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茵茵,振作精神啦!再三天你就可以见到你的心上人了。’傅雪儿拿着被她剪断的花,恋爱中的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你再继续失神下去,我们的花店就得提早关门了。’

‘对……对不起。’谭茵回过神,红了脸。

‘哇塞!百年难得一见,我们谭小姐竟然脸红了。’傅雪儿不经意的一瞥,像发现新大陆般叫了起来。

‘雪儿!’谭茵发出警告。

‘好,好!’傅雪儿继续修着花,‘对了!你爸妈对卓航的印象如何?’

‘我老爸还不知道他。’谭茵心里亦十分着急。

‘还不知道?’傅雪儿停住手上的工作,‘你都已经快进礼堂了,他还不知道女儿的对象是何方神圣?’

‘你太夸张了吧!’谭茵不以为然的反驳。‘不和你瞎扯了,我上去煮晚饭。’

为了掩饰内心的纷乱,谭茵找借口上楼。背后傅雪儿担心的望着她,她衷心希望好友能够有个美好的归宿,更希望她的恋爱能平平顺顺,虽然她交了个不平凡的人。可是这显然不太可能,因为他们之间的阻碍太多了。

才刚走进门就听到电话钤响,谭茵匆匆的月兑了鞋,心急的接起电话。

‘我是……金小姐?我当然记得你,找我有何贵事?’谭茵盘腿而坐,早知道是金蓓妮她就不接了。

‘上次我警告过你,卓航早晚会回到我身边的。’金蓓妮坐在卓航的床上,早上她接到了一叠很有趣的照片。金蓓妮冷冷的笑了,好戏要开锣了!

‘到底有什么事请明说,不要废话一堆!’谭茵不想和她客气,她可不是被吓大的,而且这种女人找她准没什么好事!

‘航哥来日本你知道吗?’

来日本?她是什么意思?

‘航哥是陪我来的,你恐怕不知道这件事吧!’

痛苦的情绪几乎穿透她的心。不可能,卓航不可能对她这么残忍:‘很抱歉,你说的话我一个字也不信。’

‘不信?好!你仔细听||’金蓓妮把话筒朝向浴室,‘航哥,快点啦!我等不及了……’她恶意的话一阵阵传来,谭茵整颗心停止了跳动,不会吧!

没有动静。金蓓妮撒娇的又喊了一次,终于听到响应了。

是卓航的声音!谭茵不相恬卓航真的背叛她,断然挂上电话,她不想再听到任何丑陋的声音。

卓航竟然带金蓓妮去日本玩,难道他一直在骗她?抱紧头,谭茵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划了一刀。‘不!’她失声的喊了出来,眼底盈满心痛的泪水,被欺骗的痛楚几乎淹没了她,是自己太愚蠢了,她不该没认清他的真面目。

‘茵茵!’傅雪儿惊呼,来不及关门,立刻把花随地一丢,赶紧走到她身旁,‘怎么了?’

谭茵忍不住伤悲,把脸埋在她身上,‘我被骗了!雪儿,卓航为什么要骗我?’她伤痛欲绝。

‘卓航骗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雪儿被她哭泣的模样搅得不知所措。

谭茵把事情断断续续的告诉雪儿。

‘会不会是金蓓妮在搞鬼?’

她抬起泪痕交错的脸庞,‘是卓航的声音,而且金蓓妮是在他房间打的电话!’

‘你怎么知道?’

‘淋水声||卓航在洗澡。’谭茵气愤的让这件事实再次划伤她的心。

雪儿被她的话堵得哑口无言。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房间里还会有什么事?不过如果那个女人是金蓓妮的话,其中的确可能有鬼!

‘你不应该因为这样就定了卓蚢的罪,如果你因此而定了他的罪的话,表示你对卓航的信心也不够,既然你无法信任他,不如早点分手。’傅雪儿激励她。

雪儿的话犹如当头棒喝,狠狠的敲酲了谭茵。

‘好了!不要想太多,等卓航回来再问他就是了。’

‘雪儿……’谭茵愣愣的注视着跟前的雪儿,没想到一向调皮捣蛋的人,遇事竟会比她还冷静?她开了个大笑话。

看穿了她的羞愧,傅雪儿替她打气,‘嘿!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没什么好觉得丢脸的。’她拉起她,‘走吧,我请你吃饭如何?’

‘雪儿,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谭茵的感激之情全都包含在里面。

‘吃饭去了,别尽说些肉庥兮兮的话。’

※※※

谭茵满心愁苦的等在电话旁。

小四告诉她卓航回来快一个澧拜了,为什么他都没有打过电话给她?

这几天她的心好乱,常想到他和金蓓妮的种种,为此雪儿常斥责她。看来她对卓航似乎比她更有信心呢!

不管了,她决定去找他把话谈开,她不想就此莫名地失去他。

谭茵胡乱的抓了件外套,下楼縳到花坊,先知会雪儿一声,‘雪儿,我去找卓航。’她实在很对不起雪儿,这间店就靠她一个人在忙。

‘终于行动了。快去吧!整天闷在家裹,我看得都心疼了。’雪儿了解的给她一记精神上的催化剂。

站在卓航的屋前,谭茵犹豫不定,她怕卓航给她的答案,也怕会看到不该有的人……正在徘徊时,小四开门走了出来。

‘是你!正好,自己进去吧!’小四鄙夷的讲完话就离开了。

谭茵被他不屑的态度弄得莫名其妙,她很想叫住他问清楚。

算了,他不是说卓航找她吗?他会告诉她的。

推开门,谭茵果决的走进去,看到卓航站在窗前,背对着她,房里只留了盏小灯,照得他的背影格外显得寒瑟。

‘卓航||’谭茵可以感觉得到他因她的叫声而全身一紧。

‘你来了!’卓航转过身,他的话声中充满了无情的讽刺,谭茵发现他又变回以前的冷酷了……不!甚至更冷酷了。

他走到谭茵的身边。她看到卓航布满阴霾的脸,表情冷模生疏。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他去一趟日本回来就全变了?难道真的和金蓓妮有关?

谭茵告诉自己要冷静,‘我不喜欢这样的你!’

‘你当然不喜欢我。’听到谭茵的话,卓航竟然笑了,而且笑得毫无笑意,谭茵感到心里发麻。

卓航攫住她的手,贴近她的脸,‘你喜欢的人是谁,自己心里明白。’

谭茵用力想挣开他的箝制,却挣月兑不开,‘你在胡扯些什么?’

卓航仰头狂声大笑后,眼神冰冷的盯着她,他的眼神让谭茵觉得自己好脏。‘你这个人尽可夫的贱女人,我倒要看你怎么解释这个!’卓航把桌上的信封丢给她。

谭茵抽出里面的东西,倒抽口气。

是她和林永寒进她房间时的照片,照得很暧昧……?他为什么会有这些照片?是那个下三滥拍的!难道他是卓航的人?难道卓航不信任她,派人跟踪她?

‘卓航,你听我说……’

‘够了!’卓航打断她,语气比冰还冷,谭茵从来没有听过他用这种语气和她讲话,他总是轻柔的呵护她,她不能忍受卓航的冷淡。‘和你妈妈去高雄?说得很好听嘛!’

看到这些照片时,卓航痛苦得如万箭穿心,他心爱的女人竟然背叛他?他爱她,他爱谭茵,这辈子他从没对哪个女人动过情,却没想到会栽在她手中,谭茵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这几天他睡不好觉,脾气比以前暴躁,他的手下全都避他远远的,深怕自己成了出气筒,这些全都拜她所赐。

他想要她死,他想要谭茵死,以惩罚她的不忠。卓航握紧手,深怕自己失手伤了她。

‘卓航,我真的是和妈妈一起去高雄,我妈妈是服装设计师,你记得吧!’谭茵心急的想解释一切,‘我是骗你说要和妈妈去玩,其实我是去当妈妈的模特儿,林永寒会在那里的原因是||’

‘是因为他是你的情夫,你的爱人。’卓航讽刺得冰冷刺骨。

‘不是!不是,卓航,求你听我说……’谭茵急得想拉住他的手解释。他会吃醋是理所当然的,谭茵不得不安慰自己,她不也是来兴师问罪的?

甩开她的手,卓航坐在沙发上恶毒的笑了,‘不用解释,我本来就只是和你玩玩而已,你这种青涩的小女生不对我的胃口。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迷恋上你了吧!’

‘金蓓妮才对你的胃口,是吗?’谭茵尖锐的问他,这几天她为了他的事黯然神伤了好久,她不应该得到这种待遇。

‘你说呢?’卓航吊儿郎当的说:‘你如果要免费奉送,我还会考虑考虑,因为我玩腻你了,隔一阵子吧!棒一阵子等我的胃口养好了,再找你好了。’卓航此时此刻只想狠狠的伤她,像她带给他的伤害一样。

谭茵觉得自己真下贱,站在这里听他污辱她,她很想甩头一走了之,可是她不甘心他们就这样分开,而且她爱他呀!她都可以信任他了,为什么他却不愿听她说几句话?

‘卓航,你听我解释,我……’谭茵不顾自尊的坐在他身边,只期盼他能听她说完。

‘够了,我说够了!’卓航额上的青筋暴起,他粗暴的扳过她的肩,饥渴的吻她,双手解开她衣服上的扣子,‘你这么想念我,我就成全你。’

谭茵用力挥开他的手,狼狈的站起来,眼泪控制不住的滑下面颊。自从认识他之后,她就不晓得掉过多少眼泪,她觉得够了,她受够了。

卓航看到她流泪时,闪了下眼柙,他的心一阵抽痛。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相信我!’

‘相信?’卓航狂妄的大笑,‘女人,没一个可以相信的。’

‘卓航||’

‘闭嘴!你没有资格叫我。’他扭曲的笑脸十分骇人,‘应该说是我配不上谭大小姐。’

泄恨似的抹掉泪水,谭茵正想再说些什么时,金蓓妮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走了进来,地故意坐到卓航的膝上,双手搂箸他,而卓航似乎很享受,他任由金蓓妮在他身上蠢动。

谭茵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似的呆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卿卿我我。

‘航哥,我拿衣服来给你,上次你放在房间里忘了带走。’金蓓妮不忘强调他们之间的关系。看看谭茵,她爱娇的贴在卓航身上,‘她来做什么?’

她的心碎了,卓航一定很恨她,他情愿借金蓓妮来伤害她,可见他一定真的恨她。也好,她尽力了。

‘我走错房子了,金大小姐。’谭茵再深深的注视卓航一眼,她会珍惜他们以前有过的快乐。

转身离开后,痛苦开始蔓延,她的心碎成了好几万片,为什么她还会心痛?

谭茵的道别让他难以忍受,他想大声叫她留下来,想好好爱她,但是他只是冷眼的和金蓓妮调情。

谭茵维持着最后的尊严走出去,她渴望能听到卓航叫她留下,可是没有,她没有听到,只听到金蓓妮的冷讽。‘外面下大雨,走路小心啊!’

谭茵开始盲目的跑步,她像个疯子,任由泪水放肆的滴落,忍不住心里的疼痛,她大叫:‘卓航!我恨你!’

谭茵走后,卓航大力推开金蓓妮,‘滚!’他大吼,青筋暴起。

‘航哥||’金蓓妮娇滴滴的身体被卓航推得好痛,她不依。

‘我叫你滚!’卓航冲到酒吧拿起酒瓶就砸,金蓓妮被他吓得魂不附体,飞也似的拔腿离开。

卓航拿起酒大口大口的灌,他要灌醉自己,忘记这椎心的痛楚……

※※※

暗雪儿一开门就看到全身湿透了的好友,她脸色惨白、眼神散乱。‘雪儿,我好累、好累。’谭茵喃喃的说完后,就整个人瘫在她身上。

‘茵茵!’雪儿惊惶失措的直喊她。

好热,她的身体好热,谭茵全身散发出来的热度足以融化一个人。傅雪儿探了探她的额头,谭茵正在发高烧。她首先手忙脚乱的月兑掉她的衣服,让她泡热水澡,然后打电话叫钟伟祥。

钟伟祥立刻十万火急的赶来。

‘她在哪里?’他一进门就急着找谭茵。

‘床上。’傅雪儿担心的比比床的方向,看到谭茵这副模样,她的眼眶哭得红朣。卓航到底对地做了什么?

钟伟佯帮谭茵打了一剂退烧针,然后松了口气坐在床沿看着脸色苍白的她。‘还好我来了,不然恐怕就转成肺炎了。’

他英俊的脸上浮现出难得一见的正经。‘也幸好小茵的底子好,否则后果就不堪设想了。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注意到她眼角贱余的泪水。

‘茵茵想让你知道的话,自然会告诉你。’博雪儿把问题丢给谭茵去解决。

钟伟祥的眼中写满了欣赏,‘你不愧是小茵最好的朋友。’

‘过奖!’

‘好!既然没事,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她。’钟伟祥走到门口突然回头,‘对了,我想你最好通知一下谭爸和谭妈,先走了,拜拜!’他来匆匆,去也匆匆。

稍后,傅雪儿打电话给程亚云。

※※※

‘谭妈,谭爸!’博雪儿看到谭武突然出现,心里一惊,没想到谭爸也来了。

‘小茵在哪里?’

‘打过针后,她睡着了。’

程亚云心急的走去看她,她示意雪儿一道过去。

看着活泼、悄皮的女儿病恹恹的躺在床上,程亚云觉得好难过。

‘发生了什么事?’程亚云哽咽的问道”

暗雪儿把事情经过大略的说给程亚云听。

程亚云了解的点点头,这个傻孩子,难道不知道身体髲肤受之父母吗?

‘雪儿,这几年谢谢你照顾小茵……’

‘谭妈……’

‘你先听我说,小茵长大了,再留在我们身边也没几年了,我和她父亲早想接她回去,再享几年天伦之乐,况且她爸很疼她,经过这次事件后,一定不会再让她往在这了,我相信你一定能明白我们的苦心。’

‘我明白,只是很舍不得她离开……’博雪儿看着沉睡的好友。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