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大早的空气果然最好,好久没专心射箭了。

自从那日与尹傲飞同游狩猎林后,她和尹傲飞的友谊果然更进一层,虽然相谈不甚欢,但是尹傲飞竟从此把她当成自家兄弟般照顾,不论上哪儿都会邀她同行,直教她受宠若惊。

尹傲飞虽然高傲,可是对她却不错。也许是他常说的,她的模样看起来就像个青涩稚气的小鲍子,需要人严加保护吧!所以他才会对她另眼相待。

她的心似乎越来越不受控制的喜欢着尹傲飞,明知道他不喜欢她,明知道他对她好是因为他把自己当成哥儿们,可是她就是日渐受他的霸气所吸引。

她真怕自己终会爱上他,到头来却被伤得体无完肤。会吗?如果他知道他所称赞、时常带在身边的小兄弟是女子,他会不会改变心意喜欢她呢?

无意识的一箭箭射出,即使是心不在焉,她仍能准确的射中红心。本能吧!是种从小培养的本能促使她随心所欲的拉弓也能命中目标。

"曹书哲是你什么人?"非常冷漠且带着尖刻语气的问话。

这种不客气的问话吓了她一跳,放下弓,曹子彤侧过身寻找说话的人。

这位妇人气质高雅,原本该是和善的脸,却被她憎恨的线条给破坏了,真是可惜。

"我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多么像啊,这女孩多么像她痛恨多年的那个薄情人!不论是她拉弓的姿态也好,她的长相也好,多少都充斥着那名男子温文风雅的气质。

就是这种气质颠倒了她的心,也让她带着怨恨的怒气嫁入尹家,嫁给了多情却是得不到回报的尹仲伯。

她明明是女扮男装的大姑娘,难道傲飞那孩子没发现?

"你是尹夫人?"收起弓箭,曹子彤被她脸上的怨恨给吓住了。一定是了,她一定是那个痴情的沈琴深。

"曹书哲是你什么人?"不愿识破她的身分,沈琴深仅是执着的想知道答案。

"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吗?"从她怀疑的眼神,曹子彤就明白她已经知道自已是女儿身了。"你早就知道我是曹子彤,而曹书哲是我爹了不是吗?"

"为何鬼鬼祟祟的混进我尹家?"从她口中吐出的每句话都是这么的尖酸刻薄。

"尹大人,你的恨当真还没消吗?"真是匪夷所思,她已经报了仇也泄了恨,难道这还不够抵销曹、尹两家的恩怨吗?

"不可能,曹书哲带给我的耻辱,我是一辈子也无法忘掉。"

自私的女人!这个女人实在太可恶,都已经叫儿子毁了她的一生了,难道还不够?

"那么你儿子带给我的耻辱又该怎么算?"曹子彤淡淡的反问。

"那……是你应得的。"沈琴深没想到曹子彤竟也不是省油的灯。

很好,她还知道羞愧,这表示她还有药救。

"那么,请问一下,我是否也可以叫我的后代替我报仇?"

"你……"

"你根本不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便一味的怨天尤人,让仇恨蒙蔽了你原本善良的心,也害得爷爷和女乃女乃跟着难过,你实在不应该把罪怪在他们头上。"越说越气,曹子彤的声音就跟着越大声。

"住口!你懂什么?你怎会懂我这几年是怎么过的,又怎会知道我有多恨你爹的无情!"沈琴深也跟着嚷道。

"我是不懂你为何会狠心的让我步上你的后尘,虽然我并不见得爱你儿子,但是你的做法也够教人心寒了。"曹子彤寒了声音,她实在太生气了,"而且我爹并没有抛弃你,他会离开是不得已的。"

"不得已!"沈琴深凄厉的大笑,"好个冠冕堂皇的说词,你以为我会信吗?"

沈琴深现在太激动了,根本听不进她的解释,更何况尹家的仆人已渐渐起来了,为免暴露她的身分,曹子彤转身就想离开这场无谓的纷争。

"站住!"想逃?没那么容易。"尹家不欢迎姓曹的,你马上给我滚出去。"

"我不!"曹子彤侧过身,斗志高昂的抬起下巴,"我就偏要待在尹家。"

"你不是想勾引飞儿吧!版诉你,绝不可能,飞儿最痛恨被人欺骗,更何况他就要和少绫完婚了。"沈琴深恶意的笑道,她很高兴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总算也会怕了。"你想,如果飞儿知道你是女的,他会怎么做?"

"你是个狠毒的女人,难怪我爹不要你!"曹子彤气得口不择言。

"你……"

啪!沈琴深愤怒的甩她一个耳光。

"姑母!"

远远的便看到姑母和曹子彤在对话,而且气氛明显不甚融洽的沈少鹰,不敢相信他心中那个温柔的姑母竟然会动粗。

沈琴深也被自己的粗蛮给吓了一跳,她歉然的望向那白皙的脸上印着明显掌印的曹子彤。

不能哭!曹子彤把指甲用力的戳进肉里,忍着泪水不让它掉下来。

眼看这女孩的眼神这么倔强,沈琴深说不出任何道歉,只好忿忿的拂袖而去。

"绯儿,你没事吧!"沈少鹰怜惜的望着她。

"呜……"等沈琴深完全不见人影后,曹子彤才卸下伪装,投入沈少鹰的怀里伤心的哭泣、落泪。

"别哭,姑母不是有意的。"沈少鹰搂着她不停的安慰道,她哭得梨花带泪的脸,教他看了好心疼。"绯儿乖,别哭了。"

太多的委屈和伤心一并爆发,曹子彤的泪水决堤而下,像黄河泛滥般淹湿了沈少鹰的衣服。

"我……我不……是为了……她打……我……而伤心,"曹子彤更偎进沈少鹰的怀里,抽搐的说着,"而……是我……觉得自己好残……忍。"

"为什么这么认为?"沈少鹰彻底的拜倒在她的泪水中了,顾不得他们正站在大庭广众的练武场中,更顾不得这里随时会有人来,他不由自主的沉沦在她美丽的哀愁中,无法自拔。

"我不该……说那么伤人心的话。"她活该被打,曹子彤捂着发烫的脸颊不断的自责。沈少鹰无法发表任何意见,只能静静地聆听。

"我也是个狠毒的女人。"

"别说了,你不是,你是个勇敢的奇女子。"沈少鹰温柔的逗着她。

"是吗?"曹子彤闻言,又是哭又是笑的。

"走吧!我带你去找夜娘,她很想念你。"本来他已打定主意不再带她去那种是非之地,可是看她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好留在尹家。

"好啊!也许我能再醉个几天几夜,那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曹子彤愁苦的望着沈少鹰自嘲道。

她的泪珠犹挂在脸颊上,沈少鹰不由自主轻柔的抬起手接起了她的泪珠。

沈少鹰温柔的举动教曹子彤吓得跳出他的怀里,慌乱的拭着泪,不知该如何是好。

"对……对不起。"沈少鹰也手足无措的道着歉。他到底是怎么了?"我是……"

"好了,你不是要带我去找夜娘吗?走吧!"曹子彤领先走在他前面,心里暗暗叫苦,沈少鹰该不是对她有情吧!

尹傲飞以为他看错了,可是那明明是少鹰搂着曹非,而且曹非在哭,哭得很伤心、很教人心疼。

从他的位置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只见曹非不停的仰起头像在向少鹰抱怨些什么,而少鹰呢?他就更绝了,一个大男人竟然会因为曹非的哭泣而手足无措,分明像在细心呵护他心爱的宝贝一样。

不知为什么,反正他就是不喜欢少鹰这么搂着曹非,用这么深情的眼睛在看着曹非。乖乖,他的表弟没断袖之癖吧!

他看到少鹰不知对曹非说了些什么,曹非笑中带泪的抬起脸看着少鹰,然后少鹰温柔的拭去曹非颊上的泪,而曹非像被吓了一跳般害羞的跳开。

他那样子,不像男子,倒很像个姑娘家!

尹傲飞沉着脸看他们一前一后的离开了。为了少鹰及"飞鹰庄"的名声,日后他绝对要严密的注意他们俩,绝不能让少鹰坏了沈家的门风。

啧!没想到少鹰……

※※※

"我来帮忙!"被泪水冲刷得更加明亮的双眸,不依的朝屋里的人撒着娇。

"不行!"头一个反对的当然是沈少鹰。

"我也不赞成。"夜娘的语气自然是比沈少鹰还要和缓些。

"我、要、帮、忙!"曹子彤生气的大吼,"如果你们不让我帮忙,我一定会竭尽力量破坏你们。"说完,以笑得很老奸巨猾的表情向他们保证,她是一定说到做到。

"绯儿!"沈少鹰难得动怒,这回却真的有点生气了。

"生气也好,反正我不管,我一定要帮上忙,不然我枉为青风的好朋友。"从哄带骗地,进而威胁利诱,曹子彤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可是这件事很危险的。"在风尘浪里虽只是隐藏一些日子而已,但是寄身这种青楼之地,夜娘人也见多了,实在为她的义气感动。

"危险对我而言是家常便饭,我不怕!"

"唉!要是赐喜在就好了,她一定会极力阻止你的。"沈少鹰真后悔让她知道他们计画为夜娘雪恨的事了。

"抬出赐喜也没用,我还是要管。"

原来夜娘本是京城太学士之女,本姓易,名青风,只因为长得美丽被乔太守的儿子垂涎,进而想强娶为妻。誓死不从的她,在家人的帮助下连夜赶往沈家投靠,因为沈少鹰的父亲和夜娘之父是多年故交。

谁知青风逃家不久,易家人就在乔太守和当地知府的勾结下被陷入狱。拥有一身好武艺的青风得知消息后,不顾沈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的投身"聚红院"当起伪装的卖笑女。但从不卖身亦不常接客的她,为何会选在洛阳的"聚红院"栖身呢?

原来是因为洛阳的射箭大赛风靡全国,不仅是乔家父子早已住进他们位在洛阳的庄院,就连那代天巡狩、刚正不阿的天府巡按届时也会莅临会场。

"没想到上次送押往京城那三十万两就是乔家父子所劫,他们竟然把这事赖到我爹头上,害我全家入狱。"易青风也就是夜娘娴静的脸上出现了痛苦,"都是我不好。"

"别说笑了,这怎么会是你的错?怪只怪那的乔家公子。"哼!竟然敢公然派人追查青风的下落。

"原以为有了蜡丸,取出他们勾结的密函,就能为爹伸冤,谁知里面竟是白纸一张。"

"乔家父子一定早有防备,所以才会把白纸放进腊丸里等你上钩。"沈少鹰仔细的推敲着,"说不定那个何知府根本没写密函给乔太守。"

"有!谤据乔家内应的调查,那封信不在乔太守身上,而是在乔玉的身上,他是等着我去找他。"乔玉这个人武功平平,可是他身边的保镖个个身怀绝技,她根本无法接近他,更别说拿到那封信了。

"你不是说乔玉这个人像猪八戒吗?"不能力拚的话,就来个智取!

"猪什么?"沈少鹰也曾见过他,乔玉为人虽然阴险,面貌可也算得上好看。

哇,她忘记《西游记》是明朝人所著,他们是宋朝人,当然不知道"猪八戒"。不过宇宙时序有其规则,她也不便先向他们介绍"后世名著"。

"呃,反正就是的意思。既然如此,那咱们何妨来个美人计?"

"我早就想过了,可是乔玉认得我,这些日子要不是少鹰为我把关,他早就发现我的藏身之所了。"

"当然不是你,我说的美人是指我!"曹子彤用手指比着自己。

"什么!"

沈少鹰和易青风反对得可真激烈,不过她是绝不会放弃的。

当晚讨论到子夜时,曹子彤仍是不肯认输的坚持着,而易青风和沈少鹰也硬是不肯让步,到最后这事只好就这么给耽搁了下来。

"赐喜!"才踏出"聚红院",曹子彤一眼就看到在门口不停地走来走去的赐喜了。

"沈少爷,你既已知道小姐是姑娘家,请你以后不要再带她到这种风月场所来了。"赐喜义正辞严的大声告诫走在小姐身后的沈少鹰。她可是在外面磨得鞋子都快穿洞了,好不容易才把小姐给盼了出来。

"小声点,你怕没人知道我是女的啊!"曹子彤押着她走向自己的马。"少鹰,你别理她。"

"赐喜护主心切,在下自当受责。"他不会为这等区区小事挂意的。

"上去啦!"曹子彤用力把赐喜推上马,等她坐妥了才跟着上马,"你什么时候来的?"

"是傲飞少爷带我来的。"赐喜不高兴的轻哼。

"尹傲飞带你来的,那他人呢?"他怎么知道她和沈少应在"聚红院"?不会是沈琴深告诉他的吧!"他还有没有说什么?"

她紧张的有着赐喜,深恐沈琴深已经把她的秘密和盘托出。

"没有,只是要我好好的看着少爷,别让他年纪轻轻的不学好。"赐喜学着尹傲飞的口气。"小姐,你也真是的,上次和沈少爷彻夜不归已经很不应该了,这次竟然跑到青楼嫖妓。"

"嫖妓!你说得可真难听,本小姐不过是在增广见闻而已。"赐喜真的有点碍手碍脚,看样子如果她打算帮青风忙的话,绝对要想办法把赐喜调回曹家山寨去。

"赐喜,别担心,我会好好的帮你看着你家小姐的。"幽静的夜里,四周无人的小路上,他们的说话声显得特别大声。

"不用了,小姐我来照顾就行了。"

"今天天气好热,赐喜,咱们去玩水好不好?"曹子彤想起和邢皓玩耍的那个溪边。"沈少鹰,你要不要一起去?"

"绯儿小姐,男女授受不规,你怎么可以……"赐喜真替她家小姐害燥。

有什么关系嘛!大惊小敝的,她又不是要月兑光,只是下去浸一下而已。

"不……谢谢小姐的好意,少鹰先告辞了。"

沈少鹰当真不好意思的疾驰而过,直教曹子彤当场傻了眼,他比她还害羞呢!

※※※

靠花树下,静静的闭着眼冥想今天所发生一连串不顺遂的事情。

每当心情不好时,尹傲飞就喜欢跑到他发现的这个世外桃源独自沉思,直到心情好转。这个人间仙境除了皓儿和曹非,便没有其他人知道了,甚至连少鹰他也没带他来过这里,曹非会来这里也算和他有缘吧!

想到曹非早上偎着少鹰那一幕,就教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再加上娘一整天阴阳怪气的对他盘问曹非的事,更教他心情恶劣到了极点。

虽然他把曹非当哥儿们看待,少鹰却显然不是这么想。他本想进"聚红院"去找他们问个清楚,可是到了门口,他却怎么也无法进去了,只好留下小四等在门外,自己来到这里苦恼着。

想着想着,他似乎听到了马蹄声和说话声。尹傲飞把身子隐进夜色里,想看看除了他之外,还有谁会在这夜半时分来到他私人的天地里。

"到了!"曹子彤惊叹的望着被点点繁星和夜色刷得粉亮的溪水,"这里是不是很漂亮?"

黑压压的一片,赐喜根本看不出来哪里漂亮。"马马虎虎。"

"嘴硬!"曹子彤跳下马。

"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她不死心的劝道。心想万一有个毒蛇、猛兽出来,她可会活活的给吓死。

是曹非和小四!因为夜深人静,再加上靠他们很近,尹傲飞把他们的对话全听进耳朵里了。没想到曹非也有这种雅兴,他正想踏出去和他们打招呼,却因为突然想起小四刚才对曹非的称呼而收回了脚。

小姐!小四叫曹非小姐!?

闻言犹如挨了一记闷棍,令尹傲飞愣在原地。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离他不远的曹非,脸色倏地变青了。

曹非是位女子!而她竟然欺骗了他!?

"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才不要。"曹子彤自顾自的月兑下衣服。

"小姐,你……真的要在这果着身子啊!"赐喜跌跌撞撞的跳下马,吃惊的望着月兑得快光了的曹子彤。

"赐喜,有人洗澡不月兑衣服的吗?"曹子彤大方的把最后一件衣服丢给她,才开始解除身上的布条,"你又不是没看过我的身子,干嘛大惊小敝的。"

赐喜!那么小四也是女的?尹傲飞怒不可遏的望向曹非。这一看他可真是傻了眼曹非正鞠着水往身上泼,站在溪水中央快乐的泼着水。

她是他这辈子所见过最美的女人了。被淋湿的黑发柔顺的披在她细致的五官旁,烘托出她精致、姣美的脸孔;而她那无瑕的玉肤在柔和的月光照拂下,更闪着一层金色的光泽;那曲线玲珑的身躯、优美的颈项、优雅的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教他迷醉。

她彷若是天上仙子落入凡尘般的玩耍着。

难怪,他总是觉得曹非柔弱得像个小孩。尹傲飞阴沉的瞧着水中的人儿看,她竟敢骗他。

"这溪水真的好凉,赐喜,你要不要也下来?"玩得正在兴头上的曹子彤,根本没注意到那双如豹般窥伺的眼睛。

"不,我还是在这里帮小姐看着点。"赐喜爬上石头坐着,警戒的望着四周,可惜机警的她们没发现隐藏在树叶后面的尹家少主。

"你啊!就是太拘谨了。"曹子彤轻声的笑着,顽皮的朝她泼水。

"我哪有小姐这么好动,连妓院都敢去。"赐喜不以为然的挡着水。

"我在体验人生啊!包何况有少鹰在,你怕什么?"

少鹰!她竟然叫得这么亲热,尹傲飞心里冒起了一把无名火,他又想起早上她倚着少鹰那一幕了。可恶!少鹰一定早就知道曹非是个女人,为什么不告诉他?

难道他……喜欢曹非!

一想起这种可能,尹傲飞的心就像打翻了醋瓶子,酸得厉害。

他明明记得少鹰告诉他,他喜欢的是曹子彤,难道……

尹傲飞为他此刻所想的可能性而黑了脸。

"小姐,说真的,我觉得沈少爷好像喜欢你。"赐喜闲得无聊,干脆和曹子彤抬起杠来。

玩水的手突然停住,"你这么认为吗?"曹子彤幽幽的说着。

"其实我觉得沈少爷比尹傲飞好多了,既斯文又体贴,等小姐和尹傲飞解除婚约后,大可以答应沈少爷的求亲。"赐喜难得赞赏人,而沈少鹰幸运的列入她"褒奖名单"中。

尹傲飞气得差点没把手握碎、骨头折断。

"你在胡说些什么!"曹子彤轻斥。

"小姐,你该不会在喜欢那个'逃婚'的尹傲飞吧!"赐喜不屑的轻哼,故意加重"逃婚"两个字。

"不是!"曹子彤转过身,背对着她闷闷的否认。

"如果沈少爷上门求亲,你会答应他吗?"赐喜不得到答案是不会罢休的。

没想到曹非真的是曹子彤!尹傲飞又嫉又恨的望着水中的佳人。难怪少鹰百般的袒护她,还直逼问他是否退婚。

唉!他怎么也想不到少鹰和他兄弟二十几年,竟然抵不过一个曹子彤的介入。

如果少鹰此刻在他的眼前,他一定一拳打得他站不起来。

眯着眼睛气愤的望着水中的精灵,尹傲飞只要想到少鹰对她的情意就一肚子火,恨不得宰了少鹰。

不会的!他绝对不会把曹子彤让给少鹰,不管少鹰说他反悔或小人也好,他绝不会退婚。

少鹰竟然和曹子彤联合起来骗尹家人!

哼!他这辈子别想和曹子彤双宿双飞,除非他尹傲飞已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了。

尹傲飞阴阴的瞪着曹子彤,浑身散发着腾腾的杀气。

奇怪!怎么突然觉得好冷?曹子彤在水中打了个冷颤,突然感觉有人在监视她。转身朝赐喜面对面,她发现赐喜还在等着她的回答。

"小姐,你还没回答我啊!"小姐东张西望的在找什么?赐喜被她的动作弄迷糊了。

"会啦!会啦!这样你满意了吧。"曹子彤顺口胡诌,根本忘记她问自己什么问题了。

"太好了,那我明天就回去禀告老寨主,让他开心。"赐喜一心只想到老人家的忧郁,曹老寨主要是知道绯儿小姐将和沈少爷结成连理的话,病情一定会好转的。

"回去?"曹子彤本想阻止,随即想到她原本就有意叫赐喜回去,正苦思不到理由,这下可好,赐喜倒自动提出来。"这样也好,出来快一个月了,你顺便回去看一下爷爷也好。"

"真的!"赐喜以为小姐默认了,心里直为她高兴,"那么我就回去一趟,射箭大赛前我一定会回来。说不定老寨主一听到曹、沈两家欲结亲,马上就从病床上跳起来帮小姐准备嫁衣。"

"嘿嘿……"曹子彤皮笑肉不笑的漫应道。随便啦!赐喜怎么误会她和少鹰是她的事,反正自己回去后再向爷爷解释就好了。

"小姐,你笑得好奇怪!"

"没……没有啊!我只是为还没和尹傲飞解除婚约感到不安而已。"事已至此,只有随便抓一个理由来搪塞了。

"只要你托雷夫人向尹夫人说一声就成了,这事交给我来办,小姐就别担心了。"赐喜过分热心的一手扛下了。

她这么好心,曹子彤也不好拒绝,反正退婚是迟早的事,再加上早上沈琴深不友善的表示后,她也觉得这件婚约早点解决早点好。

"好吧!这件事就麻烦你了。"上岸无意识的穿着衣服,曹子彤为了解除婚约这事心痛如绞。

"好!那我明天出发,这几天我会托沈少爷盯紧小姐,小姐别想要任意妄为。"小姐答应得太快,反倒教赐喜感到不安。

"是!我的姑女乃女乃,咱们可以回去睡觉了吧!"着好衣裳的曹子彤陪笑的拉起赐喜的手,"走吧!太晚回去会让人说咱们没规矩贪玩。"

"小姐本来就爱玩,还怕人家说。"

"我是可以忍受人家讲闲话,可是要是辱了曹家的声誉,岂不是对爷爷难交代了。"她知道赐喜重面子比生命还甚。

"既然这样,我们就快走啊!"

直到话声逐渐在风中飘散,尹傲飞才僵着又直又硬的身体走出来。

她竟然真的要嫁给少鹰!尹傲飞生气的捶着树干出气,她竟敢……

可恶!可恶!尹傲飞忍不下这口气,不住的捶着树干,直到他的手渗出血丝仍拚命的捶着。

别想如愿,她别想如愿嫁给少鹰,曹子彤这辈子是被他缠上了。

他永远不会让曹义重知道曹子彤和少鹰的事,绝不!

即使必须使用武力,他也要破坏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