用处,况且在伦敦,她巳经见怪不怪,亲吻只是小儿科,毋需太紧张。

??可以发觉眼前似乎有些不同往常,藤井一夫难得的脸上竟然出现了笑意?而且是很温柔的笑!女人的一举一动似乎都牵动了他的神经,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一对互有爱意的情侣。

??我心中响起了一声警铃,甚至在心底大呼一句,完了!

??事态严重了,罗程瑜碰上一个大情敌了,如果说那女人会威胁到她,倒不如说,她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至少在藤井一夫眼中,罗程瑜像个女孩,而眼前的女人是个道地的女人。

??我根本还来不及思索,就发觉自己己经上前了,而且笔直的朝他们走了过去。

??等我回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潜意识的想要帮罗程瑜扳回一城。

??“我希望你不是跟踪我!”

??藤井一夫的眼中有着嘲弄,仿佛在说他早就发现我在跟踪他,而我当然不愿意承认自己那么逊喽!

??“别说笑了,你以为自己有那么伟大吗?”

??“那以可以请间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吗?”

??“这里有写我不行来吗?”

??“你是不是故意要找确?”

??“故意找确的人恐怕是你吧?”说我有点自私的心态其实并不为过,为了替罗程瑜扳回一城,以对藤井一夫的女伴说:“小心点,他可是个大,来者不拒的。”

??不料女人竟然冲着我笑,并说:“我很了解一夫,他很有分寸的,通常都是女人自已找上门的,所以那并不是他的错。”

??宾果!答对了一半,女人自己投怀送抱那部分她算是说对了,但是来者不拒还算是有分寸吗?这女人若不是第二个罗程瑜,就是她太会拿捏男人的心了。

??“非,你闹够了吧?”

??听到藤井一夫的叫唤,我险些没把中餐吃的全部呕吐出来,什么时候我和他好到他可以直喊以小名来?“非也是你叫的吗?”

??※※※

??为什么我就是会栽在他手上?好像我的话又替自已掘了一起坟墓,他那诡异的笑就是这样告诉我,而他的嘴巴当然好不到哪去!

??“对喔!我忘记你是个恋姊情结的弟弟,我该知道非这个小名是罗程瑜的专利,下回记得提醒我一下,我绝对不会在旁人面前漏你的气。”

??“鬼才信你!”

??他恐怕是见不着我难堪,日子会过不下去,所以我还不至于笨得相信他的承诺;至于眼前的女人,痴痴笑着的模样有几分罗程瑜的影子,只是基本上以认定,她是比罗程瑜还聪明的女人,至少在和男人的应对上,她绝对比罗程瑜精,道才是我担心的惟一大事。

??生日派对上,大家玩得都很尽兴,就只有寿星罗程瑜郁郁寡欢,这种情形似乎是从她遇见藤井一夫开始的,她的笑容减量了,而往常她是个爱笑开朗的女孩;她这样子害我也跟着她混身不自在了起来。

??夜渐渐的深了,她的朋友一个接一个回家去,最后只剩下罗程瑜眼巴巴不死心的望着窗外,等着我认为根本不可能会在今夜出现的人。

??“不要看了,人家不会来了。”

??“我却认为他会到。”她的态度很坚定。

??“要来早该来了,我想,我还是要说你不喜欢听的话,放弃吧!”我劝道。

??“为什么你老是要我放弃呢?你为什么又老是对他有偏见呢?爸妈都不担心,你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我对他没有偏见,而是他表现得太糟了,把你交给他,就算爸妈放心,我也不放心,别忘了我们是一起出生、一起长大的,我和你比爸妈遗要来得亲,所以不是真心爱你的男人,我都无法接受的。”

??“谈恋爱的是我,你别管行不行?”

??“那我们来打个赌吧!”

??“打赌?”

??“对,赌今夜藤井一夫会不会出现。”

??“怎么个赌法?”

??“我赌他不会来,如果以羸了,请你放弃他,另外找比较适合你的男人,别再让我担心,你做得到吗?”

??“那如果他来了呢?”

??“很简单,我从今之后站在你这条线上。”

??“好,我赌。”

??※※※

??愿赌总是要服输的,我很认分,但是藤井一夫为什么会赶回来?那才是教我总想不透的问题。

??“你不是说你可能不会回来的吗?”以问。

??“小瑜的生日,我不参加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他有点良心的说。

??“她的生日巳经过了。”

??罗程瑜心满意足的说:“没关系,只要藤井大哥回来,我就很高兴了。”

??回来?她真的是把藤井一夫当成自家人看待了,这可以喜,却也教人置之于忧。我真怕她的热情有一天烧之殆尽,而那之后她便不再发光发亮。有些人的爱情就是全部燃烧于一瞬之间,而一辈子就在那未竟的遗憾中度日,很可怕也很可悲。

??可是话又说回来,藤井一夫若真不在意罗程瑜,又为何要赶回来?这似乎又让人觉得可以有所期待。

??“你不要再把罗程瑜当笨蛋了,就算她真的是笨蛋,可也还有我这个弟弟在,我可不会任她被你的花言巧语给骗了。”

??“是啊!有你这个护花使者在,我就算是向天借了胆也不敢骗她,那你还担心什么呢?”藤井一夫很快的反将了我一军。

??他总是可以轻而易举的估上风,难道真是我太毛躁了?我不由得怀疑起来,但即便是那样,我还是不认输的反击着,“如果你真的那么有心,应该有准备礼物吧?”我猜想着至少这一回可以挫挫他的锐气了。

??可他却神情自若的取下自己手上的一枚戒措说:“我想送其他的礼物不如送我最珍爱的东西,你说对不对?”

??所以她的眼神马上变成漫画那种发亮的、发痴的、星星般的眼睛。

??“藤井大哥,你真的要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我?”她有些不敢相信。

??我才没那么好骗,“贵重?我看那八成是在路边摊买的,你太好哄了!”

??他说:“不管你们信不信,这只戒指是我爷爷向我女乃女乃求婚的时候买的,然后又经过我爸爸的手送到我妈妈的手中,所以可以说是我们家的传家之宝,我觉得这对我而言巳经是无价之宝了。”

??“那你怎么遗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我?”罗程瑜受宠若惊。

??“少呆了!传家之宝会随便送出手?想也知道是骗人的,你可不可以清醒一点,他刚刚还和女人约会,我亲眼所见,说不定他就用他那招骗女人上当的,你可不要笨得加人那些笨女人的行列。”我想点醒她。

??“非,你跟藤井大哥有仇啊?”

??“没有。”

??“那干么没事找人家的碴?”

??“我只是客观的不喜欢他的行为,没有任何偏见。”

??“真是那样才怪,我看你真的是有点酸葡萄心态,否则像你这种年纪的男孩子,都会忙着追女朋友,你却有这种闲工夫在这襄管闲事,不是挺奇怪的吗?还是你不懂得追女孩?若是的话我倒不介意教你几招。”他很鸡婆的说。

??对于藤井一夫的人生态度,我不敢荀同;对他的爱情方程式,我只觉得荒唐至极。对爱情,我光看就巳经可以免疫,我想这辈子,我不想也不愿意沾惹爱情那玩意。

??“谢了!我敬谢不敏。”

??※※※

??罗程瑜向来没有危机意识,可是这一天情况却改观了。

??清晨,藤井家的电铃就响了,那原本不关我家的事,可罗程瑜却总是比藤井一夫快一步起床,并且推开窗子朝大门外喊问:“你哪位?”

??而大门外忽地传来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回答着,“我找的是隔壁的藤井一夫,不是你们。”

??听到是女人的声音,罗程瑜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动用,就已经快速的跳下床榻,然后随意的在她史奴比睡衣之外套了件外套,然后“砰砰”的一路冲了出去,抵达大门的时间正好是藤井一夫拉开门板的时刻。

??她拉着他间:“藤井大哥,她是哪位?”

??“我的朋友。”他回答得很简洁。

??“我知道。”

??“那你还问?”面对她,藤井一夫虽谈不上温柔,却总是不见他生气过,但是对女人和对罗程瑜是有差别的,好像罗程瑜是他看着长大的妹妹。在他眼中,她本来就不怎么有魅力,现在她又自暴其短的穿着一套孩子气的睡衣,只怕她的机会又教自已给砸了一回。

??“罗程瑜,回去换衣服。”我不得不提醒她,除了是为她好,还顾及到我们家的面子问题。

??“你没见到我很忙吗?”

??“忙?”忙啥来着?我实在看不出来,但是罗程瑜总是有她的一番说词。

??这会儿她又慌着,“我要帮藤井大哥招待客人。”

??“人家自已会招待,不用你鸡婆,况且人家未必会“甲意”你的招待方式。”

??“什么意思?”

??罗程瑜是纯白无瑕的,这一点绝对毋需怀疑,虽然她可以面不改色的批评三级片拍得不够唯美滚漫,又可以骂缺乏剧情,但是一个外表成熟的人未必代表她的内心也是成熟的,基本上她的内在还停留在中古年代;可是不是她的身体被男人看到非君不嫁,而是男人的身体被她看见就要非她不能娶,当然这只是她的歪理,不予采纳。

??“不要笨得让我敲你的头,要不你自己去问他去。”我决定把问题丢给制造问题的藤井一夫。

??“我可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没能知道你的意思,更无意当你的传声筒,有什么话你直截了当的说。”他又把问题丢给我。

??“爽快,那么请回答,她是不是你的女朋友?”我毫不客气的说。

??“我没必要回答。”

??此时,女人插话了,“一夫,为什么你不告诉他们呢?”

??“告诉我们什么呢?”我问。

??“我和一夫就要订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