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那是一个秘密私人会所。

外头看是一间住宅,门一打开,有人问暗号,年轻人说:“床前明月光。”

她在一旁听到,顿时乐不可支。

门打开后另外有一重门,这扇门里边,装修华丽,空气清新,人客肯定比晚上少,招呼由此也较为殷勤。

她四处打量后说:“没有窗。”

“四季风光对赌徒无甚相干。”

她颔首:“你看,进来的人,一直以为刮得到,赢了固然想赢多点,输了又想翻本,结果一直坐在这里。”

年轻人也说:“贪婪是一件很可悲的事。”

“你可贪婪?”

“不,我满足现状。”

浏览过后,他问她:“喜欢哪一种?”

“大小。”年轻人有点意外。

大小是非常粗犷直接的一种赌法,毫无转圈余地,立判输赢,没想到柔弱的她会选这一种。

她解释:“反正不是输就是赢,痛快些。”

年轻人一怔,觉得他低估了她。

他小心谨慎从不低估任何人,可是他还是给错了分数。

他不动声色,走到台前。

“大还是小?”

她随意说:“小。”

他低声教她:“你应该看看前几铺开的是大是小。”

她讪笑,“有用吗?”

年轻人不得不承认:“无用。”

庄家已经开出一铺小。

赔了双倍,她又随意说大。

年轻人不再出声。

庄家开出大,赌注已经翻了两翻,即四倍。

她取饼筹码放在他手中,“我们走吧。”

年轻人意外,“不再玩下去?”

“买小开小,买大开大,还想怎地,再不走就磨烂席了。”

这样精通赌博之道!

年轻人暗暗心惊,竟小窥了她,此人应是生活上的大赢家。

“好,我们走吧。”

他重重打赏伙计。

她伸个懒腰,“暗号时时唐诗吗?”

“也用宋词。”

“可见档主也不全是粗人。”

年轻人感喟:“在商业大都会中,赚钱才是至高文化吧。”

“可能被你说对了。”

“有一次,暗号竟是莫待无花空折枝。”

她拍手称:“真好。”

他轻轻吟:“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她看向远处,“不知怎地,我这个人,五十岁已经在望。”

他亦觉无奈,不知用什么话来安慰她才好。

他们到郊外午膳,他背着她,在沙滩上漫步,丝毫不觉累,走遍走堤也没有把她放下来。

她把脸靠在他背上。

“小时候有无人背过你?”

“没有那样温馨记忆,父母都很遥远,怎么样想,都记不起他们曾经拥抱过我。”

“那倒是奇怪。”

“也从未称赞过我一句半句。”

“不能置信。”

“你是第一个背我上路的人。”

“可舒服?”

“没话讲。”

“所有经济不能独立,倚赖他人维生的人,都是被背着走的人。”

“应该比双腿走路开心得多。”

“不见得,身不由主,有时也很痛苦。”

他开始往海边走去。

她倒是不在乎,仍然闭目享受。

越走越深,海水已齐膝,他还没有停,渐渐,她的脚也落在水中。

她仍然不介意。

他问她:“你不怕?”

“怕什么,既然骑在人家肩上,去到哪里是哪里。”

年轻人忍不住笑了,调头走回岸上,把她轻轻放下。

“缘何回头?”

他笑得极其简单:“海水污染。”

她笑不可抑。

即使是买回来的快乐也是实实在在的快乐。

她温柔地说:“改天我们出海到深水处。”

他说声是,“我去租船。”

“我有一只船。”

“有名字吗?”

“艾莲。”

“我以为这是一个假名。”

“那是家母的英文名。”

原来如此。

他们终于回到市区。

中饭时喝过一点酒,再加上阳光海浪影响,年轻人伏在沙发上睡熟。

醒来之际,已过黄昏。

他叫她名字,无人应,他站起来找她,发觉她已离去。

厨房内一台小电视机正在播放节目。

他斟一杯热茶,眼睛瞄到屏幕,顿吃一惊。

只见荧幕上接受访问的正是导演。

她笑吟吟,穿华丽套装,翘着腿,有问必答。

年轻人扭高声浪。

这访问节目还设有现场臂众席,观众可随意举手发问。

年轻人愣住,真没想到社会风气开放到这种地步,他倒是要看看问的人怎样问,答的人如何答。

太精彩了,从前见不得光的人与事现在统统在大光灯下顾盼自如。

只见一个衣着朴素的家庭主妇问:“你不觉得做你那个行业伤风败德?”

只见导演仍然笑吟吟:“可是,一个人总得找生活,我难道去求亲靠友不成。”

那家庭主妇板着脸:“你可以到工厂去做工。”

导演也正经地答:“没有工厂要我,我一家连父母弟妹共八人,生活费庞大。”

“那么说,”那位女士咄咄逼人,“你是贪慕虚荣。”

“话不可以那样说,种种职业,总得有人来做。”

年轻人看到这里,嗤一声笑出来。

呵,没想到导演转到幕前一样行。

主持人出来排解纠纷,导演得以婀娜地下台。

年轻人忍不住必掉电视。

他摇摇头,贪慕虚荣。

是,导演、博士、他、安琪、王妃……这一干人全部不甘贫穷。

放着工厂的工不做、公路车不乘、廉租屋不住,情愿选择做社会的寄生虫。

无耻到极点。

可是很少人会天真似那位主妇那样,还有是非黑白之分,年轻人平时得到的,以羡慕的眼光为多,他穿得好吃得好,又有节蓄傍身,女朋友虽然年纪稍大,可是高贵优雅,出手大方,他不觉得太过不妥,也就生活下来了。

没有,他也没有到工厂去找工作。

无此可能,现在他穿的白衬衫都好几千块一件,一买便一打,工厂东主都不可能穿这种衣服。

他叹口气。

窗外海浪沙沙声,抑或只是他的想象?

忽然之间,年轻人察觉得到,他公寓门外有人。

他轻轻走过去,蓦然拉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谢伟行。

“又是你!”有完没完。

谢伟行扬扬手,“别这样说我,我来找母亲。”

“她不在这里。”

“去了什么地方?”

“你不以为我有资格管她吧。”

她今日没化妆,头发束脑后,白衬衫,蓝布裤。

“我要回北美去了。”

年轻人看着她,“这是何必呢,每次回来,都得狠狠地闹。”

她颓然。

“进来坐。”

“你告诉我妈一声,我晚上八点飞机。”

“还有时间,进来坐一会儿。”

她扔下手袋坐下,像个小学生等着听老师教诲。

“肚子可饿?我正预备做面。”

“试试看。”

年轻人自冰箱取出杂丝冬菇丝调味,不一刻做好香喷喷一碗面,还窝了一只蛋。

“我知道,你想籍劣行为吸引父母注意,可是?”

谢伟行瞪他一眼,“才不是,我做坏事是因为做坏事乐趣奇多。”

这倒是很老实。

“回北美去做什么?”

“可见你们这种穷人思想已被箍死,人一定要做事吗,什么都不做不可以吗?”

年轻人叹口气,“我知道我会后悔叫你进来。”

谢伟行吃完忽然伸长了手,“我需要现款。”

“要多少?”

“你有多少?”

“不见得需要全部奉献吧。”

“我晚上就要走了,你可十倍向我母亲要回。”

有这样的女儿实在苦恼,她年纪与明珠差不多,可是人品差天共地。

年轻人数钞票给她。

谢伟行笑嘻嘻,“啊,由你付钞给女性,那真是难得的。”

“为何把自己弄得那么讨厌?”

“因为我父母双方都忙着找年轻的姘头,把注意力全放在他们身上,使我孤立无助。”

年轻人点点头,“是,下一步就该怪社会了。”

“我寂寞!”

“那么多猪朋狗友,损友衰友抬捧着你,还算寂寞?小妹妹,放过我们好不好?”

“你也不相信我。”

“我的智力是比较有问题。”

她卷起钞票塞进手袋,“我走了。”

“好好做人。”

谢伟行偏偏嘴,“听听是谁在教训谁,我是压根儿瞧不起你这种人。”

“彼此彼此。”

谢伟行出门之前打量他,“谁会猜到高大英俊的你会操此贱业。”

“再不闭嘴,我请你吃耳光。”

谢伟行笑:“我不相信,你只是贱,你不是瘪三。”

年轻人啼笑皆非,几乎要向她道谢。

打开门,李碧如站在门外。

谢伟行并没有留下来说些什么,她扬长而去。

“来拿钱?”

年轻人点点头。

“孝文,不好意思,我已经尽快赶回来。”

原来是她约了女儿在这里见面。

“也许还是北美比较适合她。”

她叹口气,踢掉鞋子,年轻人发觉她的袜子勾了丝。

他轻轻走过去按摩她双肩。

“我倦了。”

“对我也厌倦?”

“当然不。”

“那么放开世上事,一切听我安排。”

“孝文,如果没有你,日子怎么过?”

年轻人不觉可笑,该刹那,他相信她是真心的。

谢伟言与谢伟行的言行不知道遗传自何人,父母都是一流人物,不管你可欣赏谢汝敦的为人,他确是绝顶能干,依因果报应论,也许把子孙的聪明全占尽了,下一代就愚鲁不堪。

第二天,见到导演,年轻人说:“我在电视上看见你,端的十分漂亮。”

她十分欷嘘,“也老了,一看就知道年过三十。”收敛了佻挞。

“日本之行如何?”

她摇摇头,“不是他们干的,给断然否认了,恐怕是你私人恩怨。”

没有一个敢说他没有仇人。

年轻人不语。

“想一想,最近有无得罪人。”

年轻人吁出一口气。

“我会继续替你留神。”

年轻人颔首。

“孝文,答应李碧如女士吧,她说起你的时候,简直像在恋爱。”

年轻人嗯地一声。

“你有何损失呢,三两年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年轻人取起外套,“我有事先走一步。”

“市淡,其余行家统统在健身桌球室消磨时间,要不,就在酒店咖啡痤流连。”语气有点威胁性。

年轻人温和地笑笑:“你看你,皮条客的尾巴露出来了。”

导演哼地一声。

“博士好吗?”

“博士欲另起炉灶,我正拟同她拆伙。”

“这是什么缘故?”

“老问题,她欲兼营男客生意。”

“那也无可厚非。”

“孝文,”导演冷笑,“你怎么好似昨天才出生似的,她是叫你们招待男客。”

年轻人变色。

“好好想清楚,喂,天堂有路你好走了。”

年轻人深深吻她的手,“我明白。”

“孝文——”

“别讲下去了,你快比老婆婆还要噜嗦。”

“孝文,这些年来,你非常幸运,最大凶险不过是被女人咬过一口,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个行业的风险不止这一点点。”

年轻人答:“我明白。”

走到停车场,太匆忙了一点,无意中碰了一个女子一下,他立刻没声价道歉。

那女子原本有点恼怒,转过头来停睛一看,见是衣着整洁时髦的英俊青年,气已消了一半,又见他低头一直认错,连另一半气也丢在脑后。

原来两部车子贴着放。

她想,他也是用月票吗,如果还是十八岁,一定向他搭讪。

他知道她有这个意思,可是,这种在银行区驾日本车赚百多万年薪所谓的高级白领女根本不是他的对象。

那是不够的,他现在住的,由李碧如提供的公寓,年租也不止百万。

不过,他还是礼貌地朝她笑笑。

她有一刹那失神,脚没有好好踏住离合器,引擎熄了火。

眼睁睁看着他的跑车离去。

整间写字楼都没有这样的男生,从信差到总经理都是锚殊必计形容猥琐的人,只会讲马经与佣金,何处女人够娇娆,什么地方的野味可口,若不愿降格,或是屈就之后觉得唇焦舌燥,就得丫角终老。

她叹口气,终于缓缓把车驶走。

年轻人不知道有人为她引起无限遐思

他驶车返回住宅。

斟出香槟,独自坐在露台观景,纵有心事,亦觉心旷神怡。

在这个都会,大自然景色包括明月清风,都需要付出金钱购买。

他听到有人拍门。

他醒觉地抬起头,谢伟行不是已经走了吗,莫非又打回头。

他去开门。

只见一个女子扑在他门上,染血的双手伏在门上,一直流下,形成两条血路。

那张煞白的面孔属于芳邻王妃,她秀美的五官因痛苦扭曲。

人还有知觉,模糊地申吟不已。

年轻人十分镇定,立刻月兑上毛巾浴衣包住她身体,发觉血液来自她。

他扶起她,“听着,我替你叫车。”

“不不,我不去医院,消息很快传开。”

“性命要紧。”

“不,生计更重要,名声坏了,无以为继。”

她怔怔落下泪来。

年轻人心酸,“好,我送你去私人诊所,你且咬紧牙挺一挺。”

他抱起她,一直奔下楼去。

他把她放在后座,车子呼一声冲出去。

那十分钟车程十分漫长,在车上他已与医生联络好。

这个美丽的年轻女手,孩提时期一定已经可爱得不得了,父母看到她小脸,时时心花怒放,疼惜不已,可是,现在却受豺狼荼毒,沦落到浑身鲜血。

他停好车将她抱上诊所。

医生急急迎出来。

医生问:“是流产?”

年轻人摇摇头。

医生立刻注射镇痛剂,检查之余,经验老到,治惯枪伤的他都忍不住嗯了一声。

年轻人退出去静静坐在候诊室。

他忽然发觉自己在怔怔落泪。

是兔死孤悲吧,抑或是唇亡齿寒,他心中只在悲哀,没有愤怒,因为,一切是他们自愿的。

半晌,医生出来,在他对面坐下。

棒一会儿才说:“幸亏不需要输血,年轻,挺得住。”

年轻人颔首。

“是你什么人?”

“邻居。”

“何人下的毒手?”

“我不知道。”

“她应报警检控此人。”

“她是自愿的。”

医生忽然坚决的说:“不,没有人会自愿受这种重伤,她以后都不能再怀孕生子。”

年轻人不语。

“我不讨厌有钱人,可是我恨恶那种有钱便以为可以侮辱荼毒残恨他人的人。”

年轻人站起来,“我去联络律师。”

医生拍拍他肩膀。

“她何时可以离去?”

“让她睡一觉,明早来接她。”

年轻人返回寓所,打了一桶水,把门上地下血渍洗清。

“你在干什么?”

一见李碧如,他忽然忍不住,把适才发生之事一古脑地托出。

李碧如色变。

“对方是谁,如此斗胆,目无王法。”

年轻人听到这四个字,不由得笑出来。

她看着他,“你是怕万一弄得不好,你妹妹也会沦落到那种地步吧。”

年轻人颔首,“你看人肉市场咸肉庄里的人,也都由母亲十月怀胎而生。”

第二天早上,年轻人去诊所接朋友。

王妃十分虚弱,可是看护己替她洗净血污,脸容仍然秀丽。

年轻人吻她的脸,握着她的的手。

“告诉我们此人是谁,我们替你出气。”

王妃在他耳畔说:“叫他赔款。”

“不,把他解上法庭。”

王妃惨淡地笑了,“地狱何来法律。”

年轻人鼻酸。

“叫他赔款。”

“这已不是金钱可以弥补的损失,医生说你不能再怀孕生子。”

王妃看着天花板一会儿,轻轻说:“像我这种人,要子女无用。”

年轻人把头垂得极低。

“你总听过这句话吧,天大的乱子,地大的银子。”

“你会后悔的。”

“照我的意思做。”

年轻人只得叹一口气。

王妃说出那人的名字。

李碧如大为震惊,那是她的世交,她自幼称他为某兄的一个证券界名人。

他们立刻派代表同此人联络。

李碧如惊骇莫名,“到此刻我才明白,什么叫做衣冠禽兽。”

年轻人听他说得这么有趣,不禁大笑起来。

饼了几天,王妃过来看他。

她出示一张银行本票。

年轻人一看数目,默不作声,是,确是地大的银子。

王妃轻轻走到露台,低声说:“我还是觉得你这边风景好些,想搬过来。”

就外表看,她仍然婀娜美艳,与心灵创伤都似已愈合,若无其事。

但忽然之间,她转过头来,伏在年轻人身上,紧紧拥抱。

不知过了多久,她抬起头,一双美目黑白分明,她并没有落泪,只是轻轻说:“我今日搬走。”

年轻人点点头。

“也许,有一日,我们会在他乡见面,届时,你别拆穿我,我也不会揭开你。”

大家身上都带着碗大疮疤。

年轻人微笑不语。

她再度拥抱他,并且笑说:“你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型,太英俊了,叫人不放心。”

他送她到门口。

她又转过头来,“你要小心,他们,其实都没有把我们当人看待。”

年轻人悲哀至说不出话来。

她吻别他。

这算是一个好结局吗,当然是,她拣回一命,又保存了所谓名声,还有,那张本票的款项,足够她到任何一个国家去读书、结婚、成家。

不是心甘情愿拿你所有的,去换你所没有的吗?交易已经成功,还有什么可怨。

从事这个行业日久,所见嘴脸多数丑恶,付了钱的人客因有短暂的权利为所欲为,很容易把人性残酷愚昧发挥到至高状态。

导演坚持不招待男客:“你们若感到危险不安,至少有力气可以挣扎逃走,而女子则不能。”

盗亦有道。

李碧如自外回来,一只手按在他肩膀上。

她笑说:“室内有香气,你有朋友来过?”

“王妃今日搬走。”

“啊”

年轻人抬起头来,“说一个理由,为什么你要与我去外国。”

她趋近他,看到他眼睛里,“因为,多年来,只有你使我感觉到,我有存在。”

“这是一个好理由吗?”

“至佳理由。”她温柔地伏在他身上。

“那么,也许明天我应该开始去办手续。”

她双目闪烁着喜悦的光芒,“我有移民律师。”

“我有个妹妹可能要去升学。”

“就与我们一起。”

去年还不见有疲倦的感觉,去年遇到不如意事,埋头苦睡,第二朝已可以浑忘。

但是今年,单是王妃的血,就使他战栗。

黄昏,她想喝橘子水,他检查过冰箱,说“我去买。”

“不用麻烦。”

“十分钟就回。”

天正下雨,燥热得不得了,可以听见天边有隆隆闷雷,下一场面筋大雨会好一点,不过,要这个都会换上清新空气已是不可能之事。

这时,大雨已经夹着霍霍的电光倾盆而下。

年轻人想到伏在宿舍书桌上苦读的妹妹,想到已去世的母亲,刹那间思想十分明澄,心中有温柔牵动。

停车场里有黑影魅地闪出来,他站定,知道已经中伏。

上次受袭已使他知道不能手无寸铁,他自裤袋取出弹簧刀备用。

对方一共有二人,年轻人看到地下有影子,醒觉还有第三人,立即闪避,头颅已着了一记,他顿时金星乱冒,怒吼一声,扑向前去。

懊刹那间他听见有人尖叫,接着那人机警地开动汽车防盗警报,那呜哗呜哗尖响使歹徒有所踌躇,即时鼠逃。

年轻人跌在地上,勉力用手撑着跪起来,一脸是濡湿浓稠的血。

他听到脚步声,看见一双玫瑰红漆皮鞋,然后昏厥过去。

醒来之际,触目是一室全白。

他看到她一脸焦虑的神色。

“你醒了。”她松出一口气。

年轻人神情迷茫,看着她,像是想在她脸上寻找什么蛛丝马迹。

他伸手去抚模自己的面孔,知道无恙,可是,用疑惑的声音问:“我是谁,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个地方?”

她一听,浑身战栗,“医生,”她大声叫,“医生!”

年轻人见她慌张到这种地步,在病榻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她怔住,没想到他刚恢复知觉就会恶作剧到同她开这种玩笑,由此可知他生命力旺盛到何种地步。

她流下眼泪,轻轻伏在他胸前。

他温柔地问:“发生什么事?”

“你头上缝了十多针。”

“看来真要去练武。”

“有人不想你留在此地找生活。”

年轻人想起来,“是你利用汽车警报救我?”

“不,你受袭击,由司阍带着警察上门来查问我才知道此事。”

“嗯”

“孝文,我们越快走越好。”

年轻人叹口气,“有人不喜欢我。”

并且消息灵通,查得他的新址。

不过李碧如有的是物业,她立刻替他再搬一次。

他自医院出来,回到寓所,整理几件衣服,就预备搬走。

在电梯大堂,有人同他打招呼。

他一眼便看到一双玫瑰红的漆皮细跟鞋,不由得心头一喜。

接着是一把发腻的声音,“是你,中国人。”

年轻人一怔,尴尬地问:“你知道我是谁?”

“久闻大名,如雷贯耳。”

她穿着紫色窄身套装,身型高佻曼妙。

年轻人忽然明白了,“你是新邻居?”

“正是,”她笑答,“从前王妃住饼那一幢。”

年轻人不由得轻轻呼出一口气,现在她住在那里了。

“多谢你救我。”

“不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那女子浓妆,十分年轻,浑身散着妖魅气氛。

年轻人渐渐看出苗头来,只是不出声。

她伸出手,搭在年轻人肩上。

年轻人身不由己,退后一步。

“你要搬走了吗?”

年轻人称是。

“多可惜,不然可以一起玩。”

年轻人忽然问:“你几岁?”

她笑笑,“瞒不过你法眼,我十五岁。”

“回家去吧。”

“我没有家。”

“那人是只畜牲。”

“你怎么知道,你认识他?”

电梯门打开了,年轻人拎着行李进去。

那女郎摊开手,嘟起嘴,吹一个香吻给他,声音忽然恢复了原状,“给你看出来了。”这时,他的声线,与一般十五岁的少年无异。

电梯门关上,不知怎地,见多识广的他背脊上爬满了冷汗。

一幢大厦里有一个这样的人已经太多。

可是,年轻人可以肯定,下一幢大厦里,一样会有一个这样的人。

他的头垂得极低。

进了车子,电话响起来。

“孝文,这是小冰,你有空来一下。”

“查到什么没有?”

“面议。

十五分钟后,年轻人已抵达小冰事务所。

小冰开门见山:“两次都不是真的要你命。”

年轻人微笑,“对我太好了。”

“可是足以造成重创,叫你混不下去了。”

“奇怪,没有人恨我呀。”

小冰说:“只有两件事,头一件,因爱生恨,第二件,因妒生恨。”

年轻人仔细想一想,“也从来没有人爱过我。”

“李碧如呢。”

年轻人笑,“你太看得起我了。”

“她在替你办移民手续。”

“是。”

“那你们是打算厮守一段日子的了。”

“是。”

“能过安定日子,始终是好事。”

“还有其它资料没有?”

“正在查探。”

“为什么要那么久,你查人通奸证据,只需二十四小时。”

“那不同,那只是例行公事。”

年轻人讪笑。

“孝文,从今日开始,我们想盯你梢。”

“你说什么?”

“我跟着你,自然知道你身边人的行踪。”

“这,”年轻人搔头,“这不大好吧。”

“别轻视此事,有人想给你颜色看。”

年轻人又问:“你亲自出马?”

“不,我派一个能干的手下去。”

年轻人揶揄他:“做了老板了。”

小冰不甘示弱,“自然,除了你那行非亲力亲为以外,行行都可以请伙计代劳。”

年轻人啼笑皆非,他因伤剃头,头发才长出来,只得一公分左右,在别人头上,真是要多难看就多难看,可是他是例外,外型不知多清爽潇洒。

小冰看着他半晌,忽然问:“孝文,告诉一个丑仔,长得英俊的滋味如何。”

年轻人吃惊了,“丑,谁丑,你丑?”

小冰没好气,“是,我丑。”

“小冰,你是粗眉大眼的须眉男子,我从来不觉你丑,男子以才为貌,你又不靠一张脸吃饭,况且,你是练武之人,身段扎壮敏捷,我认为你不知多洒月兑。”

小冰疑幻疑真,“你不哄人?”

年轻人由衷地说:“我连女人都不骗,怎么会骗你?”

小冰叹口气,“我自幼长得丑——”

年轻人温和地看着他,“你早已月兑胎换骨,再世为人了。”

小冰十分高兴,“孝文,你真的那么想?”

“多年老友,你绝对可以相信我。”

“不过,做一个英俊小生,好处说不尽吧。”

年轻人苦笑,“是,男人仇视你,女人想吞噬你。”

小冰捶胸,“来,来,欢迎把我吞下肚子里。”

年轻人骇笑,“可是小冰,想吃你的往往不是你喜欢的女人。”

小冰笑,“只要是女人,无所谓啦。”

“隔墙有耳,当心女友听见。”

小冰笑说:“不怕,她知我脾气,我只是嘴巴厉害。”

“我要走了。”

“你仍然没说长得英俊有何好处。”

“有好处,”年轻人温和地说,“问路之时,方便一点。”

“去你的。”

“还有,地车挤的时候,小姐们不会恶言相向。”

“不止这一点吧。”

“无论什么季节,异性目光,都想把你衣裳剥光,感觉非常凉快。”

“还有呢?”

“可以干我这一行。”

“对不起,孝文。”

“没有关系,这是事实,女士们把我传过来传过去,当作一件小玩意,没口价称赞。”

年轻人的声音十分平静。

他走了以后,琦琦自另一间房走过来。

她责怪他,“小冰,你怎么了,每个人都有一门练门,你干吗去触动他。”

“我潜意识妒忌他相貌好。”

琦琦微笑,“换作是女性,并非什么好事,俗云,红颜多薄命。”

小冰颔首,“长得好,就不甘心平淡,故惹是非。”

年轻人的车子在公路上似一支箭那样射出去。

半途他已发觉有车紧盯在身后。

这并非特殊事件,公路上时有车子向车子挑战性能与技术,比较特别的是该名司机驾驶技巧十分拙劣,险象环生。

年轻人把车子驶入停车湾停下。

那辆车亦急刹停住。

年轻人满以为司机会是一个妙龄女子。

可是不,那人打开车门打招呼:“孝文,你好。”

年轻人一愣,看仔细,意外得不得了,这个人是谢伟言,他曾与他有一面之缘。

“回来度假?”

“正是。”

年轻人微笑,“你仿佛认得我车子。”

“号码十分特别,年前我要求母亲买一个幸运号码,她都不肯。”

年轻人连忙说:“这个车牌号码已有四五年历史。”

免得他以为母亲厚此薄彼。

谢伟言说:“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

年轻人十分警惕,他看看表,“我还有一个约会。”

“请等等。”

年轻人转过头来。

谢伟言看着他,“你同我妹妹的事,可是真的?”

年轻人怔住,“什么,你说什么?”

“伟行说,母亲轰定她,是因为她同你的关系。”

年轻人即时否认:“你妹妹是个妄想症病人。”

谢伟言说:“你不像是个说女人坏话的男人。”

年轻人实在无奈,辩道:“她说谎。”

“她说你是个向女人收取服务资的男人。”

年轻人拉开车门,不欲多讲,只欲离开是非之地。

“孝文,我对你并无反感。”

年轻人关上车门,叹口气,“谢谢你。”

要到这个时候,他才发觉,李碧如这一对子女真是活宝贝。

他正要把车子开走,谢伟言把手搭在车门,

“孝文,我与朋友分手了。”

年轻人不敢与他视线接触,迅速把车驶走。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