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摇摇头。

“那么吃饭吧,”她说,“你试试我做的面包,我刚学的。”

我只觉得一切食物塞在口中,都像块橡皮似的,没有一点点感觉,我很难过。尽避琪琪说我是个出名爱哭的男人,我这一次并没有哭,哭也太迟了。

吃完之后琪供收拾,我并不是懒,我实在是没有心思,我多想开口说:“玖琪,我知道你有多大的好处,但是我爱的却是那个不自爱的弱者。”

我练了好几十遍,真怕一时嘴滑,随意说了出来,但是我紧紧地闭着嘴。

我天天去看朱明,她换了一家医院接受个别治疗,要整整一个月才可以出院,她很痛苦,上她受不了,精神上又支持不住,好过的时候她躺在床上紧紧地抓着被单与毯子,护士说她难受的时候会骂人打人,摔东西,接着是爬在地上求他们把她放走。

药物对她的帮助不大,每次她看见我的时候都哭,低声的呜咽,像一只不开心的小狈。

“你放我回去吧,”她会说,“我受不了这医院。”

“放你回去?到哪里去!”我冷冷的问她,“我每天开一小时的车来看你,怎么可以放你回去?除非是你死了,否则我不会放过你。”她抱紧我,把头埋在我怀里,我们的感情在这段日子里逐渐增加,她瘦得像一把骨头,这个朱明难道真是我以前见过的朱明?只有她一双眼睛,还是那么激烈,那么热情,这我是知道。

我同时也知道朱明永远不可能爱我。

后半个月她稍微有进步,看到我去看她非常的欣喜,有时候我们在一起为她家人写信。

我说:“父母俱在不知道有多好,我没有家人。”

她有点惭愧。“我明白了,家豪,我懂得。”

我说;“我不是教训你,又要过农历年了,你浪费整整一年,将来你是要后悔的,我情愿你把这一段日子全忘记,过一阵子你出院,我替你去安排住所,你快点再办入学试,从头开始。”

“我……不想再人学了。”她轻声说。

“那你打算怎么做?”我问。

“我想在家画画。”她说,“然后拿出去发卖。”’

“卖给谁?”我问。

“有几家相熟的画廊,只要是好的作品,他们是肯要的。”

我心里盘算一下,点点头。“只要你喜欢,就算是当消遣也是好的,我并不介意,先要你精神恢复过来。”

她看着我,大眼睛里感情很复杂,她深褐色的眸子像一只鹿那么温柔,我低了头。我从来没有对琪琪像对她,对琪琪我有是尊敬与欣赏,对朱明我却是不一样的。

“家豪,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要知道,找并不值得你这么做。”

“什么叫值得与不值得?”我问她,“你好好休息吧。”

“人们会怎么想?”她问,“他们会不会看不起我?”

我笑说:“他们要看不起你,也只有随便他们了。”

“你不会看不起我,是不是?家豪,你真是天下最可爱的人,你的心地这么好。”朱明很是激动。

饼了一个星期她终于出院了,身子非常虚弱,我为她买了几件新衣,不外是羊毛衫与牛仔裤,还有托女同学买的内衣。朱明接过了衣服,把头埋在衣服里哭了。

我默不做声。

朱明咬牙说:“如果我不振作起来,叫我不得好死。”

“别这么说,我相信你,来,我们出去看看世界。”

她换上了衣服,毛衣是白色夹粉红的,牛仔裤碧碧蓝,凉鞋稍微大了一点,但是穿上羊毛袜刚好,她说:“这套衣服就算我自己买,也没有这么合身。”

不过我知道她不喜欢粉红色,但是粉红色看上去永远有点喜气洋洋,一种窍喜,并不如大红那么明目张胆,但是分外引人人胜,我甚至买了一件粉红色的短大衣给她。

我先把她接到青年会,让她看过那房间,再跟她说邮局在什么地方,银行又在什么地方。

“如果你住得不舒服,再告诉我好了。”我说道。

“很舒服,真的很舒服。”她坐在床沿,模模热气管子。

我自口袋里模出若干现款与一张支票,放在她面前。

“你要买什么,自己出城买也可以,叫我陪也可以。

她抬起头,忽然问我,“琪琪呢?她知道了怎么办?她并不喜欢我,这一定会影响你们的感情。

我也忽然坦白的对她说:“朱明,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已经对她不忠实了,我对她很抱歉。”

朱明像是忽然听到什么坏消息,呆了一阵子。

我说:“但是你与我还是好朋友,你不要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我对你没有任何要求。

她点点头。

“我们去吃饭,你要吃什么?”我问,“好久没与你在外面吃饭了,医院的膳食真是糟透。”

她说:“我希望吃到广东点心。”盼望得像个孩子。

我笑:“好的,我打一个电话到实验室去。”

电话拨到实验室,他们说琪琪曾经给我打过电话,我拨到家中,没有人。

我心中有点不安,却又说不出所以然来。

我陪朱明去吃了饭,朱明很是开心,吃完饭硬是要去买画具。我陪她买好整套工具,她又要去画廊接头,我劝她不要心急,她硬是不肯,走遍了全城,她终于买齐了她要的东西,又联络了画廊,好几家画廊对她的出现都表示欢迎,同时问:“你到哪里去了?”她说她病了。

画廊的主人说:“你快再画吧,画好送到我们这里来。”

朱明笑了,她在画廊中从头缓步到尾,神色骄傲地看着那些标好价钱的画,她又回到她的世界里来了,她眸子闪闪发亮,她的生命恢复过来。

她含笑跟我说:“那些画也不过如此呢。”

我也笑了,我看不懂画,但是我对朱明有了信心。

我送她回去青年会,问她肚子饿不饿,人累不累。

“不,你赶快回家,琪琪要等你的。”朱明说。

“那么你呢?”

“我会照顾自己,一会儿我会到小食店去买热狗。”

“你别太累才好。”我坐在那里,并不想动。

“你放心。”

她把买回来的工具—一拆开,把架子竖起来,铺得一房间都是,兴奋得脸上发光。

“家豪,我卖出第一张画的时候,便可以把钱归还给你了,我还要请你与琪琪吃饭,你相信,我的命是捡回来的,从此以后,我活着是对你们有一个责任。”

我点点头,这自然是最好,我告辞了,朱明送我到门口,天气有点儿冷,她忽然抱住了我,就在门口,很多人进进出出的当儿。她羊毛衣的味道直钻进我的鼻子来。朱明飞快地吻了我的脸一下,向我挥挥手,进去了。

我开车回家,约是六点钟左右,屋子里没有灯光。

我开门进去,开亮了灯,每一样东西都收拾得于干净净,但是琪琪不在。

我想到中午时分她给我的电话,我上楼到她房间去,她房间是空的。

书桌上面的书。笔记、卡片,一切小摆设都不见了,只剩一张我的照片。

我猛然去拉开衣橱,衣橱里也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琪琪!”我大声吼叫,“琪琪!”

她走了。我到处找信,翻遍了整座房子,都不见有一张字条,她什么都没留下来,她就这么的走了,我心里惊恐,她到底知道了多少?她为什么不指着我骂我?为什么不赏我两个耳光?为什么?

琪琪走了!

我坐在客厅里。她走了,现在这间屋子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们曾经在这间屋子里住了两年多,她是我的未婚妻,现在她走了。

我的心里非常羞愧非常难过,她一个字也没有留下来,她竟对我痛心若此吗?我岂是这么不可理喻吗?我的眼光落在茶几上,有一样东西闪闪发亮。

我看仔细了,原来是我给她的那只小小订婚戒指。

我把它握在手中,再摊开来,然后放回在茶几上。

我拨电话去间唐。

“唐,你见到琪琪没有?”

“发生什么事了?”他实在是那么聪明的一个人。

“她离开了家,你难道一点也不知情?”我问。

“为了你不欢迎我的缘故,我们表兄妹已经很少来往。”

“我明天到她学校去找她。”

“家豪,如果琪琪要离开你,她是下了决心的,她决不是耍花枪那种女孩子,你是找她不到的。”

“她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不知道。”唐挂上了电话。

学校已经放学了,明天一早去找人吧。

我那一夜没有睡,也没有吃晚餐,只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琪琪走了以后我第一个念头便是得设法把她找回来。非得把她找回来。

找回来又怎么样呢?我还是天天去见朱明?倘若不是朱明的出现,我们在夏天便该结婚了。

天一亮我便走到琪琪的学校去等开门,那几个小时简直是渡日如年。大门一开我便走到她课室去,一个人也没有,我坐在她的座位上等。

一会儿琪琪进来了,我将对她说什么呢?

叫她原谅我,叫她了解我,我们一定得开心见诚地再谈一次。我要她明白我。

这一次我要冷冷静静地表达我的意思。

学生一个个的进来,太阳射进课室,是一种黄玫瑰的颜色,我准备琪琪随时穿着短袍子出现。

她没有来,每一个人都以奇异的眼光看着我,终于有个女同学走过来跟我说:“你来取琪琪的功课吗?她把一切都带走了,没有剩下什么。”

“带走了?”我问,“她走了?你们看样子都知道,是嘛?”

“当然,早一个多月她便计划转学,你是她的男朋友,难道你不知道?她经过详细的考虑,到后来非常的忧愁,但是终于乘昨天中午的飞机走了。”

我如五雷轰顶。“飞机?昨天?”昨天中午她曾经打电话到实验室去。我不在,那时候她在机场?我呆呆的站在那里。我昨天去接朱明出院,天下的事有巧得这样的?

还是这是琪琪的计划?她察知我又与朱明联络上以后,便悄悄的计划离开我了?她的时间把握得那么准?

我问:“她……到哪一间大学去?”

“我们不知道,她到美国去了。”

“美国?”

“美国。”

“我明白了,谢谢你。”我离开了学校。

琪琪做事是一整套的,知妹莫若兄,唐比我了解琪琪,我到昨夜还以为琪琪是一时意气的离家出走,只要我找到她,三言两语她就会再回来。

琪琪不是朱明,她根本懒得与我噜嗦,要走便走得干干净净,连字条电没有一张,人跑到美国去了,地址也不留,免得我去烦她。

我真料不到琪琪,会这么决裂。这么美的一个女孩子,心肠像钢一样。她给过我一次机会,她也忍受过我对她的冷淡,对她来说,已经是大大不容易的事,她会责怪我一辈子吧?

或者琪琪会很快的恢复过来,忘了我这个人,我走到图书馆门口,忍不住落下泪来,世界上的事尽是这么令人烦恼。如果我一直不知道有朱明这个人岂不是好,如果知道了朱明,我的心肠有唐那么硬又岂不是好,为什么我这么没有决断,想来想去没有一个结果了

现在琪琪逼我做出了决定,她毅然的退出,维持了她的形象,但是她并不知道朱明不爱我,朱明感激我,听我的话,但是并不爱我。

琪琪是不与任何人争任何东西的,她不屑,她的自尊是无可比拟的大。为了她的自尊,她可以牺牲一切。

我回到家里,打一个电话给朱明,她很快的来听,我告诉她稍迟去看她。

她说:“家豪,我昨夜打了好几幅草稿,已经拿去给画廊看过了,他们不反对这个题材。”

“什么题材?”我问。

“‘星星的碎片’,不是你叫我画的吗?我终于动笔了,我要你来看看。”

“好的,我休息一下即来。”我说。

我与房东联络上,打算退租,一个人住这么大的屋子干什么,我会觉得累,琪琪已经走了,日历翻过新的一页,住在这里处处会想起她,我不要故意地怀念她。

房东准我一个星期后搬。

事情的变化竟会大得这样。我真是不能相信,琪琪永远是一个主动的人,她不像我,因循地一日过一日。

我把东西收拾好,打电话给一个同学,要求到他那里去睡,晚上十时到,我不能够再在这间屋子里多睡一宵。

看到朱明,她精神似乎很好,正在喝苹果汁,一边喝一边看着铺满一地的速写,我只看见纸上有来去纵横的线条,我瞧不懂,正如朱明一样,我其实并不懂得她,我真正知道的只有琪琪,我知道她爱我,因为她曾经一度打算嫁给我。

我精神很恍馆,只坐了一点点时候,便要告辞。朱明问道:“家豪,你不觉得我的画没有退步?”

“没有。”我勉强的说。

琪琪知道我一切的缺点。在琪琪面前,我不用假装,我们是这样的熟络,我可以对着琪琪痛哭,但是在朱明面前,我必须微笑,因为我是一个强者,我不能在朱明面前失态。

那夜我躺在同学家中抽烟喝酒。同学何尝不是好奇的?

他问我:‘与琪琪吵架了?”每个人都知道琪琪。

难怪琪琪要离开这里到美国去,在陌生的地方她可以有新的开始,她做得对,她是个大智大勇的人。

“她走掉了。”我说。

同学诧异,“什么?她走掉了?屋子不是没有人?”

“是的,空洞得可怕,所以我到这里来睡,我要找个新地方住,我简直不能忍受那间屋子。

同学问:“你不爱她了吗?我记得琪琪是很可爱的。”

“我不知道。”

“那么快睡吧。”

我没有睡,非要等琪琪走了以后我才会发觉损失有多大,人就是这么贱。

我在实验室的工作几乎完全停顿下来。晚上睡不好,三顿饭没有地方煮,白天忙着找地方搬家,脏衣服堆在同学的家中,一切都乱成一片。

每天回到旧屋子去看信箱,希望有信,期望着信封上是个美国邮票,但是又害怕收到之后不知如何作答,我非常的矛盾,结果直到搬,一封信也没有。琪琪是不会来信的了。她是那么倔强的人,即使她的世界塌了下来,她也不会求告任何人,她的骄傲是她的一切。

终于我找到了新房子,设备很差,租金很贵,我得花力气好好的布置它。那时候与琪琪搬进一层房子,是多么的愉快,现在得靠我自己的一双手来做妥一切工作,我十分的没精打采。

房东问:“年青人,你的女友在哪里?叫她来帮忙呵。”

朱明?她忙她自己的还来不及,我每天去看她,她总是叫我看她的画,朱明现在是我惟一的安慰,为她而失去了琪琪,我并没有让她知道。

我天天去看她的人,不是看她的画,她的情况良好,只是有少许紧张,烟酒全戒掉了,体重略有增加,她还是那么热爱艺术,与我一说可以说上一两个小时,她现在是乐观的人,愉快的,我常常被她感染到,坐在地下陪她吃芝士夹面包,喝果汁。

画是她的一切,现在没有不想与她结婚但乐意批评她的男人,现在她有一个好朋友,现在她恢复了健康。

但是她这一次所画的我一张也看不懂,那些画的颜色是细腻的,没有特别的技巧,调子很黯淡,一组组的图案,人们所称的抽象画。

我记得她以前画的都是写实的作品。

朱明解释,“如果你仔细看,还是同一类型同一作风的。”

但是我没有懂,我非常引以为憾。

我认识朱明至今,她一直都消沉不振,她总是哭。所以我以为我了解她,现在她渐渐强壮起来,我又成了个可有可无的角色,我惆怅的想,她是否会比琪琪更独立更倔强?不会的,朱明的眼睛永远那么热烈。

我等待与她一起谈诗词歌赋,与她说小王子,弥补唐所有没有给她的,但是她不需要,现在画就是她的生命。

天天回家拥被独眠,想到琪琪,也惟有朱明的笑脸可以抵偿。

朱明对我是没有话说的,她对我的感激与尊敬几乎达到极点,连家信都给我看。

她父母在上一封信中写:“……我们对于方家豪先生给你的关怀,感谢不尽,我们订于圣诞前后来看你一次,上几个月我们完全与你失去联络,非常惊恐,望你保重身体为要。永远爱你的父母亲。

朱明歉意的说:“我告诉他们我得了重病,几乎死去,他们是很乐意相信的。”

“那的确是一场大病,”我说,“你以后要多多保重。”

她沉默片刻。

饼了一会儿她说:“我已经免疫了。”

我有点安慰,我看着她,朱明现在穿得很好,衣服总是很干净,头发长到耳朵,很稚气很漂亮,胖多了,但还没有去年的现在胖,我认识她竟一年了,时间过得这么快。

琪琪适应美国吗?

朱明卖掉了一整组的画。

我心中未免好奇,那些洋人看中了她画里的哪一点呢?

我是个机器佬,我不懂艺术,大概朱明是不简单的。

她的画卖得好价钱,她还清我这里的债务,买了好些新衣服,租了一个很大很暖的阁楼,真正的开始发展她的事业。但是她没有拉开我与她的距离。

我笑说:“‘星星的碎片’全卖出去了?”

她转头,“呵,那批画并不是星星的碎片。”

“为什么?”我惊奇的问,“你在打草稿的时候明明告诉我是的。”

“后来我改变主意了,”她歉意的说,“画写实作品永远卖不出去,今时今日,画不过是用来装饰公寓用的,真正的艺术可有谁要呢?”

我呆呆的看着朱明。

“现在我要名气,也要赚钱,”她叹一口气,

“卖出去的五张画,是画廊派给我画的,连色调、尺寸都有人指定,换句话说,这不过是室内装修的一部分,真正的画家是不屑为的,但是我不同,我现在喜欢做一些肯定的、安全的事,我接下来做。”

“将来有机会,你也可以画自己喜欢的作品。”我说。

“不,”朱明摇摇头,“画这样东西,一妥协便完了,再也做不出好东西来。”她有点黯然。

“这……”

“我说得太玄了。但是我在其它方面得到很多,家豪,有你做我的朋友,我太幸运了,今天我要请你们吃饭,我还买了小小的礼物,请你接纳。”朱明说。

她掏出一只盒子,打开来,里面有两只同样款式的手表,一男一女。

“送给你与琪琪。”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