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雷家振渐渐恢复知觉,她一阵心酸,无法抵挡,蹬蹬向后退厂三步。

她的学养、她的理智、她的聪敏,终于在这一刻派上了用场。

她的声音镇定得令她自己都吃惊,"你原本可以早一点告诉我。”

朱立生迷茫地答:“直到这一刻,我才肯定我的去向。”

雷家振转过头去看苏西,"你呢。”

“我会与他结婚。”

“朱启东又如何。”

“他是我的责任。”

雷家振悦:“看样子,好像无人无事查以抵挡你俩。”

他们异口同声回答:“正确。”

雷家振低下头,她看到地下血迹斑斑,哎呀一声,掩住胸胁这血只有她一个人看得见,她脚步踉跄,触鼻是一阵腥臭昧,这紫色的叫什么花,如此难闻,令人一世难忘,雷家振头都昏了。

苏西想过去搀扶她。

雷家振深深吸进一口气,转头,一个人走出去。

苏西跟在她身后,被朱立生拉住。

“让她一个人静一静。”

苏西低下头,"我无异用一把利刀插进她的心脏。”

朱立生讶异问:“你真认为有这样严重?”

苏西看着他,"你太不了解女性了。”

“我们不要再讨论这个问题。”

有人出来找他们。

苏西一时不能走,她负责贺词。

人客中已没有雷家振,她一定已经离去。

等到筵会结束,苏西与朱立生赶回家去,只见人去楼空。

那把西伯利亚玉裁纸刀摔在大理石玄关上,断为两截。

朱立生自楼上下来,"走了。”

明知如此,失望依旧。

雷家振当然不会坐在朱宅等他们回来谈判。这会

儿恐怕她已经乘飞机离去。

苏西觉得元味。

连苏进都希望得到亲友祝福,苏西自然也不例外,

这是人之常情。

失去雷家振,她心中极不好过。

这位女士待她如子侄,一向帮她、扶持她,真没想到,今日她会负她。

朱立生看着苏西,"内疚?”

苏西点点头。

“可是,感情是自私的。"朱立生有点焦虑。

她拥抱着朱立生,落下泪来。

朱把下巴扣在她头顶,说不出话。

苏西自幼渴望有人照顾她,以她为重,在必要时扶持她。这样的愿望,朱立生似乎可以成全。

她当然自私自利,即使霄家振一生一世憎恨她,她也不会退缩。

算到最后,她不过只有她自己,她不为自身设想,谁会为她设想。

“让我们回去吧。”

苏西点点头。

朱立生替她作出一连串安排。

趁母亲尚未回来,她搬了家。

商业社会中,有钱好办事,最快最美,立刻可以办妥。

苏西就是这样搬进风景最幽美的小平房里去。

母亲回来,苏西告诉她:“我已经搬了出去。”

黄女士讶异,"加了薪水。”

“一点点”

“搬到何处?”

“宁静路。”

黄女士更加意外,"你中了彩券?”

苏西想想,答:“是。”

黄女士凝视女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完全清醒。”

“对方,可是有妇之夫?”

“不,早已离婚。”

“可有证据?”

“有雷律师证明。”

“苏西,你自己当心。”

苏西略觉悲凉,这么些年来,都是她自己当心,灯塔是她,船也是她。

“我明白,母亲。”

黄女士别转面孔,叹口气,"我不是好母亲。”

苏西连忙说:“你是世上最好的母亲。”

黄女士看着女儿,"也好,享受了再说。”

苏西笑,"我也是那么想。”

受宠,被爱惜,都是难得的享受。

并且,他给她很大的自由,他甚至没有限她同朱启东摊牌。

这个时候,启东已经有三天没见过苏西。

不过,她还是来接他出院。

启东一见她便说:“苏西,你见了我腿上的疤痕再说话。”

轻轻揭开裤管。

苏西蹲下检查,从未见过那样可怖的疮疤,如果在电视荧幕上出现,肯定要加陵镜打格子,但是苏西一向没怕过这些。

她问:“可痛?”

“还可以,每星期回来做物理治疗。”

“要多久才能跳舞?”

“也许永不,"他有心开玩笑,"你还要我吗?”

苏西一怔,"启东,我想同你详谈。”

他坐上轮椅,"出去再说。”

苏西推着他出医院大堂。

朱家的司机过来接手。

在车上,苏西握住启东的手,"启东,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朱启东转过头来,"你为什么强调我们是朋友?”

“启东,我们的确是朋友。”

朱启东变色,"你的话里有跷溪。”

“启东,我只能做你朋友。”

“我不要做你的朋友,"他着急,"你是我爱人。”

“我从来没有答应过。”

“你种种暗示接受——”

“对不起,是我引起你误会。”

“苏西,发生什么事?”

苏西低下头。

“因为我受伤?”

“当然不是。”

“我也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苏西说:“我有强烈依赖性,需要对方大量时间人力与物力,并非你理想对象。”

朱启东看着她,"这个说法真够技巧,到头来是为我好。”

苏西不出声。

“你另外有人。”

苏西点点头。

“他条件比我高。”

“不,只是比较适合我。”

朱启东鼻子先红,"你已尽量做得最好,讲话如此圆滑。”

“启东,工作才是你全部。”

“我可以——”

“不,不要为任何人改变自己。”

朱启东双目也红了起来。

“而且,还有谁会比你更了解自己,你会放弃你的

堡作吗?”

朱启东激动的情绪渐渐平静。

苏西泪盈于睫,却又含着微笑,"说不定几时,你

决定到澳洲大旷野去为土著治病一年,或是到加拿大

北部冰原去替爱斯基摩部落服务。”

他们紧紧握手。

苏西恳求:“别恼我。”

朱启东不肯应允。

苏西叹口气,落下泪来,用手背抹去。

她感怀身世,不能控制情绪。

车子停下来。

“到家了。”

朱启东轻轻说:“早知这样,永远不出院也罢。”

“请不要这样讲。”

“我怎么样说话,不用你管。”

他拄着拐杖,独自下车走进屋子里去

司机说:“苏小姐,我送你回去。”

苏西上车。

车厢里还有朱启东自医院带出来的消毒药水味。

朱立生在家等苏西。

他打量她,"脸色那样坏,可是摊了牌。”

“猜得对。”

“他可接受?”

“还好。”

“噫,"朱立生说:“在繁华都会中,最易求的是名利,倘若不是名利,事情就比较复杂。,'

“我渴望被爱。”

朱立生答:“你必须明白,我们之间,有一个年龄差距。”

“我很清楚这件事,就因为这样,你才有时间、智慧、能力爱一个人。”

朱立生相当镇静,"将来呢?,'

苏西笑,"多远的将来?你指明天,抑或明年。”

“十年,二十年。”

“推想到那么远,岂非自寻烦恼。”

朱立生释然。

苏西笑道:“肯定二十年后,你仍然比许多男于英伟。”

朱立生从来没有接受过对他外型如此直接的赞美,一时说不出话来。

苏西问:“不是说去坐船吗?”

那是一只簇新的白色游艇,船长一百六十英尺,船身上课着苏西二字。

她伏在甲板上,晒得背脊金棕色。

“你肯定?”

“他的至爱并非我,而是他的听诊器。”

朱立生说:“但愿那日我没有叫他去代我见你。”

苏西却又微笑,"我相信命运,你呢。”

朱立生吁出一口气。

他们走到露台坐下,那日有烟霞,并且懊热,苏西只穿一件单衫,也渐渐冒汗。

她问:“你爱启东吗?”

朱立生很平淡回答:“假如有一颗子弹向他射夫我会毫不犹疑替他挡住,他对我也一样。”

苏西颌首。

朱立生转过头来,"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问,秒可以告诉你,在这种生死大事发生之前,我仍然会追求理想生活,而他也是,并且没有事可以阻挡我们。,,

苏西印去唇上的汗珠。

她做了一大壶冰茶,自斟自饮。

朱立生看着她微笑,"口渴?”

苏西答:“是,时时口渴,我的心理医生司徒曾徽那可能是因为心底热烈贪欲一件东西的缘故。”

“可是名利?”

朱立生游出去老远,然后再游回来,游泳是他最喜欢的运动。

第二天,苏西仍然去上班。

雷家振的电话来了。

“我低估了你,你竟然还在做白领,这简直是报复性示威。”

苏西笑:“只有你最了解我。”

“想证明什么?”

“我喜欢工作,即使是从前为生活,我也喜欢。”

“苏西,我想与你谈谈。”

“我随传随到。”

那样爽快,雷家振又一阵难受,这原本是她最投机的小朋友,今日却成为敌人。

“下班后到我写字楼。”

“一定。”

苏西知道非说清楚不可,这次会面躲都躲不过。

下午五时,她独身去赴鸿门宴。

雷家振在等她。

办公室内有冰镇香摈,苏西觉得比任何时候都口渴。

她自斟自饮。

雷家振开门见山。

“苏西,你继承亡父一半财产,已经十分富有,不必贪图朱家财富。”

“不,"苏西说:“这不是钱的问题。”

“我认识这个人超过二十载,"雷家振声音苦涩,"他不是一个易相处的人。”

“我可以猜想。”

“他的前妻失败,我又一无所得,凭什么你认为有机会胜出。”

“我年轻,乐于尝试。”

雷家振语塞,过片刻间:“你不会后悔。”

“爱人,被爱,怎么会后悔。”

“将来,你会替自己不值。”

“爱人,被爱,有何不值。”

雷家振叹口气。

“我有家母遗传,在感情事上,十分勇敢。”

“苏西,我一直喜欢你。”

“此事千真万确。”

“我从来没有求过人。”

苏西摊摊手。

“现在有一事相求。”

“我能做到的话——”

“你绝对做得到。”

苏西微笑,"那是什么事?”

“为着我的缘故,离开朱立生。”

苏西讶异得说不出话来,没想到雷家振会像所有愚妇一般,开口要求情敌自动退出。

这种做法,华人有句成语,叫与虎谋皮,怎么可能成功,苏西深深悲哀。

而雷家振居然还以为可以打动他,"苏西,你年轻貌美,又继承了遗产,如虎添翼,适龄对象多的是,何必一定选择朱立生。”

她说对了,那的确是一项选择。

“我与他已有二十年感情,我再也找不到人替代他。”

苏西不语。

“苏西,你可愿意离开他叶

苏西不加思索,一口拒绝:“不。”

雷家振脸色灰败。

她忽然露出老态,眼角与嘴角都添了皱纹,且严重下垂,形成悲苦之相。

苏西觉得不忍,别转了头,站起来,"我告辞了。”

雷家振却说:“慢着。”

苏西更加难过,忍不住说:“别再说下去了,你是雷家振,你损失得起。”

“我也是人。”

“无论如何,你应比其他人更有智慧。”

“苏西,我会叫你后悔。”

未了,苏西双眼看着天花板,叹口气,"一定要做得如此丑陋吗,我们曾是好友。”

“正是,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好友?”

“我告诉过你,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这是实话。”

“现在你已知道。”

“你是资深律师,为何在这种简单的事上与我夹缠不清。”

“苏西,你与朱氏两父于同时恋爱,有乖伦常,十分堕落,我是苏氏遗产执行人之一,我判决你失去领取遗产的资格。”

苏西一愣。

雷家振以为她会软化。

但是她没有。

苏西笑了,"取消就取消,我不关心,现在,你终于明白我继续工作的原因了,自食其力,最最开心。”

她拉开门,自顾自离去。

真没想到雷家振会上演这一出戏。

苏西还以为她会伸出手来。”苏西,我祝福你们,仍然是朋友广

当然不会殷勤地请苏西与朱立生吃饭,可是场面话总得那样说,才不失身份,才对得起自己的学历年龄。

可是她竟然出言恫吓。

苏西对父亲的遗产有无限厌恶,又不是天文数字,即使无条件发放也不会使任何人过着王公般生活,却又限制多多,逼使子女承认堕落,不知是什么意思。

她不要父亲的钱。

苏进与苏周弃了权,不一样生活得很好。

少了这笔遗产,也不是损失。

这笔遗产逼使她最尊敬的长辈与她敌对。

万恶的金钱。

回到办公室,她才松一口气。

小小斗室,无限温馨,同事们有时合作元间,有时互相往背脊插刀,都是活生生的人情。

她喜欢工作。

现在,她又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年轻女子了。

苏西用手捧着头,沉思起来。

秘书探头进来,"苏小姐,你还没下班?”

“快走了。”

原来写字楼是避难所。

她到了楼下,发觉朱立生坐在车子里等她。

他微笑,"小姐,载你一程。”

“去何处?”

“但听你吩咐。”

“可以随时下车吗。”

“绝对自由。”

“只载我一人?”

“正确。”

苏西满意了,她拉开车门,上车。

朱立生把车驶走。

“我听说了。”

苏西无奈地摊摊手。

“我会补偿你。”

“为什么?我的损失不过是由于我的选择。”

“可是你选择了我。”

苏西叹口气,"一直生活得很好,直至宣读了遗产。”

朱立生更加觉得苏西是他的责任,"你放心,我会保护你。”

苏西微笑,"我最爱听这样的话。"其他一切空泛之词,都元聊兼肉麻。

她很庆幸他手臂有力,看着朱立生笑起来,那灿烂的笑脸在他眼内犹如一朵芙蓉花,他泪盈于睫。

得来越不容易,越是珍惜。

她是他从另一男子手中夺来。那另一男子,是他的儿子。

回到平房,看到温室花圃派了员工来。

一货车都是花卉,苏西随意挑选好几款。

她比较喜欢有香味的白花。

“真奇怪,上帝是公平的,颜色浓艳的花多数不香。”

园丁笑,"也不是,紫藤、玫瑰、牡丹,都香气扑鼻。”

“难怪历来画家最喜欢这几种花。”

“苏小姐我们帮你搭一个紫藤架如何?”

“好呀。”

“兼盖一小小玻璃绿室,帮你置些兰花。”

这其实都是朱立生的主意。

人家送花,他送整座花园。

正当苏西认为可以休息的时候,一辆小房车飞驰到门口,紧急刹车。

苏西吃惊地抬起头,她看到了这一刻最不愿意看到的人。

朱启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