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哲远,我们一块吃个饭好不好?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下班的时候,吴琼瑶追着他说。

近来很长一段日子,吴琼瑶除了上班后和下班前这段朝九晚五的时间里,能和沈哲远相聚之外,其余时间她都不容易见到沈哲远的人。

沈哲远总是有很多的藉口,她敏感的认为,沈哲还是有意在逃避她的。

没错,他是在逃避她,因为她不断的积极找房子,想说服他搬离“淡水”,而培丽也态度非常强硬的规定,他要在下班之后立刻回来,两头的压力,把沈哲远搞得神经有点衰弱。

向来柔弱而且认命的吴琼瑶,虽然察觉出了他的变化,却闷在心里不好开口,她只是更加积极的注意着各种合适的租屋资讯,唯有和沈哲远建立起一个家庭,她才有机会掌握住他,现在,她甚至连他“淡水”的住处和电话都没有,沈哲远说他租的是雅房,简陋得可以,房东连电话都没装,她每回想去看看,他也都恰巧有事推拒。

“嗯……我得赶车回去了,董事长昨天通过我一个专案企画,我得加紧脚步准备,可能开始要更忙碌了……”沈哲远又在解释理由了,开始要更忙碌?!吴琼瑶不知道他这句话是否是特意说给她听的。

“可是,我们有好久的时间没有见面了……”她低低的说着。

“我们不是每天都见得到面吗?”沈哲远压抑着音调说着,他已经显出不耐了,他已疲于这样解释。

“我是说除了上班的时间外,你好像再也没有时间和我吃顿饭,或看场电影……像从前那样,你总是上下班来去匆匆的。”吴琼瑶声音放得很轻很细,怕口气变成了抱怨。

“我有我的工作要做,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光谈恋爱就能过活!”他的语气忍不住提高了起来。

吴琼瑶看得出他心情不好,她尽量使自己的口气变得温柔:

“哲远……我只是想……你的工作已稳定了,为什么不住台北市来?每天往返淡水,很麻烦的不是吗?”她顿了顿:

“我昨晚去看过一间房子,是二十坪大的公寓,一房一厅,有卫浴和厨房,虽然旧了点,但是整理得很干净,非常适合我们……而且不贵,就在松江路,离公司很近……我现在带你去看看好不好?”她一口气把话说完,怕他找机会打断。

沈哲远一听,沉默了半天,欲言又止。

“好不好?哲远,反正也顺路,如果你要赶车回去,我们就不去吃饭了,看完房子我就让你回家。”吴琼瑶说着,几近哀求。

“不要逼我。”他摇头低语着。

吴琼瑶听见他的话,但不懂他话里的意思:

“你说什么?哲远……”

沈哲远欲言又止,他沉默的和吴琼瑶出了电梯,站在华耀大楼门口,他想要和她在这里分手,但是吴琼瑶殷殷期盼的眼光,令他说不出口。

“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坐坐吧。”他叹着气说。

进了“华耀”附近一家温馨的咖啡馆,沈哲远刻意挑了一个隐蔽无人的角落,才一坐下,香烟又燃了起来。

“怎么了。你看起来心事重重……哲远,你最近很奇怪。”吴琼瑶下巴撑在手上,静静的看着他。

沈哲远深深吸了口烟:

“我吃不下,你先点个东西吃吧!先吃完饭再说。”他说。

吴琼瑶听话的点了份青椒牛肉炒饭,安静的乖乖吃完,然后一言不发的等待沈哲远开口。

“琼瑶……”他经过了几番考虑,决定告诉她事实:

“我们分手好吗?”他说完,猛吸着烟,有些害怕面对她的眼光。

吴琼瑶实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摇了摇头,汪汪的眼泪迅速盈满了眼睛:

“你……你说什么?”她细细的问着,声音已有点哽咽了。

沈哲远闭上了眼睛,心一横,狠狠的说:

“我没有爱过你,最初和你的交往,是我的新鲜感加好奇心和年少无知,后来,维持着我们的情人关系,是我想折磨你、报复你,因为我恨你……恨你们一家人,是你父亲一手捣毁了我的幸福家庭,所以我怎么可能爱你呢?我自始至终从没有爱过你……”他咬着牙说,心底竟有一点点模糊的疼痛,但是唯有这样做,对大家都是好的。

吴琼瑶简直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吓呆了,她只是愣愣的坐着看他,一动也不动的,仿佛连心也死了,全身唯一还在移动的地方,是她脸上扑簌簌滚着的眼泪,她连质问的话都说不出口。

沈哲远“趁胜追击”接着说:

“其实,我并不住淡水,早在我毕业时,我就搬到士林去了,我和培丽住在一起半年了,她是我……女朋友,她才是我真正爱的人……”沈哲远说出这话,觉得头皮发麻,他实在不敢看吴琼瑶的表情,只是絮絮继续说了下去:

“从前我的经济来源必须依赖你,可是现在不同了,我已有能力负担培丽和我的生活,不需要你了,培丽一直要我和你摊牌,所以……”

吴琼瑶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掏空了那样的空虚和凄凉:

“可是……你以前说过你爱我的……”好半天,她才无力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沈哲远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

“没错,我是说过,但那是在刚开始,我对你还有点新鲜感的时候,那并不是爱……其实最近这些年来,我的心全放在培丽身上了,对你只剩下一种心情;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毕竟你对我而言,还有一些利用价值……”他愈说愈发残忍。

吴琼瑶再也不堪承受了: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她难以置信的喃喃重复着这伤人的话。

“所以,你也不必去找什么房子了,我和培丽住在一块,幸福美满,我们就从今天彻底分手吧!你也好趁早去找寻新的对象,据我所知,关华夫对你情深义重,这倒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喔!”沈哲远不知不觉的语带酸味:

“他长得不差,又有钱又有地位……你们女人,不都喜欢这样的男人吗?”

吴琼瑶忿忿的抓起了自己的皮包,狼狈的夺门而出,到台北这么多年来,为沈哲远吃了许多苦,她都一路坚强的走过来了,但今天沈哲远这番话,对她来说,无异是一个极度强烈的摧残和毁灭!

*0*0*0

必华夫坐在办公桌前抽着烟,他已经这样呆坐了一个上午了。沈哲远前两天对他说的那些话,不断的在耳边重复,他正考虑着该怎么对吴琼瑶开始……

“叩叩叩……”人事室的小妹走了进来,递过一份辞呈给关华夫:

“董事长,这是会计部吴小姐的辞职信。”

“吴小姐……吴琼瑶?!”关华夫心一惊,差点被手上的烟灰烫着,他紧张的问着,赶紧把信封打开来看。

“不希望因私人情绪而影响工作效率。”吴琼瑶的辞呈里,只简单的写了这一句话。

“她人呢?”关华夫心急的问着。

“她走了,连这个月的薪水都不领就走了,”小妹说。

必华夫慌得几乎要从椅子上弹跳起来。

“嗯……你先出去吧!”他说着,不想让员工们看到他为了吴琼瑶失魂落魄、疯疯癫癫的样子。

小妹应声退下,关华夫见门一关上,赶紧拿起话筒直拨吴琼瑶住处,这个电话号码,他虽然很少打,却早已牢牢的记在心里。

“喂!”电话铃响了两声即被接起,他认出了那是吴琼瑶的声音。

“我关华夫……”他急忙说。

“喔,关大哥……对不起,我没有亲自向你请辞就走了。当初若不是你的照顾,我无法进入华耀,在这半年内我学习了这么多……”她说着,声音哽咽了起来:

“可是……这也是我不敢当面告诉你的原因……”

“琼瑶,在工作上,你有遇到什么不如意的地方吗?或者有同事欺负你?好好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呢?”关华夫慌张得也快哽咽了。

“都不是……你不要乱猜,公司里的人都待我很好,我只是……我只是突然很想家,我想回南部去陪陪我妈,这些年来,我只身在台北,连假日都很少回去,我根本连关心她的时间都很少……我对不起她了。”说着,她在电话那头嘤嘤啜泣起来。

回去南部?!那她挚爱的沈哲远怎么辨?!

必华夫这个疑问冲到了嘴边,又吞了下去。他可以猜测:吴琼瑶竟然舍得下沈哲远而选择离去,他们之间势必已经发生了问题,看来,沈哲远前两天所说的话,一点也没错……他想着,来不及再和吴琼瑶说任何话,急忙挂断了话筒,拿了车钥匙便十万火急的冲出了办公室。

在水泄不通的台北车阵里,关华夫不要命似的穿梭着,超车、闯红灯、一路猛按喇叭……所有不守交通规则的动作,全在他这样一个风度翩翩的绅士身上出现了。

用他可能的最快速度飙到吴琼瑶住处的巷口,他把那辆名贵的大车像垃圾一样的往路上一丢,急慌慌的照着人事室里抄来的地址,满头大汗的寻找着。

等他好不容易爬到老公寓的五楼时,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吴琼瑶昨晚已把所有的东西都打包好了,请何青帮她寄回老家。现在,她自己则只带了一袋简单的行李,手中捏着一张浅绿色的单程车票……

她是真的要走了,莫名其妙的到台北来走这么一遭,辛辛苦苦工作,省吃俭用生活,临了要回乡,还是和当初一样一无所有,甚至,在某方面变得更加贫穷,真要计较有什么获得的话,恐怕就只是那满身的伤痕和惨痛的经验。

她背着旅行袋从屋里出来,正和准备按门铃的关华夫撞着正着,吴琼瑶手一松,车票飘了下来。

“关大哥……是你?你怎么来这里?”吴琼瑶对他的出现感到意外。

必华夫弯腰拾起车票,捏在手心里不还她。

“现在就要走了?”他问,眼底居然闪烁着泪光。

吴琼瑶哭得又红又肿的眼睛,迅速的又涌满了泪水:

“嗯……我已经打电话跟妈说过了,车班都定了,她会到车站接我……”她噙着眼泪强笑:

“关大哥,有空到南部来,记得找我……来,我把电话抄给你。”她动手在旅行袋里翻找着笔。

必华夫觉得心被揪着,一阵一阵的隐隐作疼,她看起来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柔弱、那么的无助、那么需要被人来好好的疼惜和保护。

他再也隐藏不住自己的感情了,他再也管不了他这样的身份该有的矜持,此刻的关华夫只知道,真爱的机会是不容许他错过的。

“琼瑶……留下来!”他靠近她,一把将她揽进怀里:

“我不管你要不要回华耀上班,如果你真的不想去,就不要去了,但是我求你……留下来!”

“我……我不懂你说的话……”她怔了怔,其实敏感的她已经察觉到关华夫的浓情,但她还是本能的挣扎,她一挣动,关华夫搂得更紧,深怕她逃走似的:

“我是说……琼瑶,请你留下来,为了我……留下来,嗯?”他的声音温柔得像棉花,轻轻的抚过吴琼瑶鲜血淋漓的心,她觉得有一股暖流从心底直窜鼻端,忍不住酸涩,她终于放声大哭了起来。

好长一阵子,她有了委屈时就只能细声嘤嘤啜位,没有一个肩膀可以让她这样靠着放声大哭,关华夫的怀里,实在有一种稳当平安的感觉。

“哭吧……好好的哭一场……”他温柔的轻拍她的背,轻抚她的长发:

“哭完了,就当过去是场噩梦,一切都从零开始,给我机会,让我好好照顾你,嗯?”

吴琼瑶听到这话,哭得更加泣不成声了,这辈子,从没有一句话让她这么感动过,虽然此刻她脑袋里一片紊乱,根本想不到自己将会对关华夫的要求做什么样的决定,但至少在此刻,脆弱的她已离不开关华夫温暖的怀抱了。

*0*0*0

何青下了班回来,看见吴琼瑶坐在屋里发着呆,狐疑的问:

“嗳!小姐……你不是坐中午的车回去了吗?怎么现在还在这里?”她脑筋一转,非同小可的嚷了起来:

“喔……我知道!那个沈哲远是不是又来找你,或者你去找他了?你又心软,想复合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你现在马上就给我搭夜车回去,你如果再留在台北和那个王八蛋继续交往,我……我就和你一刀两断,你当做没我这个朋友!”何青气得两颊圆鼓鼓。

吴琼瑶沉默了很久,细声的开口:

“我没有去找他,他也没来找我……小青,你放心好了,他不爱我,而我,虽然曾经深爱过他,但我不会去勉强挽留一段不再可能的爱情,他早有了另一个女友,我们之间,是彻底的完了。”她说得很平静,连落泪都是那样的无声无息。

“真的吗?”何青听了她这番话,禁不住欣喜,但是她不免又觉得疑惑:

“可是……你把我搞胡涂了,真是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不回去呢?”

“小青……你在赶我?”吴琼瑶说。

“喔……不!我只是觉得奇怪,你不是早上就去买车票了吗?”她解释着。

“车票被关大哥拿走了。”吴琼瑶说。

“关华夫?他拿你的车票干嘛?”何青嚷着。

“他来过……要我留下来,还带我去了阳明山上散心……”吴琼瑶说得有点不自在。

“喔……”何青眼珠子骨碌骨碌的转着:

“我懂,他对你表白了爱意,而你,为他留了下来……?”她忍不住笑。

吴琼瑶被她笑得脸色立即涨红起来。

“对不起,琼瑶,我不是笑你,我是太高兴了,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这是你做唯一一件令我欣赏的决定!”何青竖着大拇指说:

“关华夫这白马王子,没得找了,我早就说嘛!他八成是对你有意思,真是的,拖到现在才说出来。”她嘀咕着。

“小青,你说,我待会儿就坐夜车回去好不好?我实在有点矛盾,当我在他面前的时候,我就觉得好平安好平安,怎么也提不起勇气拒绝,所以我让他牵着我的手去爬山、看海……”吴琼瑶低语着。

“那你就不要拒绝嘛!”何青急着嚷:

“我问你,你对关华夫的感觉到底怎么样?难道他比不上那个沈哲远?”

“我……我不知道啊!小青,这件事来得太快,我才刚面对哲远的事,现在又来另外一个惊奇,我实在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了!所以,我在这里等你回来,我脑海里已经是一团糟了!”吴琼瑶蹙着眉,烦恼的说着。

何青毫不考虑劈口就说:

“那就让我来替你决定,你就留下来好好的和关华夫谈恋爱,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一天到晚骂你了,你爱和关华夫约会多久,我都乐见其成。”她调皮的在吴琼瑶面前扮着鬼脸,好不容易才把愁眉不展的她,逗出一个苦笑来。

*0*0*0

必华夫是很惜才的,他对吴琼瑶的感情,绝不影响他对沈哲远的器重,和吴琼瑶分手的那几天,关华夫正在找适当人选主持美国分公司,而沈哲远自己表明意愿,关华夫一口就答应了,这么决定对大家都好,所以,沈哲远便带着培丽整装飞往了美国。

吴琼瑶在沈哲远离开台湾后,又应关华夫的再三要求,回了“华耀”,她变了,经历了一段感情剧创后,眉宇间虽多了几分沧桑,但也多了份成熟和坚强,或许,女人生来就是要经过情感的磨练,才能真正的成长。

她月兑去了小女孩清纯稚涩的外衣,愈发亮丽成熟起来,何青教她化了淡淡的妆,穿起妩媚的衣裙来,吴琼瑶变成“华耀”上上下下惊艳的对象,她加倍努力于自己的工作,希望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能力,她对关华夫的感情也于稳定中日趋成长。至于沈哲远,她避免自己去想起,如今的一切,那么顺利、那么平安、那么美好,她不需要再把自己推入悲情里,做一个可怜兮兮的小女人。

二月十四,今年的西洋情人节,充满了比往年更多的甜蜜气氛,因为这天,正是“华耀”董事长关华夫,和他的得力助手吴琼瑶秘书结婚的大日子!

斌宾云集,场面热闹非凡,所有政客、巨贾、名人……全聚集一堂了。

必华夫愈来愈显得年轻,神采奕奕、风度翩翩,一套藏青的西装,简简单单的,就把他烘托成全场最英俊潇洒的男士。

而吴琼瑶,当然也就是今天最美丽出色的女人了!当她着了一袭缎质的、缀满了墨绿小花的白纱礼服,挽着关华夫的手走上红毯时,所有宾客在惊艳的赞叹中,给予如雷的热烈掌声。

吴琼瑶忍不住有涌泪的感觉,她只是庆幸,自己竟有机会做这样美丽且不悔的选择。

“嗨!”席间,一个男人端了杯酒走到关华夫和吴琼瑶的面前来。

吴琼瑶愣了愣:

“是……楼经理!”她露出开心的笑容,自从离开“夏朵”后,她就再也没见过他了,而印象中的他一直是西装笔挺的上班服,今天的楼培民,穿了浅蓝的轻磅牛仔裤,一双便鞋,一件白衬衫,头发长得都扎成了马尾,难怪她乍看之下要认不得了:

“好久好久不见了,楼经理,你怎么……”她还没开口问,楼培民就自动把话接了过去。

“我早已不在‘夏朵’了,我老爹找了专人管理,我还是适合流浪的日子,自由自在的。”他耸了耸肩,重重的在关华夫的肩头捶了一记:

“你嗳!也好久没见了,我老爹身体不好,没办法成行,叮嘱我一定要代他来。真有你的!琼瑶还真让你给娶回家了,这杯酒你一定要和我干!”说完,他仰头很干脆的把满满的一杯威士忌饮尽:

“当心点,这么好的女孩,是人人抢着要的!”他笑着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