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朱文声在红棉道婚姻注册处内为今天最后一对新人主持婚礼。

今天是好日子,总共有三十二对新人在这里宣誓结婚。

身为注册官的朱文声在某种程度上很热爱这份工作,他感觉自己象教堂里的神父那么神圣。他的工作是神圣而光荣的,他不能同时拥有几张结婚证书,但是每一对在这里结婚的夫妻的

结婚证书上,都有他的签名,这一点,连港督也办不到。”恭喜你们。”朱文声在仪式结束后向这一对姓陆和姓汪的新人祝贺。

穿着白色婚纱,在婚纱下面露出一条士啤呔的新娘喜极而泣,新娘的父母也喜极而泣。朱文声觉得这也难怪,这个二百磅的新娘终于能够嫁出去,是的确值得喜极而泣的。”注册官,跟我们合照好吗?”新郎热情地拉着朱文声,新娘则热情地挽着朱文声的臂弯。

朱文声对着镜头咧嘴而笑,他已经习惯跟新人合照,不过最令他气结的是这些新人事后都忘记寄回一张照片给他。

回到办公室,朱文声解开领带,月兑下外套,用冷水洗个脸。他翻看日历,今天是十一月十日,十年前的十一月十日,他刚刚来到这里,担任婚姻注册官,第一次主持结婚仪式,他还因为太紧张而念错了新郎新娘的名字。这一晃眼,就十年了。他今年三十五岁,六年前与太太丁可儿也是在这个注册处结婚。十年来,由于工作的缘故,他每天接触的都是喜事。别人说,快乐的人耐老,但朱文声发现自己比十年前多了很多白头发,还有一双大眼肚。

朱文声坐在椅上,呷了一口茶,明天不宜嫁娶,也有三对新人注册。十年来,他曾经为多少对新人主持过注册仪式?他自己也忘记了。”苏珊。”他叫秘书进来。”能找到十年前十一月十日到昨天为止,在这里注册结婚的夫妇的名单吗?是由我主持仪式的那一批.””你要这些资料干什么?”向来诸事的苏珊问朱文声。”十年回顾嘛!”朱文声笑说。”所有资料都已经电脑化,要找也不难。””那就麻烦你。”

苏珊扭着肥臀出去。苏珊的结婚仪式也是由朱文声主持的,她婚后整整胖了三十磅,找到饭票的女人,毕竟是比较放肆的,而且有越来越诸事的倾向。大抵婚姻生活会使本来庸俗的女人更庸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