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失败了?全是些饭桶!”金蓓妮生气的放下电话,她现在气得想找人发泄。

金老大走进客厅,一眼就看到女儿正气急败坏的走来走去。“是谁又惹我的乖宝贝生气了?”

金蓓妮恨得说不出话来,只好瞪着她老爸以纾解部分怒气。

“不要这样看老爸,我可没惹你。”金老大坐下来喝着茶。

金蓓妮走过来偎在她老爸身边,“爸,人家喜欢卓航,你帮人家想想办法嘛!”

金老大端着茶,慢慢的品尝着,“小妮,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如果卓航不喜欢你,你就是求天皇老子也没用,更何况他现在好象有一个女伴了,前几天我有看过她,人长得不错。”是比他的刁蛮女儿好多了,金老大不得不承认。

金蓓妮抢走他的茶杯丢在地上,尖锐的叫着,“她哪点比我好?”

“小妮——”金老大沉重的叫着,难道他教养的方式错了吗?

“不管啦!你一定要帮我得到卓航。”金蓓妮开始无理取闹。

金老大被她吵得无可奈何,“好,好,你要我怎么帮你?”

“这……”金蓓妮一时语塞。“你下个月不是要去日本给那个什么帮的老大祝寿吗?”

“华龙帮。”金老大不高兴的点了下她,“没规矩的丫头。”

“哎呀!反正是个老大就是了,对不对?”

“嗯!”

金蓓妮灵光乍现,“你叫卓航陪你一道去。”

“叫卓航陪我去?”金老大不知道她葫籚里卖什么药。

“你叫他陪你去就好了,其它的就不劳您费心了。”金蓓妮心情转好,高兴的帮金老大捶起背。

金老大担心的看着忽晴忽雨的她,“小妮,不要太勉强。”他不得不提醒这个独生女。

“好啦!啰唆,你帮我办好这件事就成了。”金蓓妮嘟着嘴。

谭茵!我金蓓妮就不信摆平不了你,杀不死你,我会让你比死更难过!不过,现在她要先解决掉成吉……

※※※

“大功告成。”谭茵摊开辛苦多时的成果。

希望他会喜欢乳白色的毛衣,谭茵喜孜孜的看着毛衣。

“雪儿,快看!”她拿起毛衣,献宝似的跑到花坊。

“哇,好棒的毛衣!”蹲着整理花束的傅雪儿赶紧站起来,羡慕的想借来一看。

“不行!你手脏。”谭茵把毛衣拿开,不让她碰。

“小气鬼,我去洗个手总行了吧!”傅雪儿嘟嚷的朝里面走去,出来时手上故意拿了条毛巾用力的擦拭,她把双手伸到谭茵眼前,“通过检验了吗?”

“可以!”谭茵大力拍了下她的手。

暗雪儿一手拿毛衣,一手直甩动,“痛死了。”

拿着毛衣,她左看右看,表情神秘。

“如何?”谭茵急欲知道好友的感觉。

暗雪儿嗅着毛衣,然后陶醉的抱着,“喔,我闻到大量的爱了,好感人,我们不懂编织的谭小姐释放了她大量的爱,我怎能不感动?”傅雪儿表情带动作的,活像在演话剧。

谁教她在雪儿恋爱时总要取笑她,现在一报还一报,谭茵只好自认倒霉了。

“够了吧!”

“嘻,风水轮流转了。”傅雷儿总算报了一箭之仇。

“拿来!”谭茵抢过毛衣。

“你告诉他服装发表会的事了吗?”傅雷儿突然想起谭茵下星期就要去高雄了。

谭茵表情怔忡,“我打算告诉卓航,要陪我妈去南部玩一个星期。”

“为什么不告诉他实话?”

“因为前几天我妈告诉我,林永寒也是婚纱和情侣装展示的模特儿之一。”谭茵不胜其扰。“如果卓航知道,一定不肯让我去,所以只好先瞒着他,等过些日子再告诉他。”

“这样好吗?”傅雪儿觉得不恰当,“你以前不是说卓航很讨厌人家欺骗他?”

“何止讨厌被人欺骗,他自己也不信任人家。”谭茵扮个鬼脸,“放心,我有信心改变他冷漠的个性和安抚他那颗不安定的心。”

谭茵幸褔洋溢的表白更加深了傅雪儿的忧虑。“可是……”

“别担心好吗?”她拿起电话CALL小四。

小四不再整天跟前跟后的,真好!这是卓航禁不起她的要求的结果,她这么做的用意是要卓航学会信任她。为了得到充分的自由,她向他再三保证,自己出门时一定叫小四或他陪伴,卓航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她,不过他还是不放心的当叮咛她不要到处乱跑。

电话铃声一响,谭茵就快速的接起,“小四吗?卓航什么时候在家……嗯……好,你三点来接我……不告欣你!好!再见。”

“急着给情郎送冬衣啊!”傅雪儿趴在她的背上听她讲电话。

“对!”谭茵拧拧她的鼻子,“时间不早,我回去准备了。”

“蛋糕记得带去喔!”傅雪儿提醒匆匆忙忙的谭茵。

“知道。店里就拜托你了,拜拜!”谭茵一溜烟的就不见踪影。

“真是的,每次都这么说。”

谭茵把小四打发走后,开始着手做菜,今天她特别挑选了卓航喜欢吃的菜。

他喜欢吃海鲜,她一大早就到市场挑了一大堆龙虾、鱼翅和贝类等海产煮给他吃,贼头贼脑的小四在陪她买菜时东问西问,问得她快烦死了,而且还想赖着不走。要是平常她绝不介意,但是今天不行。

卓航快回来了。谭茵整理一下自己,把礼物藏好后,坐着看电视。

听到卓航的车声,谭茵雀跃的拉开门冲出去。

卓航接住了谭茵,“今天很高兴?”

“对!你猜看看有什么事?”谭茵美丽的双眼闪烁不定。

卓航淡淡的笑着。每次他不愿意配合的时候就用这种表情搪塞她。

“快猜!”谭茵不依的扯着他的手。

“猜不到。”卓航玩不来这种游戏,他勉强的笑笑。

“讨厌!”谭茵击了下他的胸膛。今天暂且绕过他,寿星最大。

卓航领着她往里面走,然后他看到了餐桌上热腾腾的饭菜,“这顿饭就是你快乐的原因?”

“不是!”谭茵眼波流转,“吃完饭再告诉你,不要吃太饱哦!”

卓航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吃就是了。”谭茵推他坐下,帮他盛饭。

卓航拉住忙进忙出的她。“你也吃,两个人吃而已,不要太讲究了。”

谭茵于是也坐下来享受两人晚餐。

吃完饭后谭茵叫卓航到客厅等地,然后她笑盈盈从厨房拿出蛋糕,“生日快乐!”

卓航傻了!长这么大他还是头一次吃生日蛋糕。以往兄弟们帮他庆生都是到酒廊,任谁也不会想到要买蛋糕来庆祝,再加上他从小就是在一个破碎的家庭出生,三餐能温饱已是奢求,哪里还能过生日吃蛋糕?

小时候他曾经梦想过,在经过多次期盼落空后,他早已学会遗忘。现在谭茵帮他圆了这个梦,这个他等了多年的梦……

卓航的表情好奇怪,谭茵看看桌上的蛋糕,担忧的问:“你不喜欢蛋糕吗?”

“喜欢。”卓航柔和的确定。

谭茵高兴的把蛋糕上的蜡烛点燃,要卓航许愿。“快点许愿,然后吹熄它。”谭茵催促着发呆的卓航。

卓航把谭茵拉进怀里,头靠在她的颊边,两人一起对着蛋糕,他哑着声音对谭茵说:“我的生日还没到。”

谭茵想转头,卓航抵着不让她转。“你生日那天我有事,所以提早帮你过生日。”按着她抬手阻止卓航,要他先听她说完,“庆祝完我再告诉你什么事。现在你先许愿。”

伸出手,卓航紧紧抱着谭茵,“我们一起许愿。”

吹熄蜡烛后,谭茵要卓航再闭上眼睛。

“我刚才已经许过愿了。”卓航拒绝。

“快闭上眼。”谭茵蒙着他的眼睛,等他依言闭上后,她才悄悄拿出毛衣。“好,可以张开了。”她把毛衣当面交给他,但是他看不出来是什么礼物,因为她包了好几个盒子,光为了找这些盒子,她就找了快一个礼拜。

掂掂重量,好象满轻的,卓航只是礼貌的问了声,“你买衣服吗?”便兴趣缺缺的把它摆在一旁,这可伤了谭茵的心。

“我送的东西你连看也不看,太伤人了。”一个月的心血被这样糟蹋,她实在是很不甘心。

卓航手足无措的看着伤心欲绝的谭茵,赶紧拆开一层又一层的礼物。里面是件乳白色毛衣。他少有毛衣,有也很少穿,这件毛衣织得不错,样式他很喜欢,谭茵的眼光的确不错。“谢谢!”

“一句谢谢就可以抵过我一个月不眠不休的辛劳啊!”撢茵瞅了他一眼,见他还是不明白,她叹口气,“这件毛衣是我织的。”

卓航惊讶万分,他再仔细的看看毛衣,上面的纹路精细、别致,难怪她会火冒三丈。

抱过谭茵,他和她面对面,“谢谢你!这份礼物是我有生以来收过最好的礼物。”

面对卓航深情款款的眼眸,谭茵总算释怀了。她送上自己的唇,在吻他之前,谭茵柔柔的祝他生日快乐,她反反复覆的一面吻他,一面说生日快乐,到最后卓航受不了,终于抱起她往楼上走。

“真的喜欢我的生日礼物吗?”缠绵过后,谭茵慵懒的偎在卓航怀里,彷佛躺在他怀里是件天经地义的事。她闪着一双大眼,专注的等待他的回答。

卓航嗅着她诱人的髲香,肯定的回答她,“我很喜欢,也会好好珍惜。”

“这还差不多。”

“你不是有事要告诉我吗?”

谭茵被他这一点才突然想起,“对喔!我差点忘了。”谭茵思索着如何开口。“下壆期……我要和我妈去高雄玩一个礼拜。”谭茵双手交握,为自己的谎话而不安。

卓航听完后马上皱眉,下星期他刚好要陪金老大去日本半个月,他担心她的安全。“要去可以,不过要带小四一起才可以去。”

“带小四去?”谭茵不自觉的提高了音量。她要如何向妈妈解释?而且他要是发现林永寒的事,她就死定了!

“不行啦!卓航。我妈妈也要去,你就放小四一个星期假,让他轻松一下嘛!”她殷殷的劝说着,心里七上八下的乱成一团,“何况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可能只是个误会。”

卓航不为所动,仍坚持她必须带小四去。

谭茵被追杀的事总算查出是成吉指使的。但是成吉却被杀了,而且死得相当难看,几乎面目全非,凶手手段之残忍,恐怕连他也望尘莫及。为了确保谭茵的安全,他本想强制谭茵搬过来,偏偏金老大在这时候要他陪他去日本一趟。

“下星期我要去日本半个月,所以你一定要有人陪,我才会放心。”

“你要去日本?”

“嗯,你有没有喜欢的东西要我帮你带的?”他一定会尽他所能帮她买到。

“我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该死的!他今天太固执了,让她口气不知不觉也跟着硬起来。

谭茵强烈的语气引起他的怀疑,她为什么不要小四跟去?“你真的是陪你妈妈去?”

“卓航!”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但愿这招有效。“枉费我为你费了这么多心思,你竟然怀疑我!”说到这里,谭茵的心更加不安了,她是陪妈妈去,只不过林永寒也在,老天保佑她的谎言不要被卓航发现,因为她欠林永寒的就这么多了,发表会结束后她才会真正过得心安理得。况且,如果小四跟在身边,她妈妈对卓航的印象一定会变坏,也必定会认为她被追杀是因为卓航的关系。

“如果小四跟去,我就难以向我妈解释了,好不容易我才说服我妈,使她对你的印象好转,你难道要破坏我努力的成果吗?”谭茵心乱如庥。

卓航听她抱怨,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冲口而出,“我并没有要你帮我求情!”

他从不冀望别人对他的评价有多高,他只在乎谭茵对他的看法。

谭茵这回真的动肝火了。死卓航!老爱惹她生气。“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不在一起也没关系?”忿忿的瞪了他良久,谭茵转身想下床。

卓航怒火中烧,大声吼着,“不许你再说这种话!”

一想到谭茵要离开他,他就觉得像是失去了一切。

不知道是生气还是被卓航压着的关系,谭茵整张脸红通通的,“是你说话太过分,如果你还是坚决让小四跟我去,就表示你不尊重我,既然如此,我们干脆分手算了!”谭茵一不做二不休,她实在想不出阻止卓航的办法了,而且他的冷言冷语的确伤了她的心,也许两人分开一段时间情况会好一点。

“休想!你休想甩开我。”卓航狂乱的搜寻着她的肩。

谭茵不能离开他,她怎么能够在为他带来一丝光明后,又无情的想抽走它?

和林永寒一样,他受伤了,谭茵没有想到自己有伤他的能力,他看起来是如此坚强、刚毅和无情。

就着卓航的唇,谭茵一遍又一遍轻柔的回吻他。

卓航冷静了下来,温存的印着谭茵的肩,方才粗暴的怒气渐渐消失。“不要再提分手……你难道不知道你对我的重要性?”卓航困难的说出,头偏向一方,他怕看到谭茵眼中的拒绝。

听到卓航的话,谭茵的泪水夺眶而出。卓航虽没说爱她,但是他的意思也差不多了。相信不久的将来她就会听到她最想听到的那三个字,目前这样就够了。

她哭了,卓航慌乱的拥紧她。“对不起,你不想要小四跟就算了。”揩去她的泪水,他总算妥协了。“不过你要保证,一发现不对劲就要赶快联络小四。”只要她不再伤心,他愿意给她全世界。

点点头,谭茵破涕为笑……这只大笨牛根本不了解她的心。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答应了。

“又哭又笑……”卓航疼爱的低语。

痴望着卓航,谭茵柔情似水的说出它的最后一个生日礼物。“我爱你。”

卓航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你说什么?”他不确定却又渴望听到,他是在作梦吗?

“我爱你!”谭茵附在他耳边,肯定、坚决又大声的说了一遍。

卓航冷漠、干枯了二十几年的心,因谭茵的告白而瞬间瓦解。

天下之大,她却以执着、钟情于冷酷的他,她给了他大多东西,他却只会伤她的心,她怎么还会爱上像他这样的人?

紧紧、紧紧的抱着她,卓航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能说些什么?

“最后一个生日礼物了,喜不喜欢?”谭茵不厌其烦的又问了一次。她又有逗他的兴致了,先前的不快全被她拋诸脑后。

抬起头看着谭茵俏丽的脸庞,卓航知道自己今生今世是无法放掉她了,他需要她的体贴和善解人意。探进她的眼眸深处,那里面装满了谭茵对他的爱意,全心全意而毫无保留,他该如何报答她的深情……

“你送的礼物是我这辈子收过最好的礼物。”卓航再三保证。

“这辈子?”谭茵横他一眼,“你又知道往后我送你的礼物会比这次还差?”

卓航的心因谭茵的话震荡不已,她第一次谈到两人未来的事,这是谭茵的承诺吗?

※※※

在高雄的活动仅剩一天了。

这些天和林永寒搭配时,谭茵多少会感到尴尬,想到临别时的一吻,谭茵更巴不得能立刻消失。

坐在饭店的双人床上,谭茵咬着牙苦恼不已,早知道就不该答应得太快。

托着脸,谭茵静静的注视着镜中的自己,她长得是还可以,可是实在没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啊!再仔细的看了会儿,看到谭茵觉得自己眼睛快变斗鸡眼了,才任由身体往后躺。唉!为什么气氛会变得这么僵呢?如果能回到从前该有多好。

正在苦恼着,她竟然没听到敲门声,但门外的人早已不耐烦的自己开了门进来。

“爸!”谭茵大叫着,旋即快乐的奔进站在门口魁梧的中年男子怀里。中年男子因她的动作,严厉的眼中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溺爱。

他身后的程亚云微笑的看着这常见的一幕。

谭茵这个鬼灵精一向很会讨她爸爸欢心。从小这丫头嘴巴就特别甜,再加上长相可爱,几乎人见人爱,可是她偏喜欢腻着她老爸,无怪乎谭武会宠她如命,但还好没给他宠成娇生惯养的个性。相对的,她那个流浪天涯的宝贝儿子就可怜了。

可能因为谭武只有谭凯和谭茵这双儿女,所以对他们的期许很高,尤其是对谭凯,他的要求特别严格。无奈宝贝儿子性好自由,淡泊名利,谭武爱之深、责之切的结果是

宝贝儿子一怒之下跑到美国去,多年不归。

不晓得他现在在做什么?她还真想念谭凯,她那个英俊、挺拔的儿子。想起他和谭茵充当她的乎面模特儿时,不知多少人羡煞她有双漂亮、出众的儿女,如今呢?

谭茵高兴的拥进父母,突然看到母亲眼里的哀愁,知道她一定又在想哥哥了。谭茵安慰的捏捏妈妈的手,程亚云感激的望着贴心的女儿,她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

为了不让爸爸发现妈妈眼底浓浓的思念之情,她拉着谭武坐在床边,自己也跟着坐下。

“爸,你怎么今天才来?”谭茵杏眼圆瞪,好歹这是她第一次走上伸展台,虽然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但是他也太不捧场了,枉费她练台步练得每天腰酸背痛。

“我是为了看我女儿披婚纱的模样,才特地从台北赶来的。”谭武声音宏亮,对着谭茵愉快的笑了。“你妈妈说那伴婚纱是替你设计的,你什么时候带个男朋友回来给我们看啊?”

谭茵想起了卓航,朝母亲的方向求救般的看了一眼。

程亚云收到她的讯息后忧心忡忡,其实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向老伴提起卓航这件事,况且她没见过他,实在无法替他美言;并不是她信不过自己的女儿,只不过事关她的一生,莽撞不得,所以只好先让谭茵按兵不动了。

谭茵看妈妈没有动静,心里有些恼火,难道她也嫌弃卓航吗?

“小茵早晚会带回来的,别催她了。”程亚云安抚着女儿,“等一下林永寒要来试新郎服,你也准备一下,有些地方我要修改。”

了解妈妈的意思后,她只好耐心等待了,但愿卓航也有这份耐心。

此时外面有人敲门,谭茵打开门,看到站在她面前的林永寒,似乎很不自在。

“你来试新郎服吗?”她实在不愿意两人形同陌路,他们应该是好朋友呀!

再见美丽、清新的她,林永寒的内心又起了骚动。他该死心了,谭茵的意思很明显,他们只可能做朋友。忍住满心的刺痛,他只能洒月兑的祝褔她。

“我们还是朋友吗?”林永寒终于露出爽朗的笑容。

僵局打破了,被林永寒的笑容打破了。谭茵激动的点点头,泪水应声而下,她一直觉得对不起他,心里负担好重。“是——我们是!”

林永寒想拭去她的泪水,好好的疼惜她,但是那不是他拥有的权利。他克制的握紧拳头,没想到自己给她的压力这么沉重。

“进来吧!”

谭茵友善的拉他进去,却发现有镁光灯闪烁。侧身一看,又是那个不入流的杂志采访记者!这几天他像苍蝇一样,不停的在她和林永寒身边打转,对他们俩的关系一直很好奇,更何况林永寒本来就是新闻宠儿。被他一搅和,弄得他们两人原本僵硬的气氛更不自在,她真的被他搞火了。

“你到底有何贵干?”林永寒火大的问。

这个缩头缩尾的人只是一脸奸笑,好象他挖掘到什么重要的新闻。“林先生,你一直否认与谭小姐的关系,但是你在晚上十一点多进入谭小姐的房间,恐怕很难自圆其说……”

这人诡异的表情教谭茵心裹发麻,好象自己真和林永寒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请留意你的用词,什么叫自圆其说!我根本就没说过什么,又何必圆谎?我客气待你,并不表示怕你。”林永寒扫了他的相机一眼,“如果你敢发表任何不实的照片,就等着吃官司吧!”

林永寒说完伸手推谭茵进房间,没有看到后面的人一脸邪气。他可以去向金蓓妮领钱了,这些照片少说也值好几百万……

斑雄的服装发表会圆满落幕,谭茵穿著婚纱站在展示台上,和她妈妈、林永寒,甚至她爸爸也被请上台,一再的谢幕。享受着台下的欢呼声,这是她最后一次表演,她多么希望卓航也能在这儿分享她的喜悦!

她好想他……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