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中午,台青打扮整齐,准备去接飞机,尹白说:“等一等,一起走,描红,你一道来。”

台青却道:“我两个舅舅说,不必麻烦你们了。”

尹白大表意外,“他们在香港?”

“是。”

尹白追问:“你母亲来,是要把你接走?”

台青见到事到如今,不得不说出真相,“是,她决定随舅舅到美国生活,叫我跟随她。”

尹白犹如给人淋了一盆冰水。

沈氏夫妇也呆住了。

台青声音寂寞,“我父亲有新太太以及两个儿子,再也不会留住我不放,母亲只生我一个,我答应了她。”

尹白哎呀一声,没想到到头来姐妹们又各散东西,可见不管她多么迁就,命运仍然另作安排,拆散她们。

“哪一个埠?”

“新泽西。”

沈太太连忙说:“极近温哥华,五小时航程可达。”

沈先生说:“时间到了,我们一起到飞机场会再说。”

沈太太把丈夫拉到一旁,“人家现在不一定想见沈家的人。”

沈先生沉默。

尹白说:“我们三人速去速回也就是了。”

她父亲点头批准。

台青的舅舅极其高大英俊,看见台青,上前伸出强壮手臂围住外甥女儿保护她。

尹白很放心。

难怪都说要多生几个孩子,那么,孩子的孩子,可以获得舅舅的庇护。

台青的母亲很快就出来,架一副墨镜,雪白的粉,鲜红的唇,悲怆而美丽,众人迎上去,台青与她拥抱,她环顾四周,特地对尹白说:“谢谢你照顾我的女儿。”然后由兄弟拥簇着坐上一部黑色美国大车,台青在车厢内向尹白招手,随即绝尘而去。

尹白转过头来,变化永远比计划快,尹白还以为三姐妹余生都可以在一起。

她与描红折返候机室。

可以想象待韩明生的合同一满,描红也该随他返英。

原来,尹白的家不过是她们的歇脚处。

她们挤在人龙排队付停车费。

浑身一找,才发觉不见了手袋,尹白并不着急,问描红拿钱,谁知描红匆忙间根本忘记带钱包。

两女面面相觑,“怎么办?打电话叫父亲来救驾。”

“没有角子。”

“问人借。”

“你去试试借三毛钱,比登天还难。”

“叫计程车回家,让司机在门口等,然后再回来取车。”

罢在头昏脑胀,背后有人问:“欠多少?”

尹白连忙抬起头,“十五块港币。”

那年轻人取出廿元钞票递她们手中,尹白松口气,谁说没有好人。

谁知那人随即说:“要加上利息还我,这是我的卡片。”

尹白才犹疑,人龙已经缩短,轮到她们,只得付款,上停车场取车,一打开车门,尹白便发现手袋卡在门边,失而复得,她有一阵欢喜。

描红说:“看看那张卡片。”

“吊膀子人的卡片有什么好看。”

描红笑说:“加利息还他也是很应该的。”

尹白心中暗暗好笑,描红这样热心,当然是想为韩明生找替身。

她耐心解释,“都市中男女每日都偶遇无数异性,却不见得可以从中寻获真情。”

回到家中,尹白对母亲说:“台青那张床可以拆掉了。”

住饼个多月,颇积聚一些小零小碎的身外物,尹白与描红用纸盒子替她装起,待人来取。

沈先生问:“就这样走了算数?”

沈太太答:“还好这样走了算数。”

两夫妻在语气中第一次透露不满。

傍晚纪敦木前来取剩余物资。

他要求:“尹白,我想同你说两句话。”

尹白抱着手看住他,恍如隔世,像是统共没有认识过这个人,因此很礼貌很隔涉的说:“好呀,我们到露台去。”

他轻轻说:“台青很感激你,我也很感激你。”

尹白微笑,若不是亲身经历,真难以想像,被感激的感觉原来这样恶劣。

“台青说,她认为一起到加拿大读书有点尴尬。”

“我明白。”

小纪却生气了,“只一次!沈尹白,只一次,你不要那么明白好不好?”

尹白惜愕地看着他。

小纪随即气馁,掏出手帕擦汗,“我希望不远的将来,你会遇到一名让你不明白不放弃的男性。”

呵,原来小纪是怪她没有努力争取,松手太快。

可见人心不足,可见人心难测,可见人心不古。

尹白的语气更冷淡,她说:“我相信我一辈子都会做一个明白人。”

小纪长长叹气。

尹白上下打量他,忽然很温柔地,似旧时那般说:“你要去剪发了。”

小纪模模发脚,感慨不已,彼时他与尹白时常约好同往一家理发店同一个发型师修理头发,那名发型师叫卡尔,每次都笑问:“我该先做谁的头?”最近,两人不约而同转了理发店,卡尔一时损失两个顾客。

纪敦木最后说:“尹白,祝福我。”

尹白笑,“我不是牧师,我不擅长这套。”一会儿韩明生也上来要求按首祝福,她会受不了。

“那么,祝福台青。”小纪不肯放松。

“她很有分寸,你放心,她会争取幸福。”

纪君完全不得要领,他呆呆的看着笑吟吟的沈尹白,发现此刻的他在她面前,不值一文。

呵打败仗的原来是他。

尹白送他到门口,微微一鞠躬,嘴里说:“再见珍重,不送不送。”

列位看官,应付纪敦木该流人物、也只得沈尹白这个办法罢了,若有值得借镜之处、切莫犹疑。

花开两头,单表一支,话说尹白送走小纪,正式了结此案,松一口气。

回到房内,她顺手拾起一只小枕头,抛一抛,接住,嘴里说:“一个妹妹已经送出,几时轮到你?”

描红一怔,尹白那语气一成不变,一般的和蔼可亲,能做到这样,可见城府已深,是她与台青教训了尹白,使尹白由爱生怖,与她俩保持距离。

描红却曲解了尹白,枉入迷宫乱钻,尹白完全不是这样想,她认为既是已出之物,无法讨还,不如咬紧牙关,大方一点。

尹白放下枕头,翻阅报纸,“唷,问我们讨十万万万两军费呢。”

描红试探地说:“这般无礼,能不肉痛。”

尹白抬头笑道:“命该如此,争来何用。”

描红便不敢搭腔。

尹白却说:“你那护照入英国境颇有点问题,要去请教律师方可。”

“韩明生说有办法。”描红细声答。

“你不比台青,姨妈姑爹一大堆,你要自己处处留神,步步为营。”

“知道。”

她笑:“不过我相信韩某会安排得妥妥当当。”

尹白拉开抽屉,写了张廿元支票,寄到卡片上的姓名地址去。

描红问:“台青就这样一走了之?”她与她刚有新的了解,颇感依恋。

“不会的,总还得有些繁文缛节,请客辞行之类。”

不出尹白所料,第二天台青的电话就来了,语气轻快,邀请“三叔一家以及描红晚宴”。

沈先生听毕,沉吟一下,“既是孩子来请,孩子们去。”

尹白笑,“太小器了。”

“医生嘱我休养,大热天也不便外出寻欢作乐。”

尹白只得依言覆了台青。

谁知台青率领母亲舅舅上门问候,抬上一罗筐礼物,仍然没声价道谢。

尹白胡涂了,这究竟算是真心真意,还是虚情假意?若是尔虞我诈,为何要劳民伤财做这一出场戏,若是真情,又不该堆满假笑假语。

尹白忽然明白了,原来大人由大人做戏,小孩由小孩做戏,人生本是一场场的戏。

演到后来,演技太过逼真,感情一时不能抽离,尹白看住二伯母落下泪来。

然后由尹白及描红做代表出去吃饭。

在车里,台青的舅舅忽然取出两只锦囊,分别递给尹白描红,“这是妹妹给你们的小小礼物。”

描红意欲推辞,被尹白一个眼色阻止,两人齐齐道谢,纳入袋中。

台青轻轻说:“我在香港,渡过一生最难忘的暑假。”

她伸过手,分别握住尹白与描红,尹白让她握着,过一刻挣月兑了,描红却没有。

吃完饭到了郑重道别的时刻,台青一直说:“姐姐,我们要不住通信,千万不可疏懒。”

尹白点头答允。

“还有,联络到其他姐妹,千万通知我。”

经过十多分钟的呢喃,尹白与描红终于下了车,两人不住摇手,看着台青轻裘快马,刹那间去得无影无踪。

尹白低着头,问描红:“去喝杯咖啡?”

正中描红下怀。

尹白苦笑,“刚有了解,就要分手。”

描红啜一口冰冻咖啡,深觉人生无常,低头不语。

尹白掏出礼包,打开一看,见是名贵金表一只,连忙戴上,只觉伏手舒适,这只表,尹白与台青逛街时曾经指出来说过喜欢,没想到台青紧记在心。

描红也拆开来看她那一分,内容却不一样,是一叠簇新的美金现钞。台青太会得送礼,什么人需要什么,观察入微。

尹白转动着腕表,忽然解嘲地想,这票生意做得过,包食宿兼介绍男友,相信众姐妹不会吝啬,这等大礼,她受之无愧。

描红忽然说:“我不能收这个礼。”

尹白啼笑皆非,在这个关节上她偏偏卖弄骨气。

“我对台青不好,你是知道的,我自己会想办法。”

尹白劝说:“姐妹们何必斤斤计较。”

描红急道:“我去退还给她。”

尹白便轻轻笑一声,“过一些时候你同我计较,还真不知要什么退还给我呢,我不一定用得着。”

描红吓得不敢吭声。

尹白说:“大方地收下吧。”

描红把钞票捏在手中,渐觉难堪,“姐姐,”她自卑地说:“你们都施舍我。”

尹白回说:“既会恶人先告状,就不要多心,谁会把生活中这等贵重的人与物来乱施于人。”

描红见尹白越说越白,无以为对。

“大家都是真心对你好,快别这样,这件事里如果没有人高兴,就不值得了。”

描红一直又多住了两个星期。

她与韩明生在香港注册结婚。

沈氏夫妇放下一颗心,这名侄女虽已成年,但道义上他们必须向沈老大有所交待,结婚是世上少数名正言顺的事情之一,值得报讯兼庆祝。

沈国武在家摆酒水请侄女婿。

他一向、从来、坚持不喜欢混血儿,亦不企图掩饰,韩明生这次改变方向,使他老先生得其所哉,所以他不但对小韩客客气气,且能运用他的喜剧细胞。

韩明生一坐下来他就说:“我们一早便是自己人了。”

幸亏尹白嗤一声笑出来,不然韩氏脸皮不知搁到哪里去。

“描红父母未克出席婚礼,由我全权代表,描红你听着,韩明生若有不周之处,你即时同我说,我立刻剥他这层皮。”说到最后,声音严厉,眼若铜铃。

沈太太深觉丈夫过份,没想到尹白会跟着沉下脸:“接着切成一块一块,扔下大海喂鲨鱼。”

沈太太见残忍过度,“好了好了,先拍张照寄给父母。”

由尹白接过相机,各种角度都拍了几张。

饭后气氛较热,韩明生出示他新置家居的图片,是位在伦敦雪莱区的一层半独立式小洋房,他遗憾的说:“英镑虽然回落,但仍比年前贵得多,不然装修可以考究些,描红一抵埠立刻要学开车,不然的话要步行上学。”

沈太太见他这样头头是道,不禁看描红一眼,如此运气百年不能多见,短短几个月间她已把一切掌握在手:伴侣、学业、生活也有了着落,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异乡人摇身一变,前途似锦,沈太太佩服这个女孩子,她太懂得抓住机会、损人而大大利已,并非罪行。

换了是尹白,不可能把韩明生的优点利用得这么彻底,许多特点已经重复:他有护照,尹白也有,他有房子,尹白何尝没有,他熟悉外国生活,尹白亦然。

描红却要自他身上才可以享受到这一切。

她把韩明生衬托得高高在上。

沈太太忽然觉得尹白牺牲得超值,她为女儿骄傲。

沈先生在那边叫:“描红快过来听电话,你父母有话同你说。”

沈太太百忙中同尹白去挑两件首饰给描红做嫁妆,到底是沈家女儿,不能让她光秃秃赤条条的过门。

尹白坐在珠宝店内选半日,因买贵了,怕母亲不舍得,笑说:“将来向大伯伯算回来。”

沈太太点点头,“炭同钻根本是一回事。”以后还有见面的日子吗,怎么个算法。

描红与小韩过去对话,沈先生走到女儿身边,笑说:“对尹白来说,那小子资质不过尔尔。”但在描红面前,他简直是个庇佑神,换了是谁,都会作出明智的选择。

尹白谦曰:“韩明生是个好男人。”

“未至于好得要为他打仗。”沈先生笑。

“我只为学业及事业打仗。”

她走过去叮嘱描红:“好不容易接通,多说几句。”

韩明生投来感激的神色,尹白假装看不见。

沈太太说:“描红还有点节蓄在我这里。”

“咦,足够买一件貂鼠大衣。”

“现钞可以傍身。”

描红讲完电话,转头笑说:“我情愿穿皮大衣。”

尹白胜利,趾高气扬,“我们明天就去买。”

描红一直不舍得走,喝完咖啡吃罢宵夜,沈氏夫妇退进寝室,她还恋恋不舍。

这张小床有熟悉的气味,三姐妹曾经同窗共枕,为国家大事闹意见,为异性打开头,最后又各奔前程。

当初南下,真想不到有这样理想的结局,描红认为这个大都会有一种魅幻催化剂,可使梦想在极短的时候变真。

十二点过后,尹白故意打个呵欠,“贤伉俪也该打道回府了。”

描红拥抱尹白。

尹白轻轻道:“我说过照顾你,一定照顾你。”

韩明生看着她们俩,不能肯定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

他们走了之后,尹白关上大门,上锁,因没有人,她扯下笑脸,露出倦容,用手抹抹面孔,进房倒在床上。

尹白用一只枕头压住脸,耳畔忽然听到嘻笑声:“国共讲和如何?”似台青的声音。

“对呀,一笑混恩仇。”是描红。

尹白连忙跳起来,室内并无他人,完全是她的幻觉,只有一只闹钟滴答滴答响,房间大了许多,也静了许多。

尹白颓然自语:“走了,都走了,不然我也该精神崩溃了。”

早晨电话铃响,尹白喃喃吩咐,“描红,劳驾听一听。”

铃声继续响,尹白怔怔醒来,才想起描红已搬到韩家去,尹白惘然,没有想到会如此思念妹妹。

她拨拨头发,取饼听筒。

对方说:“我找沈尹白小姐。”

“我是,哪一位。”

“我叫刘曙唏。”

谁?

“昨天下午我收到一张支票,银码正确,日期却写错了,要待明年今日才能兑现,我亲自到银行查询资料,你说巧不巧,那家分行经理竟是我表弟,所以我得到这个电话号码。”

尹白诧异说:“他不该透露客户秘密。”

“但是他同情我,你没有同情心吗,沈尹白?”

尹白笑出来。

对方见女郎笑了,知道无恙,不由得松了口气,事情已有三分光。

“出来喝下午茶行吗?”

“呃,今天不行,廿四小时通知太过仓卒。”

“明天呢?”

“明天送亲戚移民。”

“那么后天。”

“后天——”

他着急了,“沈尹白,不妨坦白的告诉你,我的时间也不多,下星期要返回加拿大。”

“呵,加拿大哪个埠?”

他笑,“当然是人见人爱的温哥华。”

尹白的心一动:“好,后天下午三时正。”

“我有你家地址,届时见。”

沈太太推开房门,“怎么搞的,大清早电话铃如雷声动。”

尹白笑道:“是春雷,惊蛰到了。”

她母亲说:“小暑大暑还没有过呢,明年请早。”

尹白想起问:“父亲呢?”

“下星期就走,还不去取飞机票?”

尹白怔怔的,“一步步逼近,终于要动身了。”

沈太太笑着开解她,“你看你多能干,还来得及嫁掉两个妹妹。”

那只是妹妹能干,与她何干。

沈太太又说:“这上下台青该到新泽西了。”

像台青那般人才,进了校园,必受男生包围,纪敦木一不小心便会白了少年头,还是韩明生有脑筋,先结了婚然后出发,稳扎稳打。

尹白沐浴包衣。

昨晚说好的,描红想要一件长深棕貂皮大衣,尹白有相熟的店家,可以挑到现成货色。

大热天时想赶出去买皮革,尹白想想都觉得好笑。

幸不辱命,抱着大盒子返家,一进门就听到女孩子们的笑声。

尹白胡涂了,怕又是幻觉,侧耳细听,却又清晰可闻,实实在在自客厅传出。

尹白不禁扬声叫唤:“台青,描红,是你们吗?”怎么打回头了?

忽然有一个女孩子笑着迎出来,“尹白就是记得台青及描红,我们一点地位都没有。”

那是一个小外国人,棕褐色长发辫,一鼻尖的雀斑,大眼睛隐隐带点蓝色,最令尹白诧异不已的是她那一口敦克尼音英语。

这是谁,从何而来?

沈先生早已料到,笑道:“你看尹白多意外,由此知我开门认人时那惊奇样子。”

尹白笑问:“请问你是谁?”

“我是你表妹,尹白,我的名字叫沈蓝。”

尹白怪叫起来,“沈蓝,没想到你是一个洋人。”

“我父亲同来自新南威尔斯的一位多哈拉小姐结了婚生下我。”

原来血统可以追溯到苏格兰去。

“这次幸会了姐姐。”

尹白扔下大盒子去握着她的手:“我父亲向你提到台青跟描红了?”

“一坐下就说我们来迟三天,不然还可以见到台青。”

“你们,你共谁?”

“我同马达加斯加的沈珏。”

尹白睁大双眼。

只见厨房口探出一张小巧的面孔,向尹白眨眨眼。

尹白走过去,惊喜的问:“你是沈珏?”

“尹白,”她拉住她,“你跟我想像中同一个样子。”

沈蓝过来说:“尹白,你没有收到我们的信吗,临出发前我们把行程详细报告给你了。”

信,呵信,那封在她盛怒中被扔到垃圾桶里的信,在该刹那,她不愿意与任何姐妹发生任何较噶,她失望她痛心她气愤,多么鲁莽,尹白深深懊悔。

沈蓝见尹白有踌躇之色,十分乖巧懂事的说:“不要紧,反正我们已经不请自来。”

尹白歉意地看住她俩,“我们下星期就要移民,主要的家俱已经运走,只怕招呼不周。

沈蓝与沈珏一齐笑,“我们早就明白,已经带备睡袋。”

这两个女孩完全洋人作风,爽朗磊落开扬,笑声不绝,万分悦耳,去了中国妹妹,又来了外国妹妹。

沈先生在一旁想,难怪华人管女儿叫千金,这样银铃似笑声的确千金不换。

描红与台青去了之后,屋子静得难堪,他刚在不习惯,幸亏即时来了沈蓝沈珏,现在,他又可以名正言顺坐着看报纸杂志,不必为打破沉默僵局挖空心思找话题与家人闲谈。

只听得尹白说:“来来来,把事情告诉我,你俩怎么会从南半球齐齐跑到北半球来。”

沈先生把双臂枕在颈下,伸长双腿,也预备听故事。

沈太太捧着香喷喷一壶咖啡出来。

噫,尹白想,屋子里没有几个妹妹,简直不象一个家。

原来沈蓝与沈珏同住一半球,一向有联络,收到尹白她们发出的信,欢欣莫名,同时亦动了思乡之情。

“于是我们约好到中国旅行,这里是第一站。”

“我们想去探访故乡,见一见伯公,尹白,劳驾你替我们定一封推荐书。”

尹白笑得打跌。

沈太太不住笑问:“你们俩谁大谁小?”

沈还怪难为情的,“都不小了,只是不长进,我们同年,我五月,蓝十月,今年刚刚大学毕业,二十二岁。”

尹白放下一颗心,“我是三姐,翡翠与紫茵比我大,你们统统比我小,台青是七妹。”

“描红呢?”

“描红是你姐姐。”

“谁是老大?”

尹白笑,“我没敢问,许是紫茵姐,也不方便追究年岁。”

大家又笑起来。

沈珏说下去:“毕业后就要开始工作,不甘心,趁这夏日,到处逛逛散散心。”

“真的,”尹白由衷附和,“以后总有诸般心事,再也不会象今天这般畅快。”

沈蓝笑,“自中国出来,我们还要去苏格兰。”

尹白拍一下手掌,“当然,你也该去见麦哈拉家族。”

沈珏看沈蓝一眼,“她做过一点资料搜集,相信不难追溯得到母系亲属。”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