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李平当下问:“我能做什么,接待员?”

“李平,你要是坚持这么想,没有人能够帮你忙。”

“对不起。”

“朱明智会教你。”

这几天李平去朝见朱小姐,一见面,就知道她们可以成为朋友。

她就是李平羡慕的大都会女性代表:漂亮、正直、智慧,能干、果断、爽朗,没有任何后台,独独靠学问及努力做到这个地位。

李平不由自主的崇拜她。

也不是没有理由的,朱明智人如其名,在李平没有出现之前,她召集三十多个下属开过会议,半真半假的说:“我们有位新同事,下个月来上班,大抵你们都知道她的身份。这个烫山芋,我并不想接,但是不得不接,只得视为一项挑战。我要你们速速搞通思想,新同事在位期间,我不要听到一言半语有关她的闲言闲语,以免连累他人,即使不能成为她的朋友,也请听其自然。我个人的想法是:每个人都应该得到一个机会。”

手下诸大小将领一律会心微笑。

照说,像夏彭年这样的人,再宠一个女人,也该把她搁得远远的,公私分明。竟然把她放在左右,要朱明智培训她,可见已经着魔,无可救药。

一向英明神武的老板居然行此愚着,犯此奇险,反而令他们觉得此举浪漫无匹,心一软,原谅了他。

李平进到这间空气调节恒久维持在摄氏二十五度的办公室,有点怯意。

朱小姐接见她,看到李平红花绿叶的套装配金色假首饰以及一双翠绿困金边的鞋了,便在心中暗呼,上主,我如何应付这个女子呢,她简直是个一人马戏班嘛。

但是朱明智随即看到她谦卑的眼神及有礼有姿态,李平的身体语言传达清楚的讯息:她衷心愿意学习。

朱明智中文虽然不大灵光,也不由得想起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这句谚语来。

她决定给她一次机会。

“请坐。”她对李平说。

“谢谢你。”李平说。

啊已经不容易了,她不是没有神志的。

“你是我个人助理。”

“是,多谢朱小姐栽培。”

朱明智从没听过这种老式对白,大吃一惊,继而叹口气。

夏彭年派这个任务给她的时候,曾经说:“赋你全权,绝不干涉。”

她答:“彭,你要开除我,不必来这么阴险的毒招。”

朱明智对训练哈佛管理科硕士都不感兴趣,何况是一个刚正在学英语会话的女孩子。

但是夏彭年说:“我觉得你俩有许多相似之处。”

这句话感动了她。朱明智在工作十年后才进修获得大学文凭,一直认为是项成就,于是不再言语。

况且三五七天后,这女郎玩腻了,起不了床,该场匪夷所思的游戏即告结束。

李平“上了一天班”,接触到城内一群年轻才俊,他们与夜校的同学、日本料理店的伙伴,以及她过往接触到的有很大的分别:老练、世故、自律、有礼,对她突出的外型像是视若无睹,十分客气,但难以亲近。

那八小时内,李平捧着朱小姐指定要她阅读的文件,起码有三十次以上同自己说:回去算了,回去做一只宠猫算了。

但是鼓起勇气,熬下去,捧着字典苦苦查阅商用词语。

夏彭年并没有过来看她,他成天要开会。

午饭,与朱明智一起吃。

李平腼腆的问她:“为什么整间写字楼的职员都似穿制服?”

朱一怔,“是吗,这是你的感觉?”倒很新鲜。

“你们好像爱煞灰色。”

“我们?”朱明智哑然失笑。

“为什么?”

朱明智和颜悦色的回答:“我个人认为,工作时间,一件衣服,如果吸引到任何注意力,便不是好选择。”

李平怔怔的,“我也要穿灰色?”

“你不必。”朱微笑。

李平想,我偏要跟风,向阁下学习。

下午,她接到卓敏的电话。

这个鬼灵精。

聪明的卓敏永远找得到她。

“你在上班?”她讶异地问。

李平有点怕卓敏,只是笑。

“李平,羡明想见你。”

李平一震。

“你可方便出来?”

李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也渴望见到王羡明。

卓敏又说:“没想到我竟协助你们藕断丝连。”声音有许多无奈。

李平太知道卓敏,王羡明是她的克星。

“我现在不方便说太多,明天中午等你电话。”李平不想被人看见她说私人电话。

卓敏吁出一口气,“明天见。”

李平放下听筒,朱明智便推门来,李平十分庆幸。

朱坐下便说:“我不欲你错过一星期五天的学习,夏先生已同意你上课时间由上午九时至十一时,下课立即到这里实习,你认为如何?”

李平当然知道这是命令,根本没有征询的意思,朱小姐进来的时候她已经站起,这时回道:“是。”

朱明智笑一笑,出去了。

李平发呆。

这是干什么?

夏彭年为何要她受军训,他为何要栽培她?

上进是很吃苦的一件事,要提出抗议的话,还来得及,否则假期真正过去。

下班,她同司机说:“假如夏先生问起,说我去买东西。”

她走到时装店,买了几套朱式套装,然后去搭计程车。

车驶到一半,李平与司机攀起来。

“你是车主还是租车开?”

年轻的司机在倒后镜里看清楚乘客的容貌,十分意外,是哪一个女明星呢,一时认不出来。

“租车,”他答:“一辆计程车连牌照兼首次登记税要五十万哪,哪里置得起。”

“租车怎算?”

司机又看她一眼,“日更租金一百元左右。”

“收入多少?”

“约莫三百。”

“啊,那也有两百赚头。”

“小姐,”司机笑了,“油钱由我们自负,一更赚一百,已算了不起,遇到塞车,血本无归。”

他不明白女乘客怎么会有兴趣知道他们的苦处。

李平一听,顿时气馁。

王羡明永生永世翻不了身,出不了头。

司机说下去:“成万个行家争这一口饭吃,我要是有本事。立即改行,要不就买一辆计程车做车主。”

李平仔细聆听。

“五十万,一个月分期付款七千,捱七年,可以做老板。”司机喃喃自语。

李平不出声。

五十万,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笔数目,但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又微不足道。

李平怔怔地,满怀心事地动起脑筋来。

计程车停下来,司机说:“到了,小姐。”

李平付了丰厚的小费。

夏彭年闻声自屋中出来,接过李平手中的袋袋包包。

他问:“喜欢办公厅生涯吗?”

李平说:“这个问题,才一天经验,怎么回答得出来。”

夏彭年知道李平,这表示她不十分欣赏他的安排。

她心事含蓄,从不直接表达。

他有点失望,“那么,我们取消这项主意。”

“让我试三个月,一百天之后,没有进展,我会知难而退。”

夏彭年又高兴起来,“好,一言为定。”

当下李平问:“彭年,你给我的钱,我可以自由动用吗?”

夏彭年一怔,“当然可以。”

“你不过问?”

“要问就不会把款子过到你名下。”

李平微笑,“谢谢你彭年。”

“打算做投资?”

“在考虑。”

“公司里有许多专家,你可以请教他们。”

“我会很小心。”

夏彭年笑一笑。

第二天中午,卓敏的电话还没有到,朱小姐就同李平说:“跟我来,好叫你熟习午餐会议。”

李平才一怔,朱小姐已经扬起一角眉毛,像是说:小姐,你不是要我早半年预约吧。

李平只得说:“我立刻过来。”

朱小姐说:“有话留给玛丽代你交代好了。”

“是。”

没有特权嘛,李平想,她把她当一般职员,随即又笑出来,一般职员岂能得到这样的待遇?再没有特权,也还是特权份子。

她仔细吩咐玛丽,用许多“麻烦你”、“谢谢你”、“请你”、“不好意思”,这类词语,太着意了,像玛丽这种老资格的行政秘书不禁会心微笑。

李平出来约半小时,玛丽便接到找李小姐的电话。

是男孩子打来的。男孩,不是男人,因为声音怯生生:“李平小姐在吗?”

玛丽有礼地答:“李小姐出去开会。”

那边静寂,没有反应。

“请问可要留个口讯?”

“不用了,下午我再找她。”

“贵姓?”

已经挂断了。

玛丽耸耸肩,这一定是李小姐微时的朋友,不然,为何不大大方方陈词?

照李小姐适才着迹的样子,她好像还顶在乎这个电话。

玛丽不想多管闲事,趁老板外出,取出一本小说来读。

李平这次外出,到下午三点才回来,又被朱明智捉住问她刚才到底听懂多少。

李平的答案叫朱明智吃惊,她完全外行,但具摄影机记;忆,现场四个人的对白句句记得一清二楚,并且具推理头脑,能够把事情分析一二。

朱明智不敢待慢,她分明遇上可造之才,连忙把李平不明白的窃诀一一点破,把对方的企业、自家的弱点、人家的优点、夏氏的长处全部解释清楚。

李平听得入迷,太精彩了,没想到原来商场谤本同战场一样,在一旁观战已经这么刺激。

她的地平线忽然拓广,如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朱明智看到她双眼发光,知道此人迟早会上瘾。

她感喟说:“二十年来,我都没有收过徒儿。”

“朱小姐,你就收我吧。”

朱明智点起一枝烟,“岂敢岂敢。”她微笑。

李平低下头。

“时间差不多了,你休息一下,可以下班。”

李平只得退出。

朱明智喷出一口烟,可惜李平身后有个夏彭年,她始终是他的傀儡,永远摆不月兑这个男人的影子,否则痛下苦功,可以真正成才。

但,如果没夏彭年,李平何来机会,不知多少人才格于时运,淹没芸芸众生之中。

夏彭年推门进来,“她如何?”

朱明智按熄香烟站起来,虽是夏彭年手下重臣,礼数,更要做足。

“不坏。”她说。

“愿闻其详。”

“不嚣张不恃宠,心中有尊卑之分,十分大方得体,再加冰雪聪明。”

“是可造之才?”

“彭,你要造谁,谁就是人才。”

夏彭年大笑起来。“真有那么厉害?”

朱明智喜欢李平,难得她没有一丝小老鼠偷到油吃那种小家子气。

“你给我看住李平。”

“好大的责任。”

“我会报答你的。”

轮到朱明智笑了。

“我对李平有很高的期望。”

朱明智不想知道夏李之间的私事,太危险了,于是说:“放心,我会教她我懂的一切。”

夏彭年高高兴兴的出去。

他去找李平,看到她在讲电话,听到她与对方说:“……卓敏,对不起,我临时有事,明天好不好,明天一定行。”

夏彭年马上给她一个手势,表示一会儿再来,心中却想,原来李平也有她的小朋友。

他不打算干涉她,无论李平如何小心维系这一种友谊,总会受环境干扰而无疾而终,到最后,她会同朱明智这一级的人成为莫逆。

李平稍后到他房间,“你找我?”

“今晚我们出去吃饭。”

夏彭年看清楚李平改是改穿灰色纯麻套装,但内穿一件白底佻皮红点的衬衫,一双红鞋尽露马脚,他不由自主笑出来。

李平呶一呶嘴,娇嗔地拔脚就走。

夏彭年待追上去,一想这是办公室,才由得她去。

他很快乐,喜孜孜在大班椅上转个圈,白天也能看到李平,太理想了。

那夜,在城里最好的法国饭店,李平喝着克鲁格香槟的时候想:王羡明,从来不把她当小玩意。

人就是这样,吃饱了便想得到其他的,特别是自尊。

夏彭年喜欢她,但总觉得她不够好,要改造她,看她月兑胎换骨。

王羡明的看法不一样,李平是他的女神,就那么简单。

李平已尽得吃西菜的精髓,再挑剔的社交仪态专家,也看不出任何纰漏。

此时的她却忽然想起行角熟食档的汤团来,许久没有吃了,一团面粉当中裹一颗小小黄糖那种,人生如果像它就好了,香且糯,代价又不贵。

李平听到夏彭年问:“要甜品嘛,巧克力苏芙利?”

李平摇摇头,“不,谢谢,我吃不下。”

她把胃里的空位置留着,第二天中午,见到卓敏,刚想建议去吃汤团,发觉王羡明没有来。

她问:“羡明呢?”

卓敏答:“他开夜更车——”

“现在是白天。”

“小姐,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

卓敏的心情似乎欠佳。

她说下去:“明明约的是昨天,你又偏偏爽约,昨晚羡明把车开出去,在大光豪夜总会门外接客,不知怎地,与人争执起来,额角上擦伤油皮,一双眼睛,肿得似烂熟桃子。”

李平吓一跳,惯性的低下头。

“今天我根本不想见你,是他叫我来的,他说:你推我我推你,这个朋友恐怕做不下去。李平,这样毛躁的一个人,独独对你恒久忍耐,处处为你设想。”

“他伤得不重吧。”

“是他先动手,捱完揍,对方气平了,不用他去派出所,否则岂非更烦。”

卓敏处处护着他,以王羡明发言人的姿态出现,李平闻弦歌而知雅意,不问可知,卓敏此刻已以羡明的红颜知已自居。

李平当然懂得做人的道理,她没有别的意思,只想帮羡明一把。

她微微笑,试探地说:“我早说过,你们是一对。”

卓敏刷地涨红子面孔。

她顾左右方方他:“我换了一份文员工作,薪酬比从前高。”

李平衷心说:“那多好,简直好极了。”

“我自己也还满意,老实说,离乡别井,倘若生活没有改善,又为何来,有些人会用到往上爬这种字眼,那是故意歪曲上进心,丑化人往高处的心理。”

李平苦笑,她仍是她最谈得来的朋友,“卓敏,你是上进,我是不择手段。”

“你太谦虚了,不是每个人都有耍手段的机会的。”

寒暄已毕,李平踏入正题:“卓敏,我有事同你商量。”

“我知道你不会平白无故赴我的约。”

卓敏仍然一句是一句,绝无拖欠。

“卓敏,开计程车,也是一行正职。”

“不偷不抢不拐不骗,自然是正当行业。”

“租车开,太吃苦了。”

卓敏大眼睛朝李平瞪:“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假如说,有位车主,愿意把租金折为车款,把车子给他用,若干年后,车子属于他,他干不干?”

卓敏冷笑,“那把车主莫非发神经?”

“也许,但有可能,他想偿还王羡明。”

“王羡明不想念不劳而获。”

“卓敏,他还得省吃省用苦干做若干年,没有人要把车子送给他。”

“人欠他,他又欠人,一生糊涂帐,哪里还得清。”

“卓敏,人人纠缠不清,独你撇月兑清高,不如做尼姑去。”

“李平,你为什么不直接向王羡明讲?”

李平微微笑,一顶高帽子无形无迹地送过去,“他一向只听你的话,卓敏。”

斑卓敏此刻那里还是李平的对手,只觉李平深明她意,深知她心。正是:人要好话听,佛要香烟受。

当下卓敏口气软化,“车从何来?”

“你家亲戚众多。”李平提醒她。

“都是穷人。”

“这些细节,慢慢筹划,主要是大前提获你通过。”

卓敏刚想说什么,李平又抢着说:“你慢慢考虑周详了,才知会我不迟。”

午聚时间有限,卓敏是不敢迟到,李平则怕人看小,不想迟到。

回到写字间,她嘘出一口气,靠在门上,闭上眼睛,像是卸下部分担子。

谁知朱明智叫住她:“李平,你回来了吗。”

李平心想,我可没迟到呀。

“夏先生打锣找你,有要紧事。”

“我这就去见他。”

“他已经回草莓山道去了,叫你立即赶到。”

李平顿觉十分尴尬,明明是办公时间,夏彭年却如此着迹,把她呼来喝去,在众人面前破坏她形象:根本不像是出来做事的人。

朱明智像是看澈她的心事。“你放心,这确是件事,你坐我的车,玛丽只当你替我办事,没有人知道。”

李平感激朱小姐的细心,赶着去了。

朱明智看着她背影摇摇头。

这就是李平难能可贵之处了,不少办公厅女郎巴不得人前人后暗示同事伊与老板有暖昧的一手。李平,明明是这种身份,却还努力划清公私界限。

做她也难,朱明智叹口气,李平还年轻,好胜心强,总不明白,一旦走进这只镀金笼子,便终身月兑不了金丝雀的身份。

转变包装,于事无补。

李平一上车,就接到电话。

夏彭年兴奋而愉快的说:“叫司机尽速赶来。”

“彭年,是什么事?”

“大事。”

李平受他感染,笑起来,“什么大事。”

“到来你就知道。”他竟挂断电话。

什么大事,生意上的来往,再大买卖,他也引以为常,不会提起,那究竟是什么事。车子抵小洋房门口,李平已经知道非同小可。

她看到夏家的大车停在门口,那是夏镇夷的座驾,出动到老太爷,一定有事。

他们在等她。

前来启门的是夏彭年,他一脸的笑容:“李平,猜猜是谁来了。”

夏彭年把身子侧一侧,让她看清楚室内情况,李平立即称呼:“夏伯伯,伯母。”

“李平,这是谁?”

李平一停睛,看到夏氏夫妇当中站着一位瘦削的妇女,她怔住,过半晌,缓缓向前踏一步,轻轻地,不置信,试探地问:“妈妈?”

是,是她的母亲。

李平转过头去,夏彭年竟秘密地把她接了出来。

此刻他正看着李平微笑。

李平大意外了,百感交集,只会得呆呆看住母亲。

夏镇夷说:“我们先告辞,晚上一起吃顿便饭。”

夏太太也说:“你们母女俩必然有体己话要讲。”

由夏彭年把他们送出去。

李平这才上去握住母亲的手,“妈妈,你来了。”

到这一天,算一算,母女已足足三年没有见面。

李平只觉得母亲又干又瘦,额角眉梢眼边嘴旁,统统密密麻麻布满细纹。

她神情惘然,彷徨多过欢喜,母女俩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李平让她坐,她拘谨地坐在沙发上,像一个孩子初次到陌生人家做客。

李平又让她喝茶。

夏彭年回来了,双手插在裤袋里微笑。

李平迎上去,悄悄抱怨:“你都不同我商量。”

夏彭年说:“你总是犹疑不决。”

李平有苦说不出,过一会儿问:“她以什么身份居留?”

“游客,不喜欢的话,可以随时回去。”

李平一听,才松了口气。

夏彭年这才发觉李平与母亲并不亲厚,有点犹疑,原本是一番好意,要给李平一份惊喜,不过,母女总是母女,不用替她们担心。

他说:“我已告诉伯母,我们下个月订婚。”

啊,李平想,这使她身份明朗许多。

“你怕在伯母面前,没有交代吧。”

他什么都想到了。

“黄昏我来接你们。”

夏彭年走了之后,屋里只剩下李平母女。

她坐到母亲身边去,“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熟人吧。”

“到现在我才想起来,原来是他。”

“你指夏伯伯?”

“可不是,他是你外公行里的_个秘书。”

李平说:“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

“想都没想到,”李母微笑,“以前他叫我大小姐,替我养的蚕找桑叶吃。”

李平可以想外公家最繁华时节的盛况。

“三十几年的事了,说来做什么,不过这样念旧的人家,无论在什么年代,都算少有。”

李平说:“他们一家都对我好。”

“李平,你舅舅呢?”

舅舅,多么陌生的一个名词,李平几乎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我搬出来已经有一年多。”

李母担心的问:“你同彭年打算几时结婚?”

李平知道母亲一有机会必定会问这个问题。

经过那么多的劫难,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她所关心的仍然是如此原始琐碎简单的事。

也好,李平想,证明不折不挠,是人类天性。

“时机到了才谈婚姻问题。”

“但是你人已经先过来了。”

不可思议,李平看着母亲,在这个水门汀森林里,求生存活下来已是天大的本事及运气,她却来计较名份面子。

李平站起来,“妈妈,你休息一会儿吧。”

李母当下发话:“也许我是不该来的。”

“可是你已经来了。”

“咪咪不会这样对我说话。”

“妈妈,咪咪是咪咪,我是我,她叫李和,我叫李平,我们是两个人。”

李母不出声。

李平掩着面孔,“妈妈我们不要吵了,请你体察我的难处,这三年,我总在梦中看到你,谢天谢地我们终于见面。”

李母吁出一口气。

“妈妈,既然来度假,好好的轻松两个星期,想吃什么告诉我,爱上什么地方,也尽避同我说,别想太多。”

李平领她到睡房休息。

她取出提琴,也不弹,把它捧在手上,对它说话:“母亲从来不曾喜欢过我。”她轻轻诉苦,“无论我做什么,同李和一比,马上分出优劣,”李平叹口气,“我又不能拿李和作榜样,我根本没有机会认识她。”

说完了,图书室一片静寂,李平把琴轻轻放回盒子。

待会儿母亲看见了,又会得皱眉头,说声:“你还在玩这个”?

母亲爱她,那是一定的,但表达方式却令她说不出的难堪。

傍晚,夏彭年来接,同李平说:“我已替伯母安排好节目,不用你费神。”

李平笑,这个人,无论办什么事,都舒服妥贴。

“看得出她受了很大的创伤,李平,帮助她度个愉快假期。”

“彭年,我还没有谢你。”

“哟,不敢当,只要不怪奴才办事不力,奴才已经心满意足。”

谁说世上没有快乐的人,谁要寻求人版,把夏彭年推出示范。

一连数天,李平停了上课时间,她母亲忙于游览名市名胜。

好几次,李平想叫母亲留下来,让她尽点孝心,话到嘴角,又缩回去。

只要她玩得高兴,李平于愿已足。

趁着她兴致高,李平问她:“还喜欢这里吗?”

“我不会打算久留,你们忙得那么厉害,看得出这个社会属于年轻人。”

李平不说什么。

“李平,这三年来,看样子你也很吃了一点苦。”

她强笑,“没有,我过得很好。”

“待你结婚的时候,或许我会再来主持你的婚礼。”

李平握住母亲的手。

夏彭年私下与李平说:“要不要把霍氏夫妇请出来见一见。”

李平答:“不用了,何必呢,大家都怀着鬼胎,我又不急于表演今非昔比,所有恩怨告个段落算了。”

夏彭年说:“一切随你。”

听上去好像拥有极大自由,其实并不是那么一回事,李平笑一笑。

李母的心情较前几天好得多,越是这样,李平越与她相敬如宾,什么重要话都不去说,没有话题,就一味干笑,夏彭年旁观者清,觉得李平很累。

他满以为母女会得相拥痛哭,大诉衷情,不料两人都是硬骨头。

当天,李平待母亲睡了,站在露台看风景,适逢十五,月如银盘。

夏彭年告诉她:“伯母说,她过两天就要回去。”

“她肯来见我,已经难得。”

“怎么,”夏彭年笑,“你做过什么令她失望的事不成。”

李平过一会儿才答:“她一直怀念李和,认为我是次货,无法代替李和。”

“你多心。”

“没有,我确不能同姐姐比,我穿她的衣服,睡她的床,长得像她,但不是她。”

“我相信你比她强壮。”

李平笑,“我是粗胚。”

夏彭年说:“我就是喜欢你这样子。”

李平答:“我很幸运。”

夏彭年略觉意外,跟着说:“像我这样的男人是很多的。”

但是,如果夏家同李平外祖父没有渊源,她就没有今天的地位,更不要说是讨价还价的机会。

还是幸运的。

李平听见母亲咳嗽。

她进睡房去,看到母亲正取起茶杯。

李平坐在床脚。

“你还没休息?”

李平微笑,“我还不累。”

“这两个礼拜,我玩也玩过,看也看足,休息两日,要回去了。”

“是。”

“不如把舅舅请出来吃顿饭。”

“妈妈,他早已恢复了本姓。”

“啊。”

“他的厂,也不叫陈氏制衣。”

“但是——”

李平说:“他同外公的纠葛,算了。”

李母怔怔的,“当年你外公收他为过房儿子,外婆反对无效。制衣厂的资本,却由你外婆垫出来。”

李平想了一想,反而帮老霍说话,“不过他们夫妻的确长袖善舞。”

李母无奈地说:“总算是一场亲戚。”

“何必叫他见了你心惊胆颤。”

李母又追问:“他照顾过你,有没有?”

“有。我在他那里,住饼一年多,他管我吃住,还给我一份工作。”

李母似征询女儿意见似说:“那就算了。”

她躺下来。

已经损失太多,受过太大的打击,一切她都不计较了。

“你若真想见他的话——”

“不,”李母摆摆手,“他也不会认得我了。”

李平放下一颗心来,她怕霍某有意无意间露了口风,使她母亲难堪。

李平不想老人家知道太多,纯为她好。

她听到李母长长一声太息。

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