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不论展司漠提出什么条件,不接受和平共存的展司澈永远有反驳的理由,他已经和其他人连成一气,强力排挤展司漠,因此除了与展司漠交好的徐家和保持中立的主事者温家外,展司漠形同孤立。

签约前的几次会商,由於展家抵制展司漠的态度越来越明显,展司漠越被激越是说什么都不肯退出,展司澈则奉令紧咬着他不放,整个合作案研商至今已有擦枪走火的趋势。毕竟年轻,经过数次协商得不到预期效果后,温楚额际隐隐作疼,简直拿展氏一家子没辙。

鄙权的分配展司澈有意见,管理权画分他也有意见……唉,她该再打电话问问家里的老诸葛这事如何排解。固定在徐氏大楼召开的会议,预定到下午四点结束,如今却因展司澈恶意搅局,不得不提前在一点半不欢的散会,温楚心中颇感无奈。

“他们的感情不错。”点头感谢好友义气相助后,展司澈凑近温楚身边,下巴恶意地朝影印机旁的一双男女点了点。

“哦。”温楚埋头忙她的事,淡淡应道。

前浪退尽,后辈尽出的世代里,连骄纵好玩的莲达也慢慢插手自家事业,代表徐氏洽谈这次的合作案。莲达结婚有两年了,和展司漠之间似乎也变成单纯的朋友,最让人不解的是她虽骄纵,却能画分清玩游戏与生活的界线,不时兴死缠烂打那套,是位女中豪杰,做事情提得起、放得下。

不过世界真是小,爷爷这回择定的合作对象净是些熟面孔,温楚暗叹。这也难怪,台湾较具规模的建设、工程公司,看来看去就这几家了。

“听说你最近和司漠走得很近。”不死心的展司澈乾脆坐到她身边,打算来个死缠烂打。

“是这样吗?”振笔疾书的人回答得很是敷衍。

自从知道她是温氏的副总经理后,展司澈在前几次会议上对她的态度已恭敬许多,直到她不受威胁,仍坚持将展司漠纳入合作对象,他的脸色才又开始鄙夷起来。

对她不理不睬的态度,展司澈不由得动怒了。“有空多出去走走,别净和司漠窝在套房里,你就能听到你想要的。”

“闲话只能杀死猫,伤不了人的。”她一派淡然。

“既然如此,当年你为什么远走他乡?”

“因为我必须为了某人一时的醉言,陪我受害的老爷爷回美国复健。”她实在忍不住想教训一下这个饶舌的男人。

展司澈的脸色如她所料,灰白中泛起铁青。“你确定那是醉言?”

“展大哥,除了八卦外,我们之间难道没别的事好谈吗?”温楚好笑的抬头,适巧展司漠和莲达谈到一个段落,回头看她。见展司澈倚靠在她身侧脸色晦暗,他皱起眉头,对莲达挥了下手,随即快步走来。

“哦噢,英雄过来解救美人了。”展司澈直起身与弟弟对垒。

温楚轻叹不已,为即将展开的战事感到头大。

“大哥,父亲还在等着你回去报备,回去晚了,当心连晚饭都没得吃。”展司漠闲散地倚在对墙,眼睛若有似无地钉住张口欲言的温楚。她叛逆她回瞪他半晌,敌不过只得恨恨的合上嘴。

面对弟弟的挖苦及冷然的气势,总令展司澈心中畏缩。横遭意外后,司漠偏激的个性变本加厉,惹火了他,他会豁出命撕得人尸骨无存。几次看他和父亲对阵的态势,展司澈心知弟弟口头上揶揄他已算是仁慈了,於是他聪明的选择从看起来比较好欺陵的温楚身上反击。

“难怪你硬要拉司漠下海分这杯羹,肥水不好落入外人田。”展司澈丑恶地笑着。

“以大哥的智力能够讥讽人到这种地步,算是很不错了。”展司漠扬高眉,非常讶异地对温楚说着,好像扶不起的阿斗突然变成孔明了。

可以确定他是来火上加油的。温楚重重的又是一叹,着手开始收拾文件,心知在这里无法得到片刻安静,早早走人算了。

“大家都在怀疑自视甚高的人怎么开始吃起回头草了?”总是被弟弟损得死死的,展司澈涨紫了脸,怎么也不能明白这点。

自从司漠当众跌跤后,他做的许多改变都让人跌破眼镜,最难预测的是他不按牌理出牌的个性,没人猜得透司漠的动向、他的思想。就好比争展氏一样,他以为司漠会被爸爸公开表态的动作给惹恼,愤而巧夺家业,没想到他当年连吭也没吭半句,乖乖将展氏拱手让出;又好比这次,他以为司漠不会中了爸爸的激将法,没想到他竟然卯足劲和他们斗上了。

这种多变的个性谁能捉模得定?他简直是展氏的毒瘤,每个人都欲除之而后快。

“大家?这么说我们的好事传遍天下罗!”外面又开始掀起哪些流吉,展司漠略知一二,由於长年与绯闻为伍,早已练就金刚不坏之身,也就无关痛痒了。“没有媒介,好事也很难传得广,这几年辛苦大哥了。”他煞有其事地道起谢来。

温楚敛首抿嘴,差点笑出声。展司漠真的以损人为己任。

“漠,你在说谁舌头长?”久候不到展司漠,随后跟来的莲达妖娆地搭上展司漠的肩,恰巧听到最末一句,便藐视地瞥瞥长桌另一侧的展司澈。

被曾经心仪的女人看不起,展司澈抓狂得忘了父亲所叮嘱的分寸,也忘了莲达已罗敷有夫了。“旧爱新欢,司漠的女人缘一直很好。”

赐给失言的展司澈一记大白眼,莲达不急着算帐,反而不依地努努嘴,赖在展司漠身上撒娇,“谁是旧爱啊?”

“大家慢慢聊,我有事先走一步。”温楚提起公事包,沉着告退。

“说嘛,是你的小甜心还是我?”戏谑的光彩在莲达眼中闪动,她以展司漠才能意会的友谊笑闹着。

“这个问题你留在这里和大哥慢慢研究。”展司漠懒懒转出,在电梯前追上温楚,直达电梯刚好上来,他拉她入内才要关门,展司澈和莲达正快步行来。温楚飞快按住展司漠的手,想阻止他关门,却被他反手扣住交握着。

“谢谢。”莲达笑着走进来,展司澈紧跟在后,两人都看到他们俩的拉扯推拒了。

不给展司澈开口的机会,展司漠紧紧把玩温楚的小手,突然柔声揄揶道:“今晚别再炒饭了,试了这么多天还是炒焦,建议你试试广东炒面如何?我的胃壁很强壮的。”

莲达闻言睁大眼,可怜的同情道:“看不出来小甜心的厨艺不好耶!”这个小东西看起来像个贤淑的闺房秀女,描红刺绣样样精通的样子。

温楚用力抽回手,勉强对还在同情自己的莲达扯扯嘴角,简直气炸了。展司漠故意给人错觉,误以为他们的关系很亲密吗?

这礼拜展司漠天天不请自来,甚至神通广大的打了把钥匙,进出自如,赶都赶不走。厚着脸皮每晚很准时的带弃儿到她那里用晚餐,直待到深夜才回家。

除了容忍,她还能怎样?比力气,输得奇惨无比的人是她,这点无庸置疑;比意志力,在这世上恐怕也没几个人赢得过他。在展司漠面前,即使她冷冰冰的不搭理他,他还是可以找出很多话拚命诱哄她开口,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便赖了下来。

她实在不能理解他对她的态度转变。

“醉言?”展司澈歪斜嘴角,询问眉目间已见愠色的小女人。

当!

突来的铃声阻断温楚为自己反驳的机会,展司澈放声大笑,愉悦的迈出电梯。莲达则好玩地揪着气恼的小女人好半晌,突然神秘的笑了笑,俯身和她咬起耳朵来。

展司漠有绅士风度地斜倚镜面,候在一旁,待莲达风姿绰约地走出后,才将电梯门按合,与外界隔绝。从温楚惊愕的面容中,他大胆猜出她有话要说。

“看样子莲达八成是替我说了好话。”笑看地出愠怒急遽转为震惊,展司漠打趣道。

“真的吗?”呆呆地,她没头没脑问出。

“别为难我了,我又不是天赋异禀的超能力者。”他柔声逗着。

温楚欲言又止,扭捏地轻咬下唇,怎么也问不出口。展司漠淡淡地从她脸上的晕红及羞涩的表情猜出端倪。

莲达怕他好事多磨吗?沙哑性感的低笑着,他猝不及防伸手抓来她,激切地凑上嘴探索她舌齿之间的芬芳,吻得温楚无法动弹。

“你……你……”温楚奋力想挣出这道魔咒,但展司漠不肯,一手抵住她后脑阻止她逃月兑,两唇辗吻长长久久。展司漠将抚着她肩头的手滑下腰间,压她紧紧地贴向月复部,让她清楚地感觉到他体内那股方兴未艾的亢奋,同时作了回答。

骗人……谁说他不能……那个的……一吻既罢,温楚无瑕的小脸红通通,勾引得展司漠克制不住,低头又许给她一记火辣辣的热吻。

“要不要验明正身?”柔滑如丝的嗓子远不及深幽的眼神来得诱惑人。

温楚冷不防被唾液噎着,边呛边狠狠瞪他,随即按开电梯疾步走出。

“我和未婚夫约会,你也要跟来?”看他紧紧的倚她而行,她怒由心生,却不由自主慢下脚步,体贴他曾经受创的右脚,并希望抬出子强来,他能知难而退。无论对他是否旧情难忘,为了爷爷,她都不可能重回他怀抱。

“如果你们不介意,我当然也不。”强行搂住她的腰,他厚颜地揄揶道:“我可以问他什么时候请我喝这杯喜酒吗?”

挣不开箝制温楚已经很恼,现下又听他这么一问,不禁气岔,索性别过脸不理他。展司漠表面上虽然笑笑地说,私底下却已决定跟去。她奈何不了他,为免邵子强被这只恶虎吓着,她只得取消今天的聚会。

本想放子强自由的,看样子他只有再委屈几天了……

***

自动门滑开,气派的办公大楼走出一位神采飞扬的大男孩,坐在吉普车上的人懒态依旧,略示礼貌地除下墨镜。

“邵子强。”

一件蓝色衬衫搭配黑色牛仔裤,邵子强展现的青春活力依然令人炫目,听到有人唤他,他立在红砖道上纳闷地左顾右盼。

“这里。”展司漠扬扬手中的墨镜,大男孩总算注意到他。

邵子强走过来,纳闷地打量他,“你是?”

“上车。”展司漠戴上墨镜,冷淡地邀请。他这张俊逸、无忧的脸庞,在梦中曾被他打得鼻青脸肿不上一次。

“抱歉,我并不认识你。”基於安全考量,加上这名气质卓然、冷傲的陌生人看他的寒瞳隐约泛出阴蛰的幽光,即使他是个一百八十一公分高、刚服完兵役回来的有为青年,看这态势还是会胆战心惊。

展司漠返到驾驶座旁,左手邀请地比比驾驶座。

“你会……开车吧?”邵子强犹豫不决的样子惹他不快,展司漠嘲弄地扬起嘴角,故意迟疑了下。

这种问法简直侮辱人,邵子强经不起他这一激,打开车门姿态优美地跳上车,熟稔地发车上路。

“呃……”

“叫我展司漠。还有,尽量捡不塞车的地方去。”展司漠懒洋洋地抬起手枕头。

邵子强震慑於冷漠俊容下的威仪,二话不说,领命往最近的木栅山上开去。最后在猫空选择一间幽静的茶坊泡起茶时,他还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乖乖顺从这个人的意思跟了来,而且还得辛辛苦苦的泡茶请他品尝。因为一踏进门,这人就把话先说在前头,他完全不懂泡茶这玩意,所以他得自己看着办。

真是……莫名其妙。倒掉第一泡,他边冲水边嘀咕。

“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温楚解除婚约?”假装没听见大男孩的自言自语,展司漠抽着烟,目光犀利地留意他的反应。

在他瞬也不瞬的注视下,显得手足无措的邵子强,直觉反问:“你怎么知道我们会解除婚约?”

冷笑两声,彷佛他的问题太幼稚,展司漠捻熄了抽不到叁口的烟,挑起毛豆吃着。直到这一刻,邵子强才隐约猜出他是谁。

“你就是那个纠缠楚楚的男人?!”邵子强清亮的眼中出现敌意,再怎么说温楚是他的至交好友,就算两人订婚只是烟幕弹,没解除婚约前他都有义务保护她。

原来温家是用这种话套住他的心,他的指责回答了存在展司漠心中已久的疑惑。

“谁说我和楚楚会解除婚约的?”血气方刚的男孩挑鲎地问。

“我说的。”赏脸喝光他冲好的茶,展司漠没得商量的口气。

自动帮他注满杯子,邵子强有些怕了他的气势,可是温爷爷的恳求之声言犹在耳,他不得不强撑起未婚夫的架子应付。

那年飞往美国和楚楚订婚后,他就回台湾念书,因为懒得向大吵大闹的爱菁解释,两人因此决裂。过后不久,他接到爱菁希望重修旧好的电话,原来是楚楚在美国听说他俩的事,特意打电话苦口婆心向爱菁解释了一星期之久,爱菁这才释怀回头找他。那一刻他总算明白温楚是真的只拿他当同学对待,并非是爱菁卡在中间的缘故,而之后因相隔两地罕有联络,他对温楚侥存的一丝痴心妄想,便渐渐淡化成单纯的友谊。

大学毕业后,他和爱菁因个性不合而分手,温楚提起解除婚约之事,他无所谓地应允。没想到事隔不久,温爷爷来电与他长谈了一番,希望他暂时别解除婚约,只因有个男人正痴缠着楚楚,而他年老体衰无力保护孙女。老人哀求的口吻激起他的正义感,於是他一口应允,并答应除非温爷爷亲口取消婚约,不然他不会答应解除,反正他还年轻,不急着定下来,有没有婚约对他来说都无碍。

如今痴缠温楚的男人找上他,满腔热血的他打算豁出去,无关诺言的实践与否,总之是下意识的反叛行为。

“我和楚楚既然订婚了,当然有结婚的打算。”邵子强咕哝着,专力於泡茶,不太敢迎视那深不见底的瞳眸和严酷的脸孔。

“要不要印证看看?”展司漠端起小杯子在鼻前嗅了嗅。

“印证什么?”邵子强傻不愣登地放下茶壶。

“看你娶不娶得到温楚。”

他怎会觉得这个男人太过轻柔的声音不是好预兆?自动自发将他饮光的杯子移来注满,邵子强愣愣地品味其中的含意。

“如果我能呢?”这人来意不善,他得替楚楚挡掉,邵子强义气地决定。

展司漠蹙眉,发现自己激发出他的挑战欲,於是他冷了脸,不准备压抑心中的怒意和不是滋味。

“我自然会给予祝福,”他先君子的笑得人冷到骨子里,散漫的眼神才冷酷一凛,“然后你得有一辈子戴绿帽子的心理准备。”

“什么意思?”这话问得绵软无力,邵子强被那张冷脸上的暴戾之气吓飞了叁魂七块。

而展司漠还持续地阴沉面容,恐吓道:“意思是说,你的老婆将会被一个不懂得放弃的男人纠缠到老、到死,他发誓将穷其一生掠夺她所有的一切,上至灵魂下至呼吸,只要是她拥有的他全要了。”留有喘息空间给对方,他嘲讽地盯着大汗淋漓的男孩,“你相不相信这个变态的世界真有这种偏执狂存在?”

信!他怎么可能不相倍,眼前这个眼神疯狂的男人就是典型的代表人物。邵子强被他露骨的警告吓出一身冷汗来。

存心要他输得彻底些,展司漠不留情地咄咄进逼,“不说话算是无言的附和吗?”

“我……我们可以远走高飞。”邵子强愚蠢的威胁完,展司漠忽然爆笑出声,害他后悔得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明明自己是站在正夫的角色,怎么反而被情夫威胁得只有落荒而逃的分?碰了一鼻子灰,邵子强相当不甘心。

“你可别以为我是在开玩笑!”硬声说完,还以为可以挫挫他的锐气,没想到展司漠笑得更加猖狂了。

从头到尾被人当成无行为能力的稚童,邵子强挫败得抬不头来。眼前的男人即使是他这种堂堂五尺以上的男子汉看了都会怕,楚楚到底是去哪里招惹上他?唉!

“你不问问我找你做什么吗?”看那张顾盼神飞的俊脸沮丧不已,心情大好的展司漠甚至有调侃人的兴致了。

“请问一下,你找我有何贵干?”邵子强无力地照本宣科。

“谢谢你。”展司漠不着边际的抖出一句,道谢的态度倒真像有那么几分诚恳。

邵子强奇怪的抬头,“谢我?”

“肯让温家人利用那么久。”他冷淡的接着又说。

邵子强当场灰头土脸,宁愿自己没问出口。展司漠根本是在损他。

“从今以后由我接手。”展司漠轻描淡写地点出重点,“你,离温楚远一点。”

“你算老几啊?”本着捍卫同学的心,前羞后辱一并算上,邵子强猛然抡起血脉贲张的拳头,大有以武力定输赢的气概。

展司漠挑起一边眉梢,冷冰冰瞥视他,毛豆一条条优然地剥着吃,邵子强则努力想持住气势。他的勇气足以使任何人动容,不巧的是,那所有的“任何人”中不包括展司漠。几乎已成为他专属的低沉笑声略含讥讽的一扬起,邵子强逞强的脸皮便开始一根根竖起寒毛。

“不如这样说吧!我在大学里混吃等死的时候,你还蹲在国小的操场边分辨青蛙和蟾蜍的不同。你认为这种阶段性的差异,能不能助你清醒脑筋,以判断事实的轻重缓急?”展司漠挑高眉柔声嘲弄,无比阴寒的声音越沉越冷,揪得对面的大男孩倒竖的剑眉渐渐下滑。“要是对以上的言论没异议……小弟弟,你肯乖乖泡你的茶了吗?”

他强硬的态度、丝缎般柔滑的语调都教邵子强毛骨悚然,避之唯恐不及,哪敢再出言顶撞。邵子强当下摇起白旗,乖乖埋首泡茶去!

好上帝,二十四岁还被人家当作是小孩!这种男人……唉,他只有一句话可说:他怕他,但希望成为他。

***

等温女乃女乃和展素雁相偕欢天喜地的出去逛街后,心知肚明的温爷爷和颜微笑,慈蔼地招呼到美国度蜜月并“顺道”过来拜访他的唐品谦。

“别来无恙吧!老太爷。”唐品谦温文地微笑。

“托福。”示意佣人送上茶点,温爷爷从临花园的落地窗前转动轮椅朝他移了来。“不,不必,我可以自己来。”制止他伸出援手,老人挥手要他坐下。“你是直接在美国落籍,还是回来走走?”

“司漠的意思是我留守美国,台湾那边由他全权负责。”接下佣人端来的茶水,唐品谦点头致谢。

“这孩子的野心很大。”听不出褒贬的一句紧绷了唐品谦的心。

“光是野心大没用,还要有魄力和毅力克服一切才行。”唐品谦笑道。

“不择手段也要有毅力吧。”老太爷慈祥的面容让人猜不出他这声轻叹的话意。

唐品谦沉着地放下杯子,“这些年能让他不择手段去要的东西已经少之又少,老太爷有福了。”

“有福吗?”想起这几年不愉快的会谈情形,老人平和的老脸终於皱起。

“司漠对楚楚的感情很令人惊讶吧!”回想起好友这些年的改变,唐品谦不由得感叹。“相信那年司漠飞来美国找老太爷谈判,当时老太爷的吃惊不下於我。”

“我是被他能屈能伸的个性吓着了。”笑容重回老人脸上,“还以为他会直接去找楚楚,没想到这小子一到美国就急着找我摊牌,威胁我给他机会,不然他将会拐走我的宝贝孙女。那孩子和楚楚之间的关系太过复杂,牵扯太深,我怎么敢一下子就信了他。”

“老太爷要是看到楚楚走后的一年里,司漠的精神越来越恍惚,脾气越来越恶劣的模样,就会相信他所说。为了守住和老太爷的承诺,近年来台北已经谣传他是同性恋者、无法人道云云积非成是的流言了,老太爷应当清楚。”

啜饮茶水镇镇神,温爷爷笑呵呵地点头,“流言似乎传得很不堪。”

“你要司漠证明他对楚楚的心,不准他在这段期间打扰楚楚,他全做到了。坦白说,自从楚楚离开他后,他就再也没有抱过其他女人。他折磨了楚楚叁年,也还给她叁年,每个月固定叁天飞到美国探望心爱的女人,都只能隔着遥远的距离看她,而不能接近她或抱抱她,甚至连说个话都不被允许,还得担心她淡忘自己或爱上别人。”唐品谦沉叹一声,“老太爷,如果不是有超强的耐力,我不以为有哪个男人能忍受这么严苛的条件。司漠能吭也不吭半句做到,实在是令人既讶异又钦佩。”

“品谦,我要我心爱的孙女幸福快乐并不为过。”

“我懂,司漠也明白,所以即使思念逼得他发疯,他还是咬紧牙关硬忍了下来。若将心比心,楚楚备受折磨的那叁年至少比司漠快乐,因为她可以随时看到他、听到他的声音,我相信天下的有情人只要能相守在一块,就算是吵架斗气都是幸福的。”

“如果楚楚没有离开那小子,他肯去发掘埋在心中的感情吗?”老人家不以为然地反驳,“人类的通病是失去的往往才会珍惜,何况那小子对楚楚一开始便心存玩弄,不懂得珍惜我的乖宝贝,他受这一点苦比起楚楚所受的,算是小巫见大巫了。”立场不同,支持者不同,两人的意见自然也就不一样了。

“听老太爷的言下之意,好像还不太谅解司漠。”唐品谦苦笑道。

“胡说,我并不是心胸狭隘的人,那小子的所作所为的确有让人感动的地方,我只是不太能明白像他那样阴阳怪气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去发觉他对楚楚的感情。比起那小于身边的女伴,我家的楚楚并不突出。”

“老太爷谦虚了。你没听过“情人眼里出西施”吗?在楚楚眼底,司漠恐怕也是她心里最完美的男人吧!”他玩味地笑着,“莫非老太爷足嫌司漠长得不够俊俏?”

温老爷被他逗笑,“哪儿的话,那孩子的长相已经无可挑剔了。”

“既然如此,老太爷肯成全他们吧?”

“是那小子叫你来做说客的吗?”老人以杯盖轻磨茶杯,若有所思问道。

“司漠是有知会我顺道过来问候老太爷好。”唐品谦圆滑地推推眼镜,“但最主要还是希望老太爷别插手开发案的事,司漠打算听老太爷的话和展伯伯和平共处。”

温爷爷闻言,赞扬地颔首晒笑。

是中延把当年的事告诉他了吧!唉!他想必是被那小子尖中带酸的语气给气昏了头,才会将所有的事都抖了出来,枉他千交代万交代他不可多言,这下子他即使有意帮忙,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了。因为他虽欠父亲一个人情,对儿子也同样有了愧疚,不好公开偏袒哪一方,只好委屈了楚楚那丫头,为了展家人的事,她正一个头两个大呢!

唉!都是温家的男丁蚌个不争气,才累得楚楚坚决的自愿扛下开发案。而他原本就一直要她接手自家事业,当时若持反对态度,楚楚反而会生疑。秉公批准那小子合夥的请求,实在是他的个性太难测,何况约定的期限已到,那小子会怎么做都是预料之外的事,他才会天真的希望藉由中延来牵制他,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

“那小子怎么告诉你的?”既是天意,他也无话可说。

“以他的口气说吗?”唐品谦兴味地开玩笑,没想到满眼含笑的老人竟绽出了期待的光芒,於是他玩心一起,清清嗓子,懒懒的就要说了……

“老爷电话。”佣人手持无线电话递给温老爷,他挥手要起身欲回避的唐品谦坐下,便伸手接来话筒。

“喂……子强啊,好久不见……”老人的笑意随着沉默时间的拉长而凝结,一直到双方结束谈话才又恢复。

将电话拿给旁边的佣人,他眼中期待的光芒闪烁更炽,简直是迫不及待想知道什么。

“品谦,那小子说什么?”老人热切的口吻掩不住好奇。

邵子强说了什么吗?唐品谦纳闷地忘了要模仿好友慢不经心的语气,一头雾水地答道:“司漠说,老太爷当年为了带走楚楚,布下太多暗桩,不过请放心,他正凭他傲人的毅力一一拔除中。”

老人愉快的放声大笑。这个不懂得循序渐进的小子,等太久有点性急了……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