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回忆的爱

由方载文的寓所奔走出去后,罗曼丽暗骂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跟怨妇一样哭哭啼啼,还翻倒他的东西。那夜,方载文没有半点挽留的意思,由她离去,独自一人点着烟,又再想起韩纯忆离去的一幕。

韩纯忆早在方载文的生活中消失了,七年前,她决定离开这个生活了多年的城市,往外地去寻找创作灵感。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是十年来录得最低温的一个晚上。她带着一身轻便的行装,离相恋多年的方载文远去。

要不是当年他鼓励她写小说,要不是他鼓励她参加某出版社的小说创作比赛,要不是她的才华令她得到了新人奖,一切会改写吗?

她在学生时代就很有写作天分,在得奖后短短的几年间已出版了数十本小说。她在他身边时,他倒没有很细心的阅读她每一篇文章。他后悔,原来透过她的文章,他才能更接近她,更了解她。

现在她已是个有名气的作家,多年来他看遍了她的每一篇作品。有时会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让他认定了她还是爱他的。

去年她出版的那本爱情小说《等待一个寒冷的季节》,男女主角Roy和Cherry分手那幕竟跟他们的情况一样。

“我们还会见面吗?”Roy问。

“我想会的……”Cherry不知怎样说下去。

“什么时候?”Roy语气中充满着希望。

“不知道……或许某个像今夜一样寒冷的晚上吧!”Cherry答道。

这本小说在她离去后五年多才出版,七年前他电问过跟Roy一样的问题,只是他没有得到答案。这时正好他跟罗曼丽开始了一段关系,正因为这本小说,他认为韩纯忆会在某个寒冷的季节回到他身边。

他喜欢罗曼丽,却仍眷恋着过去。他开始变得自私,不愿意公开跟罗曼丽的恋情,生怕终有一个冬天会跟那夜一样寒冷。

直到罗曼丽发现了他放不下韩纯忆,他们的生活便多了争吵及冷战,但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那么快。

罗曼丽开始怪责自己对方载文的痴恋,她几乎忘记了自己的美丽与骄傲为地带来了多少裙下之臣。她怎么可以为一个不爱自己的人而变得失去自信和哭哭啼啼的呢?她要留在他心中就只有离他而去,就像韩纯忆一样。

第二天,不知在什么驱使下,她跑到书局买了韩纯忆的所有作品。她跟很多女人一样,即使要退出也想揭开情敌的底牌。

“你别傻了。”林康悦说。

“不用担心,我决定要离开他了。”罗曼丽说着。

“你这是不甘心,别给我说穿了。”

“我不知道,可能我从未在爱情路上尝过失败,我很想知道她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男人总是得不到才会珍惜的。”

“所以我决定让他再也得不到我。”

林康悦为了安慰她,留到半夜才离去。她走后,罗曼丽看着韩纯忆的小说时,还是会无故地哭。不是小说感动了她,而是她也搞不清楚自己是好胜还是真的爱方载文,还是不甘心输给韩纯忆。

小说提及的情节,很多是方载文的生活写照。他车里放的CD,他喜爱她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他爱带她去的餐厅,没有一样不是充满着韩纯忆的影子!她开始恨方载文!

罗曼丽像雾一样,自初夏以来,她便悄悄地从方载文身边溜走了。他诧异她没有再痴缠,在公司也好像不见了她的踪影。他本以为她还会跟他维持以往的关系,因为他知道她离不开他。这反而令方载文感到失落。

“我们结婚吧?”韩纯忆依偎在文载文身旁幽幽地道。

“……”

“你怎么不说话啦……”

还是一副小女孩模样的韩纯忆嘟着嘴说。

“你要明白,我要在工作上有些成就才考虑结婚,但我爱你,你是知道的。”

这是韩纯忆第三次向方载文提出结婚了。她开始有点失望。

“你不是写小说写得很好的吗?不如这几年多花点时间在这方面,结婚的事以后再谈吧!”

韩纯忆终于在方载文的游说下立志成为作家,这也是方载文自己一手把她送走的。

想到这里,韩纯忆会心一笑,不知是否应该感谢方载文。她觉悟到生命没有了他还是可以很美丽。以前少不更事,以为爱情就是一切。她很享受现在的生活,自由自在的。书中偶尔会有方载文的影子出现,但对他仿佛没有半点牵挂。作家很需要感情来丰富自己的作品,

韩纯忆也一样,多年来也交了几个男朋友。太认真的倒是没有。

又是一个失眠的夜,听着夏心桔的节目。罗曼丽自从决定离开方载文后,日子便过得患得患失。

“我最近读了一本韩纯忆的散文集……”

韩纯忆三个字令失神的罗曼丽清醒过来。

“她是我喜爱的作家……”

“一直长居外地的她,在下个月会回来出席读者签名会……”

月光下是贝多芬的月光曲,银白的月光挂满了窗台,还偷偷的爬到罗曼丽的身上,轻抚她寂寞的身躯。是在安慰她的忐忑不安?到底方载文是否彻底从自己心中消失了?为什么会为韩纯忆的出现而不安?

整夜,罗曼丽脑诲十分混乱,要报复吗?可以去签名会场找韩纯忆,然后告诉她自己和方载文的关系。还是算了?反正方载文不爱自己,撕破脸皮又何苦?还是输得漂亮点吧!翻来覆去,一直熬到天亮。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