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在尹傲飞非常固执的坚持下,曹子彤只有认命的举白旗投降了。

原本她是要求尹傲飞让赐喜同他们一起回山寨的,谁知他不知何故坚决的反对,说什么想和她单独相处,不想被外人打扰。

是因为这个原因吧,所以他才会无异议的让她回复小鲍子模样,悠哉的骑着马陪他沿路欣赏风景。只不过这一路行来,她发现身旁的人似乎总是闷闷不乐。

"我们在前面的十里亭休息一下好吗?"曹子彤拉着骑近身边的人。

"好。"慢慢的牵着她的马匹,尹傲飞先跳下马后,才欺近她的身边把她抱下马。

"我自己会下马的。"曹子彤好气又好笑的让他搂着往亭子走去。"别当我是小孩子。"

"你不是小孩子。"尹傲飞邪气的瞄着她玲珑的身子。

"你又没看过怎会知道?"曹子彤随口逗他。任他抱吧!反正这荒郊野外不会有人瞧见的。

"谁说我没看过。"待他坐定后,他不在意的把曹子彤抱坐在自己的腿上,邪邪的笑着。

没让赐喜跟来果然是对的,她要是跟来,铁定又管东管西,她也不能和傲飞这么亲密的打情骂俏了。

曹子彤心情愉快的把手环上他的脖子,懒洋洋的瞅着他笑,"难道堂堂的尹家少主会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

"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你的身分?"他才在奇怪她竟然从没想过问他这个问题。

"不是少鹰……"在他的瞪砚下,她只好改口,"不是沈大哥告诉你的吗?"她是这么以为啊!

"错了,是我自己发现的。"该死的少鹰阻止他发现都来不及了,怎会主动告诉他。

又不高兴了,不知道又在吃哪门子的飞醋,反正只要提起沈少鹰,他铁定会动怒就是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在溪边知道的。"

"溪边……"曹子彤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你……你偷看我洗澡?"想起赐喜离开前,她们俩的嬉闹全被尹傲飞听到、瞧见了,她的脸就红得厉害。

"偷看?明人不做暗事,那天是我先到的。"尹傲飞不喜欢她的措词。

"你可以出声啊!偷窥狂。"她的身子全给他看光了,他还强辩。

尹傲飞仔细的捧着她的脸凝视着,"随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发现我未来妻子的容颜和身体,已经萦绕着我的心和脑子了。"

"未来的妻子?你确定你娘真的会接纳我?"奇怪!这一路上没见他问过自己和尹夫人谈得如何。

"我说过,不管如何,你都是我要娶的人,这个事实绝对不会因任何人的反对而改变。"这个丫头又想耍他了,殊不知他早把她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真这么有自信,要是我爷爷坚决反对呢?"她是不闹到他生气不罢休。

"我还是要娶你。"尹傲飞答得自信。倒是她的话让他心里的隐忧再现,再不问她,他会被心里的恐惧给击塌的。"你昨晚和我娘说的是真的吗?"

"你都听到了!"他不仅有偷窥狂,还有偷听癖。

"你说的是真的吗?"激动的抓着她的双臂,他一点也不晓得自己用力过当。"你真的是……"他说不出口,真的说不出口。

"你到底怕什么?傲飞。"曹子彤轻轻的点头,不在意发疼的手臂,只在乎他担心的俊"怕你和你爹一样,无缘无故就消失了。"他真的好害怕,尹傲飞狠狠的搂紧她,声音不断的颤抖。

"我消不消失对你也没影响,反正你的知己这么多,随便抓就有一大把,又何患无妻?"她想到他当日便是这么说的。

"绯儿,别开玩笑了,告诉我,你会不会和你爹一样的消失,然后便不再回来了?"纵然他一直认为这种事是子虚乌有的无稽之谈,但是他心里过分不安的恐惧却又令他不得不在意。

他真的被她的身世吓坏了,所以一路上他老沉着一张脸,曹子彤欣慰的笑着。那么他一定是真如他所说的很爱自己,才会独自的把这份恐惧摆在心里这么多天。

不能再戏弄这个为她痴狂的男子了,毕竟看他难过,她心里也不好受啊!

"不会!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曹子彤保证的轻吻着他干燥的嘴唇。"谁让我爱上了你呢!"

第一次,这是绯儿第一次明白的表白她的心,尹傲飞既喜且爱的掬着她的脸,"答应我,一定要答应我,要走必须连我一起带走,因为我不愿离开你独活。"

"不会的,我绝不会离开你的。"含着眼泪,曹子彤满心欢喜的偎进他的怀里。

"小姐,姑爷快来迎亲了,请你不要再到处逛了好吗?"赐喜不高兴的跟着曹子彤在寨里兜圈子。

泵爷!曹子彤好笑的望着小丫鬟心不甘情不愿的俏脸。

自那日傲飞差人先将她送回寨以后,赐喜的脸就一直沉着,她是气傲飞气得要命。唉!

谁要傲飞因为嫉妒软禁了赐喜,教这个原本就不喜欢他的丫鬟更加的痛恶他。

"赐喜,你真的心甘情愿叫傲飞姑爷吗?"她问得好笑。

"当然。"她仍是嘟高了俏嘴。

"赐喜真是个宽宏大量的人,本小姐一定会帮你配一桩好姻缘的。"她当然知道阿牛对她的丫鬟因相处而日久生情。

真的害羞了!曹子彤好讶异、好讶异。

"小姐……请别胡说。"想起那粗中带细的大个儿,赐喜的心就暖烘烘的。

"绯儿,"曹义重眉开眼笑的走进中庭,俨然有嫁孙女的喜悦,"你怎么还在这儿?傲飞等一下就来了。"

"美髯爷爷,您和赐喜可真是心灵相通耶!怎么说都是这一套。"她偎进老人家的怀里,很高兴见到他神清气爽的模样。"还好几个时辰他才会到,别急。"

幸好他的病容已不复见。那日,她和傲飞匆匆忙忙的赶回"霸地寨",才发现原来爷爷并没有旧病按发。经她仔细推敲后,发现这可能是姑母和老太君设下的计谋,她们无非是想逼出尹傲飞的真心,说实话,她真的有些感激她们哪!

"你这孩子就是这样,爷爷是希望能见到你漂漂亮亮的嫁出门。"想到这丫头就要离开他了,曹义重着实舍不得的失眠了好几晚。

傲飞那孩子果然是个有担当的好男儿,陪着绯儿回来向他请罪,并坚决的向他表明娶绯儿的决心。

他看得出来傲飞那孩子的确是爱绯儿的,他的心早就被绯儿的倩影给占满了,因为只要有绯儿在场,他便会显得魂不守舍、心不在焉的。所以在经过几天观察后,他终于放心的答应把绯儿嫁给他,一切总算雨过天青了。

"会啦!反正爷爷的孙女天生丽质,不需要太多的装扮就够增您的光了。"曹子彤当然知道老人家的离情依依,她又何尝不是?"爷爷,绯儿以后会常回来看您的。"

"你嫁到尹家,就是尹家的人了,怎可随便回来?这样不仅会让人说话,也会让你的翁婆难做人。"曹义重可不希望她这么做。

"不会啦,尹老爷和尹夫人、甚至老太君人都很好,应该不会在意这些的。"

"反正你嫁过去以后,不准动不动就往山寨跑,这是爷爷的命令,知道吗?"看一看时辰也差不多了,他催着孙女上妆去了,"好,快去着嫁衣,准备等候迎娶的队伍了。"

"好好好,赐喜,咱们回房去了。"拗不过爷爷的催促,她只得无可奈何的随着丫鬟回房。

在众多丫鬟的伺候折腾下,一位倾城的美嫁娘出炉了。

"赐喜,这辈子就今天我觉得自己是很美的。"曹子彤对着镜子前后照着,镜子里那着凤冠霞破的古典美人真是自己吗?

真想让远在另一个世界的爹娘也看见。思及他们,曹子彤不禁潸潸的落下了思亲之泪。

她的难得伤心教赐喜和其他的丫鬟们皆吓了一跳,原来她们好动、开朗的小姐也会有这种温文、秀气的举动,其今人惊讶。

赐喜把房里一干闲杂人等都打发出房后,状似帮小姐巡视有何不妥,其实她是有事要告诉小姐。

"小姐,有件事赐喜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赐喜本来是不想告诉她这件事的,因为怕小姐反应太激动,可是看她伤心不已,又觉得应该找点事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轻轻的抹去泪水,曹子彤温柔的笑道:"什么时候你变得说话都要经过我批准了?"

"小姐,别取笑我了,这事和青风小姐有关哪!"想起阿牛前几天差人送来的便笺,她的心就为隐藏这事不让小姐知道而不安。

"青风?她怎么了?"她的反应果然激烈。

"听说……她被八府巡按安大人给软禁了。"

"软禁?为什么?"难道堂堂的巡按大人也会被乔家父子买通,做收贿这种见不得人的蠢事?

"详细情形赐喜不清楚。"她也很纳闷,无奈那只笨牛没提到重点。

"不行,我得去救她。"冲动的曹子彤刻不容缓的摘下凤冠,提起厚重的嫁衣便往外冲。这回赐喜可是眼明手快的挡着她了。

"小姐,少主已经快到了,小姐千万不要这么做,你没顾虑到少主,至少也该顾虑到老寨主,他准会以为小姐逃婚的。"早知道小姐会这般冲动,打死她,她也不会告诉小姐这件事的。

曹子彤的确犹豫了,可是青风的际遇如此可怜,她怎能见死不救?

"不管了,赐喜,你帮我跟爷爷和傲飞解释一下,就说婚礼暂缓,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一把推开她,曹子彤心急的跑向马厩,顾不得她一身耀眼的红色嫁衣有多么显眼,一心只想到挚友的安危。

于是很快的,一匹载着新娘的马儿快如闪电的冲出了"霸地寨",等寨里的人意识到马上的人是谁时,那马儿的行踪早已成了一阵飞扬的黄土。

自知闯祸了的赐喜亦赌上性命跳上了她最怕的马儿,快马加鞭的骑马出寨,一时间"霸地寨"犹如赛马场,场面好不热闹。

两个人骑的路线诚然不同,赐喜又急又怕的拦在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前,急喘着气,"我要找新郎倌。"她被前面的人挡了下来,整个迎亲队伍也都因她而停了下来。

"你是谁!"尹象的少主岂是寻常人随便见得?孔武有力的家丁不屑的看着她。

赐喜正想开口骂他,就听到阿牛的叫唤声,"赐喜,你到这干嘛?"笨重忠厚的阿牛跑到前面来向家丁示意,表示她是自己人无所谓。

"尹少主呢?"没时间和他打屁了,找尹傲飞要紧。

"唷,我当是土匪要打劫呢,原来是我们的小丫鬟啊!"雷廷昭总是喜欢看她出糗,在他身边的沈少鹰和雷廷旭显然有风度多了,他们只是淡淡的和她点头。

"表少爷。"赐喜不情愿的唤着。

"别闹她了。赐喜,你找我什么事?"尹傲飞适时切入。于是,"洛阳四彦"全员到齐,一样的英挺高大,一样的风流倜傥,难怪全国未出嫁的少女们莫不希望能得到他们的青睐。可惜他们却是一样眼高于顶,不是一等一的绝色,他们还不放在心上呢!

"小姐……小姐跑去找八府巡按,说要救青风小姐了啦!"

"什么!"

"该死!"

"要命!"

"她什么时候离开的?"到底是自己的新娘,尹傲飞的反应就是不一样,他又生气又担心的问着还是有点看他不顺眼的丫鬟。

绯儿竟然在大喜之日忙着去救易青风,她难道不信任他会帮她吗?

"刚才走的。"赐喜看着阴沉沉的新郎倌把马掉个头,准备追他的新娘去了。"少主,小姐着的是嫁衣,很醒目的。"换句话说,也就是很危险了。

不敢迟疑的快马加鞭,尹傲飞拚了命的追他的新娘去了,而跟在后面的人,当然是他那些死忠兼换帖的拜把罗!

于是,这洛阳一带在"尹家少主逃婚记"的旧版新闻热度方消的当口,很快的又传出了新版的"尹家少主追婚记"。

就这样,有幸目睹的人,终生都难以忘怀那一前一后、快马疾奔过洛阳街道的俊男美女。别的不谈,光是他们身上红得耀眼的新娘嫁衣和新郎服就够引人侧目了,更不用说在当日高挂在万里无云的天空中,那一团火球的衬映下,那身衣服的光鲜度了……。

于是乎,半年后……。

"唷呼!我又赢了。"跳起来的少妇手中握着弓箭,高兴的叫着、嚷着,那欢愉的表情和兴奋的举动,都在在牵引着她心爱的夫婿。

"小声点,我的尹少夫人。"天气很凉,尹傲飞把手中的袍子为她披上。

"没关系啦!反正这狩猎林内没人会来的"曹子彤娇俏的瞥着他宠溺的脸,"你不是故意输我的吧?"

半年前,她在成婚当天欲前往官府救易青风,没想到骑没多久就被随后赶到的尹傲飞给抓了回去,并臭骂了一顿。

甚至连一起赶到的表哥们和沈少鹰,也和傲飞"同仇敌忾",骂她个狗血淋头、唏哩哗啦。

"对自己的箭术没信心吗?"有时候他为了爱妻会故意输,可是他却也不得不承认绯儿的箭法的确好得令他刮目相看。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才不是哩!"曹子彤轻轻的拔回银箭,不舍的模着。

"这是我送给你的。"

尹傲飞实在有点嫉妒他的岳父大人,因为他在绯儿的心目中似乎比自己还重要。为了不让绯儿常思念过去,尹傲飞可是费尽了心思,打造了二十几支金箭,想取代银箭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而为了比过曹书哲,他可是夜以继日的效仿着,在箭上刻上对绯儿的倾慕之语。

又一支。到日前为止,每当她和傲飞比试完后,不论谁输谁赢,他总会找尽镑种理由送她金箭。

"连同这支,我已经有十支金箭了。"她不得不抗议了,要这么多重质不重量的金箭做什么?"我要那么多支箭做什么?"

"你爹给你十二支银箭,就没听你嫌多过。"枉费他一片苦心!尹傲飞不高兴的欲收回箭,使性子的绷着脸。

眼看情形不对,曹子彤无可奈何的把箭一把抢过来。唉!这人真是会吃醋,连她爹他都要比,真是的。

"好,我要,我当然喜欢我亲爱的夫婿送我箭啊!"她撒娇的踮高脚尖,亲着他紧绷的脸颊。"谢谢你,我最亲爱的丈夫。"

"我真的是你最爱的人?"她的撒娇向来令他窝心。

"当然啊!"识时务者为俊杰嘛!这个道理她模得很透彻。

"好了,天寒地冻的,咱们回去了。"尹傲飞小心的拥着爱妻上马。"前几天见你不舒服的直呕吐,现在好多了吗?"这个小碧执坚持不让他请大夫为她看病,害他为她天天担心,他是不能失去她的。

嘻!这个秘密晚点再告诉他,她要等四下无人、夜深人静,躲在暖被里和他相依偎着情话绵绵时再告诉他。

"没事,别担心了。倒是乔玉那父子的案子了结了吗?"现在的她可不比小姐时代自由自在了,虽说尹家人都很疼她,但是在爷爷的三令五申,甚至以生命为要胁的情况下,她是真的不敢到处乱跑了。

"他们被发配边疆,永不得回来了。"这种结果真是大快人心。

"那青风和那个刚正不阿的安大人呢?"这才是她最感兴趣的。原来当日青风会被软禁,原因无他,竟是那年少出英雄的八府巡按安云辰喜欢上美丽、冷艳的青风了,于是他才会假藉夜闯之名,把青风扣留在他那儿。

又是一个有胆量的好男儿。曹子彤着嘴转动着贼兮兮的眼睛,快乐又安慰的偎进高大的夫婿怀里。

但愿天下的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

闭上眼睛,快乐的倚着傲飞的胸膛,沉浸在幸福里还不到一刻,曹子彤的美梦便被一连串高低不齐的惊呼声给打乱了。

是哪个该死的人,敢不识趣的打断她的美梦?"娘!"从后面人的胸腔声中,她清楚的听到这个称谓。曹子彤条地睁大眼晴,望着前方越来越近的人。

是赐喜和她婆婆沈琴深带着一堆端着看似补品的仆人。她们干嘛?怎么一副如临大敌的备战模样?

"飞儿,你这孩子真是的,绯儿现在这种身子,你怎能带她到处乱跑?"沈琴深等不及他们靠近就开始责备了。"快把她抱回房里休息。"

"我没怎样啊!娘。"想不到几个月前见她如眼中钉的沈琴深,竟然在和她一番谈话后,彻底的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沈琴深现在待她比对自己的女儿还好,不知道这是不是有点补偿的成分。

"娘,绯儿怎么了?"只要有丝毫关于绯儿的风吹草动,尹傲飞便会严阵以待,深怕她有一丝不妥。

"先把她抱下来,有孕在身的人怎么可以骑马呢?"沈琴深指责儿子。

"有……有孕在身!"尹傲飞尖叫出声。

啊啊啊,她打算在温情时刻给他的大惊喜,现在全被古道热肠的婆婆给破坏了。

"快把她抱下来呀!"沈琴深指示着傻傻的微张着嘴,显然已经呆掉的儿子。

赐喜见姑爷那副愣样子,不禁失笑的低下头,而其他跟在一旁的丫鬟也全都学她低头窃笑。

"我自己可以下马。"曹子彤叹着气,回头望了眼呆头鹅丈夫后,决定她还是自力救济来得快。

大喜过望的尹傲飞闻言,大声的喝令她不准动,便飞快的跳下马把她抱了下来,但并不让她着地,而是小心翼翼的抱着她往房间的方向走。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想到他就要拥有一个和绯儿的结晶,他便忍不住想高呼出声,让堡里的人也分享他的喜悦。

"人家本来想等晚上再告诉你的。"曹子彤压低嗓音,怕婆婆听了难过。

"你怀了孕竟然还邀我和你去射箭,真是胆大包天!"想到今天她又呼又跳的模样,尹傲飞真是替她捏了把冷汗。

"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到处乱跑,也不准再射箭。"尹傲飞柔柔的望着她,"你要为我多保重。"最后这句只有她听得到。

"飞儿说得对,绯儿,你可得处处小心。"沈琴深和一大票仆人远远的跟在后头说着。

"是的,娘。"曹子彤乖巧的回着。

"我说的话就没见你这么听话过。"尹傲飞酸溜溜的低声埋怨。

又来了,曹子彤无奈的仰天望着。她嘴角泛着一抹甜蜜的笑意,知道终其一生,傲飞都会为了自己在她心中的重要性而和她拌着嘴。

"她是娘啊!你又不是。咱们平起平坐,我爱你,你也宠我,又何需分谁听谁的话?"

曹子彤淡淡的笑着。

尹傲飞因她的话而收紧了手臂,她总是有办法抚平他的不平。她真是他钟爱一生的妻、疼之如命的宝贝啊!

"我的小表妹生病了吗?"这种不三不四的问候一定来自廷昭表哥。

今天是什么日子?好像不该来的都来了。曹子彤没好气的瞪着表哥们和沈少鹰,及跟在他们旁边的沈少绫和邢霜。

把眼珠子一翻,曹子彤拒绝说话,反正有人会替她回答。

"我要做爹了!"尹傲飞骄傲洪亮的声音响彻云霄,任谁也知道他高兴极了。

于是一大堆恭喜声和赞叹声四起,一大堆人相互恭喜着,就这么一堆传一堆的,很快的,雄天堡上下都知道又将有个小小少主或千金要出生了。

又于是,在那寒风凛冽、冷风飒飒的鬼天气里,尹傲飞抱着爱妻历尽千辛万苦,从门口走到房间,竟然花了半天的时间。难怪他那怀了孕的娇妻早就因逃避同样的问话,而甜甜的睡倒在他怀里,不管人间俗事,找她的好朋友周公去了。

至于周围的关心和问不完的问题,她是一慨不理了,反正天塌下来有夫婿在嘛!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