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迁第一部

季一青季一红两姐妹回到香港,在酒店好好睡过一觉,第二天早上便开始一日的活动。

这次自温哥华回来,是处理遗产问题。

罢巧房产在该个月内涨价廿巴仙,两姐妹觉得运气奇佳,有点兴奋,自律师处出来,便相偕去喝杯茶。

一红捧着咖啡说:“没想到一向重男轻女的祖母会把两幢公寓指名留给我们。”

一青答:“你想想,大哥可有回来看过老人家。”

“大哥不在乎。”

“这些年来,祖母都不喜欢孙媳妇。”

一青想起有一年,大嫂穿着件黑大衣来拜年,打那个时候,祖母就讨厌这个女孩子。

大嫂的条件是比较差,外型资质都普通,过了三十,养下两个孩子之后,皮肤益发黎黑,身段粗壮,可是最不讨人喜欢的是一张叭喇叭喇的嘴,失控,无休止地对任何人任何事发表幼稚的意见。

一家子坐在酒席前就听到她一人声音,批评小菜服务欠佳,把侍者呼来喝去,一会儿又教训儿女,唯恐抢不到注意力。

老祖母对于自小钟爱唯一的孙儿娶到一个这样的妻子,暗暗痛心。

一青与一红则抱着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的态度。

喝完茶,经过商场,两姐妹驻足观赏橱窗。

一青笑道:“市面好不繁荣,百足之虫,虽死不僵。”

一红指指一间时装店,“我喜欢这件白麻上衣。”

一青说,“我送给你。”

“进去看看。”

衬衫取出一看,料子与裁剪都十分好,一红立刻付款,心念一动,很客气地问售货员,“你们这店同张太太有没有关系?”

一青不知一红无缘无故问这种无头绪的话干什么,可是真奇怪,只听得售货员笑答:“我们老板正是张太太,这一列衬衫却由她设计。”

一青没想到一红认得那么多人。

售货员又说:“既是熟人,打个折扣吧。”

一红想一想:“替我问候张太太。”

“说是哪一位呢?”

“我们姐妹姓季。”

“好的,一定记得。”

姐妹俩出得店来,一青说:“我一向不穿本地设计,这件衬衫是例外,实在好看。”

一红沉默。

“你怎么不说话了?”

“你知道你手上的衬衫出自何人之手?”

“你不是认识那位张太太吗?”

“张太太又是谁?”

一青十分纳罕,“葫芦里有什么药?”

“你有没有听过张绍宇这名字?”一红问。

“有,”一红答:“张绍宇是港大的经济系教授,一表人才,学识也好。”

“张太太,便是张绍宇夫人。”

一青便笑,“有些女人福气真好,教授这份工作极清高,宿舍又大,假期多,唯一的缺点是发不了财,可是这位张太太自己有档生意,想必可以弥补不足。”

“你说得很对。”

“我又认得一位倪太太。”一青说下去,“也真好运气,丈夫会赚钱不在话下,儿子出身,也懂得做生意,一下子成为名人。”

一红不出声。

一青注意到了,“喂,你还有话留在肚子里。”

“张太太的本名叫钟狄意,想必是对丈夫非常满意,所以现在出来走,用丈夫姓字,只称自己是狄意张。”

一青仍然一点概念都没有。

“一青,你记性太坏了。”

“她到底是谁?”

“她,她是你我的熟人。”

“谁,喂,别卖关子好不好?”

“她便是当年大哥那个小女朋友,记得吗,大哥为她喝醉啤酒,在地上痛哭打滚。”

一青张大了嘴。

“想起来了吧,”

“她!”

“可不就是她。”

“多少年前的事?”

“十多年了。”

“这女孩就是今日的张绍宇夫人?”

“正是,”一红笑,“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何况隔了三四千个日子。”

“是怎么爬上去的!”

“大都会里有的是梯子与踏脚石!看你够不够聪明,可懂得把握机会,直上青云,英雄莫论出身呢。”

“当中发生些什么事?”

“我们只看到一个开始与一个结局,当中发生些什么事,只能凭想象。”

不过都会中充满传奇,许多既不美又不媚甚至不再年轻的女子,转一个身,立时身家论千万计,大家已经见怪不怪。

一青说:“我替她庆幸,到底张绍宇是个人才,并且是一夫一妻,光明正大,磊磊落落。”

这点很重要,偷偷模模混水捞鱼的机会虽然多,到底有碍观瞻。

一青问:“你这样问候人,不怕人见怪,人家也许不愿提起往事。”

一红微笑,“不怕,是她先向我们一个朋友提起的,还说当年我们很疼她。”“谁?”

“狮子会的郭太太。”

这证明狄意张本来可以隐瞒这件事,但最终她没有,一则是她坦白可爱,二则,她不以这件事为耻。

“当日郭太太向我说起,”一红说:“我也动了半日脑才知道是谁。”

一青问:“你怎么没向我汇报?”

“大哥同她走的时候,你刚进师范做寄宿生,忙得不可开支,也不大在家,不大晓得大哥的事。”

两姐妹的思潮飞回去老远老远。

当年,三兄妹都还只得十多岁,中学刚出来,家境不十分好,只能让长子念大学,但是老大自动弃权,情愿找工作自低做起。

季太太问女儿:“季一民搞什么鬼?”

一青答:“他要赚薪水替女朋友交学费。”

季大太不出声,隔一会儿叹口气,“儿孙自有儿孙福,哪管得了那么多,一青,你已进了师范,一红,这个机会给你了。”

所以一红对这件事特别留神,不是因为那女孩子,大学学位就落在季一民身上,而不是她,在那个时候,身边有没有一张文凭真是差好远,季一民恋爱至上,放弃学业,去支持女友,诚属异数。

一辈子靠自己双手苦干的一红,从未在异性身上得到过任何物质,包括一本拍纸簿,对人家的好本领,真是啧啧称奇。

一青想起来说:“一民第一份工作收入并不好。”

一红笑,“他今日的收入也不过尔尔。”

暴了女朋友的学费,所剩无几,还有生活费无着落,一红只听得母亲叹道:“怎么人家养女儿统共不必养。”

两姐妹并不敢出声。

尤其是一红,拣了便宜,设法回馈,衣柜里才穿过一两次的衣服总有去处。

一红只晓得人家家境差,父母离异,女孩子早熟,很得一民欢心。

李家民主,随得钟小姐进进出出,直至两年后她同一民分手。

嫌他太过老实吧,人才不出众,说话欠玲珑。

施比受有福,那两年来一民得到的也实在不少。

少女把所有的心事都对他倾诉:父亲在船上工作,与母亲分开,她想月兑离这个家,她求季一民资助她去寄宿。

那是本市唯一的贵族寄宿学校,一民找到工作,节衣缩食的帮忙。

她的一颦一笑已经报答了男友。

然而女孩子人大心亦大,也因为没有几段恋爱有始有终,又因为生命那么长

一定有更重要的事发生,自一个夏天之后,那位钟小姐不再上门来。

一红只见一民喝醉酒痛哭。

她觉得一阵轻松。

因从此不必报恩了,也为一民高兴,因为那样喜欢一个人,到底是吃力的。

从那个时期始,季家失去钟小姐的踪迹。

一民随后结了婚,对象由远房亲戚介绍,很快生下两个男孩子,生活安定下来,人变得再沉默没有,开始搓搓小麻将,每周末随妻子进进出出中式茶楼。

一青说:“他不是不开心的。”

一红答:“但也不是快乐。”

一青不以为然,“快乐是那样难得的一件事,凡夫俗子哪里消受得来。”

有一日大嫂抱怨,“你们那季一民,从来不笑,到底会不会笑?”

一红不语。

怎么不笑,眼睛都会笑,切莫怨人,要怨怨自己没办法。

真是,人们爱的是一些人,与之结婚生子的,又是另外一人。

一青毕业后一直教中学,没到几年,升到教育司署办事,是以知道张绍宇。

一青说:“能干的男人极多,但张教授有人格,钟小姐真幸运,男朋友都是上等人,且对她好。”

“也许人家性格可爱。

“真的。”一青没有异议。

一红大学出来,立刻考入政府机关,扶摇直上,已升到总管级。

三兄妹当中,际遇最差的反而是一民。

可是他不象是不高兴,在他小天地里悠然自得,一早起身上班,天黑了才回家,如此这般,十多年过去,对于妻子的啰嗦,孩子的顽劣,他视若无睹,听若不闻,大抵认为人全不过是这样,无谓浪费气力去抵抗命运的安排。

大嫂老觉得整个季家偏心,无论什么都轮不到一民头上,两个姑女乃女乃好吃好住,收入大把,又是单身贵族,搞移民就批准,事事顺心,她气激之余言行举止益发毛燥起来。

“大哥的孩子……到我家里,爬上沙发,竟把整张百叶帘扯将下来,拆屋似,顽皮甚,不知象谁。”

一青大笑,“不是象你吗,大嫂的口头禅是象姑姑,孩子一有什么不对,便象他们的姑姑,”还是笑,“推卸责任到这地步,匪夷所思。”

一红说;“算了,十多年来证实了一件事,我们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我们。”

“那也不值什么。”一青叹口气,“一民喜欢她不就行了。”

“你觉得一民喜欢她吗?”

“有什么事,他准帮着她把你我撵出屋内。”

“一民是个懦夫,从头到尾不晓得争取。”

一青对大哥也没好感。

有趟子她在家找一双獍皮平跟鞋,每间房间的床底都找上千百遍,问完又问,没有人见过。

终于母亲暗示是钟小姐穿走了。

一青气结,同一民说:“穿走不要紧,说一声,免我浪费时间混找。”

谁知一民冷冷说:“你有那么多,少一双有什么关系。”

一青一听就呆住了。

这是什么话!

把人家的东西占为已有,不问自取,还理直气壮,振振有词,倒转胡来黑白讲,怪受害人小器!

这个人还能理喻?还有什么兄妹之情,一叶知秋,从此不必多说。

所以一青从来不理一民的事。

此刻她感慨万千,“真没想到当初穿走人家旧鞋的小女生今日可抖起来了。”

“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宁欺白须翁,莫欺少年穷。”

一青仍然说:“这个社会充满传奇,这样一个女孩子如何抖起来的,真令人敬畏。”

“你我在这十多年间也进步不少呀。”

但是季家姐妹是一步步向前走的,安步就班,小心翼翼,终于走到今天地步,她大气都不敢透一口,不要说是追跑赶跳碰了。

一青说:“弄得不好,她就是我上司的太座。”

一红笑,“千万不要到大学去任职。”

当下两姐妹盘点一下数目,房子卖掉了,两人可分多少。

这是她们祖母近半个世纪来的财产。

老人家生前铁石心肠,无论哪个子孙有急用,硬是佯装不知,随得他们去张罗。

一青一红倒是从来没听父母抱怨过,随得老太太独门独户过日子。

只有一次,一红听父亲说:“放心,她不会捐给慈善机关。”

丙然没有。

季家不是大家庭,人口再简单没有,但不知恁地,只要有人就有纷争。

一青老觉得两姐妹随便哪个一结婚,感情也势必疏远。

大嫂老在背后抱怨季家有两个老姑婆,专门虎视眈眈等分家产。

一红说:“这下子她一定气得不能言语。”

“要不要拨一笔款子出来给两个孩子?

一青说:“我愿意负责大侄的大学学费。”

“我出老二那份。”

“没有用,她一样要怪祖母偏心。”

一红不说话,早几年她也有男朋友,来往经年,觉得非常投机,于是进一步打听人家家庭状况,一查之下,心凉了半截,从此疏远。

原来那位先生有一个已婚姐姐,不做事,与丈夫及两个孩子同住娘家,从来没打算过自立门户,一红不愿意同这样的人家发展下去,她也是个厉害脚色,那家的人力物力分明已叫女儿霸尽,再也没有资源腾得出给儿子,那样偏心,怎么做他们的媳妇?

一红并不想急急嫁人。

一青说:“最好夫家各人都有一定文化水准,一切烦恼都来自国民教育水平低落,读书少,心胸窄,什么奇形怪状的事都做得出来。”

第二天晚上,季家三兄妹还是见了面。

大家嘻嘻哈哈,唯唯诺诺,诚恳地说着虚伪话,反正只是三两个小时的事,不会太吃力。

一民脸色总是黑亮黑亮,两个孩子象他多一点,倒并不如大搜所希望的象姑姑。

他努力抽烟,沉默寡言。

大嫂看着一红身上的衬衫,“很好看。”

一红心想,阁下倒是甘心数十年来一事无成,也不寻些副业做做,帮补家用,免得一家寒酸相。

凡事开头难,做做就会出身,不愿意熬,始终一事无成。

大嫂象是很看得开,“房子好价钱。”

一青承认,“是,走了运了,两干四百多一尺出手。”

“虽说是小单位,也七个位数字,两位发了注小财。”

“我们打算在温哥华置公寓,侄儿请随时过来,住下读书。”

大嫂却说:“他们打算去美国,我在美国有亲戚,况且,加拿大事事跟美国,不过是美国一个州罢了。”

一红还想说什么,被一青一个眼色制止。

一青并不想与大嫂讨论国际大事,即使有感想,她也还不致于要在此地发表。

一红开始明白为什么祖母要赌气。

吃到甜品,一民见到熟人,到隔壁台子去打招呼,大嫂忽然对一红说:“最近一两天,老有个女人打电话来找季一民。”

一红一怔,到底血浓于水,有什么事,还是同自己亲人说。

她笑答:“一民是老实人。”

“那个女的,会不会是那个女的?”

那么暧昧的一句话,一青还是听懂了。

“你是指一民从前那个女朋友?”

大嫂点点头。

“不会的,”一红不加思索的说:“你放心,人家再也不会来烦一民,人家没有那么空。”

大嫂狐疑地上上下下打量一红,“你怎么知道,你同她有联络?”

红小心翼翼地说:“我也只不过是凭猜想,过去已经过去,十多年了,一民又不是才貌双全,腰缠万贯。”

大嫂点点头。

“那位打电话来的女士,恐怕只是人寿保险经纪之类。”

“哎唷,说到人寿保险,你不知你大哥有多蠢,他竟然……”

一红心想,一民当然蠢,不蠢,怎么会同一个这样的女人无声无息地过活,只有愚妇才抱怨夫蠢。

一红唯唯诺诺。

大嫂继续诉苦:丈夫又蠢又钝,孩子顽劣不堪,似她这个如花美眷,不知如何恁地命苦,一头栽在这个可怕的家里,白吃白喝就浪费了一生。

散了席,一红不表示什么。

一青却说:“大嫂这样子闷下去会生瘤。”

“不会的,她有娘家,坐下来十六圈麻将一搓,浑忘烦恼。”

“她担心什么?”

“什么都不用担心,没有人会去骚扰一民。”

“我相信你的判断。”

回到酒店,一红月兑下衬衫挂好。

骚扰一民?谁有那么空,事过情迁,人家早已不是吴下阿蒙。

一青说,“你说,假如一民当年娶了钟小姐,会有什么结局?”

一红不去回答她,只是说:“你为什么不问季一青假如嫁了徐继林,会有什么结局。”

一青不出声。

“谁不经过几次失败的恋爱,有些人爬得起来,有些人没爬起来。”

一青问一红:“我爬起来没有?”

“你?一方面有,另一方面没有,工作上你做得很好,感情上你不敢再作尝试。”

一红说得再正确没有,一青低下了头。

假使当初嫁了徐继林,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不久之前,一青无意中在街上碰到继林,他结了婚,带着孩子。

一青身不由主地迎上去。

继林看见了她,立刻笑说:“一青,这是我女儿露意斯。”

那一岁左右的小女孩长得似小安琪儿,亲昵地笑起来,一青泪盈于睫,这孩子险些儿便是她同继林的孩子,只差那么一点点。

她与徐继林原本是可以结婚生子的。

为着什么分手?

不必细诉理由,笼统说来,还不是没有缘分。

转刹那,一青知道继林心酸,继林也知道一青心酸。

一青说:“每逢绝早起来,闻到空气中些微寒意,就回忆到当年与继林结伴去上课的情形,两个人都那么年轻,真正似春日游,杏花吹满头。一红,我真不明白,那样好的日子都会过去,而且当年也并不珍惜。”

至今一青的心尚缓缓牵动。

“错过了那样的姻缘,以后就不可能结婚了。”

“不要灰心。”

“许多朋友告诉我,在街上碰到前头人,只觉他猥琐得难以形容:肥胖、秃头、无业……根本不相信从前曾经喜欢过他,我情愿徐继林也是那样。”

偏偏徐继林是那么争气,官越做越高,一派雍容,外表与内涵都不住进步,真令人难忘。

很难找到比他更好的人了。

不到三天,公寓已售出了,款项也已存入户口,两姐妹于是很乐意地把不如意的心事暂拢一边。

事情已办妥,要打道回府了。

进温哥华海关什么都要打税,两姐妹也没有买太多的东西,两个人都申请到停薪留职,不久将来要打道回府的。

计划这样周详,可惜无人共享,一青一红至今还是独身。

又一次经过那著名的商场,一青一红被人叫住。

“季小姐,两位季小姐。”

两人定睛一看,发觉是上次那位售货员追出来。

她笑道:“两位季小姐,张太太有东西交给你们。”

真巧,她们第二天就要回去了。

进得店堂,售货员取出一只大纸袋,“两位,张太太说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这怎么好意思!”

“张太太说谢谢两位欣赏她的设计。”

呵,并没有飞扬跋扈,自以为是,此人发展当不止如此。

一青也不再客气,便连忙道谢。

两人离开了店堂。

“没想到她这么大方。”

“出来做生意,当然要海派。”

大纸袋里装的是两件衬衫三件套装。

一青笑,“难怪圣经上说,你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

一红答:“那我也干脆大大方方的收了她的礼物吧。”

世事多变化。

一红直到上了飞机,还记得那黑而瘦的女孩子怎么样到他们家来洗澡因为家里没有热水。

洗完之后,浴白上一圈污垢也不洗净,倒是要一红刷浴白。

又她怎么样在四月份模上门来,衣服单薄,一红取出厚衣给她换上,她把原先的衣物月兑在房间就走,要劳驾一红替她扔掉旧衣。

这些细节,此刻月兑胎换骨,再世为人的张太太已不再记得了吧,抑或,往事均历历在目?

十多年前,一红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她也是一个貌不惊人黄瘦的小丫头。

人要不就进步,在今日都会这样快的节奏,进度稍慢也就是退步,固步自封就恐怕要遭没顶。

狄意张一直游一直游,终于上了岸。

一红是真心喜欢她设计的衣裳,掏腰包她也会买,一红只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快快活活,生活下去,从现在直到永远。

那些人,包括大哥大嫂在内。

还有七八个小时才到温哥华,一红感慨地合上眼,预备好好睡一觉。

变迁第二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