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天在一阵闹钟声响中揭开序幕。

??我醒了,但是很不甘心好梦被活活的打醒,所以双眼依然紧闭。不过耳朵是不得清境的,因为罗程瑜正以打游击似的迅速速度跳下床铺,免不了的又是一阵巨响,可见我的歹命。

??不是我喜欢和她挤在一间房间里,实在是小姐她胆小得要命,屋子太大、人太少,旁边没人她会睡不着。

??不过那是情有可原的,因为她小时候差点被小偷偷走,从此之后我就得过着毫无隐私权的日子。

??宁静的几秒一过,又传来一阵铿铿锵锵,通常她会四处张望的寻找她的发夹,不过她向来健忘,东西总是丢东忘西,所以她很快就会放弃自我虐待,而自然的,我的大难来到。

??每回三秒不到,她就来推我,并以自认为温柔的音调间:“非,我的发夹在哪里?”

??没错,我也姓罗,就叫罗非凡,很不幸的正是罗程瑜的双胞胎弟弟,而小姐她的格言就是能者多劳,不记得的问我罗非凡准没错,她说谁教我是一个天才。

??哈,真好笑!天才是我的错吗?天才的下场是沦为小姐她的私人管家公,这种歪理也只有她拼得出来。

??通常我会很不耐烦的转过身,但还是不愿意把眼睛睁开,所以她又不死心的来推我,这一回不是温柔的叫唤,已经不惜使用暴力了。

??我也很拗,就是不要把眼睛睁开,甚至开始很火大,所以大骂,“要死了!你每天非得和我过不去不可吗?”

??每天我就是那样在罗程瑜的暴力下醒来的。

??说起我的挛生姊姊,我就想唱三声无奈,甚至有时会怀疑我们真的是姊弟吗?因为天才家庭通常是具有优生学的,我们家老爹是个名学者,我们老妈则是个体坛名将,我则是在二十岁拿到法学博士,偏偏她——罗程瑜,连考了三年才吊车尾上榜。在美国要上大学是相当简单的,但对她而言却狠困难,倒也不是说她真的笨得无可救药,但是她就是不行,所以回到台湾的她也只能随便插入一所没多少人要读的大学,以及冷得几乎要拒收新生的科系。

??倒不是我爱笑话她,实在是她很夸张,每天早起无大志,竟只是为了看一个连名字都不晓得的男人几眼,让人无法理解她脑袋瓜子里装了些什么东西?

??“你还是趁早死了心,别相信什么“女追男隔层纱”,在美国倒追或许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在台湾这句话真的行不通的。”再就以男人这面来看,我觉的罗程瑜的单恋不会有结果,所以每天早上都要例行的泼她一盆冷水,基本上是为了她好。

??“你管我,我只是问你我的发夹放哪去了?”

??我不答反间:“是不是连你出嫁我也要跟着陪嫁?”

??罗程瑜总是一脸鸟样的望着我问:“什么意思?”

??她的脑子只装得下她的罗曼史,所以我原谅她,但是那还是不行的,沉沦得愈深,她受到的伤害就会愈大,所以我只好扮扮黑脸!

??“你什么东西都要问我,万一我不在你身边,你怎么过日子?”这也正是我担心的问题,初见到她的人容易被她的外表迷住,但是她的迷糊个性很难叫人放心,所以我总是会想,她会不会被人休了?

??结果她正经八百的回答我,“说得也是,我曾向妈提过你说的意见,我嫁人时你就跟着陪嫁。”

??瞧她说得什么话呀!我又不是为了当她免费的管家公而出生……虽然到目前为止像是那样,但是她也不该这么理所当然吧?

??所以我突然认为她找个男人是对的,“祝福你早日成功。”

??“怎么突然这么好心?”她奇怪的问。

??有时罗程瑜不太笨,至少在算计我的时候,她就满聪明的,还有在别人算计她的时候她也会突然变得很聪明,好像就是聪明一时胡涂一世那样。

??“我们血脉里流的是相同的血,我当然是要站在你这边喽!”只要不是我,谁下地狱都无所谓,当然这不算真正的地狱。

??其实罗程瑜满漂亮的,她有张BabyFace,她的身材也满标准的,至于三围……我又没偷看的变态性格,所以知道的有限,不过她的腿倒是满长的,为什么知道?很简单,因为每到夏天她总是喜欢穿着迷你短裤在家里乱晃,我想不看都很困难。

??她无不良嗜好,只除了冒冒失失的个性,脑袋瓜常常胡涂,还有点笨笨……缺点不算太多,但是就不知我以外的男人受不受得了她?

??“我想我该替你多祷告的。”

??我的话换来罗程瑜的抗议,她有暴力倾向,不过似乎只针对我,好像我天生欠她一般,“真不知前辈子欠你多少?”

??“大概你得用一辈子偿还!”

??这个女人根本把我吃定了!不早点踢她出门我才是笨蛋。

??“你再不出门会看不到你的心上人唷!”总是要有人接替一下才算公平,所以我把问题丢给另一个欠了她的男人。

??我们家出去还要走很远才能抵达大马路,马路两旁有许许多多的露天咖啡座,他们通常会兼卖些点心,罗程瑜习惯边吃早点边等公车,这地方也是她第一回见到她心上人的地方,所以吃早餐连带看看心上人,往往可以让她忘了自己在此的真正目的。

??“老板,给我一份同样的早餐。”他是老主顾,所以每天都亲同样的话,罗程瑜也跟着又点了一份,而事实上她之前巳经吃了一份了,女人的早餐吃上两份而不肥胖算是奇迹了,而她就是其中的一个。

??男人长得很称头,有一头黑得发亮的头发,但是他不是纯种的中国人,基本上他比较像义大利人,因为他的轮廓很阳刚,只是他不大笑,吃东西的时候非常专注,好像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成了一个眼中的甜点。但真是那样吗?只有他本人知道。

??之后早点上桌了,吃到一半,早餐店的年轻老板忽然上前说着,“小姐,对不起,”再之后,替她把三明治还原。

??原来小姐她看呆了!所以没注意到三明治的蛋就在土司的外头,甚至一直想不透为什么蛋不夹在土司里头?

??“难怪吃起来不方便。”

??结果罗程瑜看到男人笑了,虽然我认为对方偷笑的可能性比较高,不过她根本不在意,忘了该尴尬,她依然故我,在人家根本不知道她是什么人物,甚至连正视她一眼都不曾的情况下,她却可以看得浑然忘我。

??这一点让我有点佩服,却也有点心疼,有几回我和罗程瑜一起出门,也碰上了那个男人,本来想鸡婆的上前告诉他罗程瑜的暗恋日志,但都为她所阻止。

??她甚至还恐吓我,“你如果敢多事,我会拿刀砍了你!”

??她说许多事情说出来就不美了!她宁可在一旁等着对方来注意她的存在,也不要清楚明白自已是在自作多情,只要不开口,美梦就会持久,她似乎真的忘记一句俗语,美梦向来最易醒。

??早餐之后男人帅气的坐上他的保时捷乘风而去,而她只得巴望着车影望穿秋水。

??就在这时公车姗姗来迟,失神的她一看到公车醒了一大半,飞也似的跳上公车,可是却忘了一件重要的大事,她忘了付早餐的钱。

??这笑话是在我接获她要我去付钱的电话时得知的,够我笑上大半天了。

??“我今天见到你的黑马王子。”我发现当我这么说的时候,罗程瑜的眼珠子就快要凸出来了!她巴巴的望着我的表情好像我就是他的活救星,当场吓得我跌地不起。“你少夸张了好不好,”

??罗程瑜毫不以为意,也不管她的五爪是不是会伤到我的一层皮,张牙舞爪的向我追间:“你在哪碰上他?他做了什么事情?他是一个人还是和其他人?有没有女人和他一起?”

??她一连串的问题把我问得舌头都几乎要打上好几个结,“我要从哪里先回答你呢?”我是真的不知要怎么回答起,因为我没有听得很明白,在这方面她比我天才,她行我不行。

??“快说呀!”

??“你问了什么?”

??“你不是天才?不是过目不忘?”

??“我承认在这方面我输你。”

??“我才不要当天才,我只要知道那个人的事情。”

??罗程瑜真的中毒颇深,让我又想泼她一头冷水,可是有时又会不忍心,少女情怀总是诗嘛,说实话有时是太残忍了一些,所以我说不出口。

??“到底怎么样?”

??“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我非常的为难,怕说实话会伤害到她,偏偏我又不习惯说谎。

??但是罗程瑜是有暴力倾向的,她一把揪住我的衣领逼问:“说是不说?”

??“好啦!先放手就告诉你。”

??但是她也只是略微松了手劲,“我不相信你,先说了才放。”

??看她笑得很贼,我又后悔自己太过好心,“听了别哭了哦!”

??“啰唆!”

??“我今天看到他带一个漂亮的女人吃饭,两人还很亲热呢!”

??“胡说!”

??罗程瑜的脸色白了一阵,看得出来是勉强压抑住震骛的,害我又替她担心起来,“你不要太伤心,你们本来就不曾有过交集……”

??“真的是那样?”

??以为她问的是交集那一句,我拚命的点头回答她,“对!”

??结果小姐她却间:“那女人真的很漂亮?”

??“啊?”傻的人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才好,“你不是吓傻了巴?”

??“为什么要吓傻?有竞争才表示他条件好不是吗?”

??“万一对方是他老婆怎么辫?”

??“我喜欢他又不代表要破坏他现有的一切,我祝福他幸福不可以吗?”

??“你确定你真的喜欢他?”我再度吓了一跳,因为我以为她会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说,但是我看到的不是那样!

??“非常喜欢。”

??我不懂女人,是从知道罗程瑜很喜欢一个男人开始,她不为爱流泪,因为她说爱一个人是看到对方幸福,而她的见解只能让我联想到——伟人。

??※※※

??我从来不知道罗程瑜会大胆到和陌生的男人搭讪!真的很夸张,连人家姓啥叫啥都不知道,竟然可以厚着脸皮上前搭讪,而那通常是男人做的事情,这时侯让我想挖地道土遁,最好是当作根本不认识她这号人物。

??“嗨!你好,我叫罗程瑜,听说你太太很漂亮。”

??这人是我姊姊?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我实在很怀疑,而在听到她说的话时,我只想到要挖地洞把自己埋了,眼不见为净!

??“喂!拜托,我们走了吧!”我扯着她,想把她拉走,但是她入定似的动也不动,爱情的力量之大,我算是见识到了!

??改变不了事实,我索性当个旁观,同时观察男人的表情,而我发现男人脸上出现了“疑惑”两个字。

??“谁说我结过婚的?”他面无表情的问。

??罗程瑜脸上出现笑意,她的表情就恍若幸福得要飞上天一般,不是夸张,我相信此时她的心境就是如置身于天堂。

??她笑说:“那大概是那个人想错了,那应该是你的女朋友才对。”

??“那又怎样?你打扰到我了!”男人脸上出现了不耐烦。

??我见状再度扯扯她,不想她把里子都一并丢光,“你该上课了啦!”

??罗程瑜依然不死心,巴巴的望着他,再度开口说着,“可不可以请教你贵姓大名?”

??男人吃起他的早餐,没有任何回答,虽然他很没礼貌,但是却是罗程瑜错在先,所以不能怪他。

??“罗程瑜,如果你继续这么花痴,我铁定要叫爸爸把你丢回美国去!”

??我的威胁见效了吗?一点也不,罗程瑜竟然很鸡婆的提醒男人他的蛋在土司之外,男人脸上出现了尴尬,似乎不怎么相信那种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

??但是我知道碰上罗程瑜的人都很难正常起来,我是倒楣的当了她的弟弟,而他自然是倒楣被她看上又喜欢上。

??只有罗程瑜痴呼呼的傻笑,“不用感谢我,原则上是老关太懒,蛋本来就应该夹在土司里头的。”

??我的天哪!我开始相信她愈来愈没有希望!

??※※※

??有一天隔壁搬来新的邻居,因为社会愈来愈混乱,所以连带的台北兴起敦亲睦邻,当社区义工的老妈分派我们两姊弟过去帮忙。

??“你按铃!”她说。

??“我以为你胆子变大了。”

??某些时候罗程瑜很胆小,例如客人进门时她一定躲得不见人影,所以我一直无法理解她向男人搭讪的勇气从哪儿来的?惟一能想到的解释就是——冲动这两个字。

??“少啰唆,快按铃!”她抡拳相向,恼羞成怒的瞪着我。

??“好吝啬!如果你对我也像对你心上人那么温柔就好了。”

??我的话才说完,正对面的门刷的拉开,出现的脸孔让我们两人同时愣住,那正是罗程瑜朝思暮想的男人。

??下意识的我瞥眼看罗程瑜的表情,她吃惊的程度不在话下,连话都说不出来,倒是男人开口了!

??他说:“你们两个小表想干么?”

??我是小表?个头虽不比他高,但是也是个二十有三的男人,潜意识里我相信这个邻居性格不大好,所以想敦亲睦邻的兴致减了一大半,但是母命难违,我还是照实说出我们的来意,“我们是社区派来帮你整理房子的义工。”

??“整理的事不劳费心,我们请了管家!”他口气虽不是太坏,却让人觉得拒人于千里之外。

??人家都拒绝了,我想我们也该自动消失的,但是我听到罗程瑜说:“为了欢迎你搬到‘梦园’来,我们在周末办了一个欢迎晚会,请务必参加。”

??“罗程瑜你……”

??“有什么话等一下回家说!”罗程瑜踩了我一脚,挤眉弄眼的要我闭上嘴巴,我只好乖乖的闭上嘴巴,任由她去瞎撮。

??“今后我们就是邻居了,可不可以请间贵姓大名呢?”她又问了曾经碰灰的问题。

??结果男人还是没有给任何答案,我有点看不下去,所以转身准备离去,却被她扯住,她白痴的问:“你上哪去?”

??“当然是回家!”基本上我和她不同类,我宁可回家睡大头觉也不要当个惹人嫌弃的不速之客。

??“我们是来帮新邻居的你忘了吗?”

??“人家藤井先生巳经说不需要了!”

??好像发现新大陆,罗程瑜整个眼珠子都澄亮了起来,而后她抓住我的手追问:“你怎么知道他姓藤井!”

??我无可奈何的扳正她的脸,单手敲敲门旁的木板子,上头清楚的写著“藤井寓”,“明白我为什么知道了吧?”

??天才和白痴只有一线之隔,我相信说的就是我和她。但是很难得的我看到男人牵动了唇角,于是我忍不住要猜想,也许罗程瑜的爱情有那么一点点希望……但想终究只是想罢了。

??※※※

??为了圆罗程瑜胡扯来的谎,我只能舍命陪君子的替她设计一份周末欢迎会的宣传单,然后挨家挨户的上门去宣导敦亲睦邻。

??而大小姐她每天坐在人家藤井先生家的门外,巴巴的守候着心上人回家与出门,然后很白痴的一个人说着对白,“早安”与“晚安”。

??男人通常只是瞥了她一眼,然后返身走向一旁的车库,而通常罗程瑜也不会死心,人家在前,她尾跟其后,嘴巴比平常甜上好几倍,她对我就不是那个样,道种温柔称得上是有目的的吧?但是还是情有可原,因为恋爱中的人都是这么一个样子,患得患失的就像个精神分裂的人一般。

??“藤井先生在哪里高就呢?”不挖到一点宝她是不会死心的,每天只要藤井先生说上一句话,她就可以高兴一整天,没办法,她就是太闲了嘛!

??结果?当然没有结果,人家藤井先生还是大气不吭一声,不费吹灰之力的拉开

??保时捷车门,然后曲身坐进车子里,紧接着启动了引擎。

??“明天就是周末,你还记得我们社区的住户要替你举辫一场欢迎会吧?”

??狠奇怪,以往这个时侯藤井先生都会不加以理会的任车子飞驰而去,但是这一回他停了下来,甚至把视线转向她的脸上。

??“你叫什么名字?”

??这只是一句很平常的间话,但是好笑的是罗程瑜整个魂魄恍若被他的声音吸了过去,该说话的时侯她又开不了口,只是一副圣恩降临其身的表情。

??在这个时候,我就会认为,她该是没希望了的,我甚至已经开始准备为她的单恋哀悼,哪知道那位藤井先生却问:“你姓罗?”

??这一回,罗程瑜总算是回了神,但是她的思绪还是停顿在之前那一句话上头,至于她回答的态度就仿佛是那些参加机智间答的团体,惟恐被人抢了先机。

??“我叫罗程瑜,TS女子大学历史学系二年级,在家排行老大,有个双胞胎的弟弟,就是前几天和我一起来的那一个,他是个法学博士,现在在一家大公司当法律顾问……”

??这也太离谱了!人家也只问了一句而已,她却是说了一大串,不被讨厌大概很难,男人通常不怎么喜欢多嘴的女人,所以她的下场让我担心。

??哪知道这大小姐竟然还知道要脸红,在一大串话之后,她脸红得像那种喜欢照镜子的动物的,好可爱哩!

??然后她歉然的对藤井先生谎:“对不起!我好像太饶舌了。”

??“还好。”

??真不得了!他竟然回以一笑,罗程瑜当时的表情是那种……此刻要她上天堂她也愿意的表情。

??我真是服了她,也忍不住的想着,也许会出现奇迹?但是谁知道呢!她还是傻不隆咚的傻笑,而那之后藤井先生也没有再说什么,所以要说奇迹又似乎言之过早。

??※※※

??翌日就是周末,也就是罗程瑜为藤井先生筹备的欢迎会,夸张的她怕人来得太少,特地请她的几个好友助阵,而且一来就是一大串,就像端午节家家户户包的一大串粽子,煞是好笑。

??替罗程瑜写写日记是我的主要兴趣,因为太有趣了,而她本身根本没那么勤劳,所以我主勤替她担任起书记的工作,为了就是要让她将来年老的时候不至于太无聊。

??原本我想我可以就这样旁观的,但是罗程瑜根本就像是出生来和我作对的,而且以欺压我为职志,哪容得我太闲,她带来的朋友绝对不是她自己招待的,而理所当然的,工作又落到我的头上来,我想叫苦也没人要听,至于她那票朋友几乎和她没两样,一听到我是法学博士就抓着我替他们写报告,怪是可怕的。

??“对不起,今天我不是主角,等我当主角的时候你们再来找我吧!”

??要我乖乖的当然不可能喽!何况我只是主事叙述,主人翁的故事比较重要,我的情事占太多篇幅对主人翁会不好意思耶!

??但是时闲就那么溜走了,欢迎会都进行到一大半了,主角藤井先生竟然还没有出现,大牌也不是这种大牌法吧?当场就有人这样批判,但是知情的我有点难为唷,因为从头到尾都是罗程瑜自己在一头热,藤井先生压根没有答应要出席,所以也不能怪人家不守时,该怪的是多事的罗程瑜,但是看到她那一脸望穿秋水的模样,又着实让人不忍心怪罪于她。

??“他应该会来的。”

??我很了解她的心情,但是却又无能为力,因为情字这条路本来就不好走,更何况是她单恋人家,能不能成就一桩姻缘遗得看她的造化。

??就在大家都意兴阑珊的准备离去的时候,藤井先生居然出现了。

??“真不好意思,我好像来得太迟了是不是?”

??“岂只是迟,欢迎会都要结束了,我们可是好意,但是藤井先生好像不怎么领情!”有人开始抱怨了起来。

??就在众人忙着责怪藤井先生的时候,罗程瑜挺身而出的解释着,“是我的错,其实藤井先生并没有答应一定会到,而我却没有告诉大家,对不起!”

??“你这女孩子怎么做事情那么硝涂呢?”老妈一边责怪她,一边陪着她向众人致歉。

??而所有人看在罗程瑜的勇于承认错误,以及爸妈的声望下原谅了她以及迟到的藤井先生。

??其间我发现藤井先生用着玩味的眼神看着她,于是我忍不住猜想,他终于也对她感兴趣了吧?但那依旧只是我的猜涮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