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林永寒回来了,他变得沉默,也更花心了。

谭茵每天都接到不同的女人打来的电话,偶尔还会有一、两位跑来找他。她一直告诉自己这不是为了她,可惜没有用,她依然感到相当愧疚。

拿起桌上的辞呈,谭茵敲着林永寒的办公室门。

“进来!”林永寒浑厚的声音穿透厚重的木门。

谭茵走进去,直直的走到林永寒的桌前,他没抬头,谭茵把辞呈放在他桌上,林永寒才猛然抬起头看着她。

“为什么?”

林永寒锐利的眼神刺得她想逃避,但是事情总得说清楚,悬在心里对大家都没好处。“我想和雪儿一起经营花店。”

“骗人!”他不相信。

“是真的,永寒,你就别为难我了。”谭茵月兑口而出。

林永寒本以为自己忘得了她,事实却不然。

“不要离开我,至少让我能每天看到你,我就心满意足了。”他不晓得为什么自己会陷得无法自拔。

他眼底的痛苦更坚定了谭茵的心意,快刀斩乱庥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永寒,抱歉!”

林永寒握紧了拳头,极力的控制自己,他心想,不能再勉强她了。“让我请你吃顿饭,算是送别,不要拒绝我,好吗?”

“好!”

※※※

这顿晚餐进行得还算融洽,只不过林永寒流露出的爱恋眼神常教谭茵无所适从。

林永寒送她到大门,恋恋不舍的盯着她,“谭茵,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吗?”

“当然!”

林永寒再次定定的看着她,“我可以向你吻别吗?”

“这……”

谭茵犹不知如何拒绝,林永塞已经靠过来轻柔的吻了她,然后潇洒的走了,留下谭茵兀自发愣。

谭茵惆怅的坐在雪儿的花坊前,好冷,快过年了,雪儿一定睡得不知到第几殿去了。她支着头想吹一下风,无意间瞥见柱子后面的人影,是卓航!

卓航从柱子后面走出来,脸上有着不容忽视的怒气,那么——他看到一切了?

“什么时候来的?”她走到卓航旁边。

“他是谁?”卓航低沉、冰冷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朋友。”

“什么样的朋友?”他的口气摆明了一点也不相信。

“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会吻你?”卓航拋了个不屑的眼光给她。

谭茵告诉自己要冷静,卓航会发怒,表示他在乎她。

“他只是在道别。”

卓航突然拉起谭茵,十足火热的吻住她,他要洗去那个男人留在她唇上的味道,他不容许任何人抢走他的谭苬,同时他也怕谭茵会像他妈妈一样!

谭茵被卓航粗鲁的动作弄伤了唇,一向冷静的他到底怎么了?她推开发了狂的他,“卓航,你疯了!”

“我是疯了!”卓航失去往常的冷静,大声吼叫。谭茵急忙捂住他的嘴,卓航则顺势将她搂近身,两人身体紧紧的贴着。谭茵因这过分的亲近,不安的想扭开,可是卓航的力道实在太大,更何况他现在正处于盛怒当中。

“卓航!”谭苬也生气的吼着,“你可不可以理智点听我说?”

卓航抱起她往跑车走去,谭茵不敢挣扎,以免他更生气。

“他是追求我没错,可是被我拒绝了。”谭茵坦率的告诉脸色阴暗的卓航。

“你若是拒绝他,会让他吻你?”卓航不高兴的吼着。

“我没想到永寒会有这种举动。”谭茵等卓航开车后才继续解释。

“永寒?叫得很亲热嘛!”他加快了速度。

车子转弯的声音在这夜半时分特别使人心惊。

“卓航,他是我的老板,如果我要跟他,早就跟了,不会等到现在,你对自己难道没有一点信心吗?”谭茵气愤他的无理取闹。

谭茵的话正好击中卓航的隐忧。面对美丽的她,他时常感到自卑,可是他又无法放开她。谭茵已经成为他生活中重要的一环,他常常担心她会离他而去,到时他会有什么举动,连他自己也不敢保证。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卓航十足霸道的说。

谭茵沉默的望向他,她听出他话里的痛苦,很想伸手抚去他的伤痛。

伸出手指,谭茵轻柔的抚着他的眉睫,怎么卓航比她更会攒眉?“我不会离开你。”

谭茵柔软的声音安抚了他不安的心,抓住她的小手,卓航爱恋的吻着她的指头,

“今晚留下来。”卓航低沉乎静的声音中含着痛楚,累积多年的痛楚……

谭茵无法拒绝他含着伤痛的请求。

※※※

冬天的月光格外柔和,它的温暖是具有传染性的……

凌乱的床上并躺着两个汗湿的人影。

谭茵枕着卓航的手臂,害羞的看着他结实的胸膛,她今天才算是完整的领会了卓航的爱,从头到尾卓航都很温柔,他似乎很珍惜她,有别于上回恣意的狂欢。虽然如此,还是难掩她身上的淤青。

卓航低头看着因欢爱而显得更加美丽的谭茵,她真可爱,一做完爱立即赶快拉起被子掩住她动人的身子,不像其它女人乐于展现自己的身材,他真的看不厌她美丽的容颜。

谭茵被卓航拉到他的身上,紧张得不知道眼睛摆哪才好,她从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卓航,你不要一直盯着我看。”谭茵不好意思的垂下眼睑。

“搬来和我一起住。”卓航再度要求。

唉!就知道他不会死心。

谭茵摇摇头,“我不能。”

卓航转身,俯视着谭茵,她红艳的唇和迷惘的眼神让他无法生气,只是忍不住又覆上自己的唇。“为什么不能?”

“我必须考虑到我的家人。”谭茵因为他的亲吻而心神不宁。

卓航从额头一路吻到谭茵的嘴唇,他含着她的唇,模糊不清的呓语,他发现自己不想再追问了……

谭茵依旧趴在卓航的身上,舒服的靠着他,享受两人的亲密世界。

“你刚才说那个男的是你的老板?”卓航不再要求她搬来同住,转而追问林永寒。

“嗯。”谭茵注视着卓航,“卓航,我没有追问你和金蓓妮的过去,希望你也不要再为难我。”

谭茵发觉到他的身体突然僵住。惨了!

丙然,卓航一个翻身,拉着她坐在床上和她对视,谭茵手足无措的扯着床单包裹自己,她这样子想气也气不起来。

“你知道金蓓妮以前是我的女人,照你的意思,你以前的男人是你老板啰!”一想到有别的男人碰过她,卓航就恨不得宰了那个人。

“我的第一个男人是谁你很清楚,还有,不准你怀疑我的人格,也不准你拿我和那个泼妇比。”谭茵虽然也吼着,可是气势硬是矮短了一截,她气得干脆下床朝浴室走去,想冲个澡或许可以洗掉一些烦恼。

用力的关上门,谭茵不顾卓航的怒气,专心的洗了澡。洗好澡后,她发现自己没带衣服进来,只好再披着被单走出去,随手检起一件衬衫穿上。

卓航静静的坐在床上看着她,他早就明白她是什么样的女孩,只是一时被嫉妒冲昏了头,他无法忍受她的生命里还有另外的情人。

卓航穿好衣服,拿了件外套走到谭茵的背后帮她披上,她正在奋力的梳着头发,发泄她的怒气。

拿起吹风机,卓航笨拙的帮她吹着头发,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这么柔情的举动,孤僻、冷绝的他一向看不起女人,更不用说为她们做任何事了,唯独谭茵能让他产生爱惜和拥有的心情,他愿意为地做任何事来博取她的笑颜。

好痛!谭茵忍着不出声,男孩子就是男孩子,动作这么粗鲁,可见他一定不常做这种事。而且依他硬极了的个性,应该是非常不屑做这种事的……想到这点她就觉得很欣慰,这表示他很珍惜她,不过她还是被他扯得好痛!

放下吹风机,卓航蹲在谭茵面前,双手环绕着她的腰,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好象有话要说却难以敔口。

谭茵看得心疼,她把额头靠在他的额头上,眼里闪着戏谑的光彩,“你好象有话要说?”

“我……”卓蚢脸上出现百年难得一见的木讷表情。

“然后呢?”谭茵双手放在他的颈后等着,这次她不会轻易的饶过他。

卓航恼羞成怒,他为什么要低声下气:“你要我说什么?”

谭茵习惯了他的表达方式,反而不气了,撒着娇更拥紧了他,“道歉啰——”

卓航对她的撒娇,感到无计可施,她就是有办法让他听从她的话。

打横抱起她往床的方向走去,卓航边走边温存的吻她,“抱歉!”

“太小声了。”谭茵抗议的捶他,她似乎已经习惯被卓航抱着走。

卓航把她放在床上后,整个人跟着压在她身上,他附在谭茵耳边说了几个字,惹得她咯咯笑,转身将卓航压在底下,把吻撒满他脸上,“这是奖励你的喔!”

卓航眼中的神釆转成,他发觉自己永远要不够眼前这个女人……

※※※

伸手探了探旁边,空的!卓航倏地张开眼睛,环视室内。

没人!

她竟然拋下他先走了,没有告诉他一声,如同第一天晚上一样。她到底把他当成什么了?昨晚的一切对她来说难道没有任何意义?

卓航脸色阴沉的穿好裤子,正准备下楼时,谭茵一脸愉快的走进来,她看到卓航时不好意思的红了脸,然后她发现他又恢复以前那个冷漠的人了。

“嘿!一大早就绷个脸,有害健康的。”谭茵走到衣橱前找了件衬衫和外套,因为他昨天穿的衣服已经被她拿去洗了。“今天天气很冷,快穿上。”谭茵把衣服递给他。

不该有这种感觉的,他早就麻木了,可是卓航依旧被这好久、好久不曾有过的温暖给震撼得不能自持。

“走吧!早餐快凉了。”谭茵拉着一边穿衣服的卓航往楼下走,“对了!忘了问你,喜欢吃粥吗?”

卓航握紧她的手,眼底一片温柔,却只是淡淡的回了声,“嗯。”

“快点吃完,好送我上班。”谭茵帮卓航夹菜。

卓航的表情僵住了,他的眼里蕴藏着风暴,“上班?”

“嗯,今天又不是星期天或国定假日,而且我还得先回家换衣服。”谭茵努力的吃着粥,想尽快回家。

“你说昨天那个人是你老板……”他神情不悦的质问。

又来了!“永……”谭茵收住嘴,差点火上加油,“他暂时是我的老板没错,可是我已经辞职了,必须交接到这个月底,可以了吧!我的大人。”

卓航的表情缓和了一些,不过仍显得不甚高兴。“下班我会去接你。”

谭茵点点头。

※※※

“茵茵,你最近很贤淑嘛!不仅练习做菜,还要打毛衣,唉,恋爱中的女人喔!”博雪儿取笑着坐在床上打毛衣的谭茵。

谭茵略略抬头笑了笑,“彼此,彼此!想当初你为阿德做的,何止我的十倍。”

自从谭茵一夜未归,隔天又被卓航迗回来后,傅雷儿就知道她的好友已经变成大人了,她身上彷佛多了股安定的力量。那是卓航给她的吗?她纳闷着,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谭茵最近日以继夜的赶织毛衣,她想赶在自己南下高雄前送给卓航,因为他的生日刚好在她离开台北的这段期间。而这些日子卓航每天都来接她上下班,不喜欢她逗留在公司太久,他大概是怕林永寒抢走她。她要想办法增加他对她的信心。

卓航知道她离职后工作尚无着落,曾有意帮她开店,但是被她拒绝了,她告诉他不想让自己感觉像是被他包养的情妇,那几天卓航气极了,冷冷淡淡的不搭理她,最后还是谭茵投降向他撒娇,他才又恢复笑容,不过他仍无法释怀谭茵拒绝他的提议。

他大概是觉得奇怪,天底下怎会有不爱钱的女人?谭茵因他的关怀而绽出甜蜜的笑靥,这个冷冰冰的石头总算开了点窍,不过仍尚待加强。

“喂!不要笑得像偷吃到鱼的猫,人家看了好羡慕。”傅雪儿坐到谭茵的身边。

谭茵瞪了她一眼,“鬼扯!你的阿德对你还不够好啊!”

“好象比你的差一点。”傅雪儿埋怨。

“你真是人在褔中不知褔。”谭茵伸手掐了下雪儿,“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嫁给苦等你多时的阿德?”她放下手中的毛衣,关心的询问身旁的雪儿。

“等你啰!”博雪儿把问题推回谭茵身上。

“你结婚干我何事?”谭茵不解。

“当然和你有关系,因为我打算和你一起结婚,这样子比较热闹。”

谭茵黯然了,“雪儿,这事对我来说遥遥无期。你是知道我家人的,此外,卓航对女人根本无法信任,我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嫁他?”

暗雪儿看到好友心情低沉,她也不好过。“你没问过他是什么原因吗?”

“他根本不肯说,有时我会觉得好泄气。”谭茵垂头丧气。

“至少他改变了不少,这全都是因为有你啊!”傅雪儿反过来帮她打气。

谭茵将身体倾靠着雪儿,她的安慰正是她所需要的。“雪儿,谢谢你。”

“不客气,只要请我一客腓力牛排就好了。”

“你……!”谭茵拿起枕头,朝傅雪儿去去。

※※※

巨大的粉红色床上交叠着两副气喘如牛的身躯,男人粗重的呼吸声音夹杂着女人放浪的申吟声,活像是拍三级片的场景。

金蓓妮睁大眼晴,任由身上的男人剧烈的摆动,并不时配合的叫几句,这些男人没一个比得上卓航。

男人总算满意的躺在金蓓妮身边,“蓓妮啊,你的床上功夫越来越了不得了。”一边说双手还不安分的抓着她丰满的胸部。

“好说。”金蓓妮坐起来抽烟,毫不在意光果的身体。

她身边的男人也坐起来抽烟,一双眼睛色迷迷的盯着她的身体。

“成吉,我要你帮我杀个人。”金蓓妮吐口烟,平淡的告诉身旁的人。

“我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金蓓妮身边的男人露出满口黄板牙,鬼祟的笑了,“你说!”反正这是他的职业,杀谁他都不在乎。

“一个叫谭茵的女人。”金蓓妮的眼神非常阴森。

成吉一把抓住她硕大的双峰,嘴跟着凑上,“我先收取一下报酬,刚才只是头期款。”他早就垂涎着她,可惜她眼高于顶,现在她有求于他,他怎能不好好的利用?这个贱货!

金蓓妮躺下,冷眼看着趴在她身上的成吉。

哼!要不是忌讳卓航,她早就亲自出马了,何必用到这个下三滥?等事成之后,看她不宰了他!

※※※

今天是谭茵上班的最后一天,林永寒送她一大束紫玫瑰后人就不见了。同事特别帮她办了惜别晚会,吃完饭后大家兴致高昂,于是有人提议去唱歌,一伙人便浩浩荡荡的到KTV闹到深夜。

“谭茵,你要常常回来看我们喔!”临别时,阿美依依不舍的叮嘱。

谭茵也十分不舍的拍拍阿美的肩,“会的!我会常回来。”

其它女孩也此起彼落的要谭茵多回来看看,在她们心中,谭茵是位很好相处又不摆架子的秘书,大家相处得像姊妹,谭茵实在很舍不得她们,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你们不要这样,我会难过的。”谭茵红了眼眶,两、三年的友情岂是说散就散得掉的。

抱着一大束紫玫瑰,谭茵泪眼汪汪的,让人看了我见犹怜。

“很晚了,回去吧。”谭茵强打起精柙。

送走了一班同事后,谭茵漫步在人行道上,细细品味公司里的点点滴滴。

“谭茵!”冥想中的谭茵被卓航简洁有力的叫声拉回思绪,她站在原地等卓航。

“今天比较晚。”卓航占有性的搂着她的腰,他看到她颊上残余的泪水和手上的玫瑰,“什么事这么伤心?”

“我舍不得阿美她们……”谭茵哽咽的低语。

卓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拥紧她。“玫瑰是她们迭的?”他心里怀疑。

“是……是林永寒送的。”谭茵不想欺骗他。

“丢掉!”

“卓航,你太霸道了。”谭茵不理他。

“你认为他比我重要?”卓航表情僵硬。

“这根本是两回事,你讲点道理好不好?”谭茵不可思议的吼他。

“一句话,你到底丢不丢?”卓航认定谭茵对林永寒有感情。

此刻谭茵也火了,她甩开卓航,“我偏不丢,你要怎么样?”

卓航冷冷的看她一眼,掉头就走。

谭茵实在不敢相估他们的感情竟然是如此脆弱,前一分钟两人还甜甜蜜蜜的,下一分钟却成了仇人?她觉得心如刀割。

她不会去追卓航,谭茵要卓航自己来认错;打定主意后,谭茵走到马路上招计程车。在巷口下车后,谭茵慢慢的踱进巷子里,今天巷子好象特别阴暗,是她心情不好的关系吗?

谭茵突然停住了脚步,因为前面有五个看似混混的男人堵在巷口。他们看到她时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这个妞儿很漂亮哪!老大。”其中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开口说,他看谭茵看得口水直流。

另外一个肥得像只猪的男人附和着,“老大,等你用完就轮我们。”他把谭茵从头看到脚,婬秽的眼光让谭茵觉得自己被玷污了。

其中长得最不入流的人开口了,“是很漂亮,身材又好,可惜马上就要找阎罗王报到了!放心,我会先好好的疼你。”他啧啧有声的料眼看她,嘴巴舐着刀子,一边向她走来。

谭茵看情形不对,转身拔腿就跑,后面跟着匆忙的脚步声,她不敢往后看,只是拚命的跑。究竟是谁要杀她?谭茵拚死拚活的跑着,慌乱中撞上一个人|——先生,救……”她正想求救,抬头发现稳住她的是卓蚢,他把她推到身后。

后面那班人随后追到了,当他们看到卓航后,个个脸色大变。

“你们敢动我的人!”卓航冷冷的看着他们。

最前面那个老大一脸陪笑,“航大,误会,我们认错人了。”

卓航狠狠的赏了他几拲,他旁边的手下没人敢插手,卓航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那个老大被打得躺在地上爬不起来,卓航警告他,“不要再动她的歪脑筋,否则……”

那几个人连连点头,扶起他们的大哥,立刻飞也似的跑走了。

卓航回头看谭茵吓得惨白的小脸,脸色凝重的看着她,“有没有受伤?”

“你不是不理我了?”谭茵投入他怀里摇摇头,她早已忘记刚刚自己立下的誓言。

“以后没事不要太晚回家。”

“那些人为什么想杀我?”谭茵不明白。

“我会查清楚这件事。”卓航拥紧她。是自己的仇家吗?“上去!这几天我会派人保护你。”

谭茵大起反感,“不要,我又不是千金大小姐什么的,才不需要人跟前跟后。”

“否则就搬来跟我一起住,你任选一种。”卓航不容置疑的看着她。

“卓航——”谭茵撒娇。

卓航坚决的看着她,刚硬的态度丝毫没有妥协的倾向。

“好嘛,不过人由我挑选。”

他闪了下眼神,表示同意。

“小四好了,我对他印象比较好。”

虽说是自己的拜把兄弟,卓航听了心里仍觉得不是滋味,克制不了心中的怒气。“他只是来保护你的,知道吗?”

谭茵错愕的有着卓航突如其来的怒气,她哪里说错了?难道他在吃醋——谭苬心花怒放的挽着他,砭着无辜的大眼,“人家对小四印象真的不错啊!”

卓航一听,鼻息粗重的收紧手臂,谭茵觉得快喘不过气了。“卓航,我快要不能呼吸了。”她轻轻的拍着他的手臂。

“你是我的人,记住这点。”卓航生硬的放开她。

“霸道!”谭茵娇俏的骂了句就上楼了。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