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我是一只回归的鸟

林康悦呆坐在床上。

不知道有多少个晚上她已是这样于了。

她身旁的男人一脸幸福地熟睡,她伸手模了模他的脸。

这个是她最爱的男人。她知道,她今生最爱的一定是翁朝山。

他说要给她最好的,他做到了,她的日常生活根本不用她操心。

他说会很疼爱她的,他也做到了,事无大小他也处处保护着她。

在翁朝山的心里,林康悦是他的最爱。

可是,五年了,翁朝山和林康悦走在一起五年了。

林康悦开始感到厌倦。

她知道他很爱她,可是平淡的生活带来厌倦的感觉。

翁朝山无法给她刺激。

她想要更多。

“我是林康悦。”她正在把文件储存为档案。

“康悦,我是朝山。”翁朝山停顿了一会,“你现在很忙吗?”

“我正在整理文件。有什么事?”她现在真的很忙,她要尽快把这些文件完成给上司。

“我们今晚一起到chr’onl’cie吃饭好吗?你说很想到那里尝尝的。”他想令她快乐。

“今晚……”她停下来。

“今晚我约了同事吃晚饭……改天吧,好吗广她撒谎。

“我不认识的吗?所以不能一起吃饭?”传来失望的声音。

“是的。”她不再说话。

“好吧,那么再见了。”电话挂了线。

这不是林康悦第一次借故拒绝与翁朝山吃晚饭。

她的藉口总是是多得很,他却完全相信她。

他认为信任可以见证爱的存在。

他爱她。

林康悦约了罗曼丽到chr’onl’cie吃晚饭。

其实,林康悦对chr’oni’cie一点也不感陌生。

她想给他多一个讨好自己的机会。她经常认为她的隐瞒是伟大的。

林康悦向罗曼丽招手。

罗曼丽在林康悦的对面坐了下来,“一杯VanillaSoda。”她吩咐侍应,“你要什么?”

“AlmondSoda。”

“你不和朝山吃晚饭吗?罗曼丽无心地问。

“我推掉他了。”林康悦一副平淡的口吻说。罗曼丽反而认真起来,“你们吵架了?”她知道朝山一向容忍林康悦的任性。

“我们要是可以吵架便好了。”她真的希望。

罗曼丽不想再猜,“干脆告诉我是什么一回事好了。”

侍应送了两杯soda。

林康悦喝了一口AlmondSoda,“我厌倦了现在平淡的生活。”

“那你想怎么样?”

“我要多一点刺激。”林康悦像已下定了决心。

罗曼丽很不认同她的心态,“你还爱翁朝山吗?”

“我最爱的是他,所以我不会离开他。”她停顿了一会,“我需要多一个男朋友。”

“我常听说有第三者介入,却没听说有人刻意找来第三者。”罗曼丽语带讽刺地说。林康悦毫不介意,“你别讽刺我好吗?你不是我,你不会知道我对这种平淡有多厌倦……”

“平淡也可以是一种幸福。”她很羡慕林康悦,她有一个很爱她的男人。

“但在平淡中加点刺激不是更好吗?”林康悦不想这一生就那么平平淡淡地过。

罗曼丽没有说话,只是专心地喝着她的VanmaSoda。

终于能够准时把文件赶起,即使她昨晚只睡了两小时。

这是她一贯的作风。她不喜欢拖欠别人。

林康悦抱着所有文件乘电梯到三十楼。

她往邵重侠的办公室走去。

“进来。”

林康悦把手上的文件整齐地放在邵重侠的书桌上。

“这是邵先生要我准时完成的文件。”她恭敬地说着。

邵重侠翻开文件夹,略略地看了所有文件一次。

他抬头,“康悦,你做得很好。”他真心地赞赏她。

“谢谢邵先生的赞赏。”林康悦有点儿高兴。

“很少人能像你这般准时。”邵重侠看到她的黑眼圈,“看来你用睡眠时间来争取准时交货。”

林康悦很不习惯他这样看她,“这是我一贯的作风,我不喜欢拖欠别人。”

这是邵重侠最欣赏她的地方。

他向她投以一个欣赏的微笑。

她从不知道他有这么迷人的笑容。

这一晚翁朝山带林康悦到chr’oni’cle吃晚饭。

“喜欢这里吗?”翁朝山看着林康悦的脸。

她一直在笑,“喜欢,这里的装饰很不错啊!”林康悦看到翁朝山满心欢喜地笑了。

他希望自己能令女朋友快乐。

“芝士娟鱼柳,一杯Espresso。”他看着她,“你要些什么?”

“烟三文鱼柳,一杯AlmondSoda。”她心不在焉地说。

“康悦,你最近的工作是否很辛苦?”翁朝山关心地问,“你好像变得憔悴了……”

林康悦感觉到他对她的疼惜,她温柔地朝他微笑,“只是近来较多文件要处理罢了,你不用担心。”

“你真的很喜欢工作吗?”他不想她有一点儿辛苦。

她知道他想说什么,“我热爱我的工作,朝山。我不喜欢在家里闲着。”

“你以为我没有能力养你?”他的收入足以养活几个家庭。

她知道他绝对有能力养她,“不是。我没理由要你养我。毕竟,我们还未结婚。”

“是你不答应我的求婚……你知道我爱你啊!”翁朝山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林康悦不作声。

侍应送来了晚餐。

两人沉默地吃着自己的的晚餐。

每一次翁朝山向她求婚的时候,她的脑海里总闪过邵重侠那严肃而俊朗的脸。

她每一次总是以各种藉口拒绝翁朝山的求婚。

“对不起。”他的说话打断了她的思绪,“我不应该催促你结婚的。”

每次都是他先说对不起,但错不在他。

林康悦不期然地拿邵重侠和翁朝山来比较。

翁朝山也是个俊朗的人,但,她面对这张脸已经有五年了。

翁朝山也是个严肃的人,但,在面对她的时候,他总是向她投以温柔的微笑。

她知道自己爱上了邵重侠。

她想重拾刚开始恋爱时的感觉。

林康悦今天没有上班。

她感到头很重很重,这是她早上起来的第一个感觉。

她好像有一点点发热。

翁朝山想留下来照顾她,她说他的事业较她重要。

他说下班后会陪她看医生。

她一直在看天花板,脑海浮现五年来翁朝山对她关怀备至的情景。

然后她看到了邵重侠迷人的笑容。

她一直容许这个影象存在。打从起初已经错了。

电话响了起来,她缓缓地伸手去接。

“喂,我想找林康悦。”是很沉实的声音。

电话里传来一把陌生的声音,“我是林康悦,你是谁?”这声音好像……

“康悦吗?我是邵重侠。”

林康悦清醒了,结结巴巴地说,“邵……邵先生?”她不相信他会打电话给她。

“你的病情怎样?”他关切地问。

“只是有一点点头痛和发热罢了。”她的声音有点儿沙哑。

“是吗?那么要多点休息……”他停顿下来,没有说话,也没有挂线。

林康悦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

“你……”

两人同时说话。

“你先说吧。”邵重侠心里有一点紧张。

林康悦吸了一口气,“你能出来吗?”她现在很想见他。

“当然可以。”他也很想见她。”我们在estonicafe见面好吗?这一刻他真的很兴奋。

“好的。”她苍白的脸露出微笑,“一会儿见。”

邵重侠一直在想该如何对林康悦说出自己的心意。

林康悦选了一条米色长裙赴约,曾经,她也为见翁朝山而细心选择一条裙子。

邵重侠看到她缓慢地走来,连忙扶她坐了下来。

“康悦,你看了医生没有?”她的脸很苍白。

她微笑,“还没有,朝山下班后会陪我看医生。”

邵重侠一直看着林康悦。“他是你的男朋友?”

她点头。“我们一起五年了。”她也看着他。

她知道自己也爱邵重侠。

两人点了午餐。侍应来把他们的杯子注满水。

邵重侠放下了刀叉。

他捉着她的手,“我爱你,康悦。”他终于说出来了。

林康悦定定地看他,“你说什么?”

“我爱你,林康悦。”邵重侠认真地说着。是一阵的沉默。

林康悦垂下了头,“谢谢你,重侠。我真的很高兴。”

“我知道,你不会离开他。”他要以自己的深情感动眼前人,“我不介意当第三者。”

她的视线开始模糊,“重侠,我自己的问题终于解决了。”

她作出一个释怀的微笑。

邵重侠不明所以,“你是说我们可以在一起了吗?”

她摇头。“我们就是永远不能在一起,重侠。”她缓缓地抽回她的手。

邵重侠露出愕然的表情。

“我经常埋怨朝山不能再给我像初恋般的感觉。”她看着他。

“我可以给你的。”他会给她想要的。

“朝山也曾经给我这份甜蜜。”她停了停,“他也曾经像你一样非常认真地说爱我。”林康悦不会忘记她当时有多感动。

然而,现在当有另一个男人对她说“我爱你”时,已不能再令她感动了。

“他还有说很爱你吗?”邵重侠想她幸福。

她摇了摇头,“但他以行动证明给我看。他给我最好的。”

“我们真的不可能吗?”其实他已猜到了答案。

“我已没有多余的心给其他人感动了。”她笑着说,“也许,打从开始我也不应该当一个贪婪的女人。”

邵重侠希望当第三者的机会也没有了。

翁朝山和林康悦之间根本容不下他。

他真的很想与翁朝山见面,据说他是一个很好的男人。

“爱情也许会转化为感情。”她突然冒出一句说话。

他喝了口拔兰地。“你想要一个像我这样的朋友?”

她认真起来,“你想跟我绝交吗”

两人边笑边干杯。

那是个非常愉快的下午。

邵重侠扶着不适的林康悦回她的家。

心急如焚的翁朝山开门给他们。

邵重侠把林康悦交在翁朝山的手上,看了他一眼,便离开了。

“那是你的朋友吗?”他模了模她的头发。

她觉得脸颊好热,“是啊……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翁朝山扶着她站了起来。

“朝山,我是个……贪婪的……女人……”他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他模了模她灼热的脸,“傻瓜,你生病了,不要说那么多话。”

她把嘴贴近他的耳朵,小声地说,“但……今生今世我只会对你的爱贪婪。”

林康悦开怀地笑了。

因为,翁朝山就在她的身边。

因为,平淡的幸福就在她的身边。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