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回到公司,秘书说:“苏小姐,有客人在等你。”

这又是谁?

苏西记得从前有一位叫张月生的同事,同有妇之夫来往,事情拆穿之后,成日价提心吊胆,一听有客人拢她,立刻吓得魂不附体。

可是,她害怕的一日终于来临,一日,人家的发妻寻上门来,冲进会议室,一杯热咖啡泼她一头一身。

这张月生第二天就辞了职。

苏西的客人又是谁?

她走进会议室,人客转过头来。

咦,是苏近。

同苏周一样的古典美人,尖鼻子尖下巴,不过,神色没有苏周紧张。

“找我?”

她点点头。

苏西和颜悦色,"有什么事吗。”

苏近想一想,"我还是开门见山的好。”

“请说。”

“苏进叫我来通知你一声。”

“他好吗?”

“他下个礼拜在三藩市举行婚礼。”

苏西张大了嘴。

“他找到了对象,决定安顿下来。”

“啊,这是好事。”

“他希望得到家人的祝福。”

苏西觉得事有跷溪。

“可是家母不打算观礼,也不让我去,我想,只窄你是自由身——”

苏西明白了。她觉得义不容辞,微笑说:“我去好

了。”

苏近凝视苏西,"爸说得对,苏西,你是比我们强。”

苏西抬起头,"他那样说过?”

苏近答:“他一直那样说。”

苏西不语。

可是,他从来不曾面对面称赞她。

“谢谢你,苏西,这是请帖。”

苏西伸手接过。

“妈也不让我送礼。”

“我替你选一件礼物好了。”

苏近的手动了一动。

苏西马上明白,她过去握住她的手。

苏近泪盈于睫。

“苏周知道这件事没有。”

“已通知她,不过,她一向与苏进不和,我想她不会去。”

那么,只得苏西一人了。

“我告辞了。”

苏西送她到门口,才回来看那张帖子。

同所有的结婚请帖一样,白底熨银字,用歌德体英文写着:“苏进与彼德麦费顿邀请阁下参加他们永结同心志庆……"接着是地点与时间,苏西必须立刻赶去。

她即刻订妥飞机票与酒店,如此匆忙,只得乘头等仓。

并且把行踪通知雷家振律师。

“去多久。”

“三天”

“你也太好心了。”

“苏近开口……”

“打算送什么?”

“一对手表吧。”

“那么,替我带一对钢笔去。”

“一个人携那么多礼物,我怕海关不让我过去。”

“到达;日金山才买也可以。”。

“雷律师,不如你也走一趟。”

“我走不开。”

“功夫挤一挤,不知行不行。”

雷家振沉默。

苏西只得知趣他说:“算了。”

“原本我是长辈,应当参加他的婚礼。”

苏西又说:“假如我结婚,你来不来?”

“我是主婚人,你说我来不来?”

“偏心。”

“世事原来就不公平。”

“苏进希望得到家人的祝福。”

“那么,就不要做令家人下不了台的事。”

苏西叹口气。

她无法说服雷家振,苏西肯定世上无人可以令她转弯。

苏西在飞机场才有时间同朱启东交待。

“启东我有话说。”

“这一阵子连谈话机会也无。”

“可不晃”

他咕咕笑,"医院是公众地方,真不方便。”

“等你出院。”

“快去快回。”

苏西正拎着行李进舱,忽然有人按着她肩膀。

苏西吓一跳。

抬头一看,既惊又喜,原来那人是雷家振。

她笑了,"我知道你会回心转意。”

“我是律师,应当公事公办。”

苏西点头。

“我的位子在你左边。”

放好行李,雷家振到洗手间去,苏西翻阅杂志。

有人过来招呼:“苏西。”

苏西惊异得说不出话来,这又是谁?

她惊喜莫名,是朱立生,是朱立生。

“你也去三藩市?"苏西涨红了脸。

他笑了,"我怕你寂寞。”

苏西不知说什么才好。

“我听到你的行程,赶紧也订一张飞机票。”

“谁告诉你我要旅行?”

“雷律师。”

说到曹操,曹操就到。

雷家振自洗手问出来,看见朱立生,意外得不置信,惊喜交集,呆在那里。

这一切都落在苏西眼中,原来雷家振不知道朱立生会上飞机。

而更错愕的是朱立生,他像是一时之间弄不明白为什么雷律师也会出现。

一时三人都讶异得说不出话来。

苏西把他俩的表情贯通融汇,忽然之间灵光一闪,真相大白。

啊,原来如此。

朱立生来见的是苏西,可是雷家振却以为自己才是他的目标。

一加一等于二,苏西这才知道朱立生便是雷家振等了大半生的那个人。

苏西找不到地洞,巴不得跳下飞机去。

朱立生神色也尴尬到极点。

只有雷家振,那样英明神武的她竟丝毫没有存疑,心花怒放,以为朱立生一定是来陪她。

苏西不由得别转了头苦笑。

爱情是盲目的这句老掉了牙的话原来一点不错。

服务员过来提醒他们飞机即将起飞。

一行三人不得不坐下来。

苏西夹在他们二人中间。

世界本来好好地运作,然后,这个叫苏西的女子出现了。苏西低下头,非常内疚,痛苦地申吟一声。

可是,正因为年轻,没有什么事可以令她失眠,地球塌下来也这么说,她靠在椅垫上熟睡逃避。

雷家振笑着说,"你看看苏西,同十二岁时一模一样。”

朱立生浑身不自在,也只得豁出去,陪着笑,"没有心事。”

苏西侧着头,正向着朱立生这一边,浓眉长睫,以及微张着的嘴,都可爱到极点。

朱立生茫然,他握着的手在冒汗。

一听到苏西要到;日金山,他没有多想,立刻追随,为的就是想多看她几眼。

中年人的心情只有自己最最明白。

他仰慕苏西的热情、但白、恳切,她的青春深深感染了他,她使他快乐。

没想到雷家振误会了。

只听得她说:“我差点腾不出时间来,幸亏临时改变主意,否则,你就扑了一个空。”

朱立生不出声。

有一个声音同他说:赶快讲清楚吧,三言两语,叫她知道,你不是为她才上飞机。

可是说这几句话,比登天还难。

雷家振把手伸过来,想有所表示。

朱立生忽然叫住服务员。

“一杯威士忌加冰。”

这时,苏西动了一动。

雷家振替苏西盖上一条毯子。

她好奇地问朱立生:“你陪我来三藩市,是有话要说?"不会是求婚吧,她有点紧张。

没有回音。

再看,朱立生也已经睡着。

雷家振莫名其妙,不过,城市人的确个个都累,一有机会就倒头大睡。

航程不算远,苏西先醒来。

“还没到?"伸个懒腰。

“快了,"雷家振说:“到底是中年人,挨不住。”指朱立生。

苏西转过头去看他。

她放下了心,他的睡相不难看,有些中年人平日站着,看上去还充得过,一躺下,脸上肌肉往两边塌下去,老态毕露。

朱立生的睡姿文静得很,双手交叉放在胸前。

雷家振看着他的眼神充满情意。

苏西心想,她恐怕注定要失望了,但愿事情拆穿之后,她只恨他,不要恨苏西。

雷家振说:“你看他,那样累还来陪我。”

苏西在心中嚷:不不,不是你。

可是嘴巴没有勇气说出来。

他们下了飞机,朱立生说:“到舍下去休息吧。”

苏西却推辞:“我已订了酒店房间。”

她想避开他们。

低着头,叫部计程车走了。

雷家振奇道:“这孩子怎么了。”

苏西淋过浴,换好衣服,到商场去选焙礼物。

之后,又到公园去逛一会,才回去小患。

雷家振的电话把她唤醒,"车子在你楼下,一起吃饭吧。”

日本馆子十分幽静,只得她们两个女人,喝清酒、吃寿司。

朱立生没出来。

雷家振说:“他的业务跟着他的人,走不开。”

苏西忽然问:“他做哪一种生意?”

“同你父亲一样,生产电子用品,最近向电脑零件进攻。”

“还这样忙于什么呢。”

“男人没有事业,等于女人少了衣饰,看上去不登样。”

苏西笑,这话还是第一次听。

“要不要到他家来看看?地方很大很漂亮,全海景,对着金门桥。”

苏西摇摇头。

“苏西,要是你愿意,那也是你未来的家。”

苏西吓一跳,背脊出冷汗,半晌,才想到雷家振指的是朱启东与她。

她不响。

“明天一早我来接你去观礼。”

“好的。”

“立生不去,他不过是来陪我。”

说的次数多了,几乎连苏西都开始相信。

旁边桌子来了一对情侣,吃饭的时候也如胶如漆

苏西吁出一口气。

她不会与任何人分享一个男友,自幼她必须与。”分享父亲,她已经受够。

“母亲好吗?”

“很好,谢谢。”

“有无可能结婚?”

“希望会。”

“她环境比我好。"雷家振感唱。

“怎么可能,"苏西不以为然,"你有本事。”

“她有你。”

苏西羞愧,"我不是孝女。”

雷家振拍拍她肩膀,忽然她惊喜地抬头,"看是诈来了。”

朱立生找了来。

苏西顿时沉默。

但是她心中又觉得有一丝刺激,原来偷愉模模,瓦以有这种乐趣。

雷家振说:“咦,对面马路有一档糖炒栗子。”

苏西说:“你喜欢吃,我帮你买。”

不待雷家振答应,一个箭步走出去。

雷家振笑,"这孩子。”

朱立生放下筷子,"我去看看。”

他也走了出来。

街角风大。

苏西看着他,他也看着苏西。

而雷家振则在日本馆子的窗口看着他们。

日籍小贩把栗子交给苏西,捧在怀中暖呼呼。

风真劲,他俩一时不愿回到室内去。

终于,苏西转头回到餐馆内。

苏西把栗子交给雷律师。

她正在吃串烧白果,故笑说:“白果白果,许多送信的人都忌讳。”

饭后他们分头回家。

第二天一早,雷家振来接她,两人不约而同芽象牙白的套装,苏西不禁笑了。

雷家振带来一顶缎子蝴蝶结型帽子,苏西戴上,觉得刚刚好。

雷家振一直这样照顾她。

“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婚礼。”

苏西轻轻说:“不过是私人仪式,法律尚未通过。,,

到了会场,发觉与一般礼堂的装饰差不多。

罢站定,苏进已经迎出来。

他紧紧握着妹妹的手,忍不住张望她身后,希望其余两个也来。

但是他只看见雷律师。

他不敢露出失望的样子来,怕对人客不敬。

他微笑说:“欢迎你们来。”

出现的客人才是最要紧的。

“我给你介绍彼德。”

苏西看一眼就喜欢麦费顿。教养不是装得出来的一件事,他不但高大英俊,难得的气儒雅。

苏西与他握手。

彼德问:“好像还有一位苏小姐,没有来吗?”

啊,把雷律师误会成苏西的姐妹了。

雷律师笑起来。

咦,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对一位女士最佳的恭维,便是减她的寿。

彼德抬起头来,看到苏西正抿嘴,他灰蓝色双瞳溅出一丝笑意。

肯定是个聪明人,但愿他会好好照顾苏进。

麦费顿家族全部人等在场臂礼。

他父亲是一名剧作家,母亲是时装设计师,兄弟三人,亲切和蔼。

彼德本身是一家古玩店的老板。

雷家振在苏西耳畔轻轻说:“幸亏来了,否则,真不知道世界已经大方到这种地步。”

仪式简单,二人交换了指环,拥抱一下。

酒会在附近的酒店举行。

彼德说:“苏西,假如你不必回去梳妆,可到我小店来参观一下。”

苏西笑,"我不用换衣服。”

选择多么明显,谁高兴对牢梳妆镜子呷哩嗑喷。

她先把礼物送上。

彼德拆开来一看,立刻把手表与纽扣戴上,表示尊重,并且给他的父母观赏。

苏进投来感激的目光。

雷律师说:“他整个脸容祥和得多,彼德对他有好影响。”

“有人那样爱我,我脾性也会舒但。”

“我得回去小慈。”

“耽会儿。”

麦费顿古玩店并不小,事实上楼高三层,货色包罗万样,都是精致的摆设,标价柏五百美元至万余元,人人负担得起,可以想象生意一定很好。

苏西对一串古董黄水晶珠链多看了两眼。

那麦氏好不擅观人面色,立刻唤人取出给苏西戴上,并称赞说:“阳光颜色衬阳光笑脸至好看不过。”

苏西微笑,"无功不受禄。”

他看看标价,"十元。”

“大便宜了。"苏西忍住笑。

“那么,一百元吧。”

像到了镜花缘中的君子国一样。

苏西觉得有趣到极点,"五百元我替你买了它。”

“不可以不可以,收到足一百二十元。”

苏西答:“好吧。”

彼德又说:“你来看看这把拆信刀,三十元买下,送给雷女士最好不过。”

苏西一看,只觉好看,忍不住取起观赏。

彼德在一旁解说:“花百姿制品,沙皇时代;日物,相信由宫中流出,刀身由西伯利亚绿玉雕成,刀柄镶一俄国古金市,金市上头像是凯撒琳女皇,果上鲜红色搪瓷,本来金市最忌上色,可是由花百姿做来,却又妙到巅峰,请注意它的原装饰盒。”

太漂亮了,雷律师案头多一把这样的裁纸刀,想必生色不浅。

彼德请她到后堂喝咖啡。

他轻轻说:“苏西,看得出你是真心关心进。”

苏西笑一笑,"应该的。”

“苏西,有空到旧金山来,当是自己的家即可。”

“一定。”

苏西与他拥抱一下。

她喜欢彼德比苏进多。

丫餐酒会时因为人多,已不方便说话。

苏西与雷家振并非坐在同一张桌于上。

苏西喝了许多香摈。醉醺醺的,十分愉快,她喜欢婚筵,人生苦多乐少,一定要自寻欢乐。

好儿位男生过来同她说话,仲苏西信心充沛,忽然之间,她不再嫌自己的鬃发太蓬,眉毛太粗。

一名侍者过来,递给她一张字条。

苏西一看。连忙丢下众人向花园走去。

那处有一座亭子,柱上挂满紫藤,香气扑鼻,白色粉蝶来往穿梭,朱立生就在那里等她。

苏西无奈地笑。

“你看上去像仙子一样。”

苏西摘下帽于,拨散头发,叹口气,坐下来。

朱立生忽然问:“你可愿在这甲结婚。”

苏西答:“但愿如此,可是,首人,我们有。一大堆解释需要处理。”

“你的感觉可与我一样。”

苏西看着他,轻轻答:“是,肯定一样。”

他叹口气,"我会负责。”

“一人负责一半。”

朱立生忽然发觉:“你喝过酒。”

“壮了一点点胆,可是非常清醒。”

“希望酒醒后不致'于改变主张。”

“我希望我会。”苏西苦笑。

朱立生走近她身边,伸出双手,轻轻握住她的纤

腰,低下头去,亲吻她的秀发。

早上刚洗过,头发深处似还有一丝潮湿,他嗅着发香,陶醉得带一丝凄惶。

真没想过到今日又会与爱恋一头撞上。

一定须谨慎处理,否则万劫不复。

半晌他抬起头来,忽然看到有人站在他们面前。

苞着,苏西也呆住。

那人,当然是雷家振。

她站在那里已经有一些时间了,目睹一切,他们没发觉她,她则太过震惊,像那种暮然中枪,不知血自何处喷出,诧异得要四处寻找伤口的人一样,一下子不知痛。

三个人互相凝视。

这时,苏西伸过手去,握住了朱立生的手。

饼了很久,才听得雷家振哺呐说:“这不是真的。”

苏西觉得再加以掩饰,就不是一个人了。

她鼓起勇气说:“是真的,们是,我不知道他同你的关系。”

雷家振而如死灰,看着朱立生,"你欺瞒我。”

朱立生只简单他说:“对不起。”

第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