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中学时有位小女朋友,游泳时打散头发,在水底似一条美人鱼,坐在沙滩,我爱捞起她长发深深嗅吻,有海藻香味,她皮肤细白,晒得蔷薇般颜色,鼻端有雀斑,眼珠子在阳光下呈咖啡色,那是我的初恋。

我固执地说:“只爱长发。”

海伦笑了。

“笑什么?”

“笑你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跳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大哥回来了。

大包小包,水果冰淇淋饮料,什么都有。

他还要为我们介绍,海伦告诉他,我们已开过辩论会。

我说:“巧克力冰淇淋加可乐最好吃,我与林自亮自幼便喜欢,称之为喷火美人。”

海伦说:“噫?”

“味道极佳。”我保证。

“我是说那名称,美人,怎么喷火?”

我笑着摇头,喷火代表性感,是美誉,有什么不好,但是她偏偏视作侮辱。

我不语,只是笑。

好强的女性通常也极其优秀,她们性格独立磊落,能吃苦,不流泪,容易被男人利用,往往打落牙齿和血吞,与她们交往最放心。

海伦看住我,“你不喜欢我吧?”

“怎么会,”我又一次跳起来,“我由衷佩服你。”

稍后他们进书房听音乐,我洗杯子。

真寂寞。

大哥说得对,只要谈得拢,双方在一起开心,谁煮饭洗衣都一样。

她们女孩子也是人,不能规划她们非做什么不可,像海伦,根本不擅长家务,何苦为俗例而逼她不快活地守在厨房中;而大哥,他爱整洁,专喜研过究食经,那么就让他担当这个任务好了。

幸亏我们这里没有啥子都看不顺眼的老人家。

半夜老哥把女友送走,找我起床聊天。

“言归于好?”

“从头开始。”

“非常聪明光亮的女孩子。”

“上次我们龃龉之后,她根本没有接受异性约会。”

“你也没有吧?”

“别人都看不上眼。我爱海伦凡事井井有条,组织能力强,又有份高贵的职业,收入稳定。我没有资格喜欢说话大舌头、眼睛会打电报的女孩。”

“她可有意思成家?”

“她说要想清楚。”

“有条件?”

“有。”

“说来听听。”

“不打理家务,不养儿育女,不听命丈夫。”

“哗,民间三不。”

“不生孩子怎么行,”大哥很困惑,“婴儿是天底下最可爱的小东西。”

我安慰他,“会肯的,爱她足够时她会回心转意。”

“不过怀孕也真辛苦。”

“睡吧,别想这种血淋淋的事。”

“晚安。”

像我们两兄弟这么可爱纯洁的青年,应不愁找不到对象吧,我悠然入睡。

第二天在床上被电话铃叫醒。

朦胧地接听,那边的女声非常不悦:“年轻人睡到日上三竿,浪费大好光阴。”

“谁?”

谁这么教训我?

“我找林自明。”

“在下正是他。”

“我姓盛。”

“啊,盛女士。”是盛国香。

“我是盛太太。”

我搔搔头皮,“是师母?”

“唔。”

那她有权说我几句,用左手取饼手表一看,乖乖不得了,已经十一点。

“教授千叮万嘱让我看看你。”

“谢谢谢谢,其实一切很好。”单单少个女朋友。

“你将与国香同校?”

“是,但还没见到她。”

“今天下午她来我处吃茶,你有没有空?”

“有有有。”

师母说出地址,“准四点,我最讨厌人迟到。”

心惊肉跳,在家喝杯茶而已,先到先斟,何必做时分秒的奴隶,这老太太的阵仗太过厉害,难怪我师傅受不了。

盛老从不计较这些小节,但是对工作量却颇有管制。松紧自如,做人才够潇洒。

我吐吐舌头,当给面子师傅吧。

一骨碌自床上弹起。

送花送糖送糕点都不管用,这位老太太不是普通人,我跑到大哥的礼品店里去。

他正在记帐。

我问:“有什么东西适合送六十岁老太?”

“无论什么,你都得付钱买。”

我坐在店堂里,“是什么令一个男人开起礼品店来?”

“有利可图。”大哥面不改容。

“说的也是。”

“你不必打击我的自尊心,去,叫店员带你看新到的水晶摆投。”

选中一对水晶书座,大哥闲闲吩咐给我一个八折,店员报上价目,我吓得下巴落下来。

我问林自亮:“你为什么不去抢?”

他说:“嫌贵,那买双纸镇好了,便宜三十倍。”

礼轻人意重,还是要了书座。

一向着轻老哥这档生意,实地观察之后,几乎跌脚,太狗眼看人低了,原来他在此阴恻恻的一本万利。

而我,这次回来,担任讲师职位,高贵是高贵了,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挣得老婆本。

我问他:“请不请合伙人?”

他答:“你会不耐烦的,做小生意十分琐碎。”

“不见得吧,光是这单交易便是我半月之粮。”

垂涎欲滴。

大哥摇头,“你根本不懂。”

女店员抿着嘴笑。

“大学适合你,弟兄俩一文一武,气氛协调。”

这是毕业的悲哀,从校园出来,但见他人都有他的成就,自己则一无所有,眼特别红,心特别急,韶华不再,两袖清风,怎么努力发劲去追呢,弄得不好,滑一跤,怕不就头崩额裂。

大哥像是洞悉我的心事。

“开学后,忙个不可开交,你就不会胡思乱想。”

我取起礼盒,向他道别。

还有,要找个女孩,被她调拨得团团转,透不过气来,让她掌握我的情绪,忽冷忽热,忽嗔忽喜,那就没有时间想什么哲理了。

到师母住宅,刚刚四点。

门应铃而开,是位中年女士。

我忙称一声“施太太”。

谁知她呵呵地笑起来,“你这个小子倒是会讨人欢喜,我不是施太太,我是盛太太。”我呆住。

保养得这么好,像住在什么洞天福地之中,喝琼浆玉液度日,她的配偶盛教授已经很有老态,同她不能比较。

我定定神,把礼物放在桌上。

“老盛他还好吗?”看样子分了手还顶牵记他。

我乘虚而入,“生活很清苦,一切杂务都得亲自动手,试想想,总共才得一双手,著书立论是它,煮饭洗衣也是它,多么矛盾。”

“你有什么见地?”

“总得有个人服侍他。”我大胆地看着师母。

“小老弟,世上哪里去找那么理想的生活,人人自身难保,退休以后,收入锐减,当然只得事事一脚踢。”

话倒是说得不错,我立刻对直爽坦白的她添增好感。

“他这个人,又特别看轻看贱金钱,不然一起回华南来享几年晚福,不知多好,他又偏偏不肯。”

“为什么?”

盛太太叹口气,“因为这一切都是他岳家名下的财业。”

我忍不住说:“他也太迂腐了。”

“说得好。”

门铃响起,进来的是施家大小姐。

一见是我,她立即说:“哎呀,我没穿见客的衣服!”

这小女孩的脑筋另一样的。

又与外婆说:“母亲实在走不开,她不来了。”

“又是什么事?”

“一位美国教授带了纳华达山脉的油页岩化石样本来找她,化石有许多种,其中有始祖海洋生物,她正招呼客人。”

有道理。

我算老几呢,小人物。

两次失约,不禁伤了我的自尊。

施峰把双臂绕在身后,仰起头问:“你开始写书没有,作家?”

真的,禁不得她这一问。

我说:“暑假后开始,天气太热,人人都要放假,你不是也在休息吗?”

“妈妈可不放假。”

看样子施峰颇崇拜母亲。

“她比较特别。”我干笑数声。

师母的女工捧出点心来。

再坐一会儿,我起身告辞。

忙忙忙,谁不忙,凡事总得分个次序,一连两回失约,使我了解,她不重视我,也不重视她父亲。

算了。

我把施峰送回家。

她喜欢发问,也擅于会话,但我没有看过她笑。

记忆中,女孩子到她那种年纪,最爱掩住半边嘴巴笑,但她不是,她习惯先皱一皱眉头,然后问成年人一些难以回答的问题。

幸亏我才华盖世,才应付得了。亲

像:“你认为结婚好还是独身好?”

答案:“待你长大时,也许对象由社会配给,不必想太多。”

又如:“你介意女人比你能干吗?”

“不介意,如果一切开销由女性负担。”

“男人将来会不会生孩子?”

“有可能,不过孩子要跟父姓。”

很贫嘴的样子,不过一个成年男人总得保护他自己。不能在二十分钟车程中输给小女孩。

终于轮到我发问:“在家中你也这样同父母交谈?”

“别讲笑,我很少见得到母亲,而父亲时常说:‘不要问不要问,过十年二十年你就会明白。’”

这倒也是办法,为什么我没有想到。

施峰说:“只有施峻与我谈话。”

“她太小了。”

“可不是。”声音中带许多惆怅。

那装模作样的表面下是无限寂寥。

“你到家了。”

我特地下车,绕圈子到她那边,替她开启车门。

她很矜持地说:“谢谢你。”到底还是女孩子。

“是我的荣幸。”

“再见。”

我告诉老哥:“仍没见到师姐,反正海洋生物帮不了我,没有遗憾。”

“听这个:华南海洋学院设有水产系、海洋生物系、海洋地质、海洋工程、海洋物理、海洋气象等十个系,十八个专业,其中正副教授接近一百人。”

“哪里找来的资料?”

“由此可见竞争相当激烈,必须要做许多额外作业,才能够站稳阵脚。”

我紧张起来,“文学院呢?”

“放心,低层职员开头是不会感到压力的。”大哥笑。

我白他一眼,“总得由第一步起呀。”

他仍是笑。“所以你师姐之忙,并非做作,乃系实情。”

我说,“她没有把师弟放在心中。”

“几时开学?”

“下月初。”

“悠长的暑假,教书就得这个好处。你可记得,那时母亲最怕我俩放暑假,那一段时间,家里永远收拾不好,乱成一片。”

我默默回忆。

是的,不知为什么,十多岁男孩子身上永远一股臭汗味,半酸半闷,母亲说,一打开大门,客厅便传出这股味道,有亲切感,她知道她是到家了。

我喜爱孩子,因为母亲喜爱我们。如今她在天堂,可想空气清新,没有异味。

母亲爱我们,并不单挑我们可爱听话的时候,就算两兄弟无理取闹,张嘴大哭,她也笑眯眯,“啊,大牙蛀得很厉害了”,她会趁机观察我们嘴巴里的秘密,或是“弟弟哭时面孔皱起来似只蟹,而且眼泪多得似喷水。”

我们的童年是没有遗憾的。

大哥问:“想往事?”

“是,幸亏我两人出落得玉树临风,没有辜负老妈栽培。”

“对对对,”大哥取笑我,“兼夹雄才伟略,貌似潘安,你别弄假成真,真相信才好。”

弟兄两人大笑。

饼没几日,师母召我。

——国香有一份报告,赶时间要寄到英国去,你是念文学的,她希望你拨冗替她看看措词文法是否适当,美国人不讲究这些,但英国人很挑剔。怎么样,要不要赚些外快?

去取了报告一看,才知道有四百多页。

以前替工学院的同学做过类似的润饰功夫,他们用的专门名词多,已经很难看得懂,再加上语文程度差,造句简陋,若非一大堆公式显示权威,作品看上去只不过初中程度。

如果把这件功夫接下来,小说大纲一定泡汤。

但相反,我会得到一个上佳借口,写不出小说,乃是因为没有时间,同才华没有关系,哈哈哈哈哈。

考虑了一会儿,我漂亮地表示很愿意为师姐效劳。

师母把酬劳的数目说出来,数字十分庞大,倘若这是正常外收入,谁还高兴坐下来搅尽脑汁写小说,我有点困惑,华南大学倒是个谋生的好地方。

盛国香的报告,详尽地说出放射性废料对海洋软体生物的恶性影响,以及长期性生态变化,对人类的害处。

材料十分丰富,她走遍大江南北,采摘标本,图片拍得非常精致瑰丽,理论的说服力也强大。

花一个星期读完著作,为它感动,照盛博士的理论,人类若不停止各种核试验,根本毋需天外来客侵略地球,或三次世界大战,也会渐趋毁灭。

盛博士并非危言耸听,我读过同类报告,他们没有杞人忧天。

她是位了不起的女士。

难怪师傅以她为荣。

饼几日佣人做了上海名菜蛤蜊炖蛋,我不放心地撬开蛤蜊逐只查看,一边参照盛氏论文中的图片。

被老哥教训,“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别神经兮兮,弄得疑云阵阵。”

我宣布,“暂时不吃海产。”

“直至什么时候?”

“交返这本论文。”

“神经。”

亲自到施家取资料的时候,顺便为施峻带了几只不同民族服装的芭比洋女圭女圭。

施峰来开门。

“父亲在吗?”

“大人都出去了。”

“你们在做什么?”

“我们在看《生命之源》片集。”

“我买了玩具给施竣。”

“啊,是什么?”

我给她过目。

施峰一看,“噫!”她一脸鄙夷,“是这种不断换漂亮衣服的玩偶,妈妈说是最没有启发性的玩具。”

我为她的反应下不了台。

“但是所有女孩子都喜欢。”我非常委屈地说。

“我们施家女孩子不玩洋女圭女圭,妈妈说它们讽刺一些只具摆设作用的女性,丝毫没有尊严。”

我啼笑皆非,“好好好,我收回,你把盛博士的东西交给我就走。”

施峰很诧异,“你不喝杯茶才走?”

喝茶太无益,不如把时间省下做科学研究,我欲同盛博士说,光有伟大的成就而欠缺娱乐,生活有什么意义?

这样教育孩子,无疑剥夺她们乐趣,太不公平。

离开施宅,心中有气,在私家路超车过线时油门收得略迟,滑向前,碰凹了来车的前防撞板。

照规矩,交换地址姓名便可,凡事有商有量,但这是另外一个城市,有另外一套规矩,只见车子上跳下一个穿宽衬衫短裤的年轻女子,怒气冲冲,用手指指牢我,“你!立即把车子驶在一边,我有话同你说。”

我只得听她发落。

只见女郎探身进车厢,不知检查些什么,半晌,她才转过头来,“你是失明人士?你不懂开车?”

我瞪着她,好男不与女斗,权且忍她一忍。

只见她两手叉着腰,一副母鸡保护小鸡模样,我心一动,莫非车厢里有婴儿?这倒怪不得她要紧张。

我跳下车去视察,只见驾驶位隔壁只放着一只玻璃缸,缸中养着几只蚌,不禁没好气起来。

我扬起手,“你说如何就如何,别骂人,我不是故意的,罪不致死,盼你高抬贵手,多多原谅。”

百忙中打量她。

她皮肤晒得很棕,但显然不是躺在甲板上晒的,脖子底下手臂阴面等地方颜色浅得多,令人想起贪玩的孩子,不顾日头曝晒,嘻嘻哈哈踢球追逐,一个夏季下来得到的太阳棕。

这一份阳光为她添增妩媚,本来一无是处的恶女郎忽然稚气率直起来。

我说:“我赔我赔。”已经被她弄得头昏眼花。

我们兄弟俩一向不擅与女人争。

我掏出名片,“请随时与我联络。”

她接过一看,诧异地问:“林自明?”

“是。”

“我是盛国香。”

我退后一步,只会眨动眼皮,似月复语人手中的那只木偶。

只听得女郎说:“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

这话应当由我来说。

“我刚自府上出来。”

她解释:“玻璃缸里的是亚硫坤群岛附近的样本。”

我呵呵地应着。

“托朋友替我采来,刚刚运到。”

对她来说,比婴儿还宝贵,自然,所以适才要同我拼命。

我们俩对视一会儿,没有再说话。

我双手一直在裤袋里、终于说:“改天,改天我们再约。”

盛国香点点头,上车离去。

这才发觉白衬衫紧紧贴在背上,已经被汗湿透。

却没有特别不舒服的感觉,我在树荫底下站了很久。

蝉喳喳喳地叫,为什么这种昆虫在树上诞生,却跑到土壤里生长,十七年蝉破土而出,只叫了一个夏季。

幼时与哥哥捉到一只大蝉,透明的蝉翼叫我们深深讶异,学小朋友用线缚着它,牵着玩,看它扑飞挣扎……

我有种预感,他朝我的命运也相同。

整个人沉默下来。

大哥笑说:“可是热得吃勿消了。”

真的,摄氏三十三度,一到中午,地面像蒸一样。

她打扮完全像个小男生,卡叽短裤,白袜子,老球鞋。

纤细的手腕上戴只男装不锈钢螃式表,一定是个潜水好手,随时可以跃进碧波里。

她与其他的城市女郎完全不同。

再次会晤盛国香,她已经修饰过。

头发更短,眼睛更亮,穿着轻便玄色洋装,脖子上一串珠子作装饰。

她有礼貌地欢迎我,对上次我们见面之事绝口不提。

我略为怅惆,原希望她把那件事当趣闻来说,但是没有,她似大号的施峰,并不是冷淡,但与人维持距离。

是晚是施氏夫妇结婚十三周年纪念。

大约请了二十位客人,盛国香的朋友全来自海洋学院,而施先生有他电影圈的同行。

一半大谈抹香鲸生态,另一半评论黑泽明的影片,我喝了三个威土忌加冰,不知如何加入战团。

于是与施峻攀谈。

施峻问:“你会说故事吗?”

“你要打赌?”我说。

“说一个好的。”

我开始:“古时,有一个商人,他的名字叫唐敖,他有一位表兄,叫林之洋,两人结伴坐大船到远方做生意,看到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像什么?”

“像他们到了一个地方,叫女儿国。”

“有什么稀奇?”

“稀奇得很呢,在女儿国,一切刚刚相反,男人要做饭洗衣绣花,穿裙子梳髻,而女人却做官经商,女儿国的皇帝是女人,见林之洋貌美,要娶他做皇妃呢。”

施峻圆滚滚的眼睛朝我看,“还有呢?”

“你不觉奇怪?”

“妈妈说的,男女平等,女儿国很好呀。”

我抬头看了看天花板。

“他们有没有结婚?”施峻追问。

我索然无味地答:“没有。”

“为什么不?”

“林之洋受不了,他逃跑了。”

“他有什么毛病?”

“我认为他不能忍受男女平等。好了好了,故事已说完。”

施峻跑开去。

身后传来声音,“你喜欢孩子。”

是盛国香。

“绝对。”

她问:“开始修改报告没有?”

“已经开始。”

她试探地说:“也许,我们每一章复一次,好过一整本四百页完成后才讨论。”

我求之不得,“当然当然。”

“下星期一下午三时,在大学我的办公室见。”

我抬起头来,看着她标致的面孔。

“入席了。”她说。

她刻意主动制造机会?不不不,怎么会,她丈夫孩子就坐在她身边。

那为什么我有这种感觉?

龌龊,我面孔发红,思想有问题。

是晚菜极好,酒极醇,客人们风趣,我满怀心事。

大哥在家等我。

他说他决定与海伦结婚。

“你答应她的条件?”

“哎。”

“不后悔?”

“不,但我会以诚意感动她。使她后悔。”

“机会等于零,大哥,我们已置身女儿国,危机四伏,女人要把我们吞吃,醒一醒。”

大哥笑着说:“欢迎欢迎,我就权充唐僧好了。”

视死如归。

“我们要团结——”

“灌饱了黄汤就睡吧。”

盛国香即使不提出约会,我也会斗胆寻找借口机会接触她。

在她宽大幽静的办公室内,我同她说,老哥要结婚。

“那你要找房子了?”

“是。”

“宿舍合意吗?”

“比较喜欢拿津贴在外头住。”

“是的,上下左右都是熟人,打招呼顶累人。”

她坐不定。

每做一两页功课,便要起身走一走,高挑的身形裹在小小棉背心及沙龙裙内,无限潇洒。

她吸引我。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