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第二天早上,送了小孩子上学,田素丽又去了菜市场,在熟食档碰到老板娘。

“王太太,你今天的脸色很差。”老板娘拉着她坐下来,“要喝点什么吗?”

田素丽摇摇头。

“你丈夫怎么死的?”田素丽问老板娘。

“病死的。”老板娘说。

“病死?假使我丈夫也能病死就好了。”

“为什么这样说?”

“我恨他,我想他死,但我不想坐牢,我的孩子要人照顾。”

“杀人不一定要坐牢的。”老板娘说。

“杀人不用坐牢?”田素丽不明白。

“杀夫也不用坐牢。”老板娘望着田素丽说。她的目光有点可怕。

“怎样可以不坐牢?”

“丈夫病死就不用坐牢啦。”

“他病死就不是我杀他啦!”

“我丈夫也是病死的。”老板娘笑得很暧昧,“他自己好端端不会病的,全靠我。”

田素丽越听越不明白。

“他是个大胖子,又有心脏病,我只要让他每餐吃得丰富一点,尽量多吃胆固醇和脂肪,他不久就心脏病发了。”

“哦!”田素丽明白了,“我丈夫没有心脏病。”

“他很胖是不是?”

“五尺五寸高,一百七十八磅。”

“早晚会有心脏病或糖尿病。”老板娘说。

“是的,他睡觉时打呼噜打得很严重。”

“我以前也象你一样,我丈夫讨厌极了,可是我现在不知多么快乐。”

老板娘走到柜台,拿了一张纸交给田素丽。

“这是各类食物的胆固醇含量表,你拿去看看,对我们很重要的。”

田素丽收下来。

胆固醇含量最高的食物依次是蚬、猪腰、肥猪肉、猪肝、墨鱼、牛腰、鱿鱼、牛油、羊肉、鸡蛋黄、腊肠、鲍鱼等等。田素丽当晚就买了好几种胆固醇含量最高的食物。

人的标准体重应是身高(厘米)减一百除零点九。王居礼早已超出这个标准,只要持续令他胖下去,他会超重得更厉害,早晚会有心脏病。

田素丽很细心地在厨房弄晚饭,有炸猪扒、白灼墨鱼、马蹄文黑草羊肉、煎荷包蛋。

王居礼吃得津津有味:“这才象话。”

“你多吃一点。”田素丽不断夹菜给他。

午夜,王居礼正在熟睡,田素丽唤醒他:“吃消夜好吗?我准备了糖水,还有腊肠糯米饭。”

王居礼嗅到腊肠的香味,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吃了两大碗腊肠糯米饭和糖水。

早餐,田素丽煎了两只鸡蛋给王居礼做早餐。

晚饭的菜式是炒蚬、炒猪腰、鱿鱼肉饼、金沙骨。王居礼吃得津津有味。

“尽量吃多一点。”田素丽鼓励他。

午夜,田素丽又为他准备了消夜。

家里买了很多零食,巧克力、薯片、虾片、甜饼、忌廉蛋糕等每日供应,是让王居礼看电视时吃的。

三个月后,王居礼的体重增加到二百一十二磅,他已经胖得走路都有一点迟钝了。

“我的心脏最近好象有点疼。”王居礼告诉太太。

“我听人说多喝一些猪肝水会好的。”田素丽阴险地说。

“是吗?”

田素丽每天弄一碗猪肝水给丈夫,并叮嘱他连猪肝也一并吃下。

这一天,田素丽到菜市场买菜,她买了很多东西,有羊肉、蟹、腊肠、鱿鱼。

“进展如何?”熟食店老板娘问她。

“他胖了差不多五十磅,现在已经二百五十多磅。”田素丽兴奋地说。

“能让他喝一点酒更好。”老板娘说。

田素丽当晚就买了一瓶威士忌回家。

王居礼已经爱上了吃,他一天里不停地吃,连也没有了。

终于有一天,他在家里晕倒。救护车来到,两个救护员无法抬起他,结果要找两个警察帮忙,四个人才能把他抬上救护车。

王居礼被送到急症室,渐渐苏醒,医生替他做了详细检查。

“王先生,你体内的胆固醇含量比正常高出很多,你要减肥,你被验出有心脏病,如果再胖下去,就有问题了。”

田素丽心里很高兴,她的心血没有白费,她终于在这个家里得到成功感。

回到家里,王居礼不敢再吃那么多,他怕死。

这晚,田素丽弄了一煲香喷喷的羊肉出来。

“你不要吃。”她跟王居礼说,“医生说你不能再吃。”

田素丽和两个小儿子吃得津津有味。

“天气这么冷,最好是吃羊肉。”田素丽一边吃一边说。

王居礼终于忍不住吃了一块羊肉。

“你不要吃!”田素丽制止他。

那块羊肉真是可口,吃进胃里,暖烘烘的,是一种享受,王居礼不理得那么多了,医生不过说他有轻微心脏病。

王居礼的体重在三个月后又增加到二百八十磅。田素丽快要成功了,杀人真的不用坐牢。

这天,田素丽又到菜市场买菜。

“进展很好。”她告诉老板娘。

她买了很多东西,有猪肉、蚬、墨鱼、羊肉、腊味,就是没有水果和菜。

走出菜市场时,她突然昏倒在地上。

王居礼赶到医院,医生跟他说:“你太太患的是冠心病,这种病事前没有病征,我们已经尽力而为,抢救了四十五分钟,她在十分钟前不治。”

王居礼沮丧地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以后没有人煮东西给他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