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请你离开我!

由温哥华飞回香港的航班上,莫君怡没想到会在飞机上遇见杜苍林。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宁愿滞留在温哥华的机场,也不愿杜苍林看见她如斯模样。

她头发凌乱,衣不称身,怀中的孩子一边哭哭啼啼,一边拉扯她的衣领,莫君怡现在看来比真实年纪老十多岁。

她看过去杜苍林那边,他妻子温柔地依偎在杜苍林的肩膊上,身穿名牌的孕妇装,她享受着世上所有的温柔。

莫君怡把一切看在眼里.心中悲愤莫名。为什么杜苍林身旁的那个并不是她?为什么自己要受着这样的折磨?为什么对杜苍林还有依恋?她的眼泪缓缓地流下来,脑海不断涌现这一年多,在彼邦难熬的生活片段。

莫君怡终于受不了,她抱起了孩子,慢慢向着杜苍林那边走去。

当杜苍林看见莫君怡走过来的时候,露出惊讶又忱惜的表情。他估不到他能再遇见莫君怡,他曾找她千百遍,他知道她恨他。

他看见她怀中的孩子,他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这是他的孩子。

“他是你的孩子,你来抱他吧!我受够了!”

莫君怡把还在大哭大嚷的孩子放在杜苍林怀里,然后转身急速地走开了。

杜苍林接过小孩子,小孩子立即止住了哭声,安静地躺在杜苍林的怀里。

杜苍林的太太目睹这一幕,惊讶得没法说上半句话,其实不用说也明白发生什么事,也许沉默是最好的反应。

莫君怡躲在洗手间里,没有勇气走出去。

以前,每一天也盼望与杜苍林重逢,告诉他自己还是多么爱他,她甘愿这一生也只是他的副选。但今天再遇见杜苍林,她感到那种撕裂的心痛,她才发觉自己已被杜苍林弄至遍体鳞伤。

她害怕再见他一面,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宁愿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要了。

十多小时的航程,杜苍林就是这样抱着小孩子,细心地照顾他。他不时望向莫君怡的座位,她始终没有回来。

他知道他欠她的实在太多了,他知道只有他负她,他一生也不能弥补对她的伤害。

他希望她能找到一个爱她的人,重过新生活,但想不到她竟为他生下了孩子。

莫君怡这刻只能与泪水抱拥,她想着以往和杜苍林一起偷偷模模的日子,虽然没有什么名分,但她知道自己是快乐的。她以为她爱他,甘愿生一个与他相似的孩子,每天犹如与杜苍林一起。可惜莫君怡万万想不到孩子所带来的折磨,令自己在杜苍林面前彻底地失去尊严。

飞机还有数分钟便会降落香港国际机场,真的把孩子让给杜苍林?莫君怡思绪混乱,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她没想过自己再遇杜苍林时会如斯狼狈。

“先生,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我以为你是那个抛弃我的前夫。”莫君怡站在杜苍林身边说。“打扰你和你的太太,真的不好意思!”

莫君怡把杜苍林怀中的孩子抢过来,低着头返回自己的座位。

“你不认识她的吗?”杜苍林的太太冷冷地问。

“不认识的。”杜苍林拍拍妻子的肩膀。

“但当她把孩子交给你的时候,为什么你不拒绝?”她实在感到很疑惑。

“太突然了,我也不知怎样反应。你也听见,她也怪可怜的,帮别人一把没有什么大不了。”杜苍林忧忧地说。

飞机终于降落香港国际机场,莫君怡已抱着孩子飞快地冲出飞机舱。杜苍林只能望着莫君怡的背影离开。

莫君怡这刻没有想过自己能跑得这么快,她害怕再见杜苍林一眼。刚才她鼓起最大的勇气,抑压自己的哀伤,做了一场以为没有瑕疵戏。

莫君怡已经没有杜苍林了,她不能连孩子也失去,始终孩子太像他了,孩子是她唯一的慰藉。

莫君怡回到家后,只感到万分疲惫。她不知道杜苍林会怎样想,她电不想知道,她盼望以后也不会再遇上他。让一个不能爱你的人知道你还是那么爱他,只令自己的痛苦无限地延伸,你别期望有重生的一天。

后来,莫君怡找了一份配音的兼职工作,以便照顾孩子。要上班的时候,她会把孩子交给住在隔邻的简太太。

简太太已五十多岁,丈夫和孩子白天全都上班去了;她一个人呆在家里也闷得发慌,所以很乐意替莫君怡暂时照顾孩子。

一天,莫君怡下班后,便返回简太太那里接回孩子。

“简太太,又麻烦你了。孩子今天有没有哭哭闹闹呢?”莫君怡搂抱着正在酣睡的孩子。

“怎会呢!别那么客气。他是一个很乖的孩子,我不知多么的喜爱他!”简太太轻轻地捏了孩子的面颊一下。

“谢谢你,迟些有时间过来我家吃饭吧!”莫君怡向简太太说。

“你真客气。呀!莫小姐,差点没有提醒你,近来出入你得小心一点。”简太太压低声线。

“为什么?”莫君怡感到很疑惑。

“我最近常常看见一个神神秘秘的女人在附近徘徊,当我探头想看清楚一点的时候,她便溜走了。有时候,会走来一个男的,他好像是等你的,但等了一会他便走了。”简太太指着远处说。

“我会留意的,你也要小心,有什么事最好报警。”莫君怡皱皱眉头。

返回家里,莫君怡想:“是他吗?”但很快便否定这个想法,“怎会是他呢?要找的话,早已找了,没理由今天才来的。”

“他是你的孩子,不要否认了。”杜苍林的妻子冷冷地望着自己的丈夫。

“你又胡思乱想了。”杜苍林低头看报纸,没有回望妻子一眼。

“太相似了,实在太相似了,好像跟你由同一个模子倒制出来一样。”杜苍林的妻子愈说愈激动。

“你不是真的找她吗y这样会骚扰她的。”杜苍林抬起头紧绷着脸。

“承认了吧。你和她是认识的,干吗不承认?”杜苍林的妻子凄然地笑。

“不要再瞎说了,我不认识她的,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杜苍林没好气地说。

“好,我相信你。如果他不是你的孩子,她也不是你的情妇,他们有什么事,你也不会紧张的,是吗?”杜苍林的妻子推测地说。

“你可以这样说。”杜苍林背后已冒出冷闩。

今天是一个天朗气清的早上,莫君怡为孩子穿上新的衬衣,收拾好婴儿用品便打算出外走走。

突然门铃响起,莫君怡赶心把门打开。

“你好!我想我不用自我介绍,你已知道我是准。”杜苍林的太太带着微笑地说。

“对不起,我想你找错了人。”莫君怡想把大门关上。

她用手肘挡着大门。“不如让我说完这件事后,你才决定我是否找错人吧!”

“好,有什么便快说。”莫君怡想听听她有什么话要说。

“我早已知道你是谁,孩于是你和他的。”

“我想了很久,这样变心的男人是救不了,我决定离开他,你还爱他的,你回去跟他一起。”

“那你肚里的孩子怎么办?”莫君怡望着她的肚。

“我自有打算,你不用替我担心。还有,他不知道我今天来找你的,你装着若无其事的回到他身边。”莫君怡霎时间也接受不来,不知道怎样回答。

“莫小姐,你可否答应我一个请求?”杜苍林的太太问道。

“你想什么?”

“我可否看看他的孩子,我想我肚里那个小顽皮跟你的会很相似。”她央求着。

“嗯……一会儿是可以的。”莫君怡答应了她的要求,这刻其实有一点同情她,她竟甘愿放弃自己的幸福来成全她。

“你的孩子很可爱呢,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

“带孩子是很辛苦的,你可能迟点也会知道。”莫君怡感慨地说。

“宝宝,你为什么长得跟你爸爸那么相似……”那个女人突然从手袋里拿出一把尖锐的小刀,“你为什么长得跟你爸爸那么相似!你这个可恶的女人!她向着莫君怡骂道,把刀尖指着孩子。

“你别乱来,我求求你!”莫君怡吓坏了,尖叫着说。

“你们把我这个幸福的家庭拆散了,你是我与苍林的一根刺,我要你和你的孩子从此消失!”杜苍林的太太撕裂地说,她举起刀子,向着婴孩插下去。

莫君怡跑过去阻止她伤害自己的孩子,但同一时间,她的刀子于半空停了下来,原来是杜苍林把妻子的手捉住了。

“你发疯了吗?你竟敢杀人?”杜苍林大声呼喝妻子。

她冷笑一下,“你心里还有我吗?你根本没有忘记她,你钱包里还有她的照片,你太伤我的心了。”

“我是有爱过她的,但因为要对得起你,我选择放弃她。我和她是从错误中相恋,所以也会从错误中分离。我也接受了最大的惩罚,我永远有愧于她,永远不能勇敢地面对她。你认为我可以怎样做?”杜苍林对着两个女人说。

杜苍林的太太听后,双手掩脸痛哭,杜苍林搂着软弱的妻子,向莫君怡说:“对不起,让你受惊了,如果我可以选择,我一定会竭力照顾你们,请你原谅我这个没用的男人。”

“你走吧,我希望这生不会再遇见你。看见你,我的伤口永远也不会痊愈的,我会好好的照顾他,一定会。”莫君怡打开大门,她明白杜苍林不会再属于她。

有时候,不相见并不代表我不爱你;只是看见你,我心里的痛完完全全盖过对你的爱。所以请你离开我,让我心中的你永远地活在脑晦中。

第1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