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事

中午。

小冰侦探社。

琦琦在吃三文治,为着保持办公桌清洁,她在桌面铺了一张报纸,边吃边读新闻。

小冰喝一口茶,问:“有什么好新闻?”

“新闻哪里有好有不好,登在报上,一切已经发生,无话可说,只有接受。”

琦琦的触觉一向与她的年龄容貌不调协。

小冰看她一眼不出声。

“有了,父子月兑离关系启事:本人与长子于刊报日起,月兑离父子关系,今后该子所干任何瓜葛事务,概与本人无涉,爰郑重声明。”

小冰笑,“这就很严重了,他得罪下天,也得罪了父。”

琦琦说:“表面看也许是。”

“还有真相不成?”

“有,可能是遮掩事实的一种手法。”

小冰奇问:“事实如何?”

“也许这是一个孝子,甘愿把所有华洋纠葛包揽上身,做一个代罪羔羊,为整家人顶缸。”

“你的意思是,这家人出了事?”

琦琦笑,“本市这两年风风雨雨,名门望族出纰漏的可真不少,今日李家,明日邱家,郭氏、林氏、萧氏、统统接受调查,株连甚广,法庭外头停泊的豪华座驾车比任何时间为多。”

小冰点点头,“你的联想力很丰富。”

“谢谢赞美。”

小冰有点感触,“琦琦,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看事情,不能只看外表了?”

“自从我们长大成人之后,”琦琦说:“如果只看外表,目光太过肤浅,会遭人愚弄谈笑。”

“琦琦,我是否一个快乐的人?”

琦琦打量他,细细分析道:“照表面看,你无名又无利。人才相貌都很普通,又没有一个温暖的家庭——”

小冰不服气,“好,够了,对不起我打扰你,我收回我的问题。”

“听我说下去好不好?”

小冰拿张报纸遮住面孔。

“表面上看,郭大侦探,你好似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快乐的事情,但是,”琦琦加重语气,“但是,我却认为你会比很多人快乐。”

小冰放下报纸。

“第一,你有健康的身体;第二,你有稳定的收入;第三,你有许多好朋友。”

小冰比较满意,他甚至露出一丝笑容。

“最重要的是你有一副好心肠,得饶人处永远饶人,无论什么心事,都不拢过夜,无隔宿之仇,性格爽朗豁达,而且并不热衷名利,人到无求品自高,能不快乐吗。”

小冰鼓起掌来,“说得好极了。”

琦琦笑,“所以,不能单看表面。”

“真没想到我是一个那么可爱的人,值得庆祝,琦琦,我请你出去喝下午茶。”

“那是什么?”琦琦忽然欠一欠身。

“什么是什么?”小郎低下头检查。

“那段启事。”琦琦指着报纸。

小冰拾起报纸,“今天读报读出味道来了。”

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

琦琦摊平了报纸,看着,一段六公分乘四公分的广告,她读出来:“征求司机,驾驶宾利房车及费拉里铁斯塔露莎跑车,五年驾驶经验:相貌端正,请亲临落阳路七号应征。”

小冰也被吸引住,“开费拉里用司机?听都没听过。”

琦琦问:“你有无五年驾驶经验?”

“刚刚十周年纪念。”

“你为什么不去应征?”琦琦笑,“回来把真相告诉我们当故事听也好。”

“早十年八年我也许会那么做,好奇嘛。”小冰笑。

“我去,”琦琦说:“启事上又没有说明是男是女。”

“可以想象是聘请男司机。”

“性别歧视。”

“小姐,你不是想寻外快吧。”

琦琦笑笑,不再提这件事。

第二天,小冰一踏进侦探社,琦琦就跟他说:“找有个表弟,去应征司机了。”

“司机,什么司机?”小冰早忘记有这么一件事。

“落阳道开费拉里的司机。”

“呵,那个。”

琦琦叫,“小明,你过来把过程同郭大侦探讲一讲。”

小冰这才看见会客室里坐着一个英俊斑大的年轻人。他笑道:“来,喝杯茶,告诉我们,是怎么一回事。”

小明笑了。

他坐下来,“我今年廿三岁,在大学工程系念三年级,暑假,无聊,看到这段广告,心想这一辈子不知有没有机会开费拉里铁斯塔露莎,于是到落阳路应征。”

为着一部车应征做司机,妙不可言。

小明一早到了落阳路,发觉同道中人还真的不少。

避家给他一个筹码,上边写着一个七字,让他坐在入口处等。

落阳路七号是近郊区一幢独立小洋房,一进大门是个大理石玄关,管家放了一排椅子,让应征者排排坐。

轮到他的时候,管家先查看过他的身份证以及驾驶执照,同他谈过几句,才唤他进书房。

站在窗前的是一个年轻女子,容貌颇为秀丽,她一言不发,看了小明一眼,便点点头。

避家便问:“你几时可以来上工?”

小明没想到那么顺利,一怔。

避家说,“星期一早上十点钟,你来报到,晚上八点下班,超时补工资。”

小明连忙说:“我只能做到九月底,我要上学。”

避家答:“没问题。”

听到这里,琦琦说:“居然没问题,这不是变了请临时工?”

奇怪,过三个月又要再请人,多麻烦。

小明摊摊手,“我就是这样得到了一份优差。”

避家带他试开过两部车子。

“无懈可击,”他赞叹,“唉,有钱真好,什么都一流,那部跑车贴在路面,驯滑如丝,疾驰如风,性能超卓,要它往东便东,往西使西。”

小冰有一件事不明白,“跑车只得两个座位。”

“是。”

“小姐坐你身边?”

“大概是吧,”小明笑,“车顶不能坐。”

“那你岂非香车美人,两者兼得,”琦琦说:“还有薪水可拿。”

小冰跌脚,“噫,早知我也去应征。”

“你算了!你不够英俊,”琦琦说,“人家不要你。”

扰攘半晌,小冰问:“女主人贵姓?”

“姓香。”

小冰又问:“多大年纪?”

“不会比我大很多。”

“你可需要穿制服。”

“开宾利时穿黑西装,其余时间便服。”

小冰点点头。

琦琦说:“这位香小姐不会开车。”

小明说:“你怎么知道?管家也这么告诉我;”

“不会开可以学呀。”

小明耸耸肩。

小冰说:“一个不懂驾驶的女子聘请司机是很普通的一件事,小明,有空来坐。”

他来开办公室门进去。

小明问琦琦;“他好象没有兴趣?”

琦琦笑答:“才怪,他已遭迷惑。”

她说得没错。

小冰一坐下,使拨了几个电话。

他喜欢寻根问底,收集证据,找出真相,不为什么,只为满足好奇心。

综合资料,他推门出来,“小明走了?”

琦琦说:“走下有大半个小时了。”

“我找到不少线索。”

“小冰,办公室上有待办的案子。”琦琦提醒他。

“我知道。”

“尤太太催过两次,尤先生一连两夜不归,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小冰顾左右言他,“琦琦,落阳道七号的主人姓区。”

“是吗,证实了?”

“千真万确,是物业处的资料。”

“那么,也许香小姐是区氏的朋友。”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指亲密的女朋友。”

“不是不可能的,我有几个姐妹:永远住在豪华别墅。”

“但是,区氏是位老太太,已经过了六十岁。”

琦琦沉吟,这倒奇怪,两个人是什么关系呢

小冰笑,“最最普通的关系,不用钻牛角尖。”

琦琦心一动,“莫非是房东与房客?”

“正是。”

“我还想猜是私生女儿呢。”

“租约两年,”小冰说:“租金不菲。”

琦琦一看数目,吹一下口哨,“租一年可买一层中级公寓了。”

“可不是。”

“上个月才开始租,”小冰说;“所以马上请司机找佣人。”

“香小组到底是什么人?”

“她全名香可人,我还没有查到她的身份。”

琦琦问:“为什么我有种感觉,一切都是临时的?”

“因为一般来说,付得出这样租金的人,都不是这个年纪这个样子。”

“才怪,别小窥女性。”琦琦挤挤眼。

小冰说:“别又是哪个阔客的情妇吧。”

琦琦叹口气,“省省吧,我是她,我就三折收数,用来防身,搭什么空架子,花无百日红。”

“人各有志,琦琦。”

聪明的琦琦马上唯唯诺诺,“我是太过现实了。”

“星期二能不能请小明上来一趟?”

“可以呀。”

小明在上班之前来了,他不大愿意透露东家的生活秘密,只说,香小姐很文静,喜欢兜风,没有架子。

小冰也不好多问,放了他走。

其实小明第一天上班的遭遇还不止这样。

九时正他便抵达落阳路七号。

把车子洗了一遍,便听得管家用电话吩咐,“香小姐十点正用车。”

准十时她出来,很客气的跟小明说;“我想到处逛逛。”

小明便把车子开出来,她坐在他身边,车子飞驰出去,感觉很奇怪,小明像是载女朋友兜风似的。

一路上香小姐非常缄默,没有说话,但看上去神情很愉快,有时她会闭上双眼默默享受速度,这个模样的跑车驶在街上,自然惹人注目,小明有点不惯,香小姐倒似引以为常。

小明早些时候已经注意到车子哩数纪录接近两万,这并不是一部新车,但是保养得极好。

车子驶遍整个岛,她才吩咐小明停下,让她去喝下午茶。

小明在两个小时后驶回去接她,她又准时出来,同行还有两位女友。

小明对她们的印象是文雅、大方。

他何尝没有想过香小姐可能是人家的外室,但直觉上又认为不象。

他把她送回家,她吩咐他载管家去办事。

小明喜欢她。

她准时,她礼貌,看就知道是个有教养的人。

要真正大家小姐才会有这种涵养。

暴发户才忙不迭要支使得人团团转表示权威。

在接着一个星期中,她用车的时间很短,最明显的特色是晚上不大出去。

同时,她的朋友也不多。

这些,小明都不打算说出去。

冰大侦探当然知道小明守口如瓶。

他同琦好说:“你那表弟是个可爱的少年人。”

琦琦笑答:“比喋喋不休的女人更可怕的,是喋喋不休的男人。”

小冰说:“琦琦,十八猜,猜香可人小姐的职业。”

“慢着,你查出来没有?”

“还没有,不过快了。”

“小冰,我们要办的正经事不少。”

“是吗,漂亮女子最吸引我,她们绝对有优先权。”

琦琦摇摇头,拿他没办法。

“她不是表演艺人。”小冰说。

“这点可以肯定,面孔很陌生。”

小冰已经拍下她的照片,“她有股很特别的气质。”

“你认为她是什么人,会不会是东南亚附近大城市来的客人?”

“不会,她是我们自己人,她有大都会居民的冷漠神情。”

“小冰,她吸引你的,还不止这个吧。”

琦琦想问:可是少年时有一位女友,长相似她,以致今日尚念念不忘?得不到的爱往往令人荡气回肠。

小冰知道她想什么,不出声。

电话铃响,他去接听,十分钟后他回来对琦琦说:“奇怪极了。”

“查到什么?”

“两部车子都是租来的。”

“这有什么奇怪,市面上百分之八十车子不是分期付款问银行祖,就是断月向车行租,”琦琦笑,“不然的话市面哪有这么繁荣。”

“只租三个月,琦琦,小明任职期,也只有三个月,他向东家说明,暑假后要回学校。”

“噫,一切都以三个月为限,不,屋子租约为期两年。”

“不,刚才有人告诉我,香小姐把租约转给他人,九月底之前她要搬走。”

这是蛮有趣的,一切为期三个月。

“也许她打算离开本市。”

“离开?离开分两种,一种是身躯离开,另一种是灵魂离开。”

“小冰,”琦琦讶异,“你太多心了,你怀疑她只得三个月寿命?”

谁知门外有人接口,“我也这么怀疑。”

“小明。”

小明过来坐下,“郭先生,她言语间处处透露三个月之后,一切将告结束。”

小冰看着他,“于是你担心忧虑。”

“是。”

“因为你已经爱上她。”

琦琦阻止小冰,“喂,大侦探,别急急跳进结论里去好不好。”

但是她看见小明低下头,握紧双手,“是,”他承认,“被你看出来了,瞒不过你的法眼。”

琦琦大奇,“小明,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

小冰瞪琦琦一眼,“感情同世面有什么关系?”

琦琦不以为然,坐在那种速度的跑车里,鼻端嗅着动人的香氛,飞驰过花前月下,多么容易产生幻觉,多么容易堕入爱河。

他是她表弟,她想忠告他两句。

“香小姐这样神秘,恐怕不是你的对象。”

“不,表姐,你不认识她,她极平易近人。”

琦琦仍然不赞成,“我肯定她的年纪比你大。”

小冰听了在一边嗤一声笑出来。

琦琦也觉得这个理由有点薄弱,于是说:“你经济还未独立,不宜谈恋爱。”

小冰忍不住说:“琦琦,八十岁老太太都会取笑你守旧。”

琦琦不放弃,“你完全不知道她的底细。”

这下子连小明都笑了。

琦琦悻悻然,“好好好,恕我多嘴。”

小明说下去:“我约她看过电影,听过音乐,相处得很愉快,明天我会跟她

吃饭。”

但是香小姐一直令小明担心。

她说过好几次类似的话:“再过两个月,我就会离开这里”、“不过这样无所事事的豪华生活过久了也许并无真正的意义”,“丰足的物质不一定代表丰足的生活”……

小冰跳起来,“绝症病人?”

连琦琦都觉得有点象,所以这位香小姐决定好好享受一下,租间大房子,因来不及学车,便聘用一名司机来驾驶名车。

她脸上露出惋惜的神情来。

小明惆怅地说:“我希望同她有许多许多个明天。”

小冰问:“要不要我替你调查?”

“不不不,我想她亲口告诉我,如果她不说,我也不想知道。”

小明走了之后,小冰说:“你那表弟很认识感情真谛。”

琦琦笑:“人人如此,侦探社怕要关门。”

“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有如此多人急于查探真相,知道了又怎么样,咬死对方?他做得出,就不怕你咬,弄得大家都下不了台有什么意思。”

琦琦点点头,“做一行怨一行。”

其实最想得到真相的人,是小冰他自己。

这是他的职业病。

他拿出调查报告同琦琦说:“香可人每天下午都到一间报馆去。”

“报馆?”琦琦问:“由小明送她?”

“正是,华南日报。”

“大报纸,”琦琦问:“她去做什么?”

“我有朋友在那里做记者,不消三日就有答案。”

报馆,根本不可能与这样一个女孩子发生关系。

琦琦问:“她有没去医务所?”

“没有,很罕纳,是不是,”

“也许人家没有病。”

“小明与她晚饭的时候,她说:‘小明,希望将来在另外一个世界里,我们可以再次见面’,你不妨猜一猜这句话的真正意义。”

“我的天!”

“小明几乎没哭出来。”

“你什么时候见过小明?这件事太可怕了。”

“今早小明与我通过电话,他亲口告诉我。”

琦琦问:“他有没有委托你?”

“没有,他只说要尽量利用这两个月。”

“可怜的小明。”

“不,他不这样想,他认为即使是短暂的相遇也胜过永不。”

琦琦惊叹:“那孩子!”

“濒临绝种的浪漫主义者。”小冰也摇摇头

“这两个人真应该有许多许多明天,”琦琦说,“快把香可人的照片送到华南日报去调查。”

“得令。”

琦琦有种感觉,这将会是小明最难忘的暑假。

照片送到报馆,记者们不认识她,广告部经理部亦未有见过这位小姐:最后的线索来自编辑部。

香可人的照片这几天在报馆巡回演出。

小冰想要的消息终于来了。

“什么?”他在电话里叫出来,“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明白了,这一场错模倒是有趣,意想不到,老雷,我欠你一瓶杯莫停,好好,我们改天再谈。”

他挂上电话。

琦琦本来伸长了双耳聆听,到这个时候,反而佯装没有事发生过,只是低头做功课。

小冰一定会忍不住把事情告诉她,但是,如果她急不及待地迫问他,他又会故意吊起来卖关子,做人处事,如果懂得对方心理,事半功倍。

只听得小冰自言自语说:“妙不可言,妙不可言。”

琦琦问他,“今天下午谁下楼去买咖啡?”

小冰瞪琦旖一眼,“你不感兴趣?”

“什么事,”琦琦装得很忙,低头把文件翻来翻去,“别人的事,我才不理。”

“你表弟的事你也不理?”

“他已经廿三岁了,怎么理。”

“香可人的身份我已查明。”

“呵,那多好,”仍然爱理不理。

小冰心痒难搔,“你道她是什么人?”

“女人。”

小冰忍无可忍,和盘托出,“她并没有患绝症。”

“那多好。”这次琦琦是真心的,她代小明放下一颗心。

“再猜猜她是什么人。”

琦琦用她的想象力,“一个承受了一小笔遗产的少女,决意要在三个月内过一过千金小姐的生活。”

小冰很诧异,“猜得不错,想象力很丰富。”

“给我也会这样,只够三个月花也不要紧,总算享受过。”

“可是,她去报馆干什么?”小冰笑问。

“我也猜不远这一点,莫非,她原先在报馆工作?”

小冰拍一下桌子,“接近了。”

“慢着,”琦琦不想小冰这么快透露谜底,“她本非千金小姐,又不是人的外室,却得到一笔款子来阔绰三个月,所以说,她始终要回到她原先的世界里去,她的本色同我们一样,是劳动阶级。”

“对,全中。”

琦琦大乐,“这么说来,她与小明前途光明?”

“可以这样说。”

“她在报馆担任什么职位?”

“你说呢?”

琦琦耸耸肩。

“香小姐气质特殊,感触良多,感情丰富,还猜不到?”

琦琦心念一动,“诗人?不,小说家?”

“一点都不错,她的笔名叫缪斯,你听说过吧,平日去报馆,不过是交小说稿,报馆中见过她的人并不多,”

“我知道她,我是她读者,我赞成她做小明的女朋友,我们几时把好消息告诉小明?”琦琦兴奋。

小冰摇摇头,“别多管闲事,让她亲口告诉小明好了。”

琦琦点点头,小冰讲得对。

小冰说下去,“香可人小姐在做资料收集,她现写的故事有关豪门恩怨,故此她要过过类似生活。”

“工作认真,落足工本。”琦琦赞叹。

“她同出版社一人出一半费用,以三个月为期,写成该本小说。”小冰笑。

琦琦说:“看样子这本书的男主角会像我表弟小明。”

“说不定。”小冰笑。

“大侦探,闲事管够没有?尤太太顾太太她们都想知道配偶的下落呢。”

同系列小说阅读:

短篇小说集:她成功了我没有

短篇小说集:一个女人两张床

短篇小说集:可人儿

短篇小说集:女神

短篇小说集:传奇

短篇小说集:寻找失猫

短篇小说集:蓝鸟记

短篇小说集:过客

短篇小说集:散发

短篇小说集:老房子

短篇小说集:我答应你

短篇小说集:五月与十二月

短篇小说集:仕女图

短篇小说集:三小无猜

短篇小说集:旧欢如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