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没有离别就是Longer

“再不分开的话,我们也许再分不开了,将来有一天,我们会互相埋怨。”

邱清智仰卧在床上,发出了傻傻的一笑。

在这一年里,这句话偶然会在他的脑海出现——“我们还没有互相埋怨”,一想到这点,他便觉得很满意,可能是因为感到骄傲。

当日,确实是他坚持不去埋怨的。

最近,邱清智感到夏心桔对他的态度起了变化。他不懂得怎样形容,但这事使他更关心她。

邱清智睡在软绵绵的双人床上,等待着深爱的人的声音。

空气传来清脆的钢琴声,是Chopin的《Tristesse》。

“小时候总认为别离是伤感的,长大后才发现别离可以包含的意义实在太多了,伤感不是必然的。”夏心桔的声线比平日更温柔,很能触动人心。

“你有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别离?能否与我们分享?”

伤感不是必然的,但是总有点若有所失的感觉吧!

“别离”是今晚Channel—A的主题。夏心桔选择了今晚,就在节目完毕后,要结束一段一年多的关系。

夏心桔觉得自己太自私。沉溺在被爱的感觉当中,别人不断的付出,自己不断的接收与享受。其实,她一直明白自己的不应该,但是总会找到维护自己的藉口。例如,自己曾经多么不幸,被自己的好朋友抢去男朋友,现在只是补偿。可是,这样的关系总会有限期吧!

由于满脑子是别离的念头,节目便以别离为主题好了。而且,她希望藉着听众的经历和体会,取得多一点气力,一种向男人说再见的力量。

接了数个廿来岁女孩子的来电,当中不是描述自己怎样伤心欲绝,就是怎样决绝潇洒。

夏心桔觉得有点闷,她向秦念念示意,是播歌的时候。

《Longer》,夏心桔和邱清智都十分喜欢这首歌。有别离的爱情,天长地久。

每次在Channel—A听到《Longer》,邱清智都会很高兴,因为他会觉得夏心桔正在想起他。他也在想她。在这一年里,不是在工作的时候,脑海里想着的就是她。

记得当天,夏心桔跟他说别离时,他的心一直向下沉。心爱的人要走,而且是……轻描淡写的走。她认为自己会埋怨,更自以为是的断定他也会埋怨。有种被冤枉的感觉,很无辜、也很无奈。他是打从心底的不想她离开,但是没有作出即时的挽留,因为他相信,爱一个人就要令她快乐。埋怨、后悔一定是很难受的了。那一刻,他想不到要她留下来的合理原因。

“Ifyoulovesomething,setitfree.Ifitcomesback,itsyours,Ifitdoesn’t,itneverwas,”邱清智很喜欢这句话。

他把自由送给了心爱的人,电为自己掏出一个自由的空间。

自从双方被情人背叛,他们便不知不觉的走在一起,没有热烈的恋爱,特别容易使人迷惘,总觉少了一点甜蜜,多了一份哀怨。

夏心桔和邱清智之间好像存着解不开的结。也许这是让大家清醒的时候。

他们也有互相坦白时候。当两人身体合而为一,他享受着她的温暖湿润,她感受着他的热情如火。最初,她在整个过程中都是闭起双眼的,渐渐地,她会张开眼望着他在自己的身体上摆动。这个时候,他会看见她眼内的感动。在进入她身体里的一刹,她流泪。

很明显,她绝不是为了身体上的痛苦而流泪。她望着眼前全身冒汗的男人,双手用力的抱着他,使他壮阔的胸膛紧紧地贴在她身上,然后是又暖又深的吻……

这不只是向对方作出上的坦白,也是感觉上的坦白。邱清智爱夏心桔是肯定的了,而因为时的坦白,邱清智相信夏心桔也同样爱他。

爱她,思念她,放她走,然后等她回来。

而同时间,她是否也在放他走呢?

分手之后,邱清智每天都在思念她,他很想去见她,他决定再见她的时候,一定要告诉她:“我不会埋怨。”

有一个晚上,邱清智在收听Channel—A,当时播着一首意大利的歌曲,他正陶酢于那轻快的旋律时,电话响起了。

“幸好你还没睡。”是夏心桔的声音,她知道邱清智睡觉时一定不会开着收音机。

“刚下班回来,而且我在收听你的节目。”一直以来,就是不稳定的工作时间,使他们能够经常见到对方。

“可否陪我喝杯咖啡?”

“可以。”很爽快地回答。

“要我到电台接你吗?”

“不用了,一个小时后在路边那间小店见吧。”

曾经,邱清智在那间小店等待着夏心桔下班回家,已数不清等了多少个清晨。那次,邱清智便在这里跟夏心桔说出了自己的心意。当时,没有人想到这句话会改写两个人的将来…

谈“别离”的Channel—A播完了,夏心桔向秦念念说了几句话,便匆匆的离开了直播室。刚步出电台,她便看到约好了的人,他坐在车上,看到她便弄熄了手上的香烟,下了车。她不知道眼前人是否猜到这次见面的目的,因为他是永远的平和。

“很准时呀。”翟成勋爽朗的说。

“刚才还在车上听着你的节目。”

“急着出来,怕你等。”

“要去什么地方?”他一面问一面开了车门。

“我有事跟你说。”夏心桔双手抱在胸前,深呼吸了一下。

翟成勋没有作声,他关了车门,轻轻的睁了睁眼睛,示意她继续说。

“我不能再做你的情人了。”她像松了口气。

他沉默了半晌,“为什么?”

“我想天长地久。”她温柔地微笑。

“我想我早有预感,这两个月来,你散发着一种幸福的气质,而且这种气质愈来愈浓烈。”他苦笑说:“我没理由再死缠吧。”

“多谢你。”她双眼泛着泪光,分不清是别离的淡淡忧伤,还是为自己的幸福而感动。

从现在开始,夏心桔决定要一心一意的爱邱清智。

夏心桔自觉很幸运,她遇到一个很适合自己而且对自己很好的人。好的程度,是不顾回报的付出。其实在过去一年里,夏心桔并没有好好地爱邱清智。他们虽然住在一起,但她一直跟另一个男人有亲密的来往。

她不是不爱他,但她始终不相信这段爱情。当日接受邱清智,是因为他说自己不会埋怨。她约他出来,本来是因为寂寞。她希望把他作老朋友,寂寞时能找找他。旧情人很多时候较一般朋友更能慰解寂寥。

她没有想到,再见面的时候,他会用那样肯定的口吻说:“我不会埋怨。”

当时,她已和翟成勋走在一起了。但是,不用费心的关系,多一段也没有相干。毕竟她已向对方表明态度,也没有作出或要求任何承诺。她和邱清智住在一起,只因她较喜欢太子道那个单位罢了。

世事就是如此,很难说是不是wronstiming。

有时候,错误的时间所带来的遗憾,能够以自己的时间来填补,问题就是你认为值不值得了。

邱清智的真情打动了夏心桔,他的坚持战胜了别离。

没有别离,就是《Longer》。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