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快累死了。”

柯雪野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四肢都在跟她抗议。她今天实在太辛苦了!

但其实她也没做什么,只不过跟袁星灿去买东西而已。

她从来也不知道买内裤有这么多学问,不就是穿得舒服就好了吗?

“不行。”袁星灿说:“你的臀型比较扁平,穿没有伸缩性、弹性的内裤会使臀部失去浑圆的曲线,变得更平。”

“不然呢?”好无奈啊!

“挑这种纵横斜向都有伸缩性,而且能充全包住臀都的款式比较好。”

好!她没有意见,毕竟她答应了要合作,但星灿没必要连内裤怎么穿都有规定吧?

“不行。除了合身之外,还要穿的正确,这样才能修饰你的臀型。”

买贴身衣物就已经折腾了她半天,更别提那些恐怖的套装、洋装、小礼服、鞋子什么的。

“我再也不要跟你去买东西了,不能你去买回来给我就好吗?”雪野已经是用求饶的口气在说话了。

“这样就失去意义啦!”袁星灿倒了一杯水给她,“雪野,其实我不想改变你,也不希望你改变,只是你需要一点点小帮助,我希望能引导你,让你得到这些知识。”

“变漂亮真的那么重要吗?”柯雪野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喝光水,有点遗憾的说:“我想喝女乃茶。”

“喝水对你有帮助,皮肤状况会变好,也不会发胖。”袁星灿笑道:“多喝些吧。”

“唉,我已经喝了一肚子水了。”她拍拍肚子,“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话。”

那些运动计划、食谱、美姿美仪的课程,她想来就头痛。她知道自己一点都不需要它们。

“或许是因为你知道做些小小的修饰对你有好处。”

她一挑眉毛,“什么意思?”

袁星灿抿嘴一笑,“我知道没有一个女孩不希望自己看起来漂亮一点,尤其是在心上人面前。”

她一阵脸红,“你说什么呀?我听不懂。”“我说以后你会遇到一个真心喜欢的人,你会为了他而希望自己再完美一点。”

“不会的,我就是这个样子,我喜欢的人看见的不会是我的外在,而是真实的我。如果他不是的话,我也不会喜欢他。”

“当然是这样。”袁星灿点头认同她的话,“我相信你有那种眼光,能找到真正喜爱你的人。”

“可惜爷爷和哥哥不这么认为。”她做了个鬼脸,“他们为什么会觉得只要我变漂亮了,就一定会得到幸福呀?为什么他们明明很疼我、很关心我,却认为让我嫁给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人,是为我着想?”

袁星灿叹了一口气,“老实说,我回答不出来,因为我也觉得难以理解。”

“如果对爷爷和哥哥来说,我变成美女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么我会配合的。”她淘气的一笑,“反正你会帮我嘛!”

“是没错,我的工作是帮助你成为一个美女,但显然我对美女的定义和你哥哥的不大一样。我觉得你很自然、很真诚,是个货真价实的美女。”

“我是美女?”她哈哈大笑,“就算我胖成这样?”

“就算你胖成这样。”袁星灿点头,“不过我真的觉得你该改变饮食习惯,高热量和高胆固醇是谋害你健康的凶手。”

“只要你别天天叫我吃生莱沙拉就好。”柯雪野说道:“我会怕死!对了,别跟哥哥说。”

那个沙拉狂,她可不想听他说沙拉经。

“我不会的。”她微微一笑,“这是我们的秘密。”

是的,这是她们的秘密。她没有打算把柯雪野变成时下那种随处可见的美女,那都是用钱堆出来的,一点都没有什么值得赞美的。

她要帮她成为她自己,一个真真正正的美女,那才是最具有挑战性的。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袁星灿神情焦急的在傍晚的台北街头行走,薄薄的暮色使得这个一向繁忙的城市,感觉轻快了不少。

但她却轻松不起来。怎么可能在她一个回头而已,就把雪野弄丢了?

她在一个十字路口前停下了脚步,有些犹豫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雪野会往哪边去?手机又没接!”

柯雪野今晚得到宁静园去跟她爷爷吃一顿饭,虽然老人家没说,但袁星灿心知肚明,老人家想知道进度如何了。

吃早餐时,柯南宇特地交代她们别迟到了。而雪野一副不想去的样子,她早就看出来了,只是她没想到,她会给她来偷跑这一招。

没办法之下,她只好打电话告诉柯南宇,晚餐她们恐怕要迟到了。

他立刻问她在哪里,表示马上会过来,于是她只好在原地等待,并且希望他不会太生气。

一辆开得相当缓慢的轿车在袁星灿沿街找人时,始终跟在她身后五十公尺的距离,当她停下脚步时,车子也停了下来。

后座下来了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他踩着坚定的脚步向袁星灿走去。

“袁小姐。”

一个低沉、具有磁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星灿有点诧异的回过头——

东方殷实!?

“知道我是谁吗?”

袁星灿点点头,“东方先生。”

“很好。”他的表情有点高傲,“跟你打听一个人,方便吗?”

苞她打听一个人?她怀疑的看着他,不大明白他要跟她打听什么人,他们有共同认识的朋友吗?

“知道月琰在哪吗?”

“月琰!?”不管他说什么话,都不会比说出“月琰”这两个字更让她来的惊讶。

“是的,袁月琰,你的双胞胎姐姐。”他像是焦躁又像是不耐烦的扯扯领带,“你应该知道她在哪吧?”

“月琰在加勒比海度假,如果是公事的话,你可以找我。”

不会吧!?她知道月琰很有一套,不过没想到她连死对头仟宇的大客户东方殷实都能抢过来。

“她四天前回来了,我有她的入境纪录。”

“啊?”她一头雾水。他怎么知道月琰回来了?她是她的妹妹兼合伙人,她都不知道了耶!而且还有入境纪录?他怎么会去查那种东西呀?

正常人会这样吗?

“你也不知道她在哪?她没跟你联络?”他皱着眉头,低声的诅咒了几句。

袁星灿觉得事有蹊跷,“东方先生,有什么是我能帮忙的?你可以直接告诉我。”

“说了对我没有帮助。”他看了她一眼,“如果你有她的下落,最好告诉我,她躲不了多久的,我绝对有办法把她揪出来。”

他的态度让她觉得生气,“东方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月琰不是会躲藏的人,但是遇到讨厌的人纠缠不休时,或许消失一阵子是最好的方法。”

“我是讨厌的人?”他哼了一声,神情依然是那么高傲,“你什么也不知道,对吧?”

她当然不肯承认自己对姐姐的近况一无所知,“我当然知道,只是没必要告诉你,现在我要接一个电话,抱歉了。”他们说话的同时,电话铃声响了。

“二姐!我是阳晴啦!”

“你还记得我是你二姐。”

“你还在生我的气呀?呵呵,我帮你整了那个讨人厌的秦纬纶一顿,算扯平了吧?”

“你别乱来呀,他是很重要的客户。”整?这下完蛋了,爱面子的秦纬纶铁定要解约了。

“不会啦,他乖得跟小猫一样,不会怎么样的啦!”她笑嘻嘻的,依然充满活力,“对了,我是要跟你说,大姐回来了。如果有一个姓东方的臭男人烦你的话,不要理他。”

她看了迟迟没有离开,依然盯着他的东方殷实一眼,转过头去小声的说:“你太晚告诉我了,他现在站在我背后啦!”

袁阳睛喊道:“大姐、大姐,他真的找二姐去了耶!”

这句话明显不是在跟袁星灿说的,因此她立刻说:“你跟月琰在一起?”

“是呀,我们在……啊,大姐说你很笨,还是别告诉你,免得你不小心说出来了。”

她不服气的说:“乱讲!到底是什么事,我要知道。”

“你知道麻烦就大了,你那么固执,一定会……大姐,你要去哪?等一下、等一下……”

“喂!阳晴!阳晴!”居然挂她电话?这通电话让她有如陷入五里雾中,根本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是月琰遇到麻烦了吗?跟东方殷实有关系吗?

“她在哪里?”他大踏步转到她面前,“告诉我。”

“我不知道,就算知道也没必要说。”她有点心烦意乱,不知道月琰到底怎么了。

他看着她,像是在斟酌她话的可信度,许久才说:“我跟你保证,我绝对不是要找月琰麻烦,我们有点小误会,有解释清楚的必要。”

她瞪大了眼睛,“再说清楚一点。”

“已经很清楚了!我要找到她!”他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快告诉我,我没什么耐心。”

“你抓着我做什么?”她急道:“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这男人是听不懂她说的话吗?她已经说了八百次不知道了,就算把她的手扭断她还是不知道呀。

“你在干什么!”柯雪野突然出现,一声娇斥,拿起包包就往东方殷实身上打,“快放开星灿!”

她只不过到小巷子里的面摊吃了一大碗牛肉面,出来就看见一个陌生男子在跟袁星灿拉扯。她怎么看都觉得是星灿受了欺负,立刻出手相助。

东方殷实怒气冲冲的说:“你才在做什么!”

这个胖女人把他当沙包吗?居然这样攻击他这个青年才俊?

“星灿!你没事吧?要不要报警呀?”柯雪野强势的说:“我看到他对你动手动脚,我当目击证人,我们告死他!”

“不用啦,他只是问我事情而已。”她连忙阻止正义感十足的雪野,“不要紧的,我没事。”

“你别这么怕事!对女人动手的男人是败类,应该让他吃点苦头才对。”

从来没有人说过他是败类!他凶神恶煞的瞪了柯雪野一眼,“袁小姐,我会再来的。还有你,小心一点,我随时可以告你蓄意伤害!”

说完,东方殷实气呼呼的上车,扬长而去。

柯雪野吐吐舌头,“这么凶!他叫你袁小姐,你们认识呀?”

“不认识,不过他似乎认识我姐姐。”而且两个人之间一定有事情发生,问题就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她才会担心不已。

“我看他很面熟,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昨天才见过,在杂志上。”她苦笑着提醒她:“想起来了吗?”

她们昨天才在谈论这位东方先生最新的花边消息而已,没想到雪野今天就攻击了人家。

“他是东方殷实喔?”她觉得得意之余又感到好笑:“哈哈,我觉得好爽。”

就算袁星灿没提到那个选妻舞会,她自己也猜得到爷爷打的主意,他们不会没事找一个形象顾问来改造她。

原来是希望东方殷实被她迷的团团转,但从他刚刚瞪她的凶恶样子看来,爷爷和哥哥的如意算盘是打不成了。

“雪野!”她无奈的说:“别这么说话啦!”

她是喜欢雪野坦率自然,不过还是希望她说话可以修饰一下。

吱的一声,柯南宇的宾士已经停在她们旁遏,他降下了车窗,寒着一张脸,“你们两个,上车。”

“怎么啦??”柯雪野小声的说:“哥哥怎么跑来了?”脸色还这么难看?

星灿更小声的说:“我跟他说你不见了。十分钟从奈德到这边?那一定是狂飘来的,结果却让他看见你还站在我旁边,他大概觉得被耍了,所以生气吧?”

“是吗?哥哥不会为这种事生气吧?”说话时,雪野拉了星灿坐进后座,“对不对?”

星灿连忙拉拉她,使了一个眼色,“别问。”

“没关系的啦!”柯雪野把自己去吃面的事说了出来,顺便也说了攻击东方殷实的事,而且还笑的前俯后仰。

“我以为他在欺负星灿所以才出手,那时候还不知道他就是东方殷实,不然一定多打几下。”

“我知道他是东方殷实。”柯南宇把车开的飞快,“我看见了。”

他看见了袁星灿在跟他说话,但需要站得那么近吗?而且在大街上拉拉扯扯?他感到一阵莫名的火气。

尤其是他们站在一起是那么天杀的相配时,他觉得更火了。

“不过星灿,你怎么都没提到你认识他呀?”

柯雪野太会看人家脸色了,一提到东方殷实,哥哥就变脸,这其中一定有原因的。她决定试试看她想的对不对。

“我不认识他呀!”

“那他为什么那么亲热的牵你的手,害我以为他在攻击你。”

“他不是牵我的手……”

她想解释,柯雪野却插话,“你害羞啦?有什么关系,我觉得你们很相配呀。”

“啊,不是的,其实他是……”

她都还来不及讲话,柯南字就酸溜溜的说:“雪野,那不关你的事,别烦她了,她跟东方殷实是什么关系,不用你操心。”

“我怎么能不操心?你和爷爷不是希望他看上我?我得变成美女,不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吗?如果他和星灿是情人,那我不是没指望了?”

呵呵,那是吃醋,绝对是吃醋,她太了解哥哥了,如果他对星灿没感觉,绝对不会说出这么酸的活来,更不会绷着那张爱笑的脸。

“不是的,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啦!”袁星灿急道。

她不想柯南宇误会呀!为什么雪野要故意说这种话,她明明知道不是那个样子的嘛!

“你不用跟我解释,那不关我的事。”他醋味十足的说。

柯雪野听出来酸意了,可是袁星灿却只觉得委屈,人家都这么说了,她再急着解释,不是显得自己无聊吗?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结束了一顿可以说是折磨的晚餐之后,柯敏夫将柯南宇和袁星灿带到了书房,开始表达他的不满。

“我以为你请的是顶尖的形象顾问。”

柯敏夫非常不满意他最钟爱的孙女和一个月之前丝毫没有两样,所以他看向袁星灿的眼光有些责备的意味。

“我是。”柯南宇心里依然觉得不舒坦。

他努力不去想袁星灿和东方殷实可能有的关系,但却无法停止自己去做任何揣测。他还以为她是受他吸引的,看来他太过自信了点。

“我不会说自己是最顶尖的,但也不认为我失职。”袁星灿一点都不害怕老人家的威严,“我不相信你没注意到雪野的改变。”

他讽刺的笑,“原谅我年纪大了看不出来,她似乎胖了一点?是吗?”

“如果你只是要她拥有苗条的身材,该找的不是形象顾问,而是塑身中心。”

“那你告诉我,她有哪里不一样?”柯敏夫问道:“我要知道我的钱花得冤不冤。”

“她变得快乐、有自信多了,这难道不好吗?”

一顿晚餐下来,都是雪野的笑声,她忙着告诉爷爷她最近做了什么事、医院里又有什么事、她策划的儿童剧团有多受欢迎。

“说到这个,我还没有问你,南宇,”柯敏夫不悦的说:“是谁同意让雪野天天到医院去做那些无聊的事?”

柯南宇还没回答,袁星灿就已经抢着说:“是我,我觉得那对雪野有帮助,所以天天跟她去,南宇完全不知情。”

她每天都让他看她做的计划,他以为她们出门是去上课、去采购,不知道她们到医院去了。

可是雪野高兴过头,在餐桌上说那些话,聪明的人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知道的。”他不领她这个情,“她们做的一切我都知道。”

“你没有阻止?你知道我不喜欢雪野到医院去的。”柯敏夫皱眉说道。

“柯老先生,你凭什么以为南宇该阻止自己的妹妹做她喜欢做的事?”袁星灿不客气的说:“那些病人需要雪野,雪野也需要他们,那不是无聊的事。”

“你管得太多,也超过界线了,顾问小姐。你的任务是帮雪野月兑胎换骨,可是一个月过去,我没看到任何成果。”

没有成果?简直是胡说八道!她不再化那些夸张的妆、穿那些奇怪的衣服、躲在家里吃垃圾食物、看购物频道。她天天都充满活力的忙碌着,这还不算是成果?

“那是因为你都只看表面。”她只差没有把“肤浅”两个字送给他了。

“我不管什么表面跟内在,我要的是成果,如果你做不到,我相信会有人做得到的。”

袁星灿一呆。他的意思是她被开除了吗?

“爷爷。”柯南宇一皱眉,“或许我们该重新考虑这件事,东方殷实或许不适合雪野。”

“或许?”柯敏夫说道:“你什么时候开始会说出这么不肯定的话了?”他看了袁星灿一眼,“我开始相信你是顶尖的,连我的孙子都受你影响了。”

“如果我是最顶尖的,应该可以影响最固执的人才对。”

柯敏夫笑着说:“你想影响我什么?叫我别管孙女的幸福打算吗?”

“我看不出来你有什么替别人着想的行动。”她老实说,既然已经要被开除了,她也就不怕得罪他,更加能畅所欲言了。

“给她一个有钱有势的丈夫不算吗?”他可从来没替其他孙女操过这种心呀!

“结婚只考虑财产是愚蠢的,讲究门第的婚姻更加令人难以忍受!你确定你是为她好?”

柯敏夫看着她,过了一会才说:“小女孩什么也不懂。南宇,带她出去,把这个工作交给别人去做,我不要一个不认同我的人来办这件最重要的事。

袁星灿还想继续讲,但她却在老人脸上看到了无奈和忧伤,于是也就不再说什么,跟着柯南字走了出去。

门一开,一阵悠扬的琴声立刻传进耳朵。有人在弹琴,是贝多芬的钢琴小品“给爱丽丝”。

柯南宇一笑,“雪野在弹琴。”

“你怎么知道?”

“这是她学的第一首曲子,以前她最常弹的,很久没听见她弹琴了。雪野就像爱丽丝一样,是个美丽而优雅的女孩……”突然,似想到什么事,他脸色一变,“可恶!”

“怎么了?”她吓了一跳。刚刚还笑着,为什么突然脸色大变呢?

“没什么,想到不好的事而已。”他走出几步,穿过起居室,从落地窗进入花园,“陪我走走?”

她点头,走到他身边,安静的跟着他走上小径,琴声越来越远,她听见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大声。

“雪野结过婚。”

他突然这么说,让袁星灿呆了一呆,“什么?”

“在她十八岁那一年。”他露出了一个苦笑,“你惊讶了,是不是?”

她只能点头,震惊的看着他。

“雪野从小就是个很乖巧的孩子,她十一岁那年跟我父母一起发生了车祸,只有她活下来。”

他停了一停才继续说:“她一直觉得是自己害死了父母,所以有一段时间她封闭自己,我和爷爷对她更加的保护,我一直希望她能快乐,而她也一直表现得很快乐。”

“然后呢?”

“然后她认识了一个混蛋。”柯南宇握了握拳,平静的说:“她嫁给他,然后我们用一大笔钱使这个婚姻无效,雪野在那之后彻底的变了一个人,就这样。”

“就这样?”她不相信,她觉得柯南宇似乎隐瞒了重要的事情没讲,但是他就此打住了,她也不能强迫他说。

看着他,星灿突然觉得一阵心疼。

一定有一段伤痛在他心中,虽然他表现得很平静,但是……她感受得到他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