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二天有好消息,医院行政部决定拨一间宿舍给春池居住,下个月即可迁入。

春池松一口气,都会中至难应付是住屋问题,迎刃而解,春池欢呼。

下班,看到楼梯堆着行李箱子。

她大声问:“回来了?”

若非立刻走出来,脸孔亮晶,笑意盈盈,“大家好不好?”

“你呢?”春池故意问:“你又好不好?”

她由衷说:

“春池,我高兴得不得了。”

“那真难得,他人呢?”

“回去梳洗,一会儿与我们到珍吧喝一杯。”

“他的身世你都知道了吧。”

若非点点头。

“有人找他。”

若非轻问:“他母亲?”

“不,是他生母的老朋友。”

“我立刻通知他来这里。”

“好,我们分头行事。”

春池回到屋内,马上拨电话找到钟惠颜及卓羚。

她趁空赶紧淋浴包衣,吴乙新已经来敲门。

他神情紧张,春池即刻把照片给他过目。

“当中那人是余心一。”

吴乙新凝视照片不语。

“朋友是那样出色的女性,她也不会逊色。”

吴乙新轻轻说:“谢谢你,春池。”

“朋友要来做什么?”

卓羚先到,那样爽朗的她看到吴乙新忽然泪盈于睫。

她哽咽地说:“同你母亲一个模子。”

其实吴乙新并不像生母,不过,唉,又何必理会阿姨说什么。

她轻抚乙新头发,两人拥抱。

乙新鼻子也红了。

春池识趣,“你们进书房详谈。”

他们掩上门。

若非上来,想推门进去。

被春池阻止,“嘘,给他一点空间。”

若非连忙说:“是,是,春池,许多事真要向你学习。”

春池拉着她坐下。

若非说:“没想到会借你这地方来大团圆。”

春池抬起头,看着墙壁,“不,冥冥中自有注定。”

“你几时这样宿命?”

“身上流着中国人血统,再全盘西化,多少也会相信命运。”

不知怎地,平时牙尖嘴利的林若非忽然觉得有点冷,双臂抱住了肩膀,她缄默了。

春池轻轻叹息,“希望他找到生母。”

接着,钟惠颜也来了,她一时心急,竟叫错了名字,“心一,心一,你来了吗?”

书房里的吴乙新与卓羚一听见心一两字,立刻跑出来。

钟惠颜这才发觉叫错了名字,可是看见卓羚,大笑着招呼:“大名人,好久不见。”

卓羚双眼红红,听见老友这样调侃,不禁笑起来。

“来,见过心一的孩子。”

钟女士过去仰视高大英俊的吴乙新,“呵,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回头,我是钟阿姨,可以握你的手吗?”

吴乙新拥着她肩膀。

春池十分感动,与此同时,她也得到启发,年轻的她一直以为生命止于四十,之后,非得克己复礼,非礼勿视勿动,除却黑白灰三色不穿;还有,冰淇淋得躲在家里吃之类。

可是今日同时见到两位前辈,她们的乐观活泼比起年轻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使春池得到新启示。

她捧出茶点招待。

心情兴奋,要就吃不下,要就吃很多,今日人客胃口奇佳。

“你母亲原籍桂林,可是只会说粤语及国语。”

“性格与两位一样爽朗吗?”

“不,女性化得多,所以,很多事上吃亏。”

“今日看到乙新,我才知道当年心一的决定是正确的。”

春池并无加插意见,她忙着进出厨房张罗茶水。

乙新走近窗台,看到雪白硕大芬芳的百合花。

他似有灵感,转头低声问春池:“献给谁?”

春池点头:“百合花当然纪念母亲。”

他微笑:“谢谢你。”

若非走近问:“说些什么?”

那边钟阿姨叫他:“乙新,过来拍张照片。”

乙新一走开,若非就怅惘的说:“你同他真投契,我觉得只有你才能真正了解他,而我,还得不到他的心。”

春池笑说:“你胡扯什么?”

若非据实说:“我仍在模索他的心事。”

“你太心急,再过一年半载,你一定对他了如指掌;届时,希望不要抱怨他索然无味。”

若非又高兴起来,“是吗,你真认为如此?”

太喜欢一个人,不幸便会这样患得患失。

若非的感情太快太浓太投入,天生性格如此,也不是她的错。

两位前辈终于告辞,与吴乙新再三拥抱,依依话别。

春池说:“乙新,我猜你也想独处。”

乙新点点头。

屋里只剩春池与若非。

“可要帮我收拾杯碟?”

若非却说:“看,你完全知道他想做什么。”

“旁观者清。”

李健文在门口出现,“我就知道女孩子友谊很难长久,是否两个女生争一个吴乙新?”

“去你的!”

春池一挥手,肥皂泡溅了李健文一脸,他笑着逃走。

若非说:“你看你多有办法。”

“春池,下个月我搬往宿舍。”

“哗,这么能干,我望尘莫及。”

她忽然自卑自觉渺小,忽然又自大得意洋洋,情绪已不能自控。

“你且去休息,人累了比较烦躁。”

春池独自做完清洁工作。

在家她是独生女,从来不需要争;从学校出来,她只懂努力做好本分,也从来不争。非常被动的她怎么会与人争男生。

春池牵牵嘴角,那种享受被争的男女神经根本有问题,避之则吉。

这时,她忽然听见嘻笑声。

啊,是谁,从什么地方传来?

她到窗前一看,原来是几个大孩子在华南中学的废墟嬉戏追逐。

上班途中,她遇到年轻人踩着直线滚轴溜冰鞋在斜路擦身而过。

快到下一个世纪了,玩具与他们小时大不同,在美国,六七十年代的一切玩意现已可当古董卖。

但是人情世故,总还是一样的吧,每个人仍然渴望被爱以及爱人,科技再发达进步,人心不变。

张医生在等着她,“连小姐,有一个难题。”

不是难题不会找她。

“是。”春池洗耳恭听。

“甲病童已经脑死,乙病童等待心脏移植。”

啊,“病童几岁?”

“两人均只得六个月。”

即是想春池去说服甲童父母允许器官捐赠。

“我立刻去。”

一进这个学系便知道是厌恶性行业,只得沉着应付。

两对父母都一脸眼泪。人生处处忧患,春池忽然觉得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好。

卓羚与钟惠颜就从来没组织过家庭,她们寂寞吗?并不。

春池吸进一口气,轻轻说出院方要求。

甲童父亲开头不置信,“你们何等冷血,说什么仁心仁术,在这种时候竟向我们提出残酷要求。”

春池温言相劝,一再解释。

那位太太忽然回心转意,“好,好,救人重要。”

幼儿心脏,只得核桃那样大小。

甲童父母相拥哭泣。

任务成功,春池独自到休息室喝咖啡。

张医生进来,“手术定下午举行。”

春池哽咽。

“连小姐,周末可有空,我家有烧烤会,请你参加。”

春池看着张医生,一定还有下文吧。

丙然,“我弟弟自加州硅谷返来发展,我想介绍一些朋友给他。”

春池支吾,“我碰巧有事。”

“请不要见外。”

“下次吧。”

“下午二至六时,随便你什么时段出现。”

推都推不掉,糟糕。

“工作不是生活全部。”

“当然,”春池赔笑,“我尽量抽空。”

张医生十分高兴,说漏了嘴,“舍弟一表人才,你不会失望。”

春池不禁微笑,看,人情世故,一丝不变,半个世纪之前,家长忙着张罗一切,今日仍然如此。

“听说你下个月搬进周全路宿舍?”

“正是。”

“那同我是邻居了,有空时时来吃便饭。”

春池只得说好好好。

周末她另外有节目,她到社区中心去学小魔术。

本来这种特别班专为儿童所设,她向导师说明身分缘故,他们破例收录超龄学生。

“在哭泣小病人面前把一枚金币自他耳朵里变出来,胜过说百句安慰话。”

春池比谁都用功凝神,学会了全套功夫。

师傅同她说:“要多多练习,手势才会纯熟。”

但凡学艺,秘密尽在此:苦练、苦练、苦练。

她看看时间,已经三时多,到张医生处坐一会儿便可告辞。

到了目的地,张氏贤伉俪热烈欢迎,倒是叫春池不好意思。

她根本没有打扮:白衬衫,卡其裤、平跟鞋,这时倒有三分歉意。

张医生的兄弟是个活泼的老实人,在外国长大,完全像美国人,在小镇生活,也染了那边的习气,他是某些名女人历劫红尘后急于想反璞归真的理想对象。

但是春池觉得这种人像是欠缺了什么。

叫人意外的是,吴乙新也在客人之中。

春池看到他高兴极了,笑问:“你是男家至亲还是女家好友?”

乙新也笑,“我与张仲民是朋友。”

“今日来相亲?”

他又笑,“张医生真热心。”

乙新手中握着一本书。

“在看什么?”

他把卷子递给她。

春池读到这样的句子:你可知道,我总是在日暮时分,书影与书影之间,宁静的悲哀里,最想念你。

“啊。”

用字简约,感觉却有千言万语,荡气回肠,可慢慢回味,叫春池说不出话来。

是,张仲民所欠缺的,就是这种诗意。

“今天没有约会若非?”

“毋须天天见面吧。”

春池不语。

“春天的池塘,生气盎然。”

春池微笑,“是,有荷花、有金鱼,还有前来喝水的鸟类,呀,别忘记蝌蚪及蜻蜓。”

“你父母很会取名字。”

春池问:“旧金山可有消息?”

乙新摇头。

春池心想,那不幸的女子一定可以看到启示,她不现身,只有两个可能:一,已不在人世;二,实在不想再看前尘往事。

“这次寻亲也不是毫无收获。”

春池微笑,“可不是,你认识了两位能干的阿姨,以及林若非这样的可人儿。”

吴乙新毫不犹豫地说:“还有你。”

“呵,我受宠若惊。”

乙新还想说什么,他的话题遭打断。

张医生走过来,“烧烤羊腿准备好了。”

接着,他们与其它客人会合,再也没有细谈。

散了会,回到家,看见灯光,伸手敲门。

若非来开门,见是春池,即发牢骚。

“不公平竞争至令人生厌。”

“什么事?”

“有人利用躯体同上司打交道夺取特权。”

春池笑出来,“这也好算新闻?”

“在我们这苦哈哈行业,卖身也不值什么。”

“若非,人各有志,何必感慨万千。”

“同你说话真有意思。”

“人家也有苦处:也许芳华将逝,可能急求出头,又或对名利特别饥渴,但肯定无背景支持,只得自寻出路,不是人人面前有一条一早由长辈铺好的黄砖路,平步青云,次一等的人得披荆斩棘。”

若非冷笑一声,“我同你还不是都撑下来了。”

春池笑嘻嘻,“我与你皮肉筋骨特别粗壮,熬得住。”

若非斟出香槟来。

“庆祝什么?”

“可幸我们不是娇滴滴,凡事需要人家照顾的人。”

“说得好。”

喝光一瓶好酒,若非说:“春池,我快要结婚了。”

这本来是好消息,但是春池却一愣,“同谁?”

“吴乙新。”

春池一时不能置信,一切像旋风一般,发生得太快。

而且,她刚才见过乙新,他一点也没透露婚事。

若非问:“怎么没意见?”

“你们两人已商量好了?”

“当然。”

“世上的确有闪电式婚姻这回事。”

“你似不看好我们。”

春池赔笑,“我追不上速度。”

“你们外国节奏的确慢吞吞。”

“这倒好,万一他生母出现,看到的是儿子兼媳妇。”

若非笑了。

春池回到自己的单位,轻轻吟道:“你可知道,我总是在日暮时分,书影与书影之间,宁静的悲哀里,最想念你。”

今日的繁嚣都会,民生紧张,已无人拥有一颗千回百转的心。

窗台上百合花已谢,仍透露暗香。

春池静静躺床上,心里有丝惆怅,终于还是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建筑公司派员来勘察缆车径地盘。

堡作人员意外,“你们还住这里?”

李建文理直气壮,“又不是今日拆,限期未至。”

“仍有水电供应?”

“正是。”

堡作人员啧啧称奇。

他们住在一层危楼里,而且悠然自得。

这会不会也是林若非写照?她并不知道自己处境实际状况。

春池去上班。

张医生见到她说:“咦,春池,仲尼正找你。”

张仲尼笑咪咪出现,“我来帮老兄检查计算机。”

“哪一架计算机?”

“侄儿玩的袋中怪游戏机。”

“呵!”春池大乐,“小病人都玩这个,教我两度散手,可与他们沟通。”

“你到了何种程度?”

“次次都输。”

“我同你恶补。”

他立时取出电子游戏机。

“你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取得高分。”一边讲解,一边示范。

春池赞叹,“这种有变程序,不知由哪个天才设计。”

“实不相瞒,我有分参与。”

呵!小觑了他。

张医生走过,“你们在干什么?春池,七○一号病人在等你呢?”

张仲尼说:“春池,我们再约。”

“好,一言为定。”

她匆匆赶去看病人。

张医生笑问兄弟:“怎么样?”

“一见钟情,只觉她对生活充满童真热情,可爱之极。”

张医生大笑,“加把力吧。”

那天,春池在医院工作到深夜。

张医生与她同时当更,他说:“要不,在医院休息一晚,要不叫仲尼送你回去,这都会一街罪恶,非得小心不可。”

“仲尼也要休息。”

“那么我送你。”

车子驶到缆车径路口上不去,张医生吓一跳,“春池,你的居住环境这么差!幸亏立刻可搬进宿舍,你看,就在废墟旁边,小偷大贼均可自露台爬入,太危险了。”

春池但笑不语,轻轻话别。

真的,被母亲知道了,不知多担心。

若非还未睡,正在收拾行李。

她把杂物逐一装箱,像是要搬家的样子。

“咦,去何处?”

若非看她一眼,笑说:“就准你一人往高处飞不成。”

“相处数月,倒是有点不舍得。”

“这所老房子不知做过多少年轻人的歇脚处,环境略好便搬出去。”

“若非,你搬到什么地方?”

“去乙新公寓暂住,然后待他工作结束,一起赴美国定居。”

“你的工作呢?”

若非放下手上杂物,“我是游牧民族,那里有可安息的水边便到那里,同你的优差不一样。”

“今日好似事事针对我。”

“做文艺工作怎同医生比,你的学历便是盔甲与护身符。”

“记得卓羚吗,她也做文艺。”

“前辈固然真材实料,可是更加鸿运当头。”

“你考虑清楚了?”

若非坐下来,“看得出你是真关心我。”

春池不出声。

“我对本行无比厌倦失望。”

“就因你有个对头擅长利用肉身去换取报酬?若非,外国主妇生活吃重枯燥,家母每天光是收拾家居园子便喊救命,所以只生我一个孩子。”

若非笑了。

“喂,莫自火坑跳到油锅去。”

“我深爱吴乙新,我心甘情愿与他走这一趟。”

春池还能说什么,只得摊摊手。

“你放心,我不会做伸手派,我接了好几段稿件来写,收入不多,但可以支付生活费用。”

春池松了口气,恋爱时也要吃饭,别忘记这点便可。

“祝福我。”

“我由衷希望你心想事成。”

第二天在医院里,春池接到乙新电话。

她立刻问:“可是旧金山有消息?”

“不,仍然失望。”

“嗯。”

“春池,出来喝杯茶,有话同你说。”

春池笑,“邀请我做伴娘?”

吴乙新一怔,“什么?”

春池立刻觉得不妥,实时说:“出来再说。”

“下班时分我在医院门口等你。”

那日比任何一日都长,永远不到五时似的,叫春池心急。

五时正她便走到停车场。

吴乙新已经在等她,看见她吹一下长长口哨。

春池笑着迎上去,“有什么重要消息公布?”

“我那份报告已经做妥,先回纽约,上司批阅后,便往赫尔辛基开会。”

春池狐疑地问:“你要走了?”

“正是,向你道别,多谢你帮忙。”

“若非呢,”春池月兑口而出:“与你共进退?”

吴乙新变色,“这里头有重大误会,她不是我的责任,彼此是成年人,大家都明白这点才可能发展下一步。”

春池这一惊非同小可,“什么?”

“你好象不接受,春池,你太保守了。”

“不,这与我的人生观无关,正如你说,这件事里有重大误会,林若非亲口同我说,你们将举行婚礼,并一起赴纽约生活。”

轮到吴乙新吓一跳,“我,结婚?想都没想过。”

“乙新,我想你得立刻同她说清楚,请问你给过她何等样的承诺?”

“什么都没有!”

“她又不是妄想狂,我觉得事不宜迟!你非解释清楚不可。”春池急得顿足。

“我已讲得一清二楚,我居无定所,收入普通,连自己身世尚未弄明白,怎样成家?”

春池呆住。

可怜的若非,那么聪明伶俐的女子,竟被自己蒙骗。

“我甚至不配拥有同居女友,她会独守公寓沉闷至死。”

春池打了一个寒颤,凶险!稍一不慎,连春池就是林若非。

这次是若非做了替死鬼。

春池低下头来,也许,吴乙新得到他父亲不良遗传,也许,成年人无论做什么,后果自负,不能怪别人。

“你怎么了,整张脸忽然缩小了。”

春池悲哀得说不出话来。

“你不舒服?”

吴乙新想伸手过来模她额角。

春池连忙退后一步。

“你怪我?”

春池不知说什么才好。

“请相信我,我从未给过她任何虚妄的承诺。”

春池不想介入其中,又退后一步。

幸亏这时救星来了,停车场内忽然有人自车中探头出来,“春池,我送你回家。”

啊,是张仲民那愣小子。

春池立刻对吴乙新说:“我朋友来接我,祝你一路顺风。”

她奔过去,开了车门,立刻跳上车,张仲民马上把车驶离医院。

一路上春池面色煞白,犹有余悸。

对若非说什么好?惟有只字不提。

张仲民体贴地一言不发。

她若要告诉他,自然会和盘托出,假使不讲,他得尊重她私隐。

黑暗中他不知那比他高大的男子是谁,不过看样子不会与可爱的春池有瓜葛,她看见那人像见鬼一般,到现在还魂不附体。

终于,他听见春池叹一口气。

“想不想喝杯咖啡?”

“请到舍下小坐。”

张仲民一句“求之不得”到了喉头又吞下肚子。

春池想得到第二个意见,便问:“老房子是否十分破烂?”

谁知张仲民回答:“旧是旧一点,可是多有味道,像巴黎拉丁区的公寓。”

又一次意外,“你在巴黎住饼?”

“公司想打开欧洲生意。”

“你谙法语?”

他立刻说了几句,呀,人不可以貌相,春池听懂了春天、许多、小心……等字。

“说什么?”春池好奇。

“春季会有花粉热,小心处理,许多防敏感药物会产生副作用。”

春池笑得弯腰。

仲民无奈,“我只会那么两句实用语。”

春池安慰他,“已经足够唬人。”

她准备点心招待客人。

在厨房里,无限感慨,谁会想到一个容易脸红,曾经叫她妈妈的年轻人会那样凉薄地处理感情。

而张仲民外形平实,却能时时叫她笑个不已。

外表真不可信。

怎么样叫小女孩当心?狼是狼,披着羊皮的也是狼,终身只能与狼共舞,只能在狼群中苟延残喘……春池歇斯底里地笑了。

张仲民进来取咖啡喝。

春池开口,“刚才停车场那个人,你也认得。”

“啊?”

“他是吴乙新。”

原来是他,“他骚扰你?”仲民关心。

“不不,他另外有女朋友。”

那么,仲民想,春池你为何脸色发青。

春池问:“他与你可算熟稔?”

“我性格比较务实,在年轻人中不受欢迎,与他只是普通朋友。”

这时,有人敲门,门外是若非,她神情并无异样,可是一双眼睛非常空洞。

她轻轻说:“啊!你有客人。”

春池约莫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过一刻来找你。”

若非退后一步,像一个影子,隐没在黑暗里。

春池转头,仲民已经取饼外套。

“明天来帮你搬家。”

“先谢谢你。”

送走客人,春池匆匆去找若非,但是她已经外出。春池再找到珍吧,亦不见人,只得回家休息。

一整晚惊醒,像是听见若非在哭,侧耳,发觉只是风声。

一清早她去敲门,若非惺忪地出现。

“几点钟?我才瞌眼。”

“昨晚找我什么事?”

“没要紧事,聊天。”

春池凝视她,若非改变了倾诉的主意。

“你这一两天搬?”

“是。”春池放下新地址。

“我也差不多这几天走。”

春池冲口而出,“走到什么地方?”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