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丙然顺利!

只不过她没见到尹家的长老,有点儿可惜。曹子彤很想看看怨恨曹家极深的尹夫人,可惜她来得不是时候。据尹傲雪说,每年在炙热的六、七月天,通常是尹家长者到山上别庄僻暑的日子,所以尹傲雪打算后天上山探视她的父母亲。

现在已是七月下旬了,射箭大赛在九月举行,也就是说她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来了解一下沈琴深这个人,如果可能,她真希望能化解尹夫人心中的仇恨。

目前她可以逍遥、惬意的优游于洛阳和“雄天堡”中,更可以专心的接近尹傲飞,看看他到底是怎样的自大狂妄。

她一定得想个法子打进尹傲飞的圈子里。

“嘻”曹子彤倚在尹府的阁楼上,像只快乐的小麻雀,一会儿跳过来,一会儿奔过去,开心的笑个不停。

“小姐,拜托你不要再笑成这副德行好吗?你是个”

“堂堂‘霸地寨’的小姐呢!”曹子彤不在意的接口。她不介意,真的不介意,自从今早送走两位叽哩呱啦叮咛个没完的表哥后,她的心一下子就跳上云霄了。

没人在身边耳提面命的感觉真好。想完这句,曹子彤便看到臭著脸的丫鬟,恐怖的瞅著她趴在栏杆上的动作看。唉!如果赐喜也消失一阵子就会更美好了。

“小四,从今天开始请记得叫我少爷,不然我的计画要是被识破了,就唯你是问。”这射箭大赛只准男子参加,为了击败尹傲飞,她绝不能让人发现她的身分。

“是,少爷。”其实她也满为小姐抱屈的,再加上那个目中无人的邢霜一天到晚像只八爪章鱼紧缠著尹少主不放,并时时以尹家未来的少女乃女乃自居,宜让人看得恼火。

“赐喜,你今天答得挺乾脆的嘛。”她怎会不知道小丫鬟和邢霜之间的火水不容?

“只因那邢霜实在欺人太甚。”

“好啦!大人不记小人过,你又何必和那种无知的女子一般见识呢?”曹子彤从高高的楼台上极目四望。“喂!小四,你看,那边练武场中正在练剑的男子是不是尹傲飞?”

“没错,就是你的心上人。”

“什么我的心上人,你少乱讲了。”曹子彤笔直的下了楼台,直朝练武场走去,决心要探采尹傲飞的虚实。

这些天看尹傲飞和表哥们相处的情形,她发现他是个极重兄弟的人,从他特地设宴向它的两位表兄请罪的情形来看,不难发觉这点。

这个人肯定是个注重兄弟情的汉子,至于他为了啥事请罪呢?不用说了,一定是为了他逃婚的事。

他并未解释为何逃婚,她只知道表兄们在离开尹府之前,曾每人狠狠的揍尹傲飞一拳替她报仇。

她没参加这个四人宴会,因为她不是“洛阳四彦”其中的一名。她也很讶异的得知表兄们和尹傲飞、沈少鹰被封上这个雅号,身为表妹的她真是与有荣焉。

尹傲飞对于她的身分从不曾过问,只是很乾脆的邀她久住,他这么做是为了赎罪吗?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知道他乖乖的任表哥们揍了一顿之后,她就觉得自己好像不那么气他了。

一边想著一边散著步,总算到了尹傲飞所在的练武场了。

她方才看错了,场中不只有尹傲飞一人,连沈少鹰也在,他和尹傲飞正在对打,而且似乎玩得正起劲,男孩子就是喜欢这种流汗的运动,至于场边呢

恰恰好也是两个,一人一个,谁也不会无聊。那如影随形的邢霜是绝对少不了的,至于她身旁那位女子,虽不若邢霜娇艳,却也是清秀有加的美女一个。嗯……她给自己的感觉是比邢霜好多了。这两个气质截然不同的美女,目光全都放在同一个男人的身上,凭女人的直觉,她敢百分之两百肯定,这名幸运的男子铁定不是沈少鹰。

“邢姑娘!”曹子彤文质彬彬的朝邢霜打招呼。她的招呼声成功的引起另外那名女子的注意。当她看到“他”以后,竟然羞答答的垂下视线。至此,曹子彤方觉得自己“做男人”成功了,真是可喜可贺。

为了不输给沈少绫的娴静温柔,邢霜不得不堆起笑容,和颜悦色的点头,“曹公子,我来替你介绍,这位是沈公子的妹妹沈少绫。”她的笑容可不是没事乱给的,要不是有个计画慢慢在她心中形成,她哪有可能笑得那么甜蜜。“少绫姊姊,这位是曹公子。”

“在下曹非,是雷家兄弟的亲表弟。”先不去研究邢霜眼中诡异的光芒了,曹子彤越看就越觉得有趣。“原来姑娘是少鹰兄的妹妹,难怪在下初见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耙情沈家的孩子都是这般斯文、温柔样?好个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哪!难怪曹家个个是精英。哈!龙凤种嘛。

“少绫见过曹公子。”连声音都是细细不灼人的轻柔,果然比那邢霜好太多了。

“你们在等傲飞兄吗?”就不知道尹傲飞喜欢哪一个了。如果是沈少绫,那么她在解除婚约之际,或许会送给他们一些祝福;如果尹傲飞的眼光不幸真那么差,偏偏选中邢霜,那么他就别怪她没风度了。

“不,我在等家兄。”沈少绫好含蓄又违背良心的回答著。

“是吗?”曹子彤打趣的瞄著她。“真想不到令兄一派斯文,拿起剑来却完全变了样。”曹子彤望向场中的人,原以为沈少鹰是个文弱书生,因为他不仅生就一副书生样,连说话也是彬彬有体,与她那两个表兄的滑舌和冷漠相较之下,他的确是斯文得令人欣赏。

谁知他也有一身的好本领,直教她刮目相看。

懊死的曹非!竟然这么温柔的和沈少绫说话。多了个情敌就已经够令她火大了,他竟然又对她这么好,分明是让她难看嘛!邢霜直感吃味。

“曹公子,你的弓拉得巧,就不知你的剑能否舞得知拉弓般的轻巧了。”邢霜挑衅著。他不可能和她心爱的傲飞哥一样,也精通各样兵器吧!

这邢霜的心真坏!曹子彤淡淡的笑著,可惜偏偏惹到了她。“邢姑娘,你的相貌长得极好,但不知姑娘的心是否如你的相貌一样好了。”

“曹非!”邢霜克制不住尖叫,全然忘了她的心上人在场了,也可惜了她维持了好几天的端庄形象。

唔!真好笑。这回换赐喜捂著嘴憋住了笑容,小姐总算发作了。

沈少绫不知道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可是她可以明显的看出曹公子对邢姑娘的印象不是很好,那邢姑娘对曹公子的感觉应当也是一样吧!所以她才会故意刁难他。

看不出来斯斯文文的曹公子倒是挺有个性的。

“少绫,发生了什么事?”沈少鹰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尹傲飞则随行于后。“邢姑娘,你没事吧!”

尹傲飞淡然的看著邢霜,这种富家千金真让人难以忍受,要不是为了傲雪,他早就把她请离“雄天堡”了。

“傲飞哥,曹非要和你切磋剑法。”邢霜的任性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了。

“是吗?”尹傲飞展开笑容看著曹非,他已经知道曹非有一项百步穿杨的神技了,现在他是不是又打算给自己另外一项惊奇呢?

“你乱讲!”赐喜紧张的反驳。开玩笑,这尹少主的剑法可是远近知名的好,小姐虽也会舞剑,但到底和尹少主阳刚的挥剑方式有著天壤之别,她怎能让小姐以身涉险?

“小四,住口,既然邢姑娘对我这么抬爱,我又怎能令她失望?再说,沈小姐一定也想看看曹某的剑术吧!”趁沈少绫惊愕的抬起头之际,曹子彤顽皮的朝她眨著眼。

真是气死人了!曹非竟然为了沈少绫才肯和傲飞哥比试,邢霜见风头全被沈少绫抢走了,她不禁怨恨起曹非来了。

“这……我……”沈少绫害羞的低下芙蓉脸,不知如何作答。曹公子为何要扯上她?

尹傲飞果如她所盼的,他对沈少绫的关爱似乎出邢霜多,看她的眼神也似乎比较温柔,那么尹傲飞喜欢的人果然是沈少绫罗!

既然已有心仪之人,他又为何要与她订亲?难道报仇真这么重要?

“好啊!我正好累了,陪傲飞过剑的确令人伤神。”沈少鹰将手中的剑顺手递给曹非,“把机会让给你了。”

不是滋味的曹子彤越想越恨,愤怒的接过剑,掂了掂剑身,著实有些重,可是为了逞强,她仍是硬著头皮走向场中央。

“请傲飞兄多多指教了。”待尹傲飞也站走后,曹子彤必恭必敬的行著礼。

“彼此,彼此。”尹傲飞淡淡的看著他,依他拿剑的架式似乎真有两下子,难道他真如廷昭和廷旭所言,是个文武双全的公子?

奇怪的是,廷昭和廷旭似乎话中有话,他们为何要他好好的弥补他的过错?而且,更让他费解的是,他为何要向曹非弥补过错,难道曹非是曹子彤的兄弟?

他好像有些心神不宁。曹子彤好奇的看著一向神采飞扬的尹傲飞,难得见到这位志满意得的尹家少主心不在焉。“尹兄,你没事吧!我可要出招了。”

“请!”

曹子彤淡淡的漾著笑容,她会教尹傲飞吃惊的。

轻盈的剌出一剑,曹子彤的剑法俐落又流畅:而尹傲飞也不差,事实上他的剑法是好极了,招招结实、有力。

没想到曹非真有几分真材实料,对沈少鹰而言,曹非的剑法绝不比他好,可是也不逊于任何江湖人士。他著迷的看著曹非耶随著挥剑的动作而飞扬的长发,和矫捷的俐落身手,为何他老觉得曹非的举手投足充满了女子的优雅和风姿呢?

赐喜也紧张的盯著曹子彤不放,不同于前者的是,她是深怕她的小姐有个什么要命的伤害,让她难以向老寨主交代。

这场力与美的剑法不只吸引了沈少鹰,就连原意让曹非出糗的邢霜,也不得不为他们的刺击和抵挡的协调所著迷,甚至连沈少绫的眼光也定定的紧瞅著场中的曹公子不放。

曹非舞剑相当灵巧,不知不觉地,尹傲飞加快了他的击剑速度。

太愉快,没想到尹傲飞真的不赖耶!孩子气的笑声从曹子彤小巧的嘴里泄出,她高兴极了。

眶!

剑被尹傲飞给挑走了,飞到了几尺外的地上插著,不停晃动的剑身则在阳光的关爱下,熠熠的闪著白光。

“尹兄的剑法果然高明。”曹子彤笑得好开心的打躬作揖。这种人才是男子汉。

没想到曹非的笑容竟然如此的璀璨迷人,尹傲飞心里滋生了对他的怜爱,“曹兄也不错,假以时日定不输傲飞。”

“真的吗?”曹子彤忘形的抓著尹傲飞,根本忘了自己对他的痛恶。

“曹公子日后会是我们的威胁。”沈少鹰走上前搭著尹傲飞,并且赞叹的看著曹非。

“好说,好说。”能让飞鹰庄和雄天堡的少主们称赞,想必自己的剑术不差了,曹子彤喜孜孜的想著。

“傲飞,我们该去巡视那些兵器了。”沈少鹰提醒著表兄,然后转而向曹非做个简单的招呼,“我们有事先走了。”

“曹兄,你如果有任何需要,随时吩咐下人即可。”尹傲飞关心的拍著他,心想,这小兄弟身子骨这么瘦小,自己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他,以免对不起结拜兄弟的托付。

“傲飞哥,我也要去。”邢霜不害燥的拉著尹傲飞。

“不行,你和少绫去陪雪儿做伴。”对邢霜已经失去耐性的尹傲飞,不耐烦的扳开她的手,自顾自的走了。

曹子彤泄气的瞪著那两个高大的背影,他们真无情,怎么也不开口约她一下嘛!她也想出去看看啊!

小嘴嘟得半天高的邢霜,气愤的丢下情敌走了,只留下不知所措的沈少绫和曹子彤面面相觑。

“走吧!我护送姑娘到尹小姐的阁院。”曹子彤怜惜的看著她。

“谢谢公子。”沈少绫酡红著脸,别具含意的瞥了曹子彤一眼,便莲步轻移的走在前面。

“小姐,”赐喜将声音压得很低的轻唤著,语气充满了担忧,“看样子沈小姐似乎对你有好感哪!”

“赐喜,你的感觉正是我的不安耶!”她同样低语著。

惨了!沈少绫不会把她的友谊当成是爱慕了吧!

※※※

这种天气,玩水最好!

坐在庭院无聊的撑著头的曹子彤;原本旺盛的好奇心,已经在前几个时辰的探索里得到满足了。

“雄天堡”和曹家的“霸地寨”差不多规模,比较不同的是,她家地处高山,视野是比尹家辽阔,可是她还没看过尹家的狩猎林呢!所以也比不出个所以然。

反正总归一句话,两家都是富丽堂皇的世家,其他的她就不予置评了。

眼前唯有先打发无聊最重要。

“皓儿,皓儿,过来。”赐喜不知又跑到哪里和人道家常了,突然看到拿著小皮球欲到庭院中玩耍的邢皓,她好高兴。寥胜于无嘛!

“曹叔叔。”邢皓听到偶像的召唤,哪还顾得了玩,立刻飞也似的跑近她的身边。

“皓儿,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溪吗?曹叔叔带你去抓鱼好不好?”曹子彤一脸企盼的望著眼前只有三、四岁的小邢皓,但愿他别教自己失望才好。

“知道,皓儿知道!”鱼!邢皓圆溜溜的眼珠子绽放著光芒,他丢下手中的皮球,快乐的扯著曹子彤的衣服硬拉著她走。

“真的!好,那我们出发抓鱼去了。”弯身抱起邢皓,曹子彤看到赐喜走过来的身影,“小四,你去告诉傲雪姑娘,我带她儿子去玩了。”

“少爷,我……”

“好啦,我会等你啦,你快去告诉尹小姐一声,省得她找不到儿子乾著急。”曹子彤好声好气的要求著,然而心里想的可不是这么回事。

“好,请少爷等我一下。”赐喜点点头应道,临走前不放心的又看了小姐一眼,这才拔腿往院内跑去。

一等到完全看不到赐喜的踪影,曹子彤便快步的离开了。

开玩笑,如果让赐喜跟来,那她还玩个鬼啊!

“曹叔叔,你不是要等小四叔叔吗?”因曹子彤跑步而被剧烈震动的邢皓,纳闷的望著彷如作贼般的曹子彤。

“小四叔叔知道路,会自己来找我们的,皓儿别担心。”她随口瞎编了一个理由。总不能教他骗人吧!

所以说小孩子好骗吧!那邢皓就当真信了她,也不再追问了。

其实说邢皓单纯嘛!看他小小年纪,记性却又比一般同年的孩子来得好。别的不说,光是这些弯弯曲曲的羊肠曲径,其间岔路很多,草木又繁盛,有时忽见长草遮路,有时又碰上山路陡峭,且一路行来人烟稀少,还真亏了他能记得住。

“到了!”邢皓比著清澈的溪水,骄傲的宣布著。

曹子彤真的好讶异,这里就像是人间仙境哪!

看那谧静的溪水清澈透凉,又闻鸟唱呼应,而徐徐的山风,更为这炙热的午后带来了凉意。细看那溪水清澈见底,诱得她想扒光衣服下去洗个舒服的冷水澡。

在山寨时,她有个私人的天地,那座高山湖比眼前这座要小,却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山寨里绝没有人敢擅闯。所以一到夏天,她便喜欢剥光衣服来个果泳,那沁凉的冷水打在身上的感觉,既清凉又写意,真好!

这里这么隐密,应该没人来吧!澳天她也可以来这里游泳兼洗澡。

嗯!树木很多,那么闲暇之余,这里便是她练习射箭的好场所了,又静又无人烦扰,真是个世外桃源。

“皓儿怎会知道这个地方的?”曹子彤帮邢皓月兑下鞋子,摺斑裤管后,很快的打理完,便拉著邢皓到溪边浅滩抓鱼去了。

“是舅舅带皓儿来的。”

尹傲飞的地方!曹子彤的脑海里浮起了尹傲飞爽朗的面容,没想到他也会有这种隐密的空间

错综复杂的心情因尹傲飞而起,面对自己对尹傲飞日渐产生的好感,曹子彤感到既恐惧又害怕,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份情绪。

“鱼!曹叔叔,快帮皓儿捉鱼!”

邢皓的叫声打断了她的冥思。唉!这种烦人的问题还是先暂且搁在一旁,专心抓鱼吧!

像个大孩子的曹子彤和邢皓一整个下午忙著抓鱼、玩水,两个人开心的玩了好久,闹了好久,直到累了,曹子彤才抱著昏昏欲睡的邢皓走上树荫下的大石头躺著休息。她本来是想陪邢皓躺著休息一下而已,谁知这风吹得人直打呵欠,浓浓的睡意也拚命的直向她袭来,于是经不起诱惑的她,竟然也沉沉的睡著了。

尹傲飞到达溪边时,便是看到光著半截雪白小腿的曹非,舒服的躺在大石头上和周公神游去了,就连趴在他身边的小邢皓也睡得很熟。

走上了石头,尹傲飞悄悄的坐在他们身边,他不想叫醒他们,只是好奇的望著曹非的睡颜。他的皮肤真细,睫毛又长得像个姑娘家似的。唉!太清秀的长相对男子并非好事,只是为何曹非这种毫无防范的睡颜会触动了他的心呢?

视线悄悄的溜到了他露出的修长小腿,如果他是女子,一定长得相当美丽吧!

唉,他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大力的摇著头,尹傲飞企图用去脑中的想法,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会有这种怪异的想法和心情?

敝只能怪,曹非长得太好看了。

缓缓的张开眼睛,曹子彤的睡意正浓,所以当她第一眼看到尹傲飞玩味的眼神时,只是朝他笑笑,便再度闭上眼睛,当自己是在作梦。正想转过头之时,曹子彤突然像想起了什么,火速的又张开眼睛。当她的眼睛再度对上尹傲飞那黑不见底的眸子时,她脸红心跳的迅速弹坐起来,并且直往后退。

“你怎么了?”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的惊愕,尹傲飞被他的动作给逗笑了。

“尹……尹兄,你什么时候来的?”头不敢低下来,曹子彤只得用眼睛瞄著身上的衣装是否整齐。

“刚到一会儿。见曹兄和皓儿睡得熟,我便没有叫醒你们。”曹非的脸真红,别扭的样子真个不输姑娘家。

彩霞满天,已是黄昏时刻了,难怪他会出来找他们。

幸好她的衣服都好端端的在身上,只有小腿露出来而已。拾起鞋子,曹子彤手忙脚乱的想穿好鞋子,谁知越急就越穿不好。

“抱歉,我和皓儿玩得太累了,才会睡过头。”努力的和鞋子奋斗著,曹子彤不敢抬头看尹傲飞。

把一切看在眼里的尹傲飞,好笑的拾起另一只鞋传给正四处模索的曹非,一边好心的安抚著他。

“时辰还早,曹兄不必担心。”

曹子彤闻言,果真放缓了动作。

“尹兄为何不曾问我与曹家小姐的关系?”她很想知道,为什么尹傲飞明明知道她姓曹,也明明知道她和雷家兄弟的关系,却不曾问过她任何有关曹家的问题。他该不笨啊!

“不想知道。”反正曹非和曹家一定有关系,至于是什么样的关系,就不是他所感兴趣的了。

“如果我偏要告诉你呢!”一簇无名火从心中快速的窜升,这会儿已经跃入她的眼睛了。

“嘴巴长在曹兄脸上,尹某自是不能阻止。”瞧他说得何其冷淡啊!

“如果我说我是曹小姐的弟弟呢?”一说到她,尹傲飞的和善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只能说幸会了。”尹傲飞正视著她的眼睛,嘲讽的笑道。

“你不想追问我到尹府的动机吗?”她咬牙切齿的嘶道。该死的幸会!

尹傲飞淡淡的看他一眼,接著不以为意的答著:“因为曹兄身体微恙,暂借寒舍休养。”他不想去探究这个问题,毕竟尹家对曹家的过节已经随著他的逃婚而一笔勾消,他没有必要再刁难曹非。

“尹兄能否告诉在下,为何逃婚?”他根本毫无悔意!曹子彤本想原谅他的,现在她发现自己不能这么轻易的算了。

“因为今姊不是尹某心仪之人。”尹傲飞答得直爽,却是伤了曹子彤的自尊心。

强词夺理!曹子彤气得直想将手上的鞋子往他的脸上砸。

“既然尹公子不喜欢我姊姊,又为何要下聘?”

“下聘之事,绝非我意。”不想再接受盘问的尹傲飞,抱起邢皓不快的站起来。“如果曹兄没有问题了,请恕在下告退。”

什么没问题?她还有一大堆问题想问他这个薄情郎,要不是想起往后还要借居他家,她早就破口大骂,兼以千刀万剐,让尹傲飞再也狂傲不起来。

※※※

在溪边又待了一会儿才回堡的曹子彤,沉重的心情始终无法放松。

“赐喜,别罗唆!我的心情不太好。”一回到堡内,看见急得团团转的赐喜,她那凝重的脸色便怎么也散不掉了。

“小姐,你没事吧!”还没开口就被堵住嘴的赐喜,绕前绕后,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把她家小姐端看了一遍。

“没事。”唉!想对忠心的赐喜生气实在是不可能的事。“赐喜,去房里把我的弓箭拿出来。”她要把尹傲飞的名字刻在树上当标靶射,每天射它个几十回以消怨气。

“小姐还没用膳啊!”又要夜射了,小姐老是喜欢在阗暗的黑夜里练射,说什么这样安静又可以训练目力。

“我不饿。”想到尹傲飞的冷言冷语就让她倒尽了胃口,哪里还吃得下去。“好啦!别瞪了,等我泄完恨,肚子就会饿了。”

“小姐要去练武扬吗?”

“反正你去拿著弓箭跟我走就是了,哪来那么多问题!”

绯儿小姐的心情真的很不好,做人家下人的还是识相点好!赐喜在心里作下结论。“是,我这就进去拿了。”

“拿银箭出来。”每当她心情不好时,望著银箭便能抚慰她烦躁的心。

“银箭?”赐喜怀疑的看著她,“可是那些箭上刻有小姐的名讳,万一……”小姐不会是气昏头了吧!

“赐喜!”曹子彤轻喊,并特意把声音压得好低,以彰显她的不耐烦。

她共有十二支银箭,这些银箭是父亲亲手制作的,每支箭上都或多或少刻有他勉励她的话和她的名字。这些箭也是她从小到大射箭比赛优胜时,父亲给她的奖励,正因为它们代表著父爱,所以曹子彤将这些银箭视为至宝,伤心或难过时便会拿出银箭来练习,就好像偎在父亲温暖的怀中撒娇一样。

“好,好,我这就进去拿。”

曹子彤失笑的看著比自己更不耐烦的丫鬟,唉!有这种丫鬟对她而言真不知是幸或不幸。

“拿来了。”背著箭筒出来的赐喜,偷偷的瞄著曹子彤,假装不经意的问道:“小姐是不是被人欺负了?”跟了绯儿小姐两年,赐喜多少知道这些银箭对她的意义。

“没有,谢谢你的关心。”她摇摇头,然而赐喜漫不经心的问候却很受用。“赐喜,你肚子饿了吧!不如咱们到镇上的客栈吃饭怎样?”

“只要小姐快乐就好了。”赐喜知道小姐完全是怕她挨饿才会这么说的。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顺便到街上逛逛,等晚点再去射箭。”洛阳的镇上好热闹,她进城时曾目睹那繁华的景象,早就心动得想马上行动了。

“要不要告诉尹家人一声?”

“不用了,反正尹傲飞根本不管曹家人的死活。”气呼呼的拉著赐喜,曹子彤负气的说道。

原来是尹少爷惹小姐生气的,看来小姐对生得英俊挺拔的尹家少主是又爱又恨喔!赐喜一边被拉著走,一边在心里调皮的凝想著,却不敢说出口。

※※※

哇!这条街果然相当热闹,各式的铺子应有尽有,不只是小吃,就是青楼艳坊也比邻而立,美艳非凡的青楼女子个个妖娆的站在门口拉客。曹子彤看得太入神了,差点被拉了进去,幸亏眼明手快的赐喜及时拉住她,不然这回她可就糗大了。

“少爷,请当心点。”赐喜严肃地叮咛著。

“对不起啦!我从没见过这么绮丽……”咦?是她的眼睛花了,还是……

曹子彤用力的眨了好几不眼睛,没错!正要进“聚红院”里那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沈少鹰和那个杀千刀的尹傲飞。

“少爷,那不是……”赐喜一只手比著他们,正要说出她的发现,就被曹子彤捂住嘴,硬拉进旁边一条幽静的巷子里了。

“没想到自命清高的尹傲飞竟然是这种之徒!”恨恨的放开赐喜,曹子彤心如刀割的疼痛不已,真没想到尹傲飞的红颜知己竟是这么的多。

“小姐……”看到她幽暗的眼神,赐喜也跟著难过。

“别跑!”

“站住,别想跑!”

又深又长的巷子里传出了急促的跑步声和打斗声,引得黯然神伤的主仆俩心惊胆跳的,傻愣在当场。

声音是越来越近了,护主心切的赐喜推著曹子彤,急急的想把她推出巷子。

“赐喜,我好像听到一名女子的说话声。”不停的回头望的曹子彤,终于还是不放心的收住了脚。“别推了,你先出去啦!”反手将赐喜拉到前面,曹子彤一鼓作气的把她推了出去,“不准进来!”

不知是被曹子彤严厉的口吻,抑或被她身后清晰可见的黑色人影给吓坏了,反正站在巷口的赐喜,当真是不敢逾越雷池一步。

正想回头再瞧个分明的曹子彤,突然被人给扳过了身。惊甫未定的她,一转身,赫然看见一名蒙面女子正目光如炬的瞧著她。

这名女子很冷静的扫了她一眼,便将一颗蜡丸硬塞给了她,并急促的吩咐著:“姑娘,明天请你将此丸拿给‘聚红院’的夜娘姑娘。”

说完,她即用力将曹子彤推开,然后转身和后面的追兵厮杀了起来。

“请姑娘快离开!”蒙面女子那沉静悦耳的声音又响起,然后曹子彤听到后面更多人追赶而至的声音。

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机,她纵有两手难敌四掌,还是尽快闪开的好。

“赐喜,咱们走。”为怕有人追来,曹子彤故意带著赐喜在人群里四处穿梭,不意间她竟又给穿回了尹家。

“小姐,你不去射箭了吗?”赐喜见她直接进了“雄天堡”,不禁好奇的问著。

绽著笑容望著手中的蜡丸,曹子彤已无心于射箭上了,目前这件事反倒有趣多了。

那位蒙面女子要她去“聚红院”……

奇怪,这名字好熟,好像在哪看过、听过。

“小姐,这蜡丸是干什么用的?”赐喜纳闷的见她立在门边沉思著。

“聚红院”!不就是尹傲飞和沈少鹰今天走进去的那间青楼吗?曹子彤高兴的击掌,“对!一定是那间。”明天她可要好好的问一下沈少鹰。

“哪间什么啊?”小姐太兴奋了,不见得是件好事,赐喜提高警觉的问道。

咦?姑娘!

等等!罢才那位蒙面女子叫她姑娘!

曹子彤担心的低头望著自己身上的男装,没什么不妥啊!既然没什么不妥,为什么那名女子一眼就认出她了呢?

“赐喜,你说我这样子像个姑娘家吗?”她根本没听到赐喜刚才的问话,现在心中只是担心身分被揭穿而已。

“怎么可能像?”赐喜颇不屑的轻哼,“好好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却偏偏打扮成这种不男不女的模样。”

赐喜可真会把握时机啊!

“停!我的好赐喜,既然木已成舟,我能不能请你不要再念了?”

“如果小姐不这么爱作怪,我也不会……”

还念,天啊!她实在快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