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套房里,笑声四溢,那银钤似的清脆笑声,让人也感受到其中的快乐,

房间里两个身影你追我跑,欢笑——彷佛是从这奔跑中溢出来的。

“茵茵,别闹了!我真的快累死了。”

跑在前头的女孩,似乎累了,直向后面的人求绕,不过她的脚步却不停,边跑嘴里还边嚷嚷着。

谭苬不甘示弱的喊着,“放马过来呀!才多久没运动而已就老化了,这样是不行的,欧巴桑——”闪着戏谑的双眸竟如此动人。

“喂!泵娘,别忘了我们同年次,更何况你远大我三个月呢!耙叫我欧巴桑”“说完,傅雷儿坐在床上喘气休息,可爱的脸庞红得像苹果似的。

谭茵听完傅雷儿的话,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席地而坐,单手托着头,满脸厌恶的说:“求你别提醒我,我已经多大“岁数”了好吗?上星期回家时,你知道吗?我妈居然说要帮我安排相亲。相亲!天呀!我真不敢相信。”

谭茵夸张的表情,让身为好友的传雪儿觉得有趣。她怎会不了解谭茵,自主性强的她,最讨厌人家替她安排好一切,因为她认为“命运是自己创造的”,让人安排的人生没意思,更何况是婚姻这等人生大事。

“谭妈妈不是服装设计师吗?按理讲,思想应该满新潮的,怎么会想到用相亲这种古老的手段来推销你?而且你也不过才二十四岁,她舍得这么早把你嫁出去吗?”傅雪儿纳闷着。据她所知,谭家就谭茵这个宝贝女儿,她可是十分受宠。

“她说她想抱孙子啦!”提到这,不免又引起谭茵的不满。

有时她真怀疑她粗心又迷糊的老妈,怎么会成为名服装设计师?而且名气还不小。

不过,如果单从点子这方面来看的话,倒是说得过去,因为她妈妈的鬼点子实在多得让她穷于应付。

她会搬出来住不是没道理的。

“抱孙子!”傅雪儿一听,控制不住的大笑起来。

“笑笑笑,这么爱笑,笑死你好了!”谭茵不满的骂着笑倒在床上的傅雷儿,她竟还笑得直踢脚,交到这种损友,真是——

“抱孙子应该是你哥哥的事,怎么会址上你?谭爸、谭妈不是一向最舍不得你这个独生女出嫁吗?”傅雪儿笑够了,侧起身子,手支着头看谭茵的表情。

“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怎么,你还不了解我妈吗?”谭茵黑白分明的眼眸里充满了无奈。

暗雪儿损人的兴致一起,真是什么也挡不住。

“看来你该检讨一下自己了。”

“我?”谭茵用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不明白她的意思。

“没错,就是你!你应该检讨一下,是不是自己的身价已经下滑到拉警报的地步了,否则谭妈怎么会打主意打到你身上来呢?”

这个傅雪儿真是损人精一个。

“‘小日本’,我看你是活得不怎么有趣,才会找死!”谭茵叫着傅雪儿大学时代最最痛恨的绰号。

娇美可人的傅雪儿因为脸蛋甜美,加上两颗可爱的小虎牙,一度被误认为旅日华侨,偏偏她最讨厌日本人,至于原因——同窗多载,就是没听她提过。

丙然屡试不爽,她的头发简直已经竖起来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怒发冲冠吧!看来她得开始准备跑步了,只不过,这回被追的人换成是她。唉!她们的邻居真倒霉,必须常常忍受她们的噪音。

斑八度的声音又响起“谭茵——”,博雪儿从床上一跃而下,拿起枕头追着谭苬猛打,一场枕头大战免不了又要开打了。

半晌,两人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你知道我们公司的小妹阿美吧!胖胖的,长得很可爱的那个夜校生。”谭茵问。

“有点印象,是不是满街都是偶像的那个?”傅霄儿不忘揶偷。

“人家年纪还小,当然容易崇拜偶像,你什么语气嘛!”

“好嘛,我道歉!”傅雪儿眼睛滴溜转,毫无歉意的说,“这回她又迷上哪个明星了?”

谭茵失笑的摇摇头,不愧是雪儿。“你呀!留点口德,人家才会早日娶你回家。”

“当然啰,我要是有你的一半条件,早在出生当天就给人抱走了。”博雪儿话里流露出太多的羡慕,面对谭苬这种条件的人,要想不自惭形秽都很难!

谭茵和傅雪儿是大学时代的死党,当时谭茵是公认的系花,醉人的眼眸和笑容可掬的脸庞,使许多人趋之若鹜。难怪谭苬大学刚崋业时,谭妈妈一再要求谭茵做她的专属模特儿,清丽的脸孔配上适中的身材,谭茵如果进入模特儿界,一定会是一颗闪亮的巨星。

奈何爽朗、活泼的谭苬不喜欢任人摆布的生活,因此坚拒她母亲的游说,也因为谭妈妈誓达目的,不择手段,谭苬终于受不了而离开居住了二十多年的家里,搬来和她同挤一张窄床。

“魂兮归来啰!”谭茵好玩的拿着衣服在博雪儿面前甩动。

“好了啦!你公司小妹的神迹你还没告诉我。”回过神,博雪儿没好气的提醒她。

“对了,差点忘记,阿美告诉我,林永寒要回国了。”

“哇!你是说林氏集团的独生子,商业界‘最性感的金童’要回来了?”傅雪儿简直快流口水了。

“我看你和阿美根本是五十步笑百步。”谭茵不得不叹气。

“嗯!她果然长进了些,终于懂得欣赏真正的男人。”

暗雷儿足堪告慰的表情惹得谭茵哭笑不得,“你是她妈妈,还是真的看她不顺眼,把人家贬得这么不值!”

“这不是重点,快告诉我他什么时候回国,我好找个机会去你们公司瞧瞧。”

“请稍微控制一下自己的举动。”谭茵不以为然的瞪了她一眼,“也不替阿德多想想,人家可是对你一片痴心哪!没良心的丫头。”

斯文、稳重的高怀德是傅雪儿的未婚夫,对雪儿十分疼惜。说也奇怪,一向古灵精怪的雪儿一碰到阿德就没辙了,莫非真应了“一物克一物”这句话?

“唉!真可惜了这个好机会。”

“要不然你把阿德让给我,我帮你介绍林永寒如何?”谭茵顽皮的逗她。

“才不咧!十个林永寒也抵不过我老公。”

瞧她骄傲的样子!“真不害臊,现在不去看那个神只了?”谭茵糗她。

“当然——”雪儿故意拖长尾音,“要去,老公虽是自己的好,但是帅哥还是不能放过。他到底什么时候回国?”转回主题,雪儿执意的问道。

“林永寒真的有帅到令人痴迷的地步吗?否则阿美怎么也是满脸、满眼的崇拜?”

正因为一直以来谭茵都是别人注意的焦点,所以她交朋友很少去注意一个人的外表,她常说人的内在比外在实用得多。

“你呀!就是太幸褔了,太多帅哥追你,你才会很少去留意好看的男人。”

“不要把我说得像花痴好吗?小姐。”谭茵白了雪儿一眼,她该不会真以为自己的智商低到那种程度吧!

林氏集团的商业触角是多方面的,几乎食、衣、住、行各方面都被他们囊括了,领导人林文超以其魄力及经营手腕,在短短二十年间席卷台湾商界,并被公推为“领袖”。

林氏大楼是栋典型的十二层商业大楼,其名家设计的流畅手法及整栋大楼最新颖的计算机自动化中央控制,都是商界人士所津津乐道的。

能在这里上班也算是谭茵的运气。

“谭小姐,前几天的开会纪录请帮我拿进来好吗?”谭茵桌上的内线电话响起,不一会儿就传出林文超权威的声音。

“好的。”她简洁的回答。

谭苬是位相当称职的秘书,进公司已经两年了,林文超十分赏识她。她不晓得当初是受什么驱使,居然会跑来应征她向来视为“花瓶”的工作,可能就是存着一种挑战的心态吧!事实证明,她确实是块秘书的料,而且她做得好极了。

走进林文超的办公室,放眼望夫,除了简单的几幅名画和点缀在其中的花束外,并无其它赘饰;林文超讲究的是舒适感,这也是谭茵之所以待得住的原因之一。

“董事长,这是您要的文件。”谭茵不卑不亢的将文件放在林文超的桌上。

林文超在商场上的铁腕作风,讲求诚信的态度,向来是同业间所尊敬的,只可惜这位人人景仰的企业强人,已决定提早退休,多享几年清褔,而林氏集团将由其子——林永寒继承。

谭茵没看过林永寒,因为他和她哥哥一样,长年旅居国外,不同的是,她哥哥是浪迹天涯的游子,而林永寒却是因掌管林氏海外投资而甚少回国。

听公司较资深的同事说林永寒长得十分俊逸,当然啰!也一定有很多女伴,富家子弟嘛,哪一个不是这样?

“谭小姐!”林文超叫她。

“董事长有什么指示?”谭茵回过神,心里暗骂自己,现在是上班时间,她尽想些无聊事干嘛!

林文超微笑的指示她坐下,他打从心里欣赏谭茵,不仅因为她办事俐落,更因为她聪明肯学,没有时下漂亮女孩的好逸恶劳。更难得的是,她待人和气,一点也不会因上司的器重而骄傲。她肯定会是一个好媳妇,就不知永寒有没有这个褔气了。

唉!想到这个儿子他就头痛,如果照他那套单身的论调,恐怕他这辈子都别想抱孙子了。此刻,他得想想法子

谭茵不解的看着林文超,怎么他脸上的表情这么变化多端,一下喜,一下忧?她胡涂了,林董一向很冷静的……

“董事长,您有什么指示吗?”谭茵不放心的又问了-次。她当然不会逾矩的问他烦恼何事,毕竟她只是个下属,尚懂得拿捏分寸。

“永寒近日就要回国了,我想你应当略知一二吧?”林文超反问。

“听人提过。”

“永寒虽然长年住在国外,对公司的情形却知之甚详,可是如果真要开始接掌,恐怕也不是那么顺利,而我的身体愈来愈差,可能没办法时时辅助他……”林文起意有所指的暗示她。

“董事长的意思是希望我怎么帮您的公子呢?”

他看人从不会看走眼,谭茵果然蕙质兰心,一点就通。

“我希望你继续当永寒的助手。”

“这当然没有问题。”谭茵答得爽快。

“好!好!有你帮他,我就放了一大半心了。”林文超露出别有含意的笑容。

※※※

深夜,PUB里放眼望去尽是人潮,喧哗的人声夹杂着震天响的音乐声,交织成一处繁华的世界。如果单从外面经过,绝对想不到里面有这么热闹的景象。

当然,这里是许多人的避风港,一个不需设防的所在。

坐在角落里,卓航冷漠的抽着烟,这一切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的心、他的感情,在好久以前就被他母亲毁了。

在他阴冷的脸上找不到任何表情,只有憎恶,对这世界及女人的憎恶。看到舞池里比浪比骚的女人,他的表情不免又冷了几分。女人,只不过是玩偶,只不过是他用来把玩、无聊时排遣时间的玩偶。

从小所见和多年前那个惨痛的教训,让他不得不封闭起自己。

卓航的心早就冷了、寒了,他再也不会笑了,连带的,他对这个世界和人生也失去了信心。

斑中没毕业,卓航就加入帮派,跟着人家打杀,替人顶罪、坐牢。几年下来,由于他拚命三郎似的作风,使得他在黑道上占有一席之地,更得到了“冷面煞星”的封号,他开始有了自己的地盘、自己的手下,甚至于自己的女人。这不是他当初所选择的路吗?为什么他愈来愈觉得自己宛如行尸走肉?

“老大,时间快到了。”坐在身边的小四唤着沉思的他。

卓航熄了烟,拿起放在桌上的酒,慢慢地喝着,好象一点也不急。

他不喜欢酒,就如同他不喜欢女人,但是他需要借这些来麻痹自己,帮助他遗忘。

“老大,金小姐来了。”手下再次提醒他。

罢说完,就看到一位着低胸窄裙、身材圆润的娇艳女郎,风情万种的来到卓航跟前。

“航哥,爹地请你进贵宾室谈话。”金蓓妮嗲着声音,眼神饥渴的看着他,并刻意的低子,好让卓航能一窥究竟。殊不知她这举动反而使卓航忆起他那人尽可失的母亲,对她也就更加反感。

在黑道上,谁都听过金老大的名号,也都晓得他有多疼这个女儿。

妩媚、妖娆又多金的金蓓妮,向来是男人争宠的目标,从没有哪个男人能抗拒得了她,对于那些庸俗的男人,她也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直到她遇到了卓航。

是他的冷绝、孤傲和不把一切放在眼底的个性吸引了她,他愈是不理她,她就愈想征服他,一直到现在,也只有卓航才能引燃她的热情。

卓航确实是个粗暴、冷酷的情人。

金蓓妮知道卓航只是利用她来排遣时间,非但不把她当作一回事,他甚至根本就看不起女人。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不管她怎么查,甚至对他那些忠心的手下威胁带利诱,就是无法得知。

想到这里她就气,有钱无法办事巳是一大讽刺,他那帮手下竟然也跟他一样无视于她诱人的外表。一这些可恶的男人,总有一天,她一定要他们一个个跪在地上舌忝她的脚趾!

卓航冷然的放下酒杯,起身朝贵宾室走去,他的手下亦起身追随其后,把金蓓妮冷落在一旁。

金蓓妮恨得牙痒痒的,从来只有别人巴结她,她何时受过这种冷落?但自从她认识这个“冷面煞星”后,已不知挨过多少的屈辱。她委曲求全,只为了讨他欢心,没想到他竟然不领情。

金蓓妮射出森冷的眼光,看着卓航。哼!等着瞧,总有一天……她可不是好惹的。

※※※

庸俗的贵宾室里,几个小伙子正为了抢麦克风而喧哗着,他们看到卓航走进来后,全部安静下来,眼光充满了畏惧。卓航的狠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种人还是少惹为妙。

“金老大,今天请我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尽避吩咐,我一定尽力去辨。”一坐下来,卓航就开口干脆的说。

金老大是位身材褔泰、约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从他脸上的刀疤和器宇不凡的架式,一望即知他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他用锐利的眼光欣赏着卓航。卓航是条汉子,对朋友够义气,多年前他刚出道时,金老大曾帮他摆平过一些庥烦,卓航竟能感恩到现在,他实在很欣赏这个人。

长相称不上好看的卓航,却从不缺女人,她们不是迷恋他的长相,而是被他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冷峻气质给吸引住了。他只需要淡淡的一瞥,就能教人浑身发颤,偏偏他这份特质正是时下女孩所钟爱的,难怪他那不可一世的女儿也会对他动了心。

可惜——他痛恨女人,也不是说他喜欢男人,只是他对女人失去了信心,无法信任她们,只抱着玩一个是一个的心态。到底是为什么?和他在一起打拚了这么多年,他从没听卓航讲过。

“放轻松点!今天找你来,只是因为很久没在一起喝酒、划拳,顺便想问问你接管的生意是好是坏。”操着台湾国语的金老大向手下使了个眼色。

桌上很快的放了几瓶啤酒、杯子和小菜。

“有没有人找你的麻烦?”金老大倒了两杯酒,递出一杯给旁边的卓航。

“多谢金老大的关心,我出来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那些小喽啰我还不放在眼里。”

“那就好。”

坐在金老大旁边的金蓓妮按捺不住的拉了他一把,暗示他真正的重点。

“阿航啊!你今年几岁了?”金老大突然问。

卓航冷冷的看了金蓓妮一眼,心里稍微有个谱。

“三十二岁。”

“三十二岁也不小了,没打算找个伴吗?”

“没想过。”

金蓓妮看情形又拉了她老爸一把。

“虽然人在江湖,但是孤独的时候还是需要有个伴。看看你金婶和我,当初如果没有遇见她,我都不晓得今天会变成怎样,所以好好的想想看,不要因为以前的不如意,害了自己。”金老大为了宝贝女儿,不得不多说几句。

“我会好好的想一想。”卓航一副不想再谈这个话题的表情。

金老大看在眼里,知道这种事勉强不来,尢其对卓航这样的人来说更是困难。

看样子,今晚我别想安宁了。他看着女儿难看的脸色,心里想着。

※※※

暗雪儿趴在地毯上,抱着卧枕看晚间新闻——林氏集团继承人林永寒返国的消息。

谭茵则坐在旁边看小说,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态。

“茵茵,那个戴墨镜的男人是不是林永寒?”傅雪儿兴奋的问着。

谭茵不感兴趣的瞥了眼萤光幕,只见一大堆记者包围着一位显然已不耐烦的男子,看他外表似乎长得不错,但由于戴墨镜的关系看不清楚他的脸,不过有轮廓应该是离“帅”字不远。

她懒懒的回了声,“记者不都说是林永寒了。”

暗雷儿听她不情不愿的回答,惊讶的回头看着她,“他是你老板的儿子耶!又是个超级大帅哥,如果能钓上该有多好!而且他以后就是你的顶头上司了,近水楼台,你就先把这个月亮摘下来自己独享嘛!”她一口气说完。

“雪儿,你真的有点疯了。”谭茵没好气的骂道,不理会傅雪儿,继续看她的书。

“嘿!人家跟你说真的,这么久以来,追求你的人多得像座山,你却无动于衷,也难怪谭妈妈要替你担心,就连我都不免要待你烦恼,你的标准究竟有多高?”

叹口气,谭茵放下书,看样子不回答她的疑惑,自己是别想得到安宁了。

“我的标准不高,只要能对我的眼就行了。”谭茵举起手制止雪儿的发言,想也知道她又要讽刺她了。“像你碰到高怀德就会变得温驯可人一样,我只是在等待一个能让我撒娇依赖的人,这种标准订得还可以吧!”谭茵朝傅雷儿眨眨眼。

“你怎么说怎么有理啰!不过我还是觉得林永寒是个可以考虑的对象。”她还是不死心。

“雪儿!瞧你说得好象人家已经苦追了我好几年一样。”谭茵翻翻灵活的大眼。

“反正这是迟早的事嘛!”傅雪儿说得理所当然。

“真是多谢抬举了。”没想到她在雪儿的心中有这么高的评价。

“不客气啦!老同学偶尔替你打打气,也是应该的。”傅雪儿又在损人了。

“你呀!狈嘴裹吐不出象牙。好了!上床睡觉吧,明天我会帮你看看你心目中的偶像,顺便替你打听好他的一切,好让你有机会悔婚。”谭茵逗趣道。

“明天林大帅哥就上班了?”

“嗯!所以明天下班你可以来公司找我,我会故意晚点走,如何?够朋友吧!”

“免了,我把这大好机会留给我的好友——美丽动人的谭茵小姐。”

“多谢恩赐。”

两人如同往常,笑闹成一团。

※※※

糟糕!看了下表,谭茵使尽全力的冲向电梯,今天塞车塞得这么严重,她特地提早出门的,没想到还是快迟到了。眼看电梯门就要关上了,她不禁朝电梯喊了声,“等一下!”

电梯门再度打开。

“谢谢!”谭茵大口喘气,对着按钮的陌生男子感激的说道。

“到几楼?”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十二楼,谢谢。”谭茵抬头望着眼前的男子,是个很英挺的人,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她。

谭茵觉得他很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过他。

十二楼不是父亲专用的办公室吗?想必她就是父亲常提起的谭茵,林永寒暗暗想着。刚才在路上开车时,看到走在人群中匆忙的她,仍能让人眼睛一亮,因为她全身沐浴在一片朝阳中,犹如发光体,在那惊鸿一瞥中,他对她留下深刻的印象,没想到她就是自己日后要经常相处的人,看来这件事到目前为止总算有些趣味了。

数字指向十二楼,电梯门一开,谭茵就急急的走向办公室,来不及怀疑为什么这个陌生男子也同样上了这层楼。

才刚进办公室不到十分钟,林文超就叫她进去。

稍微整理一下服装后,她走进蕫事长办公室,做着每日的例行报告,“董事长,今天您和……”

林文超打断她,“谭小姐,今天的行程晚点再报告,我先介绍永寒给你认识。”

林文超望着谭茵背后,“永寒,这位就是我经常提起的谭茵。”他向已走到谭苬旁边的人说。

是他!原来自己在电梯里遇到的人就是林永寒。谭茵侧过身看到他时虽感惊讶,却没表现出来,只是淡淡的点个头。原来他就是大家所谣传的公子!他确实是有这种条件,可惜她对他没感觉,因为她向来对花花公于型的男人没好感。

“幸会!”谭茵伸出手冷淡的说。

林永寒握住她的手,直挸着她。“幸会!”

林文起用颇富兴味的眼神看着儿子。他这个儿子长得英俊挺拔,人又聪明,再加上林氏企业唯一继承人的头衔,向来是女人心目中的理想对象,因此造成他游戏人间的自负个性,就连他一向尊敬、孝顺的母亲,也无法迫使他对婚姻产生兴趣,真是伤透了林文超的脑筋。不过这会儿看他瞧谭茵的表情,事情似乎有转机了。如果他们能顺利配成对,就不枉他精心设计这个提早退休的计画了。他相信以谭茵的个性和条件,一定能使他这个骄傲的儿子举白旗投降。

“永寒从今天开始交接董事长职务,等正式交棒时,我会对外发布消息。而我希望在消息发布前,你们已经培养由良好的默契。”林文超别有用意的向谭茵解释着。

谭茵向林文超允诺后,步出办公室。

“永寒,你觉得谭苬这个女孩怎么样?”

林永寒看了他父亲一眼,“如果你指的是外表,她是长得不错。要是你指的是个性,抱歉,没相处过所以无从回答。”他才不会上父亲的当,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又想替他作媒。纵使谭茵长得再好看,那又如何?世间什么样的美女他没见过,他才不想这么快被绑死。

※※※

这一天,整栋林氏大楼唯一的话题就是林永寒,公司里的单身女郎都盼望自己能得到他的青睐,相对的,对谭茵也就十分的嫉妒。

下班时间快到了,谭茵看了看手表,起身走到楼下的大办公室,里面有十来位女孩叽叽喳喳的,像个菜市场。

她走向一位长相可爱的女郎间:“阿美,蕫事长有没有交代晚餐?”

“没有,他可能会和林永寒一起出去吃。对了!忙了一天,忘了问你,林永寒是不是长得很帅?”

“早上他进来的时候你没看到吗?”谭茵疑惑的看着她。

“讨厌,人家早上刚好迟到啦!:快告诉我,他是不是像她们所说的,长得帅呆了!”

谭茵看了看办公室内其它的人,知道阿美所指的“她们”是谁,因为整个办公室都充斥着关于“林永寒”的话题,看来大家对“麻雀变凤凰”式的故事都深信不疑。

“你不会自己看,我无法作任何评论。”

“别这样啦!谭茵,透露一点点就好了。”阿美恳求她。

“你干嘛这么紧张?反正以后他会天天来,你爱怎么看就怎么看,没人会拦你。”谭茵知道办公室的人对林永寒迷得很,故意和她打哈哈。

“喂!老板好象下来了。”有人喊,阿美紧张的看着办公室外的走道,同时办公室内的人声也静了下来,大家都屏息以待。

看到这种情形,谭茵不觉莞尔,看来以后的出勤率一定很高。

意外的,却只有到林文超下来。

“真讨厌,又没肴到。”阿美抱怨着。

“谭茵,我好羡慕你,可以天天和他接触。”

“要不然我和你交换啰!”谭茵义气的说。

“我也很希望和你换,奈何人家不要我。”办公室内谁不知道林文超非常欣赏谭茵。

“不要一副哀怨的表情,我很喜欢你呀!”谭茵故意抱着娇小的阿美说。

“算了吧你!”阿美没好气的推开她。“我准备回家了,你工作告一段落了吗?要不要我等你?”阿美好心的问。

“不用了,你先走吧,我事情再处理一下,待会儿再走,反正现在是塞车时间。”

※※※

林永寒走出办公室,看见谭茵还在她的办公室里,蹙着眉头,似乎有什么难题无法解决。“谭小姐,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谭茵猛抬起头,好象被林永寒的声音吓到了般,她看了看手表。

“事情还没处理完吗?”看到谭茵还在,不知道为什么,林永寒突然也不想那么早回家了,他想和她多聊聊,多了解她一些。

“没什么,只是现在是下班时间,容易塞车,所以我想晚点走。”谭茵迫于礼貌的回答。

“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自己搭车就可以了,谢谢!我先走了,星期一见。”谭茵一手抄起皮包,快速的走避,为的是不想搭这位公子的便车,深恐自己变成公司里女职员的公敌。

林永寒看着谭茵像逃难般的背影,不禁嘴角一扬,自己长得有这么可怕吗?以往这种逃离的角色多半是自己,怎么谭茵和他抢起角色来了?

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