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2)

他吹了声口哨,好心放过翻不出手掌心的娇美猎物,心情极佳的上楼穿衣,不到两分钟已经穿妥干净衬衫跟牛仔裤下楼,出门前顺手拿过陶盘,还体贴的为她开门。

“好好扮演你的角色。”他靠在她耳畔徐声说道。

“不需要你提醒。”

“看来,是我太善良了。”

她忍住没有回嘴,举步朝隔壁走去,远远已经看见灯光管璨,人影在屋前草皮上走动,欢乐的谈笑声伴随音乐声,随着暖暖晚风传来。

一个穿蜜桃色洋装的妇人瞧见他们,立刻快乐的扬手招呼,还朝人们嚷嚷,迫不及待要宣布欢迎会的主角终于出现。

“喂,看,那对漂亮夫妻来了!”

“太好了!”

“快替他们准备鸡尾酒。”

“我去我去。”

“布菜克,快把你的新娘带过来,让我们瞧瞧!”

“是啊,别把她藏着!”

妇女们笑着叫嗔,起先在草地上聚集,之后忍耐不了就纷纷热情的跑来,抢着拥抱书庆,在她脸颊上印下一个个响吻,叽叽呱呱的自我介绍,然后抢过陶盘,蔟拥着她进屋去。

她在众人的欢呼中,被团团围绕暂时离开黑的身边,但即使没有看他,她仍旧感觉得到,那锐利的视线始终紧紧跟随,监视着她的一言一行。

这场聚会与其说是欢迎,其实不如说是喂食大会。

拼起的长桌上摆放一锅锅、一盘盘丰盛料理,有烤鸡、什锦肉馅派、辣味熏肠煮豆子、火腿拼盘、辣鸡翅、超级巨无霸大块烤牛肉等等,各家主妇都端出拿手菜,当然少不了主食水煮马铃薯,以及一大堆啤酒,跟冰块浸泡在桶子里冰镇。

身为主人的安娜,把自己煮的那锅炖牛膝放在书庆面前,牛肉与香料的香气随着热气冒出,勾引唾液大置分泌。

“来,先吃点这个,我可是炖了一下午。”安娜用木杓舀出炖得软糯的牛膝,西红柿酱混着肉汁往下滴。

穿水绿色衣裳的妇人,抢先把熏肠煮豆子拨进书庆的餐盘里,许多青绿豆子浪出盘子,在桌上乱溜。

“不行,先吃我的。”绿衣妇人振振有词,连偌大的胸部也在衣裳下抖动,格外引人注目。“你都喂了她几顿了?这餐她必须先吃我煮的。”

“哪里轮得到你?”穿红色洋装,头发金灿灿的妇人不甘示弱。“先吃我的火腿拼盘开胃。”

“看她这么娇小,知道胃口不大,先塞满你的火腿,其它还吃得下吗?”

“我的烤鸡最好吃了,来,这块鸡胸肉都给你。”

“东方人旁吃的是鸡腿!”

“谁说的?”

“你没看电视,也要有常识啊!”

“对嘛,左宗堂鸡用的都是鸡腿肉。”

“外卖的中国菜能作准吗?”

“但是布莱克也吃鸡胸肉。”

“男人不挑嘴的。”

妇人们争执不下,她坐在位子上满脸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双强健臂膀从后方伸来,把她揽往宽阔胸膛上,洗浴饼后的淡淡柠檬味,跟醇厚的男人味揉合成莫名好闻的气味。

“对不起,你们吓坏我妻子了。”他的口气满是心疼,注视她的眸光如能醉人。

“请不要这样,我实在舍不得。”高挺的鼻凑来,在她发间无限依恋的揉擦,彷佛离不开她的发香。

妇人们停止争吵,看到黑这深情的举止,全部被罗曼蒂克氛围击倒,嘴上重新再度展现笑容,有几个还羡慕的叹息,顺便瞪了正在灌冰啤酒的丈夫一眼,怨叹新婚时的甜蜜,这会儿都烟消云散了。

穿着黑色洋装,领口用蕾丝点缀,稀疏白发松松挽了髻,老得已经超过一百岁的老女乃女乃,颤巍巍的把肉馅派放在她盘子里。

“谢谢莫多女乃女乃。”他光明正大的霸占她身旁的位子,环抱着她的腰,像是守财奴护着珍宝,还不只是护着而已,以粗茧反复轻磨,一会儿又把脸凑在她发间耳髪厮磨,一点都不怕人看。

她只觉得脸上发烫,不知道是被他的体温煨热的,还是因为他的动作而龌龊,总之坐立不安又无处可逃,勉强挤出笑容来,也对老人家说:“谢谢莫多女乃女乃。”

白发老人咧开无牙的嘴,眯眯的笑着,伸出满布皱纹的手,然后拍了拍黑的头,快乐的点着头,神情很是满意。

“莫多女乃女乃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他语气神情都万分诚恳,除了她之外,现场没有人知道,更猜不出这完全是谎言。

一个中年黑人男子,搁下空空如也的啤酒罐,轻轻敲了敲桌子。

“好了好了,吃饭,别光顾着那女娃儿,我们也会肚子饿啊!”他看着新婚夫妻,故意做了个鬼脸。“天气这么热,你要推着她吃饭啊?”

穿红色洋装,金发碧眼的妇人走过来,巴了那颗头发卷曲的脑袋一下,用的力气并不大。“你罗唆什么,人家才刚新婚,也不想想你当初娶我的时候,每天都说什么没有看到我就快窒息。”她嘴上念着,手上也没停歇,夹了一堆火腿到丈夫盘里。

黑人露出白牙傻笑,在妻子脸上啄了个响吻。

“我现在也是没看到你就要窒息。”

“是饿到窒息吧?”

“真不愧是我老婆,就是了解我。”

瞧见新婚夫妻的恩爱,老夫老妻也受影响,各自甜甜蜜蜜,你侬我侬了起来,其中的鳏夫或寡妇,也笑得很开心,回想起先上天堂的那一半。

“布菜克,老实说出来,你这个家伙,是怎么攀上这美人儿的?”席上有个光头男人,兴味盎然的问道,拿着瓶身沁着密密水珠的啤酒罐,仰头又喝了一口。

“我们一见钟情,私奔结婚后,就回到这里来。”他骨节分明的粗糙大手扶起小手,展示那枚女戒,带茧的指还流连的再三。“我们是一见钟情,对吧?嗯?”

他的颔抵着她,问得好温柔。

大家都投来注视,她微微僵硬,感觉到手上的指劲微微加重。

好好扮演你的角色。

出门时的警告犹然在耳,她迫不得已,只能点点头。

“瞧你这么娇滴滴的,换做我是你家人,也不肯让你嫁给这个浪荡家伙。不过,话说回来,他懂得存钱,早早就在我们镇上买了房子,这点倒是很难得。”

穿水绿色衣裳的妇人说道,一边用手指挥丈夫,快快片开那块巨无霸烤牛肉。

“结婚之前,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正拿着刀叉,按照老婆大人指示切牛肉的男人问道。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望向依偎得太近的黑,粉唇却跟他的薄唇碰个正着,还被轻轻含吮住,几秒后再分开时,脸儿又变得更红。

“她说什么都不在乎,就是要嫁给我。为了她,我决定以后不再跳月兑衣舞了。”

她听见他说的谎,想要反驳却无能为力,为了避开他再度偷袭的吻,粉脸垂得低低的,加上满脸润润娇色,更让人以为她是在害羞。

“算你这家伙运气好!”男人切的第一片牛肉,就搁进黑的盘子里,以示对新婚夫妻的祝贺。“别人家好不容易细心呵护养大的漂亮女孩,被你拐了结婚,还来到我们这个鸟不生蛋的小镇,你可千万不要委屈她,不然这些女人们可不会放过你。”

“我疼她都来不及,绝对不会委屈她。”他说得诚心诚意,拇指看似无心,反覆抚着她指上的女戒,两人同款式的戒指,映着灯光闪烁,这动作都落在众人眼里。

“青青,有一点我可以保证。”安娜蒂笑说道:“布菜克在镇上来来去去这些年,从来都不曾带女人回来过。”

“对对对,这点倒是真的。”

“之前杜山德家的女儿对他有意思,大热天穿着比基尼泳衣,说要找他去游泳,非要他开两三个小时的车,去隔壁镇上的游泳池,回来后可生气了,说布莱克要不是同性恋,就肯定没有那话儿。”

黑人拍着大腿大笑。“她要是看见你带这么标致的老婆回来,肯定会气到脸都歪了!”

“遇见她之前,我也从来没想过会结婚。”他抚着娇红的小脸,迷恋这难以比拟的绝佳肤触,简直是最佳享受。“但是一见到她,我就知道必须牢牢霸占她,不然我这辈子就白活了。”

席间响起女人们的叹息,为这深情告白心醉,连莫多老女乃女乃都脸红,一手捂着胸口,快要浪漫到心脏病发。

“你是不是跟我有一样的感觉?”他握着她的手,搁到结实宽阔的胸瞠上,逼她隔着衣裳与肌肤感受他的心跳。“告诉我。”

四周谈话声静下来,众所瞩目下,她被逼着抬头,迎向那双无底黑眸,搜寻恶意、狡诈、威胁或欺骗的神色,却看见他温柔醉人的眼神,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她,不催促也不逼迫,静静等待她的回答。

那一瞬间,全世界彷佛只剩他们。

迫人危机、边长旅途、重重心机、句句谎言都不复存在,她感受着他的心跳,而她的心跳与之应和,彼此对上同一个频率,他的眼神与心跳,在她纯净的灵魂开启一扇门,到达从未有人触碰过的境地。

此时此刻,她没有说谎的能力。

“庆庆,是吗?”

从来没有人这样叫唤她,叫唤得如此温柔深情。

她被那双灼亮黑眸催眠,情不自禁点头,应允他的询问。

蓦地,他绽出动人心魄的俊美笑容,把她深深拥入怀中,埋首在她发间深情呢味,一遍遍唤着她的名。“庆庆,我的小东西。”

好温柔的声音,好疼爱好宠溺,她不禁深陷其中,闭起双眸努力想记住这酵厚的男性嗓音,沉醉在热烫的宽阔胸怀里。

之后,整晚聚会她都魂不守舍,连跟人们对话都有困难。听见许多笑声,一阵又一阵的不停歇,但真正拥有她全部注意力的,是他的笑、他落在她颊畔的吻,不可思议的自成一股魔魅,吸引着她被深深憾动,眷恋得移不开视线。

是在什么时候衍生这种心思?

总不会凭空而来,肯定有迹可寻。

只是,她无法浪费时间去回想,全心全意珍惜当下,不愿错漏他的笑、他的吻。

这难以挣月兑,也让人不想挣月兑的魔力,将她笼罩在其中,陶醉得晕晕然,贪恋得无法想起,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事。

第9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