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引狼入室

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

我照例开启信箱,取出信件放进手袋,刚要按电梯,电梯转角飞扑出一个人,我还没有弄清楚是什么事,一把明晃晃的刀已经指着我的脖子。

一切象电影镜头一样,我立刻知道这是抢匪行劫,在报纸及电视新闻中看过无数类似的案件,临到我身上也并非稀奇的事。

其中两个人都蒙着面孔,拖着我往楼梯间走上去。

这是一层半新不旧的楼宇,只有六层楼,一瞬间已走到第三层,两个年轻的匪徒逼我坐在梯间,一把足三十公分长的刀指在我腰间。

“除下手表,把皮包打开。”

我只得把手袋整个交给他们。一颗心象在喉咙处跃出来,手足发麻。

其中一个大声说:“叫她开门。”

我面如土色,“屋内什么都没有。”我哆嗦地说。

另一个要来强拉我的手,我挣月兑,不知是什么地方来的勇气。

我问道:“要钱拿钱,不要乱来。”

“叫她开门,”其中一个把手中的门匙抛给我,“上楼去。”一边把现款塞进裤袋。

“上去。”两个人用力推我,那声音好不熟悉。

我忽然想起来,“你是尊尼仔!”我冲口而出。

那尊尼仔扯下蒙着面孔的手帕,“是我,又怎么样?”

我瞪着他,忽然之间不再害怕,“你也得讲讲道理,”我扬扬手腕,“这只手表刚刚才赎回来,你也算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又找上门来?你真把我当羊牯?”

另外一个劫匪目露凶光,“干掉她!尊尼仔,她已认出你,干掉她!”嘴里发出可怕的呵呵声。

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什么事要杀人?就为这么点小事?

寒窗十年的女医生一条性命就丧在行劫的匪徒手上?这是天底下最荒谬的事。

“要钱拿去,不要伤害我。”我尽量冷静,身体贴着墙角。

“杀,尊尼仔,杀!”他仍在鼓舞,完全的兽性表现。

我不禁战栗,这种人没有神经系统。

尊尼仔犹疑,“把银女放出来给我。”

“你要她干什么?”我说:“她现在怀孕,与你有什么用?我不会让你伤害她。”

尊尼仔伸手,打我,“我叫你放她出来。”

我怒火遮了眼,掩住面孔,“你打我?”从来没有被如此侮辱过。

“我还要打。”他扑上来,手上扬着那把尖刀。

“住手。”

尊尼仔愕然住手,仍用刀指住我。

我的嘴角渗出血来,抬头向楼梯看去。

“我不准你打他。”是银女。

我急,“别下来,银女,回家!锁实门!”

尊尼仔恨极,把刀在我膀上一拖,“你再出声。”

我的肌肉裂开,血如泉涌,但并不觉得痛。

银女喝道:“马上放下刀,走!两个人一起走,否则一辈子不要见到你。”

“银女,一齐走,”尊尼仔说:“还在等什么?”

“一起走?不行。”银女说:“她会报警。”

“杀了她!杀呀。”那个帮凶还直嚷。

“不能碰她,”银女尖叫,“你们快走,不然来不及了,我保证她不报警。”

尊尼仔说:“不行!”

“你敢碰她,我一辈子不理你,看你到什么地方弄钱。”银女大声喊出来。

尊尼仔迟疑了一下。

银女说:“快走,我听见脚步声。”

尊尼仔转过头来对我说:“这次算你赢,走!”

他拉起同党呼啸而去。

我看着手臂上滴下的血,染红整件外套。

这真是个恶梦。

银女扑过来扶着我,“我即刻同你到医院去。”

我沉默一会儿,“不,我有相熟的医生。”

我用外套缠住手臂,走下楼。

银女跟着下来。

“你回家去,好好地坐着。”

“不——”她急得什么似的!一句话没说完、伏在墙壁呕吐起来,孕妇受不住血腥气一冲,肠胃绞动。

我只好扶着她一起到医院去。

伤口并不是很深,血却是惊心动魄的多及浓,我只觉得眩晕,仍不觉痛。

医生替我缝针,银女坚持要伴我。

我也急,“大热天,你何苦动了胎气。”

她扯着我另一只手大哭起来。一头一脑一身的汗,一件裙子揉得稀皱。

我叫护士打电话给精明侦探社。

我已筋疲力尽,忽然眼前一黑,昏倒在手术床上。

醒来的时候听见有人问医生:“要不要进医院,会不会失血过多?”

是老李的声音,我挣扎着,“老李,你来了?真麻烦你。”

他立刻过来扶住我,一脸的关切。谁说这世上没好人?我还是乐观的,好人总比坏人多。

他问:“谁?谁伤了你?”

我虚弱地说:“普通的劫匪。”

“我不相信,陈太太,凡事不要瞒我。”他咬紧牙关,额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

我从未见过他这样耸然动容,心中一丝感动。

“谁敢打你?”他压抑不住愤怒,“你这边面孔肿得稀烂,嘴唇都破了,手臂上缝了十多针!我替你主持公道,我要那XXX死在我面前。”

我很震惊,老李至今才露出真性清来。

“银女呢?”我连忙问。

“她没事,她在另外一间房休息。”

我松一口气。

“是谁动的手?”

“明人跟前不打暗话,老李,我通知你来,自然不打算瞒你,你听我说。”

我把事情说一次。

他的神情渐渐缓和,看上去仍然是个四平八稳,貌不惊人的中年人,老李,我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那个季先生应当送你回来。”他看着我说。

我红了脸,“他也不知道这种事情会发生。”

“不是这么说,单身女人应当有人陪。”

我支开话题,“最重要的是。我们是否应当报警。”

“报警?怎么报?”老李瞪大眼,“第一,银女不会指证他,其二,你不想得罪他来节外生枝,”“这到底是个法制社会,老李,有人要杀我,不为什么,就是为想杀我过瘾,坦白说,我吓得要死,我觉得应当通知警方。”

“这件事我会替你摆平。”

“什么?”

“你要相信我,就把事情交给我。”老李说。

“老李,这——”我说。

“我问你,那个尊尼仔有几岁?十八?十九?抓住他关几月就出来,那时候没完没了,你躲也躲不过,对付他们,山人自有妙计。”他拍拍胸膛,露出梁山泊好汉的模样来。

我很讶异,“老李,我以为你只是侦探社的东主。”

他笑了,“不认识三教九流,怎么开侦探社?你以为做私家侦探只需要拿只照相机拍下奸夫婬妇的照片?”

我心情再坏也忍不住笑出来。

他看见我,模模后脑,又有点腼腆。

医生进来:“无迈,你最好在家休养数天,我已替你订一个私家看护。”

“好的,我想回家了。”

“无迈——”医生想问很多问题。

“十万个为什么是不是?”我疲乏地说:“将来有时间慢慢告诉你。”

“无迈,你自己当心。”她模模我手臂,“这里就破相了。”

“咦,不是说看不出吗?”我说:“你是城里最好的外科整形师呀。”

我同老李与银女一行三人打道回府。

老李说:“我把司徒也找来。”

在房里我对银女说:“刚才真多亏你把他们喝住。”

她已经镇静下来,睁着滚圆的大眼睛,“都是我累你的。”

“我们之间,何必说这种话。”

“你何尝不顾住我,刀架在你脖子上,你还是顾住我。”

我躺下来,浑身乏力,也许只是为了胎儿,也许是为了银女,我自己也弄不清楚。

渐渐我眼前发黑,听不见银女的声音,我昏睡过去。

他们说银女一直守在我房内。

看护、老李、司徒,都在一旁监视我。

我的脖子激辣辣的痛,这种痛剧烈得有存在感,足以唤醒任何噩梦,我忍不住申吟了一下。

银女第一个问:“痛?”她的眼睛不会瞒我,充满关怀。

我抚模她的头说:“不要紧。”

护士喂我吃药。

我叫朱妈陪银女去休息。

司徒坐在我隔壁抽烟斗,烟丝的甜香牵引我进入一个安全的境界,我很松弛。

老李说:“刚才险过剃头。那是一群嗜血者,本来只要得到银女,但谁知冲动之下会干出什么来。”

“象一群年轻的狼,”司徒说着,敲敲烟斗。“真可怕,社会上这一群真可怕。”

我说:“银女对他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

“看样子他爱她——他们的所谓爱。”司徒又装上新的烟丝。

老李说:“胎儿会不会是尊尼仔的?”他看着我。

我缄默。

“无迈不关心这一点,而且现在这一点也已经不重要,并没有证据说孩子不是陈家的。”司徒说。

老李说:“真不愧是一个律师的口吻。”

司徒说:“无迈要搬家,只要银女合作,可以暂时避过这群人的纠缠。”

“银女合作?”

“看样子会,但是不可靠,她已暂时被无迈感动,但谁也不知道她几时又会憎恨无迈,这种人的恩想线路很难以常理推测,留她在身边,我早说过,是件非常危险的事,老李,你快派人保护无迈。”

“司徒,连你都赞成不报警?”我扬起一道眉。

“什么?”他侧侧头,用手遮住一只耳朵,“我没听见,说大声一点。”

老李莞尔。

我既好气又好笑,“你们两个人狼狈为奸,司徒亏你还是律师。”

“什么?我真听不见?唉,年纪大了,耳朵不灵光了,你放心,无迈,一切交给我同老李,我与老李,是二十年知心之交,你放心。”司徒说。

老李说:“你一痊愈,无迈,我便陪你去找房子。”

我只得点点头。

老李说:“我们不想打草惊蛇,无迈,请你相信我们。”

“我不知道,老李,我此刻真的很疲倦。”

“你休息吧。”

“不要对银女太严厉。”我叮嘱。

护士服侍我穿上睡衣。

老李与司徒并没有离开,一整夜我惊醒,都闻见那阵新切的烟丝味,看护则坐在我床头打毛衣,我惊饰之后,渐渐镇静下来。

替我捧早餐进来的是银女。

我问她几句:“身子如何?胃还舒服吗?”又叫护士为她检查一下。

她不说话,在我身边略坐一下,便回房间去。

朱妈说她在看我买的电视录映带,很乖,寸步不离家门。

十天八天一过,连我都躺得闷起来,银女仍然守在家中。

这个时候,我才发觉,没有人通知季康关于这件意外。所有的意外过去之后就不再是意外,算了。

老李很愤慨地说:“要是那天有人送你回家——!”

我总是顾左右而言他。

他用在我这里的时间与心思可以看得出来的,这不是账单可以解决的问题。

按查时医生同我说:“没事了,少吃容易发的食物……”

我笑:“连你都这么说,一点科学根据都没有。”

他尴尬地笑,“无迈,我们几时聚一聚?”

“过了秋天我就有空。”

“这一阵你告了假,在家做什么?以前你是最空闲的,无论那个朋友要帮忙,你总是义不容辞地答应下来。”

我笑一笑,不回答。

“可是在走蜜运?季大夫好吗?”

我讶异,看样子他们全晓得,其实我与季康之间什么都没有。

找房子之前我严肃地与银女摊牌。

“如果你不能保守秘密,就不必搬地方。”我停一停,“什么人都不能告诉,为了你好,也为我好,至多再过一百天,你便是自由身,爱跟谁就跟谁。”

“我绝不说出来。”

“我相信你,你别再次令我失望。”

我去找大小差不多的公寓,找到离岛很理想的尺寸,间隔也好,背山面海,没有陆路交通,是个静养的好地方。

老李说:“生养时会不会不方便?”

我说:“不会,乘船出来只要二十分钟,况且我是妇产科医生,在家接生难不倒我。”

他拍一拍头,“我老是不记得你是医生。”

“由此可知,我一权威都没有。”我微笑。

经纪说:“租与买都可以,业主想月兑手。”

“我们只想租。”

“很便宜,”经纪说:“而且不用装修,根本一切都是全新的,一只皮夹几件衣裳便可以进来住。”

“是一座别墅吧?”

“恐怕是。”经纪说。

家具主色是贝壳色,衬着米白色的墙壁。

银女一定会很喜欢,她挑衣服,都多数挑粉红色。

我已决定租下来。

“由我代表业主发租约即可。”经纪说。

老李说:“不是不相信你,手续还是辨清楚的好,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希望与业主见一见面。”

经纪耸一耸肩,“只不知她在不在香港。”

“你随时通知我们好了。”老李说。

在渡轮上老李说象我这样的人,一离开医院就会被人欺侮,事事吃亏。

我一笑置之,我哪里就有这样天真无邪。只希望在这座宁静的小房里度过这段日子,大家松口气。

银女自医务处回来,一切检查报告正常,我放下心来。

胎儿已会蠕动,隐隐有手足在月复内撑动。

我一边触模,一边微笑,小家伙健康活泼,不知长相如何,躺在胞胎中靠母体的养料供给为生,一条脐带是生命线,活得似太空人。

银女苦涩地说:“没有父亲的孩子,同我一样。”

“可是会有很多人爱他。”

“你会爱他吗?”

“当然爱他,”我说得很肯定,我爱一切婴儿。

“如果他长得不象陈小山,你也喜欢他?”她忽然问。

我正在用听诊器听胎儿的心跳,答道:“象谁不重要。”

“他能不能叫你妈妈?”

“真的?”我喜悦地问:“叫我妈妈?那么好。”

“能够叫你妈妈,真是福气。”

“谢谢你。”我微笑。

银女说:“我母亲不知怎样了。”

“要回去看她吗?我可以马上同你联络姜姑娘。”

“不。”声音还是很倔强,我不想勉强她。

经纪那边有消息,海滨小筑的业主刚经过香港,约在第二天的下午签租约。

我请他们到司徒的公司去。我跟银女说:“那是一幢很美丽的房子,也许是人家买来作休养用的,精致得很,你一定很喜欢。”

银女自我挂彩之后,就一直保持着温驯的态度,她也向我道谢。

我们相处得仿佛很好,我开始有点明白人们生育第二代的苦与乐:骂他们爱他们教他们塑造他们甚至恨他们,在吵闹的泪与笑中,孩子成长,大人永远不寂寞。难怪那么多人生出瘾来。

老李独自到司徒那里,经纪已在等。

业主迟到许久。

半小时过去后我问经纪:“是不是不租了?”

“不不,”经纪陪笑,“稍等一会儿,就来了,就来了。”我觉得好经,象个什么重要的角色要出场似的。

我看看表,她迟了许多,本来我应当站起来走定的,但不知怎地,第一次违背了原则,并没有动,也许是有空,也许那间房子装饰得太好。

再过十分钟,经纪开始擦汗。

老李说:“看样子是不来。”

我点点头,刚预备站起来,照面在门口碰见一个女人:短头发,大眼睛,浓妆,雪白皮肤,一套黑衣服,把身段衬得玲珑浮凸。

她看见我,也呆住了。

我们两人对望很久,老李不知就里,只得在一旁狐疑。

“你是房主人?”我不置信地问。

“你是房客?”

“正是,你说巧不巧?”我笑。

崔露露看着我半晌,然后坐下来。

经纪说:“原来你们是认识的,太好了,太好了。”

“你——出来了?”崔露露问我。

“搬出来已经许久了。身体好吗?恢复没有?”

“完全恢复了,只是阴天下雨,缝过的地方还是隐隐作痛。”

她按一按脑后。

脑后的头发染成金黄色。

“房子——”她带个询问的神色。

“下次再说吧。”我说。

能够把银女收在房子里,不代表我会租崔露露的房子,我站起来。

崔露露拉住手,“陈太太,我可以同你吃杯茶?反正已经出来了,象我们这样的人,出来一次,起码打扮两个钟头。”她自嘲地说。

“有什么话要说?”我问。

“有,我有话要说。”

“关于什么?”

“陈小山。”

老李一愕,他一定在想,怎么又是陈小山?他也一定在想,原来如此。

我浅笑说:“我以为你并不熟悉陈小山。”

“那时我实在慌张,”崔露露坦白,“没法子,什么事都否认了再说。后来发觉没这个必要。”

“你与他的事,我都知道。”我说:“何必多说。”

“但是出事那一夜的事,你并不知道。”

“你同他在一辆车里,这还不够?”

“是我害了他。”崔露露低下头。

老李说:“我们到一个比较静的地方去说。”他走在前面带路。

“本来我就想上门来拜候你,这次偶遇,真是再好没有。”

崔露露说:“我良心一直不安。”

我们在茶座坐下来,崔看看老李,有点紧张。

老李知情识趣,微微笑,移到另一张桌子去。

“他是谁?”崔露露问。

我答:“不是我的男朋友。”

露露面红,她摆弄着面前的玻璃杯,有点尴尬。

相信她在别人面前一定是风华绝代,仪态万千,千娇百媚,难为她了,为着良知,在我面前,这么难堪。

她沉吟良久,终于开口说:“我爱小山。”

我不出声。这么多女人爱他,他究竟有什么好处?

露露很激动,大眼睛里充满泪水,看上去是一幅很动人的图画。

“小山……一直不肯离婚。”语气象爱情片中的女主角。

这我知道,我也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不肯同我离婚。

“开头我以为是你不肯与他方便,后来我发觉完全不是那回事,是小山不肯。”

我点点头。

“上次我来香港,是特地跟他开谈判来的——要不就娶我,要不就分手。”

我叹口气,开口说:“何必这样赌气?他其实并没有钱,而且人也实在太花。”

“并不是赌气。钱,我有,男朋友,我也有,我实在是爱他。”

露露点燃了一支烟。

我只好再听听露露说下去。

“当时,我已有了身孕。”

这下子轮到我弹起来。

我厉声说:“我暗示过你,你说没有!”我睁大眼睛,觉得她罪不可恕,“爱他?我看你最爱的,不过是你自己。”

她的眼泪滚出来,用手轻轻掩住面孔,在这种时刻还怕弄糊了浓妆。

“你应知道小山多么想要孩子。”我责备她。

“所以我才冒险怀了孕来要胁他,但他居然不从,他说他不能同你离婚,他说他爱你,”露露流利地说下去,仿佛已经对牢镜子练习说过多次,“我生气不过,要与他同归于尽,那晚由我驾车,车呔被我扭歪,车子失去控制……”她的声音反而渐渐平静下来。

“孩子呢?”我苦涩地问。

“我不能留下这个孩子,我向你求过宽恕,我还要活下去。”

她紧握拳头。

“你最爱的无异是你自己。”

“我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当时我自己也在车子里。”

“为什么把这件事告诉我?”

“求你原谅我。”

我悲伤愤怒地看着她,“你以为我会原谅你?”

她不响。

“你只是为求良心好过。”我说:“我并不在乎谁原不原谅你,正如你说:钱,你有,人,你也有。陈小山死了,你仍然一朵花地活下去。”

她含泪说:“小山说他从来没有爱过第二个女人!他爱的只有你,即使你象一块冰,永远不解风情,他爱的还是你,他敬佩爱慕你,倘若小山这样对我,死了也是值得的,陈太太,凡事不能只看表面。”

我打断她,“我的没有你们这样旺盛,对我来说,两性之间的文明始终是一夫一妻制,对我来说,陈小山死了已经很久。”

但是我心头忽然一热,鼻子一酸,眼泪不住淌下。

“你真是一个骄傲的女人。”露露说。

“是我的骄傲害死了陈小山?”我说。

“为什么不是?他爱你,你不能满足他——”

“崔小姐,你来自一个封建的社会环境,那里的风气同我们这里不一样,请不要意图探讨我与先夫之间的关系。”

“小山说过你永远不肯好好同他说感情上的事。”

我站起来高声说:“陈小山已经故世了。”

老李过来,“什么事?”

我低下头,“对不起。”

崔露露说:“我这次卖了房子就不再回香港。”

我看着她,叹口气,她当然会再回来无数次,登台演唱、录唱片,做生意……她那样说不过要我原谅她。

我说:“我有点事,我要先走一步。”

她叫住我。

我转头,“你已经把心里话都说出来,好舒舒服服地睡觉了。”

老李偕我离去。

他说:“好美的女人。”

我不响。

“象只狐狸。”

我忍不住白他一眼。

“陈先生好风流。”

我“霍”地转过身子看牢他,满面怒容,老李一呆,然后忙不迭道歉。

我叹口气,他以为我不在乎,在这种事上,全世界女人的反应都如一个模子里印出来,分别只在涵养功夫深浅与反应安排是否得宜。

“你还想说什么?要不要加一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李后悔得出血,“对不起,无迈,对不起。”

不知自什么时候开始,他已叫我的名字,而不是陈太太。

“她说的一切,你都听见了。”他摇摇头。

“每个女人都爱他,除出他的妻。”我讽嘲地说。

老李诧异地抬起头来,“除出你?我不会那么说。”

我看着他。

“你瞒谁?瞒你自己?当然最爱他的女人是你。不然你干吗忍他十五年,到现在又苦苦为他留下一脉香灯?”

我如遭雷击地看着老李。

“你爱他还胜过爱自己,他们不同,他们到要紧关头,总是先救自身,无迈,不必骗你自己了。”

我脸色转白,背过身子。

“他们是你老朋友,不忍拆穿你,我不同,我只是你的雇员。”

“我们回去吧。”

“自然。”

“老李,替我们再物色一层房子。”我疲乏得全身无力。

我蹒跚地走回家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