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今晚不要走

有些男人,本来享受着快乐的独居生活。结识了新的女朋友后,两人打得火热,他常常求她留宿。

“今晚不要走!”他对她说。

终于有一夜,她留宿之后,决定留下来。做为男人,无论如何不好意思说不。

首先,她要求他腾空部分衣框让她放置自己的衣服,谁料她带来的衣服越来越多,霸占了所有衣框,只剩下两个抽屉给他。

接着,她把内衣挂在浴室内,男人每早要对着一个如厕。当你享受着如厕的快乐时,她不断催促你快点完成,甚至突然推门进来。她还会责备你如厕时看报纸不卫生。她会把你的刮须刀拿去剃脚毛。

当你一丝不挂在家里走动,她会尖叫,说你太难看。你告诉她,你一向如此,她命令你以后不准这样。

她的朋友开始打电话到你的家找她。最恐怖的,是她的母亲也打来这里。

她开始审阅你的文件、信用卡月结单和旧照片。她指着与你合照的女人,问你她是谁?然后哭哭闹闹。

大家吵架,她不准你入睡房。你激怒她,她叫你走。但这个家,本来是你的。从此鹊巢鸠占。

不要埋怨女人,都怪男人自己不好,你们又短视,是男人首先说:“今晚不要走!”三只垂死的天鹅

男人三十,心情复杂。

我认识三十岁的男人,未婚,都与女朋友相恋五年以上,其一更达十年。这三个人,天天不愿回家,下班后看电影、吃饭、饮酒、唱卡拉OK,逛街买衫,甚至在街头,不到想睡也不肯回去,明天又如是。

不是因为寂寞,他们是垂死的天鹅。

女朋友不断提示他们,是结婚时候了。每逢节日回到家里吃饭,父母总是催促他们结婚。偶然被迫上未来岳父岳母家吃饭,更被审问什么时候才肯娶他们的女儿,拖得太久,就把他们当成仇人看待。

他们三十,他们的女朋友已经二十八、九、三十,朋友同学辈一个个都嫁出去了。

面对吊儿郎当的男朋友,女人悲从中来,什么时候才轮到我?泪水感动不了他们,女人气上心头,问他们:“要结婚,还是要分手?”

于是三十岁的男人是待杀的猪,又是挣扎着不肯入口的马。

他们唯有在被一个女人绑之前尽情游乐。因为婚后,他们不能再在街上流浪,不能与这所到就出去喝酒,更遑论半夜三更才回家。因为有家,就有责任。

三个三十岁的男人说,今天晚上再疲累也不愿回家,灯红酒绿的自由世界越来越凄美,是末世纪风情。其中一个明年要结婚了,另外两个也“时日无多”。

垂死的天鹅,与时间竞赛,多看一眼繁华世界。女人爱才可怜

女人最可贵的地方,是爱才。

女人爱才,非常直接。他文采风流,才高八斗。他的尽,落笔非比寻常。他的电影,自成一格。他写的歌词,令人欢息。他的音乐,是天籁。只要男人拥有其中一种才华,足以使女人为他倾心。

男人的才情,令女人目眩,即使他长得像爱因斯坦或武大郎,女人仍心甘情愿爱他,并且在他怀才不遇、生活潦倒的时候,在经济上支持他。有财的男人很多,有才的男人太少,女人都想拥有一个。

女人最可悯的地方,也是爱才。

要知道所谓才子,其实是生性顽劣的天才儿童。他们非常难教,情绪多变,生活上却低能。女人爱上一个才子,要比爱上一个普通人付出更大努力。天才儿童未曾早逝,女人已经早衰。

才子越来越放众,也是女人有意从容的。女人都有一种误解,一个才子果不够行性、不够多情、不够疯狂、不够多变、不够花心、不够无聊,便是他的才气不够。于是,女人在埋怨他的同时,也欣赏他,因为才子不应该是正常人。

但,女人终于也会清醒。她的才子,一直怀才不遇。她供他,他却不停爱上其他女人。她伤心欲绝,黯然离去。

磨烛才情的,是生活。磨烛一个女人爱才的心志,也是生活。总有一相情愿

两情相悦和一厢情愿之间,也许没有绝对矛盾,即使两情相悦,也有一厢情愿的时刻。富商后人争产案中,妾侍叙述当日丈夫续弦时没有知会她,是因为“他怕我不高兴!”旁人都不以为然,他那么富有,又有权威,妾侍依赖他生活,他怎会怕她不高兴?是她一厢情愿而已。

我想起已故华探长的三妾侍,她说:“虽然他有很多女人,他待我最好。”

这番记忆,忌无一厢情愿的成分?

我们把幻想变成事实,一厢情愿地美化对方所做的一切,猜度出他的意思,不须求证,便心领神会,营着一段爱情。

如果一直两情相悦下去,一厢情愿的事也许永远不会被揭穿,但,一旦分手,便各有立场。

女方说:“当初他主动追求我,千方百计感动我,如今却这么决绝!”

男方说:“当初她主动追求我,我就该拒绝,是我这个人太心软,不想伤害她。”

做为局外人,的确不知道谁是谁非,也许双方说的,都是他自己认为的事实,记意总是有盲点。

女方说:“是他首先注意我。”

男方则说:“是她千方百计吸引我注意。”

最后两情相悦,都是由于那些一厢情愿的想法,最好不要对证。你给我多少分

一位世伯问他的女儿:“你给爸爸多少分数?”

她答:“八十分。”

世伯十分欢喜,他一直以为他顶多只能得六十五分,所以不敢问,忍不住问了知道答案,喜出望外。

女人问男人:“做为一个太太,你给多少分?”

男人说:“给你九十八分。”

男人问女人:“做为男朋友,你给我多少分?”

女人说:“九十九分。”

对于分数,我们不会十分慷慨,给对方满分。

并非不满意他,只是,人并没有十全十美,我给他满分,他反而不相信,认为我哄他而已。但我还有期望,请继续努力。

但,我从来没有问过一个人,你给我多少分?只怕不及格,又怕得不到满分,耿耿于怀,逼他把余下两分都给我,变成假的。

如果他给我满分,我才不相信,真是自寻烦恼!

爱和感情,都太复杂了,分数不足以显示成败。记录保持者

一个其貌不扬,生活潦倒的男人,最引以为傲的一件事,是有两个女人曾为他轻生。

当妻子问他为什么不肯离开情人,他无奈地说:“她为我割脉!”

妻了冷笑道:“我也可以!”

然后她为他割脉。

原来这个男人用以衡量自己魅力的方法,是有多少女人为他轻生。他有两个!许多人连一个也没有!这是他的成就,是一项纪录。而他是纪录保持者,焉能不愿盼自豪?

其实一哭、二闹、三上吊,尤其上吊所以奏效,不是令男人心痛,而是令他们的大男人主义澎湃。他们心里想,她一定是爱我得好厉害,好紧要,没有我,她就会死!

我只是想像,如果我是当值医生,看见一个手腕淌血、痛苦申吟的女子被推到我面前,当我问她为谁轻生,她提起娇弱的手指,满足地指指外面。然后我看见一个其貌不扬,一无是处的男人,交叉双手,倚在门边,憔悴但难掩骄傲的神色,沮丧又禁不住沾沾自喜的神态,我会喷饭!

要女人为你轻生,也该看你配不配!男人的诺言

对于承诺,男人非常慷慨。男人一生向女人所许下的承诺,多不腾数,几乎连他自己都忘记。男人知道,女人的爱情,离不开承诺,没有承诺,就是没有将来。男人若不向她许下承诺,女人难免想到这个男人只求片刻欢愉。

男人的承诺,无论说得多么扣人心弦,荡气回肠,内容都离不开对女人一生一世的保障。对着相爱的女人,他说:“无论将来变成怎样,我答应你,我会一直照顾你、保护你、爱你!”

对着那个不爱他,他却深爱着的女人,男人抱着受伤的心,凄然说:“无论将来变成怎样,无论你跟谁在一起,我会一直照顾你,保护你,为你做会何事。如果有人欺负你,人绝不会放过他!”

因为得不到,男人的承诺便更震撼、更伟大,他们知道,他们需要实践这些承诺的机会很微。稍有良心的女人都明白,不爱一个男人,无要求他履行承诺。所以,一个失败者的承诺,只是要令女人心酸,期望她被感动,回心转意,或者记挂着他。时日渐远,女人没有忘记这个可怜的男人的承诺,男人本身,却忘记了。

渐渐,聪明的女人,不再相信承诺,聪明的男人,也懂得如何许下诺言。他们对女人的诺言是:“我从来不会对任何一个女人许下诺言。”

他们的女人不但没有因此发怒,反而觉得这个男人坦白、可爱、有型,不落俗。因为他从来不向任何一个女人许可证下诺言,他不保证将来,女人于是更用心爱他,希望男人单单为她一个人而改变,终于肯为她许下一个诺言。

男人的爱情,也离不开承诺。男人的行骗罪

法律上指出,一个人有一意图,透过言语或行为,欺骗他人,导致他人有损失,而自己得益,足以行成行骗罪。

那么,男人犯得最多的,可能是行骗罪。

男人为了把一个女人哄上床(意图),说尽甜言蜜语(言语),并极力追求她(行为),和她上床之后,便向她提出分手。

又或者,上床的时候,答应过她,不会再跟其他女人上床,后来,却不幸给她撞破他和另一个女人上床。这种行为,算不算行骗?

男人认为这种行为不算行骗,因为一男一女发生关系,不能只说男人得益,可能是女人得益,也可能是大家都得益。况且,所谓损失,是指财产上的损失,除非女人说,身体是她的财产。但女人为什么不可以认为,身体是她的财产?青春、学识、智慧,都是她的财产。因此,不能说男人这种行为,不算行骗。

男人在追求一个女人的时候,终是把缺点隐藏,使女人以为他是个好男人,因此爱上他。不久之后,他却露出本来面目和一大堆难以容忍的缺点。

他得到女人(得益),女人爱错了人(损失),算不算行骗?

至于山盟海誓,令女人死心塌地爱他,后来却食言,伤害了女人的感情(损失),不是行骗又是什么?男人的健忘症

男人在有需要的时候,比女人更健忘。

有一种男人,经常忘记照镜子,或者是照过镜子之后,很快就把自己的本来而目忘得一干二净。

即使脸肉横生、满口金牙,他们仍然有勇气去追求漂亮的女人,仍然够死缠烂打。他们忘了自己的面貌,女人却忘不了。

男人会忘记照镜子,忘记自己的高矮学历财富内涵职位,忘记女朋友生日和拍拖纪念日,甚至忘记自己已经结婚。

所以婚后他们仍然去追求别的女人。一旦他的身份被女朋友揭穿,他会伤感地说:“噢!我是被逼的!”

到于他当初为什么忘记了,他会说:“因为我怕失去你!”或者说:“因为太痛苦,所以我不想记起!”

于是他又过关了。

在这当时候,他会忘记了自己地址,因为他想在新相识的女人家中度一宿。偶而,他会忘了自己不过喝了两杯,借醉行凶。不过,男人最擅长,还是忘记他对女人的承诺。“我有这样说过吗?”他们茫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