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笑出眼泪的女人

一个男人说,他不会令女人太快乐,害怕她们会笑出眼泪来。

他说,女人总是在男人千方百计令她快乐之际,悲从中来,含泪问男人:“你以后还会对我这样好吗?”

甚至说:“不要对我这样好,我怕你以后不会这样对我,我会更伤心!”

男人苦恼,他一心感动他所爱的女人,到头来却令她难过,男人还要安慰她。

他们总是不明白,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动物?她们总是在最快乐的时候胡思乱想!

其实在爱情路上,女人比男人居安思危。

男人在拥抱一个女人的时候,也许从未想过会失去。当女人对他好,他不会问:“你是不是永远都对我这么好?”

他们相信眼前的快乐,没有想过日后。

但女人不同,女人相信眼前的快乐,因此想到日后,害怕一切会变坏。

因此,对男人,我们只需要说:“我爱你!”

但对女人,男人或许要说:“我爱你!永远。”

女人听后,感动流泪,然后死性不改,问男人:“我们真的有永远吗?”女人的矛盾

你宁愿你所爱的男人虚伪但令你快乐,还是老实却令你伤心呢?

当一个男人为另一个女子、另一段爱情抛弃家庭,其他男人都说他傻。

他们说:“有婚外情也不用不打自招,向老婆剖白一切呀!”

做为男人,应该明白婚姻以外的性与情,永非天长地久,焉能感情用事?

外面的一切原来都是镜花水月,可怜的男人最终会一无所有。至于另一些男人,他们不断有婚外情,却能把老婆治得妥妥贴贴,令她快乐,令她以为自己的丈夫是世上最坚贞的男人,媲美唐三藏。其他男人一致积许他聪明又理智。他们振振有词说:“欺骗一个女人十年,可以令她快乐十年,终好过重重地伤害她一次,令她痛苦十年!”

只是,左右逢源的男人,若非虚伪,怎分得出?

耙于剖明真情的男人,不忍心欺骗女人,也不想欺骗自己,宁愿老实。

要是在从前,我必定义无反顾选择老实却令我伤心的男人,因为我讨厌谎言。

当年岁渐长多,却害怕承受不起真相。这也许是女人的矛盾。忘路之远近

一个住在西环的男人,爱上一个住在上水的女孩子,每次约会,她都要匆匆道别,赶上最后一班火车。渐渐他觉得不耐烦,爱上一个住在湾仔的女人。

另一个男人,跟一个住在屯门的女子恋爱,每次约会后,他只送她到巴士站,要她自己回家,因为实在太远了,明天他还要上班。

但有一个住在香港仔的男人,和一个住在元朗的女子恋爱,每次约会后,他都坚持要送她回家,他觉得这是做朋友的本份。

于是他们先座巴士,再转地铁、转火车,再转小巴,才把她送回家。回程路上,灯火灿烂,每次他都忍不住在小巴上呼呼大睡。

他试过买下一部廉价的二手车,每次回程从元朗出市区,长夜漫漫路漫漫,好儿次都忍不住打瞌睡,十分危险。

这是都市特有的爱情故事。

不久前看过一本日本小说,一个女子在地球行将灭亡,所有交通工具瘫痪的时候,徒步千里之外,去见她的情人。

只觉得爱一个人,便会忘路之远近,甚至希望那条路永不会走完,永远不用说再见,公路如此,情路如此。

即使到了门口,也想继续徘徊,不拾得说别离。仍为眼泪心乱

一个女人说,跟他热恋的时候,她在电话里哭,他立即抛下所有工作去安慰她。其实她不过为一些琐碎的事情感触落泪,想不到他听见她的哭声却心痛得紧要。

他来了,虽然他只懂得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她觉得幸福,他为她的眼泪如此焦急。

他和一起三年了,偶而她又在电话里哭,这次他并没有抛下工作,飞机过来,却说:“芝麻绿豆小事,有什么值得哭?”

最令她生气的,是他竟然说:“如果哭便可以解决问题,我都想哭!”

这分明是晦气话!她觉得男人真是善忘,他忘了他曾经多么着急她的眼泪。

也许这与善忘无关,这是本性。男人不须急着。

这和女人在热恋时细心打扮,感情稳定以后不再刻意打扮的心境一样。

但是,无论多少年过去了,如果我仍细意为每一个约会打扮,我热切渴望他仍会为我的眼泪心乱、心痛、着急,生怕全世界都来欺负我,或者是因为他待我不够好。

那个时候,我会觉得好幸福。手牵手

我认识一个男人,他说他从来不牵着女朋友的手走路。他觉得牵着另外一个人很不方便,也没有这个必要。他有一位相恋多年的女朋友,证明有一个女人能够体谅他(或容忍他)。换了是我,我早已经离开他,我很难明白,他既然说爱我,又不是有家室,竟不肯在公家地方牵着我的手!

男人追求女人,总是千方百计,患得患失牵着她的手,一旦让他捉住了,便不肯放手。

女人喜欢一个男人,也总是希望他主动牵着她的手,这种暗示,胜过千言万语。

在静悄的夜街上,她想他牵着她的手,送她回家,临别依依,拾不得放手。

在繁忙的街上,人潮汹涌,他紧紧地拉着她的手,生怕她会走失。一旦两双手给人群撞开了,她总是焦急地寻觅他的一只大手掌。

在他驾车的时候,我希望他只用一双手控制方向盘,另外一只手和我十指紧扣。

做为男人,应该懂得只用右手驾驶汽车。

苞朋友吃饭的时候,也希望他在桌下牵着我的手。

我们形容一男一女结束情侣关系是“分手”,因此,两个人相爱,无论如何要手牵手。

最舒适的手掌,是大而厚,可以把女人的小手牢包里面,给她安全感。切忌手汗多,弄湿人家的手。也不要太

粗糙,软才有温柔感觉。男人有两个梦想

男人说,最好的妻子是永远在家等待丈夫回去的妻子。

即使男人天天在外风花雪月,只要他感到疲累,他仍然可以回家去,他的妻子不会埋怨他。

当他爱上另一个女子,忘记了家,他的妻子不会去抓他回家,也不会离家出走,而会默默等他回来,希望他回心转意。

当他的爱情完了,当那个女子离开他,他仍然可以回到妻子身旁,而不会感到难为,也无须支解释什么。

至于最微末的要求,是每当他在外面挣扎了一天之后,回到家里,有一个女人在等他,而她最好是哑的。

男人又说,最好的情妇,是在不适当的时候来,在适当的时候走。

因为她在不适当的时候来了,才有遗憾。

时不我予,势所不容,却有一个令他倾心的女子出现,令他敢于忘却世俗,忘却道德,忘却家,疯狂地燃烧他的爱和身体。

当火花最灿烂的时候,情人却悄然离开,不留给他任何麻烦,令他永远怀念她。我说,最好的丈夫,是让妻子享尽荣华富贵的丈夫。最好的情人是随传随到,而且每天令我有惊喜。

男人说:“你做梦!”

他们何当不是做着春秋大梦!女人不会走失

几个男人,说起初恋时的惨痛经历,不约而同表示曾被女朋友丢在街上。

他不知怎样得罪了她,她一声不响,一走了之。他却以为她还在身边,走了一条街,自言自语,猛然回头,方发现不见了她。初时他还以为跟她失散了,十分徘徨,在闹市里寻找她三分钟,依旧芳踪杳然,身必俱疲,只管发个电话到她的家,她交易会然接电话!

几个听故事的女人也不约而同表示曾经一怒之下,把男朋友丢在街上。

她和他并肩而行,一个妖艳的女子走过,他竟然目不转睛地看着好。年少气盛的女孩子怎受得了?不辞而别。

熙来攘去往,他竟自顾自走在前头,专心研究橱窗内的音响器材,却不耐烦陪她看时装,她不甘受冷落,拂袖而去。

一言不合,她觉得委屈,他却不当一回事,继续前进,继续跟她说话,她意难平,截一部计程车回家,好让他找不到她,焦急一场。

女人一走了之,总是有原因,只有粗心大意的男人才会以为失散了。

不辞而别,也是一种角力。男人好欺负

总有一些人,外表和性格完全两样。新相识的一位女孩子,外表非常柔弱,说话阴声细气,几乎听不到,你会很想去保卫她,生怕她站立不稳。

其实她是个很坚强,很有主见的女子,虽然爱看爱情小说,却是个相当冷漠的人。爱她的男人都痛苦,因为她爱自己比爱别人多。他们以为可以保护她,她原来不需要保护。她不凝缠、不依赖、不娇嗲,愿望来世做男人。可是她的个表往往把人骗倒,连我这么凶恶的女子,都想保护她。

有一个男人,今天刚刚认识她,感觉和我相同,觉得她很柔弱,我说:“是啊!男人会想保护她。”

谁知道他说:“不!她这么柔弱,该欺负她!”

我从来没想过欺负一个女人!欺负一人女人,有什么出息?欺负一个男人,才有出息。要选一个性别来欺负,我一定选男人。

欺负女人和欺负男人不同。欺负一个女人,最终目的,是要令她流泪。欺负一个男人,是要他甘心情愿受委屈。

三更半夜,无论如何要他买一碗面来给我吃。心情不好,无故发脾气,要他呵护迁就,本来想往东面,还是陪我往西面走。一言不合,不妨捶他

胸口几下。尽量蛮不讲理,指鹿为马,还要恶人先告状,梨花带雨说:“哼!你总是欺负我!”

欺负男人而欺负得恰到好处,是一种情趣。女人和女人之间

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姐妹情或许不及男人的兄弟情来得义薄云天、肝胆相照、歃血为盟,却较长久。

男人和男人的友情可能是抛头颅、撒热血。

他们为兄弟做的事,包括:

他比自己不济嘛,找份好工作安置他、提拔他。

有人看不起他,便不顾一切挥拳打之。

在他无能为力时,照顾他妻儿。

若一朝决裂至无可挽救的地步,他们比较决绝,从此各走各路。

但女人的姐妹之情并非押在一个义字之上。女人之情是心声互诉,寂寞相伴。小时候,两个男孩子不会相约一起去洗手间,女孩子却会。

女人的友情是由一起读书、唱歌、逛街、扮靓开始,进而吐心事,谈男人,同悲同喜。

不过,即使十年友情,一言不合也足以令两个人翻脸。

但只要其中一方耐不住寂寞,她们还是会和好如初的,因为女人有太多心事要说给女人听。

所以,男人不用奇怪为什么你的女朋友不断诉说姐妹的不是,却不断和她煲电话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