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老大!明天他们在餐厅宴客。”说话的人一脸恨意的提醒眼前的雄老大。

里面的几个人也鼓噪著,“老大,明天好好的干他一票,让白家人颜面扫地。”一个接一个的向始终不说话的雄老大献计。

阴沉的雄老大早就想好了计策,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自从几年前被“五色组”毁了心血以后,他就一直伺机复仇,再加上他的海洛英和人口贩卖的生意又折兵损将,损失不可谓不惨重,本想在这两桩生意上好好的报复白家,谁知道竟被他们识穿,新仇加上旧恨,如果他不能毁了白家……也要和他们同归於尽!

“老妈!”范舒荷高兴的抱著苏倩又叫叉跳,“一个多月不见,好像又漂亮了不少,保养品用得不少吧!”

苏倩对她的口无遮拦大感吃不消,尴尬的看著笑得正开心的白家人,“你好像太久没被我教训了!”

范舒荷偷偷的吐吐舌头,识相的投人一脸笑意的范楚天怀里,故作神秘的附在范楚天的耳朵旁边大声讯,让在场的人听得一清二楚,“老爸,老妈还是那么凶!”

范楚天大笑的搂住女儿,向她道歉,“都怪老爸太疼她了……”

“荷娃!”苏倩好笑又好气的揪著她细女敕的脸皮,便把她从老公的怀襄拖出来,“越大越没规矩。”

白浩庭舍不得的看她直揉著被苏倩捏红的脸颊,真想上前替她揉一揉。

“你如果不喜欢她,把她让给我们当媳妇好了。”黎静巴不得范舒荷永远留在白家。

“对啊!这丫头我喜欢,不如把她嫁给浩庭如何!”白宏替儿子说亲。

苏倩注意到白浩庭轻柔的看著女儿的眼押,那是只有在面对心爱的人才会流露出的温柔和疼惜的眼神。这么说””黎静说他们家傻小子爱上咱家的女儿,是真的罗!

浩庭一表人才,配咱们家荷娃当然过得去,只怕是荷娃高攀了人家,而且白家的礼节这么多,白老夫人对荷娃的印象又似乎不太好……

她担心的看著孤僻的白老夫人,“只怕她会替白家惹麻烦,而且她还太小,我想她还不太适合出嫁。”苏倩委婉的拒绝。

范舒荷拚命的点头,表示赞成。她知道白浩庭一定会不高兴,但她就是不想太早嫁嘛!

白浩庭没想到苏情会拒绝,挫败的发出一声低吼,“伯母,我……”

“这件事再说吧。”白老夫人拉著孙子示意他冷静下来,他恐怕是爱那野丫头爱昏头了。“阿倩,走!陪我泡茶!”

“好啊!好久没陪您泡茶了。”今人讶异的,苏倩竟和那个怪异的白老夫人亲密的挽著手离开了。

其他的人似乎不觉得奇怪,也跟著她们一起走了,只留下了仍无法相信的范舒荷和一脸阴森的白浩庭立在原地。

“白浩庭……你……”范舒荷拉著白浩庭,正想问他对这件事的感想,却发现他的神情似乎不对劲。“嗯!你没事吧。”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白浩庭发狂的咆哮,“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

“我都说了,老爸和老妈一定不会让我这么早嫁的,你又不信。”范舒荷轻轻说著,怕他一怒不可收拾。

“你姊姊和你同年,她难道就不算早嫁!”白浩痴狂哮著,无法接受这种荒谬的理由。

“那是因为她怀孕了,不对……那是因为她爱武哥……不对……吸呀!反正那是……”范舒荷一时也说不清。

“难道你不爱我?”白浩庭阴沉沉的逼问她。

“我当然爱你!”范舒荷没有丝毫犹豫不决。

“既然爱我就嫁给我!”白浩庭不能理解她拒绝的原因,其实他内心有份恐惧感,怕她回到台北就会遗忘了他。她太耀眼了!不行,他绝对不能冒这个险。“你是我的人了,而且令姊早把你许配给我。嫁给我,荷!我爱你,真的好爱你,嫁给我好不好?”

白浩庭已经把他和莲发生的事告诉她了,她也知道莲曾戏言要将她许配给他,莫非这一切真是天意难违?

他这份痴心爱恋确实打动了她,其实她并非不想嫁他,只是怕老爸、老妈孤单,但是:唉!看样子只好对不起老爸、老妈了。

范舒荷搂著焦急、苦恼的他,轻轻的贴在他结实的胸膛,叹了口气说道:白浩庭,如果你真的认为我不会给你们家添麻烦,你就把我娶回家吧!”她抬头面对著他的深情,轻柔的允诺。

“你是说……”白浩庭的焦急、不安在刹那间化为乌有,他的心现在只有兴奋与狂喜。

“我是说我愿意嫁给你了!”范舒荷白了他一眼,肯定的重复著她的誓言。

“哟喝!”白浩庭快乐的抱起她直转圈子,这回范舒荷来不及阻止他的大嗓门,也许……她是想让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快乐吧!

丙然,白家人和范家人全应白浩庭的吼声而跑出来,映入他们眼帘的””是一向冷静、温和的白浩庭发狂似的搂著笑吟吟的范舒荷直转圈子,而四周缤纷的落花像音符一般,在他俩身旁飞舞。

“准备婚礼吧!小倩。”范楚天搂著湿了眼眶的爱妻,有感而发。他看得出这小子对女儿的心,他会好好的保护、爱惜她的。

“嗯!”纵然有千万个不舍,她也知道女儿已经心有所属了。

“阿倩,别担心,她相当倔强,不是吗?”白老夫人打破沉默淡淡的说著,话里是掩不住的欣赏。

黎静知道婆婆是打心里接受那孩子了,但是,她态度的转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

“老大,今天雄老大可能会有动作,你要小心点!”青狼不习惯的拉著领带。

“我知道,你叫其他人注意,绝不能出任何差错。”白浩庭冷静的在会议示里看著雄老大的录影带””他那天在人易时出现的录影带。日前室内只剩他和青狼,其他“五色组”的成员已经先行到会场部署和侦察了。

“对了,听说昨晚你和范舒荷的婚事已经敲定了,恭喜了!老大”青狼拍著兄弟的肩,诚心的向他道贺。

“不””!”一阵心碎的尖叫,惹得他俩侧目而视。

“湘湘!”白浩庭站起来,看著站在门口的韦湘湘。

“我先出去了。”青狼心痛的看了一眼韦湘湘,就迈开步伐走了。

“浩庭哥,不要!不要娶范舒荷,我爱你啊!我爱你好久、好久了……”韦湘湘投入白浩庭的怀中哭诉著。

白浩庭轻柔的拉开她,“湘湘,不要这样,等一下给舒荷看到了不好。”

“舒荷!舒荷!她到底哪一点比我好!”韦湘湘怨恨的瞪著他。

“感情的事不能勉强,我爱舒荷,这是不能改变的事实。湘湘,你很美,也很善良,有一天你一定会遇到你心仪的人。”白浩庭坦白的劝著。

“既然我美、我善良,为什么你还是喜欢范舒荷?而且我心仪的人是你啊!范舒荷太卑鄙了,明明答应不介入我们之间的,却出尔反尔,我恨她!”韦湘湘痛恨的哭喊。

“你说什么?!”白浩庭抓著她,生气的问著,“难道前一阵子舒荷对我冷淡,是因为你的关系!”

“对,是我哀求她不要介入我们之间的,但是她说话不算话!我爱你啊!浩庭哥!”韦相湘满怀希望的想抱他,但是白浩庭的心已经冷了,他没想到韦湘湘会这么做。

“不可能的,即使没有舒荷,我也不可能爱上你的。”白浩庭冷漠、残酷的说道,“我希望你不要再为难舒荷,她的心地太好,所以不忍心拒绝你,但是我绝不会容忍这种事再发生……”

“浩庭,不要再说了!”范舒荷泪流满面的走进会议室,她了解韦湘湘的心,虽然她也曾恨过她,但是如果站在同样的立场,她也可能会这么做。

“范舒荷,别在那里充好人了,我不屑你的同情,我希望你死掉!”韦湘湘恶毒的诅咒

“住口!”白浩庭扬手就给了韦湘湘一巴掌,打得她嘴角渗血。

范舒荷捂著嘴,不敢相佰韦湘湘会这么恨她。她转身就往外跑,只想找个地方静静的里舐伤口,白浩庭心疼的就要追出去。

临走前,白浩庭冷冷、怨恨的看著他一直疼如妹妹的韦相湘,“我从没想过自己会打女人,而且是我一向视如亲人的女孩,就像我从没想过你是这么恶毒的女孩一样。”

他心痛的说完,就急忙追著范舒荷。韦湘湘无法接受这种打击,随即倒在椅子上,掩面大哭,令人闻之心酸。

“湘湘,”青狼不知何时又出现在她身边,轻轻的把她拥进怀里,“别伤心了,老大不是故意的。”

“不,浩庭哥真的恨我,他真的恨我。”韦湘湘呜咽个不停。她抬起头,急切的想向青狼解释,“我不是故意要诅咒范舒荷的,真的!我不是故意的,你帮我告诉浩庭哥好不好?青狼……”

“好,好,老大不会怪你的,他只是-时心急,口不择言,你不要再伤心了。”青狼忍住心中的痛苦,轻轻的向她保证。

“舒荷,你在哪里,快出来……”白浩庭急急的呼喊著范舒荷,她到底跑哪去了?眼看著交接典礼就要开始了。

范舒荷把身子更缩进花丛中,她现在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包括白浩庭。

白浩庭又绕到别的地方找了,范舒荷心灰意冷的窝在花丛里不想出去。幸好整个白家只剩白老夫人、她及白浩庭在家,其余的人都先到会场了,不然这下子一定又热闹滚滚,有戏可看了。

韦湘湘狠毒的话仍盘旋在她心中散不去,她是不是做错了?范舒荷自艾自怜的抹开泪水,她到底该怎么办?

她失神的望著外面,无精打彩的看著白老夫人庄严而过分僵硬的走进她的视线。

不对啊!她怎么会走侧门?范舒荷警觉的半蹲起身,暂时忘了方才的不愉快。

丙然!白老夫人的后面有两、三个人拿枪抵著她。这些人是谁?

范舒荷爬出花丛,偷偷的跟在他们后面。

不行!她绝不能跟他们硬拚,不然老夫人的性命难保,这……该怎么办呢?唯今之计只有……

看看身上的黑色礼服,她今天的打扮拜老妈之赐,够冷、够艳、够当白浩庭心爱的女人。如果对方了解这点,那么她便能代替老夫人:如果不行,至少她也能在老夫人的身退保护著她。

“你们要干什么!”范舒荷假装偌慌失措的柔弱模样站出花丛。

“不要叫!”果然马上有一个人过来用枪比著她。

“你……你们是……谁?”她吞了吞口水,再颤抖著声音,模仿电视上那些没事就尖叫的无聊女子。

“你又是谁?”其中一个人垂涎的看著她美丽的脸蛋,和玲珑的身材。

“你们不要乱来,我是白浩庭的未婚妻。”刚好有了藉口,显示她的重要性。

“太好了,把她也一起带走,雄老大一定会恨高兴的。”这个人如获至宝高兴得很。

“别听她乱说!谁说她是白家的孙媳妇的?”白老夫人不屑的反驳她的话,也泼了这些小人一身冷水。

“女乃女乃,您还在生我的气啊!我不是已经向您赔不是了?”范舒荷装模作样的搂著老夫人,像是很愧疚,并乘机拉拉白老夫人要她别多说话。

白老夫人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心?她只是不愿这野丫头陪她冒险罢了,况且浩庭那孩子对这丫头中意得很,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她的宝贝孙子一定会痛不欲生。

“好啦!废话少说,两个都一起带走,看老大怎么决定再说。”

随即她们都被押上车子。范舒荷趁他们不注意时,偷偷的按著她戒指的钮,这个戒指和孟克霖的呼叫器是相感应的,幸好孟克森忘了要收回去。

范舒荷沉默而担心的望著车外。奇怪,这条路怎么越看越熟悉……

没错!这条路就是上次她被骗上车走的那条。这么说,雄老大他们肯定是窝在她和采依相识的那间小屋了。

这个雄老大竟敢藏匿在这个地方,实在胆识过人,她得提高瞥觉,因为通常这种人都特别阴险、狠毒,也可以说””他是规死如归了!

车行一段路后,小屋又渐渐出现在她的视界中……真的是这间小屋!

“下车!”车里的人赶著她和白老夫人下车,范舒荷见到一名五短身材的男人坐在屋子的前面,显然正等著她们的大驾光临。

“欢迎!欢迎!真难得请到你这位贵客啊!白老夫人。”雄老大阴寒的死鱼眼实在看不出有任何欢迎之意。然后他注意到范舒荷了,“这位娇客是?”

“老大!她是白浩庭的未婚妻。”这些个不起眼、没能耐的心褛罗,别的不会,就会邀功一

“喔!那真是稀客。”他的声音柔得让人发麻。

“你认……认识……浩庭?”范舒荷偎近白老夫人的身边,显得十足的娇弱。

“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他?我们的交情很深。”雄老大不怀好意的暗示著。

“少废话,谁跟你这樟头鼠目的小人有交情!”白老夫人冷冷的,维持一贯的犀利作风,毫不留情的骂道。

“老大!”雄老大的手下听不过。

但是雄老大示意他们安静,“等到白浩庭来,我会好好的和他叙一叙老交情,带她们进去,小心不要伤了她们。”

雄老大脸上所浮现的恨意,足够教她们提心吊胆了。

“老大,这怎么办?”蓝虎把雄老大的话转述给脸色凝重的白浩庭,为原本庄严的会场增添了不少愁思。

“荷娃不会有事吧!”苏倩偎在范楚天的怀里又惊又怕,早已泣不成声。

“小倩,对不起,都是我们保护不好,才会教舒荷给雄老大抓了去。你别担心,浩庭一定会拚命把舒荷救出来的。”白宏自责心情相当沉重,一个是他妈妈,一个是他未来的儿媳妇,两个都损伤不得。

“黑豹查出来了吗?”白浩庭心急的问了好几次,结果每次的答案都一样。雄老大太狡滑了,人家是狡兔三窟,他这条蛇何止有三窟,他是故意让他们心烦气躁,好等待机会下手。

懊死!白浩庭从没这么无助过,他的两个至爱都在那杀人不眨眼的雄老大手中。当他听到蓝虎告诉他,舒荷和他女乃女乃被雄老大抓走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就跟著遗失、掉落了。她们

绝不能有事,绝对不能!

“白浩庭!”孟克霖急匆匆的冲进来,“快跟我走,我知道范舒荷在哪里!”

孟克霖这天大的消息为他们带来无限生机。室内的一班人,立刻浩浩荡荡的出发救人去了,台中街道这时的热闹,己不是耶赛车场可比的了。

另一方面,范舒荷也伺机而动,等了好久,盼了好久,如果她猜得没错,白浩庭必定已经快到了,而雄老大想利用她们牵制白浩庭。姑且不管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反正这雄老大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害怕了?真没用。”白老夫人一点也不在意的闭目养神。

“现在没空陪您老抬杠了,女乃女乃,等会儿如果我叫您跑时,请务必合作一点。”范舒荷早就测量过了,她唯一的机会是从后门沿著小路做掩饰,最好是还有一把枪来保护。

范舒荷不知不觉的月兑口叫她女乃女乃,白老夫人微微的睁开眼笑著,她听得很受用啊!“要走你自己走,我才不怕那个小人。”其实她是怕自己动作迟缓,会拖累了这野丫头。

范舒荷愤怒的压低声音,避免被里面的三个人听到,“女乃女乃!我不是胆小,而是为了浩庭。您想想看,如果雄老大以我们当筹码逼浩庭死,他会不从吗?”

一心只想护著这丫头,倒真忘了这一点,白老夫人赞许的瞪著她。

“这里面有三个人,外头少说也有十几个人,你要怎么摆月兑他们?”白老夫人根本不相信她有办法。

“反正请您老等会儿跟著我走就是了。”范舒荷早想过了,一定要用色诱,等他们三个一窝蜂涌上来,她的机会就大多了。

“哎啊!这是什么……吓死我了……这虫……钻进我的裙子里了!”范舒荷在老夫人恐怖、不赞同的瞪视下,顾不得一切的把长裙掀高,露出一双雪白、修长的大腿,假装害怕的找虱子。

室内约三个男人一看到她那双匀称的大腿,果然像苍蝇见到糖似的直扑向她。自从上次那两件案子被条子盯紧后,他们就好久没碰过女人了,更何况是这等美艳的女子。

“小姐,别怕!我们来帮你抓。”

“是啊!小姐,这种事我们很内行的。”

这几个的男人,一个比一个更热心的围住范舒荷。

机会来了不容犹豫,范舒荷拿起放在地上的木棍,狠狠的击昏一人后,再迅速的出手,用力且毫不留情的踢昏另外两人。

她搜寻著他们的手枪,拿起其中一把,“女乃女乃,我们走!”

范舒荷拉著白老夫人马不停蹄的狂奔向另一边。小径太危险了,而且下坡容易拖延时间,她必须找到遮蔽物,一直支撑到浩庭来。

小土堆!被了,够她们俩藏匿了。

“射死那个老的,年轻的让她受点伤!”雄老大一夥人紧追在后,并冷血的下了缉杀

眼看土堆只在一臂之遥了,范舒荷回过头,心惊的发现那对准老夫人的枪口,立刻奋不顾身的扑向老夫人护住她,随即两人迅速仆倒,一同滚进上堆后面。

她中枪了!

范舒荷只觉得肩膀灼热、难受,她看了眼倔强的老夫人,幸好她没发现自己受伤,衣服的厚度应该可以抵挡一阵子吧!

她不想老夫人难受、自责,拉老夫人卧倒在土堆后,往外看著雄老大他们逐渐逼近。这么多人怎么办“

看来只好拚一拚了,不然不只是她和老女乃女乃,就连她心爱的浩庭也会有生命危险。

“女乃女乃,您不要出来,”范舒荷轻轻的向老人家诀别,“等一下浩庭就来了。”

“野丫头,你要干什么!”白老夫人驾讶的拉住半起身的范舒荷。

“没事的,他们不敢对我怎样的,您放心吧。”肩膀好痛,视线开始模糊,范舒荷用力扣著自己的脸,试图清醒些。

“你们无处可逃了,出来!”雄老大喝令她们。

范舒荷从土堆后面站起来,带著冷冷的笑容,把枪抵在自己头上,死冷的和雄老大对峙苦。

“你在干什么!快把枪放下。”雄老大被她的表情和动作吓著了。

“女乃女乃已经死了,如果我也死了,你说浩庭会放过你吗?白家会放过你吗?只怕这“云天盟”倾巢而出,你就得死无葬身之地吧!”视死如归谁不会,只是有没有那种情况和环境的逼迫而已。

雄老人一班人显然被她的威胁给吓到了。

白浩庭和孟克霖在远处埋伏著,当他看到他心爱的女人拿枪抵著自己的头时,他差点就要冲过去,要不是几十个兄弟拚了命的拉住他,他绝不会放她孤零零的独自作战。

“这丫头有种!”黑豹不容易称赞人,但是范舒荷却真的让他佩服。“她把白老夫人藏在土堆后面,自己独自涉险。”黑豹把他研究的心得报告老大。

“红狐带几个人过去?”白浩庭不会让范舒荷涉险的,即使要赔上他的命,他也不会议她涉险。

“五十个!”蓝虎一直听著耳机,“慢著,老大,红狐说老夫人已经安全了,而且丝毫无损,要老大放心,而且老夫人说务必毫发无伤的救回范小姐。”

“黑豹,叫狙击手准备,千万不能伤了舒荷,谁伤了她我就要谁死!”白浩庭几乎失去理智的命令著,冷酷十足的脸,瞬也不瞬的紧盯著牵动他的心的人儿,深怕稍有个什么闪失就失去她。

上一秒钟,雄老大和仙的喽罗们还在威胁地放下枪,谁知下一秒钟,一阵枪林弹雨打得他们全倒在地上,申吟个不停。

总算来了,范舒荷冷汗直流,她已经快撑不住了。

她好像看到白浩庭发疯似的跑向她,后面的人已经没威胁了,“云天盟”的人已把他们团团围住,他们想再做什么无谓的抵抗也没用。

“你没事吧!”白浩庭把她搂进怀里,细细的看她惨白的脸孔。

“女乃……女乃,没事吧?”范舒荷虚弱的问道。

“她没事。舒荷,你的脸色很难看……”白浩庭发现自己的手稠稠的,举起一看,整个手掌都是血!

“你受伤了!”白浩庭总算发现她的肩膀都是血。该死!她穿黑色的衣服,如果她不说,根本没人看得出来。

然而她根本没有在听他说话,因为她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了。

“不!”白浩庭痛苦的呐喊。

范舒荷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书面,是白浩庭痛苦的呐喊!

“杀了他!”白浩庭死死的看著雄老大,下了一道命令,就抱起她不停的往回跑。

“不!白浩庭,把他们交给我,这是你欠我的。”孟克霖对著他的背影喊著。

白浩庭顿了下脚步,头也没回的交代黑豹,“照他的话做!”

的确是他欠孟克霖的,毕竟孟克霖帮他找到了舒荷和女乃女乃的所在,这次就暂且放过雄老大。不过雄老大落人督察手中,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毕竟作奸犯科太多了。

一切以舒荷为重!

“舒荷!版诉我你没事,快和我说话啊!”白浩庭一直呼唤著怀里不省人事的范舒荷。

“可恶,快和我说话啊!舒荷!”

“老大,青狼开直升机来了,请快上去。”蓝虎把白老夫人也一并扶上直升机,他顺手想接过白浩庭怀里的范舒荷,白浩庭却不肯松手。

“老大!范小姐失血过多,必须尽快医治。”蓝虎忧心忡忡的说出他的判断。

“她不会有生命危险吧!”白浩庭的热泪突然涌上眼眶,他哀求的拉著兄弟,“不要让她抛下我。”

“浩庭,振作点,这丫头不会这么轻易就认输的。”老夫人合著泪,轻轻模著范舒荷那没有血色的容颜,她真看不惯她这么安静。“这丫头太好强了,替女乃女乃挨了一枪,怕女乃女乃担心,硬是咬著牙不说,这么倔强的孩子,老天不会要她的。”

“是啊!老大,范舒荷不会有事的。”青狼安慰著已经乱了分寸的老大。白浩庭听了女乃女乃的话更心痛,他狂乱的亲著范舒荷,强忍著的眼泪还足忍不住滴了她满脸。“谁也别想从我手中夺走她,即使是死神也不例外!”

白家一向安宁的宅院,因为范舒荷的受伤而添了不少哀愁……

范家的一家大小全都忧心的坐立不安,范修尧和范修伦也为小妹的安危而连夜飞车南下,他们分别拥著哭得已经说不出话来的苏倩,心里也焦急万分。

范楚天、白宏、黎静和白老夫人全都心酸的盯著手术室。

美丽、优雅的范舒莲则躲在陆武的怀里伤心著,冷漠得不近人情的陆武在面对爱妻的伤心,及疼如妹妹的范舒荷的生命垂危,也不免要露出难得的担心与心疼。

“武哥,荷……会不会有事?”范舒莲不安的偎向陆武。

她的话正中了大家的心声。

白浩庭失魂落魄的抓著头,闻言抬起头,看向那张和他心爱的女人一模一样的脸孔,狂乱的咆哮著,“不会!她不会有事的!”

陆武皱紧眉头搂著妻子,他是头一次看到白浩庭,他现在的样子绝不像是“云天盟”的当家。

连“五色组”的其他成员也都忧心的等待著。

稍后,蓝虎出来了,他的笑容和缓了大家紧绷的神经。

白浩庭冲上前抓著他,眼睛无神、精神涣散,“舒荷她……

“没事!范小姐没事了,但是这几天可能要看著点。”蓝虎向老大保证著。

“我就说那丫头很坚强,没事的。”白老夫人用手绢拭著眼角的泪珠,“我的孙媳妇可不是豆腐做的,楚天和你们两个,早点去休息,明天才有精神和我谈土地合资的事情。”老夫人比比范修尧和范修伦。

“老大人是说……”范修尧驾喜的肴著白老夫人。

“这块土地是先夫真的第一块上地,我早就打定好主意,要送给我的孙媳妇当见面礼,并不是为了这丫头救我。好了!全部回去休息,这里让浩庭顾就好了!”白老夫人注意到孙子已经不在这里了。

他恐怕早已跑进去看那丫头了……

尾声

全身酥麻的……这里是白家的手术室吧!范舒荷醒来后东瞧西瞧的。很大嘛!

咦?什么东西压著她?范舒荷侧转过头,发现形容憔悴的白浩庭面向著她睡著了。

范舒荷心疼的望著他,他睡得好熟,怕是累坏了吧!

她吃力的望向窗外

现在是深夜吧,夜深露重,他又只穿了件衬衫而已,范舒荷想把毯子分他一点,但是却怎么都使不上力。没办法!她只好伸出手轻轻的摇著白浩庭。

白浩庭警觉性相当高,范舒荷一碰到他,他就醒了,双眼直觉的望向范舒荷,发觉她正温柔的对著他笑。

范舒荷充满爱意的扯著他新生出来的胡碴,取笑著,“你的样子好丑!”

“谁教你吓坏了我……”白浩庭感动、又宽心的把脸颊轻轻的靠著她的脸。

“这床够大,上来吧!”范舒荷轻轻的拉著他。

“你确定你的肩膀没事?”白浩庭担心的踌躇著。

“没事!”范舒荷举起另一只手发誓道。

白浩庭这才放心的挤进她的身边,他的大手横过她的腰,整个人抱著她直发抖。

“白浩庭,你会冷吗?”范舒荷弯,仔细的凝视著窝在她肩测的白浩庭。

“你知道吗?当你昏倒在我怀里的时候,我的心就死了!我怕你真的会抛下我,我好怕,真的好怕!”白浩庭鼻息粗重的靠著她。“到现在我仍无法真正的放心,你真的吓坏我了!”

范舒荷知道他真的被她吓坏了,他全身不停的颤抖。她不敢想像,如果自己真有什么不测,他会怎么样……

“别傻了,还没当上帮主夫人前,我怎么可能轻易的死”””范舒荷“死”的音还没说完全,就被白浩庭厚实的嘴唇给堵住了。

“不!不要说!”白浩庭放开她,痛楚的抱著她,那种心被撕裂的感觉,他绝不愿意再尝试一次。

“好,一切都依你,可以了吧!”范舒荷合著泪水,抚著他受尽煎熬的瘦削脸颊。

“你要答应我,不再冒险,要珍惜自己的生命。”白浩庭哑著声音,几乎是恳求的,“你的命已不再是你自己的了,请为我保重。”

“你也是!”范舒荷不停的轻吻著他,“浩庭,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我爱你!”白浩庭温柔的、一遍又一遍的吻著她。

“浩庭!”

“嗯……”

“不要怪湘湘。”范舒荷望著窗外,想起了韦湘湘恶毒的诅咒。

白浩庭默不吭声,因为他无法不把舒荷生命垂危的事,和韦湘湘的诅咒联想在一起。

“你别想那么多了,好好休息吧!”

“你……还在气湘湘。”范舒荷把头压在他的臂弩襄。

“你差点……”白浩庭激动得说不出话。

“我没事,所以不准你再想东想西的。如果你不答应我原谅她,我就不嫁给你了。”范舒荷语带威胁。

“你……”白浩庭拿她没辙,“好””好,一切都依老婆大人的指示,可以了吧!”他把滑落的棉被拉上来,仔细的盖著她。

“这才差不多嘛,老公!”范舒荷甜甜的叫著他。白浩庭真的被她随口一声“老公”给叫得感动莫名,这比得到任何的奖赏、荣誉更今他高兴。

两人沉默的相拥著,享受著平凡、无波澜的世界……

棒了好久,白浩庭突然轻笑出声,他卸下脖子上的项链,轻轻的挂在她的脖子“,“你不是很想知道白龙是谁吗?”

范舒荷好奇的拿起项链看了一下,就被白浩庭的话给吸引住了。

“想啊!当然想!”范舒荷灵活的眼睛又开始恢复好奇的光彩。“快告诉我嘛!”

“想知道就快点好起来!”白浩庭戏弄著她。

“白浩庭!”

范舒荷的娇项和著白浩庭爽朗的笑声,在这宁静得闷死人的夜里,飘得很远、很远……那些被他们的笑声和叫声所吸引的落花,纷纷乘著轻柔的夜风,轻轻的盘旋在手术室外,不停地舞著,轻盈而快乐的舞著……

*关於范舒莲和陆武的爱情故事,请见珍爱小说185《锺爱保镖》。

同系列小说阅读:

五色组  1:摩登女侠

五色组  2:卿卿吾狼

五色组  3:叛逆佳偶

五色组  4:潇洒淑女

五色组  5:追心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