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小区十分感动,一个女子毋须伴侣时时刻刻以她为重,多么可爱,幸运的他不知可以匀出多少宝贵的时间来办正经事,相信每一位成功男士背后都有如此明白大理不拘小节的女伴。

丙然,不消片刻,甄保育气急败坏告诉她:“乃意,我们有急事要回家处理,已订好飞机票今夜走。”

乃意连忙致电航空公司,该日票子已售罄,正在查第二第三间的票房,岱宇说:“算了,这明明是她们两姐妹的诡计,我们索性过几天才走好了。”

乃意闻言放下电话转过头来笑问:“你同保育已经有默契?”岱宇笑着点点头。

她心情好似很愉快,走到窗前,轻轻哼一首歌:“滴不尽的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花春柳满画楼……”

乃意讶异,“什么地方听来这样老歌?”

“任乃意任乃意,你如此粗心大意,试问如何做一个好作家?”

“作家还有作家的模子不成?”

岱宇笑说:“想必有一分清秀,二分细腻,另加点善感,添些心静,方能做得成作家。看你,把你放进绞汁机,挤出来的怕只是滴滴俗气。”

乃意气道:“听上去你顶适合写作。”

“我才不要做那样艰巨的工作,”岱宇声音低下去,“告诉你不妨,我已买下一间小红屋,过些时候,与保育到这边来定居,天天就是在后园荼縻架下喝香槟度日。”

乃意怔住,心内丝丝欢喜,真是天造地设一对,也得要两个人同心合意没出息才行。

岱宇说下去:“家私统共让给甄佐森,李满智也该满意了吧,到时,甄保育无财无势无身份,谁还来骚扰我们。”

乃意说:“你是罕见的、愿意这么早过二人世界的女子。”

岱宇笑笑问:“你呢?”

“我?三十,三十五,谁知道,首先,我要找到名同利。”

岱宇摇摇头,“我说错了,任乃意,你是个浊人才真。”

乃意不以为忤,“众人皆浊,我独清?不饿死才怪。凌岱宇,你这种吃遗产的人怎么会明白民间疾苦。”

乃意去看过那间小红屋,背山面海,花园足有半亩地大,门口好几株参天大树,以岱宇的能力来说,房子不算豪华,岱宇一向不重虚荣,她崇尚世上至难获得的真爱。

这才是一个人的致命伤。

一架飞机来,却分开三班飞机走。

乃意想都没想过,相差四十八小时,便发生那么大的事。

乃意先陪岱宇回甄府,偌大厅堂楼房静悄悄,一点声响都没有,问下人,只说老佛爷令所有人都赶到公司去了。

岱宇冷笑说:“由此可见,在他们心目中,我还真不算是一个人。”

乃意看着天花板,侧着头想半天,同岱宇说:“我要你答应我,无论甄家同你商议什么,都请你知会我与小区一声。”

岱宇说:“我在这里只是个闲人,他们才不会同我商量大事。”

乃意似有预感,“不一定,有许多事会出乎你我意料。”

乃意回到家,前来替她开门的竟是乃忠。

他比她高许多,下巴与上唇微微长着青色的影子,双手插在裤袋,正向姐姐笑。

乃意紧紧握住他的双手,“长远不见,好不好?”又问,“阿姨又在什么地方。”

任太太答:“阿姨住边酒店,老派头不改。”

乃忠坐下,双腿一绕,活像大人,“我已经读过你在报上的连载。”

乃意笑问:“你认为如何?”

乃忠皱皱眉头,一派有口难言的样子,欲语还休。

乃意笑说:“不要紧,我受得了意见。”

“十分十分幼稚。”

乃意一怔,索性再问:“还有呢?”

“实则上就是你目己的故事,对不起,那怎么行,你要学着写别人的故事才对呀。”

乃意笑着斥责他:“小男孩懂什么!”

“我身量比你高,我不再是小孩子。”

乃意终于不耐烦,“人不是论斤秤的,小兄弟。”

任太太说:“好了好了,整年不见,一见就同弟弟吵嘴,做姐姐没有姐姐的款。”

又是偏帮乃忠,太没意思,乃意站起来回房去。

只听得乃忠在她身后说:“公开日记就可以赚取生活?”

任太太又说:“你姐姐才刚开始写作,你怎么不给她一点鼓励?”

不必客气了,乃意冷笑,有读者的支持即可。

案头搁着出门期间收到的信。

她拣报馆的信先拆。

“乃意同学,少女日记刊登不到一月,甚受欢迎,出版社有意将大作辑成单行本出版,请与我们联络为要。”

乃意目瞪口呆,半晌用力拧一拧面颊,痛,不是梦,真有其事。

大作,哈哈哈哈哈,大作,乃意感动得流下泪来,她原本还以为不知要多走几许黑暗的冤枉荆棘路,没想到如此顺利地开始第二步。

乃意当然明白,编辑口中逢作必大,是一种客套,倘若真正从此相信自己写的诚属大作,那么,作品生生世世成不了大作。

还远着呢。

乃意颤抖着声音,生平第一次在电话里与出版社编辑谈生意。

是大人了,有自己的收入,不管多寡,量入为出,即能经济独立。

她同编辑说:“我会珍惜这个好机会,我不会让你们失望。”

编辑在另一头听到这样可爱天真诚意拳拳的应允,不禁也感动起来,到底要发掘新人。

得到鼓励,乃意心情大好,顿时和颜悦色起来,稍后,与阿姨共聚,亦有说有笑。

阿姨称赞她:“写得很好,不落俗套,清新可喜,我都看过了。”

乃意讶异,“你在哪里看到?”

阿姨意外,“不是你叫令堂影印了寄给我的吗?”

乃意这才知道,母亲亦十分关心她。

“不过可别疏忽正经功课。”

乃意温和答:“我知道。”

任太太对妹子有感而发,“你对我这两个孩子,比我还有办法。”

乃意忽然说:“《圣经》上讲过,先知在本家,永不吃香。”

那天他们回家,小区急找乃意。

他约乃意在街角等,车子来时,岱宇也在。

乃意笑问:“什么大事?”

可不就是大事,岱宇双眉紧蹙,小区神态凝重。

小区表达能力一向高强,简单明了扼要地说:“甄氏经济出了问题,盼岱宇出份子帮着填。”

乃意耳畔“嗡”一声,来了,来了,她郑重地摇摇头,“不行,这是个无底洞,白填。”

小区说:“我就怀疑,甄氏是否真需要出动岱宇名下的款子。”

那边岱宇轻轻幽幽地说:“是保育跟我开的口,说是他大哥佐森的纰漏,不填下去,叫老封君知道,他们兄弟俩都不得了。”

乃意斩钉截铁道:“不行!”

岱宇又说:“林倚梅已经一口答应出她那份。”

乃意不禁大奇,“这是干吗,拍卖行竟投?”

“我想,”岱宇怔怔地,“我要那么多钱来也无用。”

乃意冷笑一声:“你开玩笑!穿得好吃得好住得好,哪一样不用阿堵物,你现无亲无故,唯一靠山就是这笔遗产,小姐,你今年多大,二十,二十一?来日方长,你肩会挑还是手会提,那么大口气说钱无用?”

小区也忍不住加一句:“岱宇,处理财产方面,你千万要当心。”

乃意皱皱眉头,“你那律师叫什么名字,韦文志是不是,你起码该找他商量一下。”

岱宇只是低着头。

小区与乃意面面相觑,知道她心意已定,多劝无益。

乃意尽最后努力,“那么,你把小红屋留着自用,另外剩一笔起码生活费以防万一。”

岱宇轻轻说:“小区,乃意,你们俩真是一对大好人,不过这一次请不要为我担心,度过这个难关,我们就举行婚礼,保育会照顾我。”

乃意还有许许多多意见,有待发表,只是开不了口。过一会儿,她说:“岱宇,留着小红屋。”

岱宇笑,“好好好好好,高兴了吧。”

乃意面目呆滞,自问没有尽朋友责任,愀然不乐。

把岱宇送走,小区安慰乃意,“我们只能做那么多。”

“我要真是她姐妹,”乃意握着拳头,“就好说话,就有权同甄家周旋。”泪盈于睫。

小区一味劝慰,“算了,姐妹又如何,更有许多话说不得,不知多少兄弟反目成仇,陌路一样。”

“维真,我相信整件事是一个骗局。”

小区沉吟。

“这分明是甄佐森与李满智要掏尽岱宇的遗产。”

“我调查过,甄佐森的确需要一笔不大不小的款子填亏空,亲戚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他们婚后,也就无分彼此了。”

“不,”乃意看着天空,“甄保育决娶不了凌岱宇。”

“什么?”

“小区,这是一个诡计。”

“不会的,甄保育是我朋友,我清楚他,他不会害凌岱宇,相信我,保育甚至不会伤害一只苍蝇。”

乃意的左眼盖一直跳个不停,她正伸手搓揉着。

“岱宇的年纪比你大,你别太替她担心。”

乃意叹口气,“年龄同智慧不挂钩。”

小区噗哧一声笑出来,在他眼中,任乃意何尝不是鲁莽女,却偏偏卖弄聪明。

“明天一早,我们分头办事。”

乃意早已以维真马首是瞻,“请吩咐。”

“我去找韦文志律师,你去与甄保育谈谈。”

是有这种必要。

懊夜,乃意心绪有点乱。

初中时她曾偷学吸烟,躲着抽过两包,有犯罪感,因此停吸,可能已经上瘾,一连数日,同今晚一样心神不宁。

睡不着,她伏在桌子上直写了半夜稿子。

第二天,甄保育约乃意在海边一间咖啡室见面。

乃意勇敢地说出她胸中疑窦。

甄保育笑了,“乃意你想像力真丰富,不过也真亏得你体贴入微地为岱宇设想,我且问你,即使你不信任我们,你可知我祖母是岱宇的什么人?”

“外婆。”

“这就是了,难道外婆会看着岱宇吃亏不成。”

乃意微笑,“问题是,保育,老太君的视力能看到多少,你们又让她看到多少。”

甄保育并不动气,“乃意,老太君的目光犀利,超乎你意料之外。”

甄保育态度诚恳,言语中肯,乃意看不出有什么破绽,只得慢慢套话。

“那么,你决定与岱宇到加国结婚?”

保育点点头,“我和她都适合过宁静与世无争的生活。”

“生生世世此志不渝?”

保育非常吃惊,“任乃意,将来的事,谁能担保,怎么可以要我作终身承诺?量你也不是如此不合理的女子。”

乃意马上认错,“是,你说得对,是我冒失。”

保育笑,“我一定原谅你。”

“对,老太太赞成你与岱宇吗?”

保育答得很坚决,“是我找伴侣,不是老太太找对象。”

“将来的生活费用呢?”乃意紧迫不舍。

“乃意,你的语气好比我的丈母娘。”

“说呀。”乃意催他。

保育摊摊手,“我们两人能吃多少?祖母不会难为我俩。”

乃意双目圆滚滚,死盯住保育,保育问心无愧,亦直视乃意,半刻,乃意说:“保育,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

甄保育笑不可抑,“保不定岱宇有一日撇掉我,账又怎么算?”

乃意冷笑道:“她扔掉你,却天经地义。”

“喂,任乃意,你还算不算新女性?”保育怪叫。

“这同新旧无关,”乃意笑,“我摆明偏心。”

保育说:“乃意,答应我,将来做我们孩子的教母。”

计划那么长远那么理想那么周详,不知恁地,乃意却有不祥之兆。

“我们下个月订婚,待这边一切公事都摆平之后,便过去那边安顿生活。岱宇上学,我打理家务,乃意,你没吃过我做的红烧狮子头吧,告诉你,一等一好味道,包管你爱不释口。”

听得乃意怪羡慕的,亦欲效颦,一想,才记起自己的愿望是名成利就,况且,总要待名利双收之后,才有资格返璞归真,只得哑口无言。

于是说:“保育,我先走一步。”

“是约了小区吧,维真是个好人,别放过他。”保育挤挤眼。

乃意只是笑,区君人缘真正好。

“他对你极其体贴,知道你不喜欢他脸上的疱,到处找医生治。”

乃意一怔,疱,什么疱?半晌,才记起来,“啊,那几颗小豆。”不是早治愈了吗,都不觉碍眼。

“对女孩子好是应该的,”保育笑说,“多强还是弱者,力气先天不足,且特别敏感多愁,又要受生育之苦,我乐意做小区同志。”

傍晚区维真来找她,乃意先细细观察他的脸颊,果然,只剩细细疱痕,面疱已愈。

看来下过真工夫。

他自去与乃忠絮絮谈了一会儿,乃忠的态度渐渐恭敬,又向姐姐投来一眼,像是说:没想到那样无聊的姐姐有这样有料的朋友。

乃意啼笑皆非。

转头她悄悄问小区:“你找韦文志律师干什么?”

“啊没什么,我见他很是个人物,年纪又同我们相仿,便存心同他交个朋友。”

“已经开始拢络人了。”乃意笑。

维真笑,“保育又怎么说?”

乃意下定论,“保育对岱宇是真心。”

“这我也看得出来。”

“维真,我们只得步步为营了。”

维真抬起头想一会儿,“乃意,我有第六感觉,这件事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我们好像只看见了阴谋的冰山之尖,还有大部分藏在水晶宫下。”

“维真,你的感觉完全同我一样!”

“会不会是我们疑心太大?”

维真很快恢复常态,笑着说:“不然就是你急急要找小说题材。”

乃意含笑送维真出去,一边说:“最好能同甄老太谈谈,你说是不是?”

“下星期家父请客,老太太正是主客,不如你也一起来。”

“我?”乃意却迟疑,这不就是拜见伯父伯母?

“你考虑考虑才答复我。”

维真最聪明,永不强人所难,但又一直可以顺理成章得到他要的东西。

回转客厅,只听得父亲说:“……矮一点。”

乃意笑问:“谁矮?”

“维真呀。”任太太不讳言。

“维真矮?”乃意莫名其妙,“我倒不觉得。”

任太太笑,“看顺了眼,确不觉碍眼。”

乃意答:“人不是论块头的。”

那石少南一板高大,言语无味,虽无过犯,面目可憎。

乃忠插嘴,“我记得区维真从前笨头笨脑,看见姐姐怕得不得了,此刻像月兑胎换骨,机灵镇定,信心十足,怎么一回事?”

任太太笑说:“以前乃意不给他机会,他如何表达自己?一上门就挨骂,自然手忙脚乱。”

乃意马上否认,“我一向很尊重维真,他一直帮我做功课,我几时有羞辱过他,你们别丑化我形象。”不高兴了,返转房内。

任太太朝丈夫点点头:“说得是,乃意从头到尾未曾嫌弃过维真。”

乃忠忍不住笑起来。

维真充分地利用了一次机会,表现良好,得到乃意刮目相看,因而扭转局势,一步一步朝目标前进,发挥才能,获得乃意更大信任,成功带给他自信,言行举止都潇洒起来,维真已非吴下阿蒙。

乃意觉得这种态度太值得学习,放诸四海皆准,她决意要好好掌握报馆给她的机会,慢慢走向红砖路。

困极入睡。

身畔犹自似听得人细鬼大的乃忠讽刺她:“还是这么爱睡,想象中大作家是清秀敏感的多,哪里有睡觉猪拿文学奖的。”

乃意不去理他,呼呼入睡,想象中教授何尝不应斯文敦厚,哪有像他那样飞扬跋扈的。

注定他们两人不能沟通。

乃意见到了慧。

慧那袭款式典雅、裁剪合度的白衣恒久耐看,真是奇迹,是制服吧,每次见面,不是忽忽忙忙,就是心情欠佳,来不及问她。

乃意说:“我担心岱宇。”

慧颔首,“我们也担心她。”

“我听你们说,这是她最后一次机会,什么意思?”

“乃意,你要好好照顾她。”慧忧心忡忡。

“告诉我多一点,我行事也方便些。”

慧不愧叫慧,慧狡黠地说:“不行,不同你讨价还价。”

乃意情急,“这同一个人的安危有关哪,稍徇一点私也不行?”

“没有用,要发生的事一定会发生,不可避免。”

“岱宇是否会失去所有财产?”

“不要再问了。”

“她并且会失去甄保育,是不是?”

慧讶异地看着乃意,乃意悲哀地说:“我并不笨,我推想得到,你知道写小说这一行,一天到晚要推敲情节,习惯成自然,在现实生活中也技痒起来,忍不住做预言家,但我就是猜不透,两人那么相爱,要用什么大的力道才能拆散他们,又为什么有人要那么做,由此可知,写故事细节至难控制。”

慧忍不住笑起来,“看情形你当真迷上了写作。”

乃意谦卑地笑笑。

“这些日子来,你成熟了很多。”

乃意感喟地道:“是你的功劳吧,我见你的次数多过美,本市不知哪一个角落,一定有女孩子越长越美。”

“你要哪一样?”慧微笑问。

“美且慧可能兼得?”

慧但笑不语,轻轻握住乃意的手。

乃意长长吁出一口气。

这时乃忠刚刚在客厅同母亲说:“乃意睡起觉来,可真不管飞机大炮,那舒服惬意之情,叫人羡慕。我不止一次怀疑,她在梦中,另有天地,另有朋友,另有事业,醒着的世界,不过是敷衍我们。”

乃意别过慧,独自走了出来,忽然游到一个所在,但见荆榛遍地,狼虎同群,大河阻路,黑水荡漾,又无桥梁可通。

乃意并不怕,反而冷笑道:“这风景敢情是为现实生活写真来了。”

身边传来“咕”一声笑,转头一看,却是小区,乃意忙说:“维真维真,你可愿意与我并肩走这条艰辛的人生路?”

小区过来紧紧握住她的手,“求之不得。”

乃意宽舒地笑出来。

醒来因忙着张罗见区伯母的衣裳,把梦境忘记一大半。

岱宇百忙中陪着乃意逛街出主意。

她自己的订婚礼也近在眉睫。

岱宇说:“我最方便不过,戴母亲留给我的一串珍珠,配上套乳白色小礼服即成。”

岱宇让乃意看过那套珠饰,拇指大金珠子镶白燕钻项链与耳环,乃意哪里懂,但也觉得名贵,嘴里说:“过了三十岁戴也许更加好看。”从未想过三十岁终有一天会得来临。

岱宇说:“你这一套衣裳可重要了,要给区伯母最佳第一印象,依我看:不能穿没性格的淡蓝粉红,白色有点高不可攀,灰同黑老气,大红霸道,绿色不讨好,这样吧,穿藏青。”

“咦,我不要,多像冬天校服。”

“那,”岱宇沉吟,“紫。”

“活茄子。”

“赤膊,肉色上阵。”

两个女孩子笑作一团。

稍后岱宇怪怜惜地看着乃意说:“也难为你了,暑假过后就要升学,又忙着笼络男友,又要赶着做大作家,怪掏澄的。”

乃意也很感慨,“像不像耍杂技,一失足成千古恨。”

“你不会的,乃意,你逢凶化吉。”

“彼此彼此,岱宇。”

岱宇心满意足地笑,“你不觉我这阵子顺利得不得了?”

有点像暴风雨前夕万里无云的激辣大晴天,乃意没敢说出来。

结果还是采纳岱宇意见,用了第一个月的稿费,置了套中价藏青色金钮扣套装便服,去参加区氏饭局。

区家地方宽爽,陈设朴素,看得出是讲究实际的人家,区伯父年纪比想象中大,约有六十余岁,穿唐装衫裤,言语却开通活泼,又好笑容,乃意放下心来。

维真那五短身材都像足区伯母,才寒暄,甄老太太驾到,乃意随着大家迎出去。

维真一直站在乃意身边,使乃意心情松弛,表现良好。

便东小菜清淡味鲜,饭后乃意故意坐到甄老太身边去,“劳烦老太太,一会儿送我一程。”

那老女乃女乃凝视乃意,“我的车可是专门要绕圈子的啊。”

乃意若无其事笑道:“没问题,兜风够情趣。”

好刁钻的小女孩,今日见未来婆婆,已算收敛,虽是这样,她却胜在有话直说,绝不藏奸。

上车之前维真悄悄在乃意耳畔说:“你讲话小心点,切莫掀露甄氏兄弟的秘密。”

上得车来,老封君先开口:“区家是殷实的好人家。”

乃意腼腼地说:“什么都瞒不过你老人家的法眼。”

老太太笑,“你有什么话要同我说?”

乃意想一想,“岱宇终于同保育订婚了。”

老太太揶揄她:“任小姐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乃意问:“老太太你会祝福他们?”

甄老太有点啼笑皆非,“岱宇的母亲,是我的女儿,你说我为不为岱宇设想。”

“我怕有谗言。”

甄老太斩钉截铁,“甄家没有那样的人那样的事。我虽老,不胡涂!”

乃意凝视老太太。

“任小姐,什么事都要适可而止,关心过了分,便变成多管闲事,这种人最不受欢迎。”

“是,老太太。”

甄老太这才笑笑说:“府上到了。”

乃意不得要领,十分惆怅,推开车门下车。

甄老太忽然又说:“我自会照顾岱宇,你放心,有我便有她。”

乃意抬起头来,忍不住想,老女乃女乃您的话固然值得安慰,可是您已七老八十,而凌岱宇偏偏是那种一辈子都需要照顾的人。

想到这里,乃意忽然明白事情的关键在什么地方了。

在岱宇本身。

生活中谁没遇见过敌人,谁没听过谗言,不需要很能干很成熟,便可以应付自如,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即使吃亏,下一次就学乖,渐渐变为成年人,学晓全褂子武艺。

区维真、任乃意、林倚梅,人人都努力学习做人,小小的任乃忠更是高材生。

独独凌岱宇,她抗拒做人,她老是想别人代她做肮脏工夫,而她则长居世外桃源,这样下去,长此以往,是行不通的。

做为朋友,她一定要劝告凌岱宇,做人切切要做全套。

不然的话,头一个吃不消的将是她的伴侣甄保育。

小区正坐在任家客厅同主人家有说有笑。

乃意的阿姨也来了,手中拿着一杯玫瑰色果子露,乃意一看,渐渐想起美与慧的预言,那则她一直抗拒不愿接受有关她未来伴侣的预言。

阿姨伸手招她,“过来呀乃意,干吗愣在门口。”

乃意过去坐在他们当中。

阿姨笑道:“刚才维真告诉我们,他有一对朋友,原是表兄妹,下个月订婚,大家正讨论近亲是否适合通婚呢。”

乃意一怔,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随口答:“他们不是一块长大的,女方是华侨。”

乃忠笑,“姐姐一向欠缺科学头脑,原谅她。”

这次连乃意都不得不讪笑自己。

任太太说:“有个说法是嫁远一点孩子聪明些,所以混血儿学习快。”

乃意沉思,表兄妹,三角恋爱,故事多么熟悉,不知在什么朝代已经发生过几百次……

维真推她一下,“想什么?”

乃意茫然摇头。

“老爸老妈很喜欢你。”维真轻轻说。

乃意这才抖擞精神,“不骗我?”

“不过叫我们不可疏忽功课。”

“功课功课功课,一辈子就是为功课活着,当真豁出去不交功课又如何?”

难得的是,维真与乃忠异口同声道:“那后果会使你害怕到情愿加倍交功课。”

几个大人笑出来。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