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失去的时间

子君十五岁的时候,就问同学:“时间哪里去了?”

同学安琪眨眨眼,“什么,你说什么?”

“你看,早上我们起来上学,到了课室,晃眼三节课,已是中午,那时间到什么地方去了?”

安琪侧着头想一想,“可是时间总会过的。”

“是,但,时间去了何处?”

安琪答:“消失了。”

“消失在何处?”

安琪笑!“你为什么不去问物理科周老师,她也许可以回答你。”

“真的,物理学有一条定律,叫物质不灭论,以此类推!时间过去,在我们生命中消失,一定去了别的地方。”

安琪敲敲额角,“子君,这个问题那么玄,我听得头痛。”

子君笑,跑去与物理老师周小姐商讨时间何处去。

周小姐看着子君半晌才说:“你若不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我真会以为你在开老师玩笑。”

“老师,时间倒底何处去了?”

周老师叹口气,“我也想知道,午夜梦回,只觉自己又老了一日,又过了一天,心中挺不舒服。”

“老师,我想去寻找失去的时间。”

老师不由得哑然失笑,“你说什么?”。

这个漂亮聪明的学生脑筋恁地稀奇古怪。

“去,子君,去把功课做好。”

这句话到现在已有三年。

子君已经十八岁。

她当然没有出发去寻找失去的时间,说来可笑,她哪有时间,正在发育的身体令她有说不出的烦恼,大学试又得全神贯注应付,时间过去了也得随它消逝。

子君对安琪说:“婴儿终有一日会变成老人,时间大神真是厉害。”

安琪诧异,“这个问题还在骚扰你?”

子君点点头。

“你应该像所有人那样,接受事实。”

“我比较好奇。”

“幸亏你的好奇心不影响你的功课。”

“我又想到,管理时间的,一定是时间大神。”

安琪问:“你有没有发觉欢乐时间过得特别快?”

“对,而悲伤的时间过得特别慢。”

“子君,若果真找到时间大神,问问他,有没有骗我们,可有偷掉我们应得的时间。”

子君骇笑,“即使见到他,我也不敢问。”

安琪笑,“没有用。”

子君也笑,两个女孩子随即低头做功课,考试近矣。

她俩结伴进了大学。

子君始终没有忘记问,时间去了那里。

同男朋友家和讲起,他会用手指一指子君的鼻子,说:“你这个人真好玩。”

他根本没有思想过,时间去了哪里。

其实想与不想,时间总是会过,多想无益,倒不如学家和,既来之则安之,随遇而安。

但是子君深深沉醉在这个问题里,不能自拔。

她同安琪说:“家父的头发开始秃,是因为他老了,他为什么会老?因为他已经五十多岁,时间过去,人一定会老──”

安琪笑不可抑,“又是那个老问题。”

子君叹口气,他们都不认真。

每到新年,去旧迎新,又理所当然的生活下来。─

“安琪,”子君问:“假使有机会,你会不会与我出发去找时间大神?”

安琪与子君击掌,“一定,记得约我。”

直至大学毕业,这个约会仍然没有成为事实。

子君找到一份颇有前途的职业,时间就如此耽搁下来。

堡作与应酬都忙,渐渐子君也与其他成年人一样,不大去追究时间问题了。

下了班之后,她喜欢喝上一两杯松弛神经。

安琪仍是她好朋友,但她与家和已渐渐疏远。

“家和还是那么天真,看样子他会一辈子留在大学里教书,那种生活不适合我,讲师太太老爱在小圈子里互相比试,比无可比,拿子女样貌成绩出来比……很少人第一次恋爱就成功的吧。”子君感喟。

安琪说:“你有权追求理想。”

子君有点沮丧:“真没想到长大了的自己会如此平庸。”

“小姐,生活还没有开始呢,将来结了婚,你会发觉丈夫比你更平凡,下了班只会看报纸,十年升不了一次职,这还不算惨,最悲哀的是,这样不济事的人还得你去服侍他,不然还保不住这段婚姻。”

“为什么不独身终老?”

“太寂寞了。”

“世事苦难全,千里共婵娟。”

“真要找时间大神谈一谈。”

是七月的一个黄昏,子君身体不适已有一段时间,下月复隐隐作痛,看过医生服了药,情况却转得更坏,为此她有点害怕,因而精神萎靡,碰巧公司里又发生一连串不愉快事,身为夹缝阶级,受尽委屈。

回到家里,天气闷热,又适逢家务助理告假,厨房一只干净杯子也无,子君不由得深深叹息,最取我们命的是这些生活琐事烦事吧。

她取出一叠救急的纸杯,斟冰冻啤酒来喝。

这样乏味的生活简直是糟塌时间。

喝得几乎酩酊,忽然听见有人唤她:“子君,子君。”那是一把悦耳动听的女声。

子君月兑口问:“谁?”

“我是你一直想见的人。”语气温柔和蔼。

子君笑了,她用手模着头,“我不想见任何人。”

“是吗?”声音有点讶异,“我还以为你想见我。”

子君抬起头,“是妈妈吗?”她与亡母感情欠佳,一向没有交通。

“不,我不是你妈。”

“那,你是谁?”子君叹口气,“我哪有心情打哑谜。”

“对不起!我不知你心情欠佳,我们改天见吧。”

“喂喂喂,你倒底是谁?”

“我?我是你口中的时间大神。”

子君呆住。她自沙发上跃起,一个鲤鱼打挺翻身,寻找声音来源。

子君看到一位打扮时髦的妙龄女郎站在门口。

“你,你是时间大神?”那女郎点点头。

“你怎么会这样年轻?”

女郎笑不可仰,“如果你可以控制时间,你也会选择做一个年轻人吧。”

这些话再真实没有,童话中时间都是老人,极不真确。

“对!”子君说:“你一直是我想见的人。”

女郎笑,“你不招呼我?”

子君连忙道:“大神,请坐,请坐。”

“别忙,”女郎含笑道:“我们有的是时间。”

子君感慨了,真的,天地宇宙有的是时间,所以一团粉似的婴儿最终会变老公公老婆婆。

“大神,”子君吞一日涎沫,“请告诉我,时间倒底哪里去了?”

那女郎收敛笑容,正经地回答:“时间,都给你们花掉了呀。”

子君又问:“花掉的时间去了哪里?”

女郎从容地答:“时间同金钱不一样,时间花掉了无影踪,不会落在别人手中。”

子君紧钉着说:“俗云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复回,可是流水往往汇集在大海,受阳光蒸发,升华到天空,遇冷又落下来变成雨,时间呢,时间蒸发后去了哪里?”

女郎笑,“你还没有忘记物理功课。”

子君有点尴尬。

“时间同其他物质不一样,只能用一次,用得好与不好,有没有用尽,都不能再用。”

子君不明白:“可是它总得有个去处,宇宙间物质不灭,化成了灰,叫风吹散,仍然尘归尘,土归于土。”

女郎浅浅笑,“你很小就执着地问这个问题。”

“是,”子君承认,“我不相信时间一去无踪。”

女郎反问:“你有无好好利用时间?”

“有,”子君答:“我贪婪地抢时间来用,但时间永不够用,我天天都觉得劳累,看见旁人时间多得无法打发,竟天天搓麻将度日,便妒忌发狂,我憎恨闲人。”

女郎说:“时间是公平的,人人每天都得廿四小时。”

“为什么人闲我忙?”

“人家比你潇洒,人家懂得养生,人家聪明智慧。”

子君颓然,“我还以为我会得勤工奖。”

女郎又笑了。

子君大着胆子说:“对了,我的朋友安琪叫我问你,你有没有骗去我们的时间?”

女郎既好气又好笑,“我要你们的时间来干吗,别忘我有的是时间,我掌握一切时间。”

“作弄我们呀。”

女郎摇摇头,“爱作弄人的,不是时间大神,而是缘份大神,他负责安排机缘巧合,不是我。”

“你是我们的朋友?”

“当然,给你们时间,还不算是好朋友?”

“可是时间飞快过去。”

“也有人埋怨度日如年,父母们又常希望孩子们快高长大。”

子君无奈。

女郎轻轻问:“你不是一直想看看时间去了何处?”

子君精神一振,“现在?”

“相请不如偶遇。”

子君大乐,多年的疑问终于有了答案,她忽然想起好友安琪的约会。

“我想带一个朋友一起去。”

“是安琪吧。”

时间是最好的见证,什么都知道。

“能把安琪叫来吗?”

“当然可以,你准备好没有,跟我走。”

子君连忙干了手中的啤酒,拉牢女郎的手。

她觉得身躯十分轻盈,渐渐与时间化为一体,朝天空逸出去。

子君忽然发觉自己还穿着校服,不禁一阵喜悦,呵,她还小,手头上有的是时间。

她与那女郎来到一片青葱的草原停下,远处有一白衣女孩向她们奔来。

“安琪!”子君与她拥抱。

看仔细了,安琪也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子君不禁取笑她:“喂,回复青春了你,多好。”

安琪也笑,“你也是呀。”

两人又像做学生时那样手拉手。

只听得时间女神说:“请跟我来。”

她们在草地上漫步,只觉空气清新,鸟语花香,不禁心旷神怡,忍不住问:“这是什么地方?”

女神笑笑,不予回答。

她们来到一座仓库面前。

仓库大得无边无际,连绵不绝,似一座巨城。

女神说:“这,是时间仓库。”。

子君兴奋无名,她是知道时间不可能消失无踪,果然,用过的时间,全贮藏在这里。

安琪在她身边说:“我们一定在做一个世上最奇怪的梦。”

子君答:“不不,这不是梦。”

女神带她们走进仓库,库内空气阴凉舒服,一条走廊,两边都是房间,房门上贴着标签。

女神微笑,“你们想先参观哪一间贮藏室?”

安琪冲口而出,“良辰美景室。”

子君也接着说:“赏心乐事室。”

女神说:“是,时间是应该这样用。”

她顺手推开一道门,那门里只是小小一个空间,不会大过一百立方尺。

安琪震惊,“什么,通世界自盘古开天地至今的良辰美景加在一起,只有这一点点?”

子君难过之极,质询地看向女神。

女神轻轻叹息一声,“世上能有几许美景良辰,赏心乐事。”

安琪与子君一起低下头。

女神说:“人类太不懂得安排时间,总不肯快快乐乐地享用时间。”

子君说:“但快乐是上天赐给我们的。”

“不,”女神摇摇头,“快乐靠你们自己寻找。”

安琪与子君对望一眼。

安琪犹自喃喃道:“这真是一个怪梦,”她告诉子君:“下班,累了,刚躺在沙发上,不一会儿,灵魂就被拘进一个梦来,在那片草原上见到你们。”

子君心一动,问女神:“那片草原叫什么名字?”

女神答:“那是时间的荒原。”

“荒原?”安琪不解,“草原很青葱呀。”

子君说:“那是天老地荒的荒。”

女神颔首,“一点不错。”

安琪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罢想关上良辰美景室的门,忽然听到笑声、乐声,欢呼声。

还有,子君与安琪嗅到满室芬芳。

难怪人类恒古至今向往美景良辰,的确叫人倾心。

门被关上了。

子君与安琪恍然若失。

一行三人走过长廊,女神一一指出门上的标签,“这是彷徨的时间。”那间房起码比先一间大三百倍。

“那是无病申吟的时间。”

子君想起一个特别爱抱怨爱吐苦水把芝麻绿豆事放大的人,不禁偷偷笑起来。

“那是犹疑不决的时间。”房间面积也绝对不少。

“那是睡眠的时间。”房门打开来,一阵ZZZZZ。

“那是叹息的时间。”

啊,满室长嗟短叹,不能自己。

“这是失眠的时间。”悉悉率率,全是辗转反侧。

子君恻然。

时间如许宝贵,竟这样浪费掉。

“吵架的时间。”

安琪马上恳求,“别,请别打开这间房间。”

时间女神笑了。

“这些时间全不能再用?”

女神答:“如核废料一样,越积越多,真叫我头痛。”

子君灵机一触问:“你是时间司吧。”

女神点头,“是,有人那样叫我。”

“我与安琪能有多少时间?”

“对不起,那又是生命司的工作了。”她笑笑,“我只司用完的时间。”

安琪申吟,“我累了,可否吃杯茶,休息一下再逛。”

子君白她一眼,“你以为这是百货商场?”

女神说:“你们还没有到这处参观呢。”

只见两扇大如飞机库的仓门缓缓打开,一阵寒风吹出来,子君打了一个冷颤。

“这是时间深渊。”那仓库黑暗空洞,深不见底,子君与安琪不敢走进去。

“一堕入深渊,不能自拔,白白就把时间浪费掉。”

“里边多不多迷途羔羊?”

“多,怎么不多,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不晓得善用时间。”

安琪忽然说:“我一直勤力工作。”

女神答:“以我的标准来说,花太多时间在工作上,并非明智之举。”

安琪一怔。

“工作狂在离职后往往发觉一无所有。”

子君问:“那么,把时间奉献给家庭丈夫子女呢?”

“如果当时认为快乐则可,千万不要希祈会得到什么报酬,否则事后一样会得反悔。”

“时间倒底应该怎样用?”子君心急如焚,“眼见一年一年晃眼即过,我好生心慌。”

“均匀地享用时间及生命。”

子君追问:“可否详加解释?”

女神笑一笑,“时间到了,你们该回去了。”

“不,女神,我想知道更多。”

女神无奈,“子君,不要贪婪,时间只有那么多。”

“女神女神。”子君上前拉女神的手。

女神闪避,用力推开子君。

子君一跤摔倒,哗呀一声。

她惊醒,发觉已由沙发滚到地下,睁开眼睛,原来是南何一梦,她好端端在自己的公寓里。

天已蒙蒙亮。

子君蹒跚地走进浴室用冷水洗睑。

可怜,昨夜竟这样胡乱地过了,不知算不算浪费时间。

电话铃骤响。

什么人,什么人那么早。

“子君,子君。”是安琪惊惶迷茫的声音。

“什么事?”

“子君,我做了一个恐怕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怪的梦。”

子君一怔,嘴里犹自说:“请勿夸张。”

“你听我说──”安琪哗啦哗啦把梦境细述。

那不是梦。

那是真的时间女神带她们跨越了时间荒原去追寻失去的时间。

安琪终于讲完了,子君挂上电话。

那日上班,子君的姿势比往日柔和。

她不想浪费时间,故此她放缓了步伐,她要好好享受生活。

车子停在马路上,看到母亲们带小孩们上学,穿着校服的儿童活泼可爱,子君伸手向他们打招呼,他们用天使般的微笑回报。

往日,往日她只会希望红灯快快转为绿灯,内心急燥不安。

再跳脚,情况也不会好转,不如心平气和,想法子应付,生活上琐事不可避免,已经够讨厌,再为这些事生气,更加划不来。

子君脸色顿时详和。

办公室里工夫仍然堆积如山,子君只得沉着气一件一件抽丝剥茧。

对工作有无帮助?可能一点也无。

但是那个梦给了子君大多启示,她如果再不学乖,就是对不起自己。

甲同事大叫大跳在另一角骂下属,手下一口浊气上升,立刻扔上辞职信,两败俱伤。

一个要浪费时间寻人,另一个要浪费时间找工作,然后都发觉新不如旧。

乙同事在电话中情话绵绵,无心做事,本末倒置,一定会后悔莫及,根本没有适当地运用时间。

丙君闹婚外恋,来找子君诉苦。

“太太有什么不好?”

“她很好,很贤淑,但是她不了解我。”

这是浪费时间之尤者也。

丁君迷赌,日日夜夜钻研马经,同子君说:“你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

子君莞尔,想起时间女神说过,只要当事人开心,无论时间用在什么荒谬的事上,都不算浪费。

糟塌了时间而又闷闷不乐,那才叫屈。

同事甲过来同子君说:“你看上去好似很高兴,整个上午嘴角带笑,有什么值得笑?”

子君欠欠身,“对不起,我的笑妨碍你了。”

“有什么秘诀可以像你那样开心?”

“秘诀?有,不要在不愉快的事上浪费时间。”

阿甲瞪着子君。

太会开玩笑了,这等于叫写小说的人把所有的废话删去,还有,叫雕塑家凿去作品不需要部分即成佳作。

不过聪敏的甲仰起头回味,“对,子君,你说得对。”

他似有领悟,起身离去。

留下子君苦笑,她希望她也做得到。

黄昏,安琪上来找她。

“子君,昨夜的梦给我一个很大的启示。”

“说来听听。”

“我不会浪费你的时间,廿分钟我可以说完整件事。”

子君微笑,“不怕不怕,时间用来听朋友倾诉是值得的。”

“子君,”安琪开始:“我决定节约时间,中止与区君的关系。”

“明智之举。”

这区君是有妇之夫,与安琪来往已有一年。

“再浪掷时间,我对不起生命。”

“主要是同他一起你并不开心。”

“讲得再正确没有了,昨夜梦中,看见那一堆堆浪费了的时间,吓得我立即改邪归正。”

子君却另外有个想法,她想立刻找个恋爱对象,以免生活空白。

所以,如何妥善连用时间并无一定法则。

安琪站起来。

子君诧异问:“你要赶到哪一里去?”

“我?我赶紧去寻欢作乐。”她笑着走了。

子君有意效法,她也收拾文件下班。

上司走过来,“子君,我有话同你说。”

子君这次大胆地看看腕表,“我有约会。”

上司一呆,他已经忘记有下班时间。

“明天再讲吧。”工作不是一切,尤其不是生命。

“子君,请留步,公司想派人到伦敦深造。”

子君摇摇头,“我并非理想人选,我不喜欢离乡别井。”

上司不置信,“但是回来可以升级。”

子君只是微笑。

上司只得说:“明天我们再详谈吧。”

走到街上,子君松口气。

饼分重视名利得失,那才叫做浪费时间呢。

她悠悠然过马路去看春装。

在时间无边无涯的荒原里,一个人的生命微不足道,你仍然青春貌美?不要紧不要紧,有的是时间,一定可以催你老逼你老,如花美眷都敌不过似水流年,浪淘尽了千古风流人物。

就因为这样,子君决定以后都不做她不爱做的事,不见她不爱见的人,她要尽量找回自我,把时间用在她自己身上。

下一次见到时间女神,可以对她说:“我已经做得最好,我已尽量节约。”

她再也不肯随意伤春悲秋。

子君走进时装店,向店员要求试一试春装。

对牢镜子的时候,看到自己的面孔,呵,今日容颜老于昨日,天天都要高高兴兴才是。

她转过身子,对售货员说:“我买这三件。”

然后仰起头,子君要勇敢地向时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