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只要经过的人都忍不住回头看他。

不只是因为他的财富使他成为名人,他出类拔萃的外表更让人无法不将眼光集中在他身上。

当柯南宇在下班时间出现在这栋综合办公大楼的大厅时,所有认识与不认识他的人,都无法不注意他。

他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很简单——聚焦形象顾问公司在二十八楼。

已经过了下班时间,推开透明玻璃,他走进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地毯吸收了他的脚步声,他朝着尽头那间还亮着灯的办公室走去。

一阵说话声从没关上的门中溜了出来。

“星灿,你不能让他这样把你吃的死死的啦!他没有资格把你赶出自己的房子。”

“他当然有,那房子登记在他名下,我能有什么办法?”

“那个江平哲真可恶,居然这样对你。”黄晓柔忿忿的说:“他一定会有报应的。”

江平哲?

他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他一定在哪听过这个名字,不过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但跟他一定有某种程度的往来。

这家伙对袁星灿做了什么混帐事?

他有点恼火,因为不知道袁星灿吃了什么亏,而他觉得有弄清楚的必要。

他有一种微妙的心态,不能坐视袁星灿吃亏,而可笑的是,就在几天之前,他还决定不去理睬与他无关的任何事。

柯南宇推门进去,让语气轻松:“我打扰了你们吗?”

他一进来,两个女生都吓了一跳。没人的办公室里,她们享受难得的轻松,泡了两杯热茶、拿出一点零食就展开女人的对谈,想都没想到会有人冒出来。

坐在桌子上的黄晓柔立刻跳下来,有点尴尬的把短裙拉好。

而袁星灿则是月兑下了高跟鞋,将一双美腿交叠着翘在桌上,柯南宇的突然现身,令她大吃一惊,她慌张地想把脚放下来,手忙脚乱之下,居然从椅子上翻了下来。

“需要这么惊讶吗?”她跌到桌子后面去,因此他看不见她,但那惊天动地的碰撞声,让一丝笑容爬上了他的嘴角。

她狼狈万分的扶着桌子站起来,散乱的头发落在颊边,她连忙想把头发拨到耳后,以维持她一向俐落的专业形象。

手一动,她注意到手上的那包零食,又慌乱地把手背到身后去,一副做贼当场被抓到似的惊慌表情。

“柯……柯先生,我不知道你要来。”

真是糟糕!她居然让他看见她和层下在办公室里不是辛勤的工作,而是在吃着零食闲聊,她的专业形象恐怕毁得差不多了。

虽然她动作很快,但柯南宇还是看清楚她手上那一大包蜜饯。

而桌上的证据也很明显,这两个女人在开同乐会,他似乎来的不是时候。

“你下车的时候我说过晚上见,还记得吗?”

这句话就代表了他会来,难不成她以为他会叫她自己坐计程车回去?

“呃……我不知道你的意思是你会来……接我……”感觉好奇怪呀!他这样接送她上下班,真的只是出于礼貌吗?

她不想多想,可就是忍不住会揣测他的用意。

如果他的目的是要害她手足无措,心跳紊乱的话,那他做的还真不赖。

“如果你还在忙,我可以等。”他眼光扫过桌上的那堆零食,带着了解的笑容。

“我没事了。”袁星灿急忙地说。

黄晓柔连忙抱起那堆零食。“那……总监,我先下班了。”

“好,辛苦了。”袁星灿目送她出去,抬眼对上了他的目光,觉得有点尴尬,“我平常不是这样的,现在是下班时间,晓柔跟我又是大学同学……”她想解释,却怎么样都觉得自己笨拙得厉害。

她并没有做错事吧?任何一个下班的人都有享受轻松的权力呀!

他伸出手来:“给我。”

“啊?”她一额雾水:“什么东西?”

“我看到了。”他笑,“把好吃的东西藏起来是种很自私的行为。”

“你说这个?”她红着一张脸,把手从背后拿出来,“我不是要藏……”只是他突然进来,害她慌了手脚,她现在甚至没穿鞋。

她慌乱的在桌下用脚搜寻着鞋子,却沮丧的发现它们躺在柯南宇脚边,她忍不住开始祈祷:神啊,希望他没注意到。

“找这个吗?”他弯腰拎起了那双鞋子,笑意盎然的说。

她的动作实在是太明显了,要不是身上长虫,就是用脚在桌下找鞋子。

他想应该是后者,所以体贴的解决了她的窘境,不过她尴尬的脸色似乎不怎么感激他的体贴。

“谢……谢谢。”她就是不能停止在他面前出糗吗?

“不客气。”他把鞋子放到桌上去,拿走她手上的蜜饯,“功劳大到可以吃一颗吧?”

她点头,连忙抓下鞋子坐在椅子上穿,一边说:“不过那很……”

“酸。”他皱着眉头,替她把话说完,“老天,女人都吃这种东西?”

酸得他牙都要坏了,早知道他绝对不会一次丢两颗进嘴里。

看他挤在一起的五官,她忍不住好笑,“很有勇气,不过太冲动的,你应该先问我那是什么东西的。”

“还给你。下次记得提醒我,我不吃酸。”

她微微笑,“还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吗?老板?”

“有。叫我南宇吧!”

“那不好吧?”那似乎太过亲密了,“先生”是礼貌的距离,也提醒她,他是她的客户,仅此而已。

“我不认为叫我的名字有什么不好。”他诚恳的说:“名字不就是用来给人叫的?”

“但是礼貌上我不该直呼你的名字。”

他一副受伤的样子,“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

“呃……你是我的客户。”朋友?哪门子的朋友呀?他是她的客户,她不知道他们能变成什么样的朋友。

“客户不能变成朋友吗?尤其我们又有相同的目标时,或许说是伙伴会更贴切一点。”

他们势必得在改造雪野这件事上携手合作,至于他和秦纬纶的打赌,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我非常坚持,你得叫我南宇,可以吗,星灿?”

他那么温柔的叫她的名字,仿佛他们是多年的相识,仿佛他了解她、懂她似的,害她一颗心不受控制的跳快了起来。

“如果你坚持的话。”他是大客户,对他的要求,她没有拒绝的必要。

苞他当朋友或许有好处,至少在她任务失败之后,他也许会看在他们的友情上,不跟聚焦解约。

这样想想,她似乎没有拒绝他的必要,那就从善如流吧!

“那真是太好了。”他高兴的笑开了,“为了庆祝我们的友谊,我请你吃饭吧。”

“吃饭?”

她还以为她的首要任务是回去跟柯雪野培养感情,跟柯南宇单独吃饭,好像不在业务范围之内耶!

“是呀!吃饭,需要我解释一下吗?就是找一家不错的餐厅,两个人坐下来之后,会有传者送上菜单,然后……”

袁星灿噗哧一笑,“我知道所有的细节。”

“那就太好了,我还以为我需要矩细靡遗的交代。”他一副放心了的样子,“那走吧。”

他自然的牵起她的手,神情轻松的说:“我知道一家好餐厅,对了,你喜欢沙拉吗?”

“呃,喜欢是喜欢……”不过……他牵她的手?他没发现他牵了她的手吗?

这是怎么回事呀?

朋友?庆祝友谊?牵手?她都要头昏了啦!要怎么样巧妙的提醒他,他牵到了她的手?

“我的皮包。”这是个好理由,她两手去握着皮包,他自然会把她的手放开。

“我帮你拿。”他用一手拿过她的提包,另一手还是牵着没放。

苞他一比,她实在是女敕得可以,要化解她的防守那是轻而易举的,跟秦纬纶的打赌,他是稳操胜券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经典沙拉”,名副其实只卖沙拉。

小小的一间店只有十七坪,十二个座位,坐落在最热闹的黄金地段,店内最普通的一盘生菜沙拉叫价便要两千元,更别提其他各具异国美味的沙拉了。

经典的神秘主厨曾经说过,沙拉散发着阳光似的暖意,带给人们清新感觉和身心健康。

这两句话就映在布置优雅的餐桌上,每个来用餐的客人都能感受到经典的用心。

经典沙拉卖沙拉卖出了名气,它的一位难求到两个月前预约都不见得有空位。

袁星灿来过这里两次,第一次是经过,被店内温馨的装饰和气氛吸引而走了进来,想当然是失望的走了出去。

第二次是和她那个混帐前男友一起来的。她还以为他是记住她说过很想来的话,为了讨她欢心,而大费周章的弄到一个位置。

可原来他是为了追老板的女儿,这才拜托订位,结果女主角没来,这里就成了他们分手的地方。

想到江平哲她心里就颇不舒服,她多不希望把这么美好、浪漫的地方和那个混蛋想在一起。

柯南宇为她拉开玻璃门,令人愉悦的水晶音乐立刻钻进她耳朵里,摇曳的烛光增加了店里神秘的气氛。

她惊讶的发现店里没有人。

所谓的没有人是指没有客人、没有传者,就连那个有着甜美笑容的领位生也不在。

她回头看了柯南宇一眼,“没有人耶!是营业时间还没到吗?”

七点多了,会有这个可能吗?

“你怎么不会以为是有人将这里包下来了?”

“我本来是这么想的呀!”她依然觉得诧异,“可是连服务生都没看到,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那里还有个调酒师。”

嵌在天花板上的紫色壁灯照着整洁的吧台,那里一个人都没有,整间餐厅的感觉是做好了所有营业的准备,但该存在的人却一个都没有。

“原来你来过。”他顺手把门关上,翻过了那个休息中的牌子。经典今晚只招待两个客人,这是他身为老板兼厨师的一点任性。

早在一个小时之前,他就交代了经典的经理让所有人放假,但是要做好营业的准备,至于那些今晚已经订位的客人,他会给他们相当优渥的补偿。

“一次。”她觉得闯入空无一人的餐厅有些不安,于是说道:“其实我不怎么饿,我看还是……”

她一边说,一边转身想走出去,但柯南宇握住了她的肩头,笑着说:“既然来了,就应该尝尝这里最经典的凯撒沙拉。”

“吃不到的。”袁星灿说道:“我上次来的时候就是点这一道,但服务生说这道沙泣不是每天都有。”

“是呀,厨师高兴才会做,而且每次只做一盘,开店到现在,也才出现过七次而已。”

凯撒沙拉号称沙拉之王。当然不是随便谁要吃就能吃到的,再加上他又不常在店里,其他厨师也知道他特别重视这道沙拉,因此也不会乱做。

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只有他在厨房时,有客人点了,他才会做一盘,但是机会非常少,他记得也才七次而已,后来又演变成能在经典吃到凯撒沙拉的人,都应该去买一张乐透,因为实在太幸运了。

“你怎么知道?”她好奇的问。

“很简单,”柯南宇笑了,“因为这家店是我开的。”

她更惊讶了,“你开的?”

生物科技公司的总裁开餐厅?她觉得这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事情。

“很惊讶吗?我甚至还是这里的厨师呢!”他喜欢她那永远都藏不住心事的脸。“你可以把嘴巴闭起来了,不用惊讶成这样,我说的都是真的。”

“所以说这里不是没有营业,而是你……”她吞了一口口水,“今天不做其他人的生意。”

“是的,你是我唯一的客人,让我来替你服务吧!”他优雅地一鞠躬,引导她走向灯光下的位置。

袁星灿呆呆的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发出了疑问:”你怎么会想要开一间餐厅?”

“因为我喜欢吃东西。”他回答得很理所当然。

喜欢的事就去做,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呢?

如果他不是出生在柯家,那么他会成为一个厨师。

但身为柯家人,他有他的家族责任和义务,所以他也只能牺牲自己的喜好。

“那又为什么只卖沙拉?”

“你有没有想过?一道餐从开胃酒、前菜到主菜、甜点,最不能缺席的就是沙拉,沙拉的内涵和分量都很具有弹性,菜色的配置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所有的好料像酒、醋、海鲜、肉类、蔬果、酱汁,甚至是面食、甜点,都可以汇集在一盘沙拉里,还可以融合异国美食,做成各国沙拉,感觉像在环游世界,很充实、很满足,我怎么能错过?”

她点点头,被他脸上那兴奋的光芒所吸引。她之前都没有发现,原来他是个热情的人,在谈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时,会难以克制地眼睛发亮,像个孩子似的。

他是生物科技公司的总裁,是商场的风云人物,但恐怕没人知道他居然这么享受下厨的感觉。

袁星灿注视着他发亮的双眼,心里觉得一阵柔软。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莫名的感觉,但她就是喜欢他那全是满足的笑容。

“你很喜欢做菜?”

他一笑,“我的志愿是当个厨师。”

“你现在就是了呀!”袁星灿笑着说:“我迫不及待地想品尝你的拿手莱了。”

能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的人,实在不多吧!这样想想,她就不觉得出生在豪门有什么值得羡慕了。

“是呀,我现在是,不过魔法十二点前会消失,我又会变成那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他一副很遗憾的样子。

她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没有唯利是图,我知道奈德去年花了多少钱做公益。”

同时也把月琰操个半死。

“那不叫做公益,那叫买个方便。”他哈哈一笑,“你姐姐教的。”

“也要你肯才行呀!”她想到那个固执又小气的秦纬纶,她能不能庆幸自己不用为他做事了?

虽然这样想很对不起人家,毕竟钱是他的、面子是他的,看得紧也是应该的。

不过她真的很感激她现在需要周旋的对象是柯南宇。

在倒楣了半辈子之后,上帝总算记得要照顾她一下了。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放下了电话之后,柯雪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她不知道有谁可以帮助她。

扮哥一向疼爱她,或许他会……不,她摇摇头,心里清楚的知道,他绝对不会帮她这个忙的。

自从那件事之后,他就不再信任她的眼光了。

爷爷呢?更别说了,他一向用他认为最好的标准来照顾她,却忘了最好的不见得最适合她。

她坐在梳妆台前,慢慢的卸掉脸上的浓妆,露出了一抹苦笑。

她该怎么办呢?谁能够帮助她?

她听见了车子驶进来的声音,于是跑到阳台上,刚好看见柯南宇的车子停在车道上。

“快十二点了!这么晚?”

扮哥稍早时有跟她说今天会晚点回来,叫她记得出去吃饭,不用等他,不过他可没说是跟那个美丽的“新老师”一起。

柯雪野露出了一个笑容,她不记得自己曾经看过哥哥帮哪个女人开车门,她也不记得他曾经为哪个女人摘下院子里的蔷薇。

“新老师”害羞了吗?她低着头是在想些什么呢?

柯雪野一溜烟的跑下楼,和上楼的袁星灿擦肩而过,她故意装作不知道她手中的那朵蔷薇是谁摘的。

“啊!好漂亮的蔷薇,院子里摘的吗?”

“是呀。”她依然满脸通红,想着柯南宇的那句话:这是谢礼,谢谢你陪了我一晚。

她还以为她的心不会跳得更快了,谁知道现在却好像要从喉咙蹦出来一样。

她努力不受柯南宇的吸引,却沮丧的发现除非自己离他远远的,否则很难不去注意、不去在乎他的一举一动。

他让她心慌、紧张,而且像个笨蛋,老是脸红。

“真好看,我应该去剪几枝插在房间里,呵呵。”她蹦蹦跳跳的下楼去。

一下楼,柯雪野便看见她亲爱的哥哥在门廊上抽烟。

柯南宇一听见她的脚步声,回过头,“这个时间你应该躺在床上才对。”

“而你不应该这么晚回来才对。”她笑嘻嘻的说:“我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你喜欢热闹,可以回‘宁静园’去。”

柯家家大业大,人丁兴盛。他爷爷柯敏夫就娶了四个太太,占地万顷的宁静园名字取得一点都不贴切,那里哪能有什么宁静呀?争权夺利的戏码每天都在上演,这也是他在父亲过世之后,毅然迁出宁静园的原因,他不喜欢他的亲戚们。

她做了一个鬼脸,“你知道我跟你一样,讨厌那个地方。”

除了爷爷之外,其他人都是势利鬼,只记得她的“那件事”,只等着笑话她。

“你什么都讨厌。”他看着他小妹清秀的脸,“所以你才把自己藏起来。”

“哪有。”柯雪野反驳了,“我一直都是这样子的呀!我是柯家最笨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最好你是柯家最笨的。”

他怎会不了解自己的小妹呢?那件事在她心里留下的阴影还在,他真恨那个肤浅的男人,当然他伤害了他的小妹妹,他也气自己没有保护她。

“当然啦,我笨到大学都考不上,十几个家庭教师都救不了我。”她嘲笑似的说:“连笨到不知道你跟爷爷在玩什么花样。”

“喔?我跟爷爷玩花样?怎么我不知道我跟爷爷这么有默契,能一起玩花样?”

她嘴巴一嘟,“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星灿她不是什么老师,你清楚得很。”

他笑了一笑,“我不知道。”

“柯南琴今天打电话骂我。”她一脸不悦的说:“你也不知道吗?”

“这算新闻吗?”

他那个有着中姐头衔的骄傲堂妹,哪一天没找人麻烦,哪一天没出现在八卦杂志上,那才叫作奇迹。

“是不算新闻,不过她骂我的理由就很新鲜了。”她气呼呼的说:“我什么时候不要脸了。我什么时候利用你和爷爷跟她抢男人了?”

“喔。”他明白了。

某周刊拍到了一张照片就捕风捉影,报导出美貌多金的中姐和青年才俊企业家的恋曲。

只是他们也太后知后觉了,那段恋情早就已经随风而逝,没多少人受得了他那个骄傲肤浅、无知势利的堂妹的。

“你不会做这种事的。”柯南宇说道:“别理她。”

“我当然不会跟她计较,我连东方殷实是谁都不知道。”她呼了声,“不过等我翻完过期的杂志之后,我就一清二楚了。”

“是吗?”他耸耸肩:“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我跟你说,你和爷爷别白费心机了。”她停了一停,“你把你的时间和心力放在袁星灿身上就好。”

“你为什么这么说?”他微笑着说:“这样有点侮辱人,仿佛我让她住进来是有企图似的。”

他以为他把自己的企图隐藏得非常完美,不料还是被他精明的小妹看出了破绽。

的确,袁星灿让他觉得很与众不同。

他几乎没有办法把眼光从她身上挪开,事实上今天晚上,他用了很大的自制力,才没在她接过花、红了脸的瞬间吻她。

她是一只小白兔,而他知道他得慢慢来。

“你不说我还没这么想。”她眨眨眼睛:“既然你承认了,我就不算侮辱你了。”

“我什么都没有承认,呵呵。”

他完全没有企图,他只是想赢得赌注,他真的希望只有这么单纯而已。

但或许,情况比他想像的还要复杂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