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重聚的祝福

邱清智刚从浴室出来,电话即响起。

“邱清智,我是范玫因,你猜我在什么地方?”

“这是长途电话吗?你在国外?”

“是的。”

“你是不是在斐济?”

“对了,你很聪明。”范玫因的声音很兴奋。

“想不到你整天嚷着要去斐济,结果真的梦想成真了。”

“嗯,这儿的风景真的美得像明信片,水清沙幼,椰树处处。我每天早上游泳,晚上蒲酒吧。这里的人都很热情。”

“岛上有好看的男人吗?”

“有的,可是他们的肤色都太黝黑了,我接受不来。”她笑。

“邱清智。”

“嗯?”

“真希望你在身边,那么我们就可以一起看斐济的月光。”

“现实中的斐济月光和我们在巨型广告中看到的一样吗?”

“不一样的,现实中的斐济月光很温柔很温柔,淋浴其中,你的万般失意就会如烟消逝。为什么所有教人治疗失恋的书籍都没有提及这里?”

“或许他们以为天下间的月亮都一样。”

“才不是!”

“只要你喜欢,太阳、月亮、星星都不敢逆你意思。”邱清智笑。

“我会给你买手信,你想要什么?”

“我不知道斐济有什么特产。”

“那你要一个晒黑了的范玫因吗?”

“好吧。”他装出一把免为其难的声音。

“那再见了。”

“小心一点,再见。”

邱清智放下电话。刚才有一刻,他以为电话会是夏心桔打来的,想不到传人耳朵的却是范玫因的声音。他和范玫因上一次见面已是三个月前的事了。那一次他们谈到昔日的梦想、对于刊在广告版上的斐济满怀憧憬。他庆幸他们的重逢多么美好,要知道,太多分手的情侣都只落得生死不相往来的下场。

范玫因回到香港后立刻约邱清智见面,他们在中环一间名叫ChinaTeaClub的馆子吃饭。

吃饭期间,邱清智的手提电话响起,他接听过后,尴尬地道歉。

“不要紧。刚才你那电话铃声是什么曲子?我觉得很耳热。”

“我没有留意。”

“是吗?”

“你是不是给我买了手信?”他抬头微笑。

“对呀,这些沙漏都是给你的。”范玫因拿出四个沙漏,它们的大小都不同。

“我要这么多的沙漏干什么?”

虽然它们都很漂亮,但邱清智不知道范玫因一下子端出四个沙漏是怎么回事。

“这四个沙漏,沙由上面流到下面所需要的时间,分别是六十分钟、三十分钟、十五分钟和五分钟。当你想念一个人时,就把一个沙漏放在眼前,限定自己沙流尽了便不可以再想

她。起初的时候当然用最大的那个,慢慢地,用的沙漏小了,思念也变得淡薄。直至有一天,你可以彻底忘记那个人。”

邱清智没有作声。

“这方法是我一位朋友教我的,我就是靠它来忘记邵重侠。事实上,我思念他的次数已经少了很多。”范玫因苦笑。

“你看得出我在思念一个人吗?”

她点头道:“嗯,就是那个声音动听的女人?”

“邱清智之心,路人皆知。”他无奈地自嘲。

“这些年来,我才发现思念是没用的,思念一个人,不如尝试和他发展,如果没可能就应该抽身而退。思念得再狠又有什么用?不属于你的,就不属于你。”范玫因告诉他,又告诉自己。

“你还有和她联络吗?没有的话,我的网站也许可以帮助你。”

“不用了,事实上,若果我想听她的声音,每晚都听到。”范玫因露出狐疑的神情。

“因为她是夏心桔。”

“Channel—A的夏心桔?”

“就是那个夏心桔。”

于是,邱清智就把他的故事告诉范玫因。

从ChinaTeaClub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时许,范玫因跟邱清智道别后就乘的士回家。

车厢里的收音机正播放夏心桔的节目,在那晚以前,范玫因绝对想不到她和拥有全港最红声音的夏心桔,曾爱上同一个男人。

“以下我要播的是DanFogelberg的《Longer》。”

一段悠扬乐声传来,那不是夏心桔最爱的《Longer》吗?范玫因想起来了,刚才邱清智的电话铃声也是这首曲子。留不住人,他选择留住一首动人情歌,她现在才知道他是这么深情。

范玫因已经不爱邱清智了,可是她希望他幸福快乐。他是一个难得的男人,夏心桔为什么没有好好珍惜他?他配得到一段最好的爱情。

于是一个傍晚,范玫因在Channel—A开始前一小时往电台等候夏心桔。她知道自己的行为有点冒昧,可是既然邱清智不肯亲自前来,她只好代替他,一段纠缠不清的关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范玫因等了一会儿,夏心桔就出现了。

“夏小姐。”

夏心桔抬头。

“我是邱清智的朋友,你介意和我坐下来聊一聊吗?”

范玫因看到她的神情刹那间就变得很在意。

“他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不是的。”

夏心桔吁了一口气:“好吧,我们可以在那间小店喝杯咖啡。”

范玫因知道曾经有很多个晨曦,邱清智都在那里等待夏心桔。可是这些年来,都已经物是人非了,夏心桔还爱那个守候她的人吗?

“邱清智很想念你。”范玫因甫坐下来便说。

“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

“如果你还爱他,你们随时可以复合。”

“请问你是他的什么人?”

“嗯,其实我是他的初恋情人范玫因,前阵子我看过邱清智,他对你仍是念念不忘。”

“你找我,是因为你想和他在一起?”

范玫因听出夏心桔语气中的一点妒忌。

“不是的,我和他都已经没有那种感觉。”

夏心桔松了口气。

“如果你知道我们之间的所有事情,你就会知道这段关系是多么复杂。很多事情发生了,就不能回到以前。”

“可是就这样放弃邱清智,你会甘心吗?”

夏心桔默然。“若然人们种的是爱情,结果当然是爱情;可是我们起初种的是报复和仇恨,所以我们得不到理想的果子。”

范玫因望着眼前的女人,不明白她为何要苦苦否认。她怎会对邱清智毫无感觉呢?她仿佛感受到自己每次提起“邱清智”,夏心桔的心都要痛一下。她怎能说他们种不出爱情,她现在不是已经爱上邱清智了吗?

“无论怎样,你也应该给他一个机会。”范玫因轻轻地说。

“我们只会互相伤害。”

“所以从中你们学会了珍惜。”

夏心桔无言以对,惟有苦笑。“为什么你一定要我们走在一起?”

“因为我尝试过被所爱的人拒绝,这种感觉太难受了,我不希望邱清智也尝到这种滋味,我希望他快乐。”

“我也希望他的日子过得好。”夏心桔真心地说。

她看看手表,还有十五分钟Channel—A就要开始。

“范小姐,我要走了,这是我的名片和电话号码,或许我们日后可以再联络。”

夏心桔微笑:“我觉得你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

“嗯,我也实在想不到可以认识夏心桔,如果我的同事知道了,他们一定很羡慕。”

在店子门前,范玫因问:“你有话要我转告他吗?”

“请代我问候他。”

“这并不是他想听的话。”。范玫因摇摇头,“你还爱他吗?”

夏心桔抿着嘴巴。

“邱清智真的很挂念你,他的电话铃声就是你最喜爱的《Longer》。”

“嗯。”

夏心桔还是转身离开了,范玫因有点失望。

“范小姐?”

夏心桔突然折返。

“我承认我其实是爱他的。”她深深地说,“可是我很累了,短时间内我也不打算再谈恋爱,你明白吗?”

范玫因理解地点头。

“谢谢你,再见。”

夏心桔揽着她的皮包飞快地往电台跑去,她的发髻因此松散了,但她的背影却是轻松豁然的。对自己坦白,才是最大的释然。

在回家的路上,邱清智碰到了范玫因。

“为什么你会在这儿?”他诧异地问。

“你不欢迎我?”

“不是的。”他笑,“你要上来坐吗?”

范玫因摇摇头,她指着一个亮灯的单位问:“你住在二楼从右边算来第三个单位?”

“是的,你的记性真好。”

“嗯,你从前不是常常教训我出门要关灯吗?你现在却偷了我的习惯。”她朝邱清智做了个鬼脸。

邱清智的脸有一点红,这个是范玫因的习惯吗?他只记得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他渴望有人等他回家,那个人曾经是孙怀真,后来是夏心桔,当她们都离开他以后,他就只剩下一盏孤灯。

范玫因把脸凑过来。“嗯,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但你不许生我的气。”

“说吧。”邱清智放下公事包,站到她的身边。

“我刚刚找过夏心桔。”

他脸色一沉。

“不是说好不许生气?”

“何必呢?”邱清智苦涩地问。

“我肯定她对你仍未忘情。”范玫因说,“她起初还以为我找她,是为了要跟你复合,那时候,她是有点妒忌的。”

邱清智没有说话。

“她还说她依然喜欢你。”

“胡说!”

邱清智连夏心桔有没有真正爱过他都不知道,他怎能相信范玫因的话?夏心桔曾在他和孙怀真面前对孟承熙说过许多遍“我爱你”,和他一起以后,却总是吝啬这句话,她对他说得最多的,只是“对不起”和“不要对我这么好”。

是深深的误会造成深深的伤害,还是深深的伤害造成深深的误会?看着邱清智的脸,范玫因知道他并不相信她,或许他是很想相信的,只是他不敢。

于是她叹了一口气:“邱清智,你为什么要选用《Longer》作电话铃声?”

像被看穿了心事般,霎时间,他的样子变得有点狼狈。

“你们都很固执,为了让自己不受伤害,宁愿拒绝爱情。”

她不再说话,只紧紧地望着他。

“我真的很难相信你。”邱清智终于慢慢抬起头,“可是我知道你不会说谎,她真的这样说了?”

“对,不过她也说她累了,暂时无意再谈恋爱。”范玫因坦白承认。

“是吗?”

“请你给她一些时间,我真的相信你们会再走在一起。”

“你知道决定权从来都在她手上。”他苦笑。

“你答应我会找她?”

邱清智终于被说服,他点头说,“尽避你说得很乐观,但我也以为机会不过一半半。”

“我喜欢夏心桔。如果你们复合,我会祝福你们。如果你们复合失败,你可以用我的沙漏方法忘记她,或许我也可以陪你看斐济的月光。”

“你什么都为我设想到了。”邱清智感激地说。”

“虽然我们分手了,我电希望你有一个好归宿。”她微笑,“不过我知道这样的话,我会很吃亏,因为大概不会有人肯陪我畅游余下的半个欧洲和照顾我的下辈子了。”

他怜惜地抚模她的头:“怎么会呢?”

“谢谢你。”她的眼眶有点发红。

“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才应该谢谢你。”他说,“可是我真的想不到你会去找夏心桔。”

范玫因露出一个灿烂笑容。

为什么她要热心插手邱清智的事呢?那是因为她不愿看见他的失意,人世间的不幸已经够多了,她希望自己珍惜的人幸福。

当她年少时,她不了解他对她的好,直至遇上邵重侠,她才明白世间上肯怜惜疼爱自己的人并不多,重遇邱清智,她不知道多么高兴。

他们的青春岁月都已经流逝了,在昔日梦想——幻灭的同时,她只希望能够帮助他实现一些未圆的梦,她不知道自己做得好不好,但是她已经尽了力。

旧情人是人生中的余温。千回百转又重聚,这些,都是值得珍惜的际遇。

第1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