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啪啪啪啪啪……又来一架,姬家有自己的机队吗?

夏秀的头发被强大的风漩卷飞,庆幸自己临时改穿牛仔裤。压着头发,她将因为衣服不合穿而满睑厌烦的俊美男子拉退至坡下,方便飞机降落。

臂望倏暗的天色,驾驶好心提醒:“莲冬少爷,快下大雨了,请您长话短说。”

正在厌恶地拉扯过紧的袖口,姬莲冬一听,缓缓回眸,对诚隍诚恐的直升机驾驶露出烦憎的微笑。

“正好考验你的驾机技术,配不配支领姬家的薪水,不是吗?”天宠的恶少一身反骨,声音乍寒,冷冷道:“没叫你开口,乖乖当哑子吧。”

是富可敌国的少爷都难相处,抑或这位是特例?痛痛快快哭了两天两夜之后,夏秀深掩心中长达六年的忧悒泪水,几乎全去。

亮灿的瞳眸哭得又红又肿,她面带愉悦笑意,欺前帮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把袖扣扣好。忍不住地,她又凝眸望着这张神似兄长的挚爱脸容,忍不住地,微肿的眼眶又情不自禁地泛红,姬莲冬回眸瞟见,不禁受够地愠恼道:

“你别又来了,夏秀。”这个哭个不停,另一个看到他活像撞鬼,嘴巴开合老半天,一个字也吐不出来。郡种情况如果真如夏秀所言是什么未语先凝咽,那个姓寇的女人咽得可严重了,严重到需要就医治疗。

夏秀?哥从不舍得用这种语气、这种不耐项的表情粗鲁对她,他都唤她妹,语气温柔地,像呵护宝贝般轻轻唤着。他不是哥,不是呀。他足姬家尊贵的莲冬太子,不是疼她的哥哥呀。

仔细看来,姬莲冬其实比哥哥高大,哥哥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太小了一点,他这张与哥哥神似的脸庞更俊美一些,少了哥哥身上儒雅的书卷味,多了豪门子弟骄纵的傲气,而且他今年刚大学毕业,比哥哥年轻了五六岁……他不是哥哥……

那天上了这位姬东宫的车以后,他漫无目的在台北市区飙了一圈,命令失声大哭的她带路,他想随便逛逛。于是,任由哭倒在他怀里的她胡指一通,两人竟在半夜三更,模黑跑回桃园山村。

惊扰了……尚在方桌上“围城夜战”的婆婆们一大跳呢。

“车钥匙你回去找找看,交由堂哥,他会处理。那辆车性能不佳,喜欢,你可以留下来凑和着用。”姬莲冬形状优美的唇冷淡一勾,像是半讥嘲半带笑,也像足大少爷对意外捞擭两天充满野趣的假期,仅能表达的感谢之意。“这里很原始,颇具启发性。”

“婆婆们年纪大了,请你特别费心了。”他不甘心被家人找到的愠容,让夏秀破涕为笑,也彻底梦醒了。

“鹿港那边有专人照料,不是问题。”睨了眼梨花带泪的小脸,姬莲冬勉强地乖乖答完。转身走向直升机,嘴角傲慢一撇,他若有似无地扔下话:“幸会。你可以说再见了。”泪水塑成的女生,烦人的爱哭。

螺旋桨的声音震耳欲聋,夏秀掩住双耳,转头跑下位于岁月村后山的天然停机坪时,步子一颠,震愕地转头望着坐上直升机,正在戴耳机的姬莲冬面包凛然,斜眸瞥见夏秀呆呆地回头走来,傲眉一拱,脸上回复了那副又嘲弄又不耐烦的少爷表情。

啪啪啪啪啪……直升机在晦暗天色中冉冉起飞,那张记忆中的亲爱容颜渐渐淡出了视界,乌云急速滚过山颠,风雨已来,夏秀心中风起云涌,梗塞内心多年的怅然若失咽上了喉头。

“再见……再见……”嘶哑的声音从口中艰涩地滑出,她开始小跑步,泪流满面地追着远去的飞机,深恐对方听不到,她泪下如雨地冲口大喊:“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扮哥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再见,哥哥再见!再见——再见!扮哥,你听到没有?再见啊!再见!扮哥再见!”

飞机缩成一小点,终被滚滚山云吞没,天际刮起风,雨接着倾盆而落。

夏秀转头,毅然开步离去,随手从山坳处摘下两枝姑婆芋,勉强遮住了滂沱雨势,却遮不去感伤的眼泪。踽踽独行于荒凉的山径,一段一段地忆起儿提时代的种种;一段一段正式地告别后,掩入心间,不带心痛地成为最美好的回忆。

她已经能够独自面对,已经可以了呀……

从后山转进村中湿湿滑滑的鹅卵石步道时,透过白茫茫的雨雾,她一眼就瞧见街道尽头那个挨家挨户搜查的庞然大物。即使隔着一段不算近的距离,夏秀也能感受到对方的惶恐与焦虑。

“力齐哥哥。”

听到近乎耳语的低唤,跨开急步正要转入左侧一户三合院落的展力齐,脚步猛然一收,抬起湿漉漉的头,如释重负地瞪见了他的小不点慢条斯理走来。几个冲步,转眼他人已在夏秀眼前,蛮横地打掉姑婆芋,抱起她,猿般壮健的双臂死死绞住。

“你……”展力齐恶狠狠瞪她,极力忽略她面容红肿的可怜模样,气得全身打哆嗦,火大的哑嗓也在抖。“小秀,我跟天杀的死瘟猫完全不一样,你想,你可不可能别把我当成哥哥,只要把我当—个男人,正常的男人。”

“然后呢?”是他在坚持,并非她呀!这个蛮人……

“然后……我们在一起。”

“我们怎么在一起呢?”这是计画外的,从没想过以另一个男人试探力齐哥哥的心,因为她于不忍心。终于等到,她会把握,绝不会让力齐哥哥“清醒”的。

“你跟你的男人怎么在一起,我们就怎么在一起!别以为我会让你拒绝!”展力齐太生气?急着扛她回家,否则他们会忍不住回台北捶毙阴阳怪气的死小子姬莲冬。“他不是你哥哥!你为什么不看清楚?!你哥哥死了!币了!没用的翘辫子啦!他过世六年了!”

“我们要去哪里?”

“去没有闲人干扰我们好事的地方!避你成年没!你是女人,我是男人,这就够了!他妈的太足够了!”

“力齐哥哥……”夏秀双眸哭得红通通,对猛然侧脸面对自己的人微笑,捧住他不修边幅的面颊,亲了又亲。“我口很渴,我要喝水。”

“老子也被你气得口干舌燥,我……”展力齐火大的嘴猝被柔唇吻住,他挣动了下,终于妥协在夏秀滋味甘甜的相濡以沫中,热烈地彼此解渴,

大雨,还在下着。

好不容易地,展力齐终于将因堵不到人比捞鱼而蛮性狂发的野猿踹离村子时,夜色已沉。

回隔壁的屋子拿了套衣服,越墙走入管家,边月兑掉湿透的衣服,准备换好衣服,好好找胆大包天竟胆敢和男人外宿的臭丫头算帐……幸好她女乃女乃和太婆和那些老妖婆都在,谅那个姓姬的死小子也不敢乱——

扁果的脚丫子走上客厅时,突然踩到一个东西,展力齐捡起来一看,一进此屋就油然萌生的道德与理智顾虑,啪地一声,尽数土崩瓦解。他两天没睡的头一阵天旋地眩,震怒地冲上二楼,此时只想宰人!

“夏秀!这个东西你最好有个好解释……”展力齐甩开夏秀的房门,怒不可遏地扬着手上的东西,赫然傻在当场。

背向房门,月兑掉内衣,正弯身月兑掉小裤子的夏秀惊声一呼!

“快点转过去啊!力齐哥哥,你还看!”被看了个措手不及的她,脸色通红。赶紧跑到窗边,拉起布幔遮着全果的身子,见展力齐犹一脸惊愕地杵在门口,痴痴望着她光果的……大腿。“你快转过去啊!”

“对不起!”展力齐如大梦初醒,已经刮净的粗犷脸庞扑上一层红彩,他手忙脚乱,正要依言背过身去,忽然望见手上已经闲掉的。“我何必……我何必转啊!妈的!我何必,你这胆大妄为的臭丫头!”

从那天她随便上陌生男人的车,外宿两夜不归后,冲天妒火加满心醋意,展力齐豁出去地冲上前,把不知掩住哪里才好的无助夏秀捉出来。

“随便上男人的车!随便带野男人回家!随便招惹野男人外宿不归!”展力齐完全失去理性,月兑掉湿得他很难受的裤子,光着身子大剌刺坐在夏秀的小床上,将娇躯红得像熟虾一样的小女生摆放大腿上,狠狠训斥。“你已经有我还不满足吗?有我一个就可以抵过所有男人了,你还不满足啊!啊?”

“力齐哥哥……”夏秀跪在展力齐腿上,他成熟的体魄看得她脸红心跳,索性双手遮脸地娇呼,虽然是计画中的一环,但真的与他近身接触了,她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真的可以吗?小不点。”展力齐敛起冲天怒容,咧嘴笑着。“可以吗?”

夏秀满脸娇羞,从指缝中觑他,看他笑得很轻松。“除非你不想。”

哦,他想死了,想得快疯掉了……展力齐心花怒放,用力吻她双手一下,将羞红的她放倒在床上,拉开她的手,一点一点地啄吻着他的心肝宝贝。

他终于了解她“用心良苦”的诱惑,原来他的小秀也爱他这么久了吗?从她十七八岁那几年,午夜梦回时,他的双手总会摆在她身上,仿佛对她上下其手,虽然“猥亵”得莫名其妙,但是……十分受用,她很成功地困扰着他。

闪电搬家,感冒诱惑,不经意的道别呢喃,撕开的,光溜溜的可人模样……一切都只是为了引起他注意吗?他的小秀。

难怪她知道他曾在一次险险擦枪走火占有她的失控边缘,望着她迷人背影,忏悔一整晚的话。小妮子竟敢用这种伎俩媚惑他,她哪会知道,他当时心里有多懊恼,念及瘟猫、管叔以及管婶的托负,那是想爱又无法放手爱的痛苦。

小秀就是小秀,是那个长久以来占据他心,无可取代、也不能割舍的心肝宝……

“力齐哥哥……”夏秀回应他轻柔似水的吻,学他吮吻着他丰厚的唇办,脸漾羞涩。“你不可以后悔哦,不然,我真的不要你了。”

“你敢?”展力齐故作恐吓地猛吻住她。

他的心纠结得厉害,虽然知道身下的小女生只是闹着他玩,感觉依然十分不痛快,尤其这两天她都跟某个野男人在这里乐道遥。刚刚村中那些巴不得他难过的八卦婆,争着告诉他,他们两个玩得有多么愉快,多么地亲密……不可饶恕!等爱过之后,臭丫头跑不掉了再来算。

抛开禁忌后,展力齐尽显男儿本色,将长年在狼虎女人堆打滚的心得,悉数拿出来伺候他的小心肝、小宝贝,尽可能让她在无痛情况下,领受他的滋润,由小女生蜕变成如花盛开的小女人。

“呀!痛。”心痛,幸福得心很痛呀!

“会吗?”对自己的技巧极富信心的展力齐大惊失色。“怎么可能……这样呢?还会痛吗?”

“不会了。”最初的痛楚过去,暖气从心间扬升,夏秀皱成一团的小脸平滑开展,任由身形魁梧得实在吓人的大个子摆布双腿,对满头大汗的大个子柔媚一笑。“力齐哥哥……”

“小秀!”完了!她竟然在紧要关头,对一个忍得很痛苦、努力施展绝活伺候她的男人这么笑,而且声音这么的媚……大受刺激的展力齐闷闷低吼,温柔情意全去,蛮力大发而功亏一篑。

从飘渺陌生又甜蜜的两人世界回返,夏秀柔柔一笑。

不像被卡车辗过,感觉比同学们说的要好许多,力齐哥哥其实可以不必这么沮丧的……差点被挤下床,夏秀小脸微汗,无声叹息,侧身凝望兀自对着墙生闷气的大块头。

囤积多年的明明得到畅快的解放,展力齐却懊恼又火大得想撞墙。

“女乃女乃和婆婆们,今天搭飞机去鹿港进香,全部不在哦。”

展力齐闻言霍地瘫平,将已经变成小女人的心肝抱入怀中,眼中怒火更炙。

“搭机进香?真享受,一群不怕死的老太婆。姓姬的干得好事?”一双眼紧眯着夏秀,不再因自己的男性雄姿太勇猛,一时阵前失控,摧残了心肝而怏怏不乐了。“姓姬的最好别被哥哥我遇上,他哪根筋不对劲,一天到晚缠着别人的女人!台湾没地方捉鱼吗?他偏跟老子作对,跑到我的地方,缠着我的女人不放,他最好给我小心点!别以为他像瘟猫,老子下拳就会留情面!”

他的女人?已经不是小丫头了……夏秀幸福地且笑不语,聪明地但笑不语。

姬家太子的个性很忸,他家的人愈催他,他愈是不回去。今天还是直升机直攻村里,恭迎太子圣驾返回姬家,婆婆们临时决定搭个便“机”去鹿港进香,这里待烦了,恰巧想见识婆婆们进香的情形,他才不甘不愿离开的。

夏秀忽然被抬起身子,望进展力齐使蛮的恶瞳中,他醋火中烧地怒吼:“我抱着你,在发火,你却心不在焉地想着你的野男人!”

夏秀狡黠地嫣然一笑。“力齐哥哥,其实,一点都不痛哦。”

展力齐磅礴的怒恨,马上被这句甜蜜的谎言收买,受挫的男性尊颜壮盛壮大,搓着下巴洋洋自得起来。“那是当然,你力齐哥哥我‘阅女无数’,我经手过的女人从来没有……”

“哼。”夏秀不快地白他一眼,排开他的手,披着被单旋身下床。

“小秀,不是,你听力齐哥哥说,那些都是不堪回首的往事,过去式了……”展力齐赶忙爬起身,将心肝抱回怀里,低声下气地温存道:“喂,哥哥心中只有某个宝贝呀,你还不明白吗?”

“可是,你明明都跟年长的女人……要好。”她背靠着他,介意地嘟嚷。

展力齐得知小女生闹别扭的心结,朗声笑道:“那是当然啊,因为年纪小的位子只保留给某个小丫头,谁教她不快点长大。”

“哦,那我也一样。”

笑意自展力齐的睑上消失。“一样什么?!不管年纪大小,你给我看清楚!”将她温柔转身,他面对面地逼视她,一手指着自己怒咆:“你的男人就只有这个,这个!看清楚了没有!”

“清、清、楚、楚。”她笑着承接他火热的情人之吻。

“喂喂,这么晚了,你又要野去哪里了?”

“我想去后山泡温泉。”肚子好酸,脚也……

“哦?等哥哥办完这事,我抱你过去。”展力齐呼吸急促,懒洋洋地拉下夏秀身上的被单,大手逗弄着她抖颤的胸脯,轻巧地往下抚,揉住她圆俏的小,微微沙哑的嗓音变沉,刮得初经人事的小女生全身火红,一脸娇赧。“秀丫头……”

“嗯?”

“你的小借力齐哥哥用一下,好不好?”大手瞹昧地搓揉。

“什么?”

啪!啪!啪!

嗯,傍晚雨一下,晚上凉快多了。

嗯,非常非常非常舒服……像凉夏乍后,狠狠操过学弟一顿后,累瘫在青岚操场上晒太阳,山风微微,该死的蒲公英三不五时飘上鼻子的感觉,真他妈的棒透了!如果此时此刻,心爱的伊人在抱,人生至此就了无遗憾罗。

泡在冷泉池优游自在,展力齐仰望稀稀落落的星子,偶尔斜眼瞄了瞄隔壁的温泉池。夏秀趴在池畔,像在跟他呕气一样地始终背向他。

“喂!老子都不气了哦,你还敢跟我生气啊?又不痛!”

“被打的又不是你,你怎么知道不会痛!”她从小到大都是被众人捧在掌心,大家都舍不得碰她一下的。力齐哥哥竟然痛下毒手,打她三下!好丢脸!

“会痛很好啊!”展力齐轻吹口哨,头靠在池畔,望着一闪一闪的夜空。“会痛是活着的证明,会痛记忆就会很深刻,下次你就下敢胆大妄为,随随便便坐上陌生男人的车,害我白掉一半头发,心脏提早三十年衰竭。”这是为身为父亲、兄长的他在教训不知人心险恶的小丫头,至于情人这一面……展力齐望着夏秀曼妙的身躯,不安分的身体开始蠢蠢欲动。

趴在池边的夏秀听到隔壁的水声,还没回头望,讶呼一声,人已被捞出水池,温柔缝蜷地被压倒在地。

看着上头这张氤氲,在摄氏只有十六七度的山上泡一整晚冷泉,居然还充血的粗红脸庞,夏秀不期然想起姬夫人说的,男人是禁不起心爱女人诱惑的。

展力齐情心大动,看了下四周。“小秀,我忍不到回屋里……”

他也没带套子来……管它的!展力齐脑中警铃大作,却不敌体内的兽性大发。

“力齐哥哥……”夏秀发丝凌乱,眼神柔媚。

“小秀……”展力齐的呼吸逐渐沉重,声音在抖、心在抖,导致心上人在抱的壮硕身躯也抖个不歇。“喂……没人告诉你,逗得男人心痒痒的时候,不可以转身走开吗?那是不道德的行为……噢……”别在这时候对他该死的这么笑!噢……别笑啊……他不想再当一次没人性的野兽,他想温柔待她,让他的女人知道他其实是个挑情高手,绝不是粗鲁的大老粗。

氤氲地抱高她,脑勺一扣,嘴巴饥馋地吻住她,吻了又吻,舌尖吮了又缠。手法老练地将香躯再抱高一些,不安分的嘴沿着细致的锁骨吻落,正好迎上不大不小、发育得刚刚好很令他满意的饱实酥胸,甜甜吸吮。

目前为止,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总算稍微回复他展力齐情场圣手的本色。

“小秀……”他抱着她翻滚半圈,嘴舍不得离开她身上。

“嗯?”夏秀无助地抖落一声娇喘。

完了!妈的,这种哼声到底是谁教她的,是谁啊!害他想稍微克制一点都没办法,妈的!彻底败倒!眉眼噙笑的夏秀又被色心大发的猛兽压倒在地。

粗喘稍定之后——

“我们必须尽快结婚。婚礼一定要盛大举行,因为是我的心旰宝贝出嫁,妈的!我一定会舍不得,搞不好会哭哦。”展力齐抓起衣服,盖住躺在他身上昏昏欲睡的女人。“婚纱要从米兰空运来台,蛋糕要请日本电视冠军,蜜月要住英国古堡……”

她要嫁的人明明是力齐哥哥,为什么他的语气凝重得彷佛是她爸爸在送独生女出阁呢?

“力齐哥哥,我答应嫁给你。”

“废话!除了我,谁敢动你歪脑筋我就揍死他。我没问你的意见,别在这里睡着,会着凉,你别那么哼,力齐哥哥现在要专心感伤……”此刻的心情非常非常复杂,一直以来,他把自己定位在小秀的兄长,父亲以及朋友的角色。难怪瘟猫那么变态地恋着妹妹。他现在也有一个情结,小秀情结!

太感伤了,那个拿着姑婆芋的小小小小小小、小不点,穿着小小雨衣、小小雨鞋到处追杀蜻蜓的小杀手!那仿佛才是昨天的事,怎么一转眼,她就要嫁人了,居然要出嫁了,他忽然感到好寂寞:他不要小秀太早嫁人啊!不要啊!

“力齐哥哥,请不要把心事嘀咕出来,我全都听见了。”

“小秀!”展力齐猛然抱住她,伤感伤怀又伤心地哀号,“我不要你穿婚纱!”

“……”

“你才二十岁,太年轻了!”这是身为父兄的不甘与忧伤。

这人……“好嘛,那我不嫁了。”

展力齐一听,火冒三丈。“你不嫁我,我怎么光明正大抱你啊?”身为情人的展力齐闹起脾气。“你不嫁我要嫁谁?姓姬的死小子吗?他看我把你拉拔大,养得漂漂亮亮,就想把你从我这边偷走吗?除非老子挂了!”

这只尼安德塔,尚未进化,有理说不清的……哥哥说的对,力齐哥哥真是个……大笨蛋。夏秀纤臂懒懒一伸,展力齐无意中瞥见,淘淘不停的怒嘴倏止,吸呼沉重了起来……

七年了。那死家伙走了七年了吗?一切怎么恍如昨日呢?

看着曾经生死与共的童时好友各自成家立业,幸福美满,死瘟猫,你死到哪里冷眼嘲笑这一切?是你家老头、我岳丈口中常提的天堂?还是地狱啊?依我看,你阴沉的死德性,地狱最适合,别去天堂给众神添麻烦了。

你心爱的女人呢?忘了吗?那个身材惹火的兰西校花小学妹啊,她已经被列为失踪人口达七年之久,已经是法定的死亡人口,可以办除户了!死病猫!瘟猫!你到底在干什么!

回首漫漫来时路,特地陪一得知怀孕便顾不得天色已黑,急着赶回故乡报告兄长的爱妻夜半上坟,展力齐眼眶微红。出其不意地击了下墓碑,他神色太过轻快地,突然吹起口哨。夏秀挽起心头创伤始终无法完全平复的老公,看着墓碑上的照片。

“哥哥,我怀宝宝了哦。”

“让你失望了,死瘟猫,孩子是我的。”

“力齐哥哥真的很疼我哦。”

“那当然。死瘟猫失望了吧?我们没离婚,我们很恩爱,真是抱歉。”展力齐嘲弄地弹了下照片中人。“最抱歉的是,你家快诞生一只小尼安德塔了,嘿嘿。”

“胡说。”夏秀瞠一眼不正经的丈夫,泪水滴落她带笑的颊。“爸爸和妈妈就要回来这里定居了,妈妈的病情已经控制住,她很思念你。”她顶着冰冷的墓碑沉吟。即将诞生的小生命,让她格外怀念起已逝的生命。哥哥,我好爱你。

“起风了,好了,爱妻,我们该走了。喂,你耍赖,下次我就不带你来了。”展力齐以恐怖的眼神逼迫不依的老婆屈服。“当妈妈的人了,不可以太任性。”

好好疼惜我妹。

“什么?”展力齐乍然听到梦里不知出现几百次,总让他火得牙痒痒的淡然声音、这声音消失已有七年之久。

“什么?”夏秀纳闷仰头,看见老公不知何故一直在甩头。“怎么了?”

“没事,大概是当爸爸太兴奋,我刚刚出现幻听。”展力齐温柔地抚着老婆红润的脸。

别在我面前碰我妹。

“什么?”展力齐两道眉杀气腾腾地拧紧,用小指掏了掏耳朵。

“什么什么?”被搂着走的夏秀没好声气,白了眼低头对自己傻笑的丈夫。“又出现幻听了吗?是谁的声音?难道……”

“没事啦,我在自言自语。”假装不经意地回眸一瞥,展力齐浑身一震,表情力持镇定,将老婆好奇回头望却望不出所以然的小脸转回。

“哟喝!我当爸爸了!”展力齐突然发神经地狂嘶蛮吼,接着向夜空挥出一记猛拳,拼命逗她,吻她,模她。

被了,笨蛋。不过……你快要得到我的认同了。

去你的,谁鸟你啊!展力齐在不惊太座的情况下,偷偷将手伸到背后,赏了一根中指给斜倚在墓碑前方一团站姿优雅的银白人影。

呵呵,你胆子很大。被一团温柔不刺眼的银色光晕包围,他的面容仍是“不告而别”时的年轻模样,俊秀又阴郁,微扬的唇畔仍挂着在世时那抹愤世的讽笑。

展力齐嘲讽的恶瞳忽然不可思议地瞪大。他看到那团银光之中,缓缓长出一对非常漂亮的蓝色羽翼,并有由浅至深的渐层效果,对方还示威地对他掮了两下翅膀,

“起风了。”夏秀皱眉。“为什么十二月的深夜会吹暖风?”这是山上耶。

你瘟猫哥怕你着凉啊!想也知道……展力齐仗着高大体魄,由上而下地斜觑一脸不解的老婆。他不会告诉她这种事,加深老婆对某人的怀念,当了七年死人居然维持变态的格调不变,不简单。

“爱妻,我问你,如果一个死人,呃……”被背后和怀中两对厉光同时夹杀,展力齐只好从善如流地改口了。“好啦!好啦!快被瞪穿了,是我口拙不会说话啦!我是说,如果一个往生很久很久很久,大约有七年的人,他背后长出像翅膀一样形状的两团畸形肿瘤……”

你的表达能力依然烂到让人垂泪啊,笨蛋。

别叫我笨蛋,你这死瘟猫!

夏秀看了眼心神不宁的老公,学他悄悄回过头,并瞥见他以为她没瞧见的粗俗中指,眼眶情不自禁地泛红。她放慢脚步,定眼凝望依旧是冷冷清清、寂静地独立于世界一隅的小墓园。

总是梦不到哥,原来力齐哥哥觉得哥哥到天界当天使了吗?力齐哥哥……

“老婆,我刚才形容的妖怪到底是什么?”

“不是妖,他是天使。”夏秀笑得温柔。

“你爸爸的书里,有没有看起来像妖怪、然后整天要死不活的瘟天使?”展力齐被身分无故升级的那团光很不爽,不爽到连老婆的白眼也懒得理会了。她总是偏心她哥,有够火大!

问她最喜欢哪个天使。

谁鸟——

“我最喜欢大天使,阿米。”儿时的一幕忽然掠过脑际,夏秀喃喃自语着。

“你听到了?!”中指来不及向后面再比?展力齐吓得全身硬直。

“我应该听见什么吗?”

“没事没事,管它糙米、有机米,只要是米都能吃!好冷,我们快点回家温存。”展力齐搂着满眼兴味的老婆,加紧脚步想离开这“活见鬼”的鬼地方,偏偏后面的那个长着蓝色翅膀的妖光阴魂不散,不论离得多远,凉淡的妖音都近在耳畔。

Michael是我的顶头上司,对我客气点,以后你下地狱也许我会看在妹的面子上抽空关照你,帮你引渡也不是难事。

谢了!听君一席话,老子计昼提早六十岁开始吃斋念佛,虔诚茹素兼禅修托钵,就算下地狱也下不到你那边去!祟洋媚外的狗腿子!叛徒!汉奸!

“力齐哥哥,你干嘛磨牙呀?”夏秀笑着轻抚老公念念有词的嘴巴。

“老婆,你是我的心肝宝贝。”展力齐不害臊地将小妻子抱起,又亲又吻,又搂又拥。

我没时间教训你了,放开我妹。

展力齐在墓园门口停下脚步,搂着老婆公然回头望。

嚣张的蓝色羽翼已收起,亮得很温和的模糊影像愈来愈具体,色彩跟着丰富起来。五彩缤纷的光点在墓园上空流溢,像即将坠落的流星雨、

好好珍惜你从我这里接手的一家人,以后也请保护他们,连同我的部分。

罗嗦!既然这么珍惜,干嘛提早嗝屁,不会发挥男人钢强的意志力多撑个半小时吗?!想起岳家因为不孝长子突然挂掉,而各奔东西,全程参与的展力齐不禁飙出一肚子怒焰。

你以为这是我自愿的吗?是天命难违!天生狗屎运的野人懂什么?!有人死才会有人生,生生死死是生命自然的循环,你懂不懂?!

我不懂?!我天生狗屎运?!我还他妈的Shit!我懂得比某个求生意念不足的死妖怪多咧!我经历的痛苦比七年前某个睡个觉居然会睡到嗝屁的没出息死家伙多大多了!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七年前我突然被“征召”,不得不走,依你愚不可及的蛮民资质,可能娶到我妹?可能拥有你觊觎很久的管家双亲吗?

抱歉得很,本少爷用不着瘟猫施舍。我跟小秀姻缘天注定,我们又近水楼台,两两相依,早晚在一起啦!断气的人懂个鸟?展力齐冷笑三声。什么觊觎?他听不懂文诺诺的屁话啦!

哦?你这么有把握?

我们不妨试试看,有种你退还妖身,还阳啊!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展力齐有恃无恐地猖撅大笑。

Shit!你真不是普通病态!咳咳……咳……一向淡然持身的语调出现难得的怒气,原本模模糊糊的银白光晕逐渐凝聚,光度逐渐增强,开始变得刺目起来。

哦,原来气质王子也会口出恶言哦?展力齐重重地撇嘴哼完,无故笑了起来。怒气奇异地被他发飙的“模样”摆平,并无来由感到很满意。原来天使也会生气,天使生气的时候说话也会飙着火气,激动过度的时候也是会咳嗽,跟凡人一样嘛!可见病由心生,没药救了,这家伙。

我脑袋也有问题了,干嘛跟笨蛋解释这么多……别欺负我妹,后会无期。

哼,不送,要滚快滚!宾滚滚,阴阳有别,快滚回去做你的妖怪,别妄想偷取我旺盛的阳气。快点从我眼前消失,快点!你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很刺目”!

展力齐一副不胜其扰的样子,嫌恶的手在空气中摆到快断掉,才发现沉静依偎着自己的小妻子,大眸晶亮有神并隐含笑意地仰视他,却未出声拦阻丈夫莫名其妙的举措。

展力齐没向小妻子解释什么,她眉眼间的笑意更甚,也不追问。

“我的爱妻,我们再逗留一会看看星星吧,还是山里的星星大又亮,今天万里无云,这里没光害,是观星的好天气,等一下说不定会有流星雨哦。”

还不快去狮子座制造流星雨,妖怪。你不是很厉害?人脉不是很好吗?与妻子达成“共识”之后,展力齐无后顾之忧,大大方方而且用力地嗤之以鼻。

秀才遇到兵,跟笨蛋沟通果然是虚掷光阴。我走了。

展力齐看见在天空绕圈圈的光点瞬间向银色光团疾射而去,只一眨眼,光束集中成一个不再迷迷蒙蒙的“光人”。光人,不止以银边具体地镶嵌体廓,走动时背后甚至还会拖曳着尾光;这些飘动的光似流动火焰。

就在展力齐看得目瞪口呆又眼花撩乱时,光人忽像国庆的烟花,在瞬间崩解得干净俐落。

“喂!喂喂!死瘟猫!我还没问兰西的下落,你怎么说走就走啊?和你挂掉时一样无情无义无血无泪无人性!”情急之下,展力齐不自觉地对管冬彦的墓地大吼,害紧紧依偎着他的夏秀吓了一跳,“妈的,你不关心你的女人吗?你不是‘神’通广大!”

“兰西姐怎么了?”

“兰西没事。我只是突然觉得很郁闷,不吼不快。吓到你了吗?”展力齐满怀愧意,将轻摇螓首的小妻子拦腰抱起,亲亲爱爱地走出墓园,脚步轻捷而沉稳。

“力齐哥哥。”夏秀对着低眸看她的大个伸出双手,勾着自动他压低的颈项,脸颊贴靠在他心坎。“这些年我需要时,你都在我身边,谢谢。”

“嗯,话说得很窝心,你是让我白了不少头发。不过,我的爱妻……”他满眼欲求地看着她诱人的唇,正要以口相就,耳边忽然泼来一道冷冷的嗓音。

天机不可泄漏。色欲薰心、老牛吃女敕草的糟老头。她没事。

去你的!回个话不干不脆!“回家!”展力齐飞也似的拔腿狂奔起来,奔不到三步,他骤然想起小妻子刚怀孕,急惊风的步伐赶忙迟缓下来,走路慢吞吞得像在太空漫步。

“呵呵。”

忍耐!

“你可以再慢一点没关系。”

一个巴掌拍不响,人鬼殊途,别鸟妖怪!

“力齐哥哥?力齐哥哥,回神。”夏秀伸手拍拍他硬如岩壁的面颊。“我早就不会伤心了,你不必演戏了。”

“哇啊!妖怪现形啦!妈呀!爱……爱妻……我说的不是你。”

“哼。”小妖怪秀眉倒竖,忍俊不住的笑颊赶紧佯装生气地鼓起,看他苦着脸。“谢谢你的用心,力齐哥哥。虽然我不相信怪力乱神,也许你说的对,哥哥那么优秀,虽然厌恶,哥哥可能以另一种形式继承爸爸的衣钵,混入神话世界了呢。蓝色羽翼吗?一定很漂亮呢!你想像力很丰富,爸爸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

炳哈哈,爱妻完全不信她老公见“鬼”了。你活该。

不相信也好,省得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牵牵挂挂,永远走不出梦中。

你故意不让她们看见你的?展力齐危险地眯起眼,有点懂他的心情了,死——瘟——猫!反正他雄壮威武吓不死,死瘟猫才不管他死活,所以他活该被鬼吓?回家!

妹和双亲交给你了,“妹婿”。

向后不雅竖立的中指,勉强弯成OK手势,五指随即像驱蚊赶蝇般嫌恶地摆了又摆。

祝福……你和妹。

虽然对方不甘愿的祝福几乎细不可闻,耳力好得惊人的展力齐仍然听见了。

嗯,孺子可毅,我勉强接受。他持肯定态度地点头,褒奖对方成妖之后勇于跨出的第一步。要祝福我们,以后最好再心甘情愿一点知道吗?百年后我和我的爱妻、你的妹子,将在东方的极乐世界恭候大驾,你反正长着两团畸形肿瘤不用白不用,有空自己飞过来串门子吧。

听见从远方哼来的讽笑虚无飘渺,若有似无,不再像定近在耳旁,展力齐不曾回眸,浓眉大眼眨也不眨好半晌,知道如昙花一现的对方已经离去,永永远远地。

等眼皮子不适的酸涩过去,他才低眸凝视躺在怀中的小妻子。进入怀孕期后变得极容易疲倦的她,困眸半闭,连续打一大串呵欠,眼皮终于撑不住,她困困地调整着身子,挨紧他肩头渐渐地睡去。

入神地望着妻子无忧无虑的睡颜,冷毅凶恶的唇和眼,柔情似水地浮上一朵心满意足的灿笑。他缓缓转过头,定神一瞥影去园空的前尘。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虽不能尽如人意也不算太差了,反正有心一定翻得出十之二一的如意事。最好历经几番“烦”彻骨,终于抱得爱妻归,那种身心圆满的感觉绝对比被色家教引诱,冲动之下失去童子身的人生第一场肉欲演出,更棒!那滋味真是——

空前的美满哪!笑眼宁静地转回熟睡的爱妻脸容,幸福的脚步渐走渐轻快,笑嘴一撇,忽然心不甘情不愿地咧大?浓眉飞挑。

谢你“牺牲小我”的遗赠,有仇等我嗝屁了再算……有句话老子现在可以奉送给你这只急着送死的瘟猫……永别了,吾友。

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