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背叛女人好了

最宽容的接受,是接受曾经背叛自己的人。挥泪忘记这去,只求他回来,但求他留下。

女人常常埋怨男人竟肯接受曾经出卖过自己的工作伙伴,男人总是豪气干云地说,男人要有大气魄,肚里可撑船。

但对于男欢女爱,男人不及女人豪迈,女人比男人更肯接受在感情上背叛过自己的人。

女人以为为利益出卖别人的男人不可饶恕,为感情出卖女人的男人,却是可怜的动物,她以宽大的母爱接受回头的浪子。

K的丈夫在她到美国生孩子的时候,竟把女朋友接回家住。K抱着初生儿子,兴高采烈地回来,却发现一女人的睡衣。她不接受他惬悔,把他赶走。

三个月后的一个晚上,丈夫喝得醉醺醺回来,跪在地上哀求她原谅,她竟然觉得心软,她好像从未恨过他,她叫他起来,他保证以后会好好爱她,她突然觉得自己幸福,她把他的背叛,视为夫妻间共同的考验。不是为了孩子,她重新接受他,是她爱他,好想他回来。

他对她说:“你是我最爱的女人。”

她含着泪点头,寄望来日。

女人总是努力忘记过去。

但男人不。一个背叛过他的女人并不容易回到他的身边。即使因为太爱她,无可奈何重新接受她,他心里会有一根刺。偶而还要问她:“他有什么比我好?”

男人比女人记恨,尤其男欢女爱之恨。前叛比爱情更刻铭心,他不能忘怀,这个女人有一次逃走的纪录,她的身体曾经不忠诚。他们宁可接受见利忘义的夥伴,却不接受负情的女人。是男人比女人重情,无法接受这种出卖,还是女人比男人重情,肯忘却出卖?要背叛,还是背叛女人好。眼界非凡的女人

女人的眼界往往比男人准确。

上届奥运的定向飞靶项目,虽是男女混赛,但冠军是女人。

廉政公署“火枪队”的神枪手也是三位女士。当女人要瞄准一个目标时,往往能做到心无旁人。

男人却会受周围环境影响,这也许是天性。我们认定了一个人,便专心一志,不像男人依旧环顾四方。

所以,能一矢中的的,往往是女人。

我们眼界准确,已经无容置疑。至于投篮轮给男人,不是轮在眼界,而是轮在高度,况且,你以为投篮难度高,还是射击难度更高呢?

因此,男人不必惊讶,当一个女人大发脾气,要抓起东西扔的时候,虽然情绪异常激动,她仍能一手就抓起不属于自己或不贵重的东西来扔。

虽然衣柜里塞满大家的衣服,她仍能准确地拿出男人的衣服来剪烂,而不会剪错自己的靓衣。

当她伤心欲绝,要离家出走的时候,她也能找出最名贵的那几件衫扔入皮箱,不会搞错。

所以,不要怀疑女人的眼界,我们随时会令男人眼界大开。鸡和鸭的爱情

夜店里(注:夜店——夜生活的店辅,只在晚上营业。不一定是坏的),无意中听到一只鸡和一只鸭的对话。

鸭埋怨同行抢烂市,三、五千元也肯跟客出街,遇上靓女,还不收钱呢!又说:“爹地”并不锡他(注:不疼他),好的客都轮不到自己。

鸡教他如何讨好“爹地”。

鸡要介绍一个寂寞的富婆给鸭,鸭连声多谢,鸡问鸭是否介意富婆年老了一点,鸭笑说,老旧骗风呢!

原来鸭才廿二岁。鸡问他打算做到什么时候。

鸭说:“储足了钱,也想找个自己喜欢的人。”

鸡说:“我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不是一样要做?是想赚点钱给他做生意呀!”

在赌场吧活的人,尚且知道十赌九骗。渐渐,也不肯再倾家荡产。

偏偏这鸡和鸭,操着耻笑爱情,违背爱情的职业,却期待爱情、相信爱情。当遇到喜欢的人,他们或许更比常人倾尽所有。原来,我们越是没有的,我们越去追求。一篮子爱

投资专家劝喻投资者,不要将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分散投资,避过全盘失败。

但感情,却无法不冒险放在一个篮子里,如果能够分散,那的确只是投资,而不是爱。

每个人其实都是为了某一种自知或不自知的原因而爱人。

有人渴望得到关怀……

有人渴望得到温暖……

有人渴望得到安慰……

有人渴望施予这一切……

以致我们可以忘却生命里其他更重要的事,单单卷恋爱情,不肯将事业、理想、抱负与爱情均分投资,当然也不愿将爱情分在几个篮子里。

只是,当越爱一个人,越会钻进牛角尖里,吸因负担不起失去他或她的代价。

成其当我们越世故,越对人失望,越对生活无奈,不再相信这一切的时候,难免将所有感情、所有爱和希望,都放在一个人身上。

有一个人,因为这样而疯了,一直待在精神病院里。

往事随风逝去,她忘了她曾经多么爱一个人,以致当他说离别,她笑了。一直在笑。

而那个男人也不好受,他只是无法再负荷一个女人对他太沉重的爱。

他说,难道他连挣月兑的自由都没有?

她却无法再抽身而出,她将所有鸡蛋都放在这一个篮子里,那堪破裂?还是体温最好

我爱狗,但不及人的朋友爱狗之情十分之一。

她把爱犬的照片和男朋友的照片,一同放在皮夹里,不分彼此。

她的狗太老了,患上膀胱癌,医生说要人道毁灭。她哭了两天,才舍得送它去死。

她想取回爱犬的骨灰安葬,但医生说,会将几只狗一同火葬,骨灰混在一起,根本分不出那些才是它的骨灰,她唯有放弃。

为免触景伤情,她要求到我家暂住数天。我从未见过她容颜这么憔悴,身体这么虚弱,她失恋的时候,还没有这么伤心。

爱犬头七之日,她买了元宝香烛,亲手烧给泉下的它。这还不止,她将爱犬的照片放在家里,每天上香供奉。

虽然这是一生最伤心的事,但我真是忍不住想笑。她却说,她未算过分。她认识一位朋友,在爱犬死后,特地为它打一堂齐超度。

我这位朋友,对狗的感情,远胜于对人的感情,她对人冷漠,与她那头狗却是“舐犊情深”,每天犬被同眠。

我为知道那是否一种悲哀,因我们无法相信人的感情,宁愿将所有爱和温柔放在一条狗身上。

世事百孔千疮,但我还是宁愿爱人,还是觉得人的体温最好。好男人是杀虫水

一群独居女人正在讨论好男人该像什么。

A小姐最怕蛇虫鼠蚁,尤其怕蟑螂怕得要命,我们怀疑一个男人只要拿着一只蟑螂,就可以对她为所欲为。

A说,好男人是一瓶杀虫水,保护孤单的女人,为她赶走身边一切蛇虫鼠蚁、狂蜂浪蝶。一瓶杀虫水在手,能给她安全感。

但,杀虫水毕竟是毒药。

A小姐每天回家开电视,让电视机声音陪伴着她,直至夜深。

B说,好男人是非曲直丹麦出产的那台名贵电视机。优质、高贵、外型吸引、线条优美,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电视机。每天她倦极回家,可以用手在它身上随便按一个掣,它便向她说话,为她提供资讯,尤其是新闻和时事专辑,它的学识是如此广博。而她,拿着遥控器,便可以随时遥控它。

但,好男人才不会那么容易被女人遥控!

C喜欢煮食。

C说,好男人是盐。盐能够把食物的味道刺激出来,好男人能够将女人的优点、女人的味道刺激出来。他调情也是一流的。

至于我,我喜欢睡。

好男人该是睡房,是当我倦极、当我孤单、当我沮丧的时候,都想回去的地方。我这样去爱有错吗?

有一天,无端地伤感,在平常不会通电话的日子里,摇了个电话给他。

未开腔已经哽咽,哧得他问我:“是不是撞车?给老板骂?是不是不舒服?”

噢,统统不是。

“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那为什么哭?”

“听到你的声音之后,很感动,所以就忍不住哭嘛!”

我其实是个很害怕寂寞的人,又有谁不怕寂寞呢?

正面爱情论者说,爱情不应该因为害怕寂寞、孤单,害怕被孤立而去爱。

可是,若有那么一个人,令你不再感到寂寞、孤单,不再感到被孤立,为什么不可以爱?

即使朋友前呼后拥,若当中没有执爱的人,只会更寂寞。

正面爱情论者又说,我们应该是想付出爱而去爱,不是想得到爱而去爱。

可是,若有那么一个人,令你热切渴望得到他的爱,何以不可去爱?

多么璀璨的爱情,有一天,都要脚踏实地,何必把标准定得太高?因害怕寂寞而去爱一个能令你不再寂寞的人,因为想得到他的爱而去爱他,有什么不对?在你的肩上微笑或哭

女人也许都希望男朋友比自己高大。

我的要求很简单,他不须特别高大魁梧,只要在我想的时候,我的下巴刚刚可以搁在他的肩膀上,微笑或哭。

我需要一个可以承受我重量的肩膀。

儿时,父亲喜欢带我到亲戚在郊外开设的农场游玩,常常是直到灯火阑珊才回家去,总是父亲抱着我,我的头搁在他的肩膀上熟睡,长途跋涉,回到家里,还不肯睡到床上去,因为那个肩膀已给我睡得很暖。

长大后,我们寻找属于自己的肩膀。

有些女人不同,她们希望她们所爱的男人伏在她们的肩膀上衰伤流泪忏悔,然后她们温柔地抚弄男人的头发。最后,她让沮丧的男人躺在她们的大腿上睡去。

也许我太软弱,我希望一切倒转过来。我希望在我对世事失意时,他会温柔地抚弄我的头发。

所以,我真是一个大包袱。

包袱不是人人承受得起。并非人人都是圣诞老人,户上挂一个大包袱,带着欢乐,走遍天涯。

可靠的肩膀和你想靠着的肩膀,并不容易找到的呀。

只想找一个在我失意时,可以承受我的眼泪,在我快乐时,可以让我咬一口的肩膀。与柴门文对话

我问柴门文对爱情的看法。她说她现在对儿女的爱更深。对丈夫的爱,是一种感情。因此,她今后的创作,重点都会放在家庭。

写了许多扣人心弦的爱情故事的女作家,最后却告诉我们,爱情终于会消逝。一个女人最后的依归,是家庭、是儿女。多么璀璨的爱,多么激荡心灵的情,我们流过的眼泪,伤痛的回忆,刻骨铭心的对话,情人的体温,都像是听来的故事,随风逝去。

然后,男人和女人,实实在在地生活,养儿育女,积谷防饥。谁会一直恋爱到六十岁?坚持下去的人,是太苍茫,还是有遗憾?

柴门文说,回归家庭是女人的天性,至少,那是日本女人的天性。但曾几何时,我们执迷地追求爱情,以为女人最善于爱?

恋爱最终的渴望是婚姻,谁知有了婚姻之后,女人却变成他儿女的母亲,丈夫变成生活的伙伴。

女人不会再在异国的地铁上,眼泪看着这个男人;不会再跟他在雪地上追逐。不会再期待他的电话,当电话响起的时候,又迟迟不肯去接听。

来日岁月,是否太早令人唏嘘?

原来我们最大的情敌,不是第三者,而是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