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2)

家人们纷纷道别出门,她走出衣帽间,看见大哥站在落地窗前,眺望高楼外的景致,像古代君王俯瞰领土,精瘦的背影散发压迫感。

“喝茶。”他仍旧看着窗外。

“好。”

桌上三度烧的茶碗里,盛着褐中带金的茶汤,碗上有淡淡的烟。她捧起茶碗,凑到唇边啜饮,是刚泡好的滇红金芽。

喝了两口,看见碗底釉色,察觉就是先前那个,被大哥端走饮尽冷泡茶的茶碗,不由得看着宽厚的边缘,有些怔了征,女敕唇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喝。

“你下午要出门吗?”醇厚的嗓音靠近,不知何时,大哥已经离开窗边走来,倚靠餐桌垂眸凝望。

她匆匆把热茶喝下,喉间跟脸上都发烫。

“嗯,舅舅要我回祖宅,看看翻修的情况。”搁下茶碗,连手心都觉得热热的。

“我开车载你。”

“大哥不去公司吗?”祖宅在杨梅,公司在台北,一北一南两个方向。

“没关系。”他说得简单,走到客厅桌边,打开隐密的抽屉,拿出一对蓝宝石袖扣。“来帮我扣上。”

书庆慢慢走过去,接过低调优雅的袖扣。以往,她很习惯帮大哥做这类事情,他怎么说她就照做,但是这半年来,次数少很多,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在大哥身边,就觉得有些紧张。

淡淡的古龙水,闻起来很舒服,她一边扣着袖扣,感觉大哥低头时,呼吸阵阵吹拂她无袖棉杉露出的肩头。

“书庆。”

她抬起头来,纯然无辜。

“嗯?”

黑眸略闪,几秒后又恢复平常。

“去拿帽子戴上,才不会晒伤。”他提醒。

她乖巧的点头,进衣帽间里,挑了顶宽檐的蔺草帽,搭配蔺草编织的提袋。

“手机呢?”他问,不厌其烦的提醒。

她羞赧一笑,去书房拿手机,才又回到大厅。

“把手机打开,我才能随时找得到你。”

“好。”她时常转成飞航状态,就忘记该要恢复正常通讯,几次都让家人找不到,兴师动众的透过各种方式寻找。

一切确认妥当,黑眸扫过娇小身躯,没有遗漏分毫,这才点了个头。

“出发。”

她点点头,跟在高大精瘦的身影后,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大厅。

黄家祖宅位于杨梅,已经有一百五十年的历史。

这两年县政府将市地重划,计划要拆除部分祖宅,舅舅当然不肯,老人家亲自出面周旋,毕竟姜是老的辣,政商关系牢靠得很,纷争很快平息,老宅得以留存。

舅舅趁这个机会,找了一班老师傅,按照古法将祖宅重新翻修,没让外行人胡乱整治,一班老人家们从去年冬天忙到现在,入夏后工程总算结束得差不多了。

杨梅艳阳高照,老宅翻修的部分,被阳光照耀得很清晰,处处都显得细腻不缺讲究。宅前门庭宽阔,宅后山峦叠翠,是上佳的风水宝地。

老宅的石匾没换,正厅外墙上有“江夏堂”的堂号。

走进屋里,虽然没有现代的空调系统,但是古法建筑自有奇妙之处,总是冬暖夏凉、通风良好。

正厅地上铺着平整石板,面容清臞的老人,穿着简单透气的白棉衫,坐在厚重老官椅上喝茶,抬头看见书庆走进来,脸上就满是笑容。

“舅舅午安。”她拿下蔺草帽,微笑着乖巧问安。

“过来坐。”老人和蔼招呼。“外面热得很,没晒着吧?”

“没有。”

“怎么过来的?”

“大哥开车送我。”

老人笑容未改,眸光稍浓。

送了人来,却没有进主厅,跟父亲打声招呼?是不是心虚,想要隐藏意图,不想见了面被点破?

对于长子,他一直很放心,事业与家族都管理得很好,眼光尤其出色,性格坚毅执着。只是,执着用在对的地方,是如虎添翼,放在错的地方,就要徒增事端。

看着身旁不解世事的外甥女,老人不动声色,依旧嘴角噙笑,伸手端起茶海,在她面前倒了一杯茶汤。

“你喝喝看。”

她点头,恭敬捧杯,轻啜了一口,细细品味。

“怎么样?”

“茶汤质厚甘甜,有冰糖香,过喉有丝丝凉韵。”灵动大眼轻眨,瞳光乍亮。“是冰岛古茶树。”

老人赞许的点头。

“几个孩子里,就是你懂得茶。”

“是舅舅偏心,每次有好茶,总是先让我喝。”她俏皮一笑,女敕舌半吐。

“给他们喝好茶是浪费,除了老大之外,其他的熬夜又喝那些洋酒,舌头怎么会灵?”老人摇了摇头,话锋一转。“话说,你也熬夜。”女敕白的肌肤上,藏不住任何秘密。

她垂下头来,乖乖认错。

“我下次不敢了。”

“记得,健康第一。”

“是,注意健康,才能像舅舅耳聪目明、心思透亮。”

“嘴倒是甜,哪里学的?”

“舅舅教的啊!”她笑得恬然。

老人家呵呵笑着,没有掩藏开心。“对了,下个月是你生日,想要怎么过?”

“都好,舅舅想怎么安排?”她对热闹聚会没有兴趣,但又不忍拂逆老人家心意,任何安排都乖乖从命。

“二十岁生日可不能随便的过,嘉如二十岁生日那天,办了一场成人礼,包下整间饭店替她庆生。”老人看了看那张血色慢慢褪去的小脸,勾唇笑着。“放心,你的生日就是家宴,自家人过就好。”

“谢谢舅舅。”

“谢谢我高抬贵手,让你逃过一劫吗?”呵呵,瞧她紧张的。

她释怀一笑,捧杯又喝了一口香气馥郁的茶汤,感受喉间那种古茶特有的甜滑感,只觉得两颊生津。

“喝得还喜欢吗?”老人问。

“喜欢。”

“那就带几块茶饼回去,我一个人也喝不完。”老人摇了摇头,有些感叹。“这批茶我十几年前买的时候也不贵,最近却被炒作得高了,不但贵,更糟糕的是假货太多。你多喝些对的茶,舌头才灵,分得出真假。”

“上次您给的滇红金芽还没喝完。”她弱弱的说。

“喝得太慢了,滇红金芽先别喝,改喝冰岛。”老人伸出手来,微微一招。“寿全。”

角落走出一个中年人,视线低垂,态度必恭必敬。

“在。”

“拿三块冰岛的茶饼来。”老人吩咐。

“是。”中年人走进西厢房,过了一会儿才走出来,手中捧着三块用白中透黄的白纸包裹,大小约如十岁孩儿脸的圆形茶饼,微微弯腰递到两人面前来。

“老爷请过目。”

白发红颜一起看着眼前的茶饼。

“你回去仔细瞧,这纸也有讲究,是分辨真假的窍门。”

“好。”

看过第一块茶饼,老人点头示意,于是中年人将第一块茶饼搁在桌上,展示第二块,直到老人再点头,才展示第三块,老人又点头,收回视线望向一旁。

“记得,先喝这批,下回要考你……”

蓦地,老人语音乍停,眼光不动,身体无声软倒,从椅子溜到地上,被中年人接个正着。

“舅舅!”她惊得跳下椅子。

“庆小姐你快来看看老爷的状况,持续叫唤老爷,不要停。”中年人焦急嚷着。“我立刻叫救护车!”

“舅舅,”她惊慌失措,跪在地上叫唤。“舅舅,我是书庆,你醒醒,舅舅,寿全叔叔现在打电话叫救护车,我们……”

啪!

玻璃碎响声在身旁响起,液体溅上她的果臂,她本能转过头,愕然看见一支破碎的针筒跟中空细针掉落在地,一旁还有些许不明液体。

而寿全叔叔,不知何时被一名穿着黑色背心的男人箝住,男人皮肤黝黑,结实而悍勇,高大却又悄无声息,他一手箝住中年人行凶未成的右手,强制高举着,对着她凛声喝令。

“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我传了那么多次讯息,你都没看见?”

她一脸惶惑,因这突来的剧变不知所措。

寿全咬紧牙关,另一手探来,神情恳切。“庆小姐,我……”

陌生男人挥拳,黝黑手臂上肌肉贲起纠结,猛地把中年人揍倒,因为力道太重,挨拳后连带弯跪着身体往后滑行半公尺左右,撞上后方神桌,震得花瓶翻倒,含苞荷花洒落。

中年人摀着月复部,跪在地上咳喘,背上被花瓶里流出的水淋得一片湿。

男人一把将她抓起,抵在红砖墙上,乌黑双眸直直看进她眼里,厉声逼问:

“我是谁?”

她茫然失措,颤抖不已。她怎么会知道,突然现身的他是谁?

深刻的眉目肃冷,喝声叫唤。

“想起你受的训练!快!”

训练?什么训练?!

她惊慌的瞪着眼前这张脸,心念电转,震慑的认出他来,注视着那张近得不能再近的男性脸庞,张嘴喘了一口气,语音破碎的说道:

“你是黑。”

“对。”他点头,神色没有松懈。“你要做的是什么?”

“信任你。”

“很好。”他从后腰抽出一个信封,塞到她手里。“这里是你的新护照,还有机票,里面有手机,车子就在外面没有熄火,你立刻出发去机场。”

“可是……”

寿全又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走过来。

“庆小姐,你不能丢下老爷!”

靠到近处时,看似虚弱的身形疾探一爪,又要再来袭击。

男人出手,精准有效的擒拿,瞥来的目光危险锐利,冷声下令。

“快逃。”

有太多顾忌,让她无法离开。

但是,对于这件事情她早就受过训练。

别无选择的,书庆头也不回的跑出祖宅,冲到灿烂阳光下。

她开始逃亡。

第2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