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性感的小可爱再配上超短的皮裙,染成金色的大波浪卷发和绿色的眼影,袁阳晴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青春、俏皮的味道。

此刻她正坐在小牛皮沙发上,翘着洁白的脚,小心翼翼的在她有如花瓣般的脚指甲上,涂上可爱的淡粉色指甲油。

“怎么样?”袁星灿兴匆匆的问:“帮我这个忙吧!反正你又没有别的事做。”

除了开派对把她的豪华公寓弄的像猪窝,而且还不收拾;买衣服和化妆品把她卡刷爆,而且还不道歉之外。

“我不想打工。”袁阳晴嘴里嚼着口香糖,轻松的说:“我又不缺钱。”

“你当然不缺钱,每次都挥霍别人的血汗。”她忍不住埋怨着。

都二十一岁了,还这么不会想!她还以为在国外长大的孩子都应该很独立,很会替别人着想才对。

看样子阳晴是个例外,而原因归咎于全家的溺爱。

爸爸袁溯在哈佛教法律,妈妈杜之康是知名的股票证券分析师,他们袁家从她有印象以来,一直都是属于有钱人阶级。

案母对孩子更是采取纵容式的教育,因此,她们三姐妹的个性便十分迥异。像她是很有节制很规律的人,而月琰和阳晴则一个懒惰一个挥霍,一点都不像她这么勤奋又节俭。

“干嘛这么见外嘛!”袁阳晴眯起了可爱的眼睛,“我也有买给你呀!那个古驰的包包很可爱吧?限量的喔!”

“是呀,用我的钱买。”袁星灿无奈又无力的说:“到底怎么样?你肯不肯帮这个忙?”

要不是为了自己一时冲动揽下的烂摊子,她才不会浪费宝贵的时间来求阳晴。

袁阳晴满意的看着涂好的指甲,伸长了美腿搁在桌上,“我又没学过形象包装,就算想帮忙也不合格。”

她老姐也未免太异想天开了,用两个月的时间把一个平凡女孩变成社交名媛?她自己都不是什么名媛了,哪有办法帮别人呀?

“你就把你打扮自己的心得传授给她就行了。”袁星灿继续鼓动着,想尽办法要让自己的麻烦少一桩,“遇到问题就打个电话回公司求救,各个小组都会尽力配合你的。”

“干嘛一定要我?难道公司没人了吗?”她是趁着学校放假回来玩的,才不想工作呢!

“没办法,人家指名要姓袁的嘛!”

袁灿星的想法很简单,先让阳晴去撑几个礼拜,等到她解决了诚源石化后,再去接手。

“不要啦!”袁阳晴求道:“你自己去嘛!”

“我要是有时间还用得着求你吗?”她生气的说:“袁阳晴,你老是来麻烦我,我有没有拒绝过你?叫你帮我做点小事,你就推三阻四的,一点良心都没有。”

“好,你别生气,我帮你这个忙嘛!”

一看姐姐动气,她也不敢不听话,要是她联合其他人来阻断她的经济来源,那她就得不偿失了。

“我去。但要是搞砸了,我是不管的喔!”

先把丑话说在前面,免得到时候出问题时怪她砸锅,那她可就是好心没好报了。

一听到她肯去,袁星灿立刻换上笑脸,“不会的。你先教她基本的穿衣和化妆,其他的我再来接手。”

袁阳晴叹了一口气,沮丧的说:“好啦!”

看样子她美好逍遥的假期泡汤了,唉!真是个爱使唤人的姐姐,早知道就不来了。

袁星灿眉开眼笑的说:“你明天就到奈德去讨论细节,顺便认识一下你的客户。”

“知道啦!”她把尾音拖得长长的,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太难的事情我做不来,要是你的客户不满意,我不管。”

袁星灿只要她答应,其他的都好说,因此敷衍的说道:“那个柯南宇是个笨蛋!只要你随便敷衍他一下就好了,不会有事的。”

虽然上一次见面的时俟,明明是她表现得像笨蛋,但为了哄阳晴接下这个任务,她还是昧着良心说谎。

“最好是这样。”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你想不想去喝杯咖啡?”

袁阳晴无视于电梯里众人讶异的眼光,双手一左一右的压在电梯门上,上身微微前倾,脸上有着令人无法抗拒的甜美笑容。

“什么?”柯南宇挑着眉毛,语气有些诧异。

这个女人是在跟他搭汕吗?

“我想请你喝咖啡。”虽然长年住在国外,但她的国语却是一级棒,没道理他听不懂呀!

但是对方是个极品帅哥,所以她丝毫不介意多重复几次。

罢刚计程车在奈德大楼前停下来时,刚好这个男人从她面前走过,她只花了一秒就将他镇定。

无法挑剔的面孔和身材、放电的眼睛和勾魂的唇角,她跟在他后面,看着他从容而自信的步伐,并且注意到每个经过的女人一定回头看他。

“喝咖啡?在早上九点?”他看了一眼手表,再迅速的看了一眼袁阳晴。

金发、长腿、大眼妹,看就知道未满二十岁,不过身材倒是一等一的好。

“抱歉,你不合我的脾胃。”考虑到她尚未茁壮的稚女敕心灵,他刻意把声音压到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见的程度。

“三千块?我有那么便宜吗?”一意会他在想什么,袁阳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甜甜的一笑,大声说:“就算你长的帅,也不能随便乱杀价呀!”

江特助皱眉护主,立刻说道:“你胡说八道什么!警卫呢?”

“不要紧。”他伸手一拦,阻止了江特助找警卫的动作。

这种小女孩他见多了,如果他没有本事打发的话,那他就不是柯南宇了。

柯南宇微微一笑,“你妨碍到了别人,要进来还是退出去?”

电梯里的员工看见这个辣妹居然出言挑逗总裁大人,纷纷识相的走出电梯,只剩下忠心耿耿的江特助在一边待着,等着在老板皱起眉头时,再度高喊警卫,把这个小美女请出去。

袁阳晴跨进了电梯里,与他面对面站着,然后顺手压上关门键。

“告诉我。”她笑咪咪的用手肘撞撞他强壮的手臂,“总裁办公室在哪里?”

“十三楼。”他挑挑眉,“你看起来不像来办公的。”

“可是我偏偏是来办公的。”她呵呵一笑,“你是奈德的人吗?”

这应该是废话了吧!这是奈德生物科技的办公大楼,除非他跟她一样是来洽公的,否则一定是里面的员工了。

“你说对了。”他注视着不断跳动的楼层数字,心里想着这个时髦的辣妹似乎不是该在这里出现的人物。

一旁的江特助习惯的推推眼镜,“‘小姐,我确定总裁跟你没有约,你还是再搭电梯下去吧。”

“你又知道了?”她皱皱鼻子,做了一个鬼脸。

“我当然知道,因为总裁的行程我最清楚了。”

总裁所有的约会都是他安排的,恐怕他比总裁更加清楚接下来一年内他的所有行程。

“那你怎么会不知道今天他约了我见面?”她一脸胜利的说:“上午十点三十分。”

“聚焦公司的袁小姐?”江特助讶道:“你不是呀!我约的是袁星灿,袁小姐。”

“嘘。”她小声的说:“跟你们说一个秘密,不可以告诉别人喔!”

“好呀。”柯南宇双手抱胸,一脸有趣的模样,“是什么秘密?”

他还在想今天袁星灿会秀出什么令他感到满意的计划,没想到来的人居然不是她?他记得他交代的很清楚,要她别让他失望的呀!

“我姐说呀,奈德的总裁是个笨蛋,他的事不用她亲自出马,所以我来就行了。”她神秘兮兮的说:“千万别让你们总裁知道了,他心眼一定很小,要是知道了,一定会找我姐的麻烦。”

江特助尴尬的看了老板一眼,不知道该陪笑几声,还是说几句“放肆、大胆”之类的话。

“原来你是袁星灿的妹妹。”柯南宇点点头,“那我也跟你说一个秘密好不好?”

“什么呀?”她兴匆匆的把耳朵凑过去。

“我长这么大,还没人说过我是笨蛋。”说完,他脸上笑意全无,“回去跟袁星灿说,叫她亲自来,我们得好好谈谈。”

“嗯?”袁阳晴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江特助一眼,然后伸出手指头来,“他……”

江特助严肃的点点头,一脸的同情。

“呵呵……”她尴尬万分的笑了笑:“我是开玩笑的,像你这么聪明的人一定所得出来吧?”

完蛋了,她搞砸了,要是给二姐知道,她就完蛋了!还是赶紧找个地方避个难先,把这个烂摊子还给二姐好了。

“大家刚认识,多少都会害羞,开个小玩笑活络一下气氛,不错吧?哈哈……”

他的俊脸毫无表情,刚刚那种足以让春花醉倒的笑容顿时无影无踪,脸上的线条变得比冰山还硬。

哇!这家伙翻脸比翻书还快!我也不是故意的,说来说去都是二姐不好,没事干嘛叫我来找钉子碰呀!袁阳晴在心里偷偷说着。

叮当一声,电梯门打开,她连忙倒退着走出去,“我先走了,打扰了,你们忙,不用送了。

其实我二姐也不是存心要说你是笨蛋,她的意思是说你不是很聪明,很好唬弄,敷衍一下就行……”

惨了!好像越说越错,还是少说几句!

柯南宇哼了一声,对于袁星灿的评语感到相当程度的不爽。

“原升。”柯南宇沉声地说:“拨个电话过去聚焦。”

原来袁星灿对他的评价这么低!不聪明?好唬弄?可以随便敷衍?哼!他倒要看看她有多聪明!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

神色不善,看样子真的是火大了。笑面虎不再笑的时候,挺可怕的。男人的尊严是惹不得的,难怪老板要火大了。他在心里替袁星灿默哀。

“我立刻跟她们解约。”

“不用,我会处理。”

他会好好的处理的。

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一件事就是被人看不起!他有实力,也有能力,不应该得到不及格的分数。

袁星灿只说对了一件事,那就是他心眼小,相信她会很快的得到证实。

FM1046FM1046FM1046FM1046FM1046

“柯南宇!”

一声咆哮从电话里传了出来,会这样毫不客气,连名带姓叫他的,只有一个人,也只有这个人有这个胆量,居然敢对柯南宇这个台贸集团的未来接班人大呼小叫。

“秦纬纶。”他笑咪咪地将电话夹在肩耳之间,早已习惯了他的大嗓门,一点都不需要将话筒移远,“大忙人,你居然有空打电话来。”

“嘘寒问暖我没时间,兴师问罪就抽得出空来!”他大声的说:“你这小子,那家烂公司是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帮!”

“你这么没头没脑的,说的是哪家公司的事?”

原来是来者不善!

还好他四两拨千金的功夫也不是白练的,轻轻松松就能挡驾。

“你心里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你从来不看新闻的吗?”

昨天那场记者会,国内多家电视台都做了报导,声称国内的环保团体又漂亮的打赢了一仗什么鬼东西的。

秦纬纶的火气就算隔着话筒,还是相当的明显,柯南宇却忍不住好笑,“你知道我只注意花边新闻而已。”

从来不服输,相交这么久没看过他低头的秦纬纶,昨天居然公开道歉,释出最大的歉意和解决的诚意,这简直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

“别乱开玩笑了!那家烂公司,什么专业的形象顾问!”他气呼呼的说:“一点帮助都没有!托你的福,我签了三年的约,现在解除合约得赔上九百八十七万的违约金!”

居然叫他公开道歉,还宣布将有一项回馈地方的计划正积极的展开!

见鬼了,这哪里像人称火爆浪子的他会做的事?他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说“对不起”这三个宇!

“那关我什么事?”柯南宇无辜的笑了起来,“再说,我倒觉得聚焦做得不错,诚源石化今天一开盘就见红,挺不赖的。”

就算他当初帮了袁月琰一把,从中促成秦纬纶将企业的形象交给聚焦维护好了,现在也不干他的事吧?

作媒也没包生儿子的呀!

“你当然不赖!”秦纬纶吼了一顿,发泄了之后,也觉得火气消了一点,声音也就正常了一些,“你不用跟那个笨女人打交道。”

“笨女人?”他呵呵一笑,脑中迅速的闪过一双明媚的大眼睛。“袁星灿看起来不怎么笨。”

至少她让诚源石化成功扭转了负面形象,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扁是要说服秦纬纶这只硬脾气的驴子公开表达歉意,那就是一项艰矩的任务了,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

她看起来那么柔弱,连拒绝一个男人都不会,没想到她竟能说服秦纬纶。

“是呀,她是不笨!是我蠢!”秦纬纶说道:“反正我宁愿赔钱,也要违约了!谁受得了袁星灿那种女人。”

柯南宇吹了一声口哨,轻快的说:“我还以为你喜欢美女。”

“袁星灿是不错,不过她那种女人太可怕了,固执得跟头驴一样。想到要跟她打交道,我就头痛!”

她是笃信总有一天等到你的那种人,充满耐心!

而他则是超级急性子,什么事跟他重复说上两次,他就会不耐烦。

这次的事件,让他充分的学习到何谓不屈不挠,撑得久的人就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袁星灿用磨功、烦功,搞得他超级不耐烦之后,只好同意她的一切鬼主意,包括那个烂晚会、烂记者会和那个烂演讲稿!

他发誓,他再也不要跟那个女人打交道了。

“我见过她,但她不像是会让人头痛的女人。”柯南宇又补了一句:“相信你的行政秘书也有同感。”

说实在的,她倒是让他觉得挺有兴趣的,至于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他还得再研究研究。

“你说东方宽宏?”他大笑了起来,“要听听他对袁小姐的评语吗?”

“一定不怎么好。”他想到昨天早上的那一幕,开始同情起东方宽宏那即将受伤的男性自尊。

“容易上手、容易骗、很难甩。”秦纬纶终于笑了,“除非你想独占某八卦周刊的封面,否则不要碰她为妙。”

柯南宇一听,忍不住也笑,“我好奇,他是什么时候跟你说这句话的?”

“我第一次见到袁星灿的时候。为什么这么问?”

当初和他签约的是袁月琰,虽然他遗憾那个风情万种的袁月琰不是负责他业务的人,但是气质非凡的袁星灿立刻让他觉得损失不大。

柯南宇哈哈大笑,“因为我不巧的看见了他在找麻烦。”他笑着把昨天早上在电梯里的事情说了。

“她对付追求者的手段挺老套的。”

“追求者?哈哈哈……”秦纬纶说道:“谁会想去追那个麻烦?我告诉你,袁星灿是我见过最罗嗦、最烦人的女人。我强烈怀疑她根本不是女人。”

“这一点我恐怕要同意了。”他想到她对他的评语,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没有一个女人会把多金、英俊又潇洒、聪明的他说成是很好唬弄的笨蛋的。

冲着这一点,他也要怀疑她不是女人了。

“原来东方那家伙早就出手了。”秦纬纶有点幸灾乐祸的说;

“还失败?也好,那家伙老是自命风流。”

他办事能力不错,就是花心了点,让他踢几次铁板也好。“你听起来很高兴,还在记恨人家娶到了那个空姐当老婆,而你却连她的手都没模过?不爽就开除他呀!你会手软吗?””

秦纬纶不服气的说:“我根本没喜欢过那个空姐,我也没出手,否则东方宽宏娶不到她。

我可是很有风度的老板,才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开除能力强的员工,再说,根本没这回事。”

柯南宇笑而不答,毕竟这事关男人的面子问题,他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惨败在自己员工手下。

秦纬纶听他的声音,也知道他并不认同,于是正经的说:“我这辈子追女人没失败过!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碰巧知道有。”柯南宇不想揭他的疮疤,偏偏他自己不知死活的送上来。“我不相信你不记得。”

秦纬纶不服气的说:“那次我没出手!否则那份巧克力不会送到你手上!”

当时,大家都是羞涩的高中生,念的是私立的贵族学校,他和柯南宇都是风云人物。

那时候他超级喜欢一个长发飘逸、气质高雅,弹得一手好琴的学姐钟艾,但是情人节那一天,她的巧克力却送到了柯南宇手中。

害他伤心了好久。

“我也没对她示好过。”柯南宇得意的说:“我们的出发点一样,但是只有我到终点。”

秦纬纶一向好胜不认输,哪里受得了他这么说!

“我没输,你也没赢。”

“事实就是事实,你大声也没用。我就是比你有女人缘。”

秦纬纶忍不住哇哇大叫:“胡说八道!我哪里会比你差了?别自抬身价,你的斤两我清楚得很。”

“是吗?你有我了解你那么了解我吗?”柯南宇一向很喜欢逗弄他这个容易认真的好友,他很容易撩拨,总是帮他增进不少生活乐趣。

“那当然,我说你呀,没你自己想像的那么吃得开。”

柯南宇根本就不是风流花心的料,干嘛为了面子,把自己说得像多情种吁?

“要不要打个赌?”他开玩笑的说。

“赌呀!吧嘛不赌?”秦纬纶一如往常的认真了,“你要有办法,就追上袁星灿给我看!”

“没有再难一点的挑战吗?”柯南宇状似轻松地说。

“对你是极限了,哈哈。”秦纬纶认真的说:“赌注是什么?”

“呵呵,你输定了,那台法拉利准备换主人了。”

“早知道你觊觎那台车很久了。”他干脆的说:“反正你也不会赢。先说在前面,你要是输了,我跟聚焦的违约金给你付。”

柯南宇觉得有趣,笑着说:“那不是我占便宜吗?哈哈,就这么说定了。

“当然说定了,难道你以为我开玩笑吗?”秦纬纶说道:“我刚录音了下来,你赖不掉了,早点把钱准备好吧!”

“用得着这么认真吗?”他摇头笑了,“不过是个玩笑。”

“你怕啦?现在认输也行,我收现金,不收支票的。”

“你在激我?”柯南宇哈哈大笑,“好,跟你赌了。”

这么一个小赌局而已,他会输才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