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仿佛掉入了一个涌满岩浆的谷里,吴琼瑶浑身被烫得无法忍受,她一遍又一遍衷嚎、挣扎着,却只有愈陷愈深,痛苦不已;忽而,山谷里的滚热岩浆全又瞬间变成了雪,冰寒刺骨的风雪把她灼烫的皮肤全冻得僵硬……

“救……救我……”吴琼瑶虚弱无力的呓语着:

“谁来……救救我……”

坐在她病床旁,一脸担忧的关华夫,听到她的叫唤,忙把厚实的手递给她,吴琼瑶像个溺水的人攀着了浮木似的,紧紧的抓着他。

“别怕……别怕!”关华夫握紧了她冰凉纤细的手说。

吴琼瑶似乎在梦魇中听到了这个温柔的声音,她从昏沉中醒来,睁眼一看,病房四周的一切景物洁白得刺眼,她让眼睛习惯一会儿之后,这才看清了床前紧握着她的手的,竟是关华夫!

“我……我怎么了?”她下意识的要抽出自己的手,却觉得全身再没有半点多余的力气,这是医院,她还能分辨,但实在想不起自己为何会躺到这里来。

必华夫顿了顿,似乎有所顾虑的欲言又止:

“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吴琼瑶觉得全身酸软无力,脑袋里被掏空了似的,恍恍惚惚,小肮隐隐约约的胀痛……

“嗯……我想起来了,我是在你的办公室……喔……我要去上洗手间,然后……然后我就记不得了,然后我就晕倒了是不是?”她一面努力的回想,一面有气无力的说着:

“关……董事长,我怎么了?是你把我送来医院的吗?我没病,我时常昏倒的,我有贫血,不要紧……给你添了麻烦……”她微微笑着,带了点歉意。

必华夫神色显得有点尴尬,顿了半晌,他为难的开口说:

“你知道自己怀孕了吗?”他问,竟然有那么一点点难为情。

“什么?!”吴琼瑶震惊,睁圆了两眼,难以置信似地:

“我怀孕了?我……”她说话时,连嘴唇都在颤抖。

“嗯!你在我办公室里晕倒,我就发现了你裤子上全是鲜血,医生说你身体非常差,贫血、营养不良,又可能因为受伤和过度疲劳的关系,所以……流产了……”他说着,用一种微带责怪的眼神看她,他从没有见过一个对自己如此漠不关心的人。

吴琼瑶对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丝毫没有心理准备,她似乎难以接受:

“天……我怎么一直都没发现……我还来不及发现就……”她在惊愕之际,仍有那么点怆然若失。

必华夫安慰着她说:

“别难过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身体养好。”他轻拍了拍她的手:

“对不起,送你来医院时,院方要家属签保证书动手术,我不知道如何联络你的亲人,我曾想过找楼经理询问,可是我想……你也许不会愿意让别人知道这事,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的代签了名,你别见怪!”

吴琼瑶怎么会见怪呢?突然面对一个小生命的消失,这样惊悸和无助的时刻,关华夫厚实温暖的掌心包围着她的,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他是那么样的细心,吴琼瑶心底有一股暖流通过,她感激都来不及了,怎会见怪呢?!

“谢谢你……”她一开口就呜咽了,眼泪如暴发的山洪,一发不可收拾的泛流着。

“别哭……嗳!别哭……事情都发生了,你再哭也没有用啊!。当心自己的身体,别哭了……”关华夫像哄个小孩似的,轻轻拍哄着她,看得出他慌得有点不知所措。

吴琼瑶根本没听到他的话,她的哭声震耳欲聋,愈哭愈无以克制。

必华夫实在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良久……

“这……你哭吧!好好把委屈哭出来,把心事说出来……”他索性这样说,而且很自然的将吴琼瑶颤抖的身子轻轻揽进了怀抱里:

“痛快哭一场也好……”他轻轻拍着她的背哄道。

吴琼瑶靠在他的肩上,仿佛找到了一个安全的依靠似地,哭得更加惊天动地了,这许多年来压抑在心中的所有委屈、所有压力……全部都在关华夫的怀里倾泄,她的心再也无力承载、无力负担了,她实在觉得很累,很累……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吴琼瑶哭累了,居然在关华夫怀里睡着了,他始终保持着相同的姿势,怕一挪动就会吵醒了她。于是,他靠在病床旁坐了许久,许久……也不知不觉的打起盹来。

再醒来时,已是午夜时分了,吴琼瑶睁了睁惺忪的双眼,发现自己躺在关华夫怀里,她不自在的挪了挪身体,把关华夫吵醒了。

“对不起……”她细细的说,腼腆的歉笑着。

“喔……没关系……”他打了个呵欠,活动活动已麻木的手脚说。

“对了,现在几点了?”吴琼瑶只见窗外一片漆黑,不晓得确切的时间。

必华夫看了一眼表:

“十一点半了。”

“什么?!”吴琼瑶差点弹跳起来:

“天……这么晚了,我得赶紧回家才行啊!”她撑起身子,动手就要拔掉手上的针头。

“嗳!不可以这样……”关华夫连忙阻止:

“这点滴还没完呐!你必须听话,身体才能够快些复元,至于家里,你打个电话回去通知一声不就行了……”说到这儿,关华夫才想到,她或许不愿让她的家人知道这件事。

“呃……你如果不方便让你的父母知道,可以先编个善意谎言,总之,为了你的身体着想,你千万不能先离开,医生交代,你最少要在这儿住上两天。”关华夫温柔却坚持的说。

“两天?!”吴琼瑶为难的摇着头:

“不行……我该怎么向小青交代我这两天的去处?还有哲远,他昨天已经找了我一晚,我今天再不回去,他会着急,会胡思乱想的……”她一厢情愿的说着。

必华夫听得一头雾水:

“小青……哲远?!他们是……”

“嗯……小青是我的室友,我老家住南部,在台北,小青和哲远是我唯一的亲人,她非常的照顾我,像我的亲姊姊一样,所以,我如果两天不回去,她一定会紧张死了,一定会到处找我。”吴琼瑶说。

“你发生了这件事,不方便让她知道喽?”关华夫问。

“嗯!”吴琼瑶急慌慌的点头:

“她一定会很生气很生气,会骂死我的……她一开始就不赞成我和哲远……”

“哲远……”关华夫顿了片刻,问道:

“这么说,这个哲远……就是你的男朋友了?”他猜测着。

吴琼瑶停顿了半刻,缓缓的点着头:

“他现在大四,再几天就要毕业了。”说起她杰出的沈哲远,吴琼瑶总不由自主的要露出一丝丝的骄傲。

必华夫又沉默了,半晌,他开口问:

“你……怀孕的事,他知不知道?”

吴琼瑶有些尴尬,她连关华夫的正眼都不敢看了:

“我……连我自己都没有发现……”她摇了摇头说。

必华夫想了想,提议她:

“那么,你觉得这件事应不应该告诉他?你怎么没想过要通知他来?”他问,心底竟泛起一丝微微的妒嫉,连他都对自己这种心情感到惊讶不已。

吴琼瑶先是显露出一种充满希望的欣悦眼神,但,随即就又黯淡了下来:

“我想……还是不要好了,哲远他快毕业考了,别打扰他吧!况且……我身上又没有钱,我说好这两天筹给他的,可是……还是不要叫他来了。”她自言自语着,下意识已不把关华夫当作外人了,此刻,她是对他那么样的毫无防备之心。

必华夫听着,实在不懂她的话:

“原来……你急需要钱,是因为他?”

单纯的吴琼瑶,根本没有想隐瞒关华夫的念头,今天这么私密的事情,都让他知道了,还有什么秘密好隐瞒?!

“哲远他……等于是个孤儿,没有任何人能帮他,所以……我尽力供他念书是理所当然的。”吴琼瑶幽幽的说:

“况且……他幸福的家今天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也该归咎于我父亲,是他害得哲远一家人家破人亡……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爱上他了,为哲远做任何的事,我都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她认真说着,似乎也为了努力说服自己,眼光幽幽的,停在渺渺茫茫的远方。

必华夫对她这样的表白感到震惊,他很年轻的时候也贫穷过,念大学的时候,他是自食其力,靠着打工赚取学费和生活费的,不向家里取一毛钱,所以,他有点无法想像,一个大学男生会养不活自己,会需要什么大数目,以至于逼得女朋友到酒店打工?!……

“他出了什么事?看样子,你缺的钱不是一笔小数目?!”他关心的问。

“出事?!喔……没有,哲远说他想换一部新的电脑,嗳!。我这才想起来,就是华耀的嘛!他说在优惠期间买,只要五万多块,过了这个活动期限就涨价了……我不可能有那么多钱呐!可是……哲远很喜欢,他坚持要买……所以……”

“所以你就想到了要去酒店上班?”关华夫觉得不可思议,这是他听过最荒谬的一件事,怎么会有这样单纯得没大脑的女孩?!

“这是我听莉莉说赚钱最快速的一个方法,你们公司的优惠期限不是到月底截止吗?”她笑了。

“唉!”关华夫也拿她没辙的跟着笑了:

“没见过像你这么傻的女孩!这个问题,现在都已经不是问题了,你就不必再担心,我明天就交代人把电脑给他送去。”他承诺着。

吴琼瑶一听,一对憔悴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

“真的?!”她欣喜之余,忽然又为难了起来:

“可是……我暂时没有钱可以付给你,这电脑……”

必华夫又笑了,笑她的直率和纯真:

“这我知道,我从你将来的薪水里慢慢扣,怎么样?而且你既然成了华耀员工,我会给你员工优待价的!”他举起了一只手,用发誓的姿势说着,逗得吴琼瑶噗哧一笑。

“真的吗?!”她喜出望外,不敢相信的再问了一次。

“我是老板呢!我说了就算数啊!”关华夫重申一次。

“啊……真谢谢你啊!这样我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可以不必再回金银岛上班,可以专心的在‘华耀’好好从头学起,你知道吗?我一直就都进不了这么大的公司呢!人家不是嫌我学历不够,就是看我一脸病恹恹的,什么都不会,连试用的机会都不给我……”吴琼瑶心情愉快的向关华夫说着她的兴奋,身上的病痛突然全忘了似的。

“你不必跟我太客套了,我念书的时候和初出社会创业的时候,也都受了很多人的帮助,我一点也不觉得难堪,只要感激,等有能力时,也同样地对待其他需要帮助的人,那就算是回报了。”关华夫感慨的说:

“你们楼经理的父亲,也就是曾经扶助我最多的人,是我这辈子最敬重的长者。”

*0*0*0

“我说过,别急着出院嘛!你体力还没有完全复原,平时就没有好好调养,多休息两天,绝对有帮助的……”关华夫一面扶着吴琼瑶一面说。

天才一亮,她便嚷着要出院回家了,一下子担心何青找她,一下子又不放心“夏朵”的工作。

“昨天是楼经理让我回家休息的,今天我不好意思再不去上班啊!”吴琼瑶对关华夫真诚的笑着:

“关大哥,谢谢你的照顾,这两天来,给你添了很多麻烦,医药费都是你代我付的,这又得从我的薪水里扣,我看,我到华耀的前几个月薪水,可能已经预支光了!”她开玩笑说。

自从昨天下午把吴琼瑶送进医院来动完手术后,关华夫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两人之间的陌生感经过这么一段时间,已完全消除了,加上昨晚彻夜的畅谈,关华夫和吴琼瑶的距离突然拉得好近好近,完全没有大企业家和平凡小女人的隔阂,他和她聊学生时代的趣事、创业初期的甘苦;而她则说她家道的中落和哲远的爱情故事,相谈甚欢……现在,她居然改口喊他“关大哥”了!

“上来吧……我送你回家,你这站都站不稳的模样,别想跟人家挤公车。”关华夫来到停车上,替吴琼瑶开了门。

她笑了笑,没拒绝:

“噢……我作梦也没想到……”她在心底嘀咕着,真觉得像一场梦,居然她就要进入鼎鼎大名的“华耀”电脑总公司上班!居然让董事长亲自为她开启车门!居然她会在一夜之间烦恼全消,觉得前途充满了希望!像一个穿着美丽玻璃鞋,与王子共舞的灰姑娘,这一切,多么像一场梦啊!

必华夫的车子好大好大,是全台湾找不到几辆的宾士六百,纯净的白,很搭他的气质。

吴琼瑶坐在里面,好奇的飘着眼神东看西看。

“我看,你今天还是请一天假好了!你身体还很虚弱,勉强工作,万一累出了病来,得不偿失……楼培民那儿,你若不敢开口,交给我来。”关华夫叮咛着。

“喔……不,我没问题的,‘夏朵’的工作本来就不太粗重。”吴琼瑶拒绝他的好意。

必华夫看了一眼车上的石英钟:

“喀!你看,都已经十点半了,你要赶去‘夏朵’也来不及!”

“没关系,我只要尽快就好,晚几个小时照扣薪水的。”吴琼瑶笑着,调皮的向他眨了眨眼。

*0*0*0

“对不起……经理,我睡晚了,所以迟到……”吴琼瑶一赶到“夏朵”,就忙不迭的向楼培民鞠躬道歉。

楼培民脸上居然没有以往轻松亲切的笑容,他显得有些严肃不悦:

“是睡晚了吗?”他盯着她问,言下之意是不相信她所说的理由。

吴琼瑶愣了一愣,她不知道楼培民为什么这样问,或者……他知道了什么事?!

“我……经理……我……”他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刚才一位姓何的小姐,打电话来找过你,语气听起来很焦急,昨天晚上,我打电话去你住的地方,你不在……”楼培民淡淡的说:

“华耀的董事长特别秘书骆小姐刚来过,说你在关华夫办公室昏倒了,而她的董事长,陪了你一天一夜不见人影。你说,昨晚是不是和关华夫在一块?”他愈说愈显得激动,竟用一种怀疑的暧昧眼光质问她。

吴琼瑶怔住了,她昨晚是和关华夫在一起没错,可是……天呐!楼培民以为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他用那种可怕的眼神盯着她,这真教她难以为情,脸颊红烫了起来。

“我昨天放你假,不扣你薪水,是看你身体不舒服,让你回家休息的,而不是让你去约会的,如果每个员工都像你这样,乱搞男女关系、请假的会、彻夜未归、上班精神不济,那公司怎么办?”他深呼吸了几口,略显高昂的语气硬是压抑了下来,平平的、淡淡的,却听来非常刺耳!

“经理……我昨天离开公司要回家前,是去了‘华耀’,但是……我只是想了解一下工作情形,我很珍惜这个机会啊!”吴琼瑶解释着。

“喔?了解工作情形,为什么需要整整一天一夜?好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工作‘性质’是什么?”他特别加重了“性质”两个宇,然后冷冷的笑着。

吴琼瑶睁圆了眼睛,她难堪的猛摇着头,实在无法接受楼培民这样猜测的语气,她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一点莫名其妙,楼培民一向就不是这种不通情理的人,她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在生气,她从来就没有见他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不……经理,我……我在关先生的办公室晕倒了,那个骆小姐……她没有说?是关大……关先生送我去医院的,后来……他一直留在医院陪我,我直到早上才出院,真的是这样!”她急着解释,却隐瞒了住院的原因。

楼培民又盯着她看了看:

“喔?你怎么那么体弱多病呢?偏偏就挑在他的办公室昏倒了!我告诉你,这是你的私事,我没有权利过问,你也不需要向我一五一十的报告,我之所以会质问你,是因为你已经影响了工作!”他说着,竟泛起一股微微的醋意:

“不要以为自己钓上了金龟婿,我最看不起这样的女人,吴琼瑶,你自己考虑看看,若要‘华耀’那边的工作,‘夏朵’这儿你就别干了,我不允许员工兼差,影响工作效率!”说完,他掉头就走。

吴琼瑶呆呆的站着,汪汪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委屈的扑簌簌流着,她实在搞不清楚,一向很爽、可亲的楼经理,怎么忽然变了个人似的,就算是冲着她迟到而来,也没必要生这么大的气啊!前几天,莉莉甚至到了傍晚才打通电话来,说她喝醉睡过头了,楼培民不也没说什么!他一向是个不会生气的人呐!

“喂!琼瑶,你到底跑哪儿去了?”莉莉靠了过来,压低着声音说:

“经理一早就在找你,尤其关华夫那个女秘书来跟他说了几句话后,他就开始发疯了,上上下下的员工每一个都莫名其妙的挨他骂,这是怎么回事?”

吴琼瑶一脸的无辜和茫然:

“莉莉……经理说,我如果想去‘华耀’上班,就不能同时在这里兼差了……”

“嗳!他真有点变态,昨天不是没反对吗?怎么今天突然翻脸啊?”莉莉嚷着,惊觉自己嗓门太大,又赶紧捂住了嘴。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说,他好像……好像怀疑我和关大哥有什么……”吴琼瑶为难的低语着。

“关大哥?!”莉莉愣了一愣,接着诡笑:

“嗯?什么时候你改叫关大哥啦?喔……我明白了,会不会楼经理是在吃醋?他也爱上你了?”她开玩笑。

“嗳呀!莉莉……你别这样乱说话,经理现在已经很生气了,万一让他听到,怎么得了!”吴琼瑶急了。

莉莉耸了耸肩:

“没错啊!你想看看,除了我猜测的这个理由之外,他干嘛发那么大脾气?经理的为人我们又不是不清楚。”她笑说:

“不过啊!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选必华夫,这个男人有钱,又才貌双全,最重要的是,他还很仁慈,没有生意人的奸诈狡猾……嘿!琼瑶,我劝你把这里的工作辞了,到华耀去专心的做,不会错的,‘夏朵’虽然是福利不错,但是端端盘子、擦擦桌子,一辈子不会有什么出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