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银女怀孕找上门

我用手掩着脸,门铃响,我抬起头。

难道还有管理费之类尚未付清?我去开门。

门一打开,我看见一张美丽的面孔,它属于一个年轻的女孩,五官美带一种朦胧,紧绷的肌肤发出莹光,身材健壮,长而直的黑发垂在肩上,粗布裤,时髦的松身衬衫。

她面孔上没有一丝欢容,开门见山地说:“我找陈小山先生。”

我温和地问:“你是哪一位?”

“我找陈先生。”

因为她出奇的美貌,如画中人一般的姣好,我静静地说:“陈小山已经过身了。”

她的声音提高:“我两个月前才见过他。”

“他去世有七个多星期了,我是他的妻子,小姐贵姓?”我好脾气地问她。

她张大了嘴,如五雷轰顶般,“他——死了?”

这么直接了当,我怔住,傻傻地看住她,这又是什么人?这么关心陈小山的死活?

她气急败坏问我:“你是他妻子?我能不能进来?”

“请进。”我打开大门。

屋子里连椅子都没有。

“有什么事?我能帮你吗?”

“我的确认识陈先生,”她自口袋里取出张卡片,递给我,“这是他给我的。”

我接过看一眼,的确是小山的卡片。

她焦急的用舌头粘一粘嘴唇,“陈太太,我在第一夜总会做事,他认得我。”

第一夜总会,我暗自叹口气。陈小山陈小山,这个女孩顶多只有十八岁,你搞什么鬼。

“我需要钱!”她冲口而出。

我看着这个足可以做我女儿的少女,不由得生出无限同情。这么美,这么原始,这么无知,靠着天生的本钱以为可以抓到钱,然而这是不够的。崔露露也需要钱,但是她不会这样狂叫出来。

我并没讪笑她,或是露出不屑。她实在太年轻无知。

“钱?”我问。

“是的,陈小山先生说,我可以来找他。”她急急地说:“我多次打电话到公司去,都推说他这个人不在了,最后我找上门去,他们才把这个地址给我。”

如果不是今天拆吊灯,这间屋子早已人去楼空。

我想一想,记起来,“你是王小姐?”

“是,我姓王。”

我同她说:“王小姐,陈先生已经过世,他生前的应诺,我不能代他履行,希望你明白。”

“三千块,只要三千块。”她追上来,“陈太太,你一定有的。”

我不由得生起气来,“我为什么要给你钱?”

她呆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你走吧,别在这里烦我。”我说。

她很倔强,胀红面孔,站了一会儿,终于转身离去。

我席地坐下,抽一支香烟。

搬家是对的,否则不知有多少这样的花样要待我解决。

陈小山,你恁地可恶!

我懊恼得出血,若果他尚在人间的话,这一次真是忍无可忍,怎么会去搭上可以做他女儿的女青年,还上门来勒取现金。

“太太,灯已拆好装妥箱子。”工人说。

“好,你们带回去寄出吧。”

他们抬着箱子落楼,我尾随锁门。

人去楼空。

我转身刚欲离去,忽然有人叫我:“陈太太。”

我吓一跳,一看,还是那个女孩子。

“你还不走!”我有点厌恶。

她并没有崩溃下来,年纪虽年轻,但经验是丰富的,她知道怎样使人心软。

我是其中之一个。

“只要三千块,陈太太,这笔款子算得什么?你买一件衬衫也要三千块,而且我会还给你,我有这个能力,我在‘第一’一个晚上就赚过三千块。”

“你这样有办法,一定借得到,何必问我?”

“财务公司不相信我,高利贷集团不敢惹。”

我看着她,“你回第一夜总会好了。”

她愤怒地将宽衬衫拉向后,让我看,“这样子我怎么回去做?我能做的话还用瘪三似地向你借三千元去动手术?这孩子便是陈小山,你丈夫的!”

我目定口呆地退后三步,靠在墙壁上,如五雷轰顶。

她的小肮隆然,任何人一眼看上去都会知道她已经有了身孕。

我连忙掏出锁匙,再开了门,“进来。”我说。

她随我进去,一脸的怨恨。

她额角上细细的寒毛还没有退掉,眉梢眼角全是稚气,这么小的江湖女。

我紧张地吞一口唾沫,“孩子是陈小山的?”我问。

“你管是谁的,反正我走投无路,才找上你这里来,谁知道他已经死了?

谁会知道三千块钱都没处借?算了,我别处想办法去。”她的神情象一只被激怒的野猫。

我急说:“不!我有钱,”我虚弱地说:“我有钱。”

她看着我。

我再问一次,“孩子真是陈小山的?”

她点点头。

“有什么证明?”我颤抖着问。

“你可以去问我的妈妈,我跟陈小山好了很久。”

“你的妈妈为什么不借钱给你?”我的声音更缥缈,我一直靠着墙壁站。

“我跟她呕气,她才不会借给我,她骂我是贱货。”

“没有其他可以帮助你的人?你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没有朋友?”

“问那么多干什么?一有我就来还你,反正已经来到,我不想再走第二家,免得人家说我梅吉莉连三千块都弄不到!”

我倒一杯水,喝一口,递给她。

她仰头就喝得杯子见底。真干脆,完全豁出去的样子。

“你吃过饭没有?”我问。

“没有。”

“我们先去吃一点东西,慢慢谈。”我说。

“有什么好谈的?”她摊开手,“钱呢?”

我只好打开皮夹子给她瞧,刚好里面有万来元现钞,我说:“吃完饭。全是你的。”

她警惕如一只野兽,“为什么全是我了?”

“想知道一些关于我丈夫生前的事。”我拉起她,“来,我想你的肚子也饿了,而且你上门来找陈小山,目的绝不止三千元。”

她随我下楼,我们到附近象样的法国饭店坐下。

“你几岁?”我问道。

她看见食物就狼吞虎咽。

“你几岁?”我又问。

她抬起头来,漫不经意地瞪我一眼,“十七。”

十七,才十七。

“在夜总会做什么?”

“做什么?做经理!”她轰然笑起来,满嘴食物。

我无奈地说:“正经点。”

“做小姐。”她说。

“为什么不读书?”我又问。

“陈太太,你的口气同社会福利署的人一模一样。”

“十七岁可以在夜总会出入?不是要到廿一岁?

“陈太太,有很多事你是不知道的。你没有必要知道哇。”

从头到尾,她都是意气风发的,她狡狯,她懂得见风驶舵,她气得激怒,但从头到尾,她没有一丝悲哀愁苦。

“你叫梅吉莉?”

“是。”她继续大吃大喝。

“你姓梅?你不是姓王吗?”

她不耐烦地说:“梅吉莉是我的艺名,就象人家做明星,有艺名一样,明白了吗?”

“你的真名叫什么?”

“叫我吉莉得了,人人都那么叫。”

“你在夜总会做了多久?”

“客串了两年。”

“什么?”我睁大了眼睛。

吉莉惊异地看我,后来神色转为温柔,“陈太太!”梅吉莉拍拍我的手背,“你很有趣,你很久没有出来走走了。”她抹抹嘴,又伸出手。

我说:“吉莉,我有事要同你商量。”

“快快讲,我时间无多。”

“吃一块蛋糕好不好?这里的巧克力蛋糕做得很好。”我哄着她。

她怀疑地看我一眼,点点头。

“吉莉,你喜欢钱——”

她笑,“谁不喜欢?说下去。”

我看着她象苹果似的脸颊,嘴唇还是半透明的,全身无处不透露着青春,这朵花还未尽放就要枯谢,她说得对,我对外头的世界一无所知,我一辈子住在象牙塔中。

“说呀,有什么话快说呀。”吉莉催我。

“我可以给你很多钱。”

“多成怎样?”她好奇但不尽信地问。

“多到你满意为止,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你是女医生是不是?”

“是。”看来她知道的也不少。

“你说的话我可以相信?”

“当然可以。”

“什么条件?”

“把孩子养下来。”

“什么?”她怪叫起来。

饭店里的客人向我们看来。

我坚决地说:“你听见我说什么,我要你把孩子生下来,不准拿掉。”

她骇笑,“我不懂你说什么,陈太太。”

“现在每月我供给你生活,孩子生下来之后,我再给你一笔整数。”

“为什么?”她张大嘴巴看着我。

我微笑,“我自己没有孩子,我喜欢孩子。”

“你发神经!”她指着我笑。

“或许我是发神经,但你想一想,梅吉莉,这件事对你有什么坏处,几个月之后,你就可以成为一个小盎婆,手上有一笔钱,可以做你要做的事情。”

我说:“你可以买一层房子结婚,你可以开一爿小小的时装店做生意,你甚至可以再读书。在这几个月内,衣食住行全包在我身上,不过几个月而已,你已经有孕,迹象那么明显,现在去做手术,会有生命危险,你想想清楚。”

她瞪着我。

我已经决定了,在她告诉我,她有了孩子之后,我已经决定了。

“你喜欢孩子,干吗不到保良局去领养?”

我故作悠然,“我独独喜欢你这个孩子。”

她很聪明,立刻间;“因为这孩子是你丈夫的?”

“我怎么会知道这孩子是不是我丈夫的?”我也不那么好相与,“死无对证。”

“但是你知道有这种可能性。”她说。

“否则我付那么多钱出来干什么?”我反问:“正如你说,保良局有的是孩子。”

“我恨孩子!”她忽然说:“我不会生他下来。”

“我是妇科医生,你要相信我,我一看就知道,你有孕已经四个月,我个人就不会跟你做这个手术,你只能找到黄绿医生。”

她不出声。

我问:“现在你可以把真名字告诉我了吗?”

“我不会把孩子生下来,我不要孩子!”

“那最好,把孩子给我,我要,你可以一走了之,永远不回头,我也希望你不要回头,当一切没发生过,开始你的新生活。”

她呆视我。

“你不必今天答应我。”我打开手袋,取出一张钞票,“这先给你,你在什么地方住?”

“喜相逢公寓。”她取饼钞票。

“不能住那种地方,我替你去找一间正式的酒店。”

“你为什么对我好?”她忽然又问。

我看着她。

饼了很久我说:“如果我一早生孩子,我的女儿就有你这么大。”

她微笑。我发觉她对我的敌意已消除一大半。

“乱讲,”梅吉莉上下打量我,“你顶多比我大三五岁。”

我苦笑,来自她的赞美!

陈小山,你在外头还作了什么孽?

我送梅吉莉到大酒店,替她登记,向她拿身份证。

她很乖,交上身份证。

我一看那张身份证,感觉非常唏嘘,孩子要生孩子了。上帝造物,怎地弄人,一个人真正心智成熟,非要到三十岁不可,但是女人到了三十多岁,已是超龄产妇。

身份证上的姓名是:王银女。

我问她:“你父母呢?”

“什么父母?”她又倔强,“陈太太,如果你不停问问题,我们也不必谈了,我最受不了这些。”

“好,我不问。”

我与她进酒店房间。经过大堂的时候,我住足。在这里,就是这里,我与陈小山说出最后几句话。

现在一切都灰飞烟灭。

银女站在一旁等我。

我恢复常态,按电铃。

“陈太太,”她忽然说:“你长得那么美,陈先生还要出来玩。”

我惨笑。

将她安顿好,我便离开。

一切象个梦一样,我回到公寓,斟出拔兰地喝。

无忧问:“出去那么久,担心死了。”

“无忧,替我找季康来,我有事与你们两人商量。”

无忧看我一眼,也不说什么,便拨电话。她抬起头来,“马上到。”我低下眼睛。

连钟的响嗒声都没有,一片静寂。

门铃响起来,我吓一跳,停一停神,无忧已开门让季康进来。

季康一见到我,也不顾无忧,马上趋过来说:“无迈,想死我了。”他双目一往情深地看住我。

我说:“季康,我有正经事同你们说。”

无忧说:“人来齐了,请吧。”

季康忐忑地问:“可是你答应我了?”

我摇摇头。

季康失望地说声:“啊。”

我开门见山地说:“外头有一个女人,自称怀着小山的孩子。”

无忧一怔。

季康愕然地说:“我以为陈小山已经淡出,怎么回事?”

“她怀着差不多四个月的身孕。”我说。

无忧冷淡地问:“关我们什么事?”

季康说:“讲得好。”

“也许不关你们两个人的事,但当然关我的事。”

我说。

“错!就算陈小山在世,也不管你的事。”无忧铁青着面孔,“你打算怎么样?”

“我要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神经病!”无忧忍不住说:“看,无迈,你嫁给陈小山若干年,他过了世,这段事已经结束,你必须从头开始,不能再活在过去的阴影中,况且他死在一个艳女的身边,无迈,他并不配你挂念他。”

“你们为什么兜来兜去都挂住私人的恩仇?”我提高声音。

“伟大无私的林无迈,你倒说来听听,你有什么宏论。”

“无忧,想想陈老先生与陈老太太。”

无忧被我一句话打闷,她坐下来。

饼很久,她抬起头来,“孩子是谁的?崔露露?”

“不是崔露露。”

“什么?陈小山在外头到底有多少个女人?”

我不响。

“是谁?”

“是一个十七岁的夜总会伴舞小姐。”

“陈小山这贱种!”无忧拍案而起。

“他已经死了,无忧。”我也抬高声音。

季康说:“慢慢说,别吵架。”

无忧说:“如果你问我的意见,我会说,把她交给陈老先生与陈老太太。”

我摇摇头,“不,他们两个老人家不懂得怎样应付她。”

季康问:“你打算自己出马?”

“是。”

季康说:“无迈,我反对。”

“我需要你们的支持。”

“不,我不认为你需要我们,”无忧说:“我知道你,无迈,你早已决定一意孤行。”

“我真的需要帮助。”

无忧:“我退出。”

“无迈,这孩子一定是陈小山的?”季康问。

“问得好,我先得调查调查。”

“无迈,你是妇产医科生,不是私家侦探。”

我微笑,“我可以学。”

季康问:“为什么?”

我怔住,答不上来。

无忧问:“是,为什么?无迈,他在世的时候,你们并不是恩爱的一对,现在是为什么?”

我真的答不上来。

“我们都同情陈家,但是这件事已经超越常人同情的范围,我觉得你应适可而止。”无忧说。

“不,我立定了主意。”

“无迈,这件事根本与你无关。”无忧生气。

“是的,以科学头脑,现代人的心态来说,这件事诚然与我无关,但请你们不要忘记,我曾是陈小山十五年的妻子。”

无忧看着我,“你要我们怎么支持你?”

“现在还不知道,将来要你们帮助的时候,不得推辞。”

季康摊摊手,“无迈,你知道我总是以你为重。”声音中有无限无奈。

无忧说:“无迈,你会后悔的。”

我故作轻松,“后悔?又不是我生孩子,有什么好后悔的?”

无忧看我一眼,“她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我会去调查。”

“她此刻在什么地方?”

“我安排她在丽晶。”

“受不了,房租什么价钱!”无忧讽刺地说:“干脆搬来叫她与你同住。”

我说:“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我住什么地方?”无忧啼笑皆非。

“你不是当真的吧?”季康一面孔不置信。

无忧冷笑,“我这个小姐姐,没人知道她的心意,也没人敢转变她的主意,别看她平时象温吞水,这种人其实最固执。”

我不出声,默认。

无忧说:“我回纽约去也就是了,我会叫妈妈放心,你很正常,不劳她担心。”

她径自回房休息。

留下季康对着我。

饼了很久,季康说:“无迈,你原可以放下这一切,与我远走他方,开始新生活,你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

我疲倦地笑:“新生活?我都三十七岁了——”

季康说:“还有三十七年要生活呢。”

我静坐。

忽然之间静寂的客厅响起“必必必”,我跳起来,一看,是小山那支传呼机,在桌上一角阴魂似地响起来,我忍无可忍,顺手抄起,用力摔到墙角去,碎成一千片。

“也许是什么重要的电话呢。”季康劝解我。

“是。”我说:“琼楼舞厅的珊珊小姐与翠小姐找他。”

我掩着面孔,“早就该把传呼机扔到字纸箩里去。”

“无迈。”

我实在无力再抗拒下去,我主动拥抱季康,把头埋在他怀里。

自从二十多岁之后,我已经很久没做这个动作了,谁可以充作我的避风港呢?

季康说:“我总是等你的。”

我并没有把这件事通知陈老先生。

我找到司徒,把他带到酒店,介绍王银女给他。

他张大了嘴,象是看见天方夜谭似的。

“银女,”我说:“这是司徒律师,他是我们的朋友。”

“我叫吉莉。”银女说,“我不喜欢那个名字。”

她赌气地背我们而坐,仍然穿着昨天的衣裳,衣裳很皱,人很憔悴。

司徒问:“你从什么地方找到她?”

我说:“是她找到我,一切都是注定的,好心的陈氏夫妇可以绝处逢生。”

司徒骇笑,“但是法律上不允许!”

“不允许什么?不允许她生孩子?”

“生孩子当然可以,可是她不能把孩子卖给陈家。”

“谁说卖?她把孩子托养在陈家,而陈家又忘了向她收寄养费,那总可以吧?”

“一点凭据都没有,她可以随时来索还孩子。”司徒的声音越来越低。

“她要孩子来干什么?”我问司徒。

“钱,勒索。”

“我想陈老先生不介意付出一点代价。”

司徒低头沉吟。

我说:“必须要这样,否则两位老人家活不过这个夏天,陈老太太哭泣,双眼已经模糊,陈老先生长期面壁——司徒,你还在等什么呢?法律也不外乎是人情,这件事已成事实,只要等几个月,便可以得到结果。”

司徒看进我眼里去,“你怎么知道孩子是小山的?”

我说:“你也不知道孩子不是小山的。”

“无迈,我是个律师,我要向陈家宣布这个未出生的孩子是他们产业的承继人,就得给我一定的证据,自然,我相信你,是我不相信这位小姐。”他把声音压低,“我们要进行调查。”

“去你的法律!”

“无迈,你是顶尖的科学家,怎么说出这种话来?”

银女转过身子来,不耐烦地说:“你们讲完没有?”

我温和地说:“我想同你检查一体。”

“不行!”她的敌意又回来。

“司徒律师不会在场——”

“我还没有决定会不会生个这孩子。”她说。

我跟司徒说:“你先回去吧。”

司徒站起来,提起公包,“无迈,我想你前辈子不知欠了陈家什么。”

我说:“我觉得如果要救两位老人,你最好安排时间宣布这项喜讯。”

他走了。

银女问我:“你为什么带他来?他是谁?”

“他是律师,有他在,你会知道我所说的都是真话,你不会吃亏。”

她似乎有点满意。

饼了一会她问:“你会每天给我一千块?”

我微笑说。“有一个医生,每天给他病人一颗安眠药,以为不足为患,结果那个病人把三个月来的药丸积存下来,一夜服食,他死了。你想,我会那么做吗?”

银女瞪大眼睛。

“你搬来同我住吧,要什么有什么。”

“你骗我,你说你会给我零用。”她叫起来。

“可是你拿着钱逃走,我到哪里去找你?”

“我大着肚子,跑到哪里去?”她狡桧地说。

“银女,你并不是小白天鹅,我也不是瘟生,我们还是循规蹈矩的好,你若答应我把孩子生下来,一定有你的好处,出生证明书上登记的是你的名字。

你有什么条件,尽避提出来,我若抵赖,便得不到孩子。而你呢,乖乖地在我家里休养一段时期,要什么我都给你,你当然会有合理的零用,但不是一天一千块。”

“我需要现款,我家里人等钱用。”

“不要紧,一切有商量,我会迁就你。”

“如果我不把孩子生下来呢?”银女要胁我。

我一点也不动容,木然说:“那是你自己的损失,你回‘第一’去跳舞好了,再跳三十年也不关我事。”

她气馁,静静坐着呆想。

我随她去想个够。

饼一会儿她问我:“生下孩子,你给我多少?”

“你想要多少?”

事情有七分光了,只要她肯开价就好。

银女竖起一只手指。

我笑,“这是什么意思?不会是一百块吧?”

我已经比昨天从容得多了,她到底年轻,而且也实在走投无路。

“一百万?”她轻轻地问。

“一百万?”我反问:“你要我在事后付你一百万?你究道一百万是多少钱?一个月赚一万也要赚十年呢。”

“你是女医生,有钱。”她很固执。

“我会考虑,我不会亏待你,”我以诚恳的语气说:“我会尽力做到你满意。”

“一百万?真的?”她又不相信起来。

我拍拍她的肩膀,“来,搬到我家来,我们先去置一些衣物。”

“为什么?”她问:“为什么你要花那么多钱,浪费那么多精力?”

我又遇到这个问题。

每个人都这样问我,恐怕连小山都会问我。如果他想知道,他可以托梦给我。

“你……”银女忽然害怕起来,“你不是有什么坏念头吧,你恨我也恨我的孩子。”

我愕然,继而觉得悲哀,反问:“我象是一个毒妇吗?”

她用明亮的眼睛打量我,终于说:“不,你是好人。”

“谢谢你。”我说。

从那一刹那起,我与银女建立起交情,她除下武装。

我把她带回家。

女佣说:无忧已乘早班飞机回纽约。

她没有留信给我。

“二小姐说会打电话给你,”女佣说。我点点头。

我与无忧是性格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她显然不同情我的作为,所以索性回老家去。

银女在屋子里四处打量兜圈子,她胆子大,全然不知恐惧,象是到了老朋友的家里,双腿搁在茶几上,便取出香烟来抽。

我说:“你要戒香烟。”

“为什么?”

“因为对孩子不好。”我很简单地说。

“还要怎么样?”她带些讪笑。

“还要注意食物营养,身体健康,个人卫生。我会陪你去买一些松身的衣裳。”

她看牢我很久,说:“你是个怪人。”

“我是个正常人。”

“是吗?所有正常的寡妇都会千方百计留下死鬼丈夫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她呵呵地笑。

她问得这样原始,我如被利箭刺心。

大概我的面色很惨,她居然说:“对不起。”一脸的同情。

“不要紧,我们要在一起生活几个月,不必斤斤计较。”

“闷死人!”她说。

我不再去搭腔,这一项协议已经达成,她已接受我的条件,现在就要看司徒几时跟陈家宣布这件事。

下午我带她出去买了好些衣服鞋袜,不理她的品味如阿,我抓主意替她选择颜色素净、款色大方的裙子,平跟鞋,连内衣都买了一大堆。

售货员同我熟,笑问:“是你的朋友?”指银女。

“是我的妹妹。”我随口说。

“几时生养?”人家顺口问。”

“八月。”我说:“年纪轻,不懂得照顾自己,没有我怎么办?”我捧起大包小包。

“陈太太,你真是难得出来逛街购物的,”售货员说:“工作很忙吧,今天放假?”

“放一年长假。”我拉着银女走。

我们到咖啡座坐下,我替她叫牛女乃及三文治。

她忽然哭了。

我递手帕给她:“发生什么事?”

她说:“你为什么告诉人,我是你的妹妹?”

“顺口而已,费时解释。”

“你不觉得我可耻?”她又问:“你不怕我带衰你?”

我愕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发觉她仍然有着孩子的天真心态,她与崔露露是完全不同的女人,她还是那么原始,对传统的道德观念是那么认真,她把自己列入“坏人”的行列。

我看着她笑丽而野性的面孔,我问:“你愿意做我的妹妹?”

她擦干眼泪,“不,我是我自己,我不会高攀什么人。”

我说:“我带你会剪发,天气热,长头发太辛苦。”

她发脾气,“我不去,我累了,要回家睡觉。”

“好,回家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