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可是纪元第二天就闹情绪说要走。

李育台不得不耐心地查根问底:“李小姐,今次又是为着什么因由?”

纪元忿忿不平,“什么地方都有吴瑶瑶!”

“啊,那是什么意思?”

“班上有一个同学,名叫冼娜,自以为长得美,见了人不瞅不睬,万分骄傲,可是不知多受老师宠爱,她做的永远是对的,真讨厌。”

“你打她?”李育台吃一惊。

“当然不,我又不是生番。”

“那就好,学习和平共处,既然你知道全世界都有吴瑶瑶,那就避不胜避,干脆以不变应万变。”

纪元老气横秋地感慨:“庸脂俗粉罢了!”

李育台忍着笑,一本正经说:“肯定是。”

“你怎么知道,你又没见过她。”

“我女儿说是,就一定对。”

“呵爸爸,说我是你的瑰宝。”

“当然,纪元是爸爸的瑰宝,纪元是爸爸在世上的至爱。”

现在只得他们父女俩相依为命,偶尔互相麻醉也是很应该的。

他说服了纪元。

尽避学校里有外国吴瑶瑶,她还是愿意留下来。

李育台一个人上路。

榜于环境年龄身分,他不打算到旷野去寻求真我,他乘头等舱到多伦多去了。

他的合伙人陈旭明一直对多市地产有兴趣,专注看它跌跌跌跌到什么时候止,反正已经来到加国,李育台打算替老陈留意一下有何便宜货拣。

在酒店里他联络到移了民的行家范伟源与郑嘉英。

两人带着女伴来赴约,统统是移居海外七年仍不忘腕戴劳力士金表身穿阿曼尼西装那一号人物。

见到李育台却是真的热情。

“育台,你也过来吧,这边会适合你。”

“育台到哪里都过隐居生活。”

“他同陈旭明是天生一对,老陈主外接客,他在办公室勤做。”

“这样也就发了财啦,可见真金不怕红炉火。”

育台笑问:“说完没有?”

“你看育台,外头人多容易误会他是艺术家,那样不修边幅。”

“不不不,育台打扮起来总像哪个小生,最近心情不好,故没刻意修饰。”

李育台摇头,“惨遭衰友调戏。”

范君的伴侣姗姗来迟,一进门,李育台一怔,那女子一张鹅蛋脸与白皮肤有点像雅正。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可是人家比较年轻,也比较艳妆。

范伟源见到女伴,如珠如宝地迎上去,“米雪儿,我来跟你介绍——”

郑嘉英悄悄在育台耳畔说:“有无觉得面熟?”

育台茫然摇头。

“是一位香港小姐出身的电影明星,老范宠得她不得了,我们多看一眼他都怕蚀本。”’

这时,那女郎抬起一双碧清妙目,似笑非笑朝他们看来.老范立刻噤声,育台朝她点点头。

人长得美,净穿一件黑丝绒已经足够,育台注意到她外头披的是一件罗宋紫貂,他认识这个是因为雅正老劝育源别穿皮草,而育源刚好置了一件紫貂。

此刻由这样漂亮的人儿穿来,又不觉有何不妥。

吃的新法国菜,盘头美得要死,可是连主菜都只得三条牛柳丝半支芦荀之类,育台吃不饱。

吃完之后,他建议:“用过点心了,稍后到什么地方去吃饭?”

那米雪儿一听,嫣然一笑,现出梨涡及贝齿,十分动人。

他们到育台房间喝咖啡聊天,少不免讲到当地地产。

育台正为他们斟酒,听到身后有人问;“李太太没一起来?”

那人是米雪儿。

李育台连忙:“先室一年前故世。”

“呵对不起。”

李育台无奈地牵牵嘴角。

这时,范某已如影附形地追上来,“米雪儿,你同老李说什么?”

育台立刻避嫌,“老郑,明日你陪我去看看那个地盘。”

老郑的女伴很活泼,一直在说华侨会遇到的尴尬事。

稍后那个会就散了。

育台同老陈通了一个电话,先讲公事。

陈旭明很感动,“可见你心中还有我。”

“老陈,你这种腔调不改,人家会误会我与你的关系。”

“育台,可见你还是恋恋红尘,不是出家人才。”

“我有说过我要做和尚吗?”

“几乎没披上袈裟。”

“我明日与郑某去看地盘。”

“你全盘做主好了。”

育台放下电话,淋浴。

电话响了,这一定是育源,她一向有第六感或是千里眼,专候人家洗澡之际打电话来。

“谁?”

“米雪儿。”

育台只觉得不可能,看看电话筒:“谁?”

“刚才的米雪儿。”

“是是是,”他连忙围上大毛巾,“有何贵干?”

“你不是没吃饱?我带你去宵夜。”

育台发呆,“你在何处?”

“就在你门外。”

“请稍等五分钟,我马上来开门。”

李育台丢下电话,连忙穿上新鲜衬衫与裤子。

拉开门,那米雪儿正看着他笑。

育台为她艳光所慑,结结巴巴,“请进请进。”

“我们随时可以出发。”

李育台不由得提出疑问:“范伟源知道吗?”

米雪儿一听,笑得前仰后合,半晌,指着他道:“我真喜欢你,你与他们不同。”

李育台也笑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后果自负,还需征求谁的同意?

他松弛下来,“去何处?”

“跟我来。”

她拉起他的手就走。

靶觉上那是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育台有犯罪感,她原来是他朋友的女友。

跑车就停在门口,红色皮座,银灰车身,开篷,天气已相当凉,车子增速,风打着耳朵有点痛,年轻的女郎喜刺激不是奇事。

李育台分享了她的爱好。

车子驶进华人聚居的区域,在一家餐馆门前停下,李育台失声说:“火锅!”高兴得不得了。

就是吃这个。

女郎订了一间小小房间,两个人坐刚好,满满切片菜肴已经在桌上排开,她替他斟冰冻啤酒。

“谢谢你。”

“我喜欢看到朋友开心。”

李育台忽然说:“我妻子已经故世,我不应高兴。”

女郎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如果她在世,她会希望你快乐。”

育台低下头,沉思半晌,“先饱口月复。”

女郎笑了。

她轻俏地说着自己的故事:“……拍过十部八部电影,全部花瓶角色,不知怎地始终把握不到演技的技巧,再努力也显得做作,开始腻了,想结婚,找个殷实商人,环境小康即可,反正手头上有点节蓄,安顿家人后还绰绰有余。”

李育台觉得这就叫作艳福,边吃边听美女说故事,还说不是享受?

“遇上范君,条件十分理想,可是,没有心动的感觉,原来,发觉自己还是希望恋爱。最好是那种激烈的,灵欲不分的狂恋,互相啮咬伤害纠缠至死的那种爱情。”

女郎用双臂拥绕着自己上身,眯上双眼,陶醉地形容给他听,她向往的是什么的感情。

育台发呆。

“呵,我还年轻,多想疯狂地燃烧一次,即使遍体鳞伤,相信也还可以自灰烬中站起来……”然后,她睁大了双目,“范君不是对象。”

育台听得着迷。

这样还不算好演员?难以置言,一段独白已令观众心身摇曳。

她说:“我一向只跟我想占有的异性在一起,”她垂下双目,睫毛似蝴蝶的翅膀那样颤抖两下,“我一点都不想占有范君,我不爱他,不过,也有好处,相信我也不会恨他。”

育台清一清喉咙,想说什么,终于又住声。

“我很踌躇。”

“是吗,”育台笑了,“看上去不像。”

“你不相信我。”她嗔曰。

“对不起,那是因为我缺乏经验,我从来不认识像你这样活色生香的女子。”

女郎趋近神情如一只猫,“你现在认识了我,说,说我不可抗拒。”

育台颔首,“你不可抗拒。”

可是女郎也笑了,“不,你抗拒得非常礼貌非常成功非常含蓄。”

育台致歉,“我的心已死。”

女郎问:“它会不会有复苏的一天?”

育台哀伤地答:“我不认为如此。”

女郎抬起头来,“可是,你总得同她说再见。”

育台一震。

“你总得重新开始生活。”

“我尝试过,可是每次想起她已不在我身边,生活就毫无意义。”

她凝视他,“是这点凄楚长情,使我觉得你动人。”

“谢谢你。”

“夜未央,我可以带你去跳舞。”

“改天吧,今天我累了。”

女郎嗤一声笑出来。

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异性对她说累,十四岁迄今,只有她忙着将他们扫出门去,偏偏他又不是以退为进,他一脸自心底发出的疲倦至真实不过。

“不跳舞?也许,到我公寓来喝一杯?”

李育台伸出手去,轻轻将她一绺头发拨到脑后,“你温柔的时候,有点像我亡妻,你们同样有清澈的眼睛。”

女郎举起双手投降,“我放弃。”笑。

育台忠告她:“你若真的想找归宿,阿范是不错的,看得出他是真心喜欢你。”

“可是,我情愿我爱一个人,即使他不爱我,也是一种痛苦的享受:风雨不改跑到他楼下等他,偷偷看他一眼,如果他同别人在一起,默默流泪……”

可是,她没有那样的机会,男人太快爱上她,缠住她,使她烦腻,所以她认为被爱真正讨厌。

育台笑笑,“听来,你好似有轻微的被虐狂。”

她用手支撑着下巴,“你又不肯虐待我。”还是没有放弃。

育台由衷地说:“我许久许久没有吃得这么饱,谈得那么高兴,以及获得这么多的恭维。”

“换句话说,我娱乐了你。”

“不,你向我伸出了友谊之手。”

女郎收敛了轻佻的神情,默然,过一会说:“把我讲得太好了。”

育台说:“奇是奇在像你那样标致的女子也会觉得寂寞。”

女郎握住他的手,“只有你知道我寂寞。”

“我的心绪比较清。”

育台看了看时间,不早了。

“对,明天你还要去地盘,我送你回家。”

她把一手车开得出神入化,风驰电掣,很快驶回酒店。

育台在门口与她道别,她吻别他的脸,香与糯的感觉不去。

第二天早上,天亮得好像特别快,颊上犹有余香。

郑嘉英依时来接他去看房产。

在车上,郑闲闲说起:“你觉得阿范的女友如何?”

“很漂亮很可爱。”

“跑了。”颇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什么?”

“昨天晚上不见的。”

“怕是出去赴约迟归吧。”

“不,家里电话一直没人听,深夜,他终于找上门去,发觉衣物都搬走了,公寓中空空如也。”

“他有公寓锁匙?”

郑君不耐烦,“当然他有公寓锁匙,公寓是他送给她的,笨蛋。”

“啊。”

原来,在许多情形之下,根本不用费唇舌说再见。

“等到今天早晨,他忍不住去航空公司查询,托了熟人,知道她已不告而别飞返香港。”

“老范打算追回去?”

“我劝他不必。”

“你说得是。”

“他现在如丧考妣,六神无主,所以,不必羡慕艳福。”

育台问:“你有羡慕过他吗?”

“怎么没有,”老郑倒坦白,“水蜜桃似人儿整个属于你,嘿!”

育台笑了。

他去看过地方,与业主议价,忽然之间英明本色毕露,开出相当狠的条件,对方犹疑,说要考虑,他越发不在乎。

可是回到酒店,也觉筋疲力尽。

他在电话中与老陈说:“对方如不答应这个条款呢,就算了,太琐碎的生意都不想做,够吃算了。”

老陈却另有高见:“你的嘴巴那么大,又专门挑好的来吃,要设法开源节流。

“我不会叫你吃亏。”

谁知老陈这样说:“在某个雷雨交加之夜,我与你结为合伙人,已经吃了大亏,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育台简直不相信陈旭明君会变得如此诙谐。

接着,他想找纪元说几句。

可是她出去了。

育源说:“我让她参加柔道班,什么都好,旨不在学习,而是想她接触一大班同龄孩子。”

这是真的,单独跟父母成长的孩子往往老气横秋,不似幼儿。

“我很挂念她。”

“她也问起爸爸,不过,分开一下是好的,父女不能搂在一起窒息。”

育台叹息一声。

“多伦多那边如何,有雪吗?”

这时育台抬起头,看到飘雪,“刚开始下。”

“真是要命。”

“不,”育台说,“下雪是美景,我不介意。”

育源没好气,“那么,落冰雹还算是美景呢。”

育台忽然吟道:“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棒一会育源说:“你若真想退休呢,我替你找房子落脚,也不必到处晃了。”

育台说:“真受不了,以前只听说有大香港主义,大新加坡主义,现在又添一个大温哥华主义,凭什么以为每个人都喜欢留在温市呢。”

“她美。

育台傲然,“许多美女都不能叫我心动。”

“我还要替纪元去买双新鞋。”

就此打住了。

育台取饼外套往街上跑。

下雪天,他特别觉得凄清,连忙把大衣襟扯紧一点,心中暗暗好笑再不恢复办公,他快成为一个潦倒汉。

有乞丐走近,“先生,赏一杯咖啡。”

他给他五块钱。

“谢谢,先生,好心有好报。”

育台牵牵嘴角。

他躲进一间书店里去。

推门的时候叮一声。

一进去就看见一叠谢雅正的摄影集。

他过去取饼一本,轻轻抚模封面。

封面上的纪元还很小,李育台忽然承认一个事实:谢雅正已经去世,她再也不会回来。

走遍全世界不管用,他不会找得到她。

育台内心反而平和,他放下书。

这时他听见一声咳嗽,抬起头,看到一名戴金珠耳环的年轻男子。

他笑道:“我们要打烊了。”

“这么早?”

“六点了。”

丙然是,育台打算离去。

“打算找什么书?”那男子与他搭讪。

“不过看看。”

他离开书店。

李育台不习惯与陌生人打交道,尤其是陌生男人。

可是那男子随即锁上书店门跟出来,“要不要喝一杯咖啡?”

“呃,不,谢谢。”

那年轻人笑了,“我不会伤害你,请放心。”

育台也知,“那么,到对面快餐店去喝一杯。”

那年轻人告诉他名字叫约翰,是个诗人,在书店兼职。

育台困惑地说:“在商业都会做艺术家是痛苦的吧?”

“嗳,必须成名,否则一生潦倒,不比做律师或会计师,不过也可以生活下去。”

“诗篇有否获得刊登?”

“登在诗人月刊上,可是没有稿费。”

育台抬起头,“有无人知道,莎士比亚的‘我可否将汝比作一个夏日’的稿酬若干?”

约翰很幽默,“他不靠那个,他的正职是写剧本,因情节丰富,娱乐性强,观众很喜欢他,收入不成问题。”

“对对对。”

约翰看着他,“刚才你在书店,明明似在寻找什么。”

育台欷嘘不语。

“你看上去是那么伤心寂寞。”

好像每个人都看得出来。

“你一定是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事物。”

育台苍茫地笑着颔首。

“应该庆幸你曾经一度拥有过。”

育台一怔,“可以那样想吗?”

“当然,曾经深爱过是非常宝贵的经验。”

育台有点感激这个年轻的诗人,在这次旅途中,他碰见许多人,每个人都对他很好,每个人都忠告他几句,每句话都有用。

他没有白出门。

他说:“我却为没有得到更多而伤神。”

“你不应贪婪,需知好的事物永不耐久。”

“为什么?”

“天理如此。”

育台说:“所以你是一个诗人。”

“是呀,触觉比较敏感。”

回到酒店,老郑的电话追至:“你走运了,明日可以签约。”

“别忘了你的佣金。”

“咄,何劳你提醒,受之无愧。”

就是这点爽快,育台笑了。

“育台,我很佩服你的手法,你要是决定不走了,我与你拍档如何?”

“我不会久留。”

“你与陈旭明是天生一对,就差不能结婚。”

育台嗤一声笑出来。

“凤芝很欣赏你,她说男人最动人时刻是像你那样,伤心中不忘振作,一个凄然无奈的笑,茫然的眼神,激发了她的母性,想把你搂在怀中安慰你。”

可是育台大惑不解:“谁是凤芝?”

“我的女友。”

呵那个活泼的女生。

“她公然在你面前赞美旁的异性?”

“咄,我又没爱上她,管她欣赏谁。”

真的,不相爱有不相爱的好处。

“明天我代表公司签署临时合约,我会叫陈旭明飞过来正式签约。”

“那敢情好,我们又可以大吃大喝。”

这帮酒肉之徒。

“老范呢?”

“追到香港去了,不到黄河心不死。”

“他会自讨没趣。”

“活该碰一鼻子灰。”

阿郑好似从来没同情过范某人。

而李育台不知不觉,已经恢复了工作。

他与陈旭明联络汇报。

伍和平说:“我会与陈先生一起过来签约。”

李育台以为她乘机来看他,“你何必定这一趟?”

“我有事。”

育台一怔。

“我约了司徒启扬。”

育台面孔飕一声涨红,这次可窘了,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自作多情,即时碰钉。

“我很欣赏司徒医生,故与他订下约会,我对这次会面有很大寄望。”

育台定一定神,“你们到多市时我不在。”

“呵没关系,我们认得路。”

可曾几何时,李育台已变得没有关系了。

不然他还以为有谁会等他一辈子呢。

“和平,无论你心中想要什么,我衷心祝你成功。”

伍和平感激地说:“谢谢你。”

李育台放下电话。

那天晚上,他讪笑自己,他曾为和平那钟情的目光享受过一阵子。

她是他的小小红颜知己,一直关怀他侍候他,他看着她长大,一份工作做了四年。

现在,是否意味着她羽翼已成,要月兑翅而去?

看清形有点预兆,那司徒启扬真是个厉害脚色,把李育台身边所有出性都一网打尽。

育台有点不服气。

因为实在累,他在酒店房间睡着了。

没有做梦,可是一直听见邻室有个婴儿在哭泣。

他人的幼儿真是世上最可怕的动物,肆无忌惮地扰人清梦。

惺松间李育台不知时日已过,还以为是小小纪元在哭泣,毛毛头,两公斤多一点点,一天吃七八顿,哭声嘹亮,雅正还坚决亲自喂养……

那样的苦日子也会挨过去。

有一阵子每天出门上班,都看见雅正坐在浴室陪女儿学用厕所,一坐好些时候,育台记得他一边暗笑一边出门,庆幸他不必为这些琐事担心。

雅正临终情绪并不算太坏,她说:“我看上去很可怕吧?”育台说:“并不。”她忽然说:“你请和平替我照这本时装目录去订购一件丝绒裙子,我一直想要一件晚上白天都可以穿的丝绒。”

那几乎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件裙子速递寄到,前后不过三天光景,可是雅正已经不在了,谁也没想过要把它退回去。

育台说:“让我看看是什么样子。”

是最传统的紫玫瑰色,自然绉,很大方。

和平把它轻轻挂在橱内,“留待纪元穿着。”

“那要等到几时?”

“很快,”和平答,“七八年后就差不多了。”

那时育台忽然想起雅正拍过一辑照片,是将一件成年人穿的跳舞裙子,罩在小小纪元身上,一年一次,比试大小,每年纪元生日,就拍一张照片,直至裙子合身为止。

他嘱和平把照片与裙子找出来,他将继续雅正遗志。

和平自告奋勇,“让我来拍照。”

就是那个时候,找到雅正未寄出的信的吧。

作家用笔,谢雅正用摄影机,记录了她生活点滴。

雅正热爱生命,她酷爱这个星球,天地万物都令她欣喜。

育台看向窗户,天还没有亮,可是育台知道时间已经不早,他轻轻问:“雅正,你知道我在想你吗?”

他还有正经事要办,梳洗后他联络了律师朋友到田土厅查记录、拟合同,以便陈旭明一到便可以开香槟庆祝。

一忙,时间便容易过,本来预备第二日早上回西岸,可是最后决定接老陈飞机。

老陈与伍和平双双出来,看到育台,十分欢喜。

他说:“我早知道你不忍心丢下我。”

几十天不见,老陈胖了,有点中年味道,大学时期他是最瘦最文弱的一个,所以,你永远不知道有什么在转角等你。

以前,下了飞机立刻可以赶工,现在老陈疲态毕露,需要休息。

“时间还未到,老陈,你去眠一眠。”

和平把手绕进育台臂弯,娇俏地说:“我不累,劳驾你陪我到处逛逛。”

育台十分感慨,她不爱他了,所以这样大胆磊落,以前,和平甚至不敢接触他的眼神。

这依人的小鸟要飞进别人的怀抱去了。

他们找一个地方坐下喝咖啡。

和平问:“伦敦是否一个可以长住的城市?”

已经谈论到共同生活的问题了吗?

育台的答案:“当然可以。”

“可是天气是那样的坏。”

“真奇怪,我是一点都不觉得,相反地认为云与雾十分诗情画意,即使春季,也尚有一股积郁的优秀气质,老实说,我反而害怕加州那种单调枯燥的阳光,我喜欢有文化背境的城市。”

“你是头一个称赞伦敦的人呢。”

“雅正会告诉你同样的意见:春季往湖区,夏季到巴英、秋季往康桥、冬季留在伦敦。”

和平微笑,“你都替我打算好了。”

育台牵牵嘴角,“要嫁过去了吗?”

她有点腼腆,“还早着呢。”

“让我来替你主持婚礼。”

“真的?那太好了,谢谢你。”

丙然进展得那么快,育台真替和平高兴。

“这次你们在何处见面?”

“陪陈先生签约后我会到伦敦与他见面,我有两个星期的假。”

小和平终于找到了她的归宿。

育台说:“千里姻缘一线牵。”

和平微笑,“生活经验越是丰富,越是相信命运吧。”

育台低下头,“完全正确。”

“性格是否决定命运呢?”

育台摇摇头,“命运决定一个人的性格。”

和平忽然握住他的手,“你对我真好。”

“彼此彼此,和平。”

和平把他的手放在脸颊边。

噫,这样大方,可见是一丝爱意不存了。

下午,那宗生意顺利交收。

育台乘夜班飞机回西岸看女儿。

十点多,纪元还没有睡,在等他。

穿着一双新买的球鞋,鞋跟有两盏灯,一闪一闪,她叫它们为“星鞋”。

育台把她紧紧拥在怀内。

“学校好吗,老师同学友善吗,今日又学到什么?”

这是雅正天天都问女儿的问题。

纪元的答案通常很调皮:“规定要学会什么的吗?”

这次纪元说:“姑姑真的对我很好,吃的穿的都替我设想周到。”

她让小孩穿小仙子那样的裙子以及吃无益的零嘴,所以成为好人中的好人。

“我愿意同姑姑住。”

“她晚上有否叫你刷牙?”

“有时太累,她说无所谓。”

在姑姑家生活真精彩。

育台同妹妹说:“你这样纵容她,叫我不放心。”

育源嗤一声笑出来,“你想我立什么规矩?一个几岁大没有母亲的女孩,吃多几颗糖是否可以补偿遗憾?”

育台亦觉心酸。

“趁我还活着,多宠她几天,有何不可!”

“是是是。”

“做人至要紧开心,才高八斗,名利双收不快乐也就是不快乐。”

“别再说下去,我快哭了。”

育源噤声。

已经没有母亲了,再宠,大抵也宠不坏。

人生是一条遥远的路,纪元刚起步,应该给她一点信心及鼓励。

育台没想过要停下来,他飞到巴黎去。

在左岸一间小迸玩店内,检阅过无数假古董之后,看中一套玻璃器皿。

他踌躇了。

带回去?得一直提在手中,多重多麻烦,可是他偏偏晓得和平收到这样的结婚礼物会十分高兴。

那是一套十二只法国装饰艺术的玻璃杯与相配的水壶:起码五公斤重。

问了价,天文数字,育台却不担心,刚欲杀价,背后转出一名华裔少妇来,看到育台,笑笑,竟把价目抹去一个零,即以十分一价钱成交。

也许还是买贵了,不过育台已经相当满意,趁售货员包扎礼物时,他接受女老板邀请,喝一杯咖啡。

“送给女友?”

“不,是表妹结婚。”

“不过,老实与你说,那并不是真的二十年代制品。”

李育台笑笑,“我知道。”

“啊?”

“无所谓真同假啦,只要喜欢即可。”

女老板颔首,“我第一次遇见那么豁达的客人。”

育台欠欠身子。

人的虚情假意,比西贝古董多,焉能不看开一点,只要大家舒舒服服,真假有何分别。

她给他一张名片,育台一看,这位女士叫蒋薇薇。

育台掏遍口袋,找到一张旧名片,也送上给她。

“果然是香港人。”

育台笑问:“有个典型吗?”

在店里逗留了半小时,只得他一个客人。

“你有无来过敝店?”

育台点头,“三年前,内子在贵店买过一盏铁芬尼吊灯,至今挂在书房,十分美观,那时,老板是一位中年太太。”

“那是家母,你太太这次没一齐来?”

育台答:“她因病笔身。”

蒋女士不出声。

礼物已经包好。

蒋女士诚恳邀请说:“我们今天吃沙锅豆腐鱼头,你要不要来?”

“有几个人?”

“五六七八个,就在敞店楼上。”

育台笑了,“我七八点钟到。”

“欢迎你。”

回家途中,天下湿雪,路滑,他又提着重物,举步艰难,他对雅正说:“我会努力寻欢。”

去年半夜有一次纪元发高烧,他也是这样背着孩子到医院急症室去,那夜大雨,他边走边流泪。

纪元烧得筋疲力尽,犹自担心,“爸,爸,你在哭吗,你为什么哭,是不是我就要死了?”

从此他不敢再哭。

第七章